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莊子》筆記 - 〈列御寇〉選輯(四)之離實學偽

《莊子·列御寇》:『魯哀公問乎顏闔曰:「吾以仲尼為貞幹,國其有瘳乎?」曰:「殆哉圾乎!仲尼方且飾羽而畫,從事華辭。以支為旨,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以上民!彼宜女與予頤與,誤而可矣!今使民離實學偽,非所以視民也。為后世慮,不若休之。難治也!施於人而不忘,非天布也,商賈不齒。雖以事齒之,神者弗齒。為外刑者,金與木也﹔為內刑者,動與過也。宵人之離外刑者,金木訊之﹔離內刑者,陰陽食之。夫免乎外內之刑者,唯真人能之。」』

魯哀公問顏闔,曰:「我想任命仲尼為卿相,治理國事,是否可以治好魯國之弊病?」

顏闔曰:「此事非常之危險也!仲尼的方式是既以羽毛裝飾還要畫上彩色,從事華麗文辭,以枝葉為主旨,失其本。他矯飾自然之性,誇示於民眾,而不知已失去信實。受乎心,則執著而又有機心﹔宰乎神,以此心態主宰著精神,何以為天下萬民之榜樣?(後世君臣人民若受教而仿傚,不可能回復原來本性。)仲尼對你果真有益嗎?你用他可以安養天下嗎?如誤用之就算了,若審慎考量後,豈能用之!如今他使人離真實性情而學詐偽,不是教示黎民的好辦法。若為後世子孫着想,不若放棄他吧。

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因上位者智多,有心治民,則民難治也。施於人而不忘,是有心治人也,非自然布局,是人為報局也。施恩於人以求報,猶如商賈做買賣,有道者不願與其交談。縱因事不得已要相談,精神上亦感到不樂。外刑者,刀鋸斧鉞,捶楚桎梏。內刑者,心之煩擾,事之悔過。言人之身體精神所受內傷與刑戮同也。能夠免於外內刑罰的,只有真人才能做到。」

(眾人非真人,如失自然本性,受乎心,宰乎神,則難免內外受刑。

「為內刑者,動與過也」
心動則不安寧,太過則失平衡。

「離內刑者,陰陽食之」
離,罹也。
受內刑者,體內陰陽失平衡,相互侵食,病由之而生。
人日夜受到折磨而不知所由來。)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