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s 的頭像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佔中後的五個抗爭選項

《信報》平行時空︰根據筆者昨天所述的北京思維,所謂普選門檻之真正關鍵,其實只有一點,就是北京要有否決權,確保其不信任的人不能當選,其他一切條文都是虛的,但權不能落在「對方」手是實的。不滿意及拒絕「袋住先」的朋友,可以怎樣爭取改變?在純理論層面,選項如下:

 
一、改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權
 
二、改變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的事實
 
三、改變中國以國家安全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
 
四、改變香港情況以符合北京要求(例如把行政長官降格,真正權力由中央委任代表統領;或通過針對外國勢力的國家安全法。)
 
五、改變香港核心價值,將之與中國國家價值趨同
 
「佔領中環」的策略,理論上目標是第三項,用的方式不是說服,而是施壓,最大本錢不是武器、金錢或「提高管治成本」,而是悲情的道德高地。但這不同於甘地的獨立運動,本來就有民族自決的道德高地,對手是接受國際規範制約的英國;也不同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本來就有種族平等的道德高地,對手是能夠以憲法修訂國家價值的美國。
 
轉趨強硬 陷惡性循環
 
北京的香港民主方案,畢竟沒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協商或選舉產生」字眼,各國只會說「支持港人在基本法框架內爭取民主」,這與甘地及馬丁路德金的處境有根本不同,全球人民雖會同情,但也只能同情,而群眾能施壓的其他效用則十分有限,且與悲情效果先天對衝(組織者反而要強調運動對金融市場沒影響)。
 
結果,香港群眾既無國際籌碼,也無多少內部籌碼,還沒有國內民意支持,對手是受更少規範制約的共產黨。本來在零和博弈,爭不到也沒有什麼,故可作持久戰。
 
但問題是在北京眼中,「佔中」即使成功,也不會改變第四及第五項,而「提高管治成本」會被強硬派演繹為第一項及第二項(「外國勢力介入與我方爭奪香港控制權的社會運動」),結果反而是強化了第三項的「正確性」和日後進一步的強硬作風,而不是弱化了第三項。
 
三子提出佔領中環時,原劇本是以此討價還價,假戲真做的後備劇本是在發動運動後被捕,喚醒一代人心。但群眾不會跟隨其劇本,也不會把目標局限在普選,必會令運動變成一代人的盛宴,展示與上一代框框條條不同的生機、由下而上的新規則,確立新一代的身份認同,才符合新一代的理念。連香港群眾也看得出三子的「陽謀」而要改劇情,完全現實主義主導的北京,怎可能跟隨三子的原有劇本?只會利用這難得機會,把對方視為他們術語的「左傾盲動主義」,引蛇出洞,盡量向大眾證明香港存在的種種所謂結構性問題,例如「學生被西方教育的學者影響」、「反對派領袖接受疑似美國獻金」、「法律界不重視國家利益」等,以求民情改變,得到一次過整頓的認受性。
 
在過去一年,佔中的原有劇本,基本上是按着北京和香港群眾各自的意願去改寫的,結果新世代贏得了身份認同,北京將強化強硬方針,要爭的目標卻更難達到。
 
不少開明建制派不同意佔中,不是糾纏於那些民生影響或交通擠塞,而是預示了上述發展,擔心要是北京真正定性香港為「準新疆問題」地處理反對派,可能民主爭取不到,連自由與法治也失去,造成新一波移民潮,而面對這趨勢,反對派又只能以更激烈的方式回應,落入無窮循環,除非有高人出現煞停,但就算有高人也失去法力了。
 
這些只是從國際關係角度的粗淺分享,純粹現實主義分析,不涉任何價值判斷,但相信隨便找一個中英美法現實主義學者推演,例如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首席顧問的貝德(Jeffrey Bader,見其《華盛頓郵報》訪問),結論也大同小異。至於「我很擔心」,才是筆者的主觀情感流露。
 

全文

所有評論

安然无恙 - 2014年10月14日 08:57

今天的和平抗爭人士爭取的只是港人應得的選舉與被選舉的權利,任何人不要把「革命」這種沈重的東西,強加給這些孩子與和平抗爭的香港市民。

虛空行者 - 2014年10月14日 09:51

早在佔領中環提出前很久, 我已在這裡講絕不相信一國兩制可以捱到2047(更不用說AND BEYOND), 很簡單的那隻貓會不吃魚的道理, 不用甚麼社運學運, 老共那有可能忍手不介意, 當年對朋友說一國兩制最多可以去到2007, 之後必定有事使老共中止兩制, 無事也會找事出來, 如今可以去到2017於在下已算出BONUS, 早已不關心政制久矣, 在此生活只是過一天算一天而已

f

ftsoi - 2014年10月14日 11:17

講得好,大家要反思

a

andrewandrew - 2014年10月14日 12:07

點解唔可以有第六項:改變香港的精英代理管治模式?中國所謂國家安全, 本來就係連自己都呃唔到既遮醜布。真係要顧及中國安全, 香港應該取消港幣, 限制資金出入境。得咩? 唔講基本法既繁文縟節, 香港係中共唯一可以合法調動資金出入境既地區, 香港散左, 中共貪官同家眷點調錢出境? 中國係咪想比游資熱錢浸到通脹? 一個香港幫國企晌全球路演集資, 重多過佢竭全國之力搵既錢, 中共係咪嫌錢腥? 遮打革命其實對中共體制, 絲毫衝擊都冇, 共幹會為左啖氣而打爛自己飯碗? 面子總要比既, 而家除左跟唔上形勢既泛民之外, 已經冇人要斬689個頭同人大撤回頒令, 而係改諗提委會點組成。

香港人唔好妄自菲薄, 小邦小國本來就游走於列強夾縫之間, 你真係一d用都冇, 一早就滅左你! 你睇中共時中共睇你, 你一坨爛泥咁我都唔使錫住你啦

O

Old Cake - 2014年10月14日 12:24

andrew 似有誤矣,殖民地時代,亦係冇民主,文明的英國人及華人精英,管治香港,是為精英管治。97之後,野蠻人中共及一班垃圾走狗管治香港,是為垃圾管治,香港要保持繁榮,必須以民主化取代垃圾管治。【andrewandrew -:點解唔可以有第六項:改變香港的精英代理管治模式?】

C Chan - 2014年10月14日 12:25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樓主的意思, 就是勸大家乖乖做順民, 可能還有點好日子過, 否則只會像新疆!

 

問題是, 這些所謂好日子, 是否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籠牢日子?

C Chan - 2014年10月14日 12:34

樓主, 建制派是沒有開明與不開明之分的, 因為骨子裡, 他們都只會隨笛聲起舞! 看看曾鈺成經常今天的我, 打到昨天的我, 就知道, 所謂開明派, 只是做戲而已!

 

袋住先的惡, 大家都知道, 不過連所謂開明派的曾鈺成, 都說就算背棄承諾, 也要讓政改通過, 就可以知道, 這些人, 只懂愚忠, 根本不會理港人的死活!

a

andrewandrew - 2014年10月14日 13:14

Old Cake, 時代以經唔同, 即使係港英回朝, 佢地昔日個套已經唔work, 何況係目不識丁既北京猿人帝國! 唔係話唔可以同中共合作, 不過要有來有往。港共代理人出賣本地居民既利益比中共, 換取佢地既實利, 我地今日就係要打破呢個僵局。中共想晌呢度搞野? 得! 同代表我地切身利益既本地代理傾啦! 本地代理既權來自我地, 傾唔掂, 我地換過另一個, 唔再比人上下其手賣豬仔, 呢度唔係非洲

黎自立 - 2014年10月14日 13:20

『 就是北京要有 否決權 』。非也,共產黨要的多於否決權,這點一早就有了,是叫由中央委任。共產黨要的是指派權,指派三個人,香煙市民可以從中揀一個。

a

andrewandrew - 2014年10月14日 13:55

C Chan, 呢d先唔係愚忠, 冇着數落袋佢地會咁勇? 呢d咪係精英代理囉, 佢地挾住本地資源賣比大陸, 換取名譽地位, 你同佢地講點點點, 佢地一係叫你愛祖國愛地球, 一係叫你袋住先忍下啦, 你根本動搖唔到佢地地位, 得個嘈字

愚忠係乜? 北角炮台山個班左伯囉, 佢地盼星星盼月亮以為有機會報國啦

C Chan - 2014年10月14日 14:07

andrewandrew  建制派同泛民, 一樣有愚忠的人,

舉例, 有人話憑感覺打倒共產黨, 日日同阿爺同一鼻孔出氣, 大罵3子和黃之鋒, 咪一樣有福頭去信! 有D唔單只信, 仲成日去課金送錢俾騙徒使添 !

總之, 愚忠不是建制派的專利!

平易近 - 2014年10月14日 14:12

不一定是多項選擇題,看人家怎樣發聲:

 

貴州數萬民眾抗議合併建市 政府緊急叫停

貴州三穗縣連日來有數萬名民眾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政府合併建市的決定,並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貴州省則緊急叫停有關議案。

三穗縣政府發布公告稱,「經過黔東南州委、州人民政府研究決定,並請示省人民政府領導同意,三穗、鎮遠、岑鞏三縣合併建市方案暫緩報批」,公告並未提及連日來的街頭抗議。

 

 

朗雲 - 2014年10月14日 14:15

中共是吃硬不吃軟的,達賴喇嘛夠和平理性吧,結果他落得什麼下場,西藏變成什麼境地?你乖乖做順民,中共就會給你自由?這不是奴才思維是什麼?

王三 - 2014年10月14日 14:32

加減數思維=強方必勝,弱方切勿以卵擊石。所以 劉邦不應跟項羽鬥、毛先生更不該跟蔣鬥。加減數小學生懂的。

a

andrewandrew - 2014年10月14日 14:32

C Chan, 泛民個種應該叫愚愛似d, 佢地冇具體效忠對象, 總之本住大愛世人, 天下太平既傳教士精神, 要解放全中國, 解放全世界, 你要犧牲小你, 完成大佢

a

andrewandrew - 2014年10月14日 14:43

王三, 晌呢個超限戰既戰場上, 中共一d都唔強, 香港係綁手綁腳既邊區戰場, 冇天時冇地利冇人和, 全世界都睇到實, 只能出傭兵打學運, 仲要打到老鼠拉龜

L

Liberphile - 2014年10月14日 14:45

在一班蛋頭高級五毛之中,呢位教授嘅舔共功夫,相比於科大嗰位雷教授,至少高出一皮,因為佢扮客觀同價值中立,扮到似層層,而且仲識得撻啲所謂外國專家嘅名嚟為自己面上貼金,但係其實呢班人嘅意識型態都係同佢一樣,全部都係信奉英美庸俗功利主義中最不堪嘅unprincipled calculatism,美其名話自己係realist,用amoral consequentialism嘅外衣做掩飾,藉以吹噓沒有價值判斷嘅客觀性。

 

上面所列五項選擇,其中第三項最有問題,"改變中國以國家安全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查實應該係"改變中共為鞏固政權而假借國家安全為藉口去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一個真正客觀的realist,係唔會無視一個專制獨裁政權嘅專權本質,將"政權安危"描述成"國家安全"。

T

Takming - 2014年10月14日 14:54

講到香港好似民不聊生咁!全世界經濟低迷,各國想方設法搵錢,香港經濟尚算好,唔好搞內鬥整死自己,怪唔之得話中國人搞內鬥內就內行。

C Chan - 2014年10月14日 15:00

andrewandrew  愚愛也好, 愚忠也好,

總之班福頭的教主口就話要打倒港共政權,

身體卻留在跟港共政權友好的媒體搵真銀! 

容振華 - 2014年10月14日 15:08

謝謝沈教授的分享! 希望多些香港人可以從現實、實際的角度出發爭取民主,而不是停留在理想主義的階段。

將來,歷史會告訴大家什麼是現實主義的。

 

L

Liberphile - 2014年10月14日 15:10

新蒲崗工友用咗新馬甲,略為收斂洗版嘅作風,但係怨婦本色沒有絲毫改變。

L

Liberphile - 2014年10月14日 15:12

將來,歷史會告訴大家,原來現實主義者與機會主義者沒有任何分別。

ray1129 - 2014年10月14日 15:25

這場全民運動,一切都彷彿突如其來,超出想像,其實這背後所隱含的正是香港社會世代交接的一場運動。
 
真佩服練乙錚的胸襟及識見。面對這場不可逆轉的世代交接,他淡然輕鬆的說:「佔中新世代華麗登場,我很放心。」
 
對!看見新世代的堅毅不屈,誰也放心。未知新生代的健筆,又能否肩擔起這場世代交接的長期運動?
 
近來看了不少關於「佔領運動」的評論文章,看著看著,就突然想起電影《一代宗師》這句對白,「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其實所有學問又何嘗不是要突破這三個階段。
 
見自己,方知自己的長短,自己要走的路。見天地,方知天高地厚,才能虛懷若谷,盡情吸收知識。見眾生,方知所學為何。亦只有惠及眾生的識見,才能世代相傳。
 
面對這場多變的世代交替運動,有人希望力保制度不變,有人希望社會能向前發展出新的方向。未知結果如何,只能肯定這必是漫長的過程。一如練先生所論,革命者,不外乎順天應人,民眾自會決定。評論員及學者若眼中無民眾,則只能按自己手上的知識,寫些取悅各方而又能保護自己利益的東西,又或是盡情取悅掌權者,以謀取更進一步的利益。相信這也正是講師與大師的分別。
 
推介蕭少滔這篇《決戰中環:後事如何?》給各壇友。他同樣是以現實主義出發去看「佔領運動」,但可看出不同的前路。並以新亞校歌這兩句歌詞作結。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
 
蕭少滔面對現實卻不露懼色寫下了這句結語。「這些,都是新一代要面對的挑戰…..但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
 
在下也以這兩句歌詞,送給華麗的新世代。

ray1129 - 2014年10月14日 15:34

忘了附上《決戰中環:後事如何?》的連結,在這裡補上。順便附上這段精彩的評述:
 
『都三十年了,所謂「民主回歸」的白日夢肯定發完。當年「賣港不求榮」的白癡仔,在今次天雷地火的《摭打革命》之中,被「華麗登場」的新一代年青人永遠送入亂葬崗。而佔中三子,其實當年也是民主回歸派。他們最後的歷史任務,其實就只是點起了「佔領中環」的戰火。不過這場仗,已經沒有他們的事。假如他們真的在今次事件中有所覺悟,與其坐在街頭抱頭痛哭,相信是「更準確地定位」,變身為營運和支援的角色,而不是站在前台企圖指揮。
 
至於長中短期的分析,也真是路障重重,又豈能是一次「決勝」的呢?
 
到底所謂「本土自救」又是否只是一句口號? 淪落為「佔領街頭打邊爐」一樣的結局? 年青人又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擔當改革社會的大任? 這些還有待核實。』
 
L

Liberphile - 2014年10月14日 15:45

這班自認爲"現實主義者"的人,嚴格來說大部份都是"現況主義者",他們看到的是虛的況,而非實的然,所以他們成為機會主義者的機率極高,因為虛使他們感到不安,為求自保,唯有花盡心思用盡精力去追逐及捕捉機會,希望泊到大碼頭避險。

Daniel - 2014年10月14日 17:57

呢條沈教受有D料到,甚有前途,老八戰畧口号好简單,党即為国,愛国即爱党,国资産即為党资產!因为国係永选存在,党一樣係!
【 Liberphile - 相比於科大嗰位雷教授,至少高出一皮,因為佢扮客觀同價值中立,扮到似層層,而且仲識得撻啲所謂外國專家嘅名嚟為自己面上貼金,但係其實呢班人嘅意識型態都係同佢一樣,全部都係信奉英美庸俗功利主義中最不堪嘅unprincipled calculatism,美其名話自己係realist,用amoral consequentialism嘅外衣做掩飾,藉以吹噓沒有價值判斷嘅客觀性。

上面所列五項選擇,其中第三項最有問題,"改變中國以國家安全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查實應該係"改變中共為鞏固政權而假借國家安全為藉口去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一個真正客觀的realist,係唔會無視一個專制獨裁政權嘅專權本質,將"政權安危"描述成"國家安全"。 】

Daniel - 2014年10月14日 18:04

【 朗雲 - 中共是吃硬不吃軟的,達賴喇嘛夠和平理性吧,結果他落得什麼下場,西藏變成什麼境地?你乖乖做順民,中共就會給你自由?這不是奴才思維是什麼? 】

西藏新疆自治區己经吾係自治十幾年,反口反枱好耐,有乜理由吾亂?有亂者全部有理無理賴中情局/民進党,话反對者危害国家(党)安全,各位吾信佢(北京)话佢信哂。
自治廿年前改名,為香港台弯叫做一国兩制,现在台湾己入第一世界国家行列,又有民主輪替,点受D第三世界国家(内地)骗,老共己開始反口基本法及兩制,街頭抗争當然會發生,现在只係睇下点擺点赖中情局/民進党!

6

6ps - 2014年10月14日 18:14

State Policy i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

 

Hongkongers: ABC !

 

Taiwanese: Goodbye to motherland !

 

 

Daniel - 2014年10月14日 18:23

[[[6pc........State Policy i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

 

Hongkongers: ABC !]

The 'stated' (one the surface) policy is 'One country, two system'.  The actual policy is that of the party. Not even that of the 'state'.

 

Hongkongers: ABC =  anybody but the commies

虛空行者 - 2014年10月14日 21:59

你話明哲保身定點都好,公道講沈生已經唔算極五毛之類,我亦多謝佢可以提供由北京的腦袋睇事的角度參考

吴清心 - 2016年03月20日 19:15

(網站編輯已删除此違反版規留言。)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