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榮鏗's 的頭像

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公民黨執行委員會委員

六四晚上 我到了維園

《信報》專業為公:當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受到質疑的時候,通常有兩個原因:社會背景轉變了,或人的思維改變了;所以,當近年有年輕人質疑為什麼還要悼念六四時,或許也是一個讓我們反思悼念六四的機會。
 
有年輕人說,香港的民主進程和前途問題,與中國大陸無關。一方面他們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二來他們認為他們沒有責任,也沒有能力「建設民主中國」。
 
認為自己屬於什麼人、自問自己有無責任或能力去做一些事,是很主觀的,難以質疑,也不必勉強;可是,若然認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和前途問題與中國無關,則是屬於客觀事實的問題,須作探討。
 
「雙查方案」成主流方案
 
近日翻看《基本法》草擬的歷史,讀到第45和第68條,即有關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條文演變時,看到六四對這兩條條文,也就是對香港回歸後民主化進程的影響。
 
打從起草《基本法》開始,政治制度設計和民主化進程就是熱烈討論的話題。當時不少有心人都提出各自的方案。
 
至1989年,查良鏞和查濟民提出協調方案(時稱「雙查方案」),建議第二任及第三任行政長官由8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而立法會則分三屆發展至半數議席由直選產生。
 
此外,第三任行政長官和第四屆立法會在其任內須舉行一次全體選民投票,以決定第四任行政長官是否以普選產生和第五屆立法會是否全面直選。如全體選民投票決定不更改行政長官或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則每隔10年可再舉行一次全體選民投票。
 
公投條文無端消失
 
這個在當時被抨擊為太保守的方案,卻雀屏中選,成為「主流方案」,並納入1989年2月寫成的《基本法》草案的第二稿中。不過,事隔半年,也就是經歷六四事件後,有關公投的條文卻消失了。具體原因要靠當時的草委憶述,文獻只能反映在六四之後,當《基本法》的草擬工作恢復時,草委對香港回歸後的政制改革,大都認為應該「寧穩勿亂」,態度明顯從六四前的開放轉為保守。
 
若是認識這段歷史,那麼還有誰、特別是爭取民主的人仍然可以說香港的民主化與中國無關係嗎?
 
 
(節錄)
 

所有評論

bebumui - 2016年06月07日 14:08

悼念六四就是對六四死難者的尊重並繼承他們的違志,我愛國家,但不愛黨,我願意建設一個民主,公義,公平的社會。我關心國內維 權律師及維 權 人 士!我要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暴政!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