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s 的頭像

前港大副校長,《信報》「教育評論」作者

大學僵局試析

《信報》教育評論:香港大學出現副校長委任的事件,目前似乎是一個僵局。直到今天,不管是各方面的政治勢力,還是各家媒體,都還是以為在打一場政治仗,已經沒有人深究到底在爭持的是什麼。就像台灣的「反對課綱」事件,人們從媒體看到學生與教育部長的爭持,但是很多人都不清楚,到底事件的焦點是什麼。
 
袁國勇辭去校務委員身份,很多人覺得惋惜,一位徹底獻身醫學研究的教授,卻無法為自己的學術單位的發展服務,但是居然會引起一些批評,認為他沒有守住崗位,意思是他應該「戰鬥」下去。對很多人來說,這種批評是一個意外。筆者卻很受袁國勇的退場所感動。原來是在作賽的球場,忽然出現了拳腳橫飛的打鬥,你是球員,你會怎樣做?難道還要問球員:為什麼你不參加打鬥?
 
在熒光幕上看到雙肝同時移植的醫學創舉,坐在醫療團隊當中的,是另一位校務委員盧寵茂。他是醫療團隊的首腦,那是他的使命所在,要他去參與一場政治鬥爭,也是要求他去在自己的使命之外,在好不熟悉的戰場上打鬥,實在是冤枉而殘忍。
 
學者尷尬 於心何忍
 
又看到學術界的喜訊,港大理學院院長郭新,最近在檀香山獲選為國際天文聯合會(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IAU)的太空生物委員會主席。天文學家郭新教授,是物理系的講座教授,他也是校務委員會委員。最近傳媒報道,他在校務委員會也表達過意見,對與校務委員會裏面發生的事情,表示無奈。
 
港大的校務委員會,有四位選舉產生的教師代表,都是學術人員。上述的三位都是在國際上素負盛名、在科學領域可以馳騁縱橫的尖端學者。他們的責任,是從學術人員的角度,參與大學發展的決策。一位候選人是否適合擔任副校長,首先是他們認為該位教授是否勝任;候選人的政治、社會形象與影響,是否足以對大學產生良性或者惡性的影響,這些學術代表最清楚。假如要他們離開學術的依據,而是純粹根據外界的輿論與壓力去參與決策,那就違反了他們的專業職守,也是他們的失職。眼看他們在校務委員會裏面掙扎,很不好受。
 
校務委員會的主席梁智鴻,本身也在大學教過書,也是身經百戰,當過許多重大委員會的主席。以往是很有分寸、面面俱圓、而又善知進退(例如醫管局)的公眾人物。在新的時代,在人們不知輕重施加壓力的當兒,他卻有點把持不住,往往忘記了大學的根本。在徐立之留任問題上的草率(與傳聞相反,那倒是與政治無關,事情在港大8.18事件之前就開始了),在委任副校長事件中的手足無措,說明時代不一樣了。在大環境的政治爭鬥中,面面俱圓的空間不大了;結果,原來是球場的校務委員會,卻變成了政治鬥爭的戰場。忽然想起,這有點像十九世紀末的日俄戰爭,在中國國土上進行的爭奪戰,無論誰勝誰敗,遭殃的只會是中國的老百姓。
 
政治爭鬥 學術遭殃
 
媒體對於這樣的分析,是沒有興趣的。上兩周本欄的文章,引起了不少媒體的注意,筆者沒有滿足他們的採訪要求,因為明知不能滿足他們要我當黑白裁判的期望。十位院長聯名,期望各種政治勢力撤出學術決策,有些報章的標題,竟然是「各打五十大板」;袁國勇辭職,有時事評論員說是期待「立場更鮮明」的人來替代,等等。反正,媒體的腦袋,充滿的是政治角力的「鬥爭形勢」,而對於一所在中國國土上的、中國人引以為傲的國際學府的遭受踐踏,卻視若無睹。
 
還是球場的例子:人們的興趣,已經不是球賽, 也不顧受無辜圍困的球員是否受傷、球場的草地是否受到糟蹋,反而樂於觀看球場上的打架,或者看熱鬧,或者為打架者助威吶喊。
 
近兩天港大起碼有兩位同事,高調評論事件。一位是批評袁國勇,這位同事,看來是把校務委員會看成是政治戰場,要袁國勇為別人的政治理想去打仗。也許對於這位同事而言,世界上除了政治,已經再沒有其他,任何人都只能是或正或邪的政治戰士。
 
另一位則更奇怪,忽然以「代表沉默的大多數」自居,趁着譴責學生的「方便」,針對另外一位同事,跨過界別,說人家沒有學術水平,重複數說其政治罪過。看來這位同事還沒有弄清楚目前困局的性質,也不明白學術人員的操守底線,如此的言論,只會是火上加油。不過,也許很快就會有內地報章引用,題目說不定是「港大終於有人發聲」。
 
上述兩起,是港大的同事公開批評其他的同事——既不是學術的爭論,也不是政見的交鋒。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有的話,是同事批評校長,但大都是針對校內的行政。點名的人身攻擊,超出了學術人員的操守,如此下去,假如大家都參與政治的混戰,大學內部也會變成政治戰場。
 
回顧一下事件的發生。有報章取得了港大物色委員會的內部消息,另外兩張政治立場鮮明的報紙,幾乎同時發表政治言論,攻擊這位候選人。
 
與此同時,物色委員會按照慣例,也是前兩位副校長委任的過程,估計當然也經過校長的同意(副校長,基本上是校長的「內閣」成員),預期校務委員會自然接受提名,與候選人擬定委任的細節。照常規,也照常理,校務委員會或者是照正常程序接受,或者是委員們可以因為新的形勢,討論是否須要研究。正常的情況,最後看校長的意見。
 
原理上,校務委員會招聘副校長,是為校長創設條件,為校內的行政管理服務,而不是越俎代庖,造好了一個班子,要校長接受。程序上,校務委員會負責招聘,但是副校長的團隊,是校長作為CEO的團隊,不是校務委員會的團隊。1996年,筆者當副校長的時候,完全是校長的選擇。不過,當時的鄭耀宗校長比較民主,還特意徵求各院長的意見。當時的副校長,都是兼職;現在的副校長,是全職行政人員,新的遴選法則,全球招聘,是2002年以後才實施的。
 
政治混局 誰來收拾
 
報章的政治性評論,而且是少有的點名評論,於是引起了另一方勢力的反擊。沒有人去釐清「委任」的權責,沒有人去研究政治以外的影響,於是鬧成了政治事件。困局是:校務委員會變成了政治博弈的一張棋盤,對於原定的候選人,不論委任與不委任,都會受到某一方面(可以預期猛烈)的政治攻擊。聽說有人勸喻候選人退出,那是沒有道理的。遴選過程和結果,不是候選人自己造出來的,本身並沒有「政治委任」的元素。為什麼不是清除政治因素,而是要遴選程序去屈就政治鬥爭?按照程序,校務委員會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物色委員會的提名。僅此而已。
 
最先提出政治性評論的報章,也許是不會對後果負責任的。外界看來,連一所大學的副校長委任都要干預,還算什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誰來負這個責任?而學生闖入校務委員會,也許沒有想清楚,事情本來不是由於學生引起,但是肆意的闖入,反而背起了本來不屬於他們的政治責任。
 
筆者這些話,一定會受到鬥爭雙方的攻擊,會覺得「騎牆」、「各打五十大板」,因為現在出聲最大的,都是政治鬥士,你不參加打鬥,就是迴避鬥爭。事件不是學者造成的,請放過學者。筆者的呼籲很簡單,請高抬貴手!目前在美國開會,很多國際朋友都前來「慰問」,一位善意的朋友與我細聲說:「港大發生的事,對香港很不利!」對不起,還有許多很有意思的教育文章,積壓多時。就此打住!
 

所有評論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09:12

首先, 我對學生衝進會議室後用維園阿伯的方式去表達訴求, 絕不認同!

 

我不認同程介明所言, "已經沒有人深究到底在爭持的是什麼",

沒錯有人利用學生衝進會議室故意令事件失焦, 不過大家卻沒有忘記整件事的初衷,

 

程生的比喻說得好, "原來是在作賽的球場,忽然出現了拳腳橫飛的打鬥,你是球員,你會怎樣做?" ,

如果有球證上下其手試圖改變賽果, 一個負責任的球員一定會據理力爭, 絕不會選擇這時候離開球場的!  有人對袁國勇在這關鍵時刻選擇退下來有微言, 我個人理解他們的想法, 不過我只能說, 這是袁國勇的個人選擇, 大家只能尊重)

 

程生說"要他(盧寵茂)去參與一場政治鬥爭,也是要求他去在自己的使命之外,在好不熟悉的戰場上打鬥,實在是冤枉而殘忍。"

程生, 盧寵茂是熱愛政治鬥爭? 還是無奈身處政治鬥爭, 相信只要大家多留意報紙, 答案早已寫在牆上.

當日盧寵茂受傷後袁國勇和他寸步不離, 按袁國勇的說法, 當日在會議室內, 學生明明有讓路給盧寵茂, 為什麽盧寵茂卻要誣告學生呢

袁國勇見到阻路的人明明不是學生, 盧寵茂為什麽卻故意誤導大家說學生阻路呢?

為什麽曾嗌咪接連高呼「畀佢出!畀佢出的歐耀佳, 竟然被盧寵茂說成是"一個醫生將救人天職都完全唔記得咗"的人呢?

 

盧寵茂是一個名醫, 不過他的屈人本領, 跟他的醫術一樣高明! 一個靠屈學生去誤導大眾的人, 不理他的學術成就有多高, 他也只是一個私德敗壞的人.

 

程生說 "這位同事(大概是指戴耀庭),看來是把校務委員會看成是政治戰場,要袁國勇為別人的政治理想去打仗"

程生, 你錯了, 今次事件不是為誰的政治理想去打仗, 今次事件能夠得到跨政見的校友聯署, 就是因為大家都堅信, 大學的人事任命, 絕不該因為個人的政治理念而受到打壓, 就算袁國勇留下來, 他也不是為任何一方的政治理想去打仗, 他只是為大學人事任命不該因個人政治取向這個理念去打拼!

 

程生, 正如閣下文中所說, "原理上,校務委員會招聘副校長,是為校長創設條件"

如果按此邏輯, 如果校長希望盡快讓副校就任, 校委會卻堅持等埋首席副校, 這班拖延副校任命的校委, 究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09:16

更正->就算袁國勇留下來, 他也不是為任何一方的政治理想去打仗, 他只是為"大學人事任命不該因個人政治取向而受到打壓"這個理念去打拼!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09:43

程生, 送上以下視頻, 所謂有片有真相, 誰是大話精, 答案就在視頻內! 不過大話精為什麽要屈學生, 就要請閣下請教一下盧醫生了!

 

View on YouTube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10:00

程生, 有片有真相, 再送多一個視頻給你!

 

片中所見, 盧醫生腳部受了傷, 不過他的聽力視力沒有受傷, 人也挺精神, 為什麽盧寵茂明明聽到看到歐耀佳替他嗌咪「畀佢出!畀佢出 」卻屈人家將"救人天職都完全唔記得咗" 呢?

 

程生, 一個人無論醫術再高明, 也不能胡亂去屈人的, 這位盧醫生, 品德之低, 令人搖頭!  如果程生覺得學術成就就是一切, 品德再低也可接受, 我就真的無言以對了!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11:41

程生, 還有一事麻煩閣下替大家向盧醫生請教一下.

 

盧醫生指"不應如基真小學為名譽不報警求助 已向馬斐森反映"

不過盧醫生在出院時卻向傳媒表示,報警的不是他.

 

大家的問題是

盧醫生當日只是腳部受傷, 他本人是完全有能力致電999求助, 為何他自己卻不致電999, 或要求其他人幫忙致電999呢? (當日劉進圖給人斬致腳部重傷, 都能自己致電999喇)

 

盧醫生向校長反映學校不應像基真小學生墮樓事件一樣時, 盧醫生有沒有反問自己, 為什麽當日自己沒有報警呢? 盧醫生身為當事人都不報警, 還好意思去怪人? 這些不就是活脫脫的有口話人, 無口話自己嗎?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11:48

程生

盧醫生誣告歐耀佳的視頻連結不能在信報看到, 不過如果閣下按該時頻下面的 YouTube icon, 就會自動連結到 YouTube, 閣下就可以看見盧醫生的廬山真面目了!

Ah_Kwan - 2015年08月07日 12:09

Who started the war?

 

ray1129 - 2015年08月07日 15:08

政治爭鬥,學術遭殃,這是中共的習性。中国的大學能擺脫政治嗎?中国大學內的「學者」能要求中共委派的黨委不要干預校政及學術研究嗎?在中共眼裡,讀書人都只是「臭老九」,要把他們牢牢箝制,好好為政治服務。
 
中共要加快丟棄「兩制」,進行港中熔合,因離2047已不遠了。在這過程中,甚麼都是政治,無論建制內外,反對派還是保共派,所有政治活動的機會成本都只會越來越高。
 
袁國勇說他沒受過政治訓練,恥與為伍。這對他來說是幸運,更是幸福的事,因他仍有選擇潔身自愛的自由。對於那些沒有這個自由的人來說,也只好忽忽悠悠,聽天由命。但瞭解中共政治的人都知曉,任由中共插手「兩制」,干預香港,只怕將只剩下選邊站或沉默的恐懼,就連各打五十的忽忽悠悠的自由也沒有。
 
「港大發生的事,對香港很不利!」,這是常識。但中共想的是只是對自己是否有利。對香港不利但對自己有利的事,它們仍會「堅定不移」地進行。
 
不能以正常的常識去看中共,因為它們眼中只有利己的政治。「人民政府」不需為人民服務,這才是中共的「常識」。

ray1129 - 2015年08月07日 15:10

更正:「恥與為伍」該是「恥與校委會為伍」

小姸 - 2015年08月07日 15:13

李國獐繼續厚面皮發表狗屁不通大論, 實在對港大前景感到不樂觀

金弓 - 2015年08月07日 15:34

港大的亂局,令人想起老毛的那句話:

「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PBrega - 2015年08月07日 16:44

港大的亂局,正如George Orwell 的動物農莊: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KKeith3333 - 2015年08月07日 16:52

李國章今天發表真大快仁心!

無求劍客 - 2015年08月07日 17:39

Storm in a tea cup!
.
HKU is NOT the centre of the Universe and there is no need to be upset about the activists trying to gain TV coverage. I must admit that this SHOW is much more entertaining than the usual TVB soap opera. The warning shot should be aimed at TVB and ATV.
.
There are many other universities in HK in a similar situation. Should we let the students scrutinise all university committee decisions as a safeguard. The students will be the only category of people qualified as the ‘final court of conscience’ above the Governance Structure of HKU and other universities.
.

PBrega - 2015年08月07日 21:42

李國章這種舔痔精英,無本事扇動學生,就唔使又諉又罵了。

C Chan - 2015年08月07日 21:48

kkeith 話 "李國章今天發表真大快仁心!"

 

李國章斥公民黨為選舉干預港大

不過拖延委任副校一事得到過千校友具名聯署, 難道這過千聯署人士都是公民黨黨員嗎?

 

李國章說"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處理捐款事件涉及陳文敏",

李國章此說, 咪即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成件事從 Day 1 同政治有關.  特別是查來查去查不出有問題, 就說人家"「偏離應有預期水平」", 究竟何謂「偏離應有預期水平」呢? 說穿了, 就是查無實證, 唯有"莫須有"囉!

 

李國章說 "相關調查於5月才完成,但5月底遴選委員會中有人改變決定,故要待6月才再討論。"

不過一直以來, 校委會只聲稱要等埋首副才能委任, 原來校委又有新招, 今回是遴選委員會中有人改變決定, 那就麻煩遴選委員會出來解畫了!

 

李國章問 "「我一個人可以搞掂廿二個人嗎?"

得罪句, 李國章也只是爛頭卒一名, 分分鐘他自己都是聽命者, 何德何能搞掂廿二個人呢? 不過袁國勇說"「這個平衡在過去3年,好似完全失去,與這個方向愈來愈遠」, 大家只要細味袁國勇的話, 答案自然能夠找到. 還有, 李國章說大部分校委是曾蔭權委任, 不過曾蔭權有多少自主能力去委任校委, 又是另一議題了.

 

李國章說「大家看看校委會成員是什麼人?個個都是有名有地位的人,這些人會否被人控制,會受壓力?真是一點也不會」。

李生, 過去幾年, 香港人見識了太多有名有地位的人連「可以」都說成是「必須」,  有名有地位, 不等於人格高人一等, 有名有地位者, 希望更上層樓而出賣靈魂者, 大有人在!

 

李國章說 "首先為何陳文敏3月就說自己可以上任,應該保密。5月時,陳又批評校委會蠢和愚鈍"

我倒想問一下李國章, 獲推薦當副校又不是見不得光的事, 為何要保密呢? 陳文敏批評校委會蠢和愚鈍, 從校委說要等埋首副一事去看, 陳文敏的批評是與事實相符, 即是 fair comment. 

 

李國章說"如果你(陳文敏)真是對港大很有感情,你是否要考慮一下,是否想搞到港大這麼亂,搞了這麼多政治進港大呢?」"

我只能說, 李國章跟盧寵茂一樣, 有口話人, 無口話自己, 既然李國章自己也搞了這麼多政治進港大, 為何他不以身作則, 辭退校委一職呢?

 

李國章說"若我們被別人這樣威脅,如果我們因此而不再作聲,將來誰來保障我們的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行動自由?"

李生, 如果陳文敏因為牛鬼蛇神退下來, 將來誰來保障我們的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行動自由呢?

 

李國章說"我們要企出來講得清清楚楚,你們的行為,我們不認同」"

李生, 不要勞煩閣下了, 陳文敏比閣下說得更早, 他在香港家書說"我不認同以衝擊制度的手法來突顯另一方破壞制度的不公平這樣只會進一步破壞制度,不但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會被利用作轉移視線,從而忽略問題的焦點

S

Sammy699 - 2015年08月07日 22:34

咪當我老襯。 是左報最先攻擊陳文敏教授, 之後發生嘅事大家有眼睇。 始作俑者是誰, 一字咁淺。 邊個把港大變做政治鬥爭場所, 係人嘟知。 李國章面皮仲厚過砧板, 竟然賊喊捉賊, 正賤格人渣。 自稱愛國嘅人, 請唔好自欺欺人。

Daniel - 2015年08月08日 05:45

我真希望该兩視頻遲三天現身,盧教授就會press the charge ,話学生推佢,what a scumbag he is?
How sad HKU is having such a scumbag?

吴清心 - 2016年03月20日 19:30

不好意思,借貴壇的人氣來聲討信報論壇網管和編輯的胡作非為,打擾了請勿見怪!。。。。。 關於:吳清心早前發表的 “信報網站論壇的三宗罪”被論壇內部網管人員

蜻蜓88
石亦雲

文見亂

Sammy699

侈哆 

Liberphile

等人

假冒壇友(查其壇內空洞無文)

連續跟帖10多個蓄意以莫須有的五毛宣傳不道德或某信仰主義去誤導他人神功戲貼文怪異、、等等言論來蓄意抹黑惡毒攻擊本港土生土長的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先生意圖隱瞞其網管編輯心理變態和無能真相--信報論壇不少言論主觀偏頗欠中立網管編輯無能和素質低下自甘墮落讓其他壇友一同起哄我哋今日去邊度搵靶射?),可謂心狠手辣惡毒至極然後該貼再被刪除

 

針對本港土生土長真心實意的愛國愛民愛心音樂家吳清心先生的無理刪帖行為其實早已開始見一貼刪一貼諸位可以在吳清心論壇中發現真相

 

附注一

劃破黑暗的時代 指引光明的路向《回歸浪漫的世界》“萬家燈火 驅散黑夜, 走向光明  共同尋找”是純紫攜手吳清心正在演繹的動人新曲《回歸浪漫的世界》其中一句重要的歌詞內容。以純紫吳清心為靈魂人物的以諾歌唱音樂藝術文化團隊,在這個黑暗的世代,正在克服種種艱困地勇闖光明的路向,要帶領這個時代的人們在黑暗中劃出一道破口,讓光芒照耀,燃點人民新希望的曙光,越照越明亮,直至全球回歸浪漫的理想實現。 “愛心”、“公益”、“分享”是以諾陽光基金會及以諾文化傳播的核心文化,以諾的項目與使命包括:一)國家公益活動《為國謳歌》全國起動二)民族文化使命《浪漫的中華》環球巡演及三)國家民族任務《以愛之名唱響大美中國夢》下鄉獻愛心活動,加上為了配合我國新一代領導人全球戰略部署的是此活動《全球回歸浪漫香港起動》等,均是屬於愛國、愛民、愛地球的國家級、國際性和宇宙性高端事業。

純紫與吳清心去年12月在中國起動了為國謳歌公益巡演浪漫的中華--

福的惠州》,得到了國家機關中央媒體及各方鋪天蓋地持續兩個多月的報導及讚譽這次活動也正好在香港這裡舉行慶功宴感謝大家一同出席和祝賀這樣不可替代被譽為貼近國家新一代領導集體的治國理念和心聲的皇家御用音樂團隊兩位核心靈魂人物本港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老師及國寶級歌唱家純紫小姐他們可謂是影響深遠的音樂家正在為國家為民族和為全人類地球村作出貢獻

 

純紫擁有非一般的天籟音色和音韻的結合可以挑戰宇宙最強音的歌藝成為地球上極少數具有靈性的真正天籟之音屬於中國的軟實力之一唱出和平友愛的中國信息到全世界為全球4500萬客屬人士為家鄉為香港為祖國及為本地樂壇爭光

純紫吳清心受讚譽愛國浪漫是永恆的主題http://ent.qianlong.com/2016/0104/242472.shtml

 

附注二

音樂救贖攜手傳遞愛的正能量:。。。而音樂家卻可以通過音樂演奏出一場無聲的教誨將愛傳遞給更多的人心中懷有愛的人創作出來的音樂往往可以帶給大家一場不同凡響的視聽感受在有限的創作時光中吳清心譜寫出了十幾首美妙動聽的音樂作品並迅速獲得了香港大眾的喜愛不僅如此專業領域也對吳清心創作的音樂給予了一致的贊許就像習主席在文藝工作座談會所說的那樣文學家藝術家只有在中國夢實踐中把自己當作群眾的忠實代言人耐得住寂寞才有可能創作出接地氣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精品

讓愛飛翔一場音樂知音的旅行吳清心和純紫他們正是用自己生命的積累和心血來創作了中國夢主旋律的系列文化歌曲

 http://www.newspaper365.org/yule/yinle/2014-12-17/10496.html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