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成's 的頭像

《信報》專欄作家

獨特貢獻 應誌不忘

《信報》海闊天空:香港乒乓總會上月慶祝成立八十周年,晚會場刊扼要記述了總會的歷史,提到1957年9月組成港澳聯隊到內地訪問,先後在北京、上海作賽。聯隊中的球員包括有容國團、鄧鴻坡、余潤興等。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陳毅、賀龍觀看港澳隊的比賽後,還由賀龍宴請了球員。

兩個月後,容國團去了廣州,加入體育學院接受培訓。1959年4月,在西德多蒙特舉行的第25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容國團奪得男子單打世界冠軍。這是中國人在世界體育運動比賽中獲取的第一個世界冠軍。

容國團創造歷史之前

容國團於香港出生,在筲箕灣長大。當年他贏得世界冠軍的消息震撼全國,也轟動香港;市民高興雀躍,奔走相告;學生把印有冠軍獎盃的報紙帶到學校裏傳閱。到今天,中國已發展成為體育大國,無論在單項體育錦標賽抑或奧運那樣的綜合運動會,都屢獲冠軍,獎牌眾多,「世界冠軍」逐漸不當一回事了。

不過,容國團創造歷史之前,世界體壇的最高榮耀對於中國,一直可望而不可即,別說贏取獎牌,甚至獲得入場券、達到參賽資格也困難重重。中國長期積弱,中國人被稱「東亞病夫」,心理上已覺得低人一等,怎敢奢望在賽場上壓倒高頭大馬的外國人呢?

容國團第一個以自己的努力,打破迷信和偏見, 拿出實際成績,證明中國人可以超越任何對手,踏上頒獎台的最高位置,這個突破振奮了無數中國人的信心;接着,容國團又在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中率領國家隊奪得男子團體世界冠軍,奠定了中國在乒乓運動的領先地位。

香港乒總現任會長余潤興和鄧鴻坡等都出席了八十周年的慶祝會,與眾多同儕歡敍一堂。令人痛心懷念的是容國團,則已於「文革」期間離世。容國團對國家的貢獻,尤其是在精神上的貢獻,實屬無價,國家應該永誌這位香港人的功勞。說起乒乓球,還想到曾經引起舉世震動的「乒乓外交」,它觸發了世界格局的巨大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成立,受到部分歐美國家的圍堵孤立,長期未能進入聯合國;要過了22年,到「乒乓外交」之後,中國才獲恢復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如今中國已成為國際上公平秩序的維護者,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的建設。

(節錄)

所有評論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07:30

樓主說香港乒壇舊憶真好,好令港人認識中國共產黨面目.

 

樓主明白「乒乓外交」對國家國民的貢獻真好,好令港人知道貢獻國家的下塲.

 

樓主推祟容國團、鄧鴻坡、余潤興,那未為甚麼不順帶告知信壇讀者,中國中央/共產黨他們「充分利用」(樓主語)香港乒壇容國團、傅其芳、姜永寧三人之餘,「乒壇三英」如何橫死? (陳毅、賀龍等人最後下塲如何,有目共睹.不贅.)

 

如果樓主以香港乒壇舊事推論「中央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否暗示取代了「香港不可取代的獨特作用」之餘,港人得步「三英」後塵?

 

借樓主結束語,敢問樓主這些人真懂得香港嗎?真以為人人也不懂得中國共產黨嗎?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8:26

容國團贏得世界乒乓球冠軍寶座是中國人的光榮歷史,他在文革中壯烈犧牲是一場政治悲劇。1984年被評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十五年来傑出運動員之一又是另一篇令人讚歎的歷史。
。國人可用自己的道德觀點做評論。

先父曾住筲箕灣淺水碼頭村水喉頭旁邊的木屋,左近的一塊小空地就是容國團做街頭乒乓霸王的地頭。 家兄見他用一隻”木屐“也能稱霸。犀利。

a

andrewandrew - 2016年12月19日 08:31

1966年文革爆發後,兵乓球隊受到衝擊。當年12月,當容國團從國外參加比賽歸來,發現兵乓球訓練館已被紅衛兵貼滿了大字報,大字報稱國家乒乓球隊是修正主義的產物,因為所奪取的7個世界冠軍獎盃都是資產階級冠名的。
 
而由於賀龍被打倒以及容國團在香港的成長經歷,也使其同是從香港歸來的國家隊主教練傅其芳、北京隊主教練姜永寧一起被隔離審查,並被造反派揪斗、侮辱和毒打。他們幾人因常在一起聚餐而被打成「反革命特務小集團」。
 
造反派說容國團是鐵杆保皇派,因此將其關在廁所裏寫揭發材料。廁所內裝大喇叭,拉線至專案組。看管他的紅衛兵玩一會兒麻將,便對著喇叭喊讓其交代,從早到晚對其進行精神虐待。有時還將他拉出去審問,並進行暴打。而他愛看外國小說,愛聽外國古典音樂,懷念香港,從香港帶東西不接受檢查也都成為了其罪名。
 
在第30屆世乒賽舉行之前,容國團與隊友起草了請戰書,希望以行動證明自己,但卻石沉大海。就在此時,傅其芳和姜永寧最終因不堪精神及肉體上的殘酷鬥爭、毒打選擇了自殺,這讓容國團十分迷茫,也給了他沉重的打擊。他不斷詢問自己的隊友邱鍾惠:「你覺得我們有錯嗎?」,得到的是否定的答覆,兩個人絞盡腦汁也想不通自己怎麼會有錯。不久,體育界進一步清理隊伍,要求容國團寫檢查,質問他為何要寫請戰書。容國團最後一絲希望破滅。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國團上吊自殺,終年30歲。其最後留給國家體委的造反派和革委會的信中寫道:「我中賀龍修毒太深?!我愛面子甚於生命!我歷史清白!最大的錯誤是兩次站錯隊!不要懷疑我是敵人。向毛澤東請罪!」不過,其隊友邱鍾惠始終認為容國團是他殺而非自殺,並對其遺書的真實性提出了懷疑。她認為以容國團的堅強個性,不會留下這樣的悔過遺書。
 
支那浪出黎講兩咀啦喂!

Daniel - 2016年12月19日 08:34

【 曾德成:    令人痛心懷念的是容國團,則已於「文革」期間離世。  】  

【   from Wiki...容国团(1937年8月10日-1968年6月20日),生于英属香港,原籍中国广东省中山县南屏乡(今属广东省珠海市南屏镇),男子乒乓球运动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首位运动项目世界冠军,他所研究出来的快速抽击,打破了当时主导欧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文革期间遭到批判,自杀身亡。   】

Swearing is the least we can do to bring justice to this world.

I rememer this was the time when an almost consistent wave of convoy  of HK people (all relatively poor) were bringing in basic necessities to their  relatives in the mainland 

j

joeytomato - 2016年12月19日 08:47

正式既中國人咁死法有乜出奇。果啲揸住外國護照但又喊共產黨千秋萬代既就永遠都唔會咁死法。因為佢地最知共產黨,一早就逃之妖妖。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8:49

Andrewandrew 兄, 請恕劍客直言, 有識之士,請避免用“支那”一詞侮辱壇友, 來說支那者,便是支那人。

劍客有追擊”支那者“怪癖。

南蠻子 - 2016年12月19日 09:18

賣藥救急走江湖,饑可以不擇食,口不可不擇言.壇主何必找寃死之人做轎夫過塲?壇主何忍,連橫死之人亦不放過?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09:23

「文革中壯烈犧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媽的,真的如此無恥?
想不到,支那這個名字,還抬舉了你這種仆街!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9:26

PB支那太郎 早晨!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9:34

為什麼容國團的犧牲被視為“壯烈”? 就是因為他是個體壇英雄,這樣的犧牲可以反映當時政治鬥爭的惡毒。乃不爭的事實。

當時的執政者,體壇英雄,俱往矣!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09:37

壇主要盡顯其共惨襠人的本色,六親不認,九族無存,不恥不做,無良必為?
他妈的,什麼乒乓球外交?
蘇聯屙西金用核彈威脅毛魔,偷聽總統尼克松出面護毛,並拉毛抗蘇。

Daniel - 2016年12月19日 09:38

無求劍客 -:   請恕劍客直言, 有識之士,請避免用“支那”一詞侮辱壇友, 來說支那者,便是支那人。......... 劍客有追擊”支那者“怪癖。】

我喜用''豬那",以作識別!

Daniel - 2016年12月19日 09:45

 
【 曾德成:    令人痛心懷念的是容國團,則已於「文革」期間離世。  】  
賀龍走政治,佢殺人亦不少,雖死得不明不白,可以理解。
港人健將,回國推運動,絕對無辜,唉!
咁嘅國家,仲認毛為國之父,好心佢收檔喇!

Daniel - 2016年12月19日 09:47

【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9:34

為什麼容國團的犧牲被視為“壯烈”? 就是因為他是個體壇英雄,這樣的犧牲可以反映當時政治鬥爭的惡毒。】

反映下啫,好閒!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9:48

《我喜用''豬那",以作識別!》 多謝Daniel尊重遊戲規則。

劍客也會尊重閣下的言論自由。劍客只會不停勸諭閣下不要太重重複複自吟自唱,OCD 可能會傳染。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09:52

可憐容國團只因有眼無珠,錯將賊子認為母親,結果死於非命。

唉,假如容國團也像劍客之流這樣圓滑,懂得身子託庇洋人,口頭聲聲愛國,如今肯定也是個愛國大人物。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09:54

人言報苦肉計,招來不少臭老左、支那蛆、襠蝨,在大庭廣眾前,光杆示眾。加上紅江嘍囉、牛鬼蛇神,真是滿堂吉慶、群醜獻媚?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09:56

由留港得活之曾德成,來撰文褒揚回國慘死之容國團,豈不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真逗!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09:56

劍客嘗試下thinking outside the box:
.
原裝的《無產階級共產黨》政權 1949-1978 做出了一系列的大悲劇,是無知,是罪惡,是暴行, 還是“醜陋的中國人”永不能改變的劣根?

1978後的資本共產政權是同一DNA組織嗎?如果要判所有共產黨員(1978前期及1978後期)死罪。倒不如加判13億人民連坐處罰。以後由香港人 為首管治全中國。

試下無妨!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0:03

真佩服曾某有「膽色」用容國團等人悲劇慘事替老共八路擂邊鼓!他們認為人人只得八歲、認為親臨其時其事的人全死光了?他們真的認為可以掩耳盗鈴,「我說了是」?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10:05

果真如此,滿清治下,國府治下,也都不是當局之罪,而是{“醜陋的中國人”永不能改變的劣根}了?

那麼,劍客說說看,中共推翻唯一的合法政府,理據何在?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10:06

{1978後的資本共產政權是同一DNA組織嗎?}

劍客認為如何?請說得清楚些,可別藏頭露尾!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10:09

嘩,劍客是否想說,要判所有納粹黨徒有罪,就{倒不如加判德國人民連坐處罰}?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10:11

這又何需試?

才幾天不見,劍客怎麼越來越逗了?邏輯思維越來越混了?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0:14

金弓兄, 早安。
每個人的際遇不同,從而建立個別的政治觀念。 家兄也曾在1958回廣州“服務祖國”當印刷技工,也曾訓練游泳,做個二級運動員。 僥倖沒有成為乒乓球冠軍便返回香港。

在經濟開放(文革結束後) 後再送他的17歲兒子到廣州練乒乓球, 找到江嘉良在廣州隊是教練親自指導。 同時更認識到當時國家隊隊員 (江嘉良,藤毅,陳新華。。。。) 發達啦!都是美好的回憶。 你想我點?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0:15

[[[...錯將賊子認為母親...]]]

 

容國團近賀龍.追隨江青者,莊則棟.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0:26

劍客覺得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應該說共產黨主義)不適合我們華夏民族區的人民。

“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政權。 由一些資本主義者也好,假共產主義者也好來參政。 這個過程可能須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善地調整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0:28

金弓兄, 夜深了,明天‘醒來’再續。

金弓 - 2016年12月19日 10:33

{為什麼容國團的犧牲被視為“壯烈”? 就是因為他是個體壇英雄,這樣的犧牲可以反映當時政治鬥爭的惡毒。乃不爭的事實。}

 

既然如此,聶樹斌之死,也該{被視為“壯烈”, 就是因為他是個個體英雄,這樣的犧牲可以反映當時政治的惡毒,社會的黑暗。乃不爭的事實。}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0:35

[[[...他在文革中壯烈犧牲...]]]

 

不論政治只說語文.

 

人不是因投身(正/反)文革而死亡,說「在文革中犧牲」有些失實,遑論說「壯烈犧牲」.

 

好比甲乙鍊車,甲紥在旁的阿丙在車邊,甲車失事,阿丙死得血肉模糊.我們頂多說阿丙誤交損友,「死得淒慘、死得不明不白、死得寃枉、死得不值」,總不能說阿丙「壯烈犧牲」吧?

 

 

ray1129 - 2016年12月19日 10:36

中共短短幾十年的專制暴政歷史中,本身就充斥著真心為民族而不能容專政而不得善終的中國人。
 
土共們天真得以為拿下香港所有媒體,然後學大陸般日以繼夜地宣傳中共謊言,就能取得港人的「信任」。
 
想學大陸的模樣,就要學足全套。先把香港封閉起來,不讓港人接觸任何事實的資訊,然後用激烈血腥的政治鬥爭把港人嚇得死去活來,再用一整代的時間去消磨香港人的意志。相信只有這樣才能令香港變得跟大陸人一般的自私自利及冷漠犬儒。
 

View on YouTube

ray1129 - 2016年12月19日 10:38

更正:本身就充斥著真心為民族但不容於專政而不得善終的中國人。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0:47

多謝侈哆指正語文上的混淆。 眼瞓都要回答。

容國團的犧牲是一宗寃案,由於他是個民族英雄,他的犧牲會顯得文革的殘酷。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0:54

容國團香港出生的香港人,落在離奇怪誕的中共手上!

 

昨天還有某人話23年來才首獲批出一張支那回鄉証,此人望着鏡頭酸着鼻子感激洋溢的拿着這皇恩浩蕩始發給他回支那證,雀躍地回了"鄉"一天咁大把便速反港。走得快好世界。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0:58

謀朝篡位或革命乃中國/歷朝代的指定動作,又是不爭的事實!。
1911不是最後一次,1949會不會是最後一次?。

明理的人當然會選擇和平方式來解決問題,難道5000 年也找不到一位賢人來改變遊戲規則?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1:04

[[[...每個人的際遇不同,從而建立個別的政治觀念...都是美好的回憶.你想我點?...]]]

 

不是說要恩得仇報、食碗面反碗底,更不是要學老共說跟過表斬尾巴.你想點就點,全不是局外人事.如果貴親得償素願而奉之如神靈,兄弟感恩圖報,人見其誠,最好不過.

 

只不過若因得「美好的回憶」感恩報恩而引以為「理」,則有些牽強.別人看不透是說「利」定或說「理」.如果再扯上DNA,我怕更有些天馬行空,似因為找不到直理而發發爛渣吧?

a

andrewandrew - 2016年12月19日 11:06

「請避免用“支那”一詞侮辱壇友」呢d係咪用肉身去示範「柒」? 你唔hurt我侮辱黎托呀? 定係叫佢中國狗大陸豬蝗蟲精會貼切d?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1:09

恩得仇報 >>> 恩將仇報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1:13

跟過表斬尾巴 >>> 跟過去斬尾巴

 

(周公有請,老眼昏花筆墨亂.)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1:16

由於科技發明神速向前,以共匪今天的智慧文明程度和人力是追不上現代科學的進步,張良計過牆梯,要駕馭香港人的行為思想,根本是自討苦吃,看689施展詭計三番四次誣陷香港人,結果次次都是抱石頭揼自己腳指,搞到面無人色,害人終害己,支那人本性邪惡,改了衣飾打扮改不了心狠手辣,天生鬥爭本性。

 

要自動跪低走入強國搵食者,用條命博一博,淘金熱。

L

Liberphile - 2016年12月19日 11:20

Fencer must have been sodomized by some Japs so

brutally in the past that the mere mention of “支那” 

now is enough to trigger a hysterical reaction from

him.  The butthole trauma he has gone through is still

giving him nightmares and will likely continue to haunt

him for the rest of his life as a bootlicker for the commies.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1:21

靜靜支那君,早晨。
要侮辱自己的父母有更多合適的詞語,何必太單調呢!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1:23

Good morning mr L.
I really need to go bed. Good night .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1:27

為何賢人在一個國家中同時只能有一個,賢人在香港可以有3百多萬個,由3百多萬名賢能選民去選出一個特首不比用1200個選委去三選一的選出特首更可靠嗎!當然這種選舉方式,香港人得最大利益而中方撈不到油水了。理解丫。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1:32

無求劍客假支那君。快去早唞!少排放廢氣。

侮辱了你的父母這是最合適不過的用語,對你十分貼切呢!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1:37

來者無頭公,求獲支那證,亮了生銹劍,客魂歸異鄉。

L

Liberphile - 2016年12月19日 11:57

Ever since Fencer was diagnosed with chronic assholeism, he has dedicated himself to the patriotic propaganda business.  By playing up "支那" as an issue of "insult" to the Chinese people, he hopes to impress his masters to the extent that they will make him Eunuch-in-Chief with full responsibility of managing all activities related to licking boots and sucking co_ks.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2:01

支那賤客不侮辱自己父母,因為它的父母是毛魔!
爷親娘親不如毛魔親?

侈哆 - 2016年12月19日 12:38

我們痛乒壇星沉,哀容先生寃死.

 

容先生上錯了車,至死「絞盡腦汁也想不通自己怎麼會有錯」(見andrew君08:31留言).他是乒壇高手怪傑,不擅權謀.他的死,不是為文革洒熱血,不是為制止文革拋頭顱,他不是(文革)宗廟之牲.把他送上不歸路者,正是昔日一撮封他做「民族英雄」的政治人物,先用他「證明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DNA?)」,「充分利用」過後,扣上高帽,綁成人肉炸彈. 

 

容先生是乒壇巨擘,却也是政治權爭下的悲劇小人物.逝者已矣,今日政壇蟲豸如曾某,務須高擡貴手,莫傷口擦鹽,再又「犧牲」(**)他多一次.

(** 犧:宗廟之牲也.牲:牛全完也.)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3:21

〈發達啦!⋯⋯你想我點〉怪客背境浮現,"國家隊"呀!(10:14)

 

有些人很功利,只要他自己嚐到土豪惡霸拋給他的一根骨頭,啜了一口"美好回憶"縈繞心頭一生感恩,"國家隊"骨頭遮眼,完全漠視惡霸日常偷呃拐騙殺人放火!圍威喂!

Daniel - 2016年12月19日 14:25

[無求劍客 - “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政權。 由一些資本主義者也好,假共產主義者也好來參政。 這個過程可能須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善地調整]

管理不善,及誠信係零,黨可以继續,自四九年改善,民主無寸進,可幸!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14:37

〈這個過程可能須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善地調整〉

此客"可能"須要的一段時間是一千幾百年

我們只可以容忍的時間是四至五年,有能力不逮CE,可換屆換人。

平易近 - 2016年12月19日 15:09

系时候去信特朗普,将一个中国政策改为一只猪那政策,更配合鬼国国情。

无春贱客请不要抽容国团的水,直接自己在香港小文革中壯烈犧牲啦。

若有[追擊”支那者“怪癖] ,请问对粮油两位阿哥阿姐做过d 乜?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6:14

無春賤客,支那英雄?自反而缩,雖萬人,吾往之?
此標题,中宣有自知之明,群妖龜縮,人鬼即分!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7:02

PB支那太郎,好。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7:07

要請教各壇友什麼叫做政治正確。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7:07

求之不得,展轉反侧?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7:09

「反中共永遠是對的」?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7:34

你不懂Google 嗎?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7:35

殺人放火永遠是對的?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8:04

<殺人放火永遠是對的?>
是誰說的?

老范 - 2016年12月19日 18:04

[[[...犧:宗廟之牲也.牲:牛全完也...]]]

 

犧牲,古時祭祀用牲畜的通稱.簡單說是宰後擺上檯的祭品.<國語>有例**.(變了口號八股是後來事).所以自比「犧牲」還勉勉強強,評點由人;但說別人「犧牲」則要小心拿捏,是貶是褒一線之差,宜斟酌再三.

 

** <國語‧楚語下‧觀射父論祀牲>

「國於是乎蒸嘗,家於是乎嘗祀,百姓夫婦擇其令辰,奉其犧牲,敬其粢盛,絜其糞除,慎其采服,禋其酒醴,帥其子姓,從其時享,虔其宗祝,道其順辭,以昭祀其先祖,肅肅濟濟,如或臨之.」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8:14

在香港地談政治有一種怪現象 - 非黑即白, 有你沒我,《我方》永遠是對的 。  

Google 好像沒有提過!很不習慣。

劍客唯有邊學邊打。  道德高位有幾高? 如果太高劍客就打算不爬啦。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18:24

支那五毛奴才,管你什麼殺牲祭祀、宗廟禮俗?
它們只要蒙騙過關,巧詞令色,張冠李戴,無所不用。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8:57

老范兄,多謝參考材料。 劍客自會細讀。

煙火之地,不宜久留。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9:04

屈原投江,算不算是"壯烈"犧牲? 今日的評價又怎樣看?

還是苟全性命於亂世較爲實際?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9:22

PB支那太郎,你的奴隸主曾嘗試利用大東亞共榮圈入侵中國,濫殺“支那人”, 有沒有成功呢?

你又黎! 唔好玩嘢啦!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19:36

PB支那太郎
<殺人放火永遠是對的?> 是不是你的奴隸主說的?

q

qqwjf66249478 - 2016年12月19日 20:12

台北新竹彰化南投高雄台中尋歡作樂正妹集合line:amy68819風騷粉嫩《看照約妹》

q

qqwjf66249478 - 2016年12月19日 20:13

台北新竹彰化南投高雄台中尋歡作樂正妹集合line:amy68819風騷粉嫩《看照約妹》台北新竹彰化南投高雄台中尋歡作樂正妹集合line:amy68819風騷粉嫩《看照約妹》台北新竹彰化南投高雄台中尋歡作樂正妹集合line:amy68819風騷粉嫩《看照約妹》台北新竹彰化南投高雄台中尋歡作樂正妹集合line:amy68819風騷粉嫩《看照約妹》

WFP - 2016年12月19日 20:15

劍客君,寃死係唔應該叫犧牲嘅,寫錯嘛認句寫錯囉,駛乜要攪足一日呢?

WFP - 2016年12月19日 20:20

網編大佬,邊個又插啲咁嘅嘢入黎,快啲釘佢啦!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20:25

WFP 君,
《多謝侈哆指正語文上的混淆。》算唔算認寫錯。

WFP - 2016年12月19日 20:32

因為重加多一句……容國團的犧牲是一宗寃案,由於他是個民族英雄,他的犧牲會顯得文革的殘酷……所以唔算。

WFP - 2016年12月19日 20:36

多口講句,咁同<如果大家覺得我乜乜物物,我表示遺憾>一樣,我覺得祗係砌詞。心直口快,有怪莫怪。

L

Liberphile - 2016年12月19日 20:41

Fencer is trying to muddy the water by changing the subject in a more abstract or amorphorous manner in order to cover his argumentative ass. The world is of course far more complex than just being a strictly black and white entity. Fencer's main trick of sophistry is to lure his opponents into a rhetorical trap of simple dichotomy so as to allow him to cherry-pick at least one case in which he can find an excuse for or partially explain away his masters' evil deeds on grounds of extenuating or mitigating circumstances. 

靜靜一天 - 2016年12月19日 22:03

根本不是寫錯,他們的意識裏,人命如草芥,人命冇價值。

 

 

PBrega - 2016年12月19日 22:40

曾德成正是那些擁有第二種忠誠的共惨襠員。它們是沒有普世價值觀的,更沒有中國傳統禮教束縛的犬儒。所以相信共產極權和法西斯的妄傳信念,「錯誤的說一千遍,便是正確」?

無求劍客 - 2016年12月19日 23:00

I am glad that you noticed.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