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s 的頭像

前港大副校長,《信報》「教育評論」作者

幼兒學字與寫字

《信報》教育評論:上周,教育局頒布課程發展議會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媒體普遍大字標題突出《指引》中幼兒班(俗稱K1)「不應要求幼兒執筆寫字」。有些媒體甚至把這理解為禁止「操練」。

「不應要求幼兒執筆寫字」是一個頗為普遍的要求。中國內地和台灣都有明確要求,小學以前不寫字。但是只要翻開網頁,便可以看到許多關於幼稚園要不要寫字的討論。雖然一致是勸說幼兒不要寫字,但也可見家長對於幼兒寫字,還是耿耿於懷,否則就不必勸說了。

學習是人類的天性,人一出生便每一秒鐘都在學習。在幼兒時期,大部分的學習是「習得」(acquire)的,也就是在生活中不知不覺地、不經意地學會的。在幼兒時期,語言絕大部分是「習得」的,只要身邊有人用說話溝通,便不愁孩子不會說話。但是年紀愈來愈大,人的語言接受客觀社會的塑造、修正、打磨,便愈來愈多。這裏面有家庭的因素、社會的因素,當然主要是學校的因素。不過,進入新世代,媒體的因素愈來愈明顯。

正規教育 始於寫字

學字卻是另外一回事,學字比較難由生活而「習得」。在華人社會。可以說學字是正規教育的起點。我父親那一代,3歲(1922年)「開蒙」,在師塾裏,「讀書」(其實是「背書」:《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是與「寫字」(「紅仿」、「印摹」、「臨帖」)一起發生的。也就是說,認字、讀書、寫字,是混為一體的。這也許是今天華人家長對於幼兒寫字的「苦戀」的根源;而這是1600多年科舉遺留下來的文化慣性。

今天不主張幼兒寫字,筆者以前聽說過是由於孩子的小肌肉還沒有準備好,勉強要他們在小格子裏面用力地寫字,會形成不平衡的肌肉發展。近年聽到的則是寫字需要手眼的協調,幼兒專注在小範圍內寫字,會扭曲了手眼協調的發展。也有認為孩子寫字,需要長時期採取一個固定的姿勢,也會影響身體的發展。這些都是從幼兒身體發展的角度來看過早寫字的害處。

(節錄)

所有評論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5:30

文中 : ".....中文字難寫,但是因為與事物一一對應,因此容易認;..."

 

這是真的。亦是鄙人反對簡體字其中一原因。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5:47

本人並不反對漢字簡化,但許多簡體字不能接受。認識簡體字不能讀古書,將古書簡體字化重印出版是荒天下之大謬。事情弄得更加糟糕,不是更加方便。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6:05

現代韓國人用韓字,韓字是拼音文字,同音異義的字多得不得了,攪得混亂不堪,笑話百出。最糟的是,韓國古籍全是漢字書寫,現代韓人無一看得懂,活活的要把自己的文化承傳一刀切割。

 

以韓字作為科技工程用語也麻煩多多,工程人員要反覆確認文字所指。

 

反而世仇日本人保留漢字!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6:14

文中 : "今天不主張幼兒寫字,....。近年聽到的則是寫字需要手眼的協調,幼兒專注在小範圍內寫字,會扭曲了手眼協調的發展。..."

 

幼兒需要的是快樂。人最重要的是思想,不是識字多少。當然,文字是民族思想和精神的結晶。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6:19

文中 : "今天不主張幼兒寫字,...."

 

幼兒牙牙學語,説話還沒掌握好,何必急於學字?

 

 

巨浪 - 2017年03月03日 06:26

靠文字搵食,只賺得五毛!

 

靠把口搵食,隨時身光頸靚。

 

Spa - 2017年03月03日 09:45

小學生學了繁體字,在中學時也可以學簡體字。懂了繁體字,學簡體字是可以無師自通,毫不困難。

小學生學了簡体字,在中學時也應該學繁體字。會有一些困難,但是有了中文的根底,也是可以克服的。繁體字對應簡體字是一對一的(one to one),但簡體字對應繁體字並不是的(one to many)。因此會困難一點,但放上一些時間,也是沒問題的。

例如,繁體字中「皇后」的「后」,簡體字是「后」,沒有別的。「後來」的「後」,簡體字也是「后」,但沒有別的。

如果要把單獨簡體字的「后」,轉成繁體字,不知道是「后」,還是「後」。只能靠前後的文字來判斷了。

但有時可困難了。簡體字姓名「李后」,是繁體字的「李后」?還是「李後」?

「肖建华」是「肖建華」?還是「蕭建華」?

「肖干」是「肖干」?「肖乾」?「蕭干」?還是「蕭乾」?

單就簡體字來說,姓「肖」的,應寫成「肖」?還是「萧」?

有時看到「匯豐」變成「汇丰」,亦有失落。這間銀行給淘空了?

我認為只要有中學的文化程度,繁體字和簡體字都要懂。寫起來用什麽,就要看社會環境而定了。我個人認為在香港,用繁體字為佳,較能保育中華文化。也不用特別的遷就大陸來的人,看着,看着,他們就會懂了。也能讓他們知道,簡體字之外,還有繁體字,繁體字也不是那麽遠久的事。我有一些舊同事從大陸來港,起初不懂繁體字,大約個多月後,就可以拿起香港中文報紙看了。

地球生物 - 2017年03月03日 10:45

『幼兒不宜學字與寫字』?

 

好新的講法,

真係無諗到,

舊時中國開蒙就係最先教執筆寫字.

兩帝太傳蘇同龢係日記就有恁講.

若不教呢d,

難道教游泳跳舞或打球!

呢個我幾認同,

恁音樂應否擺在最后先教,

樂器操作當然比楂筆更難及複雜!

 

 

 

 

 

a

andrewandrew - 2017年03月03日 11:03

「肖」同「蕭」既正簡問題已經唔係笑話咁簡單! 「肖」係唐宋時回紇契丹地區既姓氏, 後來慘遭中共「滅」族, 將佢兼入「蕭」姓, 結果今日大陸入面姓「蕭」既, 究竟真係「蕭」氏後人定原來姓「肖」? 唔知啦! 只知大陸後來暗啞底知衰, 將「蕭」既簡體改做「萧」

簡體之問題, 在於過程求其隨便, 幾個唔同既字型可以簡化做同一字型; 同一個字型又可以簡化做幾個唔同字型; 有時甚至將唔相干既字扯埋一齊, 因為佢地晌北京話係同音! hahahahaha!

地球生物 - 2017年03月03日 13:15

程SIR一篇好丰富內容的學術論文.

基本上是學習階段論之舖展,

結尾為

『有沒有研究,有沒有學問,有沒有專業勇氣,教出來的孩子就很不一樣!』

其中有段令我特別深刻:

 

『這裏有兩點值得闡釋一下。「幼稚園並非小學的先修班」,一針見血,即使在西方,還有一些幼兒教育圈子流行「school readiness」的概念;這是莫大的錯誤!幼兒教育的影響,終生受用,遠遠超過升上小學的準備。這就像中學的任務,遠遠超過為升上大學做準備。除了上述的學習興趣與學習能力,幼兒階段的生活習慣、群體意識、好奇心、同理心、關懷、誠實、平等概念、和平概念、愛護自然、珍惜生命等等,都是在種種看來沒有經濟實用價值的活動中,潛移默化但是非常迅速地養成的。學校布置寫字習作的時候,家長追迫學校多寫字的時候,有沒有想到,不由分說地只注重寫字,孩子犧牲了的是什麼?』

呢度有D似人格心理學的觀點.

人的成長,不同階段學習不同的能力,

过后好難再補返,,所以先有

「幼稚園並非小學的先修班」

「中學並非大學的先修班」云云.

所以我相信音樂同体育運動也是應由細練習起,

老來想學習,就有臨老學笛打之嘆也!

 

 

 

 

 

 

 

 

 

 

 

侈哆 - 2017年03月03日 14:12

樓主落筆鬼神哭.鬼斧神工,化妍為醜,好好一個議題也淪為笑柄.

 

「不應要求幼兒執筆寫字」,執筆寫字過早過份,揠苗助長...句句擲地有聲.

 

但樓文一轉偏鋒,說幼兒寫字「形成不平衡的肌肉發展」「扭曲了手眼協調的發展」「養成不正確的坐姿」「容易弄錯筆順」... 這全是導師家長教養不得其法,那與幼兒應不應該學字寫字風馬牛不相及.

 

如果那因果歪理說得通,「畫公仔」「寫字」两者在幼兒體能要求有甚麼大不同?下星期教育新論豈不是<幼兒不應畫公仔>?那麼,幼稚園「唱遊」又會不會弄傷幼兒肌肉?...

 

「學字」「寫字」「畫公仔」「唱遊」優劣成敗在乎他的質與量,那種種後遺盡是是教育(學校/家庭) 之失, 無涉學字寫字本意.

 

飯或麫包吃太急會哽、太多會滯,問題不在應不應該吃飯或麫包,是怎樣去吃.

 

容我改寫樓文末句:「有沒有常識,有沒有學問,有沒有專業道德,寫出來的東西就很不一樣!」

金弓 - 2017年03月03日 14:27

「不應要求幼兒執筆寫字」是一個頗為普遍的要求。

 

既「不應要求」又要求?

「不應要求」內有要求?

「不應要求」外有要求?

這像什麼話?好個教育家!

金弓 - 2017年03月03日 14:30

也讓金弓惡搞一下尾句:

有沒有墨水?有沒有學問?都不重要。只要有驚人的勇氣,寫出來的文章就很不一樣!

金弓 - 2017年03月03日 14:58

嘩!還有更逗的呢!

 

程大教育家說:{末了,忍不住要講一個故事。30多年前,參加陸趙鈞鴻校長的家長會。趙校長一開場就說,那天早上接到一位家長來電,質問:「趙校長,你怎麼搞的?我的孩子上了幾個星期的課,一個字都沒有寫過。」趙校長也答得妙:「這位家長,你要有點勇氣呀!我們這裏一整年都不寫字的。」那是趙校長的實踐。不過,就是那所幼稚園高班(K3)的孩子,可以寫100字的日記。}

 

既是{我們這裏一整年都不寫字的},哪有可能{那所幼稚園高班(K3)的孩子,可以寫100字的日記}?

請注意那「寫」字!

 

看那混球廢物讚不絕口,便可知越讀程大教育家之文章,人會變得越蠢。 

侈哆 - 2017年03月03日 17:38

程文有两特色(洋腔中文不計),一是文不對題,二是蠻(辯)不講(正)理.

 

以本文為例,着學校家長不要過份急進催谷,有其道理,可惜作者為了嘩衆,語不驚人死不休,變了「(幼兒)不應執筆寫字」,「一整年都不寫字」(*)變了雷鋒精神.為了置「幼兒執筆寫字」於死地,便連教導不善的毛病也算在「執筆寫字」頭上,把「執筆寫字」批判成蛇蝎猛獸.

 

老左的批鬥慣技,至今未改.似要扯貪官落馬,必鋪天蓋地羅織罪名「必須有」「莫須有」一大堆,再加釘「作風不正」作尾巴,唯恐被鬥者死而不殭有翻身機會.

 

(* 两犬兒亦靈糧堂舊生,有正常腦袋的家長不會誤解趙校長的意思.)

ray1129 - 2017年03月03日 18:48

香港學童自殺成風的社會現象,又登上了國際媒體。
 
看見這些所謂「教育評論」作者對香港教育問題,不斷作些不著邊際的討論,混淆了香港九七後教育改革遺留下來的一大堆核心核心問題。
 
 

Spa - 2017年03月03日 19:53

我有一次和一位年青親戚在Whatsapp中,談及瘋狂的補習現狀。她在大陸成長,後來到外國讀畢碩士課程,在那裏工作和生活的。以下是我和她在Whatsapp的一段對話。

我說:"My daughter and son studied in International Schools in Hong Kong and therefore did not feel too much pressure. Other school kids were working like hell in Hong Kong. You also has that experience. So if they were required to compete with others in local schools, they would definitely lose badly (at least in examinations). But the end result is that the difference is not noticeable in working life, university study and academic work. (In fact they turned out to be much better in working life.) So sometimes, I doubt whether the huge sacrifice in childhood and teenagehood is worthwhile. Of course, hard working is always better, but not up to a level of almost cruelty."

.

她回答說:"It is to do with opportunities/alternatives available for the children. From where I am from, getting into good uni is the only way out. The alternative is to be in hard labour for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which is not ideal. So hence kids have to work a lot harder to get better exam results. Most of my elementary school friends were married with kids before I went to uni."

所以我常說,不能單單的考慮教育,它不是孤立的,而是整個社會的一部份。如果看見某個地方的教育制度好,把它移植過來是不行的。你能把它的社會環境、文化背景、政治制度搬過來嗎?

芬蘭有沒有劏房?

香港的父母看到,能不心寒?

.

經緯線 亞洲補習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fiXX4FLgO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DEeMVHn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3V-OOU5kPM

 

 

 

 

 

Spa - 2017年03月03日 20:17

當程疍頭說什麼上海的領先教育改革,我不知他是否生活在宇宙之外。上海的學生也是擔起極大的壓力。全中國都是。或許那些極富有的家庭才不是這樣。

Spa - 2017年03月03日 20:55

魯近原本學醫,但當看到日軍砍中國人的頭時,旁觀者的麻木反應,使知要改變的是人的思想、精神。

同理,香港現時做教育的,恐怕不是單要做教育,而是社會的改革吧?

Spa - 2017年03月03日 21:02

 
當香港的父母看了《林日彥 堅‧離地城香港未來命運──由東京到曼哈頓》文中這兩段文字,能不膽戰心驚,更加快馬加鞭?
.
『「我不是想嚇你,但香港未來的命運是頗悲哀的,十幾年前我已預期最後能夠剩下來在香港生存及居住的人,大多是和金融業相關的行業,因為只有這個行業的人才能負擔得起在香港的居住成本。如果你不是這群人,而又想在香港居住及生活,是相當困難及充滿挑戰,尤其是年輕一群。最後可能會出現像紐約的情況,很多在華爾街打工的人,卻住不起Manhattan,惟有搬去老遠的地方居住,例如New Jersey或Brooklyn(這情況就好比香港人由新界去中環返工一樣,但其實連新界樓也早已被炒起了)。」朋友也帶點感慨地說:「這可能是一個地方真正成長的代價,當一個地方變得相當富裕的時候,其實是在逼走一群中低收入的民眾。」
 
當看着「納米劏房」在香港賣到成行成市之際,大家預期將來可能會有更多人需要住進「東京式的太空艙」房間。誰不知,原來劇情再發展下去,將來可能只有富豪才能在香港居住及生活,就好比曼哈頓一樣。』
.
在這個社會環境下,甚麽教育改革都必然異化。

ray1129 - 2017年03月03日 21:47

十分同意 spa 壇友所說的。不能把教育系統孤立起來作獨立的思考,它必需要與整個社會的狀況連結在一起來思考。
 
這也令我想起了 Daniel Kahneman 在他的名著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中引述心理學家 Kathleen Vohs 關於傾向金錢與沒那麼傾向的兩組人,所進行的深度實驗後得出的結果。那個實驗顯示傾向金錢的人比較自私而孤立、偏向單獨一人而不願意合群,更加不願意與人分享自己的成果。
 
Vohs 並沒有進一步探討實驗的意義,而 Kahneman 在他的著作中為這一點作了如下的補白:
 
『她的研究很有深度,並顯示了生活在一個不斷提醒金錢文化中,金錢會以我們不了解、也不會引以為傲的方式塑造我們的行為和態度。
 
有些文化常常提醒人民要尊重他人,有些文化經常向人民提醒上帝的存在,有些社會用大量的領袖相片來促發人民的服從,難怪獨裁社會中到處都看得到國家領導人的照片,這不但會讓老百姓感到「老大哥在監視你」,同時還會減少人民自發的想法和獨立的行動。』
 
 
如果說大陸是一個極端金錢至上的社會,相信很多人會認同,只是大家可能忽略了九七後的香港,其實在這方面也正在加快與中共大陸接軌。
 
金錢至上的功利社會,自然發展出競爭劇烈而又冷漠自私的環境,我們把這樣高度的社會壓力施加於十歲八歲的孩子身上,大家不覺得是一個悲劇嗎?
 

侈哆 - 2017年03月04日 07:56

Spa君說「(教育)不是孤立的,而是整個社會的一部份」. Ray 君擔心「與中共大陸接軌」. 八路也明白個中道理,所以在摧毀香港、儲備、廉政、警務、司法...行之成效的管治方式之際, 斷斷不會「一下子忘了」染指香港教育.他們也急切推行「不是單要做教育,而是社會的改革」(Spa 君語),只可惜却不是港人所期望的改革.

 

近月老左不停宣傳北人那套「教育新法」,吹噓「數理無用」「文理不分」.Spa 君說「當程疍頭說什麼上海的領先教育改革」不也狐狸露了尾巴,疍頭說穿了原因所在?

 

Ray 君說「香港的父母看到,能不心寒?」我看心寒者,不止於「香港的父母」吧?

石亦云 - 2017年03月04日 13:17

程語錄 :  “不應要求幼兒執筆寫字”

---

石仔批曰:

衣家的細路真幸福夾好彩;

之前程阿哥話返學唔使識計數,

今日又話返學唔使識寫字.

發吓吽豆又一日......

發達咯!!!

---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