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哥學【莊子】《外篇•秋水第十七》(第十三節)

(子非魚)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1
莊子曰:「儵魚出遊從容,是魚樂也。」2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3
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1 濠梁:濠(淮南水名)上的橋梁。
2 儵魚:儵[粵音叔](魚名)。
3 全矣:完全(肯定)之謂。

恆指估測:24600 (請留意最後調較)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 20170129(第一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EhRJUHJYmU

所有評論

巨浪 - 2017年03月21日 05:06

關鍵是對「樂」字的理解。莊子説魚「從容」因而「樂」,而這個「樂」是指自由自在,自得其樂的「樂」,而不相等於人類的簡單意義的「快樂」。惠子誤解莊子的「樂」為人類的高興快樂,類似小孩子玩耍的興高采烈。魚沒有悲傷與快樂,只有生存和恐懼,故此,魚只有覓食和逃跑。既然魚世世代代千萬年都是這樣生存下來,今天就是昨天,這一刻亦是過去的一刻,「從容」而活,該感覺滿意吧,就是這個「樂」,從容自得。所以莊子才會説:「我知之濠上也。」,惠子儍儍的爭拗下去。

 

 

2 儵魚:儵[粵音叔](魚名)。黑色的魚,背黑白肚,典型的淡水河溪魚類。

 

JKwok9 - 2017年03月21日 11:57

這是莊子中我最喜愛的故事之一。
惠子指莊子非魚,不能知魚樂否。
但他這想法,卻是建基於自己非莊子,卻能知莊子「不能知魚樂否」。
正是這種雙重標準,平空地無端端生出一對「是」與「非」及雙方辯證。
世間本無事,人類的「文」明自己制造了無數的「是」與「非」。世人卻沉醉於當中的辯論,以示己方的正確,是何等荒謬的事。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