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梁振英與京港關係中的「惡性循環」

梁振英以自己的方式宣布下台,可以說是暫時刹止了在中央和香港特區關係中存在的一個持續了15年之久的「惡性循環」,而這個惡性循環在梁振英任內更進一步激化以至中央和香港關係瀕臨分裂。所以,梁振英宣布下台當天,大家都馬上有一種舒一口氣的感覺。
 
回歸之後,頭五年中央和特區關係相當不錯,這是因為中央認識到它必須限制自己手上的權力,「一國兩制」才有可能成功。可惜這種認識從2002年開始就逐年遞減,以致到2016年,已經是到了「有權必用、用權必盡」的地步,使「兩制」空間日益萎縮,終於迫出一個「港獨」的分離主義傾向。
 
從2002年開始,中央和特區的關係墜入一個不斷尋底(向下盤旋)的「惡性循環」怪圈。必須指出,這個惡性循環的始發者是中央,因為只有中央才有這個政治能量來改變兩者的關係,特區只是被動地因應中央的政策而作出自己的反應。但當每次香港作出不聽命的反應時,北京就本能地從「左」的角度來錯誤解讀香港的反應,從而對不聽命的香港加碼施壓。中央愈施壓,特區反彈愈大,中央於是進一步收緊對港政策,而香港也就被迫喊出獨立的口號以圖擺脫這種壓力。這就是我們經歷的15年來的「惡性循環」。
 
整個「惡性循環」的啟動點是在2002年。當第二屆特區政府成立後,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就要求特區政府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便取締法輪功,而後者是依據香港法律合法成立的社團。江澤民此舉本身就違背了該法訂明的「特區自行立法」(即立法的時機和內容由特區自己決定)。當時律政司長梁愛詩主張用比較緩和的方式處理此事,但保安司長葉劉淑儀則主張強硬推動立法工作,結果釀出2003年的50萬人大示威。2002年江澤民的施壓,導致2003年香港人的反彈,而香港人的強烈反彈,則激起北京的全盤修改對香港的政策,從此就開啟了往後15年的「惡性循環」。
 
這個「惡性循環」一旦啟動,就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繼續惡化下去。
 
當50萬人示威後,北京當局嚴重誤讀這個政治訊息。他們歸納了五個結論:一,香港人做慣殖民地子民,沒有國家觀念,連立法保護國家安全都不願意,所以,今後要加強國民教育,培育國民意識。二,1997只收回主權,卻未收回治權,更未收回人心,所以今後要逐步收回治權、更要促使人心回歸。三,英國舊殖民主義以及美國帝國主義都有插手驅動50萬人示威,所以,今後要加強揭露英美等反華的西方勢力對香港的滲透。四,香港政治情況比較複雜,內有民心尚未回歸,外有反華勢力虎視眈眈,所以香港在沒有「23條立法」之前不可以有普選。五,過去對港工作只強調「中央不管」,今後要調整為「積極有為」。這些分析和結論都是極之錯誤的,但篇幅關係筆者不擬在本文駁斥。
 
基於這個十分嚴重的誤讀,中共遂採取一系列的措施來體現其「積極有為」,例如:
 
第一,中共在2004年4月6日作出「人大釋法」,在選舉程式上從原來《基本法》規定的三步曲改為五步曲,使啟動修改選舉法的主導權從特區移到中央,這是一個很實質性的修改。與此同時,又把普選時間表拖後,4月6日的決議,以及後來在207年12月29日的決議把「普選」推遲到2017年,比《基本法》的立法原意(2007年實行普選)足足推遲了10年。
 
在普選問題上,除了採取這些行政措施來達至實質性修改《基本法》外,還不斷單方面改變對「普選」的定義。什麼是「普選」?在《基本法》起草過程中,中央和香港的草委們曾經三次就「普選」一詞的定義作出過嚴格的討論並達成共識,而且都是記錄在案的。這三次是:
 
第一次:1986年草委們在草擬第68條(立法會普選)的過程中,對「普選」所下的定義是(註1):
「2.1 直接選舉:直接選舉的意思,就是由一定規範的選民,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在一定數目的候選人名單中,以直接的多數票,決定其中一人或數人出任某些公職……2.4 普及選舉:選舉人的資格即除年齡及公民身分外,並無其他任何限制。」
 
第二次,1987年草委們在草擬第45條(行政長官普選)的過程中,對「普選」所下的定義是(註2):
「由普及性的直接選舉產生行政長官。」按照草委們的解釋:所謂「普及性」,是指選民的資格除年齡以及公民身分外(或「一般選民資格外」),並無任何其他限制。「直接選舉」是指由選民直接投票,在候選人名單中,以多數票決定其中一人出任行政長官。
 
第三次,1988年基本法初稿形成後,在徵求意見的過程中,草委再一次重申這個定義(註3):
「選舉的意義就是直接選舉或每人有平等的選舉與被選舉權,其他任何解釋均會引起不信任或被騙的感覺,及有違《中英聯合聲明》。」
 
換言之,在起草過程中,京港雙方是不斷在確認大家對「普選」的理解。但是,到了2010年6月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就發表書面講話認為,普選除了普及和平等之外,還必須:「充分考慮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與香港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相適應,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以及有利於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這就為「普選」一詞增加了另外4個條件和元素。於是,「普選」再不是人們當初所認識的「普選」了,而成為可以由中共決定其形式和內容的「大陸式選舉」了。
 
第二,不斷試圖插手香港的行政管理。鑒於要逐步收回香港的「治權」,所以早在2008年就通過中聯辦的曹二寶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以測試外間的反應。2009年3月10日,《文匯報》就報道香港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透露,特區政府與中聯辦已就港區政協委員可發揮的功能及角色達成10點協議,其中包括港區政協委員可就香港內部發生的問題發表意見,而特區政府則可向中央政府推薦港區政協委員的名單等。雖然此議後來遭擱置,沒有正式實行,但自此中聯辦的角色就顯著地加重,它也就半公開乃至公開地參與本地事務的協調、運籌帷幄(特別是香港的各類選舉)。這些行為都是明顯違背《基本法》第22條禁止內地機構干預本港行政事務。
 
2014年頒布的《白皮書》更明目張膽地收回《基本法》賦予香港的行政管理權。為此,《白皮書》提出很多論述,以證明特區的權力是中央給的,中央願意給多少權,香港特區才有多少權。
 
第三,不斷催促香港政府在香港學校進行「國民教育」。由於要實現香港「人心回歸」,不斷催促香港政府推行 「國民教育」,2007年更藉胡錦濤訪港參加回歸10周年慶典時由國家主席直接向特首提出。從教材內容不難看出,所謂「國民教育」,主要是要起到為中共政治制度唱讚歌的作用,例如在《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由香港教育局資助,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制,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一本國民教育參考書),稱中共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而中共的制度「是社會科學所言的理想型 (Ideal Type)」。相反,美國的制度則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制度,因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往往因政治理由,影響民生運作(《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第5-14頁)。強行推動這種「洗腦式」的「國民教育」終於導致2012年反國教大遊行。
 
梁振英上台後,不但沒有看到中央地方關係已經十分惡劣,反而採取各種措施惡化這個關係。就在他當選後(2012年3月25日)、執政前(2012年7月1日),筆者就判斷他將會香港帶來四大危機: 「兩制」漸趨「一國」化;意識形態大陸化;西環治港常規化;治港班子左派化(註4)。這四大危機將導致香港出現嚴重社會動盪(註5)。我文章的標題就很有把握地指出《震盪在前 請大家坐穩一點!》。這四年來香港的發展印證了筆者的觀察。
 
梁振英任內如何惡化這個已經很嚴重的「惡性循環」?他做了幾件事:
 
第一,只知守護「一國」立場,忽視「兩制」空間,例如在「白皮書」、「人大8.31決議」等問題上,這些嚴重壓縮「兩制」空間的檔,照單全收,從沒有看到他就這些錯誤的政策提出任何不同的意見。
 
第二,視香港泛民為敵(根據劉夢熊的揭露,他對劉夢熊說,我們同泛民的矛盾是敵我矛盾),並採取大陸式的「挑動群眾鬥群眾」的伎倆,豢養一批「愛」字型大小組織來打壓香港的反對派。
 
第三,為顯示自己「對敵鬥爭」立場的堅定性,不惜挑起「港獨」這條敏感的神經線,通過對港獨的曲線支援(註6),製造「港獨」危害國家安全的印象,從而鞏固自己在中央的地位。
 
由於這個「惡性循環」到了梁振英時代出現急劇惡化,所以,到了2016年他被迫宣布「不連任」時,香港同中央的關係已經瀕臨分裂的邊緣。
 
現在梁振英宣布不連任,為刹止這個「惡性循環」提供了必要的條件,但能否扭轉這個「惡性循環」,則要看北京的決心和政策。
 
 
 
註1:見1986年12月3日基本法政制專責小組行政機關的組成與行政長官工作組及立法機關的組成與立法機關的產生工作組第一次聯席會議討論
 
註2:見1987年3月13日基本法政制專責小組下轄之行政機關與行政長官的產生工作組撰寫的《行政長官的產生討論檔第一稿》
 
註3:見《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諮詢報告第五冊.條文總報告》
 
註4:見《梁振英與香港「四化」危機》,載《信報》網路版2012年04月19日
 
註5:見《震盪在前 請大家坐穩一點!》,載《信報》網路版,2012年05月17日
 
註6:鄭永建賄選案,說明梁振英競選辦公室的高淩翔居中牽線替中共統戰部聯繫獨派組織資助他們出來參選「界」泛民的票,見拙作《諸獨根源皆中共》,載《星期日明報》2016年11月13日

所有評論

梅麗 - 2016年12月22日 12:21

不能認同港獨是分離主義。香港獨立留在中國是可以的,不是分裂國家。

香港爭取獨立是為了更好是落實港人治港,

落實人民當家作主人,落實立法會領導香港,落實雙普選!

香港沒有兵不可能發動獨立戰爭獨立,

但香港可以以和平方式爭取獨立,留在中國。

 

梅麗 - 2016年12月22日 12:35

一國核心 : 就是人民領導國家;香港立法會領導香港!

兩制重點   :  就是香港獨立,留在中國!

平易近 - 2016年12月22日 12:44

回想当年23条立法,孽瘤的嘴面,历历在目。

看来这婆娘是激发50万人上街,及之后的西环治港,做就了689上台的一大罪魁。

黎自立 - 2016年12月22日 13:35

「8.31」是以指鹿為馬的方法,撕毀【一國二制】的承諾,引至大量不願做奴隸的刁民佔據街頭。

周天逸 - 2016年12月22日 15:52

老共終於想通了! 

http://forum.hkej.com/node/129764

平易近 - 2016年12月22日 17:48

[不願做奴隸的刁民佔據街頭]

占中的叫刁民???

你up乜春啊里黎自立???

S

Sylvia Chan - 2016年12月22日 20:07

唉!老程誰與爭鋒?

請問老江如何施壓呢?23條立法屬基本法的一部分。反囗的只是部分港人,但不可以騎刧當日7.1遊行示威者各自的訴求;五部曲是回應反囗基本法23條的民粹主義。哪個國家沒有國民/公民教育?當時連課程內容都未有,瘋已牽頭,戲劇性反對!今天,最少一半美國資助學校,學生每個早上仍有背誦Pledge of Allegiance 的傳統;因為並非重要公職人員就任,故是自願性質。

欲加之罪?還是理性批評?

一切以憲法為依歸!德州丶加州又是「官迫民獨」嗎?再者,港獨絕非主流民意。請搞清楚甚麼是一國兩制?試問兩制可否凌駕一國?

 

Daniel - 2016年12月22日 21:04

【 程翔......2014年頒布的《白皮書》更明目張膽地收回《基本法》賦予香港的行政管理權。為此,《白皮書》提出很多論述,以證明特區的權力是中央給的,中央願意給多少權,香港特區才有多少權。
 】
早過四七回歸,係囯家違背合約,到四七才回歸一制,係文明囯應做的,吾制當年吾Q好簽咪得囉!
早過四七回歸一制係可行,如果有公投肯定嘅話。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