紛紜中有感

看到時局一片吵鬧, 紛擾, 卻又處於混沌膠著, 有如下隨想:

首先, 香港模式上是三權分立, 是言論及資訊皆自由的體制.但從中共宣佈堅持一黨專政, 不走西方資本主義邪路的明言, 已明顯可見, 從政制模式上來看, 一國兩制是一個無法分開, 又相互排斥的矛盾混沌體.
目前的中國大陸與香港, 就如一對為了重大利益,但沒有感情, 甚至發展至開始憎恨, 卻無法離婚的名義夫妻. 這樣的結果, 除了爭吵外, 已無法說服對方, 強勢一方就希望威逼利誘以壓服對方, 而弱勢一方就希望對方早死.
以前, 有人設定了所謂的"河水不犯井水","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的模式, 以為就可以相安無事, 但這只是一個兩廂各自情願的美麗夢想.一國之下, 就如一對充滿矛盾的夫妻, 卻不能分屋或分房而睡, 又如何能河水不犯井水?
中國大陸與香港地理上犬牙毗連,中國大陸人在自由行實施後更易到香港, 而香港又十分容易得到中共對外對內嚴控的資訊, 然後在香港合法合理合情的發佈流通,并進行評論, 這樣做, 在香港是十分之正常, 但看在中共眼內, 就屬搞對抗, 搞顛覆中共政權的行為. 更莫論香港不少人本自中國大陸來香港落地生根, 與中國大陸人仍有或多或少的親朋好友, 而親朋好友在中國大陸有冤氣, 也難以不施援手, 最明顯莫如六四時給予民運人士的協助, 這在在突顯香港與中共大陸想"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是不可能的, 只在如何互動, 或雙方會作何改變.
這是由於政制的不同, 中港產生矛盾的本質根源. 不管想不想, 不管願不願, 不是人的意志禁制得了的.

有一猜想, 作為中共, 其實對香港回歸, 或許也曾充滿美麗的幻想, 或許也曾經真的想盡量放手給香港人治理香港, 或許也是人之常情, 沒有理由想令自己煩惱, 如果能有收益又不用動手, 那是多美好的事情.
老董上臺, 帶領一班據傳是世界上高效而清廉的香港公務員隊伍, 只是換了英國總督, 最上面的是中共信任的商界中人, 下面是一班辦事能力強的人, 完全符合中共不想搞政治只想搞經濟的設想模式, 看起來是多麼完美的組合. 但這樣的貌似完美組合,卻是香港從此多事的開始, 雖然中港存在本質性矛盾, 發生問題只是遲早, 但如不是老董第一屇的問題, 或許會遲點發生, 或至少不那麼激烈.
回歸後的第一屇政府, 個人認為, 產生問題, 首先是來自老董, 不是說他這個人不好, 而是選錯了人, 他是有心辦事, 卻無政治智慧, 這是致命點. 無錯, 香港回歸後, 潛在問題不少, 但其中一個, 個人認為是人心回歸問題, 問題不在民間,而在老練成熟而又精明的公務員隊伍,這也無關什麼港英餘孽問題, 而是作為下屬, 換個老闆, 都會心存猜疑及測試, 以期將來如何與老闆進行互動得到最大好處, 何況是涉及政府治的大小官員?
新官上任, 如果是舊人晉升, 通常是發三把火, 以壯聲威. 但如果是調遷, 或空降類, 通常多是無為而治一段時間, 摸清摸熟上下左右才會採取行動, 所謂未熟先施恩, 以籠絡人心. 而老董, 好明顯屬後者, 但他一上臺就想大展宏圖, 這犯了第一個錯誤, 與屬下相互尚未交心,仍未可用, 如何能推行大計劃, 而下屬又如何可以一下子全力協助? 老董是欲速不達, 想快反變慢的最佳例子. 其次, 是之後的公務員薪酬的有減無加, 肥雞餐,部分合約制. 最後, 天時也不利, 樓價大跌.一切就如滾雪球般越搞越大, 最後無法收拾.

第一屇問題的發生, 大致上是老董有心無力, 無政治智慧所造成, 或許當時政府內部的公務員團隊還曾向老董進言, 是老董心雄而剛愎自用引致問題的嚴重化, 或許從香港金融危機的處理上, 也顯示了當時的公務員仍有較強的辦事能力, 當時的公務員及有關官員要負的責任并不明顯,所以即使相傳當時的陳太與老董不和, 中共似乎也沒有將很大責任放在公務員身上. 這可能就是之後的老董提早下臺, 中共仍可以交班予資深公務員曾氏的結果.
但從香港商界挑選特首, 成效如何, 中共可能開始有懷疑.

第二屇, 曾氏眾望所歸, 或許中共也有期望, 中共對港英培育出來的香港政府內的大小官員, 估計是有政治信心疑慮, 但對商界治港已失敗一次後, 用香港政制內的人物來治港, 或許是另一角度的嘗試, 但也因為存在信心問題, 相對於第一屇特首, 中共或許就沒有那麼放手及放心, 就有加強監視及插手的想法及行動, 湯顯明事件或就是一個說明例子.當然, 以中共黨天下, 父母子女都不能信任的本質下, 插手香港事務是遲早的事, 只是如果沒有老董的失敗例子, 或許程度及時間沒那麼大及來得快.
只是, 在港英時期, 位居人下就會安份守己及盡忠職守,優秀而清廉的公務員, 在與中共官員的互動下, 在可以作主人情況下,部分人卻加強了人性中貪,懶,獻媚低俗的本性, 而優良傳統在某些人身上蕩然無存, 實令對公務員治港抱有較大期望的中共及港人始料未及, 雖然中共本身貪腐成性, 造成港府中人也感染惡習難辭其究, 但恐怕它不會希望香港政府也變成如此模樣.
同時, 也因為竟然發生官商勾結, 樓市問題嚴重化, 因此也顯示公務員或商界治港, 成效不彰, 也或令中共信心動搖.
或許這也是代表商界及公務員利益的唐英年不能當選, 而梁振英能黑馬突圍上臺的原因.

既然商界與公務員治港都有問題, 為何不用民建聯這類政治人物上臺治港呢?或許對中共來說, 搞了這許多年, 雖然腐化拉攏了部分香港官員,但恐怕中共也看不起這類人, 只是想做出個投共的仿傚效應而已. 香港民間民心, 卻越走越遠, 這才是中共所不願見, 而能對香港民情有影響力的, 恐怕就只有以曾鈺成為首的民建聯,抽調了民建聯, 那麼就沒有其它力量可以代替了.
或許, 在權宜後, 就另選親共, 卻又與公務員與商界沒有很深利益脈絡的人士來當選, 既可以解決部分控制信心問題, 也可以更易插手香港內部事務, 萬一出事, 換人也容易, 不會死一人就極大牽連在港的親共政治力量, 如果用民建聯中人治港, 一旦治不好, 恐怕連民建聯的政治能量也一沉難起.
這樣, 梁振英就當選了,因為中共的本性, 也因為歷屇治港都出現問題, 也因為香港商界與前兩屇香港政府的利益糾纏, 也因為一國兩制的本質性矛盾根源, 港人治港令中共越來越不放心.
也可能在此背景下, 中共實行多插手治港的計劃模式, 所以梁政府就表現出處處與中共中央配合, 傾向中共意志為先的管治模式.

如果連梁振英此種模式也走不通, 即是:1. 中共挑選的商人治港行不通; 2.挑選的公務員治港行不通; 3.中共自己培養的親共人士治港也行不通.
如果中共又不願放棄控制, 或許為爭取時間, 下次會冒失敗可能, 孤注一擲將民建聯推上臺, 即使民建聯最後也治港失敗致親共政治力量大耗損, 但也可為中共爭取時間, 只是民建聯就要有心理準備成為犧牲品.
個人在思索, 或許中共寧願冒政治風險, 捧民建聯上臺, 透過代理人全方位插手香港管治, 也不願讓香港進行中共所不能控制的真正普選,將時間拖延至50年,然後順理成章改動兩制, 這樣對中共可能是政治代價最小的.或許中共正在挖空心思,設計一個所謂的普選制度, 又或在參考新加坡的政黨運作模式, 如果是後者, 那麼就是時候開始搞臭泛民派及從法理上鞏固民建聯的勢力.
到現階段, 中共是很難放手讓港人治港.也不會放棄對香港特首的控制主導權.
那麼, 作為可以為香港人發聲的泛民及自由黨, 應如何定好自己的位置是他們能否發展壯大的關鍵.否則, 泛民及自由黨在政治上逐漸低沉,香港商界漸被中國大陸的官,民營企業及政治壓逼利益, 致規模日漸縮小.

對中共來說, 控制香港政府人員是比較容易, 因為對政府中人, 本質上, 他們只是一個打工仔, 未必有很大的政治理念.
但立法會議員就不同了, 他們的存在就是靠政治理念, 沒有政治理念就玩完, 在立法會仍具民選成份下, 除功能組別外, 其他人等都要向香港市民作出交待, 爭取市民支持.這是中共難以控制的部分.也是中共難以完全控制香港的缺口, 這方面就要民建聯補上.這也或許是中共無論如何不敢,也不肯令立法會變得更民選的原因.也可見, 連立法會都不能更民選, 又如何可以普選特首?

香港目前雖然爭吵不斷, 但市民不少擁有固定資產, 香港也是經濟為先的城市, 雖然貧富開始懸殊, 但未至於民不潦生, 政治開始變味, 但未至於核心價值無法彰顯, 根本上沒有發生暴動的可能, 估計大多數人也不願社會出現太大動蕩, 因為會影響資產價值, 只是會動口, 不會動手.但香港經濟的繁榮實有賴目前擁有的制度模式, 如果制度的核心被改變了, 香港也就必然貶值, 這方面也是關乎港人的切身利益, 這方面必然會爭取及維護.
香港太強, 中共難於控制, 是中共所不願. 但香港衰落太快, 中共也太難看, 而且香港是中共統治下的一部分, 牽一髮而動全身, 中共也難置身事外, 所謂"與中共對抗, 香港會完蛋", 只對一部分, 香港完蛋所造成的政治與經濟影響, 中共也絕不會好過.所以有關人等, 說可以只說一面, 但做, 就最好盡量協商.
說到解決軍在港軍演, 則更是笑死人, 對香港動武?起碼在可見的日子, 都是一個荒謬的想法.既然不可能在香港真正動武, 搞軍演只是一個多餘而可笑的行為.

目前,中共是無法立即取消香港的邪路模式, 矛盾是必然仍存在.

所有評論

trybest - 2013年05月14日 17:45

正因為一國之下的兩制有著本質性矛盾, 所以作為香港特首及香港政府, 其實可做的并不多, 尤其是政治議題方面, 就如要應對兩個意見互相極端的人, 順應了這個必然也等於跟另一個對立, 也因此, 凡碰政治議題, 必引起極端爭吵, 在此方面,要相安無事就是保持現狀,什麼也不做, 但有些議題卻又是不能不碰, 對中共中央及香港都是極頭痛的事, 是否能各讓一步走中間路線? 這樣, 主導權就在中共中央方面,但在近年中國大陸發展比以前好, 國力比以前強的情況下, 中共中央信心正在高漲, 正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下, 要放棄自己的政治上的部分利益, 對大陸對香港都不易接受, 也就是中共的立場基本上是難以鬆動, 但兩制又不能立即改變, 這樣下去, 只會繼續爭吵, 陷入困獸之鬥局面.中共強硬而行, 在香港這資訊及言論自由的地方, 也舉步為艱, 費極大力才會寸進.
作為香港上屇政府,曾氏在這方面就十分精明了, 什麼政治議題都不主動碰, 如果碰到, 一出現爭吵劇烈苗頭,就按下, 又或者將敏感議題盡量拖慢來做或暗中去做, 就如國教事件, 估計中共中央對曾氏這樣的態度是不滿的, 但這樣低調或無為的做法, 卻可免去不少紛擾及麻煩, 制造出表面和諧現象, 這算是無辦法中的最好辦法了.
香港政府也不是就什麼都做不成, 可以在民生方面著力, 在這方面, 曾氏的無為, 就是一個失責行為了.

在目前政制下, 香港特首及相關高官是不能不主要聽命於中共中央,在中港出現利益衝突時, 香港特首也不能不主動看中共中央的面色.在政制不變下, 泛民即使做了香港特首, 要麼因為與中共中央不和提早下臺, 要麼就是跟前幾屇特首一樣要順從中共中央的意願, 所以政制不變下, 泛民去爭取特首之位, 不是在借機發聲就是想放棄自己的原則去靠攏中共.

目前民間因為兩制而出現很不和諧的局面, 但估計香港政府內部也不遑多讓, 當中也可能在無意識下分成兩制派, 一派是主動投靠中共, 以求升官發財, 以高層為主要代表; 另一派估計是以舊人為主, 或以中低層的正統公務員為主, 是比較上接受及維護香港過去清廉有序的價值觀及做事方式的一群. 他們較看不慣前者的作風, 也可能因此無意或有意中成為監督政府的有效力量, 在立法會的監督政府功能被建制派打壓下, 此股力量的作用反而越益顯得更重要.只能希望香港運氣仍在, 不要在中國變得更民主前, 這股監督力量被香港政府高層及中共完全壓制消滅.不過以上純粹猜測.

如果香港特首及政府是為港人著想, 政治議題可以不碰就不碰,但卻可以在民生方面做功夫.

trybest - 2013年05月14日 17:45

個人認為, 作為泛民派, 如果企圖在香港核心價值上讓步妥協, 那麼只會不斷消沉下去, 最後不但得不到多數港人支持, 更成為中共政治力量的犧牲品而留臭名.
目前, 對於香港人來說, 內部問題已大於外部問題, 所以, 只僅僅跟中共大陸有關的政治議題, 個人認為不應再成為泛民的最重點關注及著力的議題.中國大陸的政治問題, 與中國大陸人自己最相關, 他們自己應對自己的懦弱反應負責任, 港人不應反成主角.泛民似乎應在香港的核心價值的維護及民生方面議題方面努力, 搞太多與中國大陸主要有關, 卻與港人切身利益不那麼關連的東西, 只會令港人覺得泛民的所作所為與自己的利益關連性越來越遠.從另一角度看民建聯的小恩小惠之所以仍有市場, 或就是此種因由.
因為香港政府能做的, 能爭取港人人心的就是民生, 而泛民除民生外, 還可以在香港核心價值的維護上著力, 何不就在此兩方面著力?那麼, 如果香港政府搞民生, 泛民又支持, 就會顯得泛民也有功勞, 甚至泛民可以先發制人, 有理有節搶在政府公佈前,提出相關民生議案, 這樣的效果反而顯得像政府在為泛民助選, 泛民何樂而不為呢?
同時, 泛民可以大膽在香港核心價值的維護上著力, 這是香港政府所不敢著力的政治議題, 這樣又可以令泛民得分, 為廣大市民實際利益的爭取到香港核心價值觀的維護都努力, 泛民不會得不到更多更廣泛的支持, 所以無聊的事, 最好不要搞太多
如果香港政府不想變想成為泛民的助選團, 就只有連民生都不做了, 但這樣就令中共及香港政府失民心, 而泛民爭取了, 即使無實際所得, 但也爭了港人的支持.
這樣, 民建聯的角色就反成奸角, 變成主要為中共爭取在港政治利益的幫凶, 因為普選臨近, 而兩制的時間越來越近50年, 估計中共會給予民建聯以政治任務, 而時間緊迫, 他們是不得不開始進行, 這樣,利用此種客觀形勢, 泛民可以化被動為主動, 因為民建聯會因政治任務而變得被動.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