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s 的頭像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二十一世紀再讀福澤諭吉「脫亞論」

《信報》國際學海迷津︰隨着中國崛起及亞洲整合日漸成熟,日本近年危機感也持續增加。無論是否贊成安倍右翼外交政策,有識之士都對日本國際地位或「打回原形」深感憂慮,情勢有點像百多年前日本面對列強殖民主義,努力思考應對方略的百家爭鳴局面,差別只是現今安於逸樂的平民不大有那份危機感。

本欄早前討論過「安倍國師」岡崎久彥的現實主義外交思維(見本報10月5日A26頁〈「安倍國師」岡崎久彥的日本現實主義外交),要理解他那一代人,自然不得不提日本殿堂級思想家福澤諭吉,他的頭像仍印在今天的一萬日圓紙幣,可見其地位。福澤諭吉提出「脫亞論」,被認為是日本近代對外戰略的思想源流,面對中國崛起,日本近年有人提出「新脫亞論」,因此重讀福澤諭吉別有價值。

目光從未脫離亞洲

福澤諭吉出身明治維新前的「蘭學家」,曾出使西洋各國,「大政奉還」後成為當時日本國師,被看成把西方現代理論制度引入日本並將之在地化的權威。1885年,他為其創辦的《時事新報》撰寫文章〈脫亞論〉,當時尚未爆發中日甲午戰爭,但中日已在朝鮮半島劍拔弩張,日本同時努力擺脫簽訂的不平等條約,福澤諭吉的觀點處處回應小時局並前瞻大時代,可歸納為4個層面:

1)以歐美為中心的西洋文明,標誌着世界文明進步的方向,西洋文明東漸,接納才是明智之舉;而接納的不止於推翻幕府統治,並要在亞洲開創新格局。

2)日本的亞洲鄰國中國、朝鮮等皆受儒教影響,因循守舊,不知進取,長此以往必將亡國。

3)日本固然與中朝不同,但西方人眼中三國鄰近,對中朝落後局面的觀察與批評,亦影響了對日本的認知,這對日本外交非常不利。

4)與其等待中朝開化,不如果斷與其劃清界線,轉與西洋強國同躋身於文明社會之列,而不必對中朝現況抱有同情,只應以打救角度加速其轉型。

「脫亞論」宗旨以追求當時最先進的西方文明為目標,但也反映日本對歐美列強的矛盾態度。一方面,日本認為自身已踏入文明階段,與其他落後亞洲國家不同,理應獲世界尊重。但另一方面,日本在地理上始終位處東洋,又不屬基督教文明,對歐美始終有戒心。

「脫亞論」表面以「脫亞入歐」為目標,其實從來沒把目光脫離亞洲,只是把亞洲視為已「文明脫亞」的日本勢力範圍,日本研究專家、東北師範大學教授周頌倫以此概括出「東洋盟主論」。二戰時日本軍國主義宣傳的大東亞戰爭,正是以「解救」亞洲各國為要旨,甚至到了今天的靖國神社遊就館亦有此記述。

「脫亞論」中的清帝國,自然是愚昧守舊與落後的象徵,但福澤諭吉也警惕清朝展開的洋務運動及日益壯大的北洋水師。「脫亞論」發表前一年,他在《時事新報》曾發表社論稱「期望日本之名不被支那所遮蔽」,暗含邏輯甚為明顯,即一旦中國在與西洋強國交往過程中走上自強道路,日本在東亞辛苦樹立的獨特性將不再,「引領東亞文明開化」的角色將受中國挑戰。周頌倫因此認為「脫亞論」包含雙重意味,文化上與地位上脫亞入歐,但地緣政治層面持民族主義立場,以亞洲為日本生存空間。雖然「脫亞論」並無鼓吹戰爭,但深遠影響日本外交,產生的「日本獨特論」至今仍深入全亞洲民心。

日本現今面對的外部環境與十九世紀末不同,但在中國崛起後如何維繫日本獨特地位,正是當年福澤諭吉所憂慮的。安倍晉三上任之初,便提出與美、澳等國構築「自由與繁榮之弧」,鞏固美日同盟,尋求「普通國家化」,與前任民主黨政府主張的「東亞共同體」格格不入,明顯有「脫亞入歐」思路,只是今天「以美代歐」而已。

2008年,日本拓殖大學校長渡邊利夫發表「新脫亞論」,批評「東亞共同體」強行把歐盟概念移植到情況完全不同的亞洲,只會令各國完全受制於強國,主張與鄰國發展「海洋國家同盟」,把亞洲經濟整合局限在純功能層面,從而與經濟日趨強大、但價值觀跟西方不同的中國劃清界線,此論述受一定關注。要同時獲中國崛起的經濟利益而跟「政治中國」劃清界線,再爭取自身在中美之間的獨特地位,分寸極難拿捏,但似乎安倍上台後外交政策正是以此為目標。

決心自成獨特身份

安倍壓下國內反對聲音,積極參與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放棄「東亞共同體」建議,也不願加入中國催生的亞投行,不僅是一種遠離亞洲而親近西方的姿態,同時也是決心自成一極的態度。曾幾何時,也有建議日本加入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那就名正言順「脫亞入美」,但日本相對封閉的農業產業結構及所處地理位置,都決定了其難以融入北美經濟體,但透過與美國進一步合作,或令日本成為「亞洲的經濟美國」。(節錄)

 

 

 

全文

所有評論

亞難 - 2015年12月07日 09:15

第一句 "隨着中國崛起及亞洲整合日漸成熟,日本近年危機感也持續增加", 我就不太明. 是中共的中國使日本產生危機感? 或是日本在強鄰下產危機感 (它對美國都是言樣嗎)?

都打完二次大戰了, 對日本而言, 危機是來自政治和法治都不明朗, 不透明的獨裁國家如中共, 不是強鄰而已.

萬古刀 - 2015年12月07日 17:51

唉,學者不宜寫專欄大概可以在此得到明證,因為往往要應付多產的需要而被逼寫自己不熟悉的東西,對自己的學術嚴謹性造成傷害。
姑毋論福澤是否有非日本作東亞盟主不可的情意結,他的立足點顯然是歐美先進,日本亟需追趕,他主張以英國式立憲國會為終極目標,以西方民權主義為尚,此事至死也未真正達成,若中國提早實現,恐亦無妨。他心所謂危者,恐怕是日本在這方面落後了吧。(他為了避免受壓,他支持西鄉等人的地方分權論須死後方敢發表)。
當然,他所辦報章曾有不少文章有甚為篾視亞洲隣國之辭,其實是否其手筆尚成疑問,暫不論(亦無大意思,因為人性本來就十分複雜)。
至於甲午戰爭,其實與跟福澤等人交好的、流亡日本的韓國改革派金玉均(南韓後來的太極四卦旗就是他的設計)有關,李鴻章派人假稱商談支援改革,誘他赴華,成功令他被暗殺,是開戰的直接導火線(或者藉口)。中國以大國之力摻和隣國,阻止西化,日本不會有危機感(恐害及自身),也難以令人置信吧。
沈教授提甲午戰爭之前事,似有意鋪排暗示他一貫主張要侵略中國,若真如此,顯然與福澤思路對不上號,日本其他人利用其思想加以僭建擴大來作為侵略意識形態基礎,倒是有的。
但即使是馬克斯主義,也會被列寧等共黨扭曲成極權意識形態根據,難道就有必要完全否定老馬?
攪學術的,似乎還是回家每年只寫十篇八篇論文的好。

地球生物 - 2015年12月07日 17:52

脫亞論乃現代文明未席捲全球之說,現在還有意思咩?

係全球一体化,全球資本主義市場化.

連老美都話回歸亞太啦!

中國都打到去非洲.O架仔國點可以軌輸,

更要全方法外向,理渠係美亞非洲呢?

只驚O架仔們走向封關自守的老路,就得矣!

當然係現在世界大環境,

若一個國家重可以刪埋門玩自戀,

我真係服晒你咯:-(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