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David's 的頭像

獨立財經觀察兼操刀人。

2017年、中國、未知數

來年對中國來說,最重要的當然是19大的人事組織佈局。如果由最近聽到的消息看,似乎由軍工系統或者搞過高科技的人去當地方政府大員,除了反映傳媒經常說的習派人馬全面接管之說外,是否也意味著:一、最明顯的是發展相關產業;二、讓搞公司和搞行業/技術發展的人替代搞政治和法律出身的,更專注回城市發展,而且用較商業化思路建設地方;三、當中不少有正式留學西方乃至在西方工作過,或許在吸引及跟外商交往上,較能跟國際接軌,或至少也會有一定的理解和彈性?

而無論是甚麼團隊,都要面對不少問題,且還不是GDP或人民幣貶值或霧霾之類的表徵,而是:

1.       信心問題—最具體就是去年股市越要托越跌,今年人民幣越唱好越跌。更籠統點:其實所謂強勢貨幣,並非價格長升,而是不論人民幣價格升跌,總有資金對人民幣債券、股票、地產,乃至各種投資項目,以及其消費市場有興趣,姑勿論風險如何大,回報都足以吸引資本家「地獄也獨來獨往返」(秋官腔)。這就是信心。中國之所以難給予信心,倒不是專權與否(畢竟比中國更專權或更混亂的地方多的是),而是現時的決策越來越「冇路足」和「有你贏冇人贏」,對於生意佬計,唔係風險太大,而是根本計算不了風險。那樣何以做生意?甚至,還有一樣,中國幾千年歷史的規律:凡政府莫財,第一件事就是尋個藉口,先後向外商、富豪、中產掠奪財富以自肥,以致最後連「一無所有」(崔健腔)的哩民也不放過。誠如此,資金還留在此地作甚,真的壽星公吊頸—嫌命長乎?!

2.       鬥爭思維—市場一大跌,就是有外國勢力「惡意沽空」;劣評一套不好看的電影,就是破壞民族電影工業。其實,出得來行,預左要還。市場一定會有升有跌,炒友一定跟著揸沽平,何罪之有?只要合符法規即可。價格跌到一個地步,就算更差的環境,只要有一線商機,都會有人買入。管理市場的只是確保大家跟遊戲規則玩(甚至參與一部份市場之設置和營運)即可,並定時咨詢持份者及適度增減修改規則以與時並進。以為把沽空的人抓掉殺掉,市場就會「永遠上升」?結果不就是更多錢(而且不是炒家)離場,新錢不會進場。又如電影那樣:你可以不讓人公開出惡評,可是你依然不能讓人勉強進場看戲。再堆理得遠一點,假設你可以讓美國和日本這些敵對勢力的公司沒法進入東南亞市場,卻不代表東南亞諸國必須用你中國貨—用自己的總還可以吧。用中國貨,接受中國資金投資,說到底是你要交到貨,用家覺得物有所值才成。夾硬逼人用垃圾的結果,看看前蘇聯的經濟和其下場可知。

3.       欠缺風險意識—一方面對人民幣和國內投資市場欠缺信心,另一方面,對個別地方、政府、企業、人,和自己卻信心過度,總相信沒甚麼大不了,「最終必贏必賺」。具體說,對海外投資會面對的不適應及被地頭蟲慢慢閹之類的風險沒有感覺。對其他地方的遊戲規則帶來的風險沒耐性了解。單純認為外國已經處於長期衰退期,其公司和政府在債務和老化下,終於都會破產,而忽略自己可能先於對方倒下的可能。對自己公司營運方式中的問題甚至自己的控制權是否受威脅都欠警覺。高估自己和公司發現及處理問題的能力,以及沒有為出事時如何應變有一定計劃。沒事時趾高氣揚,出事時驚惶失措,然後就遷怒外來勢力或內部陰謀勢力搞破壞。總之就是別人的錯,然後回到上一點,以「打擊敵人」的方式解決。這樣面對未來,唔輸就奇,而且連輸幾多都唔知。

4.       干預太多—這一點不用多說。原本,政府對市場的角色僅僅是球證,負責對犯規的球員吹雞和處分,確保球賽順暢和公平。然而,現時中國政府別說球證和旁證,就連前線、中場、後衛、守門員、後備、教練、領隊、軍醫等等都有份撈,甚至球迷、旁述、電視台轉播、賭檔等等居然都做埋。搞咁大龍鳳,無非想多找錢落注。但是,「參與」球賽到咁既地步,儍的都唔會再落注,何況外圍精過鬼那一班孖沙?找普通哩民落注,合起來的注碼還不夠「撩牙」,拖得幾耐?除了影響外資,也令國內有志者無所適從,亦不會有意願作長線投資。如此,如何能夠讓產業和經濟升級?

5.       跨界風險—中國的大企業,不論國企還是大民企,都像當年的日本財閥一樣,跨界經營,一個集團可以同時做銀行、金融、軍工、重工、汽車、造船、家電等等。表面看好像分散風險;可是,其股價結構是用互相控股的形式,A控B, C;B控A,C;C控A,B,結果就是事旦一家公司出事,勢必影響其他公司的股價,並且蔓延至整個經濟體。而偏偏由於集團結構複雜,還涉及不上市的母公司和子公司,風險難評估之餘,Plan B Plan C也不好弄。

嘩,咁多麻煩,豈不是說中國今次將刼數難逃?又不是。中國固然極多麻煩,經濟復原將須時甚久,且甚多波折,但是,又有幾點潛在因素應可以讓中國未致一沉不起:

1.       尚有發展潛力和空間—雖然今日中國很多方面已經步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爆破的後塵,但是,有一點兩者不同:日本當時不但已經是發達國,而且各行各業各公司(金融銀行軟件業除外)已經將其當時可做的做到極致,於是,一旦爆破,在資產大幅貶值,籌期不易的情況下發展其他產業,試驗另類的思維和公司組織,by trial and error下發現新市場殊不容易。中國到今天為止仍只是中度發展國家,很多地方和機構的營運效率仍然低下,反應慢,更沒能組成利益共同體,齊齊賺街外錢。換句話說,在現時的情況下面對衰退,只要能夠解決一部份的問題,或者防鬆一些束縛,就已經可以暫緩衰退,甚至經濟反彈或者復原。前提當然是政商兩方都願意改才成。

2.       中國人對賺錢有極大的渴求—甚麼?這都算是潛在的「好處」?是。貪財固然會導致大量黑心貨假貨還有貪腐出現,此外也因不尊重他人而惹人厭,只是,這也因而減低了中國人只向著「革命理想」走,而漠視現實條件的機會。所差者就是對「尊重他人利益等於保護自己利益」的想法。但是,至少今天還想要大搞群眾運動,煽動群眾熱烈參與的能力大減。如此中國才能通過貿易和交流逐步走出原本的牢籠。同時也贏得較穩定的環境發展。

3.       中國仍然有龐大的市場—需要注意的是,外資現時撤離,並非甚麼「壓制中國崛起」理由,純粹只是計數:人工和租金貴,某些行業再無優惠政策,甚至有,也因為政策天天在變,而且事前先兆全無,難以管理風險,加上人民幣的價格已經走向弱勢,就連買資產都未必好賺,是以轉投他方矣。但是,中國始終是一個有10幾億人口和幾億勞動力的市場,也有相當的基建和受過基本教育的人(和正在增加的中產人仕),較高階的生產(即較多技術,know-how,自動化生產)仍然有競爭力,消費力亦不弱,而且因為發展粗獷,其實有不少市場空間可以入楔。正當Uber撤走,Airbnb仍想進入就是一例。只是會更注意terms and conditions而已。

綜合上述各點,今年中國市場情況是一分為二:在19大前,更多是行政手段方式防止情況惡化以致失控,避免影響習核心的威望,影響其19大的佈局。19大後,則視情況會有較積極進取的政策出台,既吸金,又復希望通過較有商量的姿態在海外投資。如是者,且看19大前會否有多起事件發生而逼中國政府頻頻動作,而且越動作,越發嚇到資金想方設法逃走,加速了資產泡沫爆破,甚至加劇其規模和影響。也加深19大後習核心的新班子管治和復甦經濟的難度。

 

【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