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吃得清鮮

 

每年冬季回港探親會友,出外吃飯機會很多,每回來港前都有滿腦子對吃的計劃和期望,品嘗記憶中的各式美食。大約四年前,離開香港時突然醒悟,所吃的食物中,點心丶雲吞丶餃子丶粥品油器等等小食,仍然精彩滿意,都是家中少做的食物。

 

然而在普通餐廳吃的肉類菜肴,感覺到醬料味濃烈,肉味單薄,可能肉價高昂品質平平,廚師得重手調味補救,吃完只覺唇乾口渴,味蕾負荷過重但並不滿足。

 

記得那年回法國後,不滿的感覺仍然強烈,有數個月煮肉時只下細鹽調味,全心品嘗肉味,不用下太多調味覆蓋真味,已然心滿意足,簡單就好。

 

上星期經過意大利海邊小城,看介紹有不錯的小餐廳,專做海鮮菜式,決定一試。那天正有多寶魚,四分三公斤左右,正好二人合吃。已然要求不要煮老丶不要切開丶不要去骨去皮,請原條上。火候好肉剛離骨,滿意,廚師下了橄欖丶番茄同焗,有可能是地道吃法,但已足夠搶盡魚味,多寶魚是最喜歡的魚類,期望大,失望更大地離去。

 

想起小時候母親不善煮魚,最常吃是煎香紅衫魚後下番茄豉油作汁,又或把黃花魚下鹽醃一天才蒸,魚肉較硬味道較濃,沒有廣東人那清蒸魚鮮的知識。

 

因此一直不鐘情吃魚,亦不精於買魚煮魚,直到過去十年春秋兩季來克羅地亞的 Rovinj 漁港旅遊,才終於有轉機。

 

小地方,招呼遊客的餐廳很多,亦以魚貝產作招來,很快知道魚永遠以煎或烤出現,價錢合理的是外地來的雪藏貨,價高的是本地鮮魚,最痛苦是以東方人水準總是煮老了,可惜。

 

這裡有個很小的漁市場,只有三檔,很老實的分開養殖魚丶雪藏貨及當天收網的魚。新鮮魚有大有細,天天定有些不同品種,價錢吸引,自己動手才容易合心意。

 

因為自小沒有蒸魚心得,亦沒有包袱,人在異地不容易找到蒸魚鍋子,最簡單是用焗爐焗魚,試驗多了,知道一般半吋厚的魚,以原條沒切開沒起鱗的最理想,保濕效果佳,以二百度焗十分鐘後,熄爐,把焗爐門打開一點,譲魚兒再休息十分鐘,便剛剛好肉離骨。

 

吃時把皮連鱗一起撕掉,雪白晶潤魚肉誘人,下些少細鹽,吃的完全是魚的滋味。

 

是的,旅行時隨手沒有豉油,煮鮮魚也就不用豉油,亦不下油。習慣了,回港吃海鮮大餐,蒸魚下了豉油丶生油,覺得太重味,加上蒸魚的水氣,把魚味沖淡了,亦覺可惜。

今春剛來到 Rovinj,市場上只有較細的鯛魚,焗的話怕太猛快乾,想到用平底鑊以燴的方法快煮。先把起鱗的魚下些少鹽略醃一小時,薑蔥用油炒香後,下小半杯水,猛火煮滾後,放下小魚,放上鑊蓋,燴兩分鐘,水分接近完全揮發時,離火休息兩分鐘左右,感覺那魚肉分外油潤膠質豐富,超級滿意。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7年04月04日 00:45

鄭Sir 好

 

確是,海鮮自出生就泡在鹹水裏,那用調味,嘻嘻。我而家食蝦、蟹好多時都不需調味。

 

其實魚皮都好好味架,脆肉鯇、鬚眉都係食「皮」。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01:02

周容 好,

"..其實魚皮都好好味架,脆肉鯇、鬚眉都係食「皮」.." 所以自認吃魚經驗不夠.

且歐洲沒有脆肉鯇、鬚眉啊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01:05

若去了鱗的話一般連皮吃, 除了撻沙類(包括多寶魚)就不吃皮.

WFP - 2017年04月04日 11:27

法國多寶魚正過山東十倍,尤其條裙邊,個廚用黎焗真浪費!

WFP - 2017年04月04日 11:29

噢!原來係意大利,睇錯。

Barwon - 2017年04月04日 14:55

也說魚,數年前港聞常提澳洲寶石魚為美食,烏卜卜不知那是甚麼魚,此地唐人鄉里亦然,看「維基」中英對照才知學名為 scortum barcoo,俗名 barcoo grunter / jade perch,認住魚樣到幾處洋人魚店問,皆無人知曉是甚麼魚。

 

大半年前被拉去飲茶,「飲茶」不是我杯茶,正是三年唔逢一閏,竟見有幾條寶石魚在餐館水族缸內待蒸。前周又依事活打牙骹,見唐人魚店有活「玉(jade)鱸」,賣 $22/kg,正是那寶石(gemstone)魚,就買了條約 800g 吃過「知」味。絕對失望,外母愛吃魚也說以後不要買,奇怪此魚能在港台兩地弄得虛名。

 

早前提過本地禁養 tilapia(金山鰂), aquaculturists 都選養 jade perch,為興趣多過賺外快,魚兒大了也一嚐滋味,評語簡單實在,' oily and earthy '。我加評魚背近鰭為脂肪(夠滑?),肉「削」不級其本土親戚「銀鱸」(silver perch),學名 bidyanus bidyanus ,在 Barwon(嘻嘻) river 被發現,「銀鱸」長駐鮮魚店、炸魚店、海鮮餐館,「玉鱸」在唐餐館也鮮見。

QQKK - 2017年04月04日 15:35

立勳 兄

" 下小半杯水,猛火煮滾後,放下小魚,放上鑊蓋,燴兩分鐘,水分接近完全揮發時,離火休息兩分鐘左右 " 

 

這是潮州人煮魚的一種方法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5:53

WFP 兄 是知音, 多寶魚以裙邊的肉粒和膠質最美味, 愈大的魚這部分愈滋味.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5:57

在歐洲到小海鮮餐廳吃魚較好, 能吃到整條魚的機會高. 大餐廳人客多沒有人力處理魚鮮, 亦有資金買處理好大小一樣的魚件, 如那年在有名的 Rick Stein Seafood restaurant 吃多寶魚, 就是一件白雪雪的沒有皮沒有裙邊的魚扒, 煮功多好也失望.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6:04

Barwon 兄,

養殖魚難和海魚比較, 質感油份不同外, 更擔心不知吃了什麼飼料, 食不安樂不吃算了.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6:05

QK 兄,

看來是我誤打誤撞無師自通 !

QQKK - 2017年04月04日 18:00

我中睇 Rick Stein  !!!

特別中意佢只狗 ! XD

 

老范 - 2017年04月04日 19:18

[[[...食蝦、蟹好多時都不需調味...]]]

 

要是生猛新鮮,蝦最佳是白灼,蟹是清蒸.蝦蟹用濃汁(椒鹽、麻辣、咖哩...),食客嗜那芡汁而非蝦蟹本身.

老范 - 2017年04月04日 19:27

[[[...海鮮自出生就泡在鹹水裏...]]]

 

師傅教落,清洗海產要用海水.淡水可免則免,必需用時,快手快腳,馬上抹乾抹凈.

QQKK - 2017年04月04日 19:33

Ricky Stein Chalky the dog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9:44

Chalky RIP
August 1989 to 13th January 2007
Chalky, my family’s dog lived to seventeen, he was healthy and fit right up to the last six months and he had a wonderful life. He travelled all over the British Isles and Ireland and nearly went to France. ... He dispatched rats and caused consternation by doing the same with a rabbit or two. He was loved by my children.  He swam and jumped on boats, he attacked crabs, ran rings round Alsatians and Border Collies being much fiercer and never backing down, ever. He scampered over a Duke’s lawns and petrified me that he might bite the Prince of Wales, but he didn’t. ..... He was never greedy; he pestered you a bit for walks but not too much and kept reasonably quiet. But, my God he hated postmen and I don’t know why. If he couldn’t get at them, he’d rip the letters to shreds.

In truth, I’m very sad, he was loved by everyone. So many people, it’s a source of puzzlement to me that he never knew how famous he was.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9:52

在 Rick Stein 餐廳曾吃咖哩龍蝦, 點菜時也奇怪會選用這調味, 然而咖哩味香而不辣, 肥厚龍蝦肉外圍沾上咖哩, 反差下更覺甜美. 好像有人說西瓜下點鹽吃更甜的效果.

 

自己煮蝦蟹的話便不會如此試驗了.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9:54

"...清洗海產要用海水..."

知易行難, 我會在水中加些鹽洗海鮮.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19:58

看 Rick Stein 節目時他已是略胖光頭中年, 有回在早他一代的名廚舊節目中看到初出道的年輕 Rick Stein, 意料以外的英俊.

QQKK - 2017年04月04日 20:03

OH RIP to Chalky !!

老范 - 2017年04月04日 20:13

[[[...煮鮮魚也就不用豉油,亦不下油...]]]

 

以前人說「豉油撈飯」,意指「整色整水」.現在市面豉油多僅是黑色鹽水,死鹹之外了無味道,整色整水是唯一功用.

 

這邊廂有口刁食家用芫荽鯪魚骨熬湯加色做淋魚醬料,那邊廂一衆學壞師的海鮮酒家大廚,反而蒸魚倒走魚汁,淋一殼味精「豉油」.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20:21

"..口刁食家用芫荽鯪魚骨熬湯加色做淋魚醬料.."

若果那尾魚兒不鮮不野生, 也許這是補救辦法, 然而坦坦白白用椒鹽、麻辣、咖哩...濃味煮算了, 為何扮鮮魚蒸了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20:23

"蒸魚倒走魚汁" 留起作下欄自用最妙.

亦是我看到多寶魚上枱時沒有了裙邊時的想法, 廚師多好口福.

老范 - 2017年04月04日 20:38

[[[...在水中加些鹽洗海鮮...]]]

 

比用水喉水好多了.洗海鮮志在掃最緊要是手快.見有不少人把海鮮放在水裏或者水龍頭下又洗又擦三分鐘...

老范 - 2017年04月04日 20:45

[[[...(魚汁)留起作下欄自用最妙...]]]

 

更無知、更可惡、更該打是一下倒落坑渠餿水桶.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23:13

"蒸魚倒走魚汁" - 看來得改方法減去蒸時倒汗水, 不會沖淡魚味, 又不用煩得處理(倒走).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4日 23:16

"..見有不少人把海鮮放在水裏或者水龍頭下又洗又擦三分鐘......"

是否迎年太多污染問題, 如洗菜也得浸泡個多小時, 習慣成自然什麼也慢洗...

Barwon - 2017年04月05日 16:13

這裡不見有多寶魚賣,只有七日鮮、左口和撻沙。在家炮製左口,獨孤一味用陳皮蒸,上餐館則選椒鹽左口。友教揀鰨科魚,要選魚身滑潺潺,為迎合唐人愛身光頸靚,水龍頭下又洗又擦三分鐘不及用化學水洗滌去潺,亦只能在唐人魚店才可買得光鮮左口。

老范 - 2017年04月05日 19:56

更正補漏 :

洗海鮮志在掃最緊要是手快 => 洗海鮮志在掃鱗屑清血穢,最緊要是手快

老范 - 2017年04月05日 20:04

[[[...為迎合唐人愛身光頸靚,水龍頭下又洗又擦三分鐘不及用化學水洗滌去潺...]]]

 

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看來太過美好的東西,小心貨不對辦,身光頸靚也可以是姑爺仔...哈哈哈!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5日 21:38

以前在香港買鱔, 喜歡看檔主處理大鱔, 倒滾水在外皮, 把頭釘穩在砧板上, 用刀順勢一下下地挖走皮上滑潺, 那是因為會連皮吃下.

在外國買鰨科魚從來不吃皮, 煮好去皮吃白雪雪的肉, 也就沒想到清理滑潺了.

老范 - 2017年04月06日 13:41

昔日買生猛黄鱔,麻煩街市哥代劏,街市哥二話不說,左手按緊鱔頭,右手用雪插一下釘穩在斜板上,左手順勢向鱔尾一捋,把鱔拉個畢直,潺滑也去了七八.說時遲那時快,右手拿小尖刀,由頭至尾在鱔骨左右各一刀而下,如雙刀法篆刻朱文,鱔肉離骨得清脆玲瓏,留鱔血者則用小碗在鱔尾接得涓滴不遺.

 

回家用鹽一抹或用水一拖,潺滑不再.(也有人要原汁原味黄鱔「共」飯,那就更不用有勞街市哥了.)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8:41

鄭兄好 ,

前人教導 , 吃鮮活魚蝦 , 無需加醬油 , 且得要清蒸才吃出其鮮味 , 鮮魚蒸熟後極其量加少許熟油去其水腥味已足夠 , 尤其是清蒸稀有游水龍蝦和活蟹 , 若加進了油鹽和薑葱或鼓油 , 煮者罪無可恕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8:59

兒時水坑田氹多黃鱔泥鰍 , 黃鱔泥鰍劏法簡單 , 主要去腸臓後用生鹽除潺 , 清洗後斬件 , 待煲仔飯飯快將熟時 , 放進黃鱔在米面加少許油盬同煲至飯香 , 飯熟後不可打開煲蓋 , 熄火後焗多十分八分鐘 , 黃鱔煲仔飯 , 兒時常吃 , 黃鱔非當補身 , 除補身外 , 據云多吃還可(增強)視力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9:13

這兩天和老伴在馬料水圖中的這酒店渡過 , 女兒每年送來酒店套票 , 但地點年年不同 , 前兩年是澳門 , 但都選逢在大賽車旺日 , 且指定了日期 , 不去可惜 , 但如同走難 , 正一害時出世 !

 

今年選在馬料水 , 大學站我踩車幾乎天天都路過 , 地點太近太熟無情趣 , 又是那句不去可惜 , 但在馬料水(度假) , 哭笑不能 !

 

 

Barwon - 2017年04月06日 19:19

還以為吃魚眼(最愛)可增強視力,原來是黃鱔,難怪愈來愈死魚咁眼。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9:21

昨天在大學站附近散步 , 奇怪見到燴番薯和炒栗子 , 看不到番薯價錢 , 但生意看來不錯 !

 

 

Barwon - 2017年04月06日 19:49

友在南岸訂了度假屋準備與外家親戚團聚(復活),下周假期最低消費要七晚,他的家人只得復活例假,給我兩晚住宿結伴釣魚。說不用帶魚竿,用手絲釣,傳來上次收穫,要帶薑蔥上路了。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9:54

在馬料水(渡假)與踩車運動時心情不同 , 雖然該處地點爛熟 , 沒有單車仍可慢慢四處散步 , 尤其該處老伴少到 , 馬料水是我和老伴在年青時爬艇仔的老地方 , 但今天已無法找回昔日時風情 , 火車站當年的碼頭早已不見了 , 昔日曾美好過的地點今時得要靠估 , 往事唯有靠記憶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19:57

這兩天閑來的隨影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20:02

沒有艇仔可爬 , 唯有看看人家划艇(城門河)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20:06

還有划艇 !

 

Choys - 2017年04月06日 20:23

城門河(馬場)一景 , 大學路邊的(野花) , 和一辛苦的他/她爸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6日 22:54

Choys 兄,

年輕工作時吃了不少海鮮餐廳例菜 : 蒜蓉蒸開邊蝦, 蒜蓉粉絲蒸帶子, 芝士焗龍蝦...看來是不新鮮又或浪費了食材.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6日 22:56

現在大部分大鱔是從歐洲捉到的細苗, 偷運到中國養殖至肥大出售, 所以近年己少吃鱔了.

老范 - 2017年04月07日 14:42

[[[...清蒸稀有游水龍蝦和活蟹,若加進了油鹽和薑葱或鼓油,煮者罪無可恕...]]]

 

所謂「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掃蛾眉朝至尊」,本身料子夠,何必加左添右. Swum 海仙來個椒鹽咖哩,得勞煩頂級法醫官去審核死亡時日了.難怪 Fusion 大師芥蘭炒牛肉也七手八腳,不得不在碟邊再瀨一圈朱古力汁去壓塲呢...嘻嘻嘻.

老范 - 2017年04月07日 14:52

[[[...極其量加少許熟油去其水腥味已足夠...]]]

 

正是.游水魚不腥,前人蒸魚上檯前淋滾油最主要是要將葱花爆香.等於點雞那小碟薑蓉加鹽得用滾油去淋它一淋.

老范 - 2017年04月07日 15:12

[[[...馬料水是我和老伴在年青時扒艇仔的老地方,但今天已無法找回昔日時風情,火車站當年的碼頭早已不見了...]]]

 

Choys 先生定係勇猛之人.

 

潺仔范也曾租艇「游」,越過了碼頭,遙望左邊山咀,說時遲那時快,風高浪急,艇仔自動變了大飛,直飛烏溪沙.回程幾乎變了魯賓孫,差不多遠遠去到沙田畫舫!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7日 21:18

Barwon 兄, 上回收成如此好, 用手絲釣魚, 不怕和大肥魚爭鬥時,魚絲界刂手指?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26

[ ... 艇仔自動變了大飛 , 直飛烏溪沙 ... ]

 

同人唔同命 ! 當年載着小伴美女從馬料水扒去烏溪沙 , 逆風兼水漲 , 扒到我死吓死吓 , 扒到手板起水泡良久未到岸 , 到岸時已了無力氣似死魚 , 且近黃昏得要趕回頭 , 卻開始水退轉風 , 全程來回(冇着數)得過扒字 , 極掃興之致 !

 

老范兄人貴自然順風兼順水 , 當年沙田畫舫食海鮮便宜 , 哈哈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39

今午無聊 , 想起已很久未到西貢 , 踩車到西貢墟看看 , 海皮一眾海鮮檔已今非昔比 , 大檔的多是主打強人豪團生意 , 舊日小巷橫街的細檔不知那去了 , 大檔海鮮價位絕不便宜 , 我輩小眾可望而不可即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42

豪團吃鮮類選摘多 , 包蘿萬有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48

見碼頭岸邊小艇賣海產的不少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52

賣鹹魚乾貨的也有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2:56

死魚得看人待價而估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01

碼頭一帶雜影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04

還有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10

My Bike ! 最尾那張在M記附近肚餓醫肚泊街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14

在西沙公路看企嶺下 !

 

Barwon - 2017年04月07日 23:18

立勳兄,

上次是朋友跟人去手釣,今次是他帶隊,我去學嘢,又可以到石灘睇海獅。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19

可愛的啤酒 ! 西頁海濱海景 , 洋女 !

 

Choys - 2017年04月07日 23:35

改正 !

小(伴)美女   =>   小(胖)美女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07:27

好大膽說「小胖美女」?看似 Choys 先生灌多了「可愛的啤酒 」.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07:30

[[[...當年沙田畫舫食海鮮便宜...]]]

 

視乎荷包是否腫漲,當年潺仔范荷包也潺,沙田畫舫只敢遠眺一眼.

 

話「順風兼順水」到沙田,不過可惜我要去馬料水還艇仔,又不可以擡艇搭火車.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07:35

那「稀有澳洲皇帝蟹」不穿龍袍,是微服出巡探求民隱?

 

缸裏其他那幾隻灰袍小子,譽之「太子蟹」也有點僭越了,竟敢謀朝篡位稱孤道寡認是「皇帝」?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07:41

昨日話重口味「椒鹽」「咖哩」,免得食客追查海仙昇天時日,今天 Choys先生送贈一式「椒鹽鮑魚」,看來星級大廚明天或會推出一味「估法五柳燕窩盞」呢... 哈哈哈.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13:06

當年小胖美女經過了四十個春秋 , 今天外表雖增大了半碼至中胖小肥 , 但美健依然 , 只是畧為多了點囉唆聲氣 , 尤其看見我拿着啤酒回家時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13:14

海仙類套餐中若標示了椒鹽、咖喱、香濃、奇脆、麻辣、(估)法秘制、芝士等等 , 明眼者一看便知不會是好東西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13:33

老范兄當年馬料水租艇(游) , 遇浪急大風而漂到畫舫食海鮮 , 細想之下奇怪 , 老兄怎會單獨租艇做其魯賓遜 , 艇上該定有美伴同舟 , 若真是一人租艇自扒實屬是少有 , 如非見到魚具是釣魚者 , 艇家多會覺奇怪而問長問短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13:52

一些艇家鮮類要價比較親民 , 但海鮮品種和量較少 , 如圖中那位(賣魚勝)老哥和艇大嬸 , 就是不幫襯只看也歡迎 , 對答間還笑口常開 !

 

曾想買下艇大嬸那條(細)墨魚 , 要價不貴 , 但袋裏冇銀 , EPS、八達通此間如同廢物 , 到提款機扲了錢後 , 墨魚不見了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14:04

昔曰在西貢一些二綫橫街裡吃海鮮 , 價廉物美 , 記得大只如壘球的貴妃蚌 , 每隻祇賣六元 , 但一碟六隻起 , 且在堂食還包煮 !

 

今天的貴妃蚌大隻的叫價是當年的十倍或更多 , 已甚少吃了 !

 

Barwon - 2017年04月08日 17:11

那些海鮮艇能多元作業,既在水中捕魚,又能上水摸蜆,更曬埋鹹魚,不管三頭六臂還是七手八腳,總不會是漁家。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18:13

[[[...怎會單獨租艇做其魯賓遜...]]]

 

魯賓遜有個星期五幫手,一人租艇自扒,艇家擔心租客扒到海心,投江探屈原去了.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18:23

[[[...不怕和大肥魚爭鬥時,魚絲鎅手指?...]]]

 

大魚搶絲或者釣者忘情一擢,小心魚絲燒手.如果心裏準備/估計/預期/期望/祈望/有大魚惡魚上釣,可戴一厚身指套環,更要當機立斷,必要時馬上割絲棄魚,犯不上押上自己手指換那還未知是啥東西的海上「魚」,而且釣魚更不能沒有利刀傍身.(我還是選擇魚竿,樂得清閒方便兼安全.)

 

釣魚是危險遊戲,鎅得入骨、鈎得盲眼、可能中毒去急症、可以浸不得死也一身潺...切切不可掉以輕心.人說是釣魚「陶冶性情」,信他两成也不成.

Barwon - 2017年04月08日 18:32

《魚竿樂得清閒方便兼安全》,正是,所以車尾常備伸縮魚竿,有乜依郁,揸住碌竹(竿)。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8日 19:01

"....人說是釣魚「陶冶性情」,信他两成也不成...."

有求而來, 逢魚必爭奪, 求多求大求好魚...貪心的人做什麼也不能「陶冶性情」.

心靜心足的人不用千里遙遙去釣魚, 在草地漫步觀鳥賞野花丶在沙發安坐看書, 已然足夠「陶冶性情」?!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8日 19:05

"..鎅得入骨、鈎得盲眼、可能中毒去急症、可以浸不得死.." 外,

 

釣真正大魚如普通tuna, 得穿上䕶脊外套兼有插魚杆套, 先學習如何以腳力而非背肌收絲, 不然大魚上钓不捨得放棄頂硬上用盲力好傷脊柱.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8日 19:09

Choys 兄提到西貢海鮮價格, 近年真的貴多了, 不是人客錢多而叫高價, 是海鮮愈來愈少, 山長水遠運來又未死去, 怎能不貴.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20:13

[[[...車尾常備伸縮魚竿...]]]

 

不必削足就履用天線竿,七八呎長两節竿携帶方便,足以應付「日常」「急需」.如果經常上船,加一支六呎船竿便了.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20:19

釣真正大魚的釣友,有一定斤両,不會胡來;反而那些柴哇哇初哥不知死活,鈎來絲往,險象橫生.

Barwon - 2017年04月08日 20:19

《山長水遠運來又未死去》,要靠神仙水,鎮靜劑要錢去買,收回成本怎能不貴。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20:27

[[[...海鮮價格,近年真的貴多了...]]]

 

上回返港,老友帶往南丫島吃海鮮,有幾隻瀨尿蝦,有蝦殼無蝦肉,有椒鹽味無蝦味.老友埋單,我眼尾一瞄數目,自己幾乎變身一隻瀨尿蝦!

老范 - 2017年04月08日 20:42

[[[...鎮靜劑要錢去買...]]]

 

我大鄉里,下回也得自備鎮靜劑,免得帳單到手,嚇到血壓高.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1:00

本港大多食肆可吃得到的上價海魚 , 我看該大多是來自魚場「養魚 」, 例如喜慶宴客酒席上檯食用的(海班) , 若宴會有米主人家連開百席盛宴 , 酒樓方面那弄來百條(海班) ? 更且要條條外觀靚仔和大細一樣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1:11

以我所知如蘇眉大魚 , 本港水域難覓尋 , 吃得到的多是來自南亞地區 , 如印尼和賓賓等國度 , 這些國度每年出口深水魚有一定的限制數目 , 但不明本地仍可容易吃得到(付擔得起價錢者) , 新聞更經常聽到海關捉到連人帶魚偷運到內地的走私客 , 到底魚從何來 ?

Barwon - 2017年04月08日 21:19

我好少食游水魚,因為釣唔到,寧願食冰鮮魚無添加鎮靜劑。Choys 兄照片中的兜仔淺水裡大魚安靜、生蝦唔跳,用了甚麼符弗,仙魚蝦乎?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1:25

多年前愛獨自往鹿頸一帶踩車行山 , 一次在所羅盤海邊荒蕪石灘處見一大死魚 , 走近看原來是條巨大蘇眉 , 碩大無朋有如一頭肥豬 , 魚身色彩鮮豔還未退 , 巨眼清色未變白 , 看似是剛死去了不久 , 後悔身上沒有利刀 , 不然或會割下魚背少許回家嚐嚐滋味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1:33

Barwon 兄 ,

依我看西貢岸邊的(鮮艇) , 可能用上孔雀石綠美容濟 , 岸上街市魚檔不敢用 , 捉到定拉人封艇 , 但水上流動鮮艇可移動 , 位置又可天天不同 , 阿水管得到呢 , 買流動海產咜 , 多少帶點風險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1:35

更正 !

買流動海產(咜) => (吃)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2:11

舊日喜愛釣魚 , 有時村中三五要好 , 會駕車到船灣二霸釣夜魚 , 但從未釣過大魚 , 最叻的一次 , 算是釣到一條斤重墨魚和一尾手掌般大火點 , 回家將之清炒清蒸 , 味道未曾如此鮮味過 !

 

(最後)的一次又是在二霸釣夜魚 , 用上生蝦 , 但半晚過去幾乎無魚問津 , 心淡之際忽然魚竿急墬 , 瞬間手上魚竿被飛快搶走 , 絲不斷 , 魚竿卻高速被拖走失踪 , 自那次之後不再釣魚 ! 被搶去的那支魚竿和魚絞 , 是我心愛且肉痛買回來的Shimono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2:26

改正 !

Shimono   =>   Shimano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2:57

當年想釣大魚 , 但沒有釣大魚悪魚的經驗 , 且在碼頭釣 , 拋絲很遠 , 待願者上釣期間 , 魚絞魚絲該待上(空檔)位置才是 , 竿絞被(惡大東西)搶去是活該 !

 

雖未有釣過大魚 , 在年青是在村的附近水霸(三渡坑)捉過一尾大魚 , 尼龍水霸是內地來港東江水之出口大水碗 , 隨大水管南下有不少巨魚 , 但大多是邊魚(大頭魚) , 間中也有大河鯉、鯽魚等等 , 大水碗內有水閘欄 , 大魚便過不了 , 過不了閘欄的大魚便無處可去浮在水面上 , 且經長途旅程南下大多暈吓暈吓 , 初期引來大量村民捕捉 , 但到了後期卻無人問津 , 主要原因是那些魚雖大但腥味極重 , 我曾捉過一條大頭魚 , 魚頭比籃球還大 , 長約五尺重四十多磅 , 但怎樣煮都難去其怪腥味 , 該大魚煮好後 , 莫說人吃 , 就是連當年家中那條狗也不吃 !

Choys - 2017年04月08日 23:50

多年前小兒和村長兒子一眾小混混 , 在林村河上游用木棍打暈一魚 , 小兒和一眾不知是什麼魚 , 將魚拿回家給我看 , 一看之下大驚 , 原來是條大龍吐珠 , 全條金紅色該是條紅龍 , 幾近兩呎長 , 魚鱗每塊大如五元硬幣 ! 我速速將魚放進大水桶兼找來養魚氣泵打氣 , 起初還見到魚口慢慢開合 , 但因魚背給木棍打得很傷 , 終無法救回 , 後來斬件放進冰箱 , 問村中老輩此魚可否吃 , 但卻無人得知 , 其後棄掉了 !

多年後才知此類短圓尾巴紅龍可吃 , 更是一些國度貴族人家才可吃到的極品 !

 

林村河有不少奇怪魚類 , 通常是在上游處走失了的魚類 , 或是人家放生的寵物 , 我讀中學時在南昌街買過三尾極細小的龍吐珠 , 買時每條只得一吋長 , 當時每條十元 , 買了得節衣縮食 , 養於家中小魚缸不到半年已長得五六吋長 , 小魚缸終容身不下 , 將之放進田中一水氹飼養 , 在水氹魚更快大 , 但魚長至呎長期間遇上了河貝颱風 , 大風大雨之下忘記了水氹水滿 , 三條龍吐珠被沖走進河了 !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00:09

記錯了 ! 不是河貝颱風 , 路比才是 , 只是常記起溫黛和河貝 , 這兩個颱風非常可怕 , 刻骨銘心 !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07:35

[[[...瞬間手上魚竿被飛快搶走,絲不斷,魚竿卻高速被拖走失踪...]]]

 

之所以釣者要腰懸利刃,一揮了結魚絲,壯士斷臂,棄車(卒?)保帥,不得猶疑半刻.

 

現在魚竿魚絞價格,較昔年者平順, Choys 先生拜別那 Shimano, 明日重出江湖好了.(最大問題是今日新界離島還有無落鈎之處.)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07:38

侈先生是過來人.利刀隨身,英雄所見.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07:41

只因本縣曾經此苦.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07:46

[[[...(待釣期間)魚絞魚絲該待上(空檔)位置才是...]]]

 

稍稍放鬆便可以了.要是上了空檔,石班青衣之流,上釣後一下子高速標往石罅鑽入石洞,岸上人只能望洋興嘆,無魚上水,反而餂了魚鈎鉛墜一切袈裟度碟.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07:46

我等年紀中人,聞「溫黛」而色變.

Barwon - 2017年04月09日 10:02

曾有支兩節 3.3m 竿,在可行車石壆上(想)釣 tailor,鉤了石,友幫拖(扯),斷送頭竿,尾竿現時用來撩蜘蛛網。在等待平價合粗幼船竿補回上截,或許閒來買支光棍 (blank rod) DIY 樂。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12:11

[[[...鉤了石,友幫拖(扯),斷送頭竿...]]]

 

保帥棄卒不棄車.割絲棄餌,引刀成一快,不要藕斷絲連,切忌拖拖拉拉.

 

拗頸要扯,絲纒一小橫棍,扯棍不扯竿,小心燒手鎅手,免個棄帥保卒.(不過擾攘之餘,魚絲亦五癆七傷,不宜再委重任.)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17:22

[[[...鉤石,友幫拖(扯),斷送頭竿...]]]

 

保帥棄卒不棄車.割絲棄餌,引刀成一快,不要藕斷絲連,切忌拖拖拉拉.

 

拗頸要扯,可以把絲纒住一橫棍,扯棍不扯竿,不宜用手去扯,小心燒手鎅手,免個棄帥保卒.(不過擾攘之餘,魚絲亦五癆七傷,不宜再委重了任,不如放棄.)

 

魚鈎扣石,拖扯斷送了魚竿,還不算最壊.更恐怖者是狂力一扯,魚鈎(不)幸得脫身,魚鈎鉛墜似海對空飛彈,所向披靡.魚鈎扣石越近水面,飛彈威力越猛,方圓之內旁觀者人人自危.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17:25

順帶一提, 碼頭看人擢泥鯭,不宜站得太近.擢者忘形,那八爪鈎一擢而起,每每傷及無辜.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9日 17:46

侈兄提到今日新界離島還有無落鈎之處?

想起年前經過科大山腳海旁石灘,見有釣友頗有收穫,數尾呎長銀魚尾有黑點,忘了是什麼魚,也不知那裡水質如何。

他説近年香港有休魚期,覺得海中魚兒明顯多了。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9日 17:49

碼頭擢泥鯭之人,亦怕太熱情觀眾,走近忘形拍照自拍,心中定咒罵左手左腳。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18:13

[[[...海中魚兒明顯多了...]]]

 

但願如此.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18:14

[[[...銀魚尾有黑點...]]]

 

牙點?

鄭立勳 - 2017年04月09日 18:56

那銀魚較牙點瘦長,鰭銀灰而非米黃,黑點亦沒有那麼明顯。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19:44

[ ...拜別那 Shimano , 明日重出江湖好了 . ]

 

侈哆兄 , 在下已六十多了 , 有幸可以見到黃昏 , 但已近夕陽時份 , 得要準備迎接暮夜的來臨了 。自古有訓 , 欺山莫欺水 , 情願見到老虎好過遇到鯊魚 , 我雖喜愛海洋的闊大壯麗 , 但總是害怕身在海中 ! 今天還好仍有少許雞腳力 , 踩踩單車到四處玩玩算了 !

 

又如老兄所說 , 本地水域不知還有那裡可以下鈎之處 !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20:05

那銀魚是沙箭?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20:06

記得在我十多歲的年份 , 三門仔大尾督一帶釣小魚容易 , 只要不怎貪心 , 必定可吃到魚 !

 

當年只需到街市牛肉檔買三兩元牛肉碎 , 一支自制竹竿 , 在三門仔一帶海邊 , 釣石狗公話咁易 , 剪碎牛肋雜肉 , 魚鈎下水即有 , 那一帶昔日石狗公多到無人信 , 尤其是船灣 , 水清見底 , 可看到多條石狗公衝過來搶食 , 釣到手軟 , 大大話話想要幾多有幾多 , 回家(一魚)三味絕不困難 !

 

今天吐露港 , 雞泡都唔多條 !

侈哆 - 2017年04月09日 20:10

仁者樂山, Choys 君仁人長者.

 

那裡可以下鈎之處?不知!不知!

Barwon - 2017年04月09日 20:24

斷竿一役,因我出竿友出三連鈎+浮標,友救鈎心切弄成兩損。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20:25

[[[...(三門仔)那一帶昔日石狗公多到無人信,尤其是船灣...]]]

 

這裏八九吋長的石狗公,睏直亦要洋銀A20/Kg. 石狗公豆腐湯也非容易.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20:44

[[[...友救鈎心切弄成兩損...]]]

 

沒有損手穿頭,也合該還神了.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20:48

提起釣到手軟 , 想起舊日釣田雞 ! 知道怎樣釣田雞的 , 在壇中我相信少之又少 !

 

釣田雞不需要任何鈎具 , 只要一條畧粗魚絲或繩 , 綁上一支短竹仔 , 魚絲長短得看環境 , 若是一般田氹水坑 , 長度約人高已足夠 , 要是釣水井裏的田雞 , 要看井深 。

竹仔魚絲準備之後 , 得要到田中捉拿一隻小田雞 , 約吋長的最好 , 將小田雞用魚絲綁腰 , 到水井或田氹 , 看看那處有泥洞 , 田雞洞穴通常不深 , 大多可看到洞內的田雞或嘴 , 看到田雞後 , 將綁起的小田雞吊在洞穴前引誘 , 當洞內大田雞見到小田雞 , 多數二話不說衝出來把小的一口吞下 , 死也不放 , 此時便可將之吊起捉拿 , 再拉出小田雞留待(下一位)用 ! 水井大多用石屎圈一圈圈叠成 , 每一圈層有兩凹洞 , 通常每一凹位內都有一只田雞 , 把小田雞吊在凹位前引誘 , 定有收獲 , 水井田雞較乾淨好吃 , 昔日我們不貪心 , 釣上十隻八隻夠一餐便算數 !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21:03

老范兄 ,

當年(那一帶)的石狗公沒有八九吋那麼大條 , 大多只得四五吋 , 間中可釣上手掌般長度 , 但少數遇有大條的 !

 

八九吋長的算是石狗公王了 , 當然要賣貴 !

Choys - 2017年04月09日 21:11

石狗公多用作煲湯 , 能(上碟)的得要大條才有肉食 , 細條的單是魚頭已佔去其總長的小半 , 外形虎頭蛇尾口又大 , 得過睇字 , 但用作煲湯鮮甜 !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21:58

[[[...(石狗公)外形虎頭蛇尾口又大,得過睇字...]]]

 

所以石狗公八九吋長亦難上碟見人.A20/Kg滾湯則不屬老范經濟範疇.

老范 - 2017年04月09日 22:05

昔日釣魚無腦近視,大小通吃.大者起肉炒球,中者清蒸,手掌大「貓魚」(雜魚小魚)滾豆腐湯大芥菜湯,少不了石狗公份兒.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0日 23:41

侈 兄,

記憶中那魚似這網上找到的海盧魚,但尾有淡黑點。

Image result for 海鱸魚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0日 23:42

“。。。大者起肉炒球,中者清蒸,手掌大「貓魚」(雜魚小魚)滾豆腐湯大芥菜湯。。。”

 

流口水也。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