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漢語和翻譯雜談

中文、漢語
 
中國 文字有數千年的歷史,文字優美。現存文獻浩如煙海,記載着中華先人累積下來的智慧。若憑個人之力,一生也讀不完。另一方面,殘體漢語,是用政治手段,強加 於國人身上;只存在了數十年。而在這數十年歴史浩劫的年代中,思想真空,文化鄙陋,所產生的文字記載無甚可觀,棄之毫不足惜。更有甚者,其欲以取代中文的 羅馬化漢語拼音,同樣的醜陋不堪,荒謬可笑(j, q, x, y, z...)!
 
殘體拼音漢語只是異端,相信不久的將來會跟隨它的主人隨風而逝,也只會在中華歷史上留下劣跡污點而已。所以為了保存正體中文,延續數千年的中華文化,便要向醜陋粗鄙的殘體漢語說不。具體的應付之道,便是對於殘體和漢語拼音,一概不看不用。事實殘體文字也產生不了甚麽有價值的文化,有的也只是粗劣惡質的文化。沒有了它,不但不覺得可惜,反而是值得慶幸的。
 
翻譯
 
一般翻譯講的是「信雅達」。最理想的是譯者瞭解了原意之後,再用自己的文字寫出。當然要忠於原文,能表達原意及任何隱晦的含意,文字也要優美文雅。所以除了內容外,譯者的文字功力可能要比原作者更高。
 
因此比較理想的翻譯,譯者最好應該是以翻成文字為母語者。始終閱讀理解是要比寫作容易。非母語者,即使學得完美文法,但可能較難表達一些隱晦(subtle)的意思,如幽默,語帶相關等等。
 
這 在科學書籍翻譯上問題較少。因為科學文字都要求表達清楚明瞭,不能有半點模棱兩可。所以華人寫的英文物理課本或中譯英科技文獻的問題不大。但是要翻譯金庸 小說的話,最好還是請英文母語者(不一定西人)執筆,事實亦是如此(註)。同理莎翁名著的英譯中,最好也是由母語是華語者執筆。
 
當然也有例外,鳩摩羅什翻譯的有些佛經,如金剛經,就比玄奘翻的好。但這是例外。
 
以上是昨天在評論「登鸛雀樓」時的一些感想。詳見下文:
(註)金庸著「鹿鼎記」英譯:
John Minford, 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1997 - 2002, OUP.

所有評論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09:10

樓主,早安。
絕對同意「翻譯」這一段文章。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09:24

最近留意到SCXP西報的英文水平已下降到谷底。不知道是那個國家培訓出來的記者\寫手做的好事。我的子女是BBC,閱讀後的一般反應是"擰擰頭"。

建議港人多自律,主動廣泛提高英文(及中文)及廣東話水平。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09:31

在下愛處於學習階段。希望有多一些機會䏻看到好文章,中英文亦然。多一些機會聽到好的(廣東話)演詞。參考英國國會每星期三的首相題問節目。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0:03

劍客,早晨(凌晨?)。
是否 SCMP? 現在很多傳媒編輯記者都是大陸訓練的,或是再在本港深造的。所以措詞用語也有大陸化的趨勢。
近日香港的語文水準,不論中英,都在退步。原因不說自明。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10:19

[[[...措詞用語也有大陸化的趨勢.近日香港的語文水準,不論中英,都在退步...]]]

 

擲地有聲!

 

可惜信壇有以「教育」自居者,好論「語文」,駭人者乃通篇「化性的是」語文多「交叉」.亦有壇民說中台港三地中之,以內地者為最優,侃話簡體字多好多妙.可見大家要一保沿用已久之中文漢語,你我還須一番努力.共勉共勉.

L

Liberphile - 2014年05月17日 10:48

語文能力,一般可分為四級, 略述如下:

 

第一級: Comprehension (看得懂/聽得明)

第二級: Application(第一級 + 講得清/寫得到)

第三級: Evaluation(第二級 + 分辨措辭是否恰當 + 視乎需要鑄造新詞)

第四級: Cultural empathy(第三級 + 風俗習慣了然於胸 + 歷史典故如數家珍)

 

以中譯英或英譯中為例,要成為一個出色的翻譯員,至少需具備介乎第三級與第四級之間的中英語文能力,若能達到第四級,則翻譯家之名實相符庶幾近矣。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11:09

回說 [j, q, x...] 音標,等同沿用多時之注音字母 [ㄐㄑㄒ... ]. (按: 注音字母較難書寫,所以 ㄅㄆㄇㄈ 今人多歪寫成「坡陂摩科 bopomofo」,可見一斑.)

 

本來只是用以標示讀音,不知哪個始作俑者提議用以「取代」中文字「音、形、義」,並掛上「羅馬化」招牌.何止走火入魔,簡直不知所謂.音標本身不是問題(是學拼音之上佳工具),張冠李戴藥石亂投方屬遺害子孫.

 

(按: 外文也用 [j q x...],例如學習英語,查字典找拼音,也用上音標,但英文不會以 [iz] 取代 is, 不會以 [peidz] 取代 page, 不會以 [i:l] 取代 eel.)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1:55

侈哆君,早安!
每見那些大陸漢語化文字,令人不勝唏噓!
要確保傳統中文不受污染,乃當前要務也。
閣下對大陸羅馬拉丁化和國府國語注音法兩者異同的分析,令我茅塞頓開。欲以注音符號取代書寫文字,實為倒行逆施之舉。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1:58

Liberphile 兄,早晨!
非母語者能達到四級都幾難矣。操母語又居於本國者則事半功倍,但亦非易事。翻譯者又再隔一層,所以須具更高功力也。
就一般翻譯而言,我會稍為放寬。譯者至少須具備:
原文 -- 二級或以上,譯文 -- 三級或以上;具四級則大家矣!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12:01

有報章作者,自稱「小說及專欄作家大學翻譯系畢業」,為文論社交禮貌.文中一句 :

 

「...要提升大方指數...」

 

這種不中不西怪誕之物,莫說融滙不同語言文化,着他好好寫一句中文母語不也似掾木求魚?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2:15

所述濫用外語直譯詞句,古德明多有論述。

扭紋老柴 - 2014年05月17日 12:36

Fair 兄,午安!諸君午安!

昨夜答應煙通大大,未及說晚安隨即瞓著,失禮之處,還望見諒耶!

今日議題,也請恕扭紋不學無術以致無從搭訕,祗能痛悔 : "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12:37

以「中文漢語」四字為例,拼音標注,可以採用

[ zhōng / wén / hàn / yǔ ] 或  [ ㄓㄨㄥ / ㄨㄣˊ / ㄏㄢˋ / ㄩˇ ], **

讀音两者全無分別.至於哪一方式易於書寫,自行取捨,可容另議.

 

但若謬說zhōngwén hànyǔ 可以取代中文漢語,甚或說這勞什子怪胎就是「羅馬化中文漢語」,是對我國語文之莫大侮辱.

 

(** 標音無「/」,在此用上,以便分辨而已.)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3:04

扭兄午安,講笑咩!
Hooray! 我又學多咗個字。
初初以為係「目川」,但睇來睇去都唔似。
真係諗得來蚊都「瞓」。卒之俾扭紋扑走咗隻蚊。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3:14

啲拼音文字真係好似火星文,頂唔順之餘,真想一腳 yang(又點寫?)佢去火星。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5:31

諸位午安。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5:38

早晨,瞓醒啦?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5:58

樓主午安。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6:07

在「翻譯」一題,大家的見解相信一致,應互相勉勵,精益求精。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6:16

但在「拉丁拼音」這議題,在下卻有不同見解。是實戰的經驗,而不是政治化的理論。

樓上已四起烽煙,在下心知此刻亮劍必至殺身之禍!!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6:23

大前提:反對拉丁拼音字成為中文主體一部分。
支持: 拼音字有助於國語\普通語的發音標準化。是一部發音工具。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6:28

不認同韓文與㗎仔文用拼音字(符號)取代原來的漢字。如果要走拼音phonetic 這條路,不如完全放棄中文,全國人齊齊染金髮.扮金絲貓算數。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16:37

用漢語拼音系統來教西人發音比傳統的分法容易得多。特別是教意大利人講普通話,發音九成冇問題。羅馬拼音就是他們的發音基礎。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17:24

fairdinkum兄,諸位,午安。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17:32

雖然我未能認同fairdinkum兄對「白日」的理解,以及時間是「早上」的推測,卻欣賞fairdinkum兄的獨立見解。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17:33

fairdinkum兄試圖從另個角度去理解古詩的原意,這與我的讀書法有些相似。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17:34

李白詩曰:「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本月初,我偶讀此詩,不由對尾兩句產生疑問。

 

該如何理解?諸位可否指教一二?

大煙通 - 2014年05月17日 18:21

 

敬亭山位于安徽省境内,屬黄山支脉, 敬亭山被稱為 “江南詩山”。詩文尤以李白的 “獨坐敬亭山” 聞名千古。

大煙通 - 2014年05月17日 18:22

樓主兄!您好!

大煙通 - 2014年05月17日 18:23

柴老,週末好!

大煙通 - 2014年05月17日 18:25

金弓,劍客,兩位壇兄,週末好!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9:41

通兄,各位大大好!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19:52

金弓兄,晚安。
 
多謝你的理解和勉勵。詩詞於我是一竅不通,只是純粹欣賞優雅的文詞和意境。當然詩詞歌賦是華夏文化寳藏的一部分,歷來不知打開了多少人的心扉,豐富了多少人的精神生活。
 
這次剛好讀了羨魚先生的大作,直覺上我好像看到了一幅美麗壯觀的景象。因此才稍為深入一些瞭解,那才發覺大部分的說法和我的理解不同,所以我再以推理的方式查探得一些資料以印證我的想法。
 
我的結論是: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作者的原意可能是一直被誤解了。所以我便把我的論證寫下來,公開讓大家討論。就像俗話說的事實都寫在牆上,是非對錯,自有公論。
 
對於一些有證據支持的討論,我是會虛心接受。但是若有某些恃着對詩詞的認識,而作出無理惡意的歪曲和攻擊時,我也是絕對不會容忍的。
 
這次因為我表達對這首唐詩的看法,可能引起羨魚先生的一些不便,我十分過意不去,希望他能看到這段文字。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20:15

Fairdinkum 君說「以注音符號取代書寫文字,實為倒行逆施之舉」;無求劍客君說「(拼音字)是一部發音工具」,盡是方家正話.

 

「拼音符號」不是皇帝尊用之稀世貢品,你我時時用上.  Fairdinkum 君不也用上「yang」?我看你不是說陰「陽」五行,只是取其音節 [y]+[ang] (「jyaang近乎y+撐」)?只不過你用上另一套自創的音符而已.「水星文」「火星文」不是問題,最緊要是說出來,你識講我又識聽.不過,若採用一些國際通行的符號,則更暢行天下. [ㄅㄆㄇㄈ] 定係 [b p m f] ,工具而已.

 

老番不識寫「厠所」,教他 toilet讀作 [cè suǒ] 粵音是 [ci3 so2], 若他識音標,一看即讀得字正腔圓.在撈鬆地頭白雲山頂一朝告急亦有得救.

 

無得救者,乃那些識字文盲, 以為注音符號以一敵三,取代書寫文字的音、形、義,這不是「拉丁化、羅馬化」,是「拉柴化、指鹿為馬化」.那些只顧唸唸有詞說[cèsuǒ] 而不識「厠所」為何物之蠻男惡女,焉能不在旺角街頭露乖出醜?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7日 20:49

樓主,金弓兄,晚安。
在下對詩詞的見解(是)詩人用實景来寫自己的心境。詩詞可用來欣賞,而樓主在登鹳雀樓的分析具有研究歷史價值。功不可没。

扭紋老柴 - 2014年05月17日 21:15

金弓大老,你好!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扭紋愚見感覺乃是
說共遊敬亭山的同伴,青蓮四句群鳥、閒雲、良朋加上
好山,此情此景,人生夫復何求耶!尊意如何?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21:21

劍客對於漢字拉丁化的堅持,可能是反映了波士的政策。
拉丁拼音在中文是不能有任何角色的,這是沒得商量的。
 
CCP的語言文字政策,是完全為政治服務。其目的是以一新的語言文字來取代舊有的中文,以表示是一個新的朝代。其次更可實行愚民政策,使其國民與本國歷史隔絕。
 
還有若把漢字拉丁化再加上漢語拼音的普通話,那便是要把話語也定於一尊了。這樣的話,那些粵語、閩語、吳語等是否要消滅了?
 
過去要實行漢字拉丁化,常藉口諉過於中文漢字複雜難學,後又說中文不能電腦化云云。結果事實擺在眼前,中文漢字有否妨礙電腦化?科技的發展是要應用解決日常的難題,豈能反其道而行之,削足(中文)就履(科技)?
 
為了外國人學習而拉丁化也於理不合。試問你要去「歌德學院」讀德文,他們有沒有改變德文來方便你的學習?
 
現實的例子,我們以前學的中文,並沒有拼音或國音,那有什麼困難?結果我們的中文水準,不論在字體、遣詞造句都比大陸優勝。
再看西方小朋友學母語,只是在家中説,在校中跟隨老師寫與讀,那需要學習字典裏的拼音符號。語言的自然學習便在日常生活中!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21:33

仲有,拉丁化咗中文,仲點玩扭紋老柴極品級迴文遊戲!

夢囈 ( 廿一 )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7日 21:57

誠心請教,真係個 (jyaang) 字點寫? (揚?撐?)
侈哆君真拼音專家也,吾不曉得。

扭紋老柴 - 2014年05月17日 22:07

Fair 兄好!諸君好!
今日議題缘起中詞英譯、請恕老柴斗胆也來淺談一二:
譬如話“土豆煑薯仔“,What's the oldtwistwood talking about?
恐怕同是中文用家已有不一樣的解讀,遑論英譯?
鄙人並不在意羨魚先生中詞英譯水平,因為扭紋也不曉得
分別,老柴只有一感覺想講,就是中詞作者乃是現居於
大陸的強國人,英譯其姓其名,採用大陸的一套,合情合理也合乎
事實,在下並無異議。不過連唐人王昌焕的大名也以羅馬拚音來譒,
就顯得有點那個了,除非魚先生在信博起樓的對象並非
香港人而是大陸市場吧!

扭紋老柴 - 2014年05月17日 22:23

更正: 王之涣才對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22:49

Fairdinkum 君一巴摑來,侈哆即刻跪低.

 

侈哆亂噏胡言,三腳貓功夫通通係幾十年前 F1 仔的陳年遺物,加上今日老人癡呆症嘅記憶.兄哥說「一腳 yang 佢去火星」,小的摷未到 yang ** 的寫法,我一味靠估,似係「撐」[caang] ** 字變音.

 

** 按 :

英文 young, 音標 = [jʌŋ], y不是標準符號,不似有yang

聲母 [c] : 例如「槍、橙、倀」

聲母 [jy] : 例如「袁、丸、月」

韻母 [aang] : 例如「耕、冷、盲」

([...] 係音標符號,唔係中文/英文/意大利文;話'羅馬化'、'拉丁化'只係唔化.)

侈哆 - 2014年05月17日 22:53

y 不是標準符號,不似有 yang  ...>>  [y] 不是標準符號,不似有[yang]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22:54

多謝老柴兄指教。

但我以為應是:鳥、雲、山、天,作者只以旁觀者的身份發言。

金弓 - 2014年05月17日 22:56

最怪的是尾兩句,似乎不合邏輯。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8日 01:37

Fairdinkum 兄, 任何國家的語文都應把語音及文字作出规範。中文的語音本来就没有完整的系统,而文字和語音更不存在有系统性的連接。 两者很多時分道揚鑣。把國語/普通话的語音规律化是正常的语言政策。 又有何不妥?

羨魚 - 2014年05月18日 03:44

hi, <fairdinkum> et al,

i'm quite neutral above romanizing chinese characters. i thought i was going with the flow in using pinyin for the NAMES of the tang poets etc. now, yes -- i think i should also show their names in the traditional Wade-Giles system, in parallel. could someone provide a convenient link here for easy conversion? thanks!

the following 'reaponse' to <fairdinkum>'s last posting 

再談「登鸛雀樓」 -- 兼答羨魚先生

is reproduced herewith:

and i'm not really qualified to comment any further... in any case, my cyber-time is v restricted!  8-)   *-(

<羨魚 - 2014年05月18日 02:59

Thank you v much, <fairdinkum>,

for “answering” the points raised (in a previous posting of mine)!

May I just say:

1. I’m no “譯詩大師”at all in reality, but thank you (since I’m thick-skinned too)! Guys may have called me that – largely in jest! (To wit, I incorrectly said the Yellow River empties into the East China Sea, and both you and Starry River have kindly given me the right location. It should be Bo Hai. I got the Mother River mixed up with the Yangtze and didn’t bother to check at the time. )

A somewhat disillusioned ‘loud-mouth guy’ who knows some Chinese and English, I just wish to express m’self by translating in my leisure certain Chinese poetry, both contemporary and classical. (I’m not sure if all my renditions can be said as ‘true translations’ in the full sense of the words as regards “faithfulness, elegance and expressiveness” vis-à-vis the original poems.)

2. The “殘體漢字”, I don’t really like, either. But the cold hard fact is it is used by the great majority of Chinese worldwide. And the webpage I used does not provide me with the option of changing the simplified form found on the net into the traditional one.

3. I am communicating in English simply because this is the most convenient and effective way for me. (To use my senile Chinese writing pad is a torture. I keep forgetting the correct characters. The longer I skip writing Chinese, the more characters are lost! Ah.)

Now, back to the main issue at hand:

I believe –

(a) What you are doing here may be termed “interpretative translation”, i.e. the translator adds his/her own ideas onto the original poem. That is one point of view, but certainly not the majority point of view as far as the intentions of this Tang poem are concerned.

(b) I agree with the points raised above by ‘Lake Sea Old man’ and “No Desire Swordsman”.

Have a nice week-end!>

 

 

羨魚 - 2014年05月18日 03:53

... ‘Lake Sea Old man’ = ‘River Lake Old man’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8日 12:19

Thank you, Mr Frank Yue, for your kind comments.  Your views are acknowledged and respected, though I beg to differ on some points.
 
The choice of Wade-Giles/Pinyin is purely personal; I appreciate your efforts to cater for both systems.  There are many web sites providing information on the WG/PY systems and their comparison, I have yet to find one that is dedicated completely to WG though. 
 
The following Britannica site gives a very detail and authoritative account:
I hope you would find it useful.  Thank you again.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8日 12:43

侈哆兄台,個字可能較接近 yaang 音,yang 係我求其諧音。
就如粵語説的「一腳 yaang 開」,意思接近「撐」。可能真係變音。
但有冇呢個字,點寫?中大粵語字庫都搵唔到!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8日 13:41

劍客,早晨。拉丁化絕不能接受。
試引下面拼音句子:
 
shùzì shì biāodiào de Hànyǔ Pīnyīn, zhuǎnhuàn zhì fúhào biāodiào Hànyǔ Pīnyīn.
Hànyǔ Pīnyīn hé Tōngyòng Pīnyīn de pīnyīn fāngshì xiāngtóng ma?
 
請你告訴我這在説什麼。即使你猜到,又費了多少時間。又假如換上漢字,孰優孰劣?
 

即使是只用作拼音也無必要。一直以來,傳統字典(辭海,辭源)只用某某切來注音。若果要來拼音,民國以來一直有國語注音符號 [ㄅㄆㄇㄈ] (bopomofo)。而該等符號名符其實只是用作注音,只附注在字旁。

 
拉丁拼音的設計根本是要來取代漢字的火星文。這告訴我上面那些句子是在說什麼再談吧!
 

羨魚 - 2014年05月18日 18:56

thank you <fairdinkum>!

for the useful link. (u made a lazy guy with limited cyber time v happy.)

am glad we now agree to disgree on some points.

c'est la vie!

侈哆 - 2014年05月18日 21:47

Fairdinkum 君與侈哆估計雙方以(英語)諧音作依皈,所以明白「一腳 yang 開」裏, yang 何所指,沒有出丁點問題.但假設某人其慣用語文裏, 聲母「y」是啞聲,那便會把 yang 誤讀為 [ang] (鶯),那便一塌糊塗了.所以國際間便制定一系列音(標)符(號),不以個別語文為正朔.

 

舉其例,英文 young 那聲母「y」讀法便以 [j] 代表,粤語「袁」則用 [jy] 而普通話是 [y]. 所以,嚴格而言,「一腳 yang 開」該用 [jyaang] 或 [jaang] 標示而不是借用英文字母 yang.

 

說了這一大堆,不是吹毛求疵評說 yang 與 [jyaang],只是指出漢文英文字典為甚麼有一些好像是英文字母却又不是英文字母的符號.所以不少人呱呱叫怪責用「英文」教/學中文發音,實在寃哉枉也.事實上,標準 IPS 亦不全「像」英文字母,上回說young [jʌŋ]  便是一例.有人以訛傳訛說甚麼「羅馬化」,我看凱撒若然有知,可能要向包青天大老爺喊寃.

 

young [jʌŋ] 裏的 [ŋ], 現今很多改寫作 [ng] 以求方便. 以 bpmf 替代 [ㄅㄆㄇㄈ] 主要亦是同一原因,把 bpmf 跟政治炒作一碟,不是渾水摸魚,就是不美麗的誤會.

侈哆 - 2014年05月18日 22:25

[shùzì shì biāodiào de Hànyǔ Pīnyīn...] 只是一串聲音,本身無絲毫文義.熟讀音標同道中人縱使不知這是中文、英文、德文、羅馬文(?)、拉丁文,也不用懂中文、英文、德文、羅馬文(?)、拉丁文,也可以啷啷唸出來.至於你我應把 [hànyǔ] 視作「漢語」還是「汗雨」,則無語問青天.

 

似曾有吹噓「乜化物化」者,不滿別人針對同音字弊漏.依此高論,碰上問題亦可以視而不見,那就甚麼也不是問題了.

 

音標符號只示其音,不是文字.若以 [shùzì shì ...] 取代漢字,只留其聲,既失字形也失字義,甚麼「化」也是笑話罷了.

侈哆 - 2014年05月18日 22:34

[b p m f] 是探討語音的好帮手好工具,但以為可以取代文字則屬癡人說夢話.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8日 22:51

Fair 兄,星期日晨早例牌打高爾夫球,跟住是乒乓球。休息時間正在抹汗(熱汗)。
如果考試一定要用BpMF來拼寫,我肯定會飈冷汗。

無求劍客 - 2014年05月18日 22:54

「漢語拼音」不可能取代傳統中文方塊字。rest assured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9日 09:03

劍客,漢字拼音若非要用來最終取代漢字(hidden agenda!),那不是多此一舉?目前已有國音注音符號純粹用來注音。
 
同時請看我上面所引的拼音句子是多麽的醜陋荒謬?你又要如何書寫那些字母上的音調?那和拼音越南文有何分別?
 
漢語拼音是要將我國語文置於萬劫不復之地!
所以我要借用辛棄疾的話來改成:
 
為奉新華強拼音,卻道國音好說詞!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9日 09:31

侈哆君對於拼音的用途解釋得很清楚。拼音(更準確地說應是注音)只是用一些標準符號來幫助發音而已(故曰音標),此是唯一用途。假如用「注音」來取代「文字」(不論中文或外文),那些音標文字(?)只會變成一推有軀體而無靈魂的符號。
 
所以拉丁化中文的所謂「漢語拼音」是荒謬絕倫之事。

fairdinkum - 2014年05月19日 09:57

Wade-Giles 是一套把中文專有名詞音譯成英文的系統,而不是要取代中文。雖然結果的音調不是百分百完全一樣,但是譯成的卻是文字而不是發音符號,也自然地融入了英文作為英文的專有名詞。好像 Peking 和 Beijing,那個較自然?
 
同樣英文專有名詞音譯成中文,也不是絕對同音,如 John,兼顧音義地譯成「約翰」一樣。那也自然成為中文的專有名詞。現在大陸英譯中就只譯其音,除了表現得粗鄙之外,更鬧出不少笑話。你是取「雪梨」還是「悉尼」?
 
所以「漢語拼音」可以休矣!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