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莊子》筆記 - 〈列御寇〉選輯(三)

《莊子。列御寇》:『鄭人緩也,呻吟裘氏之地。祗三年而緩為儒。河潤九里,澤及三族,使其弟墨。儒墨相與辯,其父助翟。十年而緩自殺。其父夢之曰:「使而子為墨者,予也,闔嘗視其良?既為秋柏之實矣。」夫造物者之報人也,不報其人而報其人之天,彼故使彼。夫人以己為有,以異于人,以賤其親。齊人之井飲者相捽也。故曰:今之世皆緩也。自是有德者以不知也,而況有道者乎!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聖人安其所安,不安其所不安﹔眾人安其所不安,不安其所安。』

鄭國有一名叫緩的人,在裘氏之地讀書。祗三年緩便學有所成,成為儒家學者,聲名遠播,河潤九里,利澤及於父、母、妻三族。緩指導其弟翟研究學問。翟起初雖習儒學,但未有跟從緩,反而成為墨者。(翟就是開創墨家,後世有名的墨子,墨翟。戰國時雖百家爭鳴,但以儒墨領先。)儒墨思想不同,兄弟常有辯論。其父站在墨翟一邊。緩未能勝弟,又怨恨其父,十年後自殺。緩死後報夢於其父,曰:「教化你兒子成材,之所以能成為墨者,我也!何以不視我為良師?如今我墳上的松栢已成而生實了。」

緩以為翟能成為墨者是自己的功勞,是不明白人之稟賦來自天,各有差異。造物者之於人自有報應之理,而這報應是應於該人的天賦品性,不以人力為轉移。其弟翟本來天生就有為墨者的根氣,故能自成一家。(否則早應該按緩要求成為儒者了!)緩以為族人及弟是由自己所教化,又自以為優異於人,是貪天之功以為己力。愛虛名,怨其父而自殺,是賤視父母給予的保貴生命。

井水本來就出於天然,齊人為把水私有化而相爭。開井之人以為泉水是自己所造,亦是貪天之功。井之所以能通出泉水,是地下原來就有水。故曰:當今之世,到處皆是像緩這樣的人。自是者不彰,故有德者不會自是,更何况是得道之人。古者謂之「遁天之刑」。(本是自然力量成之,但世人爭功,免不了及於刑戮而自傷。)

聖人安其所安,不安其所不安。
衆人安其所不安,不安其所安。

 

(衆人窮一生追求虛名物欲,是安其所不安也。

不能善養精神,賤耗生命,是不安其所安也。)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