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僭建一個詞,壓縮了空間

人大第五次釋法,僭建了一個詞,卻大大修改了《基本法》的立法原意,從而收窄了該法原本賦予香港的政治空間。

這個詞是「及其」,置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間。在兩者之間加了一個連貫詞(原本法例所沒有),就使香港公職人員的效忠對象從單一效忠特區,變成要「雙重效忠」中國和特區。筆者不是法律專家,也不是語言學家,無意咬文嚼字,但作為一個曾經全程採訪了《基本法》制定過程的記者,我有責任指出一些很多人沒有注意到的、很微妙的政治問題。而這些問題,即使是內地法律專家也很有可能忽略。

《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的第三款說:「《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注意筆者用黑體突出的地方)。很明顯,根據這個表述說明,特區官員的效忠物件有兩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

但是,這並不是《基本法》原來的規定。該法第104條(即本次釋法的條文)說: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請注意,法律條文的表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間,找不到「及其」這個詞。

如果大家不信兩者有詞義上的分別,則不妨參考兩個文件的英文翻譯。《基本法》104條的英文翻譯是:

「......swear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swear allegiance to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釋法的文本是

The taking of the oath stipulated by Article 104 of the Basic Law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a legal pledge made by the public officers specified in the Article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its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nd is legally binding.

在原來的法律裡,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間是用介詞「 of」,而不是連貫詞,換言之,香港官員的效忠物件只有一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但是,在釋法的文本裡,legal pledge 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and its」)香港特區,明顯有兩個。

僭建一個詞有那麼重要嗎? 不瞭解《基本法》草擬過程的人,可能連人大常委僭建了新東西也無所察覺,更看不出它的重要性。但是,瞭解這個過程的人,就必須如實指出:人大常委會的僭建物偏離了《基本法》的立法願意,從而大大收窄了香港的政治空間。

早在《基本法》草擬過程中,就已經有內地的委員,提出香港特首以及一眾高官需要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效忠的問題,何以見得?

1988年,就有內地草委提出:「......其誓言必須包括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注意我用黑體標出一個連詞「和」)[1]。

1989年,再有內地草委提出:「行政長官、立法會及行政會議主席除了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外,還要效忠中央人民政府」[2]。

1989年末,當《基本法》快要定稿時,內地委員還是希望要加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條款。他們建議:「必須宣誓擁護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為他們認為,「在特區擔任公職的人都應效忠國家」。內地草委的很多不同版本都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並列,即是說既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內地草委提出的眾多文本中,都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句話中,加上一個「和」字,或「以及」的連詞[3]。

雖然如此,到最後《基本法》頒佈時,卻沒有接納內地草委的意見,沒有要求「雙重效忠」。為什麼有這個變化?根據港澳辦一個熟悉情況的人士對我說,這是因為「六四屠城」後,在當時有百萬港人上街反對鎮壓的情況下,中央有人也覺得強要香港人認同中國政府並不容易,更遑論「效忠」,所以就沒有接受內地草委的建議。這個說法出自何人?有沒有文字根據?有沒有廣泛傳達?我不知道,但我們從陳佐洱的一番話可以反證這個連貫詞的消失不是無心之失。

當年任基本法草委會秘書處負責人的陳佐洱是這樣形容基本法起草過程,他說:「這部莊嚴的全國性法律從起草到頒佈的全過程都非常嚴肅、縝密,每一章每一條每一款甚至每一字、標點符號都經過了香港和內地起草委員們的深思熟慮,甚至激烈的討論。」(引自其回憶錄《交接香港》)。果如是,則拍板定奪的《基本法》第104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之間沒有加插任何形式的「連詞」,顯然就不是無心之失了。

當年中央為什麼不接受內地草委的建議,規定「雙重效忠」?筆者認為,這正正是因為要區隔「一國」和「兩制」之間的分野,突出香港不同於內地的特點。這個推測不是沒有根據的。例如關於香港和內地人民的權利和義務就很不同,中央政府沒有要求香港人民必須履行同內地人民同樣的權利義務。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二條規定: 「香港居民和在香港的其他人有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這是《基本法》唯一一條提及香港居民須盡義務的條文。反之,中國憲法要求中國公民須履行的義務,包括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憲法第五十二條)和維護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第五十四條)等等。當時內地草委對此也很有意見,認為是「一國國家、兩個等級的人民」。所以,香港官員可以不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安排,同香港人可以不承擔憲法規定的國民的權利義務的安排,性質是一樣的,目的就是要突出兩地的分別。

昔日內地官員想加但沒有加的一個「連貫詞」,這次終於借釋法之機加了上去,嚴格來說這是修改《基本法》使之偏離了1990年通過時候的立法原意。李飛在記者招待會辯稱:「效忠特區本身就是必須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又說:「如果說效忠特區而不效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質上就是把香港特區視為獨立於國家之外的政治實體,明顯違反「一國兩制」的方針和基本法」,李飛這番話,完全不符合當年的立法原意。如果當年是真的像他這樣認為的話,那麼他又如何解釋「字斟句酌」如陳佐洱所言的《基本法》原來的條文會故意略去內地草委念之在茲的「雙重效忠」問題?明明是僭建,卻硬說是原來已有,這是為什麼港人對釋法反感的原因。

事實上這種有意識、有計劃的僭建,在2014年「白皮書」頒佈時就已經出現了。當時我就注意到,白皮書這樣說:「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說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4]。大多數人都不會注意到這個表述有問題,但由於我知道《基本法》制定過程中曾經出現過要求特區公職人員雙重效忠的問題,所以我對白皮書的這個論述就很敏感,無奈當時我在朋友間提出這個問題時,很多人覺得我是在「鑽牛角尖」。兩年之後,終於通過釋法來達到「雙重效忠」的目標,我的疑慮也就不是無根據。
僭建一個詞,就將「單一效忠香港」,變為「雙重效忠香港和中國」,這個政治環境的變化不可謂不大。這個不明顯的改變,卻很有可能收窄香港的政治空間:

其一,根據白皮書的論述,堅持「一國」的原則,就不僅僅限於維護國家的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了,連帶要擁護大陸的制度和中共的執政[5],而這是很多香港人都無法接受的。將來這些不願「雙重效忠」的人就會永遠被排斥在公職人員行列之外了。其造成的潛在政治影響將非常負面。而這些問題正正是香港人難以接受人大動輒釋法的原因所在。

其二,根據這次釋法所帶出的原則,將來立法會議員如果發表批判「一黨專政」、「打倒共產黨」的言論,將有可能被認為違反了宣誓的規定(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被褫奪議員的資格。從「單一效忠」到「雙重效忠」的討論、定案過程看,這種擔憂不是沒有根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見1988年10月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編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諮詢報告第五冊 ---- 條文總報告》
[2]見1989年11月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編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諮詢報告第三冊 ---- 條文總報告》
[3]各種版本詳見1989年12月《政治體制專題小組第17次會議紀要》,並載於1990年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第九次全體會議文件彙編》
[4]見白皮書第五部分: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政策之(三)堅持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
[5]見白皮書第五部分:「憲法明確規定國家的根本制度是社會主義制度,並規定了國家的基本制度、領導核心和指導思想等制度和原則。堅持一國原則,最根本的是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尊重國家實行的根本制度以及其他制度和原則。

所有評論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2:01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這是《基本法》原來的第104條原文。

如先生所言,效忠的對象是單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2:09

今次的釋法,加上「及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

這是雙重效忠。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2:16

一法立,一弊生。

香港咁好玩.....就是這樣來的........一笑

星斗市民 - 2016年11月10日 04:39

[僭建一個詞,壓縮了空間]

今次人大釋法,嚴格來說是越權和濫權。所謂釋法應是解釋法律(Interpretation),現時已變為修改法律(Amendment),實難以服眾,此種是強盜行為,只有特色社會主義才有。

Daniel - 2016年11月10日 05:00

星斗市民 -:今次人大釋法,嚴格來說是越權和濫權。所謂釋法應是解釋法律(Interpretation),現時已變為修改法律(Amendment),】

亦寫到天一半,地一半,梁遊議員位,都未必釘得,(就算?)釘左D代議士亦無用,補選結果咪一樣,到時又釘過?操控思想言論難上難!

 

巨浪 - 2016年11月10日 05:11

首先,《基本法》的法律原義以中文為準,英文只作參考,沒有法律作用。而釋法是要解釋中文的《基本法》或者《基本法》的中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我看來是兩個物體,雖說之間沒有「及其」,但也沒有「」字。好了,有點混淆,語焉不詳,所以人大必須釋法。釋法的結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雙重意義,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英文版本作出相應更改。

 

故此,人大釋法是必須的。原意沒有「」字,卻隱含「及其」的意思。

 

好了,今天《基本法》更清晰了,市民更滿意了。

 

巨浪 - 2016年11月10日 05:13

宣誓效忠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什麽東西?是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抑或「香港特別行政區人民」?效忠香港是什麽意思?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太過空虛,失却方向。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有意思多了,更激昂,更自豪。人是要有家,有國的。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人生才會富足,生活才會快樂,生命才是充實,空間更加廣闊。

 

香江人要好好思考我這番話啊。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5:59

巨浪....你的中文程度咁屎.......點出嚟行呀?       一笑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6:08

巨浪...可能不是你的中文程度屎,直情係你唔識中文的語意邏輯。一笑

巨浪 - 2016年11月10日 06:16

波兄肯看和回應晚輩的留言,小弟内心興奮有餘,雀躍不已。嘻嘻,請多多指教。

 

巨浪 - 2016年11月10日 06:22

唉,今天的信壇,我已經沒有朋友,幾乎無人會理會我的存在。

 

巨浪 - 2016年11月10日 06:26

剛翻看早上的留言,是好好的留言啊!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0日 06:45

我是悶得無聊.........

O

Old Cake - 2016年11月10日 07:10

104條中說的是"宣誓",而《一百零四條的解釋》的第三款說的是"承諾",兩者是不同的。
其文字意思是,"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效忠香港特區",而此項向香港特區的宣誓"效忠",是對中國及其香港特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

O

Old Cake - 2016年11月10日 07:31

釋法(實為改法)已係僭建,而中亂辦法律部長就在僭建上再僭建,小小一個部長竟膽敢在人大"釋法"上再釋法 ?,
他竟說104條中的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意思是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有白紙黑字在,他竟敢亂說。

O

Old Cake - 2016年11月10日 07:57

104條之解釋類例:外父外母要你"承諾"你會養老婆一世,並不是指你會養外父外母一世。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1:57

梁愛詩必須在 [憲法治國] 和 [依基本法辦事] 的問題上, 和

共產黨的 “依法治國 ” 及 梁振英的  “ 依法辦事 " 的問題上,

對得起香港人民!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2:06

LCY : 30 - 8 - 2 ("青面新症" 2persons) = 20...MISSIONS nearly finish...OMG...
(FYI, 市民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 要求宣告8名議員宣誓無效...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2:15

梁國雄說,建制派與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政權,已達瘋狂程度,形容他們藉著人大釋法,想取消政敵的當選資格。梁國雄又指,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及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近日有關釋法的言論,是「在釋法內再釋法」。...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2:30

程翔說的沒有錯在 104 條裡面多加文字,就是修法而不是解釋!

要解釋必須提請,人大常委沒有自提自釋的權力,人大常委要釋法必須向香港立法會申請;

要修法也必須由人大常委向香港立法會申請,人大常委沒有可以自己議案的權力。以體現憲法和基本法規定的人民領導國家的規定!

人大常委必須尊重香港立法會的代表民選的權力!

人大常委不也是人民選舉出來的,沒有理由不尊重香港人民民選的立法會吧!

人大常委與香港立法會那個大,基本法寫的清楚:在香港內部事務上,香港立法會是老大,人大常委是老小!

以上就是 憲法治國、基本法治港的法律基礎:即在香港內部事務上立法會是老大。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2:42

基本法第 66 條,規定香港立法會是立法機關,

有權立法,有權提請釋法和修改基本法。

未經香港立法會通過,人大常委無權 自行釋法和自行修法有關香港的內部事務。

人大常委的權力來之人民,不是執政的共產黨所施給。

人大常委必須尊重香港人民普選出來的立法會。

在香港內部事務的問題上立法會是最大的權力,而不是人大常委!

這就是 [基本法治港] ,而不是梁振英的依法辦事!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2:59

TO : 7m, LCY : BTW, 30 - 15 = 15...That is my mission from 大"能"6 lor...Thanks for your kind attention...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3:56

香港人民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際,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結束之時。

何以見得?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一部人民領導國家的憲政國家,加上憲法強調的是無產階級的領導,即

特首必須有無產階級領導,立法會也必然有無產階級領導,

香港商界沒有領導香港的權力,

梁振英、梁君彥還有份當特首和立法會主席,

功能組別的商界還能立足立法會和選委會?

紅衛兵出身的張德江寫批判大文章一流,文化知識、法律知識是0分,

人大常委釋法是畫蛇添足!

長毛是無產階級的代表人物,有資格當特首。商界拜拜香港!

無產階級領導香港,共產黨一黨專制結束。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5:08

因為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凡是商界出身的立法會議員,必須

從立法會驅出!是這樣吧?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5:46

另外,特首及律政司要求法庭以釋法前的情況作裁決,包括取消二人的議員資格以及二人無權再宣誓,並即時生效;同時要求法庭裁定,梁君彥錯誤地容許二人再次宣誓。特首及律政司一方又指出,法庭必須按照釋法內容作出裁決,而釋法內容亦包括了特首及律政司一方的陳辭說法。... 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5:58

人大常委釋法內容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04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宣誓人必須真誠信奉並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以上 : “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

基本法第 104 條,變成:

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憲法) 及其 香港特區 法律 ( 基本法 ) 即

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及其特區基本法。

程翔先生是不是這樣的意思?

如果是,那麼意味着香港議員、香港人民也可以把手伸進中央人民政府裡面,

要求中央人民政府依據憲法人民領導國家的規定

中央人民政府必須由全國人民包括香港人民普選產生。

這是人大常委施給議員和香港人民的應有的權力!

是這樣吧?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6:31

游(蕙禎)一方強調,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就釋法草案所作的說明,根本不是釋法的一部分,對本港法庭亦不具有法律效力。...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6:34

梁頌恆一方又批評人大常委會的所謂釋法,事實上是在修改《基本法》,卻沒有按照《基本法》第159條規定的修法程序,實屬越權,應視作無效。梁一方續指,由於這次人大釋法是變相修法,故應被視作沒有任何追溯力,亦不應該應用在本案之中。...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S

Sylvia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6:59

基本法序言及第一章第一條,已清楚指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故香港並非一個獨立政治實體,主權國是PRC。雙重效忠是一直存在的憲政責仼,除序言General Principles外,23條條文已明確指出基本法一國的精神: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均不可為之。

一種連小學雞都懂的行為規範,自決派選擇裝儍鑚空子,並抽水播獨,中央只能詳詳細細,説明一切。面對無賴,我們有必要一字不漏,講清講楚。

今次釋法另一重大意義,是人大維持終審法院已審理案件的裁決,不受影響。此決定,代表中央對兩制下最高司法機關的尊重和肯定。

其實,對於正人君子,釋法又有甚麼可怕?

 

Daniel - 2016年11月10日 17:13

【Sylvia Chan :
基本法序言及第一章第一條,已清楚指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港非軍事外交事務除外

Daniel - 2016年11月10日 17:18

 
【Sylvia Chan:其實,對於正人君子,釋法又有甚麼可怕?】
第三世界國D"識"法,好恐怖喎!
S

Sylvia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7:31

Daniel

恐怖得過民主警察,關㙮那麼異見,水刑丶扯手指甲;老家有冰房,令人救死不得。

基基能棄保留港,享受24hr保鏢free service,可見兩制的民主自由,如何為人民服務!

S

Sylvia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7:31

改正:求死不得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7:42

7b : Legally binding ---> Universal Suffrage in hk and also in 大6 ? ? ?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8:07

宣誓辭是有兩點:

1) 擁護基本法;

2) 效忠香港特區。

如果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憲法也塞進去就變成:

1) 擁護憲法和基本法;

2) 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區。

這樣一來,議員和香港人民就有權力參與維護憲法的規定。

所以香港人民要求依據憲法規定人民領導國家的憲政地位,

中央政府必須由全國人民包括香港人民普選產生。

否則任何政黨無權執政包括共產黨!

​這是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結果。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8:18

7b : "The taking of the UNIVERSAL SUFFRAGE stipulated by Article XYZ of the Basic Law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a legal pledge made by the public specified in the Article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its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nd is legally binding."...Is it OK ? ? ?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8:23

憲法第一條 :人民領導國家;

憲法第二條 :國家的一切屬於人民;

憲法第79條 :

第七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  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滿四十五周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以被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

依據以上條款:

香港人民有權力參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副主席。

​這是人大常委賜予香港人民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權力的結果!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18:25

更正 :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S

Sylvia Chan - 2016年11月10日 19:06

梅麗

請搞清楚兩制是甚麼?特區是甚麼?

可以避免搭錯線。

 

 

Shi wah - 2016年11月10日 19:34

程翔先生真係癲嘅,而家重同佢逐字逐句講基本法、法治、邏輯?

我諗起東郭先生。

梅麗 - 2016年11月10日 20:51

一國兩制有一個特點,就是香港的內部事務中央政府無權干涉,

但香港人民照樣有權參與國家大事事務的討論和提出意見。

現在人大常委釋法變成修法,要香港議員和香港人民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既然要效忠憲法,

那麼,香港人民就有職責,直接參與有關憲法規定的包括參選國家主席,及其監督憲法的執行和提出意見,否則如何效忠?效忠重要的一點就是參與。而不是被憲法約束自己,不敢提意見!為此,

我們首要提出的意見就是中央政府必須有全國人民普選產生,

任何政黨要執政就必須參選。

共產黨不是中央政府唯一的執政黨。

我們要敢於提出來以示效忠憲法。

 

侈哆 - 2016年11月11日 09:17

[[[...而家重同佢逐字逐句講基本法、法治、邏輯?...]]]

 

沒有法子,一旦曾經接受洗腦,思維一生也跳不出那配給了的範疇.

 

「東郭先生」忘記了,基本法、法治、邏輯...「中央街市」自有海鮮價,可以按需要,度身定造、隨時釋、隨時修.可憐今天東郭先生蹲在象牙塔裏「逐字逐句講」,可能明天大人「唔啱心水改到啱」,大筆一​揮,逐字逐句改了删了扔了!

p

paulychan127218 - 2016年11月11日 18:08

~wf~....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