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與周案的承前啟後

薄案與周案的承前啟後

作者: 凌 鋒

 

《開放》雜誌  2013年9月號

更新於︰2013-09-05

http://www.open.com.hk

 

中共高層反貪免不了權力鬥爭,習近平打掉薄熙來後,必然再接再勵才能鞏固權力,打周永康的包圍圈已經完成,但暫時將圍而不打。

 

●前中共政法閻王周永康(左2)公認為是薄熙來(左4)盟友。

盛傳現已是四面楚歌,將是下一個整肅對象。左似女星湯燦。

今年夏秋之交的北戴河會議,可以說是一個承前啟後的會議。因為從時間上來看,這是習李體制成型後的第一個北戴河會議,從內容上來看,不論政治、經濟,要打掃過去遺留下來的戰場,並且開闢出自己的新戰場,為即將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熱身。

 

如事前所預料的那樣,北戴河要清理的戰場,被關注的是薄熙來案件。但是相信薄熙來案件在北戴河會議上,不會是重點討論的事項,因為之前已經有了基本共識。七月八日對前鐵道部長劉志軍做出的死緩判決,為薄案做了鋪陳,那就是縮小了劉志軍貪污的款項來避免死罪,也縮小了薄熙來貪污的款項,少到不到劉志軍的一半,這樣,加上其他濫權等罪名,加起來就可以不必超過死緩,甚至比死緩更輕。

 

不論是劉志軍,還是薄熙來,事前利用境外媒體流傳的起訴書內容,後來都證明不是「謠言」,但是也沒有追究誰在「裡通外國」洩露國家機密。

 

薄熙來脫序演出不出中央控制

但是最大的敗筆也是,說明中國絕沒有司法獨立可言,一切的一切,黨已經安排妥當:判決結果事先已經確定,繼續調查或延後才公佈判決結果,都是欲蓋彌彰的政治戲碼。

 

在二十二日開始的審訊薄熙來,不是照抄對薄谷開來與王立軍的審訊模式,居然審訊兩天後還要再繼續開庭而破紀錄;而薄熙來沒有枯燥的全部認罪,而是抵賴,甚至翻案,還有對證人的不齒,對老婆的不屑,這種脫序演出就比較「生動」了,猶如審訊「四人幫」那樣,江青的「反撲」,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是這次不如審訊「四人幫」那樣實況播出,而是有時間上的落差,並有刪節的「文字播出」,第二天尤甚,也說明現在的領導人,沒有當年領導人的信心與開放。

 

薄熙來的表現,證明了他是當今中共的梟雄,並將大大鼓舞海內外的毛左,但是,只是這點也不可能給薄熙來帶來自由而帶領毛左實現「反革命復辟」,因為這是明明白白的權力鬥爭,所以結果早已決定。

 

原先,中外媒體紛紛猜測薄熙來會怎樣判刑,薄谷開來會不會出來作證等等,其實沒有重要意義。不過薄瓜瓜出來喊冤,甚至妄談道德,則是厚顏無恥的舉動,也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可以保住爹媽搜刮來的民脂民膏,繼續過著紈?子弟的生活,才得了便宜還賣乖。

 

從形式上看,薄案一旦審結,算是了結一項歷史任務,可是實際上,只解決了習近平權力鬥爭的一個勁敵,卻解決不了「政治路線」的問題,因為薄案完全與政治切割。因此薄熙來的政治路線,也就是「唱紅打黑」的所謂「重慶模式」因為沒有被否定而還繼續保有影響力,也就不排除復辟文革的可能性,這自然是進行政治改革的很大阻力。

 

不否定唱紅打黑習必為毛左新主  

 

的確,「唱紅打黑」很難否定。習近平作為「紅二代」怎麼可以否定「唱紅」?而「打黑」則是中共的革命傳統:從紅軍時期的「打土豪,分田地,分浮財」,到紅衛兵的「抄家」,哪個不是「打黑」?所以對薄熙來的起訴書,他的貪污受賄部分,不包括在重慶「打黑」的赫赫戰果,有人估計被沒收的私人財產至少有一百億到三百億之間,而且許多下落不明。

 

因此未來中國政局的發展,除非再來一個「非毛化」的政治改革,否則就是習近平接替薄熙來成為毛左的新教主,才能擺平這股勢力。從最近再度炒起「九號文件」,肯定「七個不講」是經過習近平的同意,也就是習近平否定了自己原先提出的憲政主張;除非這是欺騙毛左的權謀,否則習近平未來成為毛左新教主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

 

在習近平完成了打掉前朝遺留下來的(經濟)老虎薄熙來後,要拿出自己的反貪政績,還必須揪出新老虎出來。這隻新老虎很可能就是周永康。

 

去年十二月初,也就是十八大開完不到半個月,候補中委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就因涉及嚴重違紀問題而被雙規。李春城是一九九八年從哈爾濱調到成都出任副市長的。一九九九年,周永康也從北京調到四川出任省委書記,兩個都是「外來戶」而有共同語言,李春城遂成為周永康的愛將而得到提拔,到出任省委常委與成都市委書記。周永康調到中央出任政法委書記後,李春城繼續照顧周永康兒子周斌在四川的商業利益。因此李春城被突然雙規,矛頭可能就已指向周永康。

 

 

●歌星湯燦傳為艷涉黨政軍的公共情人,也是薄周案

的核心人物。傳已被捕。

 

習搞周永康先打外圍頗見謀略

 

十八大開完就動手,其材料應該早已掌握,然而習近平事先完全不動聲色,也沒有阻擋李春城升任中央候補委員,避免打李驚周,也可見習近平的辣手了。其後,對周永康的外圍繼續進行掃蕩。但是因為今年三月「兩會」換屆以前,周還是名義上的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所以還不便大動作調查他的問題。也由於周的親信非等閒之輩,尤其爬到這些層級已經成了人精,要打開缺口,還須再揪出外圍的外圍。

 

這場攻堅戰還真不容易。例如,李春城為了護主,有報導他被捕後不久就在雙規地點將眼鏡摔破試圖割腕自殺,差點成了「烈士」。

 

三月以後,對周永康的調查速度加快,集中在他到四川以後權勢膨脹的時候。根據媒體的報導,先後被扯出來的有以下幾位:

 

三月中旬,曾主管湖北政法多年、後任該省人大常委副主任的吳永文,被中紀委帶走調查。吳被查處來歷不明現金高達六千七百萬元,情婦多達二十三個,但中紀委追查重點,是他涉及向周永康和公安部領導行賄。

 

六月下旬官方媒體報導,四川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郭永祥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郭曾任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長,長期跟隨周永康轉戰中石油、國土資源部、四川省委省政府等,與周共事長達十二年,是周永康的真正親信。

 

差不多同時,成都市錦江區副區長、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區分局局長吳濤被紀檢部門帶走接受調查。據悉,吳濤五月中旬時曾準備攜巨款出逃,公安廳隨後將其控制。吳濤被認為是李春城的「管家」,可說是周永康外圍的外圍,他的「抵抗力」自然不如李春城。

 

七月中旬,與李春城、郭永祥有關的女富豪、身價百億的四川IT首富何燕,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在湖北省宜昌市將她拘捕。七月下旬,傳出四川省國資委一名與郭永祥有染的美女官員,被帶走協助調查而多日沒有上班。

 

對周永康的包圍圈已經完成

接著,為周永康家族搞錢的白手套吳兵,疑似得到風聲,在八月一日晚試圖逃離北京,在西站被抓,他與周永康之子周斌關係密切。還有消息說,周斌也已失蹤,一說逃到國外,一說已經被捕。

 

可說在北戴河會議前夕,對周永康的包圍圈已經完成。因此傳出會議討論了周永康問題,要他吐出贓款、贓物而從寬處理,也就不奇怪了。周永康是上一屆的政治局常委,依照中共的潛規則,政治局常委握有免罪的丹書鐵券,比政治局委員的免死更犀利。因此如果習近平能夠打破這個潛規則,無疑是開創反貪新局。而在網路傳播的習近平講話中,也有提及今年六月,習近平表示打老虎可以打到新舊常委身上,顯然為打周開了綠燈。

 

但是打周永康,顯然比打薄熙來容易得多,因為周永康不具「紅二代」身份,就如陳希同、陳良宇,都可以在權力鬥爭中作為紅色建國權貴家族之間妥協的犧牲品。江澤民、曾慶紅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必要時完全可以犧牲周永康。何況周永康作為權壓總書記而掌握「刀把子」的特務頭子,「紅二代」也會感到芒刺在背,所以不會有多少人為他說項。而傳說周永康與薄熙來的特別關係,甚至密謀政變之說,更是習近平必須清除的後患。

 

最臭賈慶林諂媚江澤民自保

 

習近平上台後揚言要打老虎的動作,讓一些舊常委心驚肉跳,最緊張的是緊跟江澤民,但是不具備「紅二代」身份的周永康、賈慶林與李長春。

 

最早,周永康在四月二十九日以「著名校友」身份訪問母校蘇州中學,似乎要表達他還有影響力。雖然有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省長李學勇、蘇州市委書記蔣宏坤、市長周乃翔、教育局局長顧月華等陪同,但是所有媒體都沒有報導,是上頭有令,還是牆倒眾人推?因此只出現在蘇州中學的官網上。後來才被境外媒體在七月初挖出報導,也可能有「消息人士」為周穿針引線。

 

從反貪角度來說,名聲最臭的是賈慶林,原因是與被前總理朱鎔基點名是中共建國以來最大走私案的遠華案主角賴昌星的特殊關係,但因為江澤民力保而帶病晉升。隨著江澤民勢力的衰退,他能不緊張嗎?六月十三日他到江蘇揚州大明寺,獲方丈能修大和尚贈送包含他名字的「慶雲蔭大地,林海育蒼生」的書法作品。賈慶林在寺內各處參觀,並向眾人合十致意。賈慶林此行的涵義是表示無限忠於江澤民的意思,希望江澤民繼續保他。因為第一,江澤民喜歡逛佛寺,假裝很有佛緣來改善他的「老而不」形象,所以賈慶林也來這一套;第二,選擇揚州,又是江澤民的家鄉,討好江澤民非常明顯;第三,玩弄墨寶也是江澤民賣弄風雅的慣技,但是賈慶林對此懂個屁!

 

李長春觀猴妙文影射江澤民

曾經是意識形態主管的李長春,自有另一套更高級的表達方式。七月三十日河南《大河報》刊登一篇名為《觀猴有感》的五千多字長文,作者署名「永春」,李長春在河南擔任省委書記時用過的筆名,因此文章很快引起關注。

 

文章講述作者今年四月到河南一景區觀獼猴群,從獼猴族群生活中得到不少政治感悟。文章細述四年一次的猴王「換屆」,競爭失敗的猴子要垂下尾巴,得勝者翹起尾巴宣誓權威,又說「可見毛澤東同志講要夾著尾巴做人,其寓意是多麼深刻」。

 

這似乎是他下台後的夫子自道,但是雖然抬出毛澤東,也仍然避免不了對習近平「翹起尾巴」的指桑罵槐。但是李長春的「猴話」不是新發明,在他剛剛擔任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工作時的二○○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北京《京華時報》報導八達嶺動物園發生「政變」,七、八隻猴子擁立新王,將老猴王打得奄奄一息,然後將牠扔下懸崖。

 

當時也是剛剛「換屆」,江澤民不再擔任國家主席,卻死皮賴臉繼續霸占軍委主席,因而胡錦濤與他的關係相當緊張。《京華時報》刊出這則新聞有含沙射影之嫌,而且還有後續的追蹤報導,當時的李長春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這點,卻又難以明言而禁止報導。

 

但是把江澤民當作「老猴」固然是「醜化」﹐胡錦濤被比喻為「新猴」﹐也並不雅。如今李長春亦成為「老猴」而下台,因為失去權力而須夾著尾巴,網路上也有傳說他在廣東如何貪污,因此有上述的感概也在所難免。

 

周永康不會過早拋出來

不過,周永康的案子應該也不會很快公佈,把它抓在手裡,就如毛澤東所說的,連聲讚曰「好箭、好箭」卻沒有射出去,以此來威脅自己的政敵,好過早早了結,讓周變成「死老虎」。

 

總之,中共的反貪基本上是政治操作,尤其是高層反貪,打扮得再「純潔」也無法掩人耳目。所以乾脆就赤裸裸的進行權力鬥爭,就如對薄熙來的起訴就刪除他的其他罪名與大大降低貪污款項。也因此這種反貪不會涉及制度改革,更不會搬來西方的權力制衡制度來束縛自己的手腳。因此雖然開始會產生一些阻嚇力,時間一長,可能就同流合污。

 

而且這種反貪不可能徹底,為了黨的形象,或為了黨國的需要,必然要掩蓋一些實質的核心問題。這樣子的反貪,能夠平息民怨嗎?能夠真正「維穩」嗎?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