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從人大釋法看香港的宿命

香港回歸20年,共出現五次人大釋法,平均四年一次。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認為:「20年五次釋法難道還不夠自制嗎?」問題是,除了第四次釋法是合理(事涉外交問題,香港沒有管轄權)和合乎程式(由香港終審法院提出)外,其他四次都既不合理,又不符合《基本法》規定的程式。這樣的釋法,肯定會直接影響香港的終審權,從而間接影響香港的「高度自治」。
 
事實上,今天出現的問題(中央通過釋法的機制,影響了特區的司法獨立),在《基本法》制定的過程中,香港的草委會成員就已經預見到,他們並且力爭香港對《基本法》有全面的解釋權。這個解釋權的爭奪戰,從一開始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刻,是整個《基本法》草擬過程中意見分歧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即使到了1989年底,距離中央要求拍板的日期(1990年春)很短,香港的委員們還是力求北京要慎重考慮給與香港全面的解釋權。
 
可惜對港人的呼聲,北京不屑一顧。北京堅持要牢牢掌控解釋權,理由就是主權原則(解釋權體現主權)和政治倫理原則(下級權力不能淩駕上級)這兩點。
 
筆者採訪了整個《基本法》草擬的全部過程,見證了當年香港草委們所擔心的問題,今天一一出現。我們明明見到問題,卻無從避免,這正是香港前途可悲之處。本文擬回顧一下當年香港草委是如何為香港爭取我們應有的解釋權,縱使他們的努力失敗了,但他們的預見性卻值得我們欽敬。
 
第一,從高度自治看,沒有解釋權,則終審權是空的,「一國兩制」也缺乏牢固的基礎。
 
香港的委員指出,「香港的法治精神是香港安定繁榮的基石,而終審權更是法治精神的必要元素,故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必須擁有解釋全本《基本法》的最終權力,特別行政區法院才能保有其終審權。若在需要作出影響案件判決的解釋時,便必須交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解釋,那麼實際上該案件便是由全國人大常委判決,那麼香港特別行政區便喪失了終審權,司法獨立以及所謂法治精神也便蕩然無存」[1]。事實證明,人大第五次釋法,趕在法院審理「宣誓」案前釋法,正好說明這是由人大常委來判案而不是由特區法院來判案。
 
所以,當年李福善大法官就規勸北京說:「將來中央對香港特區授予的『一國兩制』和『獨立終審權』,似乎不宜左手給了全部,而右手取回一些。既發生矛盾現象,也有和《聯合聲明》不符的遺憾」[2]。這些忠言都不獲接納。
 
第二,從司法傳統看,中港兩地對法律的解釋機制非常不同,大陸的機制會危害香港的司法獨立。
 
對法律的解釋,香港實行的是「司法解釋」。根據香港現行法制,立法機關負責制定法律,司法機關在處理具體案件時,對相關法律進行解釋,稱為「司法解釋」。法院在解釋法律時,須考慮法律條文本身的含義,不可作出與該條文意義相違的解釋;而且法院必須在審訊具體案件時,才可對有關法律作出解釋。換言之,司法解釋必須從具體案中產生,不能抽象性、原則性地解釋法律[3]。
 
大陸實行「立法解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負責制定法律,但其常委會可在法律條文需要進一步明確、或作補充規定時加以解釋或規定。人大常委會可以在它認為有需要時主動行使這個權力而無須有具體案件涉及有關法律時才行使。這種「立法解釋」,容許中央政府可以隨時干預特區法院的運作,危害司法獨立[4]。
 
由於大陸實行「立法解釋」,大陸政府認為有需要時就可以主動釋法,這樣,香港的「高度自治」就缺乏制度保障,它不是建立在牢固的法律基礎上,而是完全取決於中央的「善意」。
 
事實證明,當初香港草委的預見是正確的:第二次釋法,就是中央主動地、事先毫無商量地、單方面地改變了中共對香港的政治承諾--即在2007年在香港實行行政長官普選。當年北京就是主動解釋《基本法》附件一和二,把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實行普選的日期推遲,並且把原法規定的「三部曲」改為「五部曲」,實質性的修改了《基本法》。
 
第三,香港草委當年建議設立類似「憲法法庭」而不能單靠「基本法委員會」來決定是否釋法和如何釋法。因為當年香港的草委看到,在現實政治中,「基本法委員會」內的香港委員,將會純粹由中共指派,因而無法「把其司法和政治功能區別開來」[5]。他們力主成立「基本法解釋委員會」,內地和香港成員各半,香港成員「由民主、開放的提名和選舉方式產生」[6],這樣才能保證有人敢於為香港發聲。事實證明,草委的這個預見也是正確的。今天我們看到的「基本法委員會」港方成員,都是清一色的無條件支持北京立場的人,他們都不可能對北京的干預產生任何制約作用。
 
回顧京港雙方爭奪「基本法解釋權」這個過程,可以看出:香港人對自己前途的無奈性:縱使我們能夠清晰地預見到將來會出現的危機,卻完全無力去預防或扭轉這個危機的出現。這大概就是香港沒落的宿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見1989年9月20日《基本法》草委會《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專題小組第四次會議記錄》
[2] 見李福善:《我對基本法草案修改的建議》,刊在《明報》1989年2月21日
[3]見《基本法解釋權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制度》,載於1988年10月基本法諮詢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諮詢報告(2)-- 專題報告》
[4] 同上。
[5] 見基本法諮詢委員會1989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諮詢報告第一冊》
[6] 同上,第三冊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6年11月17日 00:30

咁果啲一日到黑捧住《基本法》唸經嘅和尚嘅宿命係乜呢?

《基本法》嘅威力靠班和尚吹噓,係真係假,和尚有責,唔好鬼食泥。

kychiu - 2016年11月17日 00:54

"......閱畢何俊仁的《謙卑的奮鬥》,我兩眼不禁發直,對這些民主前輩佩服不已。

 

原因(一):何俊仁、李柱銘在基本法頒佈前已知道香港沒有「剩餘權力」

 

原來早在基本法頒佈之前,當時太平山學會的何俊仁曾經撰文論及「剩餘權力」,並且托當時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李柱銘將這個概念帶進草委會內。何俊仁提議將「剩餘權力」明文賦予香港,就可以將體現史無前例的「高度自治」。

 

老實說,這個意見是甚具前瞻性的。只是後來,何俊仁的回憶錄這樣寫到「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周南在一次會議上面指出『中國實行單一制而非聯邦制,故剩餘權力是屬於中央,無討論餘地。』」結果,基本法就在這個情況下出生,而這兩位先生在基本法頒佈之前已經知道香港是沒有「剩餘權力」的。

 

二零一四年,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一出,提到香港並無剩餘權力。你們的驚訝與憤怒,倒是讓我啼笑皆非。其實中共一直沒有變,只是你們當時選擇對此視而不見。如果一開始就對「無剩餘權力論」不滿意,就應該重新思考一國兩制是否一條可行的出路,便不會使得今日你我動輒得咎,無力回天。

......"

全文:

馮敬恩:多x謝一眾前輩為香港民主的付出

六月 6, 2016

附:

李永達先生在《香港01》撰文

kychiu - 2016年11月17日 01:00

"......香港民主運動過去三十年了無寸進,固然可悲。年輕人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要奮身抗爭,去在每一個陣地去戰鬥。文爭武鬥,雙管齊下,方為上策。誰又會想到,當日被視為「港獨」的公投、自決,在真・港獨言論下突然變得鬆動起來,也「可以講」 了。所謂抗爭,就是衝撞整個體制,去為後來者開路。當然也會有失敗的時候,誰能保證抗爭一定收效且無成本呢?誰知道會不會今日講「支那」是辱華,之後講「保衛正體字」、「粵教中」就不會是「辱華」了?不要以為今日未輪到各位遭受打壓,就可以大模斯樣,口出狂言。更甚者,今日兩位所遭受的後果,在法理上跟所謂「辱華」言論無關!

......"

 

全文

馮敬恩:以否定為肯定的香港年輕人 | 特約轉載 | 立場新聞

Daniel - 2016年11月17日 01:10

【.香港民主運動過去三十年了無寸進,固然可悲。】

四九年P R C夠話民主,而家為你民我(習帝)主!

星斗市民 - 2016年11月17日 05:48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認為:「20年五次釋法難道還不夠自制嗎?」】
人大希望能將釋法呢樣嘢能在港發揚光大,最好能夠將之常規化,每年不定期一兩次都唔算多,鬼叫你哋港人享受慣咗自由太耐,搞到大陸十三億人都妒忌,等你港人體驗吓共產主義生活係點,中央實在用心良苦。

Daniel - 2016年11月17日 05:56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認為:「20年五次釋法難道還不夠自制嗎?」】

香港人争取国家三十年己簽名嘅兩制,高度自治及基本法,呢個吾係獨立吾獨立嘅問题,係合约嘅問题,朝庭如果吾執行,當年吾好簽名咪得囉, 吾駛自制!

 

巨浪 - 2016年11月17日 06:45

文中 : ".....香港的「高度自治」就缺乏制度保障,它不是建立在牢固的法律基礎上,而是完全取決於中央的「善意」。"

 

笑南死人。你憑啥肯定香江人有「善意」?香江人有「惡意」,難道還要求中央對它有「善意」。

 

「高度自治」不是「自治」。

 

香港的法律基礎是牢固的?香江人自欺欺人是如此想。

 

香港法院對《基本法》有全面的解釋權!?!?稍為有些少腦筋的人都認為不可能。宗主國對自己訂立的憲法沒有解釋權!?!?你們香江人以為咱們大陸人是儍的嗎?

 

香江人有「善意」!?!?誰會信?笑南死我。

 

世界上,只有香江人以為自己了不起。説穿了,一文不值。

 

巨浪 - 2016年11月17日 07:00

其實整個鬧劇,説穿了,香江人自命不凡,但無料到,一味抗拒中央,沒有本事,高不成低不就,毫無産出能力,只曉食飯屙屎睡覺,無恥兼不講道理,崇洋媚外,見鬼佬就拜,愛掛個洋名,語言低俗,面目猙獰。鄙人就看不起香冮人。

 

Daniel - 2016年11月17日 07:02

【 巨浪 :其實整個鬧劇,説穿了,香江人自命不凡,但無料到, 】  

吾跟基本法及兩制無問题,一早吾簽咪得囉,咁猪!

巨浪 - 2016年11月17日 07:13

香江人謊話連篇,好逸惡勞,妙想天開倒是事實。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48

從森林視界所觀照,看看共產對全球之禍患

全球瓦解共產組織系列3
人類自毀滅他的當今幫凶--美國共產主義民主黨

致:全球華人
來自:降誕於60年代英治時空的港華族

美國共產黨紅色間諜對中美關係與中國命運的決定作用

撮要前言:

文森特的方案實質上是執行毛澤東意願的美國政府援華方案,其方案从文字上似乎冠冕堂皇…掩蓋了蔣介石對於和平建國的願望和努力,而竭盡全力美化毛澤東,同时诽谤、中伤和抹黑國民政府,掩蓋了蘇聯對於毛澤東的援助和斯大林對於中國的野心,尤其是掩盖了在蘇俄的慫恿與支持下中共黨軍在東北、華北地區的實際佔領那些事實。

文森特方案,顯然顛倒黑白,有著共產國際的背景,但他左右甚至决定杜鲁门政府的對華决策,這是顯而易見的。

…事實上,美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共產國際、列寧和史達林甚至羅斯福、馬歇爾、杜魯門早已連成一體、攪成一團了。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48

馬歇爾接受了美國總統杜魯門作為總統特使來華,肩負著一個冠冕堂皇的、促成中國停止內戰、各黨派組建聯合政府的使命…可以實現的使命則是推動和落實雅爾塔密約,助毛反蔣,完成肢解中國的前提,整垮蔣介石及其領導的部隊,這是他出使中國的真實使命。

他的停戰命令和軍事制裁只對蔣介石一方有效,共產黨則不受其制約,毛澤東的實力大增。所以說,馬歇爾來華是暗中救活了毛澤東,整死蔣介石。

馬歇爾「對華武器禁運」的決定,與中國共產黨、美國共產黨以及斯大林之間的配合,相互呼應、緊密無間、似乎是天衣無縫。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49

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在他的抗議演說中指責:

「美國國務院外交官的親共行為並有支持其它列強重新宰割亞洲的野心。」

「杜魯門支持英、法、荷三國殖民主義及蘇俄帝國主義,而不支持為自由而戰、艱苦抗日的亞洲國家。」

「杜魯門欲在歷史上,偽稱他也是一位反對帝國主義在亞洲殖民的勇士, 但他卻指示我重新建立蘇俄在中國的霸權。贊同蘇俄共產帝國在中國擁有的特權,傷害中國的自由與獨立。」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49

Part 1
概述
美國共產黨(C.P.U.S.A.)1919年9月1日成立,創始人為社會黨左翼領袖魯登堡,至1938年,美國共產黨的黨員數上升到七萬五千人此後,美國的左翼社會黨按照共產國際的指示,准備進行溫和的社會主義革命,以最終奪取對政府的控制權,

於是,這個黨派的黨員與紅色間諜大量滲入美國政府部門,它影響、甚至左右美國對華關係的決策而禍及中華民國。

一, 美國共產黨暗流湧動

關於美國共產黨和蘇俄共產國際之間的關系以及他們的間諜活動之曝光與評述有許許多多…一場專題報告中所提供的資料,可以瞭解美國共產黨暗流之梗概。

美國共產黨之所以被稱其為暗流,是因為美國共產黨進入美國政府各個重要部門並非堂而皇之,而是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默許下暗自潛入,於是形成了一張忠於蘇俄的紅色間諜網。

2008年10月11 日至25日,中國世界歷史研究所通過社科院國際合作局「知名學者B類」資助項目,邀請當今美國左翼學者的主要代表—美國雅施瓦大學歷史系的艾倫•施雷克教授和漢密爾頓學院歷史系莫裡斯•伊瑟爾曼 教授來訪,並在世界歷史研究所作了題為「美國共產黨和蘇聯的間諜活動——新的證據和注釋」之專題講座。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0

這一專題講座盡管代表了美國共產黨的左翼觀點,然而,所涉及到的一些史料則頗有參考價值:

…「間諜活動的確是美共的經常性活動。」…VENONA 和莫斯科檔案的公佈,終止了進一步進行辯論的必要。

根據他們兩人的觀點,「美共就是冷戰年代在美國本土反對美國的第五縱隊。」還有一 些人甚至認為「任何美共成員都會因被選為蘇聯間諜而感到自豪。」

…在二戰期間,即便把在克格勃系統中的共產黨員數量進行最 大估算的話,在美共的大約50000名黨員中,49700人是沒有參與間諜活動的。

在1944年,一個普通的美共黨員更有可能是一個工人或公立學校的教員,而不會是在財政部的一個政策制定者。」

這就是說,二戰期間美國共產黨有五萬黨員,成為蘇俄檔案中的蘇俄間諜有300人。這就好像中國共產黨雖然是國際間諜組織「共產國際」的中國支部,並非每一名黨員都是蘇俄間諜一樣。

「參加西班牙內戰的美共成員通常用假名…一位名叫史蒂文•尼爾森的黨員,1933年從莫斯科把指令帶到在柏林的德國共產黨地下組織。他後來在去西班牙為國際縱隊工作之前,潛入中國上海,給中國共產黨帶去了經費。」

這就指出了美國共產黨從中國共產黨的土地革命時期就已經與中國共產黨發生了組織上的聯系。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0

…VENONA項目破譯了情報報告密碼,在而後幾年間,逮捕參與二戰期間偷竊原子彈秘密的絕大部分人。麥卡錫主義出現時,指控有上百蘇聯間諜在美國政府內有影響的崗位上任職。」

「最近解密的莫斯科檔案中的一個備忘錄說,在1951年時,蘇聯的情報官員報告他們的上司在美國政府的國務院、情報部門、分情報機構和其他重要政府部門內,已經沒有任何重要的線人了。
...
我們現在才知道,在1953年對盧森堡夫婦進行處決時,美國聯邦調查局已經悄悄地不把美共視為具有間諜性威脅的組織了。」

這就是說,美國政府的國務院、情報部門、 情報機構和包括美國財政部的重要政府部門,在二戰結束後,這些部門為美國共產黨的蘇俄間諜及其崇拜者、同情者等共產黨勢力所左右不是空穴來風,或者說並非不實之詞的無端指控。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1

國共重慶和談期間,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回到美國面對國務院官員的無端指責,突然想到:
「關於美國的對華政策,包括他給總統的報告,都是極端機密的檔,現在鬧得滿城風雨,如果不是國務院有人出賣了他還能是什麼?」

惱怒之下,赫爾利發表了一個措辭強硬的演說,說他別無選擇,只能立即辭職, 理由是美國的對華政策被國務院裡的一幫親共的傢伙左右著。赫爾利斷然決定立即辭職。

這就說明美國共產黨對於美國政府和美國政府的決策甚至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1

二,羅斯福和史達林的歷史淵源

蘇俄是共產主義革命的指揮中心,史達林則是指揮中心的總司令。他的帝國主義野心和侵略鄰國領土的前科以至於眾所周知。

上世紀的三十年代,社會主義之蘇俄推行工業化建設,美國的羅斯福於1933年首任總統之後,緊隨他的前任胡佛總統對蘇俄工業化給予了更大規模的金融與技術支持,幫助史達林完成了由農業國轉向工業化的改造計劃,蘇俄工業化的大型項目有70%是美國援助的。

…史達林與希特勒同是貪婪的、殘暴的用戰爭掠取別國領土的法西斯分子。史達林除了這些,還有通過共產國際顛覆和統治全世界的野心。

然而,在兩個法西斯國家因為分贓不均而爆發戰爭時,羅斯福不顧一切後果地選擇了史達林作為他的親密同盟者。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1

1939年9月納粹德國與蘇聯聯合發動的波蘭戰役以及1940年的法國戰役之後,納粹德國的軍隊在1940年就很快就佔領了中歐、西歐大陸、北歐和巴爾幹半島,1941年6月初,德國控制了歐洲包括法國、波蘭西部、荷蘭、挪威等16個國家的人力、物力資源。

蘇聯在1939年9月蘇德瓜分波蘭之後從波蘭得到了它51%的領土,從羅馬尼亞拿走了南比薩拉比亞和北布科維納,從芬蘭它拿走了卡累利阿、薩拉、裡巴奇半島等領土,在遠東它與日本帝國分贓,獲得了外蒙古。

…蘇德戰爭是兩個強盜分贓不均的內訌,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反法西斯戰爭的本質上毫無關聯。

而當蘇俄在蘇德戰爭中瀕臨亡國滅族的絕境,美國的羅斯福總統對蘇聯的軍事援助包括各種型號飛機…坦克和裝甲車…各種火炮和大量運輸車輛、食品、鑽石……總額約為110億美元的援助。品種之全,可謂無微不至,數額之巨,相對於中國的援助,可謂天文數字了,而且,這些援助是無條件的。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1

在五十和六十年代,一些美國學者將東歐和中歐的共產化歸咎於羅斯福…據他們說:

「不論是由於無知、愚笨或是背叛,羅斯福進行戰爭和推行美國外交所用的方式保證了戰後共產主義的擴張。」

他們譴責總統羅斯福 : 「總統於1941年無條件地把援助擴大到史達林,而不要求可能限制蘇聯野心的政治許諾,從而失去了寶貴的時機,那時俄國軍隊在希特勒突擊軍團面前像牲口一樣大群地向後撤退,史達林除了人員以外,缺乏任何東西。」

由於美國總統羅斯福並不是一位正直無私的美國領袖,以及他與蘇聯的大獨裁者史達林之間的歷史淵源,分別於1943年11月28日到12月1日在「德黑蘭會議」和1945年2月4日到12日在「雅爾塔會議」上,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秘密向史達林簽署了出賣中國、背叛盟友的「德黑蘭決議」和「雅爾塔密約」。

1944年羅斯福出於「德黑蘭條約」的需要,利用日軍「一號作戰計劃」的強大攻勢消滅或削弱蔣介石領導的軍隊,向中國延安派出了顛覆中華民國的美軍駐延安觀察組—「迪克西」使團,又進而與中共毛澤東集團搞了一個顛覆中華民國的迪克西計劃,這個計劃的大體內容: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7日 07:51

TO : Mr. Ching, LCY : 超...hk宿命 ?! Who cares...BUT....前往秘"撈" ---> 利馬 lor...超....

(FYI,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將於17日前往秘魯,出席在利馬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Message from internet)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2

利用日軍「一號計劃」大舉南下之際,將「美援」轉向中共,而讓國民黨軍隊被困,滅於南疆;再乘北方空虛;由共產黨軍隊配合美軍登陸,與進入滿洲之蘇聯紅軍相呼應,並乘勢向全國進軍,從而置國民黨於無立錐之地。此顛覆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計劃被稱之為「迪克西計劃」【1】詳見【2】【3】。

有人認為美國羅斯福拉上英國丘吉爾與史達林簽署了侵害中國領土主權和權益的「德黑蘭決議」和「雅爾塔密約」,是為了節制蘇俄共產主義勢力向歐洲滲透的交換條件,如果羅斯福在蘇俄危亡之際以軍事裝備和戰爭必須物資的援助之時,規定「史達林不向歐洲和美國滲透共產主義」作為援助的交換條件豈非更為有效?

其實,羅斯福對於共產主義、對於共產黨勢力至少並不反感,更不畏懼,羅斯福當選為美國總統之後,暗自慫恿、支持美國共產黨進入美國政府的重要部門,在國際上傾力支持世界共產革命的中心及其首腦史達林…

所以,那種以德黑蘭決議和雅爾塔密約作為阻隔共產勢力滲入歐洲的交換條件之說不在情理之中,而且不符合事實。羅斯福與史達林之間的配合極其默契,可謂盡心竭力。

無限感恩港人 - 2016年11月17日 07:52

筆者以為,德黑蘭決議和雅爾塔密約,雖然有多重原因,然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美國共產黨的暗流背景所主使,是美國共產黨受史達林主使和操縱的這股暗流,推動了美國羅斯福、杜魯門總統的決策,推動了世界共產革命。

事實上,美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和共產國際早已結為一體,是在列寧和史達林指揮下的統一行動體 。

美國共產黨的黨員數量雖然不大,但其能量巨大,他們在羅斯福總統的默許下進入美國政府的主要部門,執行著共產國際的指令,可謂暗流湧動,激浪拍岸,以致給太平洋彼岸的中華民族帶來滅頂之災。

《美豬出城》- 一點都不豬的深刻諷刺 / Priscilla Chan 14/11/2016 主場博客
美國共產黨紅色間諜對中美關係與中國命運的決定作用 華鐘《黃花崗雜誌》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7日 07:56

TO : Mr. Ching, LCY : "宿"(你條)命 ? ? ?...HOW COME ?!

未知數 - 2016年11月17日 09:07

 
 

巨浪 - 2016年11月17日 06:45

文中 : ".....香港的「高度自治」就缺乏制度保障,它不是建立在牢固的法律基礎上,而是完全取決於中央的「善意」。"

 

笑南死人。你憑啥肯定香江人有「善意」?香江人有「惡意」,難道還要求中央對它有「善意」。

 

「高度自治」不是「自治」。

 

香港的法律基礎是牢固的?香江人自欺欺人是如此想。

 

香港法院對《基本法》有全面的解釋權!?!?稍為有些少腦筋的人都認為不可能。宗主國對自己訂立的憲法沒有解釋權!?!?你們香江人以為咱們大陸人是儍的嗎?

 

香江人有「善意」!?!?誰會信?笑南死我。

 

世界上,只有香江人以為自己了不起。説穿了,一文不值。

 

看來要等特朗普總統大發神威,將巨浪掃出美國,巨浪才心服口服,再不會在此口出狂言了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0:22

或許香港的前途在人大常委釋法變修法,

變成在宣誓時也要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

變成香港人民也可以參與大陸中國的內部事務,

香港的命運或許如果把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聯合起來,會把香港的基本法發揮出來。例如

香港立法會監督人大常委;

立法會全體議員通過的決定,例如:議員可以第2次宣誓人大常委無權干涉!

民主自由的路要大家想辦法找出來!

高舉三民主義救中國,應該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PBrega - 2016年11月17日 13:15

「吐痰的管不吐痰的」,宿命有什麼例外?正常不過!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4:02

如果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聯繫起來香港人民就有權力要求

人大代表實行普選,實現中央政府有全國人民包括香港人民普選產生!

才可以管理香港!

ray1129 - 2016年11月17日 15:06

「縱使我們能夠清晰地預見到將來會出現的危機,卻完全無力去預防或扭轉這個危機的出現。這大概就是香港沒落的宿命」。程翔這位「老愛國」最終也是躲不了中國識字分子的犬儒宿命。
 
由扼殺香港發展正常民主政制承諾而引發年青一代的分離意識開始,港獨這個政治禁忌就給打破了。中共初初嘗以提高警察暴力去震懾,結果把香港警隊弄成國際笑話,淪落成一堆連女性胸部都能輕易襲擊而倒下的低能警隊。從前蜚聲國際的警隊就這樣給中共摧毀了。
 
及至魚蛋騷亂,證明了警察武力與抗爭者的武力只會漩渦式地上升。中共接著稍為收斂警察暴力,而嘗試加大司法暴力的方式去壓制。相信以中共落後的政治經驗,香港那個傲視亞洲的司法系統最終也會重蹈警隊的覆轍,摧毀於中共手裡。
 
現在一大群才廿多歲的年青人,不斷試探觸碰中共的底線,中共又不斷地以傷害香港司法優勢的方式去處理,就如以核彈處理游擊戰般的荒謬。這群廿多歲的年青人,若要花上二、三十年來抗爭的話,那部基本法相信要被篡改得體無完膚,香港司法體系的公信力亦將會蕩然無存。
 
還是余英時先生說得對,「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在如何管理一個現代開放的國際城市,中共可說是拙劣得束手無策。
 
由面向世界的國際城市,退化成一個封閉的大陸城市,這就是香港的宿命。如果中共無法進化至有能力建設更多「香港」的話,香港的退化宿命,最大的受害者可能並非是香港人,而是中共。
 
 
貼上 Leonard Cohen 的 Leaving the Table 送給現正忙於策劃籌謀移民的香港人。
 

View on YouTube

Henry Kar Ming Chan - 2016年11月17日 15:52

TO : 大6大人, Chair 梁 : I know how to do...30 - 15 = 15 ...That is PERFECT lor...
(FYI, 梁頌恆相信會由終審法院決定案件最後走向,他希望立法會主席盡快確定立場,守護立法會。...Latest message from internet)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5:58

信報報導 : 梁君彥:尊重法庭決定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向高等法院提出暫緩執行令申請,法庭下午2時30分開庭處理。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示,立法會有法律代表到庭,尊重法庭判決,會持中立態度。

 

回應報導 第二次宣誓議程是得到全體立法會議員通過和認同的議案,

梁君彥要為自己的決定,為立法會應有的權力,也要堅持,你已經做到了!

不可退宿。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6:23

報導 :  立法會落選人就劉小麗宣誓覆核明提訊

回應報導 : 立法會有供選民投訴機制,選民可以香港立法會投訴。

司法無權就立法會全體議員通過的程序議案,可以做第2次宣誓,以司法權力否定!

 

司法機關接受選民對個別議員的不滿的投訴是違規的,是不尊重立法會機關的投訴機制的表現!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6:25

報導 :  立法會落選人就劉小麗宣誓覆核明提訊

回應報導 : 立法會有供選民投訴機制,選民可以向香港立法會投訴。

司法無權就立法會全體議員通過的程序議案,可以做第2次宣誓,以司法權力否定!  

司法機關接受選民對個別議員的不滿的投訴是違規的,是不尊重立法會機關的投訴機制的表現!

Corel - 2016年11月17日 16:41

我在信壇說了n遍了:

愛國與愛國主義都是畜生的行為!

梅麗 - 2016年11月17日 16:42

司法接受選民對議員不滿的投訴是違規的

信報報導 : 立法會落選人就劉小麗宣誓覆核明提訊

回應報導 : 立法會有供選民投訴機制,選民可以向香港立法會投訴。

司法無權就立法會全體議員通過的程序議案,可以做第2次宣誓,以司法權力否定!

司法機關接受選民對個別議員的不滿的投訴是違規的,是不尊重立法會機關的投訴機制的表現!

立法會要向選民、香港人民負責和接受人民的監督。

基本法:

第七十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行使下列職權:

(八) 接受香港居民申訴並作出處理

司法機關要尊重基本法第 73 條!

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先生的繼承者

三民主義萬歲!普選建國萬歲!民權 = 真普選!

O

Old Cake - 2016年11月17日 18:35

基本法是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開放改革的產物,五十年不變,有一重大假設,中國政治制度會逐步改革,與文明世界趨向一致。89年,六四事件後,保守勢力回朝,92年,鄧小平南巡,重振開放改革,但只是經濟方面,而鄧已極衰老,政治改革,在他而言,實用性及迫切性不及經濟,而且他仍看不通,也無餘力去做。故此,若說是宿命,這宿命是六四夜中注定。

Spa - 2016年11月17日 23:15

或許是太悲觀,我覺得香港是很難抗拒北京強大的力量。

香港現有的生存空間,是由於對北京仍有很重要的作用。

北京深知,香港這個活閥,若關上了,很可能不可再開啓了。
美國亦深知此理。

說得難聽一點。北京執刅插向香港,美國握着它的春袋。你若插得太深,我就握得更緊,取消給予中國所無的香港特殊地位,那時香港就真的完了。

美國給予中國香港特殊地位的條件,是香港仍擁有高度的自主性(autonomous)。所以美國是依據其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鑒察香港的境况。若指斥為無理幹涉,不接受它給予的特殊地位好了。
.

可参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E2%80%93Hong_Kong_Policy_Act

.

https://hongkong.usconsulate.gov/ushk_pa_22usc66.html

 

 

Spa - 2016年11月18日 07:17

Clarify:

  北京執刅插向香港,美國握着北京的「春袋」。

 

Today's news: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18/19837892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