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編輯's 的頭像

網站編輯

誰怕誰……邵家臻

 在此輸入圖片註解

《信報》政在生活:邵家臻,曾經是一隻鵪鶉,小時候渴望加入少年警訊,但沒勇氣走進警崗拿申請表格;大學畢業後任職外展社工,輔導邊緣青少年,但當年他的薯頭造型與談吐,警察不當他一回事。「不知何故,我自小怕權威。」

已過不惑之年,他現在的身份是浸會大學社工系講師,眼見許多社工同業安於維持現狀多過改變現狀,抗爭意識日漸衰落,他二話不說便答應成為佔領中環運動「十死士」之一、陳玉峰事件後帶頭到警署「踢館」抗議白色恐怖。他要擺脫對權威的恐懼,相信「直視恐懼,恐懼會消失,還會令到施以恐懼的人反過來感到恐懼。」

邵家臻家住荃灣,大學畢業後在荃灣任職外展社工,與荃灣警署打交道始於微時。

有一次,他陪同一些「o靚仔」前往警署保釋另一名「o靚仔」,當時他是社工新丁,敦厚賣相與如今是天淵之別,髮型身形打扮酷似「李華明X李永達」,左看右看不像「o靚仔」,但他經驗淺,沒向當值警官「晒證撻朵」,警官也沒理會他是否社工,對他們態度惡劣,「炒蝦拆蟹」。

「當時我想,原來『o靚仔』去到警署,待遇是這樣的。我是他們的社工,對他們有empathy,首先要從他們的角度看世界。」後來,他成為荃灣區撲滅罪行委員會成員,警署上下當然對他禮貌有加。

無論經驗是好是壞,「面對警察,我不自覺就會聽話。遊行示威,警察叫我行快啲、行慢啲、行左啲、行右啲,我雖然覺得,我是遊行不是巡遊呀,什麼行左啲行右啲,但不自覺又會依從警察指示。不知何故,我自小怕權威,過關時就算無買煙無買其他東西,但見到警察,總會特別有禮貌、抖擻精神。」

不過,兩周前發生的陳玉峰事件是一記當頭棒喝,促使他做開始實驗,抵抗心魔,向權威「挑機」。
(節錄)
全文

所有評論

烏鴉 - 2013年05月23日 18:01

原來港英時代警察喜歡炒蝦拆蟹對待市民,今天警權比起當日,是否遇細呢?

烏鴉 - 2013年05月23日 18:02

是否過少呢?

烏鴉 - 2013年05月23日 18:10

為何當天這麼多不平事,又不敢做死士?因為怕死?為何今天不怕死?因為不用死!哈哈!

公孫喬 - 2013年05月23日 22:28

今天的香港, 執法和司法配合行政, 多行不義, 以高壓手段對付香港人只會物極必反, 喚醒更多香港人.

香港論語 - 2013年05月24日 00:07

要擺脫對權威的恐懼,相信「直視恐懼,恐懼會消失,還會令到施以恐懼的人反過來感到恐懼。」
好精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