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白皮書破壞香港與大陸的“社會契約”

中共香港白皮書之所以引起港人強烈的反感,是因為它實質上推翻了回歸前中共與港人達成的“社會契約”[1],單方面破壞了香港回歸中國的政治基礎。

為什麼說白皮書的要害是單方面破壞了香港回歸中國的政治基礎?香港回歸中國的模式,根據歷史經驗,在理論上可以有三種方式:

        一,以武力方式,例如中國當年收回九江。本來1949年中共解放軍跨越深圳河,即可以完成任務,但當時基於對國際環境的考慮,中共沒有選擇這樣做。

        二,以城下之盟的方式,通過大軍壓境迫使英國及香港就範,例如當年中共與西藏簽署的《和平解放西藏17條》,基本上就是這種“城下之盟”。但通過“城下之盟”來收回香港,後遺症很大,所以中共也沒有選擇這樣做。

        三,以“一國兩制”的方式,通過內外談判,實現順利回歸。對外談判指與英國談判,在談判過程中力爭英國同意中共提出的對港政策“十二條”。對內談判指與香港人協商,就中央地方的權限界定達成共識。對外談判形成了《中英聯合聲明》,對內談判形成了《基本法》。無論是對外、對內談判,其最終成功的共同點就是給予香港“高度自治”。中共選擇這樣做,是因為非這樣無法和平、穩定地收回香港。所以,它承諾給香港高度自治,並非它的恩賜,而是形勢使然。

既然形勢決定了中共收回香港的方式只能是通過同香港人協商,別無他途,那麼雙方就必須協商如何把兩個不同的、甚至在意識形態上是對立的政治制度,糅合在一個國家之下。雙方要在政治上對等的原則下(對等,不是指人口數量或面積大小意義上的對等,而是指雙方各自屬於一個不同的政治制度),清楚界定自治的程度、中央和地方關係、以及雙方的權利義務等等。要解決兩個不同制度的政治實體的融合問題,這本身就是一個“制憲”過程。所以,整個《基本法》的制定過程,實質上就是一個制憲過程。從政治學的角度看,制憲過程就是各有關方面訂立一個“社會契約”的過程。

上世紀八十年代筆者採訪了整個《基本法》制定過程,覺得無論從內容或形式來看,整個過程就是雙方訂立“社會契約”的過程。

首先,從內容看,它是要落實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宣示的12項政策,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憲政性質的問題,所以有人稱《基本法》是香港的“小憲法”,所以這是一個“制憲”過程。

其次,從過程看,這個複雜的“制憲”過程,涉及雙方派出特別代表,就香港可以如何實行有別於內地制度的辦法共同籌謀。

1985年4月10日,第六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決定成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到1990年2月完成起草任務,歷時四年零八個月。在起草委員會59名委員中,香港占23名。起草委員會還委託香港委員在香港成立由180位各界人士組成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收集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和建議近8萬多份。整個過程嚴格來說就是一個“制憲”過程。這一點,白皮書的起草者之一的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強世功也承認,他說:

基本法的起草過程實際上類似中央(內地人)與香港人補結社會契約的過程,只有在締結社會契約的意義上,我們才能理解基本法制定過程中的曲折故事。。。

由於香港草委不是選舉產生的,缺乏相應的代議基礎。為了奠定基本法這個社會契約的政治基礎,中央借鑒港英政府建立諮詢委員的"行政吸納政治"模式,成立了"基本法諮詢委員會",作為代表香港市民向基本法草委提供參考意見的諮詢組織,從而增加香港人民參與訂立基本法這個社會契約的機會。。。

正因為如此,基本法的制定過程看起來像制憲會議,更像內地草委與香港草委之間"有限度"的對等談判,之所以說是"有限度",就是談判的內容已經確定了,即聯合聲明中刊載的中央對港方針政策,而在談判形式上,中央都處於絕對的主導地位,因此它又體現出全國人大制定法律的特徵[2]

所以,從內容到形式看,《基本法》的性質,就是一個雙方訂立“社會契約”的過程。既然《基本法》的制定,是中央與香港之間訂立社會契約的過程,那麼訂約的雙方都不應該單方面修改在當初定約時大家對已經商定的事的理解。

既然《基本法》是雙方在25年前簽訂的“社會契約”,那麼當立約的另一方單方面地修改對“社會契約”的定義時,就自然要引起另一方的反對。事實上過去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實現雙普選的時間表兩度變更而沒有事先徵求港人(即 “社會契約”的另一個締約方)的意見,本身已經造成雙方關係緊張。這次白皮書的宣示,則是變本加厲地、全面地修改雙方在當初訂立“社會契約”時的共同認知。

《基本法》作為香港和大陸之間的“社會契約”這一個本質,本來道理是很清晰的,所以白皮書執筆者之一的強世功先生,早年也認同這個觀點。他在《基本法之謎》一文中,六處提到制定《基本法》是一個達成“社會契約”的過程,是為明證。可是自從2003年香港50萬人示威後,內地開始出現一種否定《基本法》是“契約法”的聲音,改稱《基本法》是“授權法”。兩者的分別是:如果承認是“契約法”的話,中央就不能隨心所欲地更改它對《基本法》的“理解”,從而迫使香港(締約的另一方)接受它單方面作出的解釋。如果改稱之為“授權法”,則中央願給多少自治權香港就有多少自治權。

持“授權法”觀點的,以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饒戈平教授為代表。他在2007年的文章《全面認識基本法的性質和定位》,指出基本法第二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他指出,第二條“明確宣示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是中央授予的,而不是其本身固有的”。因此,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就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是中央以基本法的方式授予的,中央與特區的這種權力關係,是“由我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的性質決定”。

很明顯,“授權法”會受到官方的採納,因為它在理論上允許中央罔顧當初與香港人訂立“社會契約”時香港人對“高度自治”的理解和認知,從而片面的修改這種認知並強加給香港人。所以,2007年6月7日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基本法實施十周年座談會上,“一錐定音”地強調《基本法》是“授權法”。他說: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來源於中央的授權。我國是單一制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由中央授予的。基本法總則第一條開宗明義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二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十二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這些規定明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表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處於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沒有明確的,根據基本法第二十條的規定,中央還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謂的“剩餘權力”問題。從這個角度講,基本法是一部授權法律[3]

就這樣,香港就從“契約法”下對等的一方,變成“授權法”下被授權(即不對等)的一方。這就解釋了白皮書公佈後不久,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就在香港強調“一國”與“兩制”不可能平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不可能平等”的謬論。因為實質上白皮書是把香港從“契約”的對等締結方貶為不對等的“被授權方”。

筆者反對白皮書,還不僅僅因為它片面的改變了當初雙方對“回歸和統一”的認知和條件,大大收窄了“高度自治”的空間,還因為我認為不能對中共屢屢違背承諾的惡劣往跡給予姑息。

歷史上,中共破壞它同人民之間達成的“社會契約”的例子並不少見。它在1946年和1949年都制定過兩套《共同綱領》,這些檔都體現了統治者與人民之間的“社會契約”,把它在執政前與執政初對中國人民的政治承諾以白紙黑字的“契約”書寫下來。這些承諾包括憲政、民主自由、軍隊國家化等等。但是,一旦奪權政權後,馬上違背這些承諾,在國家的憲法上寫上“專政”兩個字,自此造成長達30年的政治災難。這場災難導致超過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一億多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這場災難的原因只有一個:中共背叛了自己的承諾、撕毀了它與人民之間締結的“社會契約”。

如今中共又故技重施,通過白皮書公然踐踏30年前與香港人民達成的社會契約。我們如果還不作聲,那麼等待我們的只有自治權被逐步蠶食的命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筆者所稱的“社會契約”是引用瑞士裔法國思想家讓-雅克·盧梭( 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於1762年寫成的一本書《社會契約論或政治權利原理》)(Du contrat social ou Principes du droit politique)裏提出的概念。

[2] 見強世功:基本法之謎,載《不變,五十年:中英港角力基本法》,張結鳳等著,香港浪潮一九九一年版)。本文6處地方提及基本法是社會契約。

[3] 見《中國評論》新聞網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7-06-07 11:12:06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4年07月17日 00:13

 

溫故知新

周八通 - 2014年07月17日 01:37

主流意見是講大話;

一國兩制不是平起平坐? 在香港,説一國尾隨兩制,談兩制體驗一國。

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 舉蛋治,方包夾蛋片名為蛋治,夾全蛋也是蛋冶。

大煙通 - 2014年07月17日 02:29

 

社會契約論不存在社會意識形態不同的社會契約,要如何去糅合在一個國家之下不同制度的社會契约,形成兩權“政府”而通過社會契约所形成的這個權威的最终目的是保障契约各方的生存?

     白皮書不屬於毁約行為“Breach of contract”,是對香港“Breach of promise"。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04:33

【 白皮書破壞香港與大陸的“社會契約” 】
大陸當香港契弟都不如 it is more Like a piece of throw away dirt
老共唔打算實現香港民主諾言就唔好當年指住鼻哥拍吓心口话普選!!!!
而家先黎怪美國佬外交政策?怪民進党!有無人信,香港中宣部大晒,有财有人有法律(立法局)顶住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05:21

[[[[大煙通 .........白皮書不屬於毁約行為“Breach of contract”,是對香港“Breach of promise"。]]]

The regime never cared about implementing any of its promises to its subjects &(Chinese&) ever since 1949. Why would they make an exception for  HK?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07:41

白皮書係總結回歸17年的經驗, 白皮書中沒一條建議可以攞出來當法律條文用.

所謂推翻了回歸前中共與港人達成的“社會契約”, 根本老作出來.

 

 

大煙通 - 2014年07月17日 07:45

Exception proves the rule。

大煙通 - 2014年07月17日 08:12

 白皮書沒有”動力“在基本法之下沒有任何法律效力。北京政府高調讀出白皮書對北京政府單方面牽涉香港事務做成了“有依據”,北京政府的目的是白皮書一旦發生“動力”就產生法律效力,凌駕基本法。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08:56

[[[白皮書沒有”動力“在基本法之下沒有任何法律效力。]]]

Agreed. But basically Beijing is giving notice that it is about to renege on the deal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 and the basick law'.  One day , and who knows when the annulment is announced , Beijing can say ' hey we told you so'. It is sort of a preamble to the  annulment.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09:03

白皮書未經立法何來動力?

中國保護幼童的白皮書,建議,討論經過三十多年到現在重未立法,好多建議講得好好,一樣未實行。

建議始終係建議,停留在講的階段,一日未立法一日重係建議。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09:14

【 建議始終係建議,停留在講的階段,一日未立法一日重係建議。】
咁又係道理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09:17

大陸幾時真係保護過幼童遮?又係真,得個講字

侈哆 - 2014年07月17日 09:25

程先生是過來人,何以今天竟然還要苦苦追問「中共與港人達成的“社會契約"」?

 

近日有信壇網人引梁慕嫻一句書中話...

<<<...中國共產黨哪裡是對人民的甚麼承諾.他們自己對過去和現在所許下過的美麗言語(世人以為就是承諾),都不會認為是一種承諾而是策略...因此,當他們把以前的美麗言語一筆鈎消的時候,可以面不變色心不跳,因為這只不過是策略的改變.如果你用道德觀點去質疑,批評他違反諾言,是無恥,無道,流氓,惡魔,就算罵他個狗血淋頭,也是搔不到癢處,摸不到中共本質要害的誤解.

...毛的結論是: 「當著革命形勢改變時,革命的策略,革命的領導方式也必須跟著改變」.

...毛澤東的共產黨沒有所謂承諾,只有策略.因應時勢,權力的需要,隨時靈活轉換策略不會有任何抱歉心,羞恥感...>>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09:34

真係按基本法辦事,遵重基本法,才有資格講中共和香港的契約。

自己不遵重基本法,違反基本法,同中央講契約,已先理虧。契約要雙方遵守,自己不遵守,又對方遵守,於理不合。

jack wong tai sin - 2014年07月17日 09:44

1997后,香港人管治香港的方式,
亦違反了与中国契定的社会契约.
50年不变,中方有理由期望,香港的管治水准,
与港英时代比较差不多,甚至更好!.

可是1997子以后,房屋和医疗等政策,
乱得一团糟.

房屋方面,私人住宅和居屋落成量,比港英政府时代,
少了四份三!
从1986至1997年间,年均四萬五千间落成,大跌至近
五年年均九千多間!
公告医生严重不足,但又不开放海外毕业的医生.,

医生团体自己控制医生的供应量,形成无形的专利市场!
,
造成有急症室,但不能24小时开放式国际笑话啊!
.

这绝对不是中方对社会契约的预期效果.

養珠樓主 - 2014年07月17日 09:56

"50年不变,中方有理由期望,香港的管治水准,
与港英时代比较差不多,甚至更好!."

香港的管治水準低下是源於所託非人,管治班子是港人選的嗎?可以說是自食其果,與人無由。再以愛國愛港為首要水準,恐怕以後管治能力只會每下愈況。

賈抱旋 - 2014年07月17日 10:09

大仙, 你那句話應該寫成

"50年不变,港人有理由期望,特區的管治水准,
与港英时代比较差不多,甚至更好!"

結果, 不到20年, 被三位中央欽點的特首, 攪到一團槽!

 

人家英國就點石成金,

咱們共產黨, 就點金成石!

 

真是行家出手, 便知有沒有,

共產黨的本事, 經過十七年經驗, 香港人只能"倒抽一口涼氣"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0:12

自己管同管得好沒必然關係。

港人治港先天有缺陷,沿襲中國封建王朝思想,帝裔做皇帝,家族生意族人打理。帝裔,族人才能普通都要俾佢做。

國際潮流係控股權和管理權分開。控股係家族,管理層,CEO可以全球招聘。基於政治理由,不能全球招聘,起碼人才庫可以擴展到全國十四億,以香港特首之高人工,對再好人才亦有吸引力。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0:15

香港陷入一個死局,武大郎開店,全店最高係武大郎,搵唔到高過武大郎的人才,店長一定係武大郎。

賈抱旋 - 2014年07月17日 10:19

看見習總打老虎

就知道

十四億人才庫

最殺食的本事, 原來就是"貪腐"!

jack wong tai sin - 2014年07月17日 10:19

re 09.44

 

私人住宅和居屋近五年年均落成量,比港英政府时代,
少了四份三證據.

http://www.legco.gov.hk/yr97-98/english/sec/library/967rp09.pdf

 

http://www.legco.gov.hk/yr12-13/english/sec/library/1213in20-e.pdf

--

香港城市大學及香港房屋委員會聯合贊助

http://www.cityu.edu.hk/hkhousing/hs/chi_default.htm

 

2..

re0956.養珠樓主 -

 

"管治班子是港人選", this  is nothing to do with how Donald Tsang was chosen.

 

From 2008 to 2012, medias ,Legco memebers,political parties, learned scholars etc were ALL happy with Sir Donald housing policy,

ie NO HOS,  land sales through only Reserveration list.

(從2008年至2012,媒體,立法員,政黨,學者等們都

高興曾先生停建居屋,賣地只通過勾地名單住房政策,)

google legco+ suppply of flats.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0:32

【 香港陷入一個死局,武大郎開店,全店最高係武大郎,搵唔到高過武大郎的人才,店長一定係武大郎。 】
老板係咁嘅水準,伙记又点可以威過老板呢?我想CY未係咁吾中用,不過咁嘅上頭,有咁嘅手下傢啦,你又叫得佢点?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0:35

【 賈抱旋 - 十四億人才庫
最殺食的本事, 原來就是"貪腐"! 】
不過有咁嘅上頭,有咁嘅手下傢啦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0:38

臭坑出臭草,又會有好野嘅?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0:42

憎人富貴厭人貧。

比自己有錢一定係偷呃拐騙,貪污得來,國內官員一定係貪污。

比自己窮,一定係蠢,懶唔做嘢,唔勤力。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0:49

【 憎人富貴厭人貧。
比自己有錢一定係偷呃拐騙,貪污得來,國內官員一定係貪污。
比自己窮,一定係蠢,懶唔做嘢,唔勤力。 】
国内人及其官员要好多年先可以追上香港台弯嘅人均GDP,大陸吾正视贪污,不去制度推倒贪圬,捉所谓贪官根本做吾倒野,無制度無非自己友做法官,大陸贪污根本無對策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1:00

貪污從來沒根本對策。有人類社會就有貪污,俾多一萬年你,都有貪污。

香港,北歐,民主國家邊個沒貪污?反貪如冲涼,要日日做,保持清潔,但做唔到無菌狀態。

養珠樓主 - 2014年07月17日 11:03

大仙兄,你我在信壇認識交流在2008年左右開始,我相信你一向都知道我一向都認為政府香港的房屋政策應該緊貼供求,所以一向都反對曾蔭權在地產市場復甦後還死守勾地政策。林鄭話哉,我的意見是主流意見,所以不存在“medias ,Legco memebers ... were ALL happy with Sir Donald housing policy,”

吾要遛山 - 2014年07月17日 11:19

「中共與港人達成的“社會契約"」的觀點,可以作為一種對當時回歸過程中,對基本法立法過程的理解。但是法律就是法律,沒有寫成文字固定下來的理解,不能持久發揮效力,更遑論作為法理根據。 當初中英談判時,港人就被關在門外,何來和中央對等地位?

制定基本法時,基本法第二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如果“授權”的表述是錯誤的,如果基本法是中央和港人的“社會契約”,那麼當初作為“對等”一方的港人為什麼不否決這個表述?

無他,因為港人根本沒“對等”的資格,也不存在“社會契約”。基本法的“授權”表述,從一開始就是鐵板釘釘,沒價好講。只是現在部分港人自以為有這樣那樣的權力,卻不願承認從始至終這種“權利”都不曾真正存在過,那只是中央給個幻影式的安慰,作為回歸之前哄騙驚魂不定的港人不哭鬧的糖果而已。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1:36

[[[熱心公民 .....貪污從來沒根本對策。有人類社會就有貪污,俾多一萬年你,都有貪污。香港,北歐,民主國家邊個沒貪污?反貪如冲涼,要日日做,保持清潔,但做唔到無菌狀態]]

There are ways to handle that. Yet the mainland has refused to do the obvious

1. regime only to investigate its corruption. No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2. court controlled by the regime

3. media censorship to stop flow of info

 

jack wong tai sin - 2014年07月17日 11:37

1183.楼主兄,你是我上述所指的那一类人 ?媒体?立法会议员?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1:48

[[[反貪如冲涼,要日日做,保持清潔,但做唔到無菌狀態]]]

The more theatrical it gets the less its intention is in dealing with corruption head on

ray1129 - 2014年07月17日 12:28

中共既不守法,亦不重然諾。它連大陸的《憲法》都踐踏得體無完膚,與其繼續幻想它會信守《基本法》,不如丟掉幻想,努力自強,自謀出路。
 
《共同綱領》消失後,接著而來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基本法》消失後,接著而來又會是什麼?跟大家分享這篇由鮑彤寫的【建國六十年感言:共同綱領,你在哪裡?】

亞難 - 2014年07月17日 12:47

破壞香港與大陸的“社會契約” --> So what!! As long as the CCP has the armed forces and a firm grip on the resources which should belong to our hard-working fellow countrymen, the CCP can call up lots of lackeys in both HK & Mainland to help them. That's the greatness of the CCP.

L

Liberphile - 2014年07月17日 13:16

It was just like a bunch of bitter pills forced down

Hong Kong people’s throats.

 

And you call it a social contract?   Give me a break!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3:34

知唔知鮑彤係共產黨員? 黨內鬥爭失敗者。

假若黨內鬥爭佢係胜利者,佢又有另一番論述。

L

Liberphile - 2014年07月17日 13:35

Quit romanticizing the Basic Law!   It is no more than a con artist's game intended to sell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down the river.  Those who keep talking about or alluding to the sanctity of the Basic Law are more or less like shills.

6

6ps - 2014年07月17日 14:54

The White Paper is an illegal structure of the Basic Law...

賈抱旋 - 2014年07月17日 15:12

港英年代, 人家打貪, 真是日日做,保持清潔,

咱們祖國, 就巴閉啦, 日日做,唔系打貪, 唔系反貪, 系去大貪!

 

 

SKEA - 2014年07月17日 16:03

基本法同樣用來規範中央政府和香港的, 而不是中央施於香港的恩賜!

我們應該在基本法的基礎上, 在實踐的過程中, 進一步確認制度, 做法, 分清什麼是中央應該做的, 什麼是中央不應該做的, 同樣什麼是香港自治範圍內應該做的, 什麼不是自治範圍內的事!

另外, 在修改政治制度的設計上, 要充分徵詢香港人的意見, 應該和80年代草擬基本的嚴謹程度相約, 而不是當下的做法, 香港人只是被通知, 根本沒有誠意徵詢或聽取香港人意見!

我們現在終於明白中央几年前為何突然拋出 "什麼剩餘權力" 的概念, 正正是中央偷換概念, 更改基本法立法原則和基礎!

 

大煙通 - 2014年07月17日 16:05

 

”白皮書未經立法何來動力?“

 

首先要攪清楚白皮書的意義,和對中國政府介绍白皮書在這些重大問題上的政策主張和原則立場;請參考中國政府白皮書代表什麼。

 

政府白皮书

 

http://share.renren.com/keywords/1573744

http://www.scio.gov.cn/zfbps/

大煙通 - 2014年07月17日 16:18

 

”白皮書未經立法何來動力“

白皮書動力的依據:

(一)中央依法直接行使管治权

  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中央直接行使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的权力主体包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国家主席、中央人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全国人大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制定香港基本法以规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并拥有基本法的修改权。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香港基本法的解释权,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修改的决定权,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的监督权,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的决定权,以及向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新授权的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中央人民政府拥有任命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依法管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外交事务、向行政长官发出指令的权力。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香港驻军,履行防务职责,等等。中央依法履行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赋予的全面管治权和宪制责任,有效管治香港特别行政区。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2014/Document/1373164/1373164.htm

SKEA - 2014年07月17日 16:18

如果國家不守信用, 其嚴重性不單上影響香港一國兩制的實施, 更嚴重影響國家的治國之本! 國家領導不可不察啊! 為了自己的權力控制而影最根本的原則是大錯特錯的事啊! 要想清楚, 不要以為你如此增加對香港的控制和干預是愛國的表現, 其實這是誤國誤民誤港的大事啊!

SKEA - 2014年07月17日 16:30

其實中央在委任行政長官及其管治團隊, 高級官員時己將治權授予行政長官及行政機關, 而且規定每5年檢討review一次, 如果中央要越徂代疱, bypass 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 直接干預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就是違反基本法! 我們要清楚告知中央政府我們的底線和立場!

L

Liberphile - 2014年07月17日 16:30

Well, don't forget the commies have the final say in interpreting the Basic Law.  Even if you win the legal argument, they are not going to blink and let you have your way.  They typically follow a two-fold strategy.  When the Basic Law works in their favor, they will emphasize the specfics of relevant legal requirements. Conversely, when the Basic Law doesn't work to their advantage, they will stress the general principles of social harmony and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switch to playing politics instead of the legal game.  Either way they will be in the driver's seat, until enough pressure is brought to bear on them (such as Occupy Central), which will force them to take a conciliatory position and come to the negotiation table. 

O

Old Cake - 2014年07月17日 16:43

中環食燒鵝,呼朋喚友,不亦樂乎。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7:04

"港英年代, 人家打貪, .....,

咱們祖國, .....唔系打貪, 唔系反貪, 系去大貪!"

戴有色眼鏡睇人.

金牛7038 - 2014年07月17日 18:19

淨識講大陸官員貪, 全世界好多地方都有貪, 台灣, 法, 美, 英都有.

 

大底都是看西方童話過多, 以為神仙捧一揮, 所有事都可解決.

 

起馬看看國家人領導人所作的努力, 對抗外侮, 維護國家利益, 保持國內經濟增長,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8:29

你有無捣错?大片土地送彼俄国,现在為一D小到水漲先見倒嘅小島話下出兵?只係口舌話下,解放軍殺国人最威,打外国就無次利是,太子党点對抗外悔呢?
【 金牛。。。。。 起馬看看國家人領導人所作的努力, 對抗外侮, 維護國家利益, 保持國內經濟增長 】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8:38

大陸增長更吹到盡,一九四九年大家一齊起步,香港/日本/台弯/新加坡现時最小人均GDP係大陸三倍以上,老共管理不善幾十年,對国人應诚嘅無次吾反口,现時捉左幾個官就話打贪,制度又不改,点打?

金弓 - 2014年07月17日 18:46

論唾面自乾,中共正是模範。

 

被菲律賓左一巴,被越南右一巴,被日本打中鼻子,仍然只敢罵罵咧咧,這樣的「對抗外侮, 維護國家利益」的努力,確比滿清強多了。

 

忍功一流,難怪會自封強國了!

 

catograsso - 2014年07月17日 18:46

白皮書原文: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2014/Document/1373164/1373164.htm

其來有自:

張曉明:豐富「一國兩制」實踐(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辅导文章)

http://paper.wenweipo.com/2012/11/22/PL1211220007.htm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8:49

一九四九年香港/日本/台弯/新加坡一九四九年大家一齊起步,三十年後一九七八年中國才起步.

遲三十年起步,

幾年前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

香港GDP只佔中國2.3%,

新架坡GDP只佔中國一點幾將近兩個百份比,

台灣GDP只佔中國3-4%

三十年發展不比人哋六十年發展差.

 

金弓 - 2014年07月17日 18:55

百隻熱狗一噸重,一隻熱狗重幾斤?

兩隻老虎半噸重,一隻老虎重幾斤?

O

Old Cake - 2014年07月17日 18:58

中共令十三億人成為服務英美的奴民。沒有中共,中國五十年前,應可成為強國。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9:00

[[[[熱心公民 ..............一九四九年香港/日本/台弯/新加坡一九四九年大家一齊起步,三十年後一九七八年中國才起步.

遲三十年起步,]]]

 

自封強國点解遲三十年呢?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9:05

[[[Oldcake....中國五十年前,應可成為強國。]]]]

Shanghai in 1949 was the jewel (most sophisticated and advanced) of the whole Far East. Hong Kong/Taipei/Tokyo/Singapore were no comparison. 

It still has a currency that is not convertible. Its courts and universites are still controlled by the commies. There is strict censorship in Shanghai. And going on line to access world events is still under party control.

 

O

Old Cake - 2014年07月17日 19:09

中共淘空國家財富,自然資源,汚染環境,然後將資產子女,轉移英美,再過十年,中華大地,只餘爛地一片。

熱心公民 - 2014年07月17日 19:14

忍功一流, 皆因如金弓之流, 光說不練.

口號響亮, 行動係縮頭烏龜, 不當兵, 不做戰士, 不為國捐軀.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19:53

[[[[忍功一流, 皆因如金弓之流, 光說不練....口號響亮, 行動係縮頭烏龜, 不當兵, 不做戰士, 不為國捐軀.]]]]

The PLA is pretty good in killing off Chinese (in 1948 & 1989). And they are great in doing business and paving for retiree generals to have cushy jobs after retirement.

Their priority is in defending the party not the nation's land. For that a big big chunk of land was given to Russia way back. 

Daniel - 2014年07月17日 20:14

[[[[熱心公民 -...........遲三十年起步,幾年前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香港GDP只佔中國2.3%,新架坡GDP只佔中國一點幾將近兩個百份比,台灣GDP只佔中國3-4%

三十年發展不比人哋六十年發展差.]]]

 

How long does it take mainland China to catch up with 香港/日本/台弯/新加坡 in 人均GDP per capita, if ever at all?

It is doing some catch up at the huge expense of the environment. Of course you do not want to mention why the regime has failed badly in the first 30 years and its poor track record of honouring promises to the nation

catograsso - 2014年07月17日 20:39

「幾年前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

香港GDP只佔中國2.3%,
新架坡GDP只佔中國一點幾將近兩個百份比,

台灣GDP只佔中國3-4%」

 

一闊臉就變的公民,大概忘了溫家寶總理2003年在哈佛大學演講時發表的温氏定理:“不管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十三億,那就成為很大很大的問題;不管多麼可觀的財力、物力,只要除以十三億,那就成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準。這是中國領導人任何時候都必須牢牢記住的。”

 

PBrega - 2014年07月17日 21:31

既然香港是中共的2.3%,為甚麼每天還要有150個蠢旦往香港擠?
貪香港綜援?但要住夠七年,可能付租比綜援更貴。
中共既然有97.7%,不用來香港抬水貨了,不需要來香港旅行了,又貴又擠。不需要將錢往香港搬了,無人欣賞貪官。
中國影帝講得亦對,一個十三億的貪污大國,黑錢數字一定世界之冠。與貪污有關的罪行,亦一定不遑多讓,數字驕人。這肯定值得那些自諭為狗屁公民的毛蟲,沾沾自喜,招搖過市。

賈抱旋 - 2014年07月17日 23:19

金牛7038留言  "起馬看看國家人領導人所作的努力, 對抗外侮, 維護國家利益"

 

1991年5月,江澤民訪問蘇聯時,在到莫斯科第二天簽訂的《五‧一六協定》第二條中,按照第八至第十界點之間的邊界線走向,正式把《璦琿條約》所指的中國領土──「江東六十四屯」劃歸了俄國

 

 

共產黨割地去對抗外侮, 維護國家利益?

吴清心 - 2016年03月20日 21:05

不好意思,借貴壇的人氣來聲討信報論壇網管和編輯的胡作非為,打擾了請勿見怪!。。。。。 關於:吳清心早前發表的 “信報網站論壇的三宗罪”被論壇內部網管人員

蜻蜓88
石亦雲

文見亂

Sammy699

侈哆 

Liberphile

等人

假冒壇友(查其壇內空洞無文)

連續跟帖10多個蓄意以莫須有的五毛宣傳不道德或某信仰主義去誤導他人神功戲貼文怪異、、等等言論來蓄意抹黑惡毒攻擊本港土生土長的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先生意圖隱瞞其網管編輯心理變態和無能真相--信報論壇不少言論主觀偏頗欠中立網管編輯無能和素質低下自甘墮落讓其他壇友一同起哄我哋今日去邊度搵靶射?),可謂心狠手辣惡毒至極然後該貼再被刪除

 

針對本港土生土長真心實意的愛國愛民愛心音樂家吳清心先生的無理刪帖行為其實早已開始見一貼刪一貼諸位可以在吳清心論壇中發現真相

 

附注一

劃破黑暗的時代 指引光明的路向《回歸浪漫的世界》“萬家燈火 驅散黑夜, 走向光明  共同尋找”是純紫攜手吳清心正在演繹的動人新曲《回歸浪漫的世界》其中一句重要的歌詞內容。以純紫吳清心為靈魂人物的以諾歌唱音樂藝術文化團隊,在這個黑暗的世代,正在克服種種艱困地勇闖光明的路向,要帶領這個時代的人們在黑暗中劃出一道破口,讓光芒照耀,燃點人民新希望的曙光,越照越明亮,直至全球回歸浪漫的理想實現。 “愛心”、“公益”、“分享”是以諾陽光基金會及以諾文化傳播的核心文化,以諾的項目與使命包括:一)國家公益活動《為國謳歌》全國起動二)民族文化使命《浪漫的中華》環球巡演及三)國家民族任務《以愛之名唱響大美中國夢》下鄉獻愛心活動,加上為了配合我國新一代領導人全球戰略部署的是此活動《全球回歸浪漫香港起動》等,均是屬於愛國、愛民、愛地球的國家級、國際性和宇宙性高端事業。

純紫與吳清心去年12月在中國起動了為國謳歌公益巡演浪漫的中華--

福的惠州》,得到了國家機關中央媒體及各方鋪天蓋地持續兩個多月的報導及讚譽這次活動也正好在香港這裡舉行慶功宴感謝大家一同出席和祝賀這樣不可替代被譽為貼近國家新一代領導集體的治國理念和心聲的皇家御用音樂團隊兩位核心靈魂人物本港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老師及國寶級歌唱家純紫小姐他們可謂是影響深遠的音樂家正在為國家為民族和為全人類地球村作出貢獻

 

純紫擁有非一般的天籟音色和音韻的結合可以挑戰宇宙最強音的歌藝成為地球上極少數具有靈性的真正天籟之音屬於中國的軟實力之一唱出和平友愛的中國信息到全世界為全球4500萬客屬人士為家鄉為香港為祖國及為本地樂壇爭光

純紫吳清心受讚譽愛國浪漫是永恆的主題http://ent.qianlong.com/2016/0104/242472.shtml

 

附注二

音樂救贖攜手傳遞愛的正能量:。。。而音樂家卻可以通過音樂演奏出一場無聲的教誨將愛傳遞給更多的人心中懷有愛的人創作出來的音樂往往可以帶給大家一場不同凡響的視聽感受在有限的創作時光中吳清心譜寫出了十幾首美妙動聽的音樂作品並迅速獲得了香港大眾的喜愛不僅如此專業領域也對吳清心創作的音樂給予了一致的贊許就像習主席在文藝工作座談會所說的那樣文學家藝術家只有在中國夢實踐中把自己當作群眾的忠實代言人耐得住寂寞才有可能創作出接地氣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精品

讓愛飛翔一場音樂知音的旅行吳清心和純紫他們正是用自己生命的積累和心血來創作了中國夢主旋律的系列文化歌曲

 http://www.newspaper365.org/yule/yinle/2014-12-17/10496.html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