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安迪's 的頭像

《信報》專欄作家

自由經濟鼓吹自私?

《信報》自由的國度:上周三(11月16日)向逝世十周年的米爾頓.佛利民(Milton Friedman)的學術成就致敬,意猶未盡,今天再從他的個人生活說起。

由於佛利民堅定支持自由經濟,反對政府福利,所以有些人覺得他必定是個一毛不拔的吝嗇鬼。然而,據法學泰斗Richard Epstein憶述,佛利民生前非常慷慨,經常熱心助人。Epstein說道:「米爾頓是個大好人!我們必須打破一種偏見,就是以為凡是支持自由市場的人都是自私鬼。兩者根本完全沒有關係。」實乃擲地有聲(mic drop)。

為自私定義

既支持自由經濟,又慷慨幫助別人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美國一項調查顯示,反對「政府有責任減少貧富差距」這句話的人,平均慈善捐款是贊同這句話的人的四倍。雖然共和黨高舉「小政府、自由市場」,而民主黨鼓吹「大政府、劫富濟貧」,但共和黨支持者的平均慈善捐款,無論實際金額抑或佔收入百分比的,卻多於民主黨支持者,縱使共和黨人的平均收入低於民主黨人!再看一項跟經濟能力關係較小的活動——捐血,共和黨人的平均捐血量也比民主黨人高出17%。

回顧歷史,十九世紀的英美兩國,自由放任主義當道,但那卻是最多私人慈善湧現的時代,可惜到了二十世紀,政府角色急速膨脹,對私人慈善產生「擠出效應」(crowding effect);及至列根總統執政,重振「小政府、大市場」理念,1980年代稱為「貪婪的10年」(Decade of Greed);事實是,1980年代的私人慈善增長,比此前25年加起來的還要多55%。

又以基於「不侵略原則」(non-aggression principle)而主張取消所有政府福利的美國前眾議員榮保羅(Ron Paul)為例,他年輕時在醫院擔任婦產科醫生,一次有位患病的貧窮白人孕婦,在黑人丈夫陪同下到醫院求診;跨種族婚姻在當年的美國南部廣受側目,整間醫院的醫生都不願為她看病,唯獨榮保羅得悉後,馬上義不容辭地為她診治,還說:「不用擔心賬單,包在我身上。」結果那對夫婦由始至終都沒有收到賬單。

在中國,北京大學的張維迎教授因為高調擁護自由市場,幾十年來背負「冷血涼薄」的罵名;但出身陝西貧窮村落的他,其實非常同情窮人。幾年前,另一市場派經濟學家茅于軾教授成立一個扶貧基金會,張維迎二話不說捐出10萬元,還不辭勞苦地四處奔走,為基金會募得100萬元。

很多人以為經濟學家假設人性「自私」,這不是跟「無私」的慈善奉獻有所牴觸嗎?首先,我們要搞清楚「自私」的意思,如果「自私」是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則純粹是一個沒有意思的同義反覆(tautology),不惜粉身碎骨而投身革命的人也是「自私」的;另一方面,如果「自私」是狹隘地指只顧自己的物質利益,則經濟學從來沒有假設人性在這個意義上是「自私」的。

(節錄)

所有評論

PBrega - 2016年11月22日 06:04

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人一樣自私,只是表達方式不同。
自私性格,源自不安全感,社會保障差,何來安全感?

養珠樓主 - 2016年11月22日 08:44

『如果「自私」是狹隘地指只顧自己的物質利益,則經濟學從來沒有假設人性在這個意義上是「自私」的...』

 

經濟學是有這個假設的,通常不是用 “selfishness” 這個字 而是用 "self interest"。自由經濟鼻祖 Adam Smith  說 self interest 是經濟動力的來源。在經濟學上,不能不假設 self interest, 因為經濟學的架構是必須 基於人類理性的行為。如果不能假設 self interest 是理性的,就不能支持 Price Theory, 包括choice, welfare,elasticity,  pareto efficient 這些經濟概念。

 
a

andyloo19947289 - 2016年11月22日 14:11

Self interest 不一定是指追求物質利益;人們 demand 的 consumption good 可以是各種奇怪的東西。舉例說,假如突然有很多人喜歡捐血的滿足感,很多人衝去捐血,那麼「捐血的機會」就可看成一項被 demand 的 consumption good,而捐血站的 supply 是有限,如果天天逼爆,便可能設立收費機制,要付款才可捐血,即購買「捐血的機會」。當然,這是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但在原則上而言,無論人們 demand 的是什麼東西,市場都會嘗試滿足那些需求,仍然可以有 price theory。

L

Liberphile - 2016年11月22日 18:30

"無論人們 demand 的是什麼東西,市場都會嘗試滿足那些需求,仍然可以有 price theory。"

 

Not all demands must be satisfied.  For example, unwholesome demand ought to be discouraged rather than satisfied, which provides the rationale for the use of demarketing strategies when this type of demand reaches a level that can no longer be tolerated.  Demarketing strategies may include rationing or other non-price approaches, such as longer waiting time for service, designed to achieve the goal of demand reduction, or sometimes even elimination. 

 

Economists are known for talking a good theoretical game of demand analysis. But they often come up short on practical demand management. Maybe that explains why companies are generally more willing to hire MBAs and pay them higher salaries than economists.  

a

andyloo19947289 - 2016年11月28日 14:18

Economics is a positive science, not a normative discipline. It merely tells us what will happen if a market exists. It doesn't say whether this is good or bad. So there is no contradiction between what we are saying.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