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s 的頭像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重算高鐵賬

立法會拉布無日無之,香港的管治陷於局部癱瘓,最大的輸家不會是政府官員,因為市民知道他們只是無可奈何的受害者,怪責不到他們身上;最大的輸家顯然是市民,拉布損害到經濟,民生哪有不受影響?
 
正在拉布或快將拉布的議案中,涉及金額最大、 時間最緊迫的應是高鐵增加撥款的申請。據政府的估算,若2月底前額外的194.2億元撥款尚未通過,項目延誤,納稅人可能要多損失330億元。如果高鐵整個項目爛尾,之前配置的650億元不但盡付東流,還要多支出106億元才能收拾殘局。
 
政客刁難 最大障礙
 
以上都是以百億計算的天文數字,有些人出自意識形態的考慮,甚至信口開河,鼓吹爛尾,這不只是我請客、你付鈔的道德風險行為,而且充分反映出他們對成本效益的精準計算毫無概念,亦無興趣,最好是無人提及,那麼他們對社會造成多大的浪費便可不用留在市民的記憶當中;但數以百億元計的民生項目不能不理會,我們的確要把賬算清楚。
 
我有位同學,是建造舊金山海灣大橋的領導工程師,他告訴我,在美國的大型工程項目中,超支三成是等閒之事,而他建橋時,最大的障礙便是應付無知政客的刁難。高鐵香港段原本造價是650億元,現在超支194.2億元,亦即超支29.9%,其他不少參數比起6年前最初的估算也改變了,整個項目的成本效益的確有需要重新計算一次,才可讓我們確知如何取捨。
 
高鐵是基建項目,其帶來的主要社會效益是減少市民的交通時間,而不是港鐵或政府可賺到多少利潤。這有如建一條不收費的道路,政府明顯會虧本, 卻不等於它不應建造。節省的時間是有價值並可量化的,港鐵在估算高鐵的效益時,也是以此為核心。
 
我們要重估高鐵的效益,第一步便應先看看港鐵和政府的假設和結果,並且運用同樣的假設重新計算一次,以驗證能否得到同樣的答案。政府2009年時已對高鐵做過成本效益的估算,去年亦曾向立法會提供幾份經過更新的報告,我花了好些時間,全部都找來一讀,發覺有些假設沒有寫清楚,於是直接找港鐵和政府的相關人員查詢;知道詳細的假設後,我基本上可以複製出政府曾估算的結果,問題是我不一定完全同意港鐵和政府所用的每一個假設,所以我須要把部分假設改成我認為更合理的,重新算過一遍。
 
高鐵能夠替市民節省時間,主要是它快速。在香港段每次旅程可省多少時間?這要因人而異、用什麼交通工具作比較,例如住在上水的居民便不會認為跑到西九站坐高鐵到深圳能節省到多少時間,因此,只會有部分旅客選擇乘搭高鐵。2014年在6個口岸每天平均陸路跨境人數是599907人(雙向),港鐵的專家替政府作出過最新估算,若2016年有高鐵,短途乘客平均每天有87500人,長途客則每天有16900人,乘客量的多少可用高鐵的車費去調整,將來亦會逐年增加。
 
節省時間 效益巨大
 
由此可見,港鐵的估算中假設大約六分一的陸地跨境客會選搭高鐵,火車、巴士、小巴、渡輪等其他交通工具所受的壓力可稍減,不用超負荷承擔。選擇乘坐高鐵的大多是認為它更為「就腳」,而且快速。從港鐵提供的數據作估算,高鐵平均每程可為選搭它的乘客節省大約40分鐘,這假設與我2010年所作的估算相若。在乘客數量上,港鐵估計,到了2021年,每天平均人數是122300人,到了2031年,則是153000人。在此之後,我假設乘客人數增速會減慢至每年1%,直至通車後50年的2068年。顯然地,乘客愈多,高鐵可為社會節省的時間也愈多。
 
時間有其價值,從經濟諾獎得主貝卡(Gary Becker)以降,經濟學的標準假設是以工資多少去量度某人時間的價值。在港鐵的假設中,2016年高鐵的潛在乘客群每小時的時間價值是90元,這大約等於一位月薪16000至18000元人士的時間價值,稍為高於整體港人的中位數。
 
這個假設其實仍算保守,時間成本高的人選搭高鐵的機會較高。我們要注意,隨着經濟的進步,時薪和時間成本都會隨着水漲船高。港鐵假設未來薪金增加的速度只等於GDP實質增長率的三分之一。我相信薪金的增長速度的確有可能低於GDP的增速,但不會低這麼多,因為若按此假設,可以算出,50年後所有人的工資加起來也不及GDP的五分之一,這殊不可能。
 
港鐵的推算中因為作了這一經不起推敲的遠遠過於保守的假設,以致大幅度地低估了高鐵的效益。在我的估算中,假設港人薪金的每年平均增幅是2.3%,低於很多人認為是太悲觀的GDP每年2.8%實質增長率的官方假設。至於內地乘客加薪的速度,我假設於2021年後會跌至每年4%,低於之前6.5%的假設。
 
以上的假設都與因節省時間帶來的效益有關。要真正衡量高鐵的成本效益,我們尚須扣除每年用在高鐵之上的能源、人工、管理費等等營運開支;在這些推算上,我對港鐵的假設並無異議。作為參考,2021年高鐵的營運成本估計是8.8億元,2031年是14.18億元。
 
根據以上的主要假設(尚有一些較不重要的技術性假設),若高鐵帶來的唯一效益只是節省時間,那麼,雖然建造成本從650億元增至844.2億元,高鐵投資的實質經濟內部回報率仍高達5.25%,雖低於從前官方曾估計過的6%,但與世界各國的基建項目相比,仍屬高回報的項目。
 
我們若不用內部回報率表達,也可直接比較淨效益與投資成本的折現值。要作此計算,須要假設折現率,政府沿用的實質折現率是4%,低於某些國家或公司所用的折現率,但我認為這是合適的,因為港府暫無財赤亦尚未欠下巨債,不若別的地方般要面對因財赤而帶來的巨大風險,理財時可用較低的折現率,況且港府也難以找到能穩定賺取4%以上實質回報率的投資機會。又因將來經濟可能下行,投資回報率也應調低,折現率按理也可下調;但我對這些都不加理會,仍用4%作計算,扣掉了營運成本的高鐵淨效益折現值是1179億元(高於港鐵因基於上述時薪增速過於悲觀的假設所作出的推算),比844億元的投資成本高出335億元。
 
一地兩檢 不算難題
 
由此可見,就算高鐵帶來的效益只有為旅客節省時間一項,也是十分值得的投資。政府交到立法會的文件中,有提及多種其他的效益,例如可促進珠三角市場一體、互補、帶來環保效益、促進服務業、改善與內地城市交通的便利性等等。不過,這些好處部分與節省時間一項有重疊,有些則不易量化,很難估算。
 
有一項倒是較易量化而且是相當重要的,理應也包括在效益之內,這便是政府所估計會帶來的10000個新增職位。如果這些職位平均能帶來每月10000元的工資,而且以後每年平均有2.3%的增幅,那麼可更保持就業市場的穩定性,50年內可帶來額外折現值等於366億元的效益。
 
加上上述高鐵節省時間所帶來的直接效益1179億元,總效益的折現值便高達1545億元,高鐵若因拉布而爛尾,等同要每名港人平均損失2萬多元,誰可負得起這責任?我們若用內部回報率去概括上述的結果,加上新增就業這一效益後,高鐵的經濟內部回報率由5.25%升至6.49%。這尚未包括50年後高鐵仍有310億元的剩餘價值。
 
目前有關高鐵爭論的議題之一是「一地兩檢」能否解決。明顯地,若有「一地兩檢」,高鐵的優勢可更能發揮出來。除了政治上的阻力外,我不認為這有什麼難解決,讓內地人員在西九站有限度的執法不會對「一國兩制」造成重大衝擊,執法的權力可規限在拒絕讓某些乘客登車(他們可跑到別的口岸過境),把某些乘客原車遣返內地,而不用包括拘捕權;若有在逃罪犯坐高鐵來港,內地人員可要求港方執法人員將其強制送回內地。
 
假設「一地兩檢」短期內解決不了,會否影響到上述成本效益的估算?當然會,但影響不大。按照政府估計,反正66%的高鐵乘客都是以深圳為終點或起點,就算像現時使用其他交通方法般要「兩地兩檢」,高鐵還是能節省到時間,只是「一地兩檢」可節省到更多時間而已。
 
高鐵爛尾 絕非好事
 
有評論人曾建議,高鐵爛尾是好事,西九高鐵站可撥出200萬平方呎作商場賺錢。此建議是下策,有數可計。按照該名評論人的假設,這200萬平方呎的樓面中,可供出租的是140萬平方呎,他又假設鄰近的圓方呎租是400元。
 
我查過擁有圓方81%股權的港鐵的年報,當中顯示圓方有492987呎商場面積和898個停車位可出租,2014年港鐵從圓方收到的租金是10.21億元。按照這些數據,大可推斷圓方於2014年的平均呎租是203元,而非400元。假如在西九突然加入一個面積三倍於圓方的超巨大商場,又無高鐵把顧客源源送至,租金不跌至100元或甚至50元才怪!
 
就算商場能全部出租,而又不用付出任何營運開支,改建為商場又完全不需改裝費,每年的入息(假設呎租100元)也只是16.8億元,遠遜高鐵的淨社會收益。這還未算及政府可能要求這商場補上以百億元計的地價。香港目前欠缺的是推動經濟的新動力,高鐵可帶來高檔的消費者和商務人員,若失去這新動力,多建超大型的商場只會是製造大白象。
 
高鐵的最新計劃中,從原本的15個月台減至10個,暫時可省回5億多元。減少月台的原因是目前無此需要,建好月台後尚要花錢維修管理。但將來乘客逐年增加後,另外的5個月台還是要建的,涉及金額不大,是小事。
 
高鐵可視為一種影響深遠的新科技,最適合連接人口密度高的地區,我坐過高鐵幾次,深感它做到「天涯若比鄰」對經濟的重大意義。在歐亞大陸,尤其是內地,高鐵已把大量城市連成網絡,港人若是沉溺於無聊的政治鬥爭而罔顧民生大事,後果堪虞。

所有評論

靜靜一天 - 2016年02月01日 18:15

一條高鐵蝕到一鶴眼淚。一Q清袋。

梅麗 - 2016年02月01日 20:19

高鐵對香港來說一點好處都沒有,

香港人要坐高鐵,過關深圳去坐,方便過從九龍西去坐。

對大陸旅客而言,從深圳過關後,在落馬州、羅湖、文錦渡分流到香港各地方,好過集中在九龍西站再分流到各地方。

推銷高鐵得益的是大陸,對香港一點好處都沒有。

萬古刀 - 2016年02月01日 21:14

簡單一個問題,既以時薪計時間成本效益,為甚麼不以人均GDP計增長?

GDP per capita於1997年鶯歌燕舞迎回歸那年的27,330美元(仙士不計)升到2013年的38,123美元,16年間增長不足四成,期間的年增長率是多少?  實質GDP per capita 的增長是多少?
恐怕連2%也不到,還敢說政府預估悲觀? 何況香港1990年至2015年間平均GDP增長也只0.95%(見下Link)?另外,香港去年實質薪金增長大概只有1%多一點而己。
最近幾年的港人薪金收入即使能達16,000美元一年也己是比下有餘,在可見未來這收入層的薪金能佔GDP per capita多少,大家心中有數。統計數字最能騙人,中位數往往徧離最大勞動人口的階層。又打個比方,一個國家南澇北旱,以平均數字計是雨量全國充沛,應是豐收之年,但徧就實際上餓殍遍野,更莫講中位數可能顥示一雨個雨量最合適的省份,國家據之徵糧,更加大鑊!!
以月薪16,000港元計,據資料2014年25至59歲勞動參與率中男性平均88.4%,女性71.9%計算,女性參與率為男性的八成左右,可粗略推算家庭平均收入會為接近16,000港元X1.8=28,800港元。有此收入數字家庭(25,000至29,999港元)在2014年佔總數大概不足7.7%,比佔最大份額(11.3%)的10,000至14,999港元層少了近3.6%,絕對有統計學上意義。在25K-29.999K階層以上有八個階層,加起來佔總數約40%,但其下七個就己佔上52.2%。顯然,此處雷教授的中間階層並不中間,而是中上。
以中上收入計算時間成本效益,又以遠高於往績的收入增幅來計算時間成本的增長,是雙重如意算盤,可能比單純的畝產萬斤論證看起來科學得多,卻一樣的一廂情願,同樣危險。

Links︰1)Hongkongers' median income grew only 10pc in last decade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125083/hongkongers-median-in...

            2)HongKong Facts (household income)
http://www.gov.hk/en/about/abouthk/factsheets/docs/population.pdf

           3)Hong Kong GDP Growth Rate  1990-2016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hong-kong/gdp-growth

吴清心 - 2016年03月19日 01:08

關於:“信報網站論壇的三宗罪”被刪帖一事,再被論壇內部網管人員

蜻蜓88
石亦云

文見亂

Sammy699

侈哆

Liberphile等人

假冒壇友(查其壇內空洞無文)

連續跟帖10多個蓄意以莫须有的:五毛、宣傳不道德或某信仰/主義去誤導他人、神功戲、貼文怪異、、等等言論來蓄意抹黑、惡毒攻擊本港土生土長的著名詞曲作家音樂製作人吳清心先生,意圖隱瞞其(網管、編輯)心理變態和無能真相--信報論壇不少言論主觀偏颇欠中立、網管、編輯無能和素質低下,自甘墮落,讓其他壇友一同起哄(我哋今日去邊度搵靶射?),可謂心狠手辣惡毒至極。

 

針對本港土生土長、真心的愛國愛民愛心音樂家吳清心先生的無理刪帖行為早已開始:見一貼刪一貼,諸位可以在本人論壇中發現真相。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