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是誰謀殺了傳統

回到香港,走在住了廿多年的小村中,總會一面走一面張望有什麼改變,啊這幢樓翻新了,由庸俗的 “西班牙”式半弧形窗戶小瓷磚外牆,改為清爽簡單直角窗門和大麻石磚外牆,好看多了。又會發現這裡那裡在蓋新村屋,常以為村內平地已建滿房子,怎麼又會找到一小片山坡地丶草坡地能夠成功申請建屋,真的厲害。

 

昨天離家,遠遠看到巨型泥頭車,心知不妙,走近已有人在圍觀,巨型吊臂正在攻擊一所古老瓦片頂房屋,這三幢連接一起不同年份的老房子,背靠翠綠山林,前有小片空地,環境不錯,是村內僅有較大型的舊屋群。只見吊臂狠狠的先㧓下二樓窗門,得到缺口便伸臂內進撞擊屋簷,數分鐘後美麗的瓦頂崩塌,完了。

 

自然知道房子內外都十分老舊殘破,只是若能保持外形而內外大翻新,將會是很獨特丶很有品味丶有其市場價值的房子。一起在嘆氣的村民說,打倒重建也只能建相同面積而加高一層,為何要去得如此盡了,多可惜。

 

剛看完台灣美食家韓良露的“良露家之味”,以食物借題發揮,寫出發生在她和家人身上的故事,和背後微妙細緻的感情。其中一篇文章提到年輕時從國內逃亡台灣的父親酷愛煮食,每到農曆新年都會準備家傳年菜,在近年已愈來愈多家庭在外吃團年及開年飯,或買市場上已煮好的菜餚回家翻熱時,父親仍堅持大費周張年年煮一樣的年菜,樂此不疲,到晚年身體不好時才譲女兒加入幫忙。

 

在她父親過身後的首個年節,當餐廳和商店忙於宣傳各色賀年套餐和食物盒時,她突然想到父親的家傳年菜,有著他童年在大陸老家對他的母親與祖母三代的記憶,他把對鄉土與親人的懷念寄託在年菜中。

 

“現在父親走了,是否我們這一代將成為終結家傳年菜的世代?”

 

看了很震撼,想起小時候每到農曆年時,母親定會準備大鍋可吃多天的家鄉餸菜:冬菇冬筍烤麩,百頁排骨煲,筍乾燜五花腩等。

 

現在想起來,這樣每到農曆年時段才出現的家鄉食物,是母親對家鄉的記憶,然而已忘了是多少年前母親陸續不再做了,作為兒女的亦有沒有關心詢問,母親不做便算了。現實是兒女們長大陸續結婚離家,新年假期的晚上有其他節目,或趁大好假期出門旅遊,不再像小時候天天一家人一起吃飯,相信是母親見到愈來愈少人回家吃飯,吃不完,心灰意冷下不再煮家傳年菜。

 

也有想到母親不做,為何自己從不動手做?反正也愛下廚,不是懶煮的問題。實情是吃了這麼多年母親的家鄉年菜,仍然沒有培養出感情,這是母親的家鄉賀年食物,可是兒女們在這個城市長大,對食物背後的思鄉感覺大減,而年菜並不特別美味也是重要原因。

 

這些年,自己也常負責煮團年飯,只煮自己喜歡的味道,有雞有魚有肉滿足了年飯的要求,母親和一眾家人吃得飽飽又滿意就成,一直都沒有人要求吃家傳年菜。

 

“是否我們這一代將成為終結家傳年菜的世代?”唉,完全正確。

 

想起昨天看到村中拆掉老式房屋時,更感嘆我們這一代,不僅可能是終結家傳年菜的世代,環顧香港,不少有集體回憶的建築物及地段,都在我們這一代某些人的決定下判了死刑,消失於眼前,怎可說不罪大惡極。

所有評論

kychiu - 2015年01月13日 00:23

鄭 兄好!如果找得到,韓良露的文化小露台台北回味亦寫得不錯,雖然沒一本看得完,書也不知塞到哪個犄里旯旮裡去了

 

文化小露台有她的文化飛女前傳,很精彩佻脫的人生

 

韓在永康街一帶搞了個南村落,推廣飲食文化,飲水思源,帶有向父輩致敬之意

 

http://www.southvillage.com.tw/

李思行 - 2015年01月13日 00:38

立薰 兄,kychiu 兄 好。

 

比起落手落腳買餸忙一大輪之後興高采烈食到杯盤狼藉,上食肆做節團年,甚至近年興起嘅買外賣盤菜,都失去原意同樂趣,更可惜嘅係,家人之間值此培養感情嘅機會從此買少見少。

kychiu - 2015年01月13日 00:52

是晚天寒,"冬菇冬筍烤麩,百頁排骨煲,筍乾燜五花腩等。" Like !!!

 

思行 兄好 !

周容 - 2015年01月13日 01:00

鄭Sir  kychiu 兄 思行 兄好

 

謀殺傳統可能係一種傳統,嘻嘻!新舊對立,政治上有保守同progressive。而家都好啲,紀錄方便,電子儲存未盛行之前,唔知有幾多文化傳統消失。

 

kychiu 上次引韓那段新年食品描寫真係好到肉,有機會真係要讀一讀,鄭sir 係邊度買佢嘅書?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08:05

周容, kychiu 兄, 思行 兄 好,

在銅鑼灣樂文書店有三本韓良露的書,價錢較平. 今天再到誠品找找其他kychiu兄的好介紹.

 

在家一起吃飯和全家到餐廳吃的感覺完全不同, 幸好家人中有好煮的,保持傳統.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09:30

看版頭相片,老房子有門聯.迎春時候,桃符盡書吉利.這傳統,也隨着「美麗的瓦頂崩塌,完了」?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09:35

[[[...數分鐘後美麗的瓦頂崩塌,完了...]]]

 

年前偶然步經鹿頸荒村,見村屋顧盼自得,美不勝收; 也有一列只餘門前石階者, 綠意盎然, 令人緬懷昔日比屋相聞,小孩跳小狗叫,鳥語雞鳴...

 

我估地產商眼中, 這一切磚瓦木石, 盡是阻住他發達的頹垣斷井, 如果彈指間消失無形, 多「美麗」.

 

「美麗」, 可以很美麗, 可以很不美麗.

PBrega - 2015年01月13日 09:58

老八要「除四舊」,香港歷史文物煙飛雲散。

diu2 - 2015年01月13日 10:14

是誰謀殺了傳統?
是他,也是你和我吧!
同意周容大哥所言,謀殺傳統正是我地嘅傳統。

diu2 - 2015年01月13日 10:24

講到門聯,去年巡花墟,見到數幢大廈門前都有掛上
聯語,半數是左右倒轉的。

e

escwan - 2015年01月13日 10:26

We as human beings living in and belonging to the Earth are a privileged group of living entities enjoying our freedom of choice to preserve and pass on the traditions and heritage practice & buildings to our future generations. We should not feel guilty or sad if anything being abandoned, deliberately demolished due to various reasons. Our civilization has been growing up 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 with lots of interruptions and damages. If every one of us can help to contribute by recording orally or in writing these traditions, heritage practices before they disappear, we can still have a good collection of memorable items for ourselves and the future generation.

 

diu2 - 2015年01月13日 10:55

華人唯一歷久不衰的傳統,該是逃潛桃花源,然耶?

Barwon - 2015年01月13日 12:05

有特色、原因的傳統應與留著,不知就裡承傳而來,反是被傳統謀殺了。如電視所見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日本、印度觀眾多穿傳統民族服飾,那又有何需要?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3日 12:30

壇主好!

 

在外國生活過,就知道人們如何保護自己的傳統,尊重別人的傳統。在中國包括香港,人們都厭棄傳統,以為要追上時代朝流,必須先破壞和放棄傳統。當然,我說的傳統,是人文精神和藝術方面的,不是妓女服務員經常穿著的旗袍或暴發土豪劣紳穿著的中山裝。

 

懷念真正傳統的客家食物。母親在生時弄的彈牙年糕,馬豆糕,結實軟化沒有味精的蘿蔔糕。這幾年沒有吃過以上食物。除了過分甜之外,月餅也是食而無味。現在連一般出外吃飯也興趣不大,回家煮飯起碼吃出飯味和坐得舒服。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12:30

容我續 diu2 先生「桃花源說」...

 

刀斧桃花,爭相把花樹供在自家廳堂裏,理他山禿草瘦.他朝飄花零落,殘枝遺道左.桃花源,桃花齊遭劫.人星散,拾行裝,再把桃花新源​覓.

 

 

週而復始,久而久之,習以為常,是為「傳統」.哈哈哈哈.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12:30

信報
各位好,
的確不是所有舊事物都定要留下,舊建築物有些真的不美觀亦不合用,拆除重建較好。然而亦不用盲目為利益而一律清除。新舊兼容,城市更有氣氛。
像我雖不煮母親的年菜,並非有心排斥,只因不對胃口,而母親的其他家鄉菜,如鎮江骨,燻魚,蒸茄子,酒釀,豬油黑芝湯圓,都極喜歡且常做,又加入變化,努力承傳下去。

QQKK - 2015年01月13日 12:39

發展是硬道理 !!!
所以柒頭雷教授.........認為郊野公園都要剷左佢 !!

PBrega - 2015年01月13日 12:45

誠然,並不是每件傳統都好東西。去蕪存菁是必要的,好像何東樓就個好例子,不中不西的水泥舊樓,不知道港共政府花幾億公帑保甚麼育?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12:46

快過年.家裏浸米浸黄豆,石磨磨粉蒸鬆糕;削片糖煮豆沙,搓粉炸油角.客人來拜年,鬆糕墊底,蒸輭油角奉客...

 

我兒我孫從未遇見過,老范謀殺了這「傳統」,毀屍滅跡!

PBrega - 2015年01月13日 12:52

剷左郊野公園,無晒沈香木羅漢松,就無人來偷了。哈哈哈,哩只叫689邏輯嗎?
公安可以集中精神鬥泛民,唔使捉賊了。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12:54

[[[...數幢大廈門前都有掛上聯語,半數是左右倒轉的...]]]

 

屢見不鮮.

白馬 - 2015年01月13日 13:11

壇主,各位午安.

老范大大所見村屋(其它村莊皆然),相信業主當年只為生計而移民它鄉,植根它國.期間不少會重建(或重修)以作回港留宿用途(耐何後人衍生至二、三代,鄉情不再之餘,覺得花費已是多餘,其它如受業權分配問題,僧多粥少),其它餘下不變的,日久失修,成為頹垣敗瓦(負資產)而已.

而退一步看,如有其它出路(如與外資合作重建,或亁脆出售)樂得一家便宜兩家著,大勢所趨,只怕難以獨善其身,莫耐何!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15:12

白馬先生所說正是.老范亦畧知皮毛.

 

我見那些村屋美麗,亦不忍一朝被剷平拆散,只可惜亦有人視之為惡(霸住地方、有阻發達)要除之而後快.

 

正似今時樓主見老屋子數分鐘瓦崩牆塌而耿耿於懷悶悶不樂,可能有人見樓倒而樂不可支、飲得杯落.

 

留是美麗抑或拆是美麗,視乎意欲何為而已.要人人善待桃花源,難!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15:19

原來老范兄離港這麼多年了,連兒子的一代也未曾噹家鄉食物。
自然要說我們這代在吃這方面幸運吧,仍有舊的飲食記憶,又有吃各國食物的機會。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15:27

白馬兄說的業權問題我亦明白。
這當中除了貪盡拆掉重建的最高利潤外,亦關乎欠缺的品味與眼光,雙重嘆息。

白馬 - 2015年01月13日 15:32

眼大睇過籠.

標題相連二層金字塔頂蓋搭瓦片格局老排屋.天花以木材懸建(圓形木樑,在上舖上瓦片),相信二樓地枱也一樣(橫樑上舖以木板)格式材料.

問題是日久會有白蟻進註侵蝕,保養維修有一定困難.雖經杜絕,難保日後附近不會有新植民由其它建築物過檔.

况且,縱然重建加高(甚或加層數),假設業主是自住的話,怕且亦有分不均之憂呢!

〔耐=奈〕

老范 - 2015年01月13日 15:45

[[[...兒子的一代也未曾噹家鄉食物...]]]

 

不是不是.只是從未教他磨米蒸鬆糕、做豆沙油角、新年鬆糕油角蒸輭奉客.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16:13

"從未教他磨米蒸鬆糕、做豆沙油角....."
啊。。這樣未至死罪。。嘻嘻。
有興趣的話在現世代好容易學,知道有那食物和味道已好好了。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3日 16:20

白馬兄,
對的,舊樓詡新定有頭痛問題,有心的話以現在科技好易解決。我有經驗。
如何分配各戶人口令人人心足的確是最大問題。只好大嘆三聲可惜。

e

escwan - 2015年01月13日 19:50

Quote:

像我雖不煮母親的年菜,並非有心排斥,只因不對胃口,而母親的其他家鄉菜,如鎮江骨,燻魚,蒸茄子,酒釀,豬油黑芝湯圓,都極喜歡且常做,又加入變化,努力承傳下去

Unquote

I strongly admire the Author’s initiative to learn his Mum’s favourite and classic recipes and modify to create newer version without losing the originality of the delicious recipes. I wish I had tried to do this long time ago.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4日 13:08

Hi escwan,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try to cook your mum's favorite dishes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4日 13:12

七月星 好,

[[..彈牙年糕,馬豆糕,結實軟化沒有味精的蘿蔔糕.......月餅也是食而無味]]

下點工夫自己動手做不難, 最難是沒有了小時候的胃口和與家人分食/爭食/搶食的樂趣. 當然那時不覺是樂趣, 只覺分得太少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4日 13:17

Barwon 兄,

最近到藥材舖買鹵水料, 竟看到枱上有一包胡椒根,想起了兄台曾說的美味胡椒豬肚湯, 買了廿元一大包回家, 老闆說懶洗豬肚的話㷛雞腳一樣好味, 要去買些雞腳回來試試.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4日 14:41

壇主,

你說得正是。和妹妹們說了要學懂幾樣母親的絕技,各人選一或二。成功了再互相傳授,那便是全套烹調功夫了。

我從去年開始經常飲雞腳湯用於補充骨膠原和鈣質。下胡椒根是否更好味?

另外水墨畫開課了。現在是理論課。下一個月才開始實習。基本是臨摹工筆畫為主。師資優良。都是中國畫名家。我需要好好學習。期望能成為 [詩書畫]皆能。最後連錶畫也行便是全套了。

Barwon - 2015年01月14日 16:13

立勳兄,

我無家鄉菜包袱,祖母是大埔原居民客家人,吾父未成年雙親已亡,以前只是每年到表伯家拜年,嚐過表伯母做的茶果,都是窮農家小食,未聞有「盆菜」大名。外祖母戰亂時在港身故,吾母與父失散,跟著群大姐姐做打紗女,連做菜也是跟跟下學會的,用胡椒根煲湯如是。這裡賣的豬肚都是乾淨潔白,雖不知屠房用何法清潔,總比在香港買到的放心。

 

上周把半枯謝的萬壽菊連花剪碎混進泥土,奇怪的竟長出了很多幼苗,原來萬壽菊留種是那麼容易。

周容 - 2015年01月15日 00:28

鄭sir 各位好

 

 

各位提到自家傳統失傳,想想自己,都有嘅罪惡感,家鄉菜未學成,又心思思學西洋菜。

 

 

雖然父母食大鍋飯大,但親戚多有拿手好菜,有家鄉的,有後學自創的。不過想一下,親戚不少拿手菜都是“後學”自創的,何不自己創幾道,等後人保留傳統,思索至此,罪惡感就輕好多。嘻嘻

 

有說我民族乃詩民族,除左diu2 兄,我睇都冇幾個能保此傳統,再睇下今人面目,面目不猙獰己經不錯,跟詩意簡直十萬九千里,是誰謀殺傳統?保護頻臨絕種diu2 !嘻嘻。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09:37

七月星 好,

羨慕啊, 國畫班以理論為先, 是我以前學習時欠缺的, 好好努力.

 

藥材店老闆說胡椒根煲湯, 香且暖胃, 我仍未買到雞腳, 不知味道如何. 用這藥材店買的滷水料燜豬腳, 家人到來都說香氣四溢, 老闆落料好足.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09:47

Barwon 兄,

沒有傳統這包袱, 所以兄台可以隨心創作, 自由發揮.

提到 [[萬壽菊留種是那麼容易]], 想起去秋收拾菜圃時, 把 bolted的fennel , 已開花結子但因秋雨開始發毛, 用機切碎溫進泥土, 再下蠶豆種子, 蠶豆長出後附近有好多細苗, 以為是那種野草這麼勁, 想了好久才醒悟是 fennel 發芽了 ! 好期望今春回去見到肥肥大大的 fennel bulb.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5日 10:39

壇主,

 

你說得對,這就是我想要的。需要做摘要總結和考試過關的。

說到滷水燜豬腳,這也是我的至愛之一。我自小便愛啃骨頭。豬牛雞鴨骨頭都好。牙齒特別好。吃話梅連粒核也咬碎吞下肚去。牙醫罵了很多次。請問是那牌子滷水料,我也想嘗試。

Barwon - 2015年01月15日 11:17

自製鹵水汁,每次翻用可按濃淡要求加香料加水。最近試做油炆筍,未敢用如犀牛角的鮮筍,先試整色水,蠔油、老抽、麻油已可入口。回試上海店傳統油炆筍,有薰魚味,應該是用薰魚汁料。再做時加入鹵水,味道好了,似乎還欠點甜麵醬。

Barwon - 2015年01月15日 11:23

忘記題岳母的傳統想法,筍乃濕毒之物,一件也不嚐。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19:31

七月星,

我一向是走進藥材店要十元滷水料, 師傅便會取各種不同香料, 視乎店內的香料品質和師傅手勢 - 每樣執多少, 分別可以好大.

滷完豬腳把汁隔出, 膠質重好快凝固, 放冰格下回加香料再用.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19:39

Barwon 兄,

油炆筍是小時常吃的罐頭食品, 母親只會做雪裡紅冬菇炒筍. 好奇怪也是那些自己從沒想到試煮的母親的食物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19:50

周容 好,

我也是只煮愛吃的食物, 隨意改動創作, 沒有包袱, 這是我們的運氣.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5日 20:02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周容 - 2015年01月16日 00:24

鄭sir 各位好

 

有陣時想想,詩詞於我,有啲似古村屋之於地產發展商。保護傳統,需要社會同心感應,處於正常嘅狀態。

 

而家大陸嘅一啲所謂傳統都幾好笑,好似秧歌舞、毛家餐,係某一個年頭被歷史顛倒(以前不入流的農村傳統) ,代替傳統戲劇,謀殺精緻美感技巧。

 

Yosemite free-climbers reach top of El Capitan

老范 - 2015年01月16日 09:09

[[[...有陣時想想,詩詞於我,有啲似古村屋之於地產發展商...]]]

 

我無一磚片瓦陳古村屋,不懂平仄句讀詩詞歌賦;但瞠目鄉「紳」不惜拆祠堂以求財,也不忍見古書舊刋散落垃圾池邊.

老范 - 2015年01月16日 09:32

[[[...而家大陸嘅一啲所謂傳統都幾好笑,好似秧歌舞、毛家餐...]]]

 

今天中港一家親,「所謂傳統」是把舊的真的拆了,再重搭個新的假的來亂真.

 

「秧歌舞、毛家餐」好歹也配合那些鄉愚舉止生態;反而最怕阿叔大嬸街頭邊吵邊跳華爾滋、在公園笛子聲揚半里伴奏耍太極、在五星酒店下午茶含着小銀匙「雪雪」嘬咖啡.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09:32

立勳兄,

再種白蘿蔔,看來會有收成,還未 bolt,見葉片長得濃密,想用少許醃製雪裡紅。試過用鹽醃 raddish 葉,稍欠時間,鹹味不足,但口感十足。用自醃 kimchi 餘汁,做了大砵雪裡紅肉鬆炒上海年糕,那上海年糕是在韓國店買的,不知是否弄了個韓國傳統菜。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09:35

赤柱卜公碼頭?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09:40

後補蘿蔔照片。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6日 10:27

周容老范兄說得真好,那些粗陋的玩意變成行成市。喧嘩噪音。有些甚至衣飾誇張,如此中老年人,望似為老不尊。污染寧靜的園林景致。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香港很多公園都見這一奇觀。所以說,中港已經融合了。

老范 - 2015年01月16日 10:46

正是赤柱岸邊一碼頭,碼頭名「卜公」.

 

老范過去常到中環卜公碼頭、島南赤柱,未至瞭若指掌,但也畧識之無.把中環卜公碼頭徒植赤柱,那就變了一個用舊料仿照卜公碼頭的新碼頭,了無昔日感情歴史(殖民歴史是否光彩另議).新移民拖篋客毫不認識香港,自不然照單全收,但對港人而言那「赤柱卜公碼頭」不是新墳便是假貨.

 

國中把巴黎鐵塔抄到豪宅旁邊,多核突.如果把長城搬到洛磯山巔,又多滑稽!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10:52

翻版卜公比正貨少了一特色,「嘩啦嘩嗱」都不見了。

老范 - 2015年01月16日 11:15

卜公碼頭嘛,人生百態縮影:少年愛市政局新潮天台舞會、黃面海員路過香港,順手當當私幫水客買雪櫃單車在卜公落駁艇,運上海心貨船,帶返國內、小孩子在石屎地板透氣孔擢泥鯭BB、老人家釣烏頭,只堪認叻,不能入口(火水味),真真蛋家雞見水...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11:36

少時父走「鐵行」貨輪,做電器「弗打」,碰著船泊浮泡又要當值,帶我兄弟二人從卜公坐「嘩啦嘩嗱」上船見識見識,也考考膽識。碼頭上落小艇、小艇上落浮台、浮台上落船身吊梯,步幅小、上落大,心驚噗通一聲跌落海。

 

老范 - 2015年01月16日 14:08

幼時有新金山丁親屬返港遊,不是「乘機抵埗」,客貨輪泊在海港中央,當時也是坐「嘩啦嘩嗱」上船迎送,上落非常刺激.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6日 21:04

Barwon 兄,

一向種raddish, 葉片給咬得全是小洞, 不能吃, 你這醃雪裡紅方法是無能為力了.

Barwon - 2015年01月16日 23:14

立勳兄,

今年這裡來了很多 ladybug 在翠玉瓜葉上找 mildew,加上種了萬壽菊,矮瓜旁又種芫茜,芽蟲及蜘蛛蟎都絕跡。初不識寶,掃走葉底如 jelly bean 的 ladybug 卵,更拍死了幾條樣子似鱷魚的幼蟲。

J

Jackson - 2015年01月17日 09:04

Baron兄:

可參考有關昆虫的書,它可提供由卵、若虫、蛹至成蟲(按半、全變態或不變態而定)的形狀,是肉食、植食或雜食就可知是益虫與否?不會殺錯益蟲。

Barwon - 2015年01月17日 11:21

Jackson 兄提過的夜盜蟲,終於躲不過我的夜眼,捉了幾條。這裡叫做 cutworm,褐色粗壯身體,皮韌,用隨身武器拖鞋拍之不死,要在其上輾幾回才使破肚。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7日 15:03

園中一向只見紅底黑點的ladybird, 現在才知也有黃色的.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7日 20:21

老范兄Barwon兄説的"嘩啦嘩啦"聽過但沒有乘坐過.真是鄉里.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7日 20:31

説起公園噪音. 突然想起西方很時興的FlashMob. 則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St Patrick's Day Flashmob in Sydney by Tourism Ireland

http://youtu.be/jxEB48jY3F8

Flashmob at Copenhagen Central Satation

http://youtu.be/mrEk06XXaAw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7日 23:31

這次的題目是‘傳統’ ,是不是人們已認同的習慣?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7日 23:32

《則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稍後會作回應。

老范 - 2015年01月18日 05:56

[[[..."嘩啦嘩啦"聽過但沒有乘坐過.真是鄉里...]]]

 

以前遠洋輪入港, 帶水搭電船仔上船引航.客貨船上落貨,多停泊在青衣至西環一帶海面, 船員埋街便得電召電船仔「嘩啦嘩嗱」駁腳上岸.

 

隧道通車前(地鐵尚未有影),渡海小輪午夜停航,蘇州過後,要過海便靠「嘩啦嘩嗱」.卜公/皇后是港島個中「大站」.夜班工人收工錯過了尾班(天星約莫凌晨一個骨),或者工友摸黑返早班,两皆望洋興嘆,不得不幫襯「嘩啦嘩嗱」.

 

所以從沒坐過電船仔,不是鄉里,是活得幸福,因為不用捱更抵夜,天天早睡晏起,攬月齁齁.哈哈哈哈!

老范 - 2015年01月18日 06:21

街頭表演偶一為之尚可接受,但把公衆地方行人專區視為自家舞池,每天/每週霸地以自娛則可待商榷.在公園三五耍耍太極,公園變得動靜融和,誰話不妙?但辰早集衆廿餘,視草地如教塲,舞手弄足,遊人繞道趨避,箏琴笛子二胡樂韻加上教頭吆喝不絕學生互訴張家長李家短...揚聲半里.如斯傷及無辜旁人則有違耍太極的本意吧?若說這也算是「傳統」,殺了不知可否視之為除暴安良為民除害?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8日 07:13

- 什么是傳統?
- 约定俗成有“文化”的生活方式?
- 有责任或有使命感要保留的價值觀?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8日 07:38

劍客一向很欣赏街頭賣藝表演: 巴黎,爱丁堡,纽约, 倫敦 Covent garden。 也曾嘗试學一門手藝(琵琶,笛子,二胡)希望有日能在歐街頭. 只恨心有餘而力不足。未有機會開齋。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8日 08:00

1975年,年青的劍客不甘寂寞,膽粗粗,组織了華人醒獅隊,首次爲英國利物浦市人獻技,創下歷史第一頁。是創造傳統,或打破(英國)傳統呢?

喜见這‘傳統’能延續至今,而且规模越搞越大,现在已成爲市政府每年的‘節日’。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8日 08:34

老范兄, 「赤柱卜公碼頭」是劍客少年時養豬的地方(豬欄)對出的大坑渠所在地。豬屎氣味極濃郁,始终都習惯了,所以對现在英國田園吹来的牛屎味再也不介意。

赤柱的天后廟保留了很完整的鄉土文風。劍客也曾在此學習舞獅打鼓。這属于《有责任或有使命感要保留的傳統》嗎?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8日 09:27

還有水僊廟(又讀水仙廟),每年農曆三月二十三天后誕,獅隊也要来‘拜神’。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8日 15:25

我看街頭賣藝表演, 和老范兄形容的天在公眾地方喧嘩吵鬧活動不同吧.

以前到上海出差, 早上看到公園內人群在打太極, 是寧靜的活動, 欣賞他們能堅持天天在戶外運動.

街頭賣藝演奏/唱, 若沒有用上擴音器的, 表現好的也很欣賞.近年在倫敦和Amsterdam 的公共場所都看到用鐵鏈鎖住的鋼琴, 譲途人娛己娛人, 幾回所見/聽,都是有相當技巧的人才會興之所至地彈琴, 遇到的話也是享受.

舞獅是農曆年的傳統, 帶來喜慶的感覺, 能令技術流傳下去, 是優點.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8日 15:35

七月星上載的 Flashmob 都是有水準的演出, 若無意中路過遇到, 又有閒暇欣賞, 是幸運日.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8日 17:34

壇主説的老人正常在公園晨運打太極, 是好事, 一片詳和景象. 現在的是一班污合之眾, 開大擴音機配樂, 扯高聲線, 引吭高歌, 聲傳千里. 震耳欲聾. 行經路人如我, 必急步匆匆或另覓支路避走. 

西方的Flashmob 是天淵之別. 一群音樂家或舞蹈家在人來人往的地方突然聚合奏一首經典樂曲或與眾齊樂來一段民族舞. 只幾分鐘的短暫, 一哄而散. 卻帶給別人驚喜和歡愉. 

痛心的是, 中國文化也有寧靜雅緻的. 為甚麼現在看到的都是粗陋嘈吵的.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8日 18:02

今天依據壇主和Barwon兄的指示, 烹調了一㷛滷水豬腳雞蛋五花腩作晚餐. 正如壇主説的, 香氣滿溢, 現在己經食指大動了!

老范 - 2015年01月18日 19:57

醒獅異國展新貌,一開洋人耳目四十年;精益求精延續去,美哉妙也!

 

但假若在公園民居附近,朝朝晚晚過山上樓台,擊鑼擂鼓,醒獅還未驅邪辟鬼以保國泰民安,已先弄得神憎鬼厭左右家宅不寧.所以「傳統」不但要去蕪存菁,更要審時度勢,得配合環境民情.

老范 - 2015年01月18日 20:01

赤柱天后古廟已經看似電鍍了的假骨董,外觀了無「古」貌,新得似一小平房.反而無求先生所說「大坑渠」對上那小小大王宮,雖然濃裝艷抹,門檻石階倒尚留些行人足跡, 簷前樹影還殘餘少許斑駁.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5:47

老范兄,認同天后‘古’廟的新貌不古論。 劍客嘗试把问题分拆討論:

外貌: 年幼時,大廟(即天后廟)曾經過多次修葺。外墙是磚頭加灰水,幾年油灰水一次,由街坊福利會负责,街坊及居民筹款(夹銭),正牆左右两邊的雕畫應该是六零年代新加上的,以前是四個大字 - 孝悌忠信。一對石獅子也是同時替换的。

新的facade 正牆可能有政府资助。豪装一番 - 這些應该是防水磚 (glazed bricks),經老范兄提醒,真有一點像畫蛇添足。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6:15

大廟内大部分的配套應該是原裝的. 劍客每年都會到此拜一拜‘媽娘’及觀音。台上的菩薩相信没有换過。记得小時對這些菩薩有一種敬畏,從来不敢(其實不許)正视。

虎皮以前就是掛在牆上,被香火勲黑了,約三十年前理事會决定把虎皮用玻璃相架裝起来。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6:31

香港在保育建築的監管可能不成熟。 英國有English Heritage and local city council 的專责部門監管Listed buildings and properties in the Conservation Area. Specialist architects, building material suppliers, builders and surveyors also play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conservation of these properties.
.
For example, planning consent is required for England's Georgian buildings.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6:45

蒸客家茶果 - 像馬拉糕。 今天嫂嫂送来两大盒茶果。成年的孩子們雖然不很impressed 但也尊重我們客家人的傳統。也曾鼓勵他们到上水或惠陽淡水親身體验客家人風俗。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6:52

在保留傳統這一環,劍客斗膽挑戰各壇友。 嘻嘻!
(當然不是 以knock out 或绝對性勝出,最可能是點数取勝。)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07:39

保育傳統, (或謀殺傳統,)匹夫有责 !
或者,来一個’優化傳統‘ 的方向吧。

Barwon - 2015年01月19日 09:58

童年時吃過糯米糍,是客家食品,後來奇怪怎會也是雪糕、荔枝。

被 knock out 心服口服,網上中文報章,不是(係唔係都)跳出 KO,要了解一番才明其意,簡直是謀殺傳統識字。

Barwon - 2015年01月19日 10:39

走漏眼,「不時(係唔係都)跳出 KO」。

老范 - 2015年01月19日 14:11

網上說赤柱天后古廟上朔久遠, 乾隆廿三重修, 乾隆卅二重建, 及後1938、66、76、2002重修.今天摩登小平房「殺了」清代建築.

http://mozmolj.blogspot.com.au/2013/09/12_26.html

 

老范人抱殘守缺食古不化,看不慣新潮古廟,還是喜歡赤柱昔年風情面貌 - 差舘是差舘,郵局是郵局,一盅两件嘛,別無選擇信步純記去.

老范 - 2015年01月19日 14:23

老范怕不是 being knocked out, 是 knocked down, knocked dead.

老范 - 2015年01月19日 14:35

過年時節,新界人做茶果饋贈親朋鄉鄰.有人不用竹葉而改用簍葉.我怕後者氣味太過濃烈.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16:23

香港有沒有清代建築技術?
如果冇,幾時會有?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9日 16:53

七月星煮的滷水豬腳雞蛋五花腩好精彩, 且營養豐富. 我一向是每回燜單一食物, 看到你的組合立時覺得自己煮的好單調 !

昨晚做了滷水雞腳, 伴侶吃了幾隻便有微言冇肉食.

 

鄭立勳 - 2015年01月19日 17:05

[[...在保留傳統這一環,劍客斗膽挑戰各壇友...]]

有時人在外國更會努力保留傳統, 可能是離開了更有感覺吧. 記得有位香港女友嫁了英國人, 在港時請朋友到家中吃飯永遠煮西式餸菜. 全家移民意大利後卻喜歡煮中菜了, 努力依食譜學習, 人心好奇怪.

 

 [[....點数取勝...]]

記憶中劍客兄曾說是不用煮餸的人, 這方面較其他譠友失分極多啊, 嘻嘻.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9日 18:35

壇主,雞腳是女子至愛。男子沒耐性的。拍檔對於我大事周張去燘豬腳五花腩雞蛋煲不抱幻想。試完則讚不絕口。可能滷水包料多。燘入肉。五花腩肥肉在口中溶化。豬腳也很柔滑。我自己都有驚喜!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19日 18:46

<記憶中劍客兄曾說是不用煮餸的人, 這方面較其他譠友失分極多啊, 嘻嘻>
傳統是夫妻檔,雙劒合璧,家裏有傳統菜,是劒客有熱衷,太太有智慧.... 相信不會減分,應該要加分 !!!!

七月星 - 2015年01月19日 18:46

每次我說回澳種菜養雞做大廚。他只一笑置之。現在他有点懷疑我又有可能會 achieving some unachievable 說不定!哈哈!

無求劍客 - 2015年01月20日 00:59

如果在英國的後花園養雞,狐狸總覺多多益善。家貓及野貓也同樣追殺雞隻。

Barwon - 2015年01月20日 09:33

有意養雞,但怕被鄰居家貓偷雞,除非自己偷雞,養不走地雞。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0日 11:22

現在的貓還會捉老鼠捉雞仔嗎?貓跟狗已經是朋友了。隔鄰的貓狗都並肩同行。跟雀鳥也是和平相處。這些情況是否僅只發生在澳洲?

 

我見澳洲有人在後園養雞生蛋。在墨爾本熟識的餐館老板娘曾帶我去她家看她的後園,有果樹和養了幾子雞。在地上走動的。我下次去問問她如何保護小雞。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0日 11:26

忘記多謝老范兄點醒我這個大鄉里!

"所以從沒坐過電船仔,不是鄉里,是活得幸福,因為不用捱更抵夜,天天早睡晏起,攬月齁齁.哈哈哈哈!"

原來如此!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0日 11:59

對以前的香港島,我認識不多,僅只在鑽石山,新蒲光,黃大仙,荃灣和元朗洪水橋的印象比較深。因為住過。其他地方知道得小甚至不知道。

 

長大在香港島工作了一共十六年但放工便逃出港島。海洋公園只去過三次。赤柱也是近年去。之前的樣子不知道。開車來港島一定迷路,每此開定車窗問其他司機如何走。最熟條路是到瑪麗醫院。曾經開了一年去探母親,過西遂行蒲扶林最快。

 

所以現在有興趣巴士遊。隨便坐上港島巴士跑一轉,到西灣香港仔或南區看看。但舊觀應不見了。都是新廈或別墅豪門巨室。來晚了!

 

Barwon - 2015年01月20日 14:35

難怪有網友撰文驚見外地有會飛的鴨,近年更有會走地的雞。水族店老闆後院養了錦鯉,外遊回來見錦鯉得番棚骨,貓、雀成伴,共享魚獲?外地生活真古怪。

Barwon - 2015年01月20日 14:55

立勳兄,

落防蠅網後首次得完好長椒,應是黃椒,未熟,但今晚冇乜餸。也剪了幾片未合時西蘭花葉白灼試食,有少許芥蘭味,葉韌還可吃,梗硬不能嚼,留來做雪裡紅好了。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0日 22:57

在後園種菜多少隨喜好, 不太多工夫. 有時想若家中沒有菜園, 在鄉下地方一日流流長不知怎打發 ?

在法國狐狸多在天黑後出沒, 所以晚上把雞群關在雞屋內便安全. 曾聽養雞朋友說雞隻被鄰居沒有好好訓練管制的狗咬死/追嚇死. 但沒聽過被貓玩弄死的, 剛出世的小鷄有母親照顧, 大了不比貓細隻多少, 不用怕了.

周容 - 2015年01月21日 01:33

鄭Sir 各位好

 

兒時家裏養過雞,執雞蛋係最大樂趣,但餵雞洗雞籠係厭惡工作。有一次鄰居發現眼鏡蛇(捉左食蛇膽),自此以後,就未見過蛇踪。現代社會真係蛇都玩死。

 

又曾捉山坑魚,返鄉下回來,魚不見了,卻發現魚缸有一條浸死左嘅大肚炎蛇。

 

以前人同大自然關係密切,有得有失,順天知命,而家比較重得失,唔知算唔算消失或消失中?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07:17

[[[...(西灣香港仔或南區)舊觀應不見了.都是新廈或別墅豪門巨室...]]]

 

在赤柱附近工作廿年,那時沿黃麻角路南走,過了聖士提反,路邊只有皇家大飯堂後門垃圾站,別無一房一舍,直至過了兵房更樓才見 Naafi. 幾年前乘巴士懷舊一遊,想不到那段路竟見列列聳天華厦!

 

當日初乘66號巴士,發覺終站不再是舊日市集墟場斜路頂.范姥姥不識從「赤柱廣場」沿梯下走;問路,司機先生白我一眼,看來他以為問者不是火星人便是渾吉.

 

天后、北帝、大王、水僊縱使綵衣濃抹,好歹也未被掃地出門,故人尚可憑舊憶重來叩望.總比對付洋人客氣多了,君不見美利卜公褫奪了城裏户籍,發配充軍流放邊陲.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07:21

[[[...來晚了!...]]]

 

家近宋王台,在港幾十年,至今未曾一見黃大仙祠.反而捐窿捐罅找到僅堪容膝的上帝古廟.可見衆生逗留一地,亦問緣份;來晚了不也就是來了,哪用介懷?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07:43

雞夜盲(所以鄉下人有駡「發雞盲」),入黑前必須埋籠入舍,否則冷死病壞.除非光天化日狐假虎威,或者晚間籠裡雞作反開門揖賊,否則德禽三五,信步後園,倒也悠哉悠哉.

 

周容先生看得通透,說「有得有失順天知命;太重得失蛇都玩死」.哈哈哈哈.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07:56

[[[...有網友撰文驚見外地有會飛的鴨,近年更有會走地的雞...]]]

 

也驚見雀鳥「竟然」不在籠裏 !?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1日 08:33

老范兄好!

來晚了,宋王台仍在。港島很多舊勝地卻不在了。張愛玲小說裡的淺水灣也應昨是今非了。但我也從沒有去過,無可比較。看書好了!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1日 08:55

壇主的菜園這麼大,可以是份長工呢!

 

壇主說起雞屋,拍檔也提醒我養雞要有棚屋讓雞可安居樂業(生蛋)。我也想起曾在近郊見澳洲人養雞設的雞屋子很美觀。小孩子和雞隻在追逐。

 

除了生蛋,我也愛吃新鮮雞。拍檔已經聲明不會殺生。我要自己想辦法!唉!十分傷腦筋!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1日 08:58

補充:淺水灣有坐車經過,淺水灣酒店則從未進入過。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1日 09:03

老范兄的 "也驚見雀鳥「竟然」不在籠裏 !?" 說得真好!

"非和假" 都變成常態,再沒有人懂得何謂 "是和真"!

Barwon - 2015年01月21日 10:38

坐巴士繞過宋王臺公園無數次,只有一次搭不到巴士,要走路回家經過,入內歇歇腳。反而宋王臺附近的海心廟,孩童時到過不少次野餐,離石堆岸邊不遠水中有「魚尾石」大石,為「到此一遊」標準景點,而忘記如何能「大步檻過」到那石。印象中不覺有一廟,只有汽水廠在對岸。

Barwon - 2015年01月21日 11:03

美利充軍情景,應製作一輯 Mega Movers,木板屋轆轆上街何勁之有,充軍後美利臉上留下不少刺青印記。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14:12

初到魚尾石時,剛填海,無機會搭小艇.碼頭仍在,但已經可以經新填黄泥地步行到「島」上了( 黑白照攝於1962),海心廟則搬到「岸」上(見網中彩照).

 

當時可以隨意在石叢中攀援跳躍.據網上資料(***),魚尾石今天可望却不可即.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old-hk/3007723845/in/photolist-5zMnvF-nspGC

 

海心廟.現址為土瓜灣的「海心公園」.

 

當時「海心廟」建於在海中之小島,島上怪石嶙峋,其中以魚尾形巨石最形神肖,眾稱之為「魚尾石」.以往,善信、遊人可以在乘來街艇到島上供奉、垂釣、吃炒蜆、欣嘗飛機升降...但到了今天,岩石區已經封閉,遊人不能再親近奇石了...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14:19

一屋十多伙時,炎夏暑熱,晚上會走到宋王臺嘆嘆天然冷氣.免費!

老范 - 2015年01月21日 14:57

[[[...充軍後美利臉上留下不少刺青印記...]]]

 

留,就不要拆;拆,便不要空留殘殼,左拼右駁(***),自欺欺人,以為借屍可以還魂.

 

金鐘兵房美利樓昔日鬧鬼,說者繪形繪聲,可能今天鬼也愁見假貨,棄之不復留了.

 

(***) 

[[[...將其(美利樓)分一拆成三千部分,逐一編碼,以便重建...原來用作通風的烟卥在拆卸時遺失了,便挪用也具百多年歷史的高街精神病院的八條烟卥.重建後的柱廊上的圓拱天花是後加的.赤柱美利樓外的旗桿原屬二戰前的天馬艦海軍基地;旁邊的「同昌大押」石柱是來自上海街重建項目,包括俗稱「雀仔街」的部分康樂街...]]]

全文見 http://www.ln.edu.hk/mcsln/4th_issue/criticism_03.html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2日 09:40

周容很久未回西貢了? 鄰居說久不久仍見蛇蹤, 每天早晚野豬一家大細出現吃樹上熟的大樹菠蘿和starfruit.

 

七月星 切記美麗雞屋可安裝時間控制自動門, 便不用擔心忘了早晚開關門了.

周容 - 2015年01月23日 00:16

鄭Sir 住山腰、面海?

 

鄭Sir鉤起回想,以前同學父親經常上山打野豬,間中分得豬肉乾,並常見野豬隊行走,好耐冇呢支歌仔唱,以為絕跡。

 

兒時喜上山探險,爬樹摘楊桃、蕃石柳係最佳節目,最怕流浪狗,鄭Sir 可有跟原居民分享香肉?。好耐冇入山囉,山坑變明渠,山坑魚可能已經絕種。各位說廟,西貢墟天后廟前以前是海岸線(我入西貢前已填海);尚記得暑假同老友紮木栰出海,到而家碼頭停車場(小島)。嘻嘻。

周容 - 2015年01月23日 00:21

友人推薦,想起老范、蠻子兄,八集,不成敬意。

 

《千年書法》

 

 

 

View on YouTube

J

Jackson - 2015年01月23日 08:31

Barwon兄 / 立勳兄:

想知道ladybug的各种類的幼虫及成虫樣子,可參考"嘎嘎昆蟲網" gaga.biodiv.tw。

Barwon - 2015年01月23日 10:29

Jackson 兄,

我在留意那吃素的「廿八點淑女」,citrus 葉最近被 leaf miner 侵害,皺皮青檸剛長出嫩葉,要與檸檬、桔子同放蓋網。

老范 - 2015年01月23日 14:58

謝謝周容先生<千年書法>.

 

只看了些少.單憑那「些少」管中窺豹,覺得節奏尚快,材料不少.老范眼矇矓,全神用眼看;耳不聰,省了分神去兼顧那些多餘虛詞形容詞.

 

稍後再追尋看下去,倒吃甘蔗.再謝周容先生!

老范 - 2015年01月23日 21:10

坐下來認真重看<千年書法>第一集,這回不敢怠慢,眼耳兼用...(只有回帶沒有FF)

 

由於要求不同,老范意在看書法,高攀不了教授專家大言民族鬥爭[一] 、宏論倫理道德[二],忍痛也得割愛.老范看書法,重藝美憑心性,了無邏輯,所以教授專家談邏輯推理[三],老范不醒不覺,敬謝不敏.片中用語對仗成風,雜以新中國新詞如詩如謎 [四],老范不懂半成.

 

第一集縱論,第八集總結,只要跳過那些專家大話,省了看千人一面的黑漆塑像,這两集節奏尚算明快. 其他幾集, 每集專輯了一位書法大家,說說歴史小掌故, <三國演義>(不是<三國志>)的關二哥也了上鏡,唐(?)朝奔馬塵揚的「記錄片」也有,加上加插不少各地風景,甚富娛樂.有興趣稍知這幾位書位名家的逸事,茶餘飯後以助閑聊,值得一看,若以為是認真介紹秦晉迄至明清千年書法, 則或會覺得頗有「千」味.

 

周容先生看後又有何餘韻?

 

---------------------------------------------------------------------------------------------

[一]  34:47「顏真卿寫祭姪稿/是民族鬥爭的血與火的這種情感的抒懷」

[二]  26:42「儒家學說的倫理道德/就這樣一個個的方塊字上顯現出來了」

[三]  20:36「後世學王羲之的何止千萬人/但是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中國書法的覺醒就是中國人的覺醒/中國個體的覺醒/中國獨創性的崛起/這是很關鍵的」

[四]  16:17「藝術成為人的具體意義和生動展示/人格性情成為藝術的最終目的和內在靈魂...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3日 23:37

[[倒吃甘蔗]]

首次聽到, 多年未吃甘蔗, 想不起有順吃倒吃的分別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3日 23:48

周容 好,

現在好少流浪狗了, 真好, 估計是投訴多捉了而非吃了, 未曾聽說吃香肉. 鄰居說數月前分得野豬肉燜吃.

如你形容這些年來改變一定好大, 但我等不知道的也就覺得有山有水已是好難得, 一切都感覺都是由"比較"而生.

周容 - 2015年01月24日 00:33

鄭Sir 好

 

睇住自己熟悉嘅地方變化,心痛多過興奮,但唔知點解,本地鄉坤熱中發展,開山劈石,樂此不疲,我呢d "外來人" 只能係旁邊嘆氣。

周容 - 2015年01月24日 00:34

老范不用謝。
 
外行看熱閙,內行看門道。
 
我只看了一集,雖然覺得口水多過茶,廢氣太多,但剩低嘅渣滓仍教入門漢律律稱鮮,正是初入大觀園,少見多怪。
 
日後遇有疑問,要請教老范,少走寃枉路。今次拋磚引玉,有收獲,只是讓老范一連看八集,寫評註,有D被小兒牽著到處走,睇無聊卡通片嘅感覺。嘻嘻!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4日 11:03

壇主好!

我也很久沒有去西貢,上次去,已經不再一樣了。正如周容兄說,改變得不是越來越好,便只有心傷。

七月星 - 2015年01月24日 11:15

也多謝周容兄貼上的<千年書法>,我第一時間看了一集,正如老范兄說的,書法是好,忍受不了通常先來一番誇張不盡不實的吹捧才入正題。這都是看大陸記錄片先來的陣痛。受不了!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4日 12:00

Barwon 兄,

[[...citrus 葉最近被 leaf miner 侵害,皺皮青檸剛長出嫩葉,要與檸檬、桔子同放蓋網...]]

放在網內, 沒有蜂蠅會否結果?

Barwon - 2015年01月24日 12:40

立勳兄,

檸檬、桔子都是從鄰居籬笆掉下的果核長出來,結果來日方長,皺皮青檸只用葉作調味,皮屑都不用, leaf miner 正是大害 。

老范 - 2015年01月24日 14:55

周容先生話遇有疑問找老范則「少走寃枉路」,周容先生文字功夫了得,那五字可圈可點!

 

老范所指盡是死胡同掘頭巷,前無去路,寸步難行,行不得也;寃枉路不是「少走」,是根本無得走 - 有寃亦無路訴.

老范 - 2015年01月24日 15:03

<千>片敗筆,不是似「無聊卡通片」,反是太過「有聊」.苦兮兮,不放過任何機會去政治八股一番,把生活享受上綱上線扯到「民族大義、血火鬥爭、中國崛起」.煮鶴焚琴,怕怕!

 

說書家逸事,輕鬆(卡通?)最好;說書法歷史,勿借題發揮;說書法,何不老老實實評彈正字、筆劃、結構、筆法、章法、紙筆硯墨...?

老范 - 2015年01月24日 15:07

若話書法把「(儒家)倫理道德在方塊字上顯現」,那麼和珅嚴嵩秦檜有書名,又從何說起? <千>片讚頌董其昌書法時,可曾着墨他欺凌鄰里親朋妻婢,可曾說「姦淫擄掠在方塊字上顯現」?果真是罄竹難「書」?

 

睇戲咪駁戲,駁戲無戲睇.哈哈哈!

老范 - 2015年01月24日 15:36

[[[...多年未吃甘蔗,想不起有順吃倒吃的分別...]]]

 

蔗頭(近地一端)甜,如果從蔗尾開始吃,則越吃越甜.倒吃甘蔗也就是「漸入佳境」.

 

(<晉書‧顧愷之>愷之每食甘蔗,恒自尾至本.人或怪之.云:「漸入佳境.」)

J

Jackson - 2015年01月26日 09:32

范老兄:

所以"字如其人"有時不可信呢!

J

Jackson - 2015年01月26日 09:34

立勳兄:

可別忘了,螞蟻亦可傳播花粉!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6日 10:23

Jackson 兄,

螞蟻可傳播花粉, 可惜又移植aphids吸樹汁殺死蔬菜, 還是不要來我的菜園好了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6日 10:26

倒吃甘蔗 ....來抬摃.... 斬到一碌碌, 如何分首尾了 ?

鄭立勳 - 2015年01月26日 10:32

鄰居送的練習.

老范 - 2015年01月26日 19:12

[[[..."字如其人"有時不可信呢!...]]] 甚是甚是.

 

盡信「書」不如無書.

 

某人做事是否「嗱犀」,誠然可資參攷他寫字是否認真.但兵有迷彩、警有民裝,習碑帖之人,不亦如是?說筆下方塊字上顯現出來倫理道德,笑笑好了.

老范 - 2015年01月26日 19:50

[[[...(甘蔗)斬到一碌碌,如何分首尾了?...]]]

 

方法不下有三種 :

 

一..  甘蔗如果有尺長,两端大小有出入,粗者是蔗頭.難有甘蔗似箸筒.

二..  蔗節葉芽朝上(向蔗尾,見網上圖片).試過插枝者,當不會倒插果菜.

三..  两端各試一口,較甜者蔗頭.(如果不相信蔗頭較甜,那又不用分首尾了.)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