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cheung1019842's 的頭像

一九八四友愛部101室两分鐘

不要讓六七檔案消失

"六七暴動被稱為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亦有人說是香港意識產生的起點。如此重要的事,今天,官方紀錄殘缺不全,網上資料難辨真偽。

「真相是我們值得追求的唯一,否則我們就不是做紀錄的人。」
 
這套每個香港人都應該看。

梁文道﹕看完這戲才發現,原來中央從頭到尾都知道。
https://youtu.be/UiLfg7jQUmM

程翔﹕導演讓尖銳對立的不同意見都有機會說話,好公允。    https://youtu.be/ZwkS_dfWbdk

 

紀錄片導演羅恩惠歷時四載,訪問了當年的左派領導及他們的後人、炸彈隊成員、工會領袖和愛國學生等親身參與者,更有前警務人員、新聞處高官、記者、以及多位目擊者、受害者親述經歷。導演亦翻查了大量舊報章、政府文件及英國解密檔案,以近乎「潔癖」的求真精神,拍成紀錄片《 》。

數位當年經歷者在四年的製作過程中不幸相繼離世,片中的訪問成為他們留下來的最後紀錄。

採訪過程中,更找到當年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吴荻舟的《》及檢討材料,揭露中央對暴亂細節一直知情,並不時作出指示。

...鑑古知今,每位香港人都應該認識這段歷史。

我想看,在那裡購票﹖

《消失的檔案》是一部跨不進香港國際電影節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 HKIFF門檻,未能在商業戲院上映,但很多人想撲飛一睹的紀錄片。
 
請支持將《消失的檔案》送到全港社區巡迴放映,讓更多人認識這段在五十年後的今天,仍然影響著我們的歷史。

支持《消失的檔案》眾籌 目標30萬:https://goo.gl/xZHzTF  

捐款者可獲得致謝《消失的檔案》專場門票, 放映後可以参加由導演及知名評論人主持的座談會。 詳情可看  http://vanishedarchives.org/site/  Vanished Archives 消失的檔案

 

【檔案不斷被銷毀 誰能監察?】
這一兩年,你們不斷說檔案被銷毀,有多嚴重?
#朱福強:我們只能用「冰山一角」形容,因為我們看不到冰山下的事情。
Vanished Archives 消失的檔案 Archives Action Group

 

【導演筆記】為什麼檔案會消失﹖前檔案處處長告訴你...

2013年七月底,即將完結於檔案館歷時八個月的尋覓之前,跟朱福強做了一次訪談。他指出重要檔案不受法律約束,各政府部門沒有規定要將會議記錄送往檔案館保存,是檔案不整全的主要原因。朱仍供職於檔案處時,曾經從英國大量回購1945年以前的檔案,所以四五年之前的檔案很齊全。但四五年以後,從金禧事件、前總警司葛柏貪污之調查報告,廉署成立、警廉衝突等等都無從深究,而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六七暴動。朱福強指六七暴動檔案在檔案館內屬鳳毛麟角,他在任時能看到的很少,退休後在大學教《檔案學》,學生去檔案館查找資料時困難重重。

訪問是三年半前做,當時朱福強曾寄望特首梁振英關注《檔案法》,這幾年完全落空。今天他也期望下屆政府正視《檔案法》,繼續到處演講游說。

檔案有溫度,記憶不能被抹走。這種公民意識可以透過吶喊令市民醒覺嗎?

Isabella Chan  March 25 今天剛剛看了!拍的很好!多謝你們爲了上了一堂香港歷史科!其實我在想,爲什麽即使在香港出生及受教育的年輕人,都會被自己從沒有接觸過的“毛主席”吸引到呢?當年還沒有ICAC,各方面不單是貧富懸殊,“白人至上”這種現象,應該也是很厲害吧?所以才會種下禍根,讓共產黨有機可乘。。。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紀錄片籌款呼籲

請支持將《消失的檔案》 https://goo.gl/xZHzTF 送到全港社區巡迴放映。

詳情請瀏覽: http://vanishedarchives.org/ (本片全長119分鐘 粵語旁述 英文字幕)

“Vanished Archives” is an image record of the 1967 riots, an important historic event in contemporary Hong Kong. The production team interviewed people who have directly involved and witnessed the riots. They are leaders from the leftist camp and trade unions, former police officers, seniors government servants, members of the explosives team, journalists and students. Large amount of newspaper clippings and declassified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British Government were also reviewed in the process. Among all others, the “Notes on 1967” written by Ng Tik-chow, deputy head of the HK & Macao Group of the Foreign Affairs Office under the State Council, revealed that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as well informed of details of the riots and issued orders from time to time. For over 4 years, film director Lo Yan-wai Connie persevered in tracking down, consolida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massive amount of information to reconstruct the historic segments of profound and far-reaching impacts on the territory. “Respect the facts, and learn from the lessons.” This is the vision of the director. We want to find the real 1967 Hong Kong. For details, please visit http://vanishedarchives.org/ 119 min / In Cantonese with English subtitles *映後座談會將以廣東話進行。The discussion session will be conducted in Cantonese.

羅恩惠:"六七暴動vs.2017,左盲回頭了。
 
民選議員羅冠聰 Nathan Law赴台出席活動時在機場被黑社會襲擊,回港時也被「愛國人士」包圍,衣服破損,傷痕纍纍。《環球時報》社評指動粗者「浩然正氣,誠意動人。他們一不求官,二不逐利,一切為了信仰,心懷赤子之情。」
 
這些文字異常熟悉,只是時空轉換,人物交替。
 

六七暴動50週年,想起《一九八四》的名言——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香港中史科來勢洶洶,強勢殺進校園。大陸教育部已將「八年抗戰」改為「十四年抗戰」。我們的歷史,要由自己來守護。"

 

請支持將《消失的檔案》 https://goo.gl/xZHzTF 送到全港社區巡迴放映。

Please support Vanished Archives 消失的檔案 crowdfunding https://www.fringebacker.com/en/projects/Vanished-Archives-documentary-o...

Thank you!!! 謝謝!!!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19

華人民主書院回歸20年回顧系列講座

第三場: 法治警權與人權

日期: 4月8日星期六
地點: 西灣河耀興道七十二號聖十字架中心五樓
時間: 1:45pm-5:30pm
費用: 免費
本系列講座為公開論壇, 歡迎各界朋友參加, 坐位先到先得

時序表:

1:45-2:30
講者: 黃浩銘先生(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
講題: 從DQ風波與各政治檢控看政府的政治打壓

2:30-3:15
講者: 王浩賢先生(民權觀察成員)
講題: 警隊濫權:97前後的比較

3:15-4:00
講者: 吳靄儀大律師(前23條關注組成員)
講題: 歷經10多年的23條立法

4:00-4:45
講者: 羅沃啟先生(人權監察)
講題: 回顧20年人權的變遷

4:45-5:30
講者: 林榮基先生 (銅鑼灣書店創辦人)
講題: 喪失治權, 銅鑼灣書店事件
https://www.facebook.com/idemocracy.asi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20

傳李澤楷曾洽購端傳媒不果, 八成人手今收大信封, 慧玲、穎嫻分析當下傳媒營運生態!!!((左右大局https://youtu.be/ROah389T95w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21

慧玲鬧爆回歸廿年政府派福袋俾基層爭民心係超冇道德???!!!((左右大局https://youtu.be/IATO3LilbhU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22

689寂寞難耐標尾會, 帶團北上考察大灣區攞存在感!!!???((左右大局https://youtu.be/ZA7vJOLsBO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23

當選近兩周都未搵到候任辦主任 奶媽為官36年說好的人脈呢?https://youtu.be/DGaSlH8-05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27

羅致光請梁特「食檸檬」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盛傳準備邀請民主黨黨員羅致光加入問責班子。《星島日報》今日就「據了解」報道,現任特首梁振英,本月19日至21日將率領政商界代表,到廣東大灣區考察,當中亦有邀請身兼策發會成員的羅致光;但身兼港大社工系副教授的羅致光以「教學需要」為理由,表示不會參加,不過就指自己上個月已經領回回鄉證。

另一邊廂,《信報》政情專欄「余錦賢」今日引述有「民主黨老鴿」指出,由於今次的確有機會有現任黨員獲邀加入特區政府,黨內應該重新研究,是否黨員決定加入政府就要退黨的規定。但據報除黨內「乳鴿」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亦堅持,不應修改現有安排。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32

「泛民曾接受林鄭做特首」或會禍延民主黨?

關於《多維新聞》網最新一篇〈社論〉,疑似踢爆泛民在特首選舉前,曾透過「特定渠道」向中央表示,只要現任特首梁振英退出競選,兩名候選人「林鄭和曾俊華都可以接受」,但事後卻再一次「反水」。公眾可以想像,如果這個指控屬實,內情更多被曝光,尤其對主流泛民的衝擊可以有多大,至少事後解畫都要一番唇舌;當中,又以民主黨內的老鴿,最難洗脫嫌疑。
 
事實上,翻查資料,盛傳因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自出手,結果令梁振英上年12月9日宣布放棄爭取連任後,雖則同日無綫新聞已經引述「北京權威消息」指,中共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並不支持曾俊華和曾鈺成參選,但第二日《蘋果日報》引述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陳淑莊的回應,都未完全封殺林鄭月娥,他們防範的「另一個689」,重點更在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
 
此後,到林鄭月娥在上年12月接連爆出,要延續梁振英政府政策、「董抱抱」、西九文化故宮博物館事件,來到今年1月中下旬,在中央香港官僚系統開始強力替林鄭月娥造勢的陰影下,曾俊華跟林鄭月娥同日獲批辭職後先後宣布參選,再到2月初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小組組長張德江,傳出親自到深圳替林鄭月娥「箍票」,以至到2月中民主派選委開始釋出,不會提名林鄭月娥的訊息前後,都未多見有消息指出過,民主派曾向北京表示,可以接受林鄭月娥。
 
結果,要到上月13日,跟《多維新聞》同系的《香港01》,就首次引述「至少多過一名民主派主要成員」曾經向《香港01》表示,「在『西環』沒有這麼大的動作之前,他們估計至少70 張泛民選委的票會投給林鄭」;換言之,至少是因中共香港官僚系統,在梁振英放棄爭逐連任後即強力發功支持林鄭月娥,令民主派尚且有足夠理由,解釋為何最終拒撐林鄭月娥。https://youtu.be/aIfRtAEkfSQ  丘偉華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36

《消失的檔案》中大首映禮精彩片段https://youtu.be/TJrgHH2I8KI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37

電影節拒映《消失的檔案》 導演:公道自在人心!https://youtu.be/bn0p3vs9ePU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40

十八樓C座 2015 05 18 【功過誰定】
林彬原名林少坡,是1名孤兒。1959年商業電台成立後不久,由港台過檔商台任播音員。薄有名氣的他,自演繹傍晚處境劇《三人行》後,則走紅成為播音皇牌,卻因其正義言論開罪當時鼓吹暴力抗爭的左派,終招來殺身之禍,英年早逝。

事緣1967年4月中旬,香港新蒲崗塑膠花廠發生工潮,當時「文化大革命」在內地如火如荼,香港親共左派介入工潮,將文革舞台搬到香港,與殖民政府在街頭上對抗。5月16日,工聯會理事長楊光等左派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鬥委會),呼籲左派用暴力與殖民政府抗爭,掀起六七暴動序幕,罷工、罷課、罷市的「反英抗暴」戲碼輪番上演。後來左派在街頭放置土製炸彈、燃燒彈,演變成恐怖活動。

由於當時不少市民開始對左派反感,而林彬就成為市民的代言人。他在主持的廣播劇節目《欲罷不能》中大罵「左仔」,痛斥左派「無恥無良、低能邋遢,下流賤格」,是首位、也是唯一公開反對中共暴行的傳媒人。不少左派痛恨林彬,戲稱商台為「傷孽電台」,並策劃襲擊「教訓」林彬。

1967年8月20日,2名兒童被暴徒炸彈當場炸死,林彬就在節目斥責左派喪盡天良,形容襲擊是野獸行為。而林彬的言論,令他收到無數恐嚇信。但在他出事前,有傳1名神秘女子致電商台總部恐嚇林彬,揚言會對他不利,接聽電話的著名播音員李我認為事態嚴重,陪同林彬到石硤尾警署報案,惟林彬以有保護裝備為由,婉拒警方提供保護。

8月24日早上約8時,林彬駕車與表弟林光海離開何文田寓所,前往電台上班,途中被2名佯稱修路工人的暴徒攔下座駕,2人隨即潑電油縱火。根據《工商日報》報道,林彬先被擲汽油彈,滾出車後再被淋電油,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一度甦醒,並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林彬延至翌日傷重不治,其表弟亦於6日後傷重死亡。

時任商台董事總經理的何佐芝在林彬遇襲當日發表聲明,指摘左派暴徒因害怕商台揭露其殘害市民及破壞社會安寧的醜惡,以滅絕人性及殘忍的手段,恐嚇商台員工,強調此舉不能動搖商台反對暴力的正義立場。商台當天又抽起所有節目,改播哀樂哀悼林彬。

林彬遇害當天,《新晚報》下午刊出自稱「鋤奸突擊司令部」的匿名者發表的聲明,對方承認施襲,並稱林彬是「港英走狗,死心塌地反共反華,罪惡昭彰」,將其「正法」是「執行民族紀律,維護民族尊嚴,伸張正義,回應港澳同胞要求」,又聲言會繼續「制裁其他敗類」。資料顯示,該會為暴力反殖民組織,由楊光領導。左派報章《大公報》報道更直指林彬遇襲是左派所為,並以標題大讚「地下鋤奸隊做得對」。

林彬之死,反而助長當時左派的氣焰,號召群眾繼續肄意破壞。直至周恩來在北京總結香港的鬥爭時,給予負面評價,指這場鬥爭受到極左思潮干擾,決定結束歷時5個多月的抗爭,但已共造成51人死亡、逾800人受傷。

至於殺害林彬的兇手,其身份至今仍然成謎,但從前中共地 下黨員梁慕嫻撰寫的《回憶林彬兄弟慘案》一文,以及最早研究六七暴動的傳媒人張家偉出版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均透露一點端倪。

梁慕嫻指出,兇徒為「XX總商會鬥委會」屬下的「戰鬥隊」成員,其中1名成員於行兇後移居澳洲;而張家偉的著作則引述1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其中一名兇徒姓許,來自福建,是該知情人士的同鄉,行兇時年約20歲,事後已逃到福建南安市官橋鎮老家。

張家偉另一本著作《香港六七暴動內情》,則引述接近左派陣營的人士表示,當年燒死林彬的兇手並非一般暴徒,極可能是左派中的「高幹子弟」。亦有老左派人士透露,兇手當時並非想置林彬於死地,只想給林彬一點「懲戒」,但出手過重,釀成悲劇。

至於積極鼓動民眾「以暴易暴」的鬥委會主任楊光,亦被指是策動燒死林彬的主腦,但未有證據支持。楊光在2001年獲特首董建華頒授特區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

林彬為言論自由犧牲,而他生前主理、諷刺時弊的廣播劇節目《欲罷不能》,後來易名為《18樓C座》,成為香港史上最長壽的廣播節目,亦成為本港言論自由的一個標誌。而商台的辦公室在1997年前,一直掛有林彬及林光海的遺像,訓示同工不要忘記他們的犧牲。https://youtu.be/QP7f3H0ShVY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45

「篡改歷史」拯救香港消失的檔案 一九六七50年口暴動真相重構 https://youtu.be/gdka7O_8HHw
六七暴動檔案的正本全都運回英國,現存英國國家檔案館,公眾可以隨意翻看。香港位於觀塘的歷史檔案館,原有的複印版本卻幾乎全部「消失」。事實的紀錄,是一個地方的文明。若果關於香港重要歷史的紀錄都可以拿走又不追究,對一個地方的人是極不尊重。羅恩惠向張家偉借了兩箱英國國家檔案館的六七資料,並且訪問當事人及知情證人,真實的影像、真實的新聞紀錄查證,今後,她要這一筆無法勾銷。

按文獻所載,六七暴動期間,中共權力核心曾計劃收回香港。資深傳媒人江關生按內地《黨史縱橫》1997年第8期提到,1967年7月上旬,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在北戴河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 一致通過中央文革小組起草《關於立即收回香港,結束英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決議,包括從海、陸、空進軍收回香港,並限英國於9月15 日前把香港政權交給中國。2009年9月,國務院原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在北京接受張家偉訪問時表示:「當時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打算派解放軍衝到香港,但周恩來總理獲悉後連夜制止」。

作為香港人從寫成的書看香港,驚心動魄之處在於真實。驚心動魄之處,在於香港的命運,都在領導人及身邊人的一念之間。羅恩惠紀錄片其中重要環節之一,是找到吳荻舟女兒吳輝訪問。吳荻舟是當年周恩來身邊重要人物,五十年代在香港任《文匯報》社長,又是招商局顧問,長期在香港主管文化、新聞、電影及出版,1962年調回北京出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後來中央針對六七形勢,由外辦、外交部及中央調查部人員組成聯合辦公室,吳荻舟任「群眾組組長」,負責與香港聯絡,遇到重大問題,即時向周恩來秘書錢家棟報告。

羅恩惠得到吳荻舟女兒信任,查看了吳荻舟六七工作筆記真本。按吳輝文字形容筆記真本樣子:巴掌般大的筆記本,73毫米乘103毫米。最初四頁是四月份寫「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內容,後來是「港澳聯合辦公室」的工作,從1967年5月26日至8月8日紀錄,估計是放在身邊,隨時做大事記,多數字小如芝麻綠豆但大多字迹清楚。有時似乎是追記,插在空白處,所以日期是跳躍的。

筆記裏,說新華社報道5月22日花園道示威,港英警察打傷二、三百人,《人民日報》5月23日轉載時,形容是血腥大屠殺。吳荻舟筆記卻記錄了周恩來經外交部查證,知道5.22沒有人被打死,只有幾個人被打傷,質問怎算是大屠殺,周恩來又批評這是逼中央上馬。筆記裏亦記錄了周恩來批准在中國銀行提取1,190萬元給香港做鬥爭經費,跟隨做鬥爭的工友每月可在銀行打簿出糧。

雖然周恩來明令香港不搞文革一套,但按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回憶錄寫,當時港澳工委領導梁威林與祁烽下令動員所有人鬥爭,要搞出一個名堂,逐漸演變成一場「反英抗暴」鬥爭。中央派系權鬥,中央指示、還是有人假稱中央指示,從來都是中港政治矛盾的內容之一。但當年吳荻舟有恩於香港,是不爭的事實。

吳荻舟及時阻止以華潤公司名義訂購700打甘蔗刀準備在港組織遊行示威時用,當時已經運到深圳。他女兒吳輝在片中受訪:「刀好長,可以揮動的,700打即是8,400柄,群眾已經在失控狀態,事隔幾十年,四十幾年仍然驚心動魄,好血腥,好毛管戙。」另外,吳荻舟又發現有人稱中央指示,把招商局屬下一艘載了槍火的船運駛來香港。他女兒在片中說: 「爸爸說這些槍,按規定不准上岸,所以要求搬回去。」

最終,吳荻舟在內地變成一個悲劇人物。因為遏止文革暴力蔓延香港,阻止兩項極左行動,違反反對派左的路線,他被打倒,並以國民黨特務、走資派、國民黨「反革命別動隊」等罪名被批鬥,一家八口下放八個不同省巿。念小學的子女也下放農村及工廠勞動,二子不堪被批鬥自殺身亡,吳輝當年只有十三歲。其時62歲的吳荻舟被政治審查達13年,1992年在85歲之齡去世。

吳荻舟逝世後六年,女兒吳輝發現父親生前的六七筆記。她已移居外地,去年八月來港,在紀錄片中說出文革對她的影響,尤其是最後一句: 「我很少講說話,人家講子女,我講甚麼呢?我不想講給人聽我這麼慘,我唯一方法是笑,保持笑容,見誰跟誰笑,但無話可說,我心裏盛載了很多事,不知怎發生,怎樣解決,何時可以解開的一個謎,我甚至不知道我爸爸是好人還是壞人。」

在香港一邊,六七以後,五十流年似水,由嚴浩說出來,特別觸動人。那一年,他在香島中學念中三,是校內文工團成員,常在街頭文藝表演唱「反英抗暴」歌曲。紀錄片裏回望十四歲,匆匆那年,崇高目標已經變成問號。羅恩惠說,嚴浩知道其他六七少年犯的遭遇,他12歲的弟弟嚴開,就是董建華母校中華中學的中二級寄宿生,當時因校內發生炸彈爆炸事件被捕,關在域多利拘留所九天,反覆問話後無罪釋放。「當年我是一個十四歲十五歲的細路哥,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告訴我,這個運動是錯的,我心裏想,我們四周死了這麼多人,又被拉去坐監,又被打,又被雞姦,為何不向我們交代一聲呢,我們做錯了甚麼?」

7月份的炸彈浪潮,先是放炸彈的人仇恨社會,然後,社會仇恨放炸彈的人。羅恩惠以記者查證之心,成功邀得炸彈隊成員接受訪問。

「我們放『菠蘿』,我有參與製作,到藥材店買硫磺,還有其他十種八種中藥。我們在工會製造,要分成兩份,一旦混合便會爆炸。」片裏受訪的郭慶鎏,六七時任港九油漆業總工會副理事長。說起為甚麼要造炸彈、放炸彈?郭伯伯五十年前的憤怒,從他心裏震動到羅恩惠的心。

「伯伯很激動地搖張?,述說為何會去造炸彈,因為他工友落街抗爭被警察用槍射殺死去。」她等了一年才能接觸到的老人家,聲很響,雙眼不太能看清楚了。訪問以後,羅恩惠去找報紙,報道說,中槍的工人其實身上有三角銼、有斧頭。《明報》及《華僑日報》形容他是首領,還擲斧頭。

「郭伯伯數十年沒看過《明報》及《華僑日報》,他思想還在當時處境裏面,因為白內障看不清楚,搖枱時,上氣不接下氣,想起這件事還是很激憤。我為他的激憤難過,跟着他說起工友死去的那種傷痛,跟着他說怎樣合作造炸彈,怎樣放在不同地方,放在工會水箱頂,外殼由潘杜泉在春園街後巷扯風箱燒製。」潘杜泉後來是工聯會屬會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

炸彈隊的人,當中有坐了四年至六年監。當年的暴力者,已經付出法律的代價,今天帶着老者的慈祥,半世紀後人性的接觸,讓他們好好再說一遍因由,不管別人看他們曾經做過的是對是錯。事實上,相對半世紀的憤怒,受害人也有半世紀的無辜與傷痛。

受害者、犯罪者、旁觀者,香港五十年人心,都有公義與憐憫。暴動期間經常在商台節目上罵左派的主持林彬,8月一個早上8時駕私家車從窩打老道文福道被人用紅綠旗擋路截停,結果被暴徒潑電油活活燒死。那種兇狠,在香港絕少發生。事發時,有一位在外地讀醫回流的廣華醫院醫生趕來想救他。羅恩惠找到這醫生的外甥女,重述舅父救林彬的過程。「我舅父看到這件事,立即衝下來……,來到看他已燒成黑色,救不回的了,所以只好沮喪的折返。」

設身處地,林彬不會該死,天真幼小姊弟更不該死。1967年只有九歲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家住北角清華街,當年附近居住的小姊弟因為拾起「土製菠蘿」鐵罐,七歲女童被炸至肚爆腸流,五歲男童頸部炸穿一個洞,身邊的恐怖感覺,五十年難忘。而當年的執法者、九龍城寨指揮官陳欣健,也與暴徒有過你死我亡一幕。

「我們巡邏時候,忽然有人一手拿着土製手榴彈擲向我們的吉普車,我坐車頭,沒有擲中,跟着看到這人還想擲第二個的時候,他(同僚)開了一槍,那散彈槍差不多把他分成兩截(胸口穿了一個大血洞)。」但他也見過警察對被捕者濫用私刑,一邊拳打腳踢,一邊押進入停車場登記。後來8月周恩來指示要全面停止鬥爭,他感覺情況猶如昨天放炸彈、今天關水喉,不明所以。「六七暴動,來得快,去得好快,差不多第二朝瞓醒一覺,甚麼都沒有了。」

暴動有約51人喪生,當中十多名被炸死的,包括巿民與警察。最終五千多人被捕,二千多被檢控。說到底,英國人心裏不會愚蠢地以激烈手法回應極左分子的挑釁,更不會為極左派暴力動兵,據稱還考慮撤出香港,後來認為保密上不可行而打消此計劃的念頭。深思策劃的,是一場fierce battle for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population。羅恩惠說,英國除了在北京有英外辦,在新加坡也有類似特務的基地,信件照會給很多地方,甚至紐約。港英還有一個宣傳委員會(Publicity Committee)又稱「心戰室」,針對左派陣營公信力及爭取民心,成員包括麥理覺,還有後來官至布政司的霍德,以及曾任庫務司及運輸司的楊啓彥。

當鷹派戴麟趾承受不了壓力,在1967年6月離港休假,處理六七暴動的旗手是66年曾往英國帝國防衞學院進修的姬達(Jack Cater),他曾任防衞大臣,又曾往澳門了解12.3事件後局勢,也是「心戰室」的主席。他會用軟手段,派懂得廣東話的時任工商署副署長麥理覺(Jimmy McGregor)到普慶戲院去看左派樣板戲《紅燈記》。其實,暗地裏要求左派不要再放炸彈,對方同意後,《大公報》就刊登了這位洋官看《紅燈記》的消息。

而姬達助手黎敦義在他的書裏也寫過,當時港英既不針對文革,也不針對中共政權,只以維持香港法律與治安為目標。曾經在港力主推進民主的姬達後來在香港接受張家偉訪問時承認,警方用私刑對付被捕示威者,令致有人死亡,而涉事警察最終沒有被起訴,這確是港英留下的污點。

至於左派領袖的責任,羅恩惠認為應該有人出來面對。當年新聯電影公司董事長兼鬥委會常委廖一原,想不到「反英抗暴」竟變成翻天覆地的極左鬥爭,後來被捕關進集中營,而鬥委會主任楊光及吳康民則四處匿藏。羅恩惠找過吳康民,他最終沒有接受訪問。已過世的楊光,作為工聯會領袖,對揭起暴動序幕的膠花廠工人蕭劍輝,先鼓動後棄而不顧,一一都有書記錄。廖一原太太與女兒,最終肯見導演。最打動羅恩惠的,是老太太今時今日仍然說:「我們是一生都愛國的」。她住了三十年的家很樸素,估值過千萬的書畫墨寶卻於2007年捐給電影資料館及中大圖書館,讓文化電影界研究。左派裏有些人特別會讓人尊重,這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六七把香港大多數人推向非左派及港英政府一邊,半年內,愛國報章由佔中文報紙發行總量三分一跌至十分一,自此,左派、親中與香港社會,總是有一道分隔的牆。

港府中央政策組前首席顧問顧汝德說,六七看到香港人的紀律性及政治成熟程度。民心之戰,打到現在。11月彭定康訪港出席論壇,還有人不斷追問英國人可以為香港做甚麼,彭定康也請大家不必再把寄望放於他這位老去的政治人物身上,馬世民(Simon Murray)更坦白:「你想我們怎樣,向中國宣戰?」

今天英國人走了,換了中共主權,命運在自己手,香港人五十年清醒還看今天消失的檔案,在羅恩惠眼裏,重構六七歷史,才是個開始

請支持將《消失的檔案》送到全港社區巡迴放映,讓更多人認識這段在五十年後的今天,仍然影響著我們的歷史。
支持《消失的檔案》眾籌 目標30萬:https://goo.gl/xZHzTF

捐款者可獲得致謝《消失的檔案》專場門票, 放映後可以参加由導演及知名評論人主持的座談會。 詳情可看 http://vanishedarchives.org/site/ Vanished Archives 消失的檔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50

解密百年香港 - 六七暴動https://youtu.be/IpX2sdyODR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53

鍾士元講當年六七暴動https://youtu.be/8MfrWBnv0lI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56

“Vanished Archives” is an image record of the 1967 riots, an important historic event in contemporary Hong Kong.

The production team interviewed people who have directly involved and witnessed the riots. They are leaders from the leftist camp and trade unions, former police officers, seniors government servants, members of the explosives team, journalists and students. Large amount of newspaper clippings and declassified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British Government were also reviewed in the process. Among all others, the “Notes on 1967” written by Ng Tik-chow, deputy head of the HK & Macao Group of the Foreign Affairs Office under the State Council, revealed that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as well informed of details of the riots and issued orders from time to time.

For over 4 years, film director Connie Lo Yan-wai persevered in tracking down, consolida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massive amount of information to reconstruct the historic segments of profound and far-reaching impacts on the territory. “Respect the facts, and learn from the lessons.” This is the vision of the director.

We want to find the real 1967 Hong Kong.

Vanished Archives English Promo w/subtitles https://youtu.be/HVjros8Qw8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0:59

五十年前內地與香港的政治糾葛,映照今日的香港,你會發現似曾相識,絲絲脈絡若隱若現。鑑古知今,每位香港人都應該認識這段歷史。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紀錄片 預告片二https://youtu.be/0hWMLbBGcg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1:09

香港電台 - 鏗鏘集 - 流金歲月系列(二) - 六七暴動https://youtu.be/YiE2vsZheBk
工業起飛,但工人缺乏勞工福利及保障,生活苦不堪言。勞資糾紛,給予左派工會機會乘虛而入,六七暴動一發不可收拾。香港政府痛定思痛,開始加強與民間溝通。

編導:錢麗而 監製:蔡貞停

播出日期:1997年7月14
Jobs Steven“六七暴動”非常清楚:就係由中共有組織有預謀地騎劫一個小勞資糾紛,目的係發展擴大成為民族主義+無產階級革命暴動(輸出革命)。了解中共發展史都知道,呢種暴動形式係中共自成立以來,一貫嘅看家本領,係中共暴力奪權起家嘅最重要手段。

大家了解一下,宜家中國工人罷工維權係咩下場就更清楚喇,中共係用對付藏獨疆獨同樣級別嘅超常鎮壓手段,將其消滅於萌芽之中,道理好簡單,自己嘅看家本領當然係自己最清楚其個中厲害!
caca ca 當年左派小學連小學生都唔放過, 小學生都要幫手寫宣傳單張!
K YIN Chan 睇睇單志明64年落香港,三年後就搞暴動,暴動期間又返大陸,做埋廠長再番香港,擺明係共狗啦,信佢創造美好社會咩。
真正工人既蕭劍輝反而背住"暴民"個名,就緊係覺得俾人利用。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1:14

六七回望 01 為民主真英雄平反!
Pun Pun
洗腦片想為左仔洗底
Rosa Mary 根據維基統計,六七暴動造成最少52人死亡,(包括被炸彈炸死的無辜小孩)
當中包括11名警務人員,
一名駐港英軍拆彈專家及一名消防員,
幾十名工人死難
包括200名警務人員在內的802人受傷,
1936人被檢控。
暴動期間共發現8,074個懷疑炸彈,
以及1,167個真炸彈。

事實勝於雄辯,
67 暴動令香港人生活在一個水深火熱的環境中,
所以,單靠黎文卓用諸多理由,避重就輕,
去探討 67 暴動, 去洗刷 67暴行,
顯然是過於單薄了
https://youtu.be/HdDf72G6pX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1:29

重回集中營 劉文成的暴動50年
「摩星嶺集中營」是一個在不存於政府檔案署、歷史檔案館的名詞,不過,50年前的這裡曾經囚禁過52名左派高層。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高峰期,未經審訊將左派頭面人物逮捕,企圖阻止暴亂蔓延。劉文成是其中之一。

重獲自由以後,劉文成發現最牽掛的姐姐在江西家鄉因為他受牽連,以「有海外關係」罪名被批鬥至死。他由滿腦子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進而懷疑共產黨鬥爭的正確性。為了照顧家庭,退休前的劉文成一直不願重提舊事,更絕口不提他曾經是地下黨員的身份。

花幾年時間寫下自傳,又鼓起勇氣與《消失的檔案》攝製隊重返集中營。今天,他寄語年輕人要看清時勢,讀讀歷史,不要盲目聽從指揮,盼望左盲不再重現。https://youtu.be/8ALAGhRNB6c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2:00

浮現的檔案 消失的檔案/鍾劍華
英國檔案解密,揭露中英雙方在回歸過渡期的角力及部署,也揭發中英秘密達成協議推翻88年直選這一件一直未為港人所知的事件。

這件事的公開,除了有助學術研究,可以更準確分析這如何影響今天香港的發展之外,也讓香港人清楚看到,北京把直選承諾寫入《基本法》內,其實只是當時換取推翻直選的權宜之計。正因如此,北京今天一再以各種藉口拖延直選安排,甚至以國家安全為由推翻當時的承諾,其實只是反映北京當局一貫以來都沒有在香港推行直選的誠意。

相對於英國,特區政府仍然未肯制訂檔案法,甚至傳出近年大批銷毀檔案,這一點特別值得香港市民留意。有迹象顯示,特區政府為了政治需要,正在靜悄悄地把部份敏感的檔案取走,意圖把歷史刪去。

上星期出席一個非正式的電影放映會。影片《消失的檔案》是資深傳媒工作者羅恩惠女士花了四年時間,費盡移山心力完成的一部有關六七暴動的紀錄片。發生於1967年的暴動事件,是戰後香港社會發展的重要分水嶺,也是香港歷史上最重大的政治動亂。這麼一件重大的歷史事件,涉及國內的文化大革命,也可能因為涉及大部份今天仍然有公開活動的官方機構、左派民間組織、傳媒機構及左派工會,因此相關的檔案近年正慢慢「被消失」。在政府的香港歷史檔案館內,便只留下21秒沒有聲音的無關痛癢的片段及零碎的文字描述。那些檔案資料的消失,可能會令以後要客觀地認識及評價這件事更加困難。

有心人為六七暴動漂白

這些檔案的消失,也正好為部份「有心人」及需要為此事承擔責任的人士及機構提供可乘之機,撇清應負的罪責,甚至可以把事件漂白,為當年犯下的罪行加上光環。事實上,這方面的工作已經悄悄開始,更會在六七暴動50周年全力推行。

當年,商業電台的播音員林彬在節目中痛罵「左仔」,結果招來殺身之禍。在當年沒有互聯網、沒有手提電話,事件發生後只三個多小時,中午發行的左派晚報已經大篇幅報道,連評論文章都寫好,還要高度讚揚那個執行任務的「地下鋤奸隊」,執行了「鋤奸制裁」的任務。同一年,當北角那對只有七歲及兩歲的小姊弟被土製炸彈炸死之後,左派機構及傳媒仍然呼籲要以「武力抗暴」,甚至有左派學校提供地方讓學生製造炸彈。

這些都是鐵一般的事實,但今天左派集團及相關人士卻統一口徑,把六七暴動說成是要還擊殖民地政府的暴政。當時作為香港鬥委會領袖的楊光,不單拿了個大紫荊勳章,死後還要被妄稱為對香港工運作出重大貢獻。更有甚的,現在已經有人利用歷史檔案的空白,不但不再去談那個當時受到高度讚揚的「地下鋤奸隊」,彷彿它根本不存在過,還要把上述這兩件事說成是「無頭公案」。

浮現的檔案有助填補歷史的空白及斷裂,讓大家可以更清楚理解歷史的來龍去脈。政府一方面說要重視歷史,要把歷史科列為初中課程的必修科目,另一方面卻不願意制訂完善的檔案法,讓社會可以更合理更嚴格地保存歷史檔案,說明了特區政府所謂的重視歷史,只是葉公好龍。而刻意令政府的歷史檔案消失,更可以說是極度虛偽甚至是存心參與扭曲事實改寫歷史。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680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2:05

一係就銷毀,一係就連紀錄都冇。  #等你咩都查唔到    梁特上台後大量銷毀檔案 
http://bit.ly/2fpVoC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2:06

林忌:講真話無處立足,月經式老作可恥https://youtu.be/V6Ra0mO6WOw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2:51

近年KOL成為網絡關鍵詞,他們是一班在網絡上有話語權的人,經常拍片與網民「零距離」接觸。這股風氣亦蔓延至時事評論,傳統評論人紛紛擱下筆上網拍片做直播,建立追隨者。在突發新聞已經不能滿足觀眾的年代,大家追求所謂「即市評論」,評論要快、標題要狠,內文精悍短小「抽下水」,即使簡單一條影片,都可以引起觀眾好大迴響,對大眾接收資訊又有何影響?https://youtu.be/YWoTAGeyDGs
《視點31》時事評論KOL化?【我視點】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3:08

政治美學、專業幕僚 - 07/04/17 「政治咖哩飯」劉細良、范國威https://youtu.be/Ol3PTcfV2M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3:18

九西補選爭櫈仔? 民協、公民黨、民主黨三人互片!!!((左右大局))https://youtu.be/F2AssJAHsA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3:28

紀錄片最觸動我有兩處。半世紀後,仍挖掘到新的史料,當年在北京,負責匯報香港情況,與總理周恩來溝通的吳荻舟,留下了一本工作筆記,記錄了鮮為人知的轉折,當年周恩來批准撥出千多萬元給港澳工委作鬥爭經費;極左鬥爭最激烈時,中資公司曾運來七百打甘蔗刀及槍枝,準備大幹一場,幸得吳荻舟阻止;這位香港恩人,後來因反對極左路線受批鬥。
 
地下組織,紅線灰線,拉攏熱情而天真的群眾;輿論機器開動,造謠抹黑,扭曲事實。韶光荏苒,鬥爭情節,卻原來一路未變。當年受感召,積極參與運動甚至「製作波蘿」放炸彈的人,很多已風燭殘年。紀錄片末段,回望前塵,有人懺悔,鞠躬道歉;有人依然亢奮,堅持造反有理;有人終身含屈,受盡白眼,埋怨無人為他們討回公道,愛國熱情遭用完即棄;有人獲頒大紫荊勳章,左毒遺害,無人憶記;也有暴動要角,依然地位崇高,至今仍置身度外。
 
常聞一些評論,把雨傘運動比喻為當年紅衛兵造反,兩者大不同。一,當年的六七暴動,是由國家動員,鼓動群眾;二,暴動出炸彈,鬧市引爆,目的在傷及無辜,製造恐慌,根本是恐怖主義行為;三,佔領運動的組織商討,各種綱領及行動策略,都非常公開,主事者倡議和平,事後願意接受法律制裁;六七暴動眾多幕後主腦、左校校長,害苦自己學生後,今天仍然逍遙法外。
 
半世紀都過去了,你們有道義責任說句話,認個錯。
 
《消失的檔案》,重現香港歷史重要一章。那年的盲動,戛然而止,留下深刻教訓,就在一個無人認領的暗角。區家麟

時代的註腳X 消失的檔案| 區家麟| 立場新聞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時代的註腳-x-消失的檔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3:41

【專訪】眾籌赴英美蒐解密檔案 青年學人:為2047年香港探路

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館裡,與檔案作戰。
 
「我們要找回香港自己的歷史。」團隊成員之一、本土研究社創辦人陳劍青說。
 
香港眾志研究員、紐約大學全球史碩士生敖卓軒,則半開玩笑道:「香港 2047 年點樣行,就靠我哋喇!」
目標:大海中撈挖500份關鍵香港檔案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由本土研究社、香港眾志和一眾青年學人發起,正於網上眾籌 50 萬元,支援青年學人赴英、美、台等地,考挖有關香港前途的解密檔案。計劃的第一站,是赴英國國家檔案館,從 5 千多份香港機密檔案中,精選最關鍵的 500 多份進行數碼化,建立網上資料庫供公眾查閱。
 
前途研究計劃獲得國際知名學者戴雅門(Larry Diamond)、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以及練乙錚、戴耀廷等人推薦。參與其中的青年學人包括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香港眾志研究員及紐約大學全球史碩士生敖卓軒、現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念碩士的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等。由八人組成的研究小隊,包括陳劍青與敖卓軒,二月初已自費出發,遠赴英國國家檔案館,展開文件考挖工作。
 
英國《檔案法》規定,公共文件保密限期只有 30 年,此後必須解密開放公眾查閱;踏入2010年代,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前途檔案陸續解封。不少傳媒先後派記者赴英查看文件,但由於檔案數量繁多,已被發掘的只屬冰山一角。剩下來的寶藏,仍待有心人公諸於世。
要從茫茫大海中找出關鍵的香港檔案,殊非易事。
 
第一,文件太多、太亂。研究員只能根據文件標題目錄,決定向檔案館索取哪份文件。陳劍青舉例指,有些檔案標題看似事關重大,例如「The Future of Hong Kong」,但幾經辛苦找來一讀,內容卻完全「冇料到」。標題不可靠,研究員必須小心掃讀每份文獻,以判斷當中是否有關鍵訊息。
 
第二,時間有限。檔案館每天九時開放,下午四、五時便關門。研究員每次請求檔案,館方都要約 45 分鐘安排,而且同一時間不能閱讀多於 3 份檔案,即使經驗豐富的研究者,每天也只能閱讀 8 至 10 份檔案。這次陳劍青等人赴英只有兩周時間,要達成尋找 500 份關鍵香港檔案的目標,必須壯大團隊,爭分奪秒。
歷史檔案 回應當下議題
譬如說,去年「民主自決」路線崛起,被視為政壇一股不可忽視的新力量;但本土研究社則在解密檔案中,找到一份2014年解密的英國文件及戴卓爾夫人的公開書信,指出香港市政局委任議員蘇偉澤(Walter M. Sulke)早於1984年已曾公開發表一個香港人「公投自決」的宏圖大計,一度引起英國官方內部討論。
本土研究社從一份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文件中發現,1984年英國當局有記錄,港大學生會曾去信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提到基本法應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權力分立,互不超越,各權力機構建立監察和平衡的關係。」而這位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正是今日否定「三權分立」的馮煒光。
 
檔案回應現有問題的作用,再度顯明。
 
「檔案有種隱藏的力量,如果你以為它只是歷史檔案,收埋咗,它就沒有力量;但只要有人不停考掘,將它和現在的時代拼合,就能成為照妖鏡。」陳劍青說。
 
他又強調,這塊照妖鏡的用途,不僅限於令馮煒光等當事人現在面目無光,更可以阻嚇對方將來繼續為所欲為。「當你無檔案的時候呢,他喜歡說什麼都可以。但如果他知道你有檔案在手,就不會敢講大話。」
還原歷史 思考「怎樣行下去」
「當年無錯係中英雙方出賣你,但部分會否也因為(香港人)自己不爭氣?如果香港人早點醒覺,多些人被 mobilize,今日情況可能就不一樣。」
 
敖卓軒期望,遠赴各地蒐集歷史檔案,當中的啟示可以有助港人真正思考未來前路:「關注 2047 問題時,香港人可否不再那麼 passive 呢?」
本土研究社:推動民間研究「挖嘢精神」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B0%88%E8%A8%AA-%E7%9C%BE%E7%B1...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眾籌詳情見此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3:46

消失的檔案– 評台

www.pentoy.hk/tag/消失的檔案/
 
《消失的檔案》,好一部信息量非常密集的紀錄片。它以「六七暴動」為題,按時間編列事件始末,鉅細無遺。訪問不同陣營的人物或其家屬,還有記者、警察及當年港英 ..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5:53

「曾俊華現象」,反映出港人務實的一面。我們追求民主,卻不願內耗不止;大家想對北京說不,但無意革命抗爭。我們害怕23條討厭8.31,但假如有一個看似誠信可靠有能力去為我們說話的人站出來,大家也許會認為與中央有商有量從詳計議也是未嘗不可。對於重視原則的朋友,堅信合理制度才是終極要求;但對不少港人來說,可堪信賴的政治領袖也是一種不錯的次優選擇。信差永遠是信息的一部分(messenger is part of the message),溫和政治在本地群眾之間並非沒有基礎,只是我們還在等待一個合適的代言人。
杜林兩人是不少人心目中的英雄偶像,不單是因為他們的江湖地位和敢言作風,還有他們象徵着那種即使不靠大陸也可以活得精彩的可能。這些精心部署成功向大眾銷售曾俊華的本土情懷,說服了大家他是一個能感受香港人當下的感受和難堪、明白大家的語言和懂得在港人一邊看世界的人物。這種立足點,有別於其他自稱「溫和派」的人,因為這些人主張的,永遠是從「不要冒犯北京」的所謂務實態度去處理問題。這種姿態可能有其現實政治需要,但在不少港人眼中,大陸早已君臨天下佔盡上風,永遠騎在港人頭上,哪怕道理其實是在我們的一方。在這種理解下,那些所謂要「持平公道」、「互諒互讓」去面對大陸的提法,在很多人眼中是完全沒有考慮過飽受欺凌的弱者的感受,大家甚至覺得這根本就是狼狽為奸助紂為虐。

曾俊華的實力

曾俊華的「成功」,也在於他的實力。香港人對他的擁戴,不單是因為他能說出自己的心底話,更是相信他是有可能為自己解決問題、帶大家走出困境。曾俊華不是第一個提出「和解」、「團結和諧」甚至「休養生息」的人;但不同之處,他是較諸任何一個曾提出相類觀點的政治人物更有機會成功的人。

作為前財政司長,他的政治履歷絕對是亮麗驕人,甚至與林鄭也是不相伯仲。不少人也相信如他這般級數的政治人物,總不會在全無把握下貿然參選,應該是受到重量級的政治集團支持和鼓勵方會去馬。加上2012年的經驗,大家認為既然當年原非中央首選的梁振英也可扭轉形勢勝出,而今次中央突然把梁振英拉下馬,更令人相信任何事情似乎都有可能。

所以直至工商界歸隊和李嘉誠的「女媧論」的清楚信息出現前,即使政圈中人也不敢百分百肯定說曾俊華完全無希望。「長毛」(梁國雄)未能爭取足夠提名票、未能參選的事實也告訴我們,即使是泛民支持者中,也有不少相信奇蹟還是有可能的,因此大家不想「長毛」走出來搞亂陣腳、分薄曾俊華票源,壞了大事。這種「實力」,當然也與泛民的300多張選委票有直接關係。但無論如何,這種現在近乎不切實際的盼望,是大家支持曾俊華的一個重要原因。[葉健民]曾俊華現象:溫和政治的完美示範https://newshongkong.wordpress.com/2017/04/07/%E6%9B%BE%E4%BF%8A%E8%8F%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6:18

阿非形容「你可以睇到佢(曾俊華)對自己嗰個信心,佢會覺得需要一隊人好平實、真實咁紀錄佢,就可以表達到佢想表達嘅訊息出嚟,其實係一個大膽嘅嘗試」。
獲公眾大讚有親和力並非難事,但做到對內對外「口碑」一致的政治人物則不能只靠「公關」。Billy舉例,「佢會記得我哋每一個攝影師嘅名,就算競選後都會主動搵我哋逐個影相」,他眼中最深刻的,是由「阿sir」和家人相處的私人時刻組成,因為公眾較少見到,即使作為攝影師亦鮮有看到政治人物的這一面。他回憶整個競選過程,曾俊華的兒子和太太經常陪伴在側,令人感到曾並非孤軍作戰,「而係成個家庭去support佢」,形容競選之前自己只是一個普通民眾,「你睇嘅嘢都從新聞上睇」,但當真實去接觸這個人物時,「原來佢都有溫柔嘅一面、緊張嘅一面,原來佢係咁樣嘅……呢個係難忘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08/56531072

潘小濤 ·
//Anthony指自己較遲加入,當首次踏足競選辦時,笑言「一打開門見到所有人做到頹晒、死晒」,但依然在努力「諗橋」及做好手頭上的工作,「所有人為咗件事勞心勞力,嗰一刻真係有啲感動。」//
——團隊、團結、真誠就係曾同佢助選團嘅最佳寫照,亦因為咁而得到大部分市民支持者,而咁嘅表現竟然都選輸咗,可見制度嘅荒謬!!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6:25

ATUM評曾俊華:佢有能力當攝影師透明 紀實求真非政治化妝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08/56529738
2017年1月19日曾俊華宣佈參選,ATUM的工作亦正式展開,參與拍攝的成員有郭浩忠(Billy)、關學津(Anthony)、林亦非、羅國輝和吳煒豪,在67日間「stand by」,務求以紀實攝影角度呈現候選人真實一面。阿非多次強調,全程是紀實而非新聞攝影或單純商業攝影,因兩個多月來除了個人硬照以外,每一張照片均不經刪剪、鋪排,「好多人問我哋成個競選過程有無預先去睇場、度位,無呀我哋完全唔做呢啲野,好憑反應去觀察」,事實上群眾的反應亦難以預計,他笑言「我哋唔會話預先10個鐘去等」。
接下工作之前,Billy坦言成員間曾有猶疑,「本身作為一個攝影記者,對於競選活動可能角色係有衝突」,令攝影師們有信心的最大關鍵,阿非回想是未合作前和競選辦開會,有廣告公司成員建議「擺大字」(造型為團結、信任、希望),惟另有年輕成員卻憂慮,「一個建制政治人物,你落區去擺呢啲野,會唔會引人示威、拆咗你個字呀?」一個資深的前政務官反而表示,「如果落區唔係聽巿民心聲,乜嘢都怕,做乜要落區?」競選辦的態度令人眼前一亮,「你好難想像一個係政府出嚟嘅人,或者大家呢幾年政府官員印象,原來佢可以咁開放、咁願意聽人地聲音。」那次會後ATUM認為,「我地哋覺得好值得去做呢件事。」
信任、溝通說來抽象,還是要靠行動說服一眾年輕人。阿非形容曾俊華很聰明並相信專業,「佢有能力當攝影師透明」。他提到一次在攝影棚拍照作人形紙牌用,曾生在早上已跑了四個行程,而且中午預留一個小時拍照後尚有一堆工作,但完成拍攝後卻未有立刻趕去休息或用膳,「佢反而留低同我地討論香港嘅攝影界、影樓、商攝影前途、生意狀況,又講佢當年喺美國讀大學,佢都有影相會自己沖菲林」。鏡頭以外,攝影師總會看得更清晰,「佢畀你睇到其實佢真係願意用自己嘅時間,尤其是當佢係一個好忙好辛苦嘅競選時刻,同人去交流同人去溝通」,候選人的一言一行令他們覺得,「嗰啲唔係口號嚟囉,佢真係去表現到出嚟」,亦正正解釋為何整個團隊比其他團隊形更齊心及更有信念。
對攝影師而言,這段日子絕對屬於近年的歷史時刻。阿非舉例巴士巡遊當日來到時代廣場一站,他站在遠方天台上拍攝,曾俊華上車時被巿民包圍,便停在車門前向巿民揮手,「呢個場面係香港好耐好耐冇見過,我有印象咁嘅場面,(最近期)可能係我係緬甸影昂山素姬軟禁獲釋之後參加公眾場合」。
他續指,香港回歸之後,「有邊一個政治人物無論咩黨派主張都好,佢出去會有咁多人圍住佢,想同佢影相握手?個反應係咁好其實真係好耐冇見過。」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6:56

「李澤楷及電盈不會投資或收購《端傳媒》」港聞組只剩一人 《Initium Media 端傳媒》有一群有心記者,願你們在另一跑道上,繼續為理想而戰。 【眾新聞全文閱讀:http://bit.ly/2oMjxb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7:02

蒐集自   Initium Media 端傳媒   臉書

 #圓桌話題:我們還在。請告訴我們,何時何地,你與端相逢?九時開爐。 http://bit.ly/2oMKk4P

沒錯,端正在經歷一場巨大的變動,但我們一定會繼續走下去,無論這條路有多艱難險阻。最讓我們慶幸的是,能遇到你們,來和我們同行。

端還在,我們還會走下去,你願意告訴我們,你希望未來的端,是什麼樣子嗎?我們誠邀你進來分享:http://bit.ly/2oMKk4P

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成為會員,請按:http://bit.ly/2nj1oSY

【這是我們的心血】https://theinitium.com

#端傳媒 #重啟華語溝通體驗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07:10

FactWire News Agency 傳真社從兩個途徑取得2013年版本的維修項目價格清單及施工、監工標準,以及2014年的維修項目價格清單,現上載予公眾參考。

傳真社公開「天書」助業主評估維修價 https://www.factwire.org/single-post/2017/04/07/%E5%82%B3%E7%9C%9F%E7%A4...

本港樓宇維修費的透明度不足,業主難以知悉工程價是否合理。俗稱「天書」的房屋署物業維修項目價格清單,是政府內部進行包括物業維修等工程招標時,評估標價是否合理的指標,但一直未曾向公眾披露。

 

傳真社就政府應否公開「天書」讓市民參考,向競爭事務委員會索取意見。競委會回應指,無論是私人機構、行業協會或法定組織提供建築費用列表或「參考」價格,均可能會引起競爭問題,因為這些安排可能妨礙市場參與者之間的價格競爭,其效果極可能與合謀定價類似,然而,提供綜合、匿名的歷史統計數據,並以公開的形式交換,損害競爭的可能性則較低,透過這種方式向消費者提供數據以作比較,會較為安全。

 

考慮過「天書」內容符合「綜合、匿名、歷史統計」的原則,而披露有關資訊有助增加市場透明度,符合公眾利益,傳真社決定公開有關資料,供業主聘請獨立專業人士計算政府標準下維修價的合理範圍,作為揀選標書的參考。

 

「天書」由房屋署屋邨管理處工料測量組出版,每年6月會推出上一年數據,最新的2015年版本於去年6月出版。「天書」分兩部分,第一部分內容涉及15,000個連工包料的單價,涵蓋搭棚、石屎、喉管、外牆砌磚、油漆等28類工程,包含不同用料級數及施工準則的不同價錢;第二部分則列明各個工程項目的施工、監工標準。

 

 

一名參與撰寫天書的測量師指出,用「天書」標準來估價可作為基本參考。他認為,「天書」單價有部分較市場價略高,有部分較市場價略低,大廈維修項目內容及工程選料,均會影響估價的差額。然而,樓宇維修工程大部分費用來自搭棚、渠管等基本項目,私樓與公屋用料相若。至於會用上昂貴用料的內外牆磚等項目,佔整體大廈維修工程費用僅小部分。

 

支持傳真社眾籌
https://www.factwire.org/backus

黎自立 - 2017年04月08日 08:41

羅致光請梁特「食檸檬」。羅致光好野!富貴不能淫 威武不能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0:43

《新聞刺針》
【六七暴動】

近年社會對立氣氛愈來愈嚴重,向政府表達不滿的示威集會無日無之。

愈來愈多市民,特別是年輕人,認同用比較激烈的行動作出抗爭,警民衝突亦時有發生。隨著社會愈來愈「激進」化,更大規模,甚至血腥衝突會否出現,惹人關注。

一九六七年,香港亦曾因為一宗工潮,引發大規模騷動,警方的血腥鎮壓,引發左派團體和群眾的暴力還擊。三位牽涉六七暴動的過來人,當時的警務處見習督察林占士,左派《經濟導報》記者許雲程,左派中華中學學生高兆楨,四十七年後聚在一起,回顧當年的恩恩怨怨,暴力的來龍去脈,以及分享當中需要汲取的教訓。https://youtu.be/ATYfj376gFk

黃雨傘

如果不是1967年香港警察和駐港英軍能夠冒著生命「嚴正執法」(這句說話是佔中/雨傘運動前後那些愛字頭、藍絲帶經常使用)的話,香港的市民(包括這些支持或參與暴動的左仔)都會很像中國大陸那樣不是餓死;就是被批鬥致死,香港不會成為日後的「亞洲四小龍」了。
easter nicholas

《從“正義”口中,我們永遠無法弄清真相——炸彈、清華街姊弟案與燒林彬》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0:44

《1967年 - 六七暴動 ‧ 李安破腎暴斃案》
1967年6月24日,兩名卲氏工人(李安)及(王煜森)因派發六七暴動煽動性刊物,二人被警員拘捕。警員將他們從清水灣邵氏片場帶返黃大仙警署。

1967年6月26日,(李安)及(王煜森),被轉移往北九龍裁判處提堂聆訊。在聆訊期間,(李安)感到身體不適,法官下令將(李安)由法庭送往醫院。(李安)於送院期間不治。

經由法醫官檢驗屍體後,認為死者(李安)是因為右腎爆裂而導致死亡。警方事後將三名負責看守法庭的警員(張錦賢)、(陳文清)、(張英奇)拘捕。

1967年11月,該三名警務人員被法庭裁定誤殺罪成。警目(張錦賢)被判處入獄8年、警員(陳文清)及(張英奇)被判處入獄6年。

1968年1月,因為控方被辯方推翻(李安)死亡時間的理據,最終三人上訴得直,當庭釋放。https://youtu.be/unfwkSF5zPU 危險人物 - 李安破腎案(*六七暴動三警案*)資料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0:52

話去北京讀書可愛嘅學生,根本唔係香港人
話說今日中國共產黨《人民日報》出咗篇報道,訪問咗幾個「港生」喺北京讀書嘅嘢,然後仲大讚咩「真实的内地十分可爱」。輔仁偵查編輯睇到眼都突,忍唔住Google 一下呢幾個「港生」係咩人啦。一查,哈,就發覺根本又係匪共老作出嚟踩香港人用嘅文,真係膠都費事俾。

篇文提到四個學生嘅名,分別叫何冠怡、陈子维、利思琪同徐嘉威。其實就咁懶人Google 一下,就會發現呢4個大名,頭果三個其實係由培僑中學出身。培僑係老左中學
咁嘅學校,教出嚟嘅學生咪就係洗腦國民教育嘅典範囉。

好喇,再Google落去,你就會發現2013年大公報就有呢篇咁嘅報道:
培僑兩地學生良性競爭
對於新移民同學來說,英語是最大難關。中四從廣東移民香港的何冠怡獲校長推薦,保送清華大學讀商科,但在本次DSE考試中,她英文只考得3分。何冠怡表示,「努力三年雖有進步,但同從小學英文的本地生差距仍會很大」。
而家明晒,你成十幾歲嚟先由中國嚟到香港,讀果3年書就得到校長推薦免試送你回鄉去清華讀書。留得喺香港果3年,仲要讀老左學校,你幫黨出聲讚「北上」讀大學就梗係正常啦。根本你都冇當過香港係屋企(法律叫視為永久居留地),拎個單程證嚟咗香港家庭團聚得果3年就走人,香港嘅納稅人真係多得你唔少。
點解好人好姐,就要去鬼國讀書? 咪就係因為被洗咗腦,又或者根本係「新香港人」囉。
至於點解係呢排出篇咁嘅Propaganda?咪就係睇中啲考生而家已經怕炒粉,就想製造吓喺鬼國讀書都唔差嘅幻覺,等你考完DSE之後5月31日前就乖乖填埋份申請書或者叫校長俾個推薦位囉。
再提提大家,而家去中國讀書係有教育局嘅Grant可以拎嫁,每年最多15000大洋(叫內地大學升學資助計劃);以北大清華每年5000人仔學費計,根本就係賣港政策。當學費都由香港人納稅人俾班「新香港人」,等佢哋同我哋講番「共享中國人嘅榮耀」果陣,然後香港學生死守香港讀書剩得一屁學債,你話呢個政權係唔係想整死香港人,就真係呃你嘅。
最後,偵查編輯唔明,明明一堆可以Counter-balance propaganda嘅資料,Google一下就有,但小至852大至明報甚至南洋聯合早報都一字不抄咁中伏。借juicy內容引人鬧賺click但同時又唔做多少少嘢平衡吓個報道,咁同幫兇又有咩分別?
輔仁偵查http://hktext.blogspot.ca/2017/04/blog-post_6.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1:01

三百多萬個人資料被盜,幾乎涉及每個家庭,存在極大風險,為何直到今天,香港人還可以如此冷靜,連向私隱專員查詢也甚少,是無奈?是麻木?還是已經見怪不怪?
特首小圈子選舉只涉及1194選委,為何要把載有三百多萬選民資料的手提電腦,帶進後備會場,然後在無人看守下被盜。
敏感機密資料不應放在流動儲存器內帶住周圍走,當中潛藏極高的遺失風險,已是電腦保安的普通常識,選舉事務處不但犯了這個低級錯誤,還三番四次死撐
電腦保安專家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如果選民資料放在伺服器或雲端,有黑客入侵,看過什麼拿走什麼,都會留下紀錄,亦有辦法阻截。但賊匪拿走了整部電腦,如何入侵裏面的資料固然不知,亦有無限時間解密資料,任你加密得銅牆鐵壁固若金湯,時間站在他們一邊,終有一天會破解。

「沒有發現資料外泄」就更無稽了。電腦不在你的控制範圍,可以把硬盤翻了天,怎會知道沒有資料外泄?選舉事務處連日向三百多萬選民發出的道歉信,可說是自打嘴巴,說明了資料外泄作非法用途,導致損失的風險極大。
年前有犯罪集團用這些個人資料,以偽造身分證,成功賣掉一名業主的單位,拿了大訂席捲而逃,業主也懵然不知http://www.pentoy.hk/%e6%b6%88%e5%a4%b1%e7%9a%84%e8%b3%87%e6%96%99/ 吳志森/消失的資料 http://wp.me/p8iPwg-hhO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2:33

社交媒體的政治介入:從香港雨傘運動到特首選舉 暨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課程MCS招生講座

日期:2017年4月20日(四)
時間:下午7:30至9:30
地點:吉隆坡隆雪華堂誠毅廳(樓上講堂)1, Jalan Maharajalela, 51500 Kuala Lumpur. http://klscah.org.my/
講座將以廣東話進行

題目簡介 
社交媒體的政治介入:從香港雨傘運動到特首選舉(下午7:30至8:15)
社交媒體(尤其面書)在香港近年的社會運動扮演微妙的角色:二零一四年爆發的「雨傘運動」中市民及社運人士透過在社交網路上傳送及分享運動訊息及覌感,提升運動於國際的認知。然而雨傘運動兩年半後的社交媒體在瞬息萬變的香港政治環境下,所發揮的功能又是否如此直接?我們應如何看待社交媒體如何影響政治生態互動或社會運動的走向呢?本演講將以雨傘運動及剛過去的特首選舉為例,探討社交媒體在建立公民社會的可能與不可能。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課程MCS招生講座(下午8:20至9:05)
嶺南大學於二零零三年首辦「文化研究碩士」(MCS)授課式課程,在香港開創先河。「文化研究碩士」是一個主題集中、富挑戰性、批判性及原創性的教育設計。讓我們走進馬來西亞,為你介紹我們的課程。

自由交談 (下午9:05至9:30)

講者:梁旭明教授(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文化研究碩士課程MCS副主任)
個人簡歷 : 梁旭明,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及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現為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兼任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學位課程副主任。研究興趣為媒體研究、文化研究、後殖民研究、性別及文化身分、全球化及本土化研究等。她著有Understanding South Asian Minorities in Hong Kong,亦是《大事件:記香港WTO採訪》的編者。

報名:https://goo.gl/forms/31oiSUJHkFnBXuaZ2
查詢:[email protected]
聯絡電話:文運書坊 (+603) 7954 1355;隆雪華堂 (+603) 2274 6645
主辦: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課程
協辦:文運書店 /隆雪華堂青年團/亞答屋圖書館
http://www.ln.edu.hk/cultural/programmes/MCS/mcs_other.php

3

37 - 2017年04月08日 13:58

係了喔, 點解至今都冇人問,

1)      點解賊道高明, 第啲(同場的PCs)嘢都唔要, 齋要呢兩部{懮(咁多)心(同埋)懮(咁多)肺} 嘅呢?!

2)      點解賊道英明, 竟然都能(在一屋嘢, 一堆PCs中及一片慌亂中)精准地撿中呢兩部腦呢?!

3)      點解賊道梟明, 明知眾怒難犯, 眾地莫企 (否則實有手尾, 輕則被索賠, 重則…)佢都不惜犯險, 有恃冇恐成咁不出人意表呢?!

......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8日 13:59

「曾俊華現象」與新型民粹政治的崛起 /袁彌昌
對於「曾俊華現象」,筆者認為對曾俊華的個人魅力和其團隊的公關及社交媒體策略的探討已相當充分;然而對於曾俊華的支持者和民意基礎的構成,坊間似乎除了能夠指出由「淺藍」到「淺黃」(甚至「深黃」)光譜組成,傾向中間和略為保守之外,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事實上,曾俊華的支持者屬中間卻又不是建制與泛民之間的中間路線,是保守卻又不是親北京親建制的保守主義,以中產為主卻又有跨階層基礎,基本上已超越了所有香港現有政治框架的解釋範圍。就在筆者如墮雲霧的時候,恰好讀了一本名為The Road to Somewhere: The Populist Revolt and the Future of Politics(這裏的「Somewhere」意指非精英、無法於海外定居或工作的普羅大眾)的書,不但能對「曾俊華現象」背後的民眾政治,得出一個較為具體有力的解釋,而且還發現這種民眾政治與以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為象徵的新一輪西方民粹政治,存在着不少共通之處。
沒有被代表的大多數
說起民粹主義(populism),一直以來都是說的人多,但從來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一般而言,民粹主義者除了傾向反精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相信社會存在着一種善良的公共意志,即人們可以組成一個擁有共同理念和利益而大致上同質的群體。有學者指出,有3種特質可以界定推動英國脫歐和特朗普當選的右翼民粹主義者,包括本土文化主義(nativism)、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和對精英的不信任——這幾點其實同樣可以解釋「曾俊華現象」背後的民意基礎:本土文化主義在香港可演繹為認同香港的核心價值,或者更簡單的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威權主義說穿了亦只不過是對秩序的重視,也屬主流保守主義觀點之一;對精英的不信任在香港則化為對不公平的政治制度及參與者的不信任。由此可見,即使上述幾點為民粹主義的表徵,但在香港已變得毫不激進,而且與主流政治密不可分。
「曾俊華現象」亦讓我們發現到,原來香港竟然有一種具主流地位的政治及世界觀,很諷刺地一直沒有被主流的建制及泛民政黨所代表,甚至從未被認真關注過的——這種主流政治及世界觀在這次特首選舉中,得到一個向全港以至中央重新展示的機會,而受到關注。這情况在歐洲早已出現:由精英所掌控的中間偏左與偏右的主流政黨逐漸與民眾脫節,這樣自然也無法回應他們的訴求,以致民粹浪潮終於一下子爆發。不過另一方面,這也直接導致民粹政黨溫和化和主流化,確實地填補主要政黨所留下的真空。
「體面的民粹主義」與「不情願的沉默大多數」
The Road to Somewhere的作者David Goodhart將這種溫和化和主流化的新型民粹主義稱為「體面的民粹主義」(decent populism)。儘管這些體面的民粹主義者大都接受一些稍為脫離規範的事情,但他們仍然認為社會是需要有規範的。同樣道理,正如大多數港人都支持民主,但不代表他們接受以激烈手段爭取民主——這些兼具務實、保守及包容傾向的大多數人,我們一向可能稱他們為「沉默大多數」,然而在這次特首選舉中,我們才發覺他們實際上是「不情願的沉默大多數」,在重要關頭還是會出來表態和發聲的。
「The government I lead will be driven not by the interests of the privileged few, but by yours.」(由我所領導的政府不會為有特權的少數人的利益所主導,而是以人民的利益為依歸)——這種做法在今次特首選舉中也為曾俊華所採用,開創了特首選舉的先河,顯示出這種新型中間民粹政治實乃大勢所趨。
新型民粹政治的興起,數碼政治當然功不可沒。網絡打破了以往傳統政黨和媒體的壟斷與主導權,現在舊的主流媒體還需反過來跟隨新數碼媒體的方法與步伐。更重要的是,很多市民首次在網絡上找到想聽見的聲音以及能代表他們的人,這也是為何曾俊華陣營能夠在短短兩個月之間成功「曾.Connect」,把「沉默大多數」動員起來,促成他們的政治覺醒。這亦證明了新一代政治所講求的根本不是理性,而是情感,取決於從政者能否達到「情感聰明」(emotionally-intelligent)的要求。
中央以至林鄭月娥本人可能對佔整體市民50%至60%的曾俊華支持者,寧願選擇休養生息,也不支持強調經濟發展與民生的林鄭,感到大惑不解。
隨着新型民粹政治在香港崛起,意味着香港政治將逐漸以社會、文化、身分主導,而中央一貫以經濟利益與誘因籠絡港人的手段亦早晚會失效。而今次中央繼續以政經利益為前提管控特首選舉,所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建制派如今只剩下利益相關者,有志向有理想的人全都被趕到對立面去,可說是自我製造的完全孤立,這樣的建制派難有未來可言。此外,中央的做法亦造成了政經利益與港人文化身分認同的衝突與對立,變相迫使港人只能在「愛國」與「愛港」之間二選一,其客觀效果與拿石頭砸自己的腳無異,令以往的統戰工作功虧一簣,為自己的前路製造出更多的障礙。而這些做法的後遺症亦將很快會在往後的香港管治中浮現。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408/s00012/149...

y

yy552017057 - 2017年04月08日 20:28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9日 01:26

【劉文成自傳】劉文成,六七暴動經歷者,前地下黨員。暴動期間任職政府水務局華人職工會理事,響應鬥委會號召罷工,未經審訊被關進摩星嶺集中營。劉文成今年八十七歲,一生歷經戰亂、日治時代,曾經篤信共產主義、投入組織生活。晚年撰寫回憶錄,以自身經歷勸戒世人要時刻保持獨立思考,不做盲從的人。https://www.hkcnews.com/blogger/劉文成自傳-11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9日 11:56

今年是香港回歸20年,官方及建制派的慶祝活動想必舖天蓋地,但他們有幾多人會記得,2017年也是六七暴動發生50周年?感謝導演羅恩惠,拍攝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讓這段日漸模糊的歷史記憶重新浮現眼前。記憶就是政治。我們選擇記念一件事件,不去記念另一件事件,反映的原來不單單是「過去」,而是我們的「當下」。六七暴動可說是香港自主工運的分水嶺
六七暴動:工運發展的分水嶺

工人普遍生活及工作條件十分惡劣,爭取改善訴求的工業行動此起彼落,但資本家慣以解僱的強硬手段對付「滋事分子」。當勞資衝突爆發,大批警方往往會奉召到場驅散工人及拘捕工會領袖。有警察在背後撐腰,無良資本家更是有恃無恐。勞工大眾積怨日深,終因新蒲崗膠花廠一宗勞資糾紛觸發六七暴動,形成廣泛的社會抗爭。

不過,當年參與的工會均受政權操縱,特別是受到國內文化大革命影響,致使社會騷動發展至後期愈趨暴力化,甚至不惜傷害無辜,令普遍市民及工人對工會組織存有很大戒心。一些早於60年代後期便成立的自主工會,例如創始於1968年的港九拯溺員工會,及1970年成立的香港郵政局員工會,便標榜自己以謀取員工福利為優先,拒絕加入任何親中或親台陣營。但早年這些不結盟的工會只屬極少數。

四人幫倒台 中央調整港工會政策

六七暴動以後,親中工會遭受巨大打擊,工會領袖被流放、判監的不在少數,其後加上四人幫倒台中央政府調整了對港政策,親中工會路線轉趨溫和及低調;至於親台工會,亦隨著國民黨政策日益變得官僚化,漸漸與群眾疏離。面對這個處境,70年代開始,愈來愈多工人繞過親中親台工會自發組織工業行動,爭取加薪及改善工作待遇。例如,大東紡織廠工人、海底隧道焊接工及中華電力公司工人等,都是不滿公司內的傳統工會未能反映訴求,轉而自發組織工業行動爭取改善待遇,獲得社會的同情及關注。

在這個時期,由於親中或親台工會已不能扮演工人階級的代表,工人遇上勞資糾紛變得孤立無助,為了填補這個空隙,一些勞工團體便相繼成立及投入服務。成立於1968年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簡稱工委會)便在這個背景下成立。工委會在推動早期自主工運方面,發揮了重要影響,及後更過渡成為職工盟。

自主歷程:從反抗資本家到掙脫政權操弄

回顧這段歷史,幾多工人因不忿資方的無情壓榨,亦無懼殖民地政府打壓,投身工運對抗不人道的工作條件。但他們逐漸便發現,他們要擺脫資本家剝削的枷鎖,卻換來了政權對他們的操弄。工人被告知搞工會便要歸邊,不是親共產黨,就是親國民黨,兩派勢不兩立。工人被捲入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風波,由國共衝突、文化大革命,到四人幫倒台,每一次都好像是身不由己。一個又一個新的指令,從上級下達,工會淪為執行政權任務的工具。工人當家自主,彷彿只是一個空洞口號,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難道工會註定要受到政權的支配嗎?難道香港工人就不配擁有屬於自己的工會?
蒙兆達(職工盟總幹事)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8702 六七暴動與香港自主工運的興起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09日 12:18

溯回香港左翼的軌跡──由火紅年代走至今天/石姵妍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8759
《思想香港》編委會於上周六舉辦了〈香港的左翼軌跡——火紅年代到當下〉的討論會,並邀請七十年代活躍的左翼社運人區龍宇,以及近年積極參與社運的馬雲祺對談,嘗試透過這兩代左翼社運份子對談,重溯左翼由七十年代至今的軌跡與變遷。
左翼思潮──從百家爭鳴到水流花謝

區龍宇從七十年代起參與社會運動,一直活躍至今,人們談到香港左翼托派時必會數到他的名字。談到「火紅年代」,區笑言「七十年代其實唔係咁『火紅』㗎啫」,畢竟參與運動中人是社會裡的少數,但這批人中許多都成了本地中堅的社運份子。1971年,當年14歲的初中生區龍宇抱著一腔民族熱血參與保釣運動,與許多同代年輕人一樣,保釣為他開啟了社會運動的大門,亦為他帶來接觸左翼思潮的機遇。

七十年代之所以稱為「火紅年代」,不單是因為一連串風風火火的社會運動,還因為不同的左翼思想在這年代激烈碰撞──毛派、托派、無政府主義派、社會派互相交鋒,就意識形態、運動路線等等方面辯難。
當時每個派別均出版自己陣營的刊物,並以此作為平台與別派辯論:《70年代雙周刊》(無政府主義刊物)於1972年曾與托派辯論應如何看待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毛派在不同報刊上對托派窮追猛打,在《新晚報》、《香港工人》、《盤古》、李怡主編的《七十年代》(以上均為親毛派刊物)批評他們是「蘇聯修正主義」、「帝國主義走狗」、「出賣工人利益」等等;托派於《十月評論》上刊文反擊,指毛派捏造事實,同時批評毛派路線不夠堅實。

這些意識形態的辯論風氣在七十年代盛極一時,為當時的年青讀者開展了思想教育。然而,1970年代末到80年代,左翼全面衰落,自由主義一派獨大,當年左翼百家爭鳴之景已不再。到了今天,香港左翼的討論又是怎樣呢?馬雲祺回應指,「(七十年代)左翼嘅多元思想到而家已經冇哂咁滯,完全冇區老師講既百花齊放。」

社民連成員馬雲祺(馬仔)自2010年起參與社會運動至今,他雖不敢自詡為「馬克思主義者」,但這七年來一直以傾左的位置參與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見證了近年來左傾陣營的變遷。
對馬仔而言,那道令他走進社運的大門是反高鐵。當年還是中五生的他「仲未有咩左翼理論既知識」,參加反高鐵只單純覺得「你無理由為左發展而拆左條村」。馬仔形容當初走進左翼乃源於「誤交損友」──他在反高鐵的浪潮中認識了一些梁穎禮、陳巧文等左翼社運份子,並參與他們成立的團體FM101 (現已解散)。馬仔自言,以往認為有普選就解決到社會上很多問題,但在FM101裡,他始覺這些問題很多時都是源自資本主義。當時FM101有無政府主義者、社會主義者等等不同流派的成員,「嗰陣大家好中意乜都罵資本主義,雖然無好仔細既分析,但呢啲嘢始終都係種左喺我(思想)入面。」
反殖──未完成的歷史任務

區龍宇談到七十年代左翼份子在運動裡高呼「反資、反殖、反官僚、建設社會主義民主」的口號,但最後這些一一成為了未完成的歷史任務。

對他們這一代左翼而言,反殖是理所當然的事。區龍宇成長於六、七十年代,殖民地官僚的腐敗伴隨著他們這代人成長。他曾親眼目睹殖民地執法者毒打小販,「睇得多呢啲事,係唔可能唔反殖」。但當時的區龍宇似乎未有深究反殖的理由,「嗰時啲哥哥姐姐話,全世界都反緊殖民地,香港係殖民地,所以就一定要反,否則我地只能永遠做奴隸。」六、七十年代反殖浪潮席捲全球,一百多個殖民地紛紛獨立,使本地的左翼也鼓舞不已。身處這股反殖洪流中,區與同伴冒住被捕的風險走到街頭派發中文傳單(註:英殖政府只准派英文傳單,派中文傳單是違法的),傳單上寫的是「召開香港人民會議,決定香港前途」。但是,關心的人始終很少,區笑指「派左都冇人睇,你想解釋多句就已經掉頭走」, 甚至他們一提反殖便被質問「係咪要搞多次六七暴動?」
自決運動──左傾力量的削弱?

也許對於區龍宇而言,近年民主自決的冒起為香港帶來了新希望,然而在馬仔眼中,自決運動在某程度上是削弱了左傾陣營的力量。

馬仔回想他剛參與社運的日子,當時的運動都帶有左翼傾向,如反高鐵、反地產霸權、碼頭工潮、支持全民退保等運動等等,並孕育出許多左傾的社運同伴。然而,雨傘運動後,這些與他一同出身的同伴慢慢各散東西,並投身進自決運動中,運動的焦點漸轉到身份認同之上,原來的左傾議題如全民退保、外傭等等在主流政治中一一消失
他憶起社民連2011年高調支持外傭居港權,外界雖然罵聲不斷,但卻得到公民社會裡其他團體的力撐,連原本對社民連抱有戒心的團體也會在遊行時走來跟他們拍拍肩說聲「支持」,「加油」。但到了去年的聲援難民遊行,隊伍中絕大多數是外地人,本地人只得社民連寥寥可數的十多個。
當日撐外傭遊行的光景不再,亦令馬仔慢慢意識到昔日左傾的戰友,其實並不那麼志同道合。原以為大家會共同「死守」某些底線,例如不以身份政治來攻擊他人,但現在卻眼見昔日戰友以攻擊大陸人身份來吸取政治能量。

「我們是失落的一代」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875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1日 00:30

Q爺、森哥訪問((消失的檔案))製作人羅恩惠!!!((風波裏的茶杯https://youtu.be/oydGKBM1Ts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4日 15:16

程翔整理及分析六七暴動這段歷史(上集):

//筆者把近20年來香港左派在「67暴動」事件中篡改歷史、扭曲歷史的主要方面,同主流社會的認知對比表列下來,供讀者參考。從這個表可以看出,左派最在意的論述是以下幾點......//

【眾新聞全文閱讀:http://bit.ly/2pSET5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4日 15:17

森哥、快必先講琴日民陣遊行,再爆消失的檔案影後分享會有肢體衝突,森哥講解謎團、直斥其非 https://youtu.be/7jhgIxZewHw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4日 15:17

六七暴動五十周年, 森哥慨嘆我哋嘅歷史一路被改寫、歪曲、顛倒是非黑白https://youtu.be/F2qWqMut4yw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5日 01:36

【#葉健民:六七暴動前,中共在港快速擴張,港英政府「幫了大忙」?】http://bit.ly/2q5CFP4
// 六七暴動期間左派有力與港英周旋超過半年,反映出他們在1960年代中期,已擁有一個相當雄厚的社會基礎。
這一方面是中共在香港數十年苦心經營的成果,但港英長期以來對民生困苦的漠視態度,也為左派勢力提供了一個有利於擴張勢力的空間。//
【#六七暴動50週年:消失的檔案,散在風裏?】http://bit.ly/2lW7giI
【銷毀的檔案,失憶的城市,誰在抹掉香港歷史?】http://bit.ly/2lFAjbM
http://bit.ly/2nj1oSY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5日 01:37

【左派崛起,只因港英在教育投入遠遠不足?!】http://bit.ly/2q5CFP4
據1961年的人口統計,當年310萬人口中,有41%為15歲以下,但港英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卻遠遠無法滿足要求
在六七暴動前夕,近半的中小學生就讀於私校,而這種情況,在中學就更加普遍。政府資助的學額不足總數三分之一。而這些私校之中,相當數目為左派開辦。按政府的估計,1962年時就讀於左派學校的學生人數為15,169人,但這個數字只反映那些在有正式登記註冊的學校的學生人數,但當年左派組織同時經營五百多間設備簡陋沒有註冊的「天台學校」……http://bit.ly/2q5CFP4
六七暴動港英政府分析完整版:http://bit.ly/2q5CFP4
Initium Media 端傳媒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6日 06:38

檔案可以消失,事實還是事實,道理還是道理︱鍾劍華】
昨天,大公報用了一大版來組織文章,反駁「消失的檔案」這齣電影紀錄片。
當然啦,「消失的檔案」破壞了部份左派人士意圖把六七暴動事件漂白的部署,所以好幾次電影在社區放映的時候他們都會派人踩場,在討論環節要搶咪發言,以為可以用這個方法來消毒 。
現在,終於出動了喉舌報章在組織文章了。讀過那些文章之後,發覺不外如是,還是一貫左派用的伎倆。今天社會資訊發達,又有互聯網,信息流通這麽快,香港還未有國內那種防火牆及網絡警察,這一種技倆有用嗎?香港的左派就是幾十年都沒有進步過!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46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6日 13:45

夾在北京和倫敦之間,處於六七暴動漩渦中的港督這樣做……】http://bit.ly/2pcQOum

六七暴動期間,時任香港總督戴麟趾,面對港英同時面對兩個戰場,外有左派示威,內有英方不同部門的挑戰。 先查封三份左派報紙,永久封閉左派控制的中華中學……

戴麟趾周旋於這兩條戰線之中,既堅持己見,也願意作出妥協變通,顯示出相當高水平的政治技巧。

即使在憲制上並不對等的宗主國與殖民地政府的權力關係下,港督依然敢忠於自己的判斷,勇於堅持立場,努力為自己相信是對本土社會最有利的選擇據理力爭……http://bit.ly/2pcQOum

Initium Media 端傳媒

http://bit.ly/2nj1oSY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7日 04:04

維基「六七暴動」內文被改 「暴動」變「騷動」 「暴徒」被删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B6%AD%E5%9F%BA-%E5%85%AD%E4%B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8日 16:34

《消失的檔案》導演的話:滋擾、嚇唬、抺黑與暴力,永遠不是回顧六七暴動的方法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6%88%E5%A4%B1%E7%9A%84%E6%AA%94%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28日 16:37

大公報狗仔隊 狙擊《消失的檔案》放映會

2017/4/27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A4%A7%E5%85%AC%E5%A0%B1%E7%8B%97%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02:21

程翔:北京為六七暴動留尾巴 慎思亞文革影響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613/六七暴動-消失的檔案-3613/程翔:北京為六七暴動留尾巴-慎思亞文革影響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02:24

【六七暴動五十年.上】

香港電台視點31

六七暴動的囚犯,昔日火紅的心,五十年後有何反思?
曾宇雄當年支援被搜查的同學,今天依然相信,放炸彈是反殖保衞,更去信特首,要求為自己愛國愛港的行為翻案。
劉文成當年跟隨左派工會罷工,今天控訴工聯會和鬥委會遺棄、出賣工人,寫自傳反思自己盲目跟風。
歷史的教訓,多少人汲取得到?https://www.facebook.com/rthk31thisweek/videos/1113708975442266/

TW Lo 劉先生,
在港台影片中,你對六七暴動事件正直不阿的反思和表白,使我非常感動和欽佩。
有關六七暴動事件的前因後果和發展,我生於該時代,也是暴動事件的見證人。
街邊土製炸彈所引致的傷亡,五名在沙頭角駐守警察被槍殺及林彬先生和林光海先生的活生被燒死等事件,一定會打動有識人士(不論是經歷過事件還是沒有經歷過事件的人士) 和有教育及懂反思的人士。
奈何九七之後,香港警察竄改歷史事實、無原無故消失的(六七歷史) 檔案及某些 "有心人" 蓄意粉飾歷史的行為,都是無耻的,都是使我感到忿怒的。

· April 27
..

香港電台視點31

香港電台視點31 下星期二【六七暴動五十年·下】會講到“消失的檔案”,請準時收看。

· April 27

https://www.facebook.com/雨傘文宣伯伯-761967603948550/?ref=py_c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02:31

假如今天左禍重臨,香港怎麼辦?──紀念67暴動50週年的現實意義(下)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610/六七暴動-程翔-3611/假如今天左禍重臨,香港怎麼辦?──紀念67暴動50週年的現實意義(下)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09:38

葉健民:左派實力迅速擴張,港英自食「六七」惡果
六七暴動,是香港本地左派力量的總動員…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24-opinion-rayyep-67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09:39

劉銳紹:當年熱的血,碰上今天冷的牆──記六七暴動參與者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302-opinion-lauyuisiu-6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10:19

半世紀經歷3次運動 劉銳紹籲勿再陷歷史怪圈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30/5663039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4月30日 10:26

六七暴動】程翔:本土意識始於當年 中央視左派如阿斗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30/5663165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8:35

1967年廣告。現在很多人去台灣都會自遊行,而且廉航機票的價錢亦相當吸引。以前的人除非是工幹或者探親,到台灣旅遊多數是參加旅行團,且看看五十年前台灣六天旅行團團費950元,而當年人均收入約為每月300元。
吳昊(老花鏡)https://www.facebook.com/465275270191417/photos/a.673369946048614.10737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9:40

歷史為當權者而寫?梁慕嫻:不能抹殺地下黨責任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2/5663520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9:41

六七暴動】昔守邊防險被射殺 鄭則文:路過彌敦道遇菠蘿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2/5663515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9:42

冀道歉解恩仇 67歲阿高:想尋回被我鬧黃皮豬的警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2/5663491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9:43

六七暴動】淡出左派 73歲坤哥:愛國愛得好辛苦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2/56635035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09:43

六七暴動】淡出左派 73歲坤哥:愛國愛得好辛苦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2/56635035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12:18

1967 【怪俠一枝梅】 新馬師曾 夏萍 羅國維 譚蘭卿
The Strange Hero Yi Zhimei https://youtu.be/E_dJlQ9UJrw
https://www.facebook.com/YuetYuCheungPin/?ref=py_c
粵語長片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12:19

飛哥跌落坑渠 (1967) 新馬師曾 鄧碧雲 俞明 https://youtu.be/fb9tLPZuvt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12:22

七公主1967 (馮素波、沈芝華、陳寶珠、蕭芳芳、薛家燕、王愛明、馮寶寶) https://youtu.be/hZpT-wHTDSQ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14:08

當年採訪年輕暴動犯 李國能:對曾德成思辨能力印象深刻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2/s00001/1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2日 14:09

花園道事件帶隊蕭滋:這場鬥爭不該發生 捱過警棍坐過牢 老左派呼籲防左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2/s00001/1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3日 00:56

讀過福柯(Michel Foucault)著作的人都會明白,所有歷史在某個意義上,其實都是現在歷史的道理。https://newshongkong.wordpress.com/2017/05/02/%e3%80%8c%e6%b6%88%e5%a4%b... 黎則奮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3日 01:03

葉健民:戴麟趾的第二戰場──六七暴動的英方內部角力 | 端傳媒
六七期間,港英的每一個部署、每一種策略,背後其實都是英方內部不同部門的意見交鋒和討價還價的成果。http://hot.gamme.com.tw/thread-277897-1-1.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3日 12:27

程翔「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上)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652/六七暴動-恐怖主義-消失的檔案-3658/「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上)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3日 15:34

大陸有單位曾圖向港左派發輕機槍 中央傳喝止向政府新聞處掃射掟彈http://www.post852.com/214466/%e3%80%90%e5%85%ad%e4%b8%83%e6%9a%b4%e5%8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5日 00:31

踏進五月,六七暴動正式進入 50周年祭。歷史在這裡沉思,各媒體暴動專輯紛紛出台,我們的社區巡映繼續。

回顧歷史是為了活好今天;下為上周末《衆新聞》專場觀眾回應。

/星期六參加了《衆新聞》舉辦的《消失的檔案》放映會,會後有一種悲、喜、輕鬆交織的感覺;喜的是導演羅恩惠用不偏不倚的手法,把一段快要消失的歷史重現出來,讓觀眾了解真相,從不同角度去評價它的是與非。這套記錄片的誕生令當權者無法再把有關歷史篡改,例如香港警務處把1967年沙頭角邊境衝突的「共產黨民兵」改成「槍手」。羅導演本著堅毅不屈的意志、鍥而不捨的精神,發掘了大量珍貴資料,令人敬佩。悲的是嘉賓程翔所說的:當年發起破壞香港的人,現在都成為當權派。輕鬆的是其中一位觀眾說當年太小不懂「六七暴動」,但記得最清楚是家裡的米積存太多,到長出「穀牛」(蛀米的小昆蟲)都沒吃完。/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646/六七暴動-消失的檔案-3649/「五十」的疑惑:《消失的檔案》觀後感

【支持眾籌】請前往FringeBacker 網頁 https://goo.gl/xZHzTF
#消失的檔案 #六七暴動 #反英抗暴 #羅恩惠 #香港1967
消失的檔案網頁﹕vanishedarchives.org

【隆重介紹︰全新放映場地,全新購票方法】

香港藝術中心劇院《消失的檔案》放映

藝術中心新增場次﹕
1. 6月7日(星期三) 7:30pm
2. 6月8日(星期四) 7:30pm
3. 6月9日(星期五) 7:30pm
(電影級專業播放版本,片長119分鐘﹔粵語旁述,中文字幕)

不幸地,由於土地問題,在核心的內圍我們不得不調升票價,至$100。
同時上場的,還有新開設的網上售票系統,可以使用信用咭或PayPal 付款。

購票方法﹕
1. 進入網站登記連結,選擇場次及票數
2. 按【立即買】,進入PayPal付款系統
3. 可以選擇用PayPal 戶口,或使用信用咭付款
4. 付款成功後,請按【返回商家】(建議列印付款收據或cap screen,以策萬全。)
5. 系統會返回《消失的檔案》網頁,顯示登記完成。
6. 請檢查電郵信箱,確保收到PayPal付款收據。
7. 放映時,請帶備該付款收據,更換戲票,電子版或打印版均可
https://www.facebook.com/vanishedarchives/?ref=py_c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6日 02:21

從「廣島平和紀念資料館」的改變想起《消失的檔案》http://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5%BE%9E-%E5%BB%A3%E5%B3%B6%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6日 08:25

六七記憶還有右派呀!

睇咗不少近年來有關六七暴動嘅新聞專輯,發覺有一個共同問題。記者們只訪問左派和港府前朝官員,卻忽略了香港右派在對抗左派工會的事跡和角色。現時已有不少史料記載左派和港府在六七暴動的角色,但對右派則甚少著墨,筆者聽得最多的就是《工商日報》社長何世禮和一眾員工,曾站在報社門外防止左派份子衝入破壞。看來, 香港泛藍頻道 Pan blue Coalition -HK Channel 真係要多做工作,訪問下D老右派先得! 
https://www.facebook.com/news.lancet/videos/723853287787715/
https://www.facebook.com/HKhist1842
新聞刺針
·

《六七記憶》 第一集: 躁動 (下)

五十年前的六七暴動,歷時超過半年,這場暴動造成51人死亡,八百多人受傷,超過2000人坐牢。一場人造膠花廠的勞資糾紛,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暴,除了因為社會存在不少矛盾,更大程度是受到當時國內文革的影響。新聞台特備節目《六七記憶》第一集,找來當年左派的參與者,以及一位資深中共黨員,分享他們的經歷。

#有線新聞
#六七暴動
#六七記憶

第一集: 躁動 (上)
https://www.facebook.com/news.lancet/videos/72385096112128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6日 10:53

六七暴動與中國間諜橫行香港 - 5/5/17 https://youtu.be/YbwyvUTvoF0
城寨 Singjai 劉細良、范國威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00:40

三部影片,掀開「六七暴動」的記憶戰場

當年的參與者是自願還是受煽動?群眾和政府,當年誰先挑釁、先使用暴力?今天看來,「六七」是可以放下的歷史事件,還是充斥著權力與謊言的未癒傷口?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04-hongkong-memory-battlefield/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00:42

葉健民: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

麥理浩時期的社會改革黃金歲月,很大程度上與英國工黨於70年代中期上台有直接的關係。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26-opinion-rayyep-67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0:21

謠言止於智者(下)  /萬人傑

  香港銀行潮鬧得最厲害的時候,謠言滿天飛,每家華資銀行(除了左派的)幾乎都成爲謠言的目標,不是說這家不穩;便說那家關門,弄到人心惶惶,爭相提款。

  銀行被謠言打垮是最容易的,相信任何一家銀行,如果所有存戶一齊提款,沒有可以支撐得來而不倒閉的。種種謠言的傳播,把許多華資銀行弄得無可如何,自動套上枷鎖。謠言的可怕,可見一班。

  九龍騷動未已中,照例又有許多惡毒謠言傳播。當天午間,我家裡的人都接到幾次電話,朋友「好意」提供:「儲點水,買定洋燭,糴米買罐頭罷!」
 他們不知從什麼地方聽來的消息,水電要停止供應了。在這動盪局面中,豈能不多貯些糧食?轉瞬間,謠言傳遍港九每一角落,卽使心存懷疑的人,也寧信其有,勿信其無,致造成一片搶購之風,我對門一家小士多,罐頭全部賣空;米店不送貨,顧客自携,且關上大門,每次只許一個人進去;買燃料的更多;在騷動不賣火水,提防暴民利用去縱火,這是應該的。

  謠言造成人們的緊張行動;人們的緊張行動又加強了謠言的傳播。在那天,使得人們無法安心,政府的闢謠,仍不爲頭腦簡單的人盡信,爲了大家儲水,弄到水壓不够,許多地區出現缺水情形,更使他們認為謠言可信。
明眼人可以清楚的看出,播放謠言的人,目的要把社會秩序弄到紊亂。大家相信謠言,忙着儲水買糧,秩序將會大亂,逆不定由此多製造幾個新蒲崗的局面,則播放謠言的人達到目的了。

  要是每個人聽到謠言,肯冷靜想一想,會知道謠言有許多漏洞。比方說,停止供水供電,受影响的,連這些搞事的人也在內,他們不見得不喝水不用電而可生活,除非馬上跑回大陸,否則也要和香港一般市民過着同樣的生活,豈不正中了毛語錄「用石頭砸自己的腳」那句話麼?[編按1]

  爲了謠言,使整個社會亂了一大陣,我無法不爲之感慨!把這些謠言告訴我的,不乏有知識的人;我想起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覺得香港這個社會,「智者」實在太少。

  也許因為「智者」不多,所以謠言還不絕而來,比停供水電更「離奇」的謠言,近幾天來聽了很多很多。如果相信了它,非買架專機馬上遁走不可;但我冷靜分析過,謠言終究是謠言,受愚只是一個時期,到最後終要被事實擊破。
 謠言止於智者,智者不一定指聰明的人,而是指冷靜的人。衡動的聰明人,也時時會上謠言的當。(下)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photos/a.1172627549471829.107374184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0:27

人海百態(1967年2月14日)
合久必分  /萬人傑

  西諺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舊小說中也有云:「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可見聚散離合,是不能避免的定數。

  從國家大事來說,中共「解放」大陸時,聲言向蘇聯老大哥一面倒;現在爲了「反修」,不但不再向老大哥一面倒,反跟大阿哥吵起嘴來,嚷着要分家,看情形還有兵戎相見的險惡形勢,這就是舊小說中「合久必分」的定數了。

  國與國之間,人與人之間,這「定數」都逃不了。以前看過一些合演笑片的諧角,他們有搭檔惹笑的本領,未成名前,大家努力打江山,出盡渾身解數;待到名成利就,「兩傻」之間,就發生許多問題。一雙活寶,最後各奔前程。
顯著的例子是謝利路易[編註1]與甸馬田[編註2],當初他們合作很好,也是一雙很能賣座的諧星。成名後,謝利路易認為全靠他惹笑工夫;甸馬田則認爲他歌喉能够吸引。各不相讓之餘,積怨日深,最後分道揚鑣,讓事實証明誰是眞正受歡迎。

  目前,謝利路易的笑料已技窮,甸馬田不動用他唱歌的本錢,依然大走紅運。這後果誰也料不到,當二人拆夥時,大家以爲甸馬田要沒落了,又誰知結果適得其反?他到了這把年紀,依然演風流戲,且如旭日之升;而謝利路易反覺黯然失色。[編註3]

  許多人合作經營商業也是如此,舖頭生意未開展,大家都能努力刻苦,全心全力爲舖頭。一旦生意好起來,財源廣進,業務蓬勃,就不免爭權奪利。做過生意的人,都有這經驗。有許多生意本來很好的商店和大企業機構,也逃不了「關門」厄運,就爲了爭奪的結果。

  再說中共的一班領袖,在「革命」中充份表現了他們的合作,那時他們有着同一的目標,要從國民黨手中把政權奪取過來。政權到手,就如一家發了達的舖頭,股東們乃各出奇謀去奪取了。目前大陸的鬥爭情形,與當日太平天國諸王得到天下後的互相傾軋,如出一轍。「合久必分」這定數,看來中共最後是免不了。
我不是預言家,不知將來演變會怎樣;不過目前事實已擺在眼前,一切情勢都趨向「分」了。

  國與國之間,股東與股東之間,藝人與藝人之間固然逃不了這定數;夫婦之間,許多也有同樣情形。不少太太不希望丈夫發達;窮的時候,過得還好,丈夫一旦發達,有了錢,不免作怪,在外邊有了女人。卽使有錢,也彌補不了被分沾了的愛情。

  所以,許多太太寧願丈夫生活「過得去」就算,不願他大財到手。不過,這並不是「定律」,不一定有錢人就三妻四妾,窮佬例必愛情專一,我見過一個打三百蚊工的中坑,居然有三頭住家,可見不是有錢才作怪,許多發了達的人,也不會拋棄糟糠之妻。不過,這情形究竟太普遍,難怪身爲太太的引起恐懼。
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photos/a.1172627549471829.107374184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14

誰為兒女 兩個天真未鑒,尚在稚齡的孩子,成為你們「愛國炸彈」下的犧牲品,還有面目說炸得好!炸得妙!炸得醜惡! ----------------------------------------- 昨天我回到報社,甫坐下就接到一個女人打來的電話,她哽咽的聲音引起我奇異。她自言是個讀者,說今天早上讀報,看到兩個孩子被炸死的慘聞,非常難過,想贈點錢給他的家人;又問我知不知道姊弟倆甚麼時候「上山」,她想送他們下葬,為他們祈禱安息。在微微飲泣聲中,她掛斷了電話。 聽了這電話,我心情的沉重,何嘗在她之下?誰無兒女?如果有一天,聽到街上隆然巨响之後,發覺你可愛的兒女,陳屍街頭,肝腦塗地,腸臟四濺,你的心頭,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 由於職務上的關係,我每天不能不把左報瀏覽一遍。近來因為炸彈案死灰復燃,差不多每天看到「炸得好」「炸得妙」「炸得漂亮」「愛國炸彈滿天飛」「愛國同胞懲罰港英英雄行動」那斗大的字眼。這些字眼,也每次激起我的憤怒。對這種漂絕人性的殘暴行為,居為叫好,叫妙,說這是人的心腸,誰敢相信! 現在,兩個天真未鑒,尚在稚齡的孩子,成為你們「愛國炸彈」下的犧牲品,還有面目說炸得好!炸得妙!炸得醜惡! 左派報紙對這慘案隻字未提,以為可以掩飾滔天罪行嗎?全港四百萬市民會一致向你們聲討,叫你們睜開狗眼,看看陳屍道左的,是「白皮豬」,抑或「黃皮狗」,還是「善良無知的中國小童」。 昨晨,彌敦道學生書店附近牆上,懸出一張白布橫條,大書:「北角清華街血案,應由鬥委會負責。」鬥委會向無辜小童開刀,激起公憤是必然的事。 過去,我主張「禁絕左報」,現在,我卻認為該讓左報存在,這對激發反共民心,更為有利。如果不是他們每天有「炸得好!炸得妙!炸得漂亮!」的紀載和評論,市民也許未知道這種種的暴行,就是受到他們所鼓動;有了左報,他們無異招供了,這些「愛國炸彈」,是他們鼓動而放出的。看左報,等於看他們的罪行自供狀,他日拘上法庭,唔使審矣! 更可怕的一件事,港共竟嗾使十幾歲的學生放炸彈。警方在昨天早上,在九龍平安大廈門外,拘捕了四名十六到十八歲的少年男女,他們自稱是漢華中學的學生,並在一名少年手上,檢到一枚寫上「愛國同胞勿近」的炸彈,由軍火專家拿去爆燬了。 港共利用學生幹這種殘暴勾當,用「愛國」兩字去矇蔽了他們幼稚的腦袋,使他們思想上深種毒素。年紀小小就敢於放炸彈殺傷同胞,將來會變成怎麼樣?身為家長的,難辭其咎! 據說:根據緊急法例,他們可能被判最高刑期十年。我以為,嗾使他們的鬥委,值得終身監禁。 (一九六七年八月廿二日) (錄自《萬人傑語錄》,頁168-170)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24

1967年底萬人傑談到楊光:

左仔由鬥委會的大委員,以至罷工的嘍囉,的確有不少「仆街」的。先說楊主委,在香港時,只能躲在中國銀行內作庇護所,連出來看看「香港週」的熱鬧都不敢;開完會,就悄悄溜回澳門,雖有無上裝艷舞可供欣賞,但每晚看兩場,也會睇到厭,點似舊時在香港那麼自由自在,這是自己攞嚟仆。

左派仁兄現在情況,不祗是全部仆街,而且是「阿駝仆街」。

「阿駝仆街」點解?是「死都唔掂」之謂。目前港共處境,「死都唔掂」四字,是最恰當的形容。
左派鬥委會又發表了「聲明」,這項聲明中最妙的一句是:「敵人無法用槍和警棍使我們『踎地』;但我們卻用堅硬的鐵拳,把敵人打到『仆街』!」

在報紙上,左仔「踎地」的圖片看得多了,警員搜查時,左派工會、學校、「國貨公司」內的左仔,無不乖乖地個個踎低;但從未見過一張「港英仆街」的圖片。

他們的鐵拳有幾硬不知道,但他們的炸彈卻是流野多過正野。如果這些土製菠蘿就是他們的所謂鐵拳,那就幾難打到人家「仆街」了。
左仔由鬥委會的大委員,以至罷工的嘍囉,的確有不少「仆街」的。先說楊主委,在香港時,只能躲在中國銀行內作庇護所,連出來看看「香港週」的熱鬧都不敢;開完會,就悄悄溜回澳門,雖有無上裝艷舞可供欣賞,但每晚看兩場,也會睇到厭,點似舊時在香港那麼自由自在,這是自己攞嚟仆;左派的「國貨公司」,雖有「祖國食品介紹」,仍然拉不到客,這是左派中仆得最慘的。其餘如左派戲院、左派銀行,也是生意大跌;和共黨做生意的人,本來撈得不錯,但捐了鬥爭費後,又要罷市;罷市後元氣未復,再來再捐,想唔捐到仆街亦幾難;仆得最慘的,莫過於那班罷工失業的工人大佬,現在上不到天,下不到地,只有寄望於「一元運動」。除發鬥爭彩的小撮港共頭頭外,可說沒有幾個左仔不「仆」;仆街之人,如何有力打到人家仆街?

左派仁兄現在情況,不祗是全部仆街,而且是「阿駝仆街」。

「阿駝仆街」點解?是「死都唔掂」之謂。目前港共處境,「死都唔掂」四字,是最恰當的形容。
好容易求得陳郁講兩句打氣的話,就猛拿着「四千萬同胞支持我們」來大做宣傳,執住雞毛當令箭,一於靠嚇,以為可以嚇倒香港四百萬人,為他們一小撮仆街的人打氣,可是眼亮心明的香港人,早看出左仔無非二仔底,一切起不了大作用。

現在,四千萬人忙於交易會做生意,支持香港鬥爭不會有鈔票落袋,有什麼興趣?因此,「八萬人的怒吼」已沉寂下來,這兩天提都沒有再提,看來,左派搞手又一次「仆街」了。

「仆街」,不知是那一個鬥委想出這通俗的絕妙好詞,用之於鬥委會的堂堂聲明中,更覺有聲有色。

這句廣東俗話似乎很難找到一句外地的方言,能完全表達這意思的,也只有廣東佬才知道它的妙處。

外省藉讀者,如果不大了了「仆街」的情形,看看前晚被正義市民追了六條街,結果將他擒獲的那個扔炸彈左仔,就是他們「仆街」的現實例子。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四日)

(錄自《萬人傑語錄第二輯:左道旁門》,頁159-161)
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27

鐵漢俊傑萬人傑(俊人)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shared
沒眼看
【楊光周日出殯】訃告讚高風亮節、深受社會愛戴 梁振英、林鄭加入治喪委員會

https://www.facebook.com/standnewshk/photos/a.720050934747196.1073741828...【文:http://bit.ly/1QKjDUo

領導1967年反英暴動的工聯會前會長楊光,將於本周日出殯。據今天在報章刊出的訃告,治喪委員會成員包括中共在港負責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以及香港政府行政長官梁振英,兩人任名譽主任委員。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與曾憲梓、梁愛詩、范徐麗泰、譚惠珠等多名建制派人士,擔任副主任委員。

訃告稱楊光致力於愛國工人運動,為爭取及維護工人權益、發展工人褔利事業付出畢生精力;為香港順利回歸、平穩過渡作出重大貢獻。

訃告讚揚楊光「高風亮節,清廉正直,為人真誠,平易近人」,形容楊光一生奉獻香港和愛國工運事業,「深受社會各界和廣大工人群眾的愛戴」。

楊光在六七暴動期間的角色,一直備受爭議,當時在港的親共組織宣布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各界鬥委會」),就是由時任工聯會理事長的楊光出任主任。左派當年在香港策劃連串暗殺和放置炸彈行動,包括燒死商台節目主持林彬及其堂弟。2001年,時任特首的董建華決定向楊光頒授大紫荊勳章,遭輿論批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29

我贊成為「烈士」們復仇;也贊成為林彬復仇;請十八位「烈士」的遺屬,以及四百萬憤怒的市民,認清楚你們的「仇人」,齊心合力,把他們一個一個的揪出,實行「公審」,為「烈士」、為林彬復仇。

左報說:三個多月來,越來越壯大的抗暴隊伍,到處「出擊」,被殺害的「愛國同胞」有十八名,打傷的有二千多名,投入黑獄的二三千人。因此他們號召,要為「烈士」復仇。

右報說:滅絕人性的左派兇手,卑鄙無恥地殺害了正義的播音工作者林彬先生,已激起了四百萬市民的公憤,他們一致要求,揪出左派「鬥委」,為林彬先生報仇。

鐵漢俊傑萬人傑(俊人)

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
..

為「烈士」復仇,為林彬復仇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32

要激勵警察士氣
.
September 14, 2015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922677537800166/

2015年9月15日編按:萬人傑先生曾在六七左派動亂期間支持警察平暴,甚至籌款捐錢幫助遇害警察遺族,他當日支持警察是出於同仇敵愾與公義。當警察誤殺左派工人,萬老寄予同情,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對涉事警察予以精神的支持,但他仍堅信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尊重法律人士與民主精神。對照三十年後的今日,所謂撐警藍絲為求盲撐警方,持續美化持武惡行,更肆意攻擊法官和律師的法律專業,衝擊司法獨立,最終的目的卻是為煽動民粹支持當權者,而不是真心支持所謂執法,於是使得無行黑警更加肆無忌憚,反過來恐嚇甚至傷害市民,更甚者現在警察走去篡改六七暴動歷史,意圖淡化左共遺害,討好權貴,殊不知他們實是抹煞警察自身昔日保護香港的榮光,忘恩負義,愚蠢之至,親手握殺市民對他們僅餘的尊重。亦有共產黨駐港文職小官,狐假虎威,指點江山,僭越評論香港法制,妄圖破壞三權分立,對司法獨立的損害,自低身價又與藍絲黑警土共無異。萬人傑先生若然健在,自然不會後悔當年因公義支持警察,但他更會毫不猶豫執起公義之筆與藍絲黑警土共對抗。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32

蘋果日報

September 14, 2015 ·
https://www.facebook.com/hk.nextmedia/photos/a.170516952447.149676.10525...

當荒謬的政權,猙獰地篡改歷史,為暴行塗脂抹粉,那麼將真相口耳相傳,留著事實,便是人民的責任。
〈#警改六七暴動史〉
【殺五警中共民兵變「內地槍手」】
http://bit.ly/1EYNA3h
【刪「鬥委會」、「恐怖主義」字眼】
http://bit.ly/1EYNzM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51

August 24, 2016 ·

1967年的今天,香港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被活活燒死。當年,大陸的文化大革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香港親共人士為響應文化大革命,就在港展開一連串對抗殖民地政府的暴力抗爭,後世稱之為「六七暴動」,暴徒在街上放置的土製炸彈更是「六七暴動」的象徵。林彬在節目中抨擊「六七暴動」有關人士的暴力行為,令他收到為數不少的恐嚇信,

當年今日,林彬駕車與其表弟林光正離開何文田嘉鳴閣的寓所,對開馬路上被伏擊,被暴徒攔下座駕並遭縱火,臉部燒焦兼頭髮燒光,翌日不治。其表弟於6日後傷重死亡。852郵報

https://www.facebook.com/post852/photos/a.577620075619655.1073741828.56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55

鐵漢俊傑萬人傑(俊人) 《星島晚報‧生活圈》萬人傑答讀者.

August 24, 2016 ·
..

當年今日,即1967年8月25日答讀者:

●銘麟君:左派屠殺同胞,人人共憤,難怪你對他們痛恨。左報改花名,自以為「幽默」,實則無聊。替他們改花名無須多此一舉,總之不看他就耳根清靜。

●杏未殘女士:你來信字體文筆都不似「小姐」,看來是受過相當教育的。如果個人有話不敢說,左仔便更加肆無忌憚。有錢佬不敢說他們「恐共」,我敢說是因為我看穿了左仔的底牌,三十度板斧,不外如是。圖片未便割愛,因攝影主任吩咐,不可外流。蒙贈「赤禍無窮,萬人憤怒,港共喪盡天良,殘害無辜;大快人心,傑出文章,橫掃左傾份子,是最無情。」謝謝。

●康伯道君:你父母的話對,老師的話不對。香港未來的前途如何,誰也不敢預言,但在可見的將來,仍是安定的。內地「文革」鬥爭,死人無算,並非虛構,你親戚回內地所見,全是事實
●跴人渣君:左報改我什麼花名,我不介意,我亦可以改他們花名,不過我向不做無聊的事。你說「左報」得把口,現在,請你睜開狗眼看看,左報封了沒有?

●JW君:你送給我的紀念牌很精美,我壓在寫字檯玻璃版底下,每次寫文章見到,心下興奮。

●羅嫂讀友:政府處理暴徒的問題,他們會有更週詳的計劃,那是一個黑點,也會比我清楚。你要捐錢給正義交通工友,香港有這麼一個機構負責的。關於三、四兩點,我在專欄中已提及。

●李興能君:你的信當照尊意轉給政麼。你的五點建議雖好,但事實上恐怕行不通,政府的政策比較慎重。

●某香港仔君:美國摧毀中共核子機地的計劃,是他們國家的事,不是你或我贊成、反對的問題,更不是你和我的力量可以阻止。戰爭是殘酷的,但挑起戰爭的人,總該「自食其果」。

●梁了然君:我很喜歡你的坦率和勇氣,你的經歷我認為很有價值,如果我要辦一些刊物,你是否可以為我撰述或供給一些資料
●苗飛熊君:有些地方是我們想去而不能去的;也有些地方是我可以去而不去的;更有些地方是我們不想去也不能去的。香港四百萬人,差不多是被「趕絕」的,所以,我們能在還可以享有「自由」的香港生活,已經算得是幸運的一羣了。我並非說「自由祖國」不好,可惜已有「人滿之患」了。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photos/a.1140949489306302.107374184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1:57

咁香港史應該講邊啲?

【中史科修訂課程 或不詳述六四民運六七暴動】
http://bit.ly/2d8FlrY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11:43

誤會?】六七動力研究社長陳仕源指,當年非「暴動」,是「愛國者反帝國主義行動」,而林彬案是「懸案」,不能怪罪他們。至於兩姊弟被炸死,他稱是被「插贓嫁禍」……
報道:http://bit.ly/2piFBXr
【官方角度拍攝暴動 與左派爭輿論陣地 港英心戰室文鬥毛語錄大字報】
http://bit.ly/2pTcvji
【英國檔案:沙頭角槍戰後 曾研核威懾】
http://bit.ly/2qbTPhQ
【在港難查暴動檔案 學者赴英尋回】
http://bit.ly/2pSl7Jk
【六七今昔:炸死兩稚童舊地人流稀】
http://bit.ly/2qNjwT9
【話你知:傳媒歸邊 壁壘分明】
http://bit.ly/2pRVKXW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71238776623405/?hc_ref=PAGES_TIMELINE
https://www.facebook.com/hkshp/?fref=t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11:57

Choi Im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距今半個世紀,硝煙瀰漫的情景對親歷其境的一代而言,自然是刻骨銘心,可是當年尚未出生的莘莘學子,又是否能在課堂上學到這段歷史?本報翻看坊間初中歷史科教科書,發現有教科書對六七暴動隻字未提,有香港史學者批評教科書不提六七暴動不恰當,強調中學有必要教授這段歷史。

雅集只提改革開放基本法 學者批不恰當

在坊間初中世界歷史教科書中,學校主要採用兩款,分別由雅集出版社和齡記出版社出版。雅集出版社出版的《新歷史旅程》,在提及戰後「內地發展與政策對香港的影響」的章節中,只包括「內地人士來港對香港社會的影響」、「內地改革開放為香港帶來的好處」,以及「《基本法》的頒佈」3點,並未提及文化大革命與六七暴動。

教局﹕教師學者專科人員評審

嶺南大學華南及香港歷史研究所主任劉智鵬認為,六七暴動是香港戰後歷史發展的分水嶺,香港政府因此改變管治方法,中學有必要教授該段歷史,批評教科書不提及六七暴動並不恰當。本報向雅集查詢,至截稿前未有回應。
該書列於教育局的適用書目表,書評稱該書切合課程指引的宗旨及目標、內容編排及概念發展恰當和合理。教育局回應稱,課程指引着重勾畫歷史發展的主要脈絡,不會將所有歷史事件鉅細無遺盡列其中,教科書作者可參考課題學習重點和課程指引撰寫教科書。教育局會按《優質課本基本原則》處理課本送審申請,並由該局專科人員、前線教師、大專學者等評審,確保適用書目表內課本達一定質素。

教師﹕會自行與學生講解

培正中學歷史科主任張嘉亮表示,由於教科書未提及六七暴動,他會與學生在時序線上加上六七暴動,講解其對香港發展的影響。他說歷史科着重字眼分析,若課時足夠會跟學生探討不同人使用「六七暴動」或「反英抗暴」等不同字眼的背後意思。他認為歷史專科教師應有能力處理,但擔心兼教教師或會忽略。

齡記列「戰後重大事件」

至於齡記出版社出版的《漫遊世界史》,則在「20世紀香港的成長和發展」主題開首,將六七暴動列為4件「二次大戰後在香港發生的重大事件」之一。該書提及「中國內地對香港的影響」時包括「文化大革命與六七暴動」,用近200字交代六七暴動的背景和經過,提到當時「部分香港人嚮往中國內地的社會主義建設,並對英國殖民政府的統治和各種社會問題深感不滿」,5月一場勞資糾紛「最終引發成一場反對英國殖民政府的暴動」,其間「市民上街也受土製炸彈的威脅」。
該書也將香港六七暴動列為探究主題,提供示威者在港督府門外張貼大字報、警方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以及警察因市區出現炸彈而封路3張黑白照片,問六七暴動如何影響市民生活。
劉智鵬認為,該書有關六七暴動的史實與評價客觀公允,惟內容太簡略,可用較多篇幅交代事情始末。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365672696848241&set=pcb.3155003...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71238776623405/?hc_ref=PAGES_TIMELIN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14:5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23:32

中文字幕】澳門一二·三事件始末(1996年澳廣視錄像)「一二·三」事件(葡萄牙語:Motim 1-2-3)是澳門歷史上一次較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取名自1966年12月3日發生的嚴重警民衝突。事件令葡萄牙政府在澳門的管治威信喪失,也導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勢力實際上能夠控制澳門,也因此令中華民國政府在澳門的勢力被完全肅清。澳門的經驗也助長左派勢力的信心,間接促成香港的六七暴動。

「一二·三事件」以後,澳門實際上已為中共另一個「解放區」,澳葡政府除涉及葡人和土生葡人利益事項外,所有社會事務皆採取放任不理之態度,親中共領導人物、家族與其眾多之社團、商界和工會網絡、其他個人勢力抬頭,全面控制澳門社會除澳葡政府勢力以外之各個方面的政治架構,直至近年澳門民主派勢力開始崛起,但親共社團幾十年來一直主導澳門社會。https://youtu.be/VlY0bqbvBs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23:33

六七暴動公祭文匯大公一句都唔敢報導,慧玲大鬧欠YP仔少年犯最多嘅係工聯會!共產黨https://youtu.be/i8tP4ukUako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02:16

消失的檔案
( 古德明
「大海航行靠舵手」
英國著名預言小說《一九八四年》描寫一個監察萬民的政府,其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專門負責竄改史實、銷毀文件等。任何文件,一旦不合時宜,即付諸記憶黑洞(memory holes),轉眼燒成灰燼。香港歷史檔案館的六七暴動檔案,無疑早在記憶黑洞之中灰飛煙滅。
新中國沒有真理部,但有中宣部,職權大致相似;也處處佈置天眼,監察萬民,完全應了《一九八四年》的預言。中共的確比舊中國統治者進步。從前,受監察者是君主,紀錄則是供千秋鑑戒而不是隨時毀滅。《金史》卷八十八就有記載說,世宗年間,史官上奏,批評朝廷議政屏退不與事官員,「史官亦不與聞,無由紀錄」。世宗問宰相石琚,石琚說:「古者史官,天子言動必書,以儆戒人君,庶幾有畏也。」世宗說:「朕觀《貞觀政要》,唐太宗與臣下議論,始議如何(最初說甚麼),後竟如何(最後論斷是甚麼),此正史臣在側記而書之耳。若恐漏洩機(機密)事,則擇慎密者任之(史官可擇慎言者擔任)。」從此,朝廷屏人議事,「記注官不避」。那時候,帝王畏懼青史惡名,往往不敢放肆。
但歷史紀錄現在可隨意付諸記憶黑洞。新香港就不乏例子。去年九月,橫洲官商土豪合作事發,房屋局長張炳良實行瞞瞞瞞,說道:「橫洲公屋計劃,規模細小,所以政府沒有諮詢公眾,只是向鄉事代表探口風,也沒有探口風紀錄。」前年七月,公屋鉛水事發,房屋署長應耀康主持跨部門會議商討,最初七次會議也竟然「沒有紀錄」。當然,紀錄未必真箇沒有:橫洲探口風會議紀錄,由於未及付諸記憶黑洞,有一份落了在《蘋果日報》記者手上。無論如何,當局顯然十分明白「沒有紀錄」的好處。所以,梁振英政府過去幾年大量銷毀檔案,單是警務處,過去一年就違規毀滅了一千二百四十五份。檔案處前處長朱福強多次促請當局訂立《檔案法》,以保存史實,可謂不識時務,宜乎被在朝派斥為「向政府擲石」。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508/5666705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02:43

梁振英拒絕,從心理深層次還可以解釋。因為五月暴動時有一句家傳戶曉的口號,針對港英的洋警司和華人警察,叫做「生劏白皮豬,紅燒黃皮狗」。如果我的老爸當年是港英總督府駐守的山東警察,當年這樣一定性,我雖然表面還很愛國,百行孝為先,心裏不惱火才怪,還怎會給你平反?
奇怪的是特區二十年來,有兩位重要的領導人物:特首董建華,曾經是中華中學校友;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女士,則是中華中學前校長黃祖芬的外甥女。中華中學在五月反英抗暴期間,是一個重要的陣地,黃祖芬校長指揮學生在化學實驗室裏研製炸彈,遭到港英軍警破獲,黃某判處入獄,中華中學則勒令關門。
董建華與梁愛詩都與中華中學有淵源,也就是對五月事件,是一定的愛國持份者。律政司只要一個電話,當年因紅色罪名坐牢的人,刑事檔案就即刻可以消失。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509/5666526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03:30

「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下)

撰文: 程翔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3764/六七暴動-恐怖主義-共產主義-3789/「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下)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0:31

三老差骨細訴當年六七暴動點樣對付左仔???
(Part1) https://youtu.be/ZzQEf5Lr0L8
(Part2) https://youtu.be/dHCCR35oZBA
(Part3) https://youtu.be/tBVoFiIaiEw

D100 Radio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0:32

17年05月08日|高達順風耳 (第1節) 點可以忘記六七暴動?──介紹張家煒《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https://youtu.be/QmOSkrwkrI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1:41

暴動與勇武: 讀張家偉 《六七暴動 —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9A%B4%E5%8B%95%E8%88%87%E5%8B%87%E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1:56

從「六七暴動」看「國民教育」

節錄了程翔兄的一篇文章共享

程翔﹕從「六七暴動」看「國民教育」

【明報2012年8月2日專訊】今年是1967年左派發動暴動45周年,適逢香港又被一場基本上由左派主導的所謂「國民教育」的「洗腦」工程所困擾。對比兩次事件,內容當然十分不同,但本質上卻甚相似,都是「左」一個字惹的禍。所以,筆者不禁要問:45年來,香港左派成長了嗎? 「六七暴動」為人們理解今天為什麼要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註腳。 發生在45年前的事件,香港主流社會稱為「六七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它的成因,有本地因素(即香港1960年代中期積累下來的政治矛盾,包括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有外來因素(即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蔓延),而以外來因素為主。

複雜的心理因素

本文不是重點探討其緣起,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余汝信先生的《香港1967:文革漩渦中的香港》、江關生先生的《香港地下黨(下)》,以及張家偉 先生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等著作。3位從不同的歷史檔案都得出相同的結論:「六七暴動」主要是香港左派藉口本地矛盾,引入「文革」式鬥 爭的結果。  左派朋友們在回顧這段歷史時,有意無意間都只側重在本地矛盾而不敢去揭露「文革」外延的禍害。這裏有一些複雜的心理因素:  第一,強調本地因素(即反英鬥爭),就能夠突出他們發動這場暴動的正當性和英勇性,但如果強調外來因素(即引入文革),卻只會顯得他們盲目、衝動、愚昧、極端的一面,和欠缺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人,大抵多數會回憶自己正面的東西而不想去回顧負面的地方。  第二,在香港,批判港英沒有危險,可是批判中共卻不是小事。所以很多當年錯誤政策下的受害者,包括很多相當無辜的「少年政治犯」在內,過了45個年頭後,仍然只敢批判港英如何殘暴,卻不敢批判中共如何荒謬。  第三,由於中共已全面否定「文革」,所以因輸入「文革」而出現的「六七暴動」,也遭到被全面否定的下場。由於「大老細」否定了,下面的人自然不敢再提「文革」這個因素,所以「六七暴動」的參與者,也就只能從「本地矛盾」中去尋找可以自我安慰、自我合理化的理由。

當年「愛國教育」的特點

 在「六七暴動」中,左派之所以能夠發動一場「持續幾個月,禍及全港九新界」的暴力事件,同當年左派圈子裏推行的所謂「愛國教育」有直接的關係。當年的「愛國教育」有幾個特點: 一,鼓吹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個人迷信,要「培養對毛主席的深厚階級感情」;二,鼓吹對中共的無限忠誠,自覺維護「一黨專政」的不合理體制;三,吹噓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對社會主義制度下產生的一些嚴重問題,或則推諉為「階級敵人」的破壞,或則輕描淡寫地說是「十個指頭與一個指頭的關係」;四,組織香港左派學校學生到內地接受單一、狹隘的「階級教育」或所謂「革命傳統」教育等;五,抵制港英政府的「奴化教育」,不學英語,不參加會考,自鳴「愛國」,其他人都只是「中、落」(即「中間」和「落後」,這是左派描述其他人的特定詞彙)始終自外於香港主流社會。  這種「愛國教育」培養出來的學生們,不可避免地只會盲從,不會質疑,不會思考,更不會反省。很多人在這種盲目愛國主義的驅使下,到處撒傳單、放炸彈。從那時有些「愛國學校」的實驗室竟然變成製造土製炸彈的「兵工廠」可以看到這種「愛國教育」對青年人毒害之深。   今天我們看到的所謂「國民教育」,雖然遠遠沒有文革年代左派學校的「愛國教育」那麼極端和荒謬,但從《中國模式》這本參考書觀之,則其吹噓共產黨,吹噓社 會主義制度,卻是一以貫之。香港社會是否願意接受由左派主導、用公帑來推動、徒使年輕人閉目塞聰的教育?這是擺在香港父母面前的一個大問題。

歷史棄兒

45年前因為盲從而被捕的年輕人中,他們的處境如何?這裏我想引述為他們抱打不平的張家偉先生的一段話:  時光荏苒,當年十五、六歲的少年犯已成為兩鬢斑白的花甲老人。這些「小人物」多年來無人聞問,還要背上「左仔」、「暴徒」一類的惡名。部分人當年因左派宣傳需要,在左派報章當了幾天「反英闖將」或「抗暴英雄」,卻當了一輩子的「暴徒」。  這些當年鋃鐺入獄的人,其實是北京錯誤政策的受害者,許多人至今仍然因涉及六七年的抗爭行動而在社會上抬不起頭,及背負難以洗脫的刑事紀錄。   回歸前夕,這些當年滿腔熱血、聽從左派領導層號召投入反英鬥爭的左派基層群眾,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九七後「翻身」或洗洗脫當年的罪行。但年復一年,北京 及左派機構對他們基本上不予聞問,認為為了香港社會的穩定,不宜再糾纏往事,一些左派工會更指他們當年「走錯路」,告誡他們不要「吃老本」。當年為了鬥垮 港英不惜「坐穿港英牢底」的左派群眾,如今淪為歷史棄兒。

(見張家偉網誌:《為了忘卻而回憶》。張家偉最早研究六七暴動,著有《香港六七暴動內情》、《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傷城記─六七年那些事》等書)。

這番話,正正道出了當年接受左派盲目式「愛國教育」的禍害。他們的不幸,就在於欠缺了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但這種錯,不在他們,在於左派推行的、禍害無窮的盲目式「愛國主義」教育。   最近,讀到吳康民校長的鴻文〈國民教育問題已被政客騎劫!〉(載《明報》7月27日),認為國民教育「早已經給政客們騎劫,作為反對中央,反對一國、反對 特區政府的重要武器」,認為這是「香港的利益集團,聯同『港英餘孽』、泛民主派,對中央及駐港的中聯辦,以及傳統愛國左派進行總攻擊的時候」。這篇文章確 實使我不禁要問一問:45年來左派究竟有沒有反思?有沒有長進?

左派究竟有沒有反思?

  吳校長經歷了文革、見證了它的荒謬性,作為培僑中學的校長,他也親身主導、參與了製造「盲目愛國主義者」這種本身有違教育理想的工作。培僑和其他左校的學 生們,很多都成為張家偉上文所講的「歷史的棄兒」。吳校長如果設身處地,自應反思自己曾經積極推行的所謂「愛國教育」是否有問題,從而更好地理解為什麼今 天這麼多教師和家長會走出來反對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而不是推諉於所謂「敵對勢力」、並動輒挑撥中央出手干預特區內部事務。

  詩曰:「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見《詩經.大雅.蕩篇》)從文革的悲劇,到香港的暴動,都是發生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而不是遠古往事。近60年來中華 民族這些災難,都是國民教育的上乘材料,認真總結這些災難,可以幫助我們民族認識問題、避免錯誤。作為這些災難的見證人,為什麼我們這一代人還不好好總結 經驗教訓呢?還要容許「盲目式愛國教育」繼續荼毒下一代?
六七回望https://zh-hk.facebook.com/mayofsixtyseve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1:56

從「六七暴動」看「國民教育」

節錄了程翔兄的一篇文章共享

程翔﹕從「六七暴動」看「國民教育」

【明報2012年8月2日專訊】今年是1967年左派發動暴動45周年,適逢香港又被一場基本上由左派主導的所謂「國民教育」的「洗腦」工程所困擾。對比兩次事件,內容當然十分不同,但本質上卻甚相似,都是「左」一個字惹的禍。所以,筆者不禁要問:45年來,香港左派成長了嗎? 「六七暴動」為人們理解今天為什麼要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註腳。 發生在45年前的事件,香港主流社會稱為「六七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它的成因,有本地因素(即香港1960年代中期積累下來的政治矛盾,包括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有外來因素(即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蔓延),而以外來因素為主。

複雜的心理因素

本文不是重點探討其緣起,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余汝信先生的《香港1967:文革漩渦中的香港》、江關生先生的《香港地下黨(下)》,以及張家偉 先生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等著作。3位從不同的歷史檔案都得出相同的結論:「六七暴動」主要是香港左派藉口本地矛盾,引入「文革」式鬥 爭的結果。  左派朋友們在回顧這段歷史時,有意無意間都只側重在本地矛盾而不敢去揭露「文革」外延的禍害。這裏有一些複雜的心理因素:  第一,強調本地因素(即反英鬥爭),就能夠突出他們發動這場暴動的正當性和英勇性,但如果強調外來因素(即引入文革),卻只會顯得他們盲目、衝動、愚昧、極端的一面,和欠缺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人,大抵多數會回憶自己正面的東西而不想去回顧負面的地方。  第二,在香港,批判港英沒有危險,可是批判中共卻不是小事。所以很多當年錯誤政策下的受害者,包括很多相當無辜的「少年政治犯」在內,過了45個年頭後,仍然只敢批判港英如何殘暴,卻不敢批判中共如何荒謬。  第三,由於中共已全面否定「文革」,所以因輸入「文革」而出現的「六七暴動」,也遭到被全面否定的下場。由於「大老細」否定了,下面的人自然不敢再提「文革」這個因素,所以「六七暴動」的參與者,也就只能從「本地矛盾」中去尋找可以自我安慰、自我合理化的理由。

當年「愛國教育」的特點

 在「六七暴動」中,左派之所以能夠發動一場「持續幾個月,禍及全港九新界」的暴力事件,同當年左派圈子裏推行的所謂「愛國教育」有直接的關係。當年的「愛國教育」有幾個特點: 一,鼓吹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個人迷信,要「培養對毛主席的深厚階級感情」;二,鼓吹對中共的無限忠誠,自覺維護「一黨專政」的不合理體制;三,吹噓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對社會主義制度下產生的一些嚴重問題,或則推諉為「階級敵人」的破壞,或則輕描淡寫地說是「十個指頭與一個指頭的關係」;四,組織香港左派學校學生到內地接受單一、狹隘的「階級教育」或所謂「革命傳統」教育等;五,抵制港英政府的「奴化教育」,不學英語,不參加會考,自鳴「愛國」,其他人都只是「中、落」(即「中間」和「落後」,這是左派描述其他人的特定詞彙)始終自外於香港主流社會。  這種「愛國教育」培養出來的學生們,不可避免地只會盲從,不會質疑,不會思考,更不會反省。很多人在這種盲目愛國主義的驅使下,到處撒傳單、放炸彈。從那時有些「愛國學校」的實驗室竟然變成製造土製炸彈的「兵工廠」可以看到這種「愛國教育」對青年人毒害之深。   今天我們看到的所謂「國民教育」,雖然遠遠沒有文革年代左派學校的「愛國教育」那麼極端和荒謬,但從《中國模式》這本參考書觀之,則其吹噓共產黨,吹噓社 會主義制度,卻是一以貫之。香港社會是否願意接受由左派主導、用公帑來推動、徒使年輕人閉目塞聰的教育?這是擺在香港父母面前的一個大問題。

歷史棄兒

45年前因為盲從而被捕的年輕人中,他們的處境如何?這裏我想引述為他們抱打不平的張家偉先生的一段話:  時光荏苒,當年十五、六歲的少年犯已成為兩鬢斑白的花甲老人。這些「小人物」多年來無人聞問,還要背上「左仔」、「暴徒」一類的惡名。部分人當年因左派宣傳需要,在左派報章當了幾天「反英闖將」或「抗暴英雄」,卻當了一輩子的「暴徒」。  這些當年鋃鐺入獄的人,其實是北京錯誤政策的受害者,許多人至今仍然因涉及六七年的抗爭行動而在社會上抬不起頭,及背負難以洗脫的刑事紀錄。   回歸前夕,這些當年滿腔熱血、聽從左派領導層號召投入反英鬥爭的左派基層群眾,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九七後「翻身」或洗洗脫當年的罪行。但年復一年,北京 及左派機構對他們基本上不予聞問,認為為了香港社會的穩定,不宜再糾纏往事,一些左派工會更指他們當年「走錯路」,告誡他們不要「吃老本」。當年為了鬥垮 港英不惜「坐穿港英牢底」的左派群眾,如今淪為歷史棄兒。

(見張家偉網誌:《為了忘卻而回憶》。張家偉最早研究六七暴動,著有《香港六七暴動內情》、《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傷城記─六七年那些事》等書)。

這番話,正正道出了當年接受左派盲目式「愛國教育」的禍害。他們的不幸,就在於欠缺了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但這種錯,不在他們,在於左派推行的、禍害無窮的盲目式「愛國主義」教育。   最近,讀到吳康民校長的鴻文〈國民教育問題已被政客騎劫!〉(載《明報》7月27日),認為國民教育「早已經給政客們騎劫,作為反對中央,反對一國、反對 特區政府的重要武器」,認為這是「香港的利益集團,聯同『港英餘孽』、泛民主派,對中央及駐港的中聯辦,以及傳統愛國左派進行總攻擊的時候」。這篇文章確 實使我不禁要問一問:45年來左派究竟有沒有反思?有沒有長進?

左派究竟有沒有反思?

  吳校長經歷了文革、見證了它的荒謬性,作為培僑中學的校長,他也親身主導、參與了製造「盲目愛國主義者」這種本身有違教育理想的工作。培僑和其他左校的學 生們,很多都成為張家偉上文所講的「歷史的棄兒」。吳校長如果設身處地,自應反思自己曾經積極推行的所謂「愛國教育」是否有問題,從而更好地理解為什麼今 天這麼多教師和家長會走出來反對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而不是推諉於所謂「敵對勢力」、並動輒挑撥中央出手干預特區內部事務。

  詩曰:「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見《詩經.大雅.蕩篇》)從文革的悲劇,到香港的暴動,都是發生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而不是遠古往事。近60年來中華 民族這些災難,都是國民教育的上乘材料,認真總結這些災難,可以幫助我們民族認識問題、避免錯誤。作為這些災難的見證人,為什麼我們這一代人還不好好總結 經驗教訓呢?還要容許「盲目式愛國教育」繼續荼毒下一代?
六七回望https://zh-hk.facebook.com/mayofsixtyseve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04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免被波及,由己出發︱鍾劍華2017年01月23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455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33

“六七暴動”50年 拯救消失的檔案

作者:冼麗婷

政治裏,人是極度渺小的。參與大型群眾抗爭,摸不清一個政治格局,人不過是紙板迷宮裏的老鼠。六七暴動半世紀,從局裏走到局外,不少人仍在茫然難過。

「每天都是準備去死,每天都準備去死,準備去為一個很崇高的目標去死,其實根本不知道甚麼叫崇高,甚麼都不知道。」嚴浩在新聞紀錄片導演兼監製羅恩惠製作的《消失的檔案》裏,以六七暴動學生參與者身份受訪。當年十四歲想死是浪漫的,現在快六十五歲,回望五十似水流年,一切都變成問號,「為何不向我們交代一聲呢?我們做錯了甚麼?」

香港1967年暴動的背景,中國正發生文化大革命,澳門在1966年十二月發生12.3暴動事件,澳葡政府最終向左派勢力屈服。當時有共產黨人以為可以在香港複製相同事件及結果,期待中共解放香港。最終,香港沒有被提早收回,港英也沒有跪下,而香港人不接受暴力及恐怖手段的立場,從這一次開始,比一切政治傾向都要鮮明。

無薪拍攝 獲左報人遺孀捐款

羅恩惠88年開始在香港電台電視部拍攝紀錄片,曾任無綫《星期日檔案》首席編輯,移民溫哥華期間曾任加拿大新時代電視助理新聞總監。她2012年開始搜集資料、研讀及採訪,鐵心要用聲音影像再重塑六七歷史,讓老去的人、老去的城巿,正視五十年前發生的事情,不讓它混淆了今天,也不讓今天的人隨意改變他們。

八月中一個晚上,記者第一次跟她電話詳談至深夜,之後抱着沉重心情入睡,翌日醒來,想先搞清楚一件事,致電問一個相關人物。

「她到底是不是儍了?」

在思想範疇裏,sane or insane從來都是一個政治題目。當年蘇守忠公開悼念上吊自殺原因不明的社運少年盧麒,也被法官判進青山醫院觀察十四天。當我們發現香港一個重要過去被刪剩21秒影像,和一些零碎的資料,會不會也腳軟被掏空得發儍?

有一種傳媒人,受苦太多,只有完成作品,才能對人有話語權。導演四年來無薪工作,還要籌錢支付拍攝經費,捐錢的人包括左派報人遺孀。8月那一晚,羅恩惠正在準備把她的片子送到台灣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首播,車子徘徊在停車場入口,為了省掉十二元泊車費,她找了一處地方,抽時間跟記者講電話。初次溝通,思前想後,一時間,《蘋果日報》之名,惹她又愛又恨,加上拍攝左派敏感資料帶來的種種監視壓力,精神極度緊張。

明明不想自己的片子政治化,偏偏要送去台灣首播,那個場合,國民黨前朝官員都來了。四年了,她到底找到甚麼樣的內容,去把那21秒變成一個尷尬的開始?記者自費去一趟台灣看片子,因為自知沒有條件空糾纏。

2016年8月在台北播放1967年英國管轄下香港左派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約兩小時特別版本開始不久,是左派電影《青春之歌》的片段,講述女主角從一個單純的學生走上革命之路,其中對白:

「你是共產黨人?」

「不是,如果我是,那我將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文創區裏的台灣人都笑了。獨立思考的現代人驀然回望歷史裏純真之心,初心,總是看到幸福。當時在座的有龍應台,還有台灣三位前行政院長包括江宜樺,以及廣達集團總裁林百里和海基會前秘書長焦仁和。香港有好些人都去了,包括負責專題講座的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以及資深傳媒人程翔等。

歷史裏,國民黨治下的中國,共產黨人要革命。到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全世界都小心學習怎樣與共產黨打交道。香港六七暴動,恐共的香港人,預習了一次跟共產黨交手。

今天的香港傳媒人,正不斷接力了解這一段歷史。《南華早報》政治編輯張家偉透過訪問中英重要人物,2000年出版了《香港六七暴動內情》。後來他不斷向英國國家檔案館訂閱大量陸續解密的六七檔案,2009年寫成英文版《Hong Kong's Watershed-The1967 Riots》,中文版《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於2012年出版。曾經是廣州紅衞兵的余汝信,搜集了十多年資料,也於2012年出版《香港,1967》。

羅恩惠看了屈穎妍寫《67年那些人-火樹飛花》,燃起對六七少年犯的好奇,原先以為一年會完成的拍攝製作,一做四年。已故無綫新聞記者李汶靜的攝影師丈夫葉漢明,襄助拍攝,不計較酬勞。著名廣播人、商台前副台長李碧心每次從加拿大回港都被導演騙一次去錄音,有次還藏身衣櫃讀旁白,為她趕製「最後一次」製成品,只差沒有昏倒在衣櫃裏。

六七暴動檔案的正本全都運回英國,現存英國國家檔案館,公眾可以隨意翻看。香港位於觀塘的歷史檔案館,原有的複印版本卻幾乎全部「消失」。事實的紀錄,是一個地方的文明。若果關於香港重要歷史的紀錄都可以拿走又不追究,對一個地方的人是極不尊重。羅恩惠向張家偉借了兩箱英國國家檔案館的六七資料,並且訪問當事人及知情證人,真實的影像、真實的新聞紀錄查證,今後,她要這一筆無法勾銷。

按文獻所載,六七暴動期間,中共權力核心曾計劃收回香港。資深傳媒人江關生按內地《黨史縱橫》1997年第8期提到,1967年7月上旬,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在北戴河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一致通過中央文革小組起草《關於立即收回香港,結束英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決議,包括從海、陸、空進軍收回香港,並限英國於9月15日前把香港政權交給中國。2009年9月,國務院原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在北京接受張家偉訪問時表示:「當時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打算派解放軍衝到香港,但周恩來總理獲悉後連夜制止」。

作為香港人從寫成的書看香港,驚心動魄之處在於真實。驚心動魄之處,在於香港的命運,都在領導人及身邊人的一念之間。羅恩惠紀錄片其中重要環節之一,是找到吳荻舟女兒吳輝訪問。吳荻舟是當年周恩來身邊重要人物,五十年代在香港任《文匯報》社長,又是招商局顧問,長期在香港主管文化、新聞、電影及出版,1962年調回北京出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後來中央針對六七形勢,由外辦、外交部及中央調查部人員組成聯合辦公室,吳荻舟任「群眾組組長」,負責與香港聯絡,遇到重大問題,即時向周恩來秘書錢家棟報告。
羅恩惠得到吳荻舟女兒信任,查看了吳荻舟六七工作筆記真本。按吳輝文字形容筆記真本樣子:巴掌般大的筆記本,73毫米乘103毫米。最初四頁是四月份寫「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內容,後來是「港澳聯合辦公室」的工作,從1967年5月26日至8月8日紀錄,估計是放在身邊,隨時做大事記,多數字小如芝麻綠豆但大多字迹清楚。有時似乎是追記,插在空白處,所以日期是跳躍的。

吳荻舟筆記揭周恩來指示

筆記裏,說新華社報道5月22日花園道示威,港英警察打傷二、三百人,《人民日報》5月23日轉載時,形容是血腥大屠殺。吳荻舟筆記卻記錄了周恩來經外交部查證,知道5.22沒有人被打死,只有幾個人被打傷,質問怎算是大屠殺,周恩來又批評這是逼中央上馬。筆記裏亦記錄了周恩來批准在中國銀行提取1,190萬元給香港做鬥爭經費,跟隨做鬥爭的工友每月可在銀行打簿出糧。

雖然周恩來明令香港不搞文革一套,但按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回憶錄寫,當時港澳工委領導梁威林與祁烽下令動員所有人鬥爭,要搞出一個名堂,逐漸演變成一場「反英抗暴」鬥爭。中央派系權鬥,中央指示、還是有人假稱中央指示,從來都是中港政治矛盾的內容之一。但當年吳荻舟有恩於香港,是不爭的事實。

吳荻舟及時阻止以華潤公司名義訂購700打甘蔗刀準備在港組織遊行示威時用,當時已經運到深圳。他女兒吳輝在片中受訪:「刀好長,可以揮動的,700打即是8,400柄,群眾已經在失控狀態,事隔幾十年,四十幾年仍然驚心動魄,好血腥,好毛管戙。」另外,吳荻舟又發現有人稱中央指示,把招商局屬下一艘載了槍火的船運駛來香港。他女兒在片中說:「爸爸說這些槍,按規定不准上岸,所以要求搬回去。」

最終,吳荻舟在內地變成一個悲劇人物。因為遏止文革暴力蔓延香港,阻止兩項極左行動,違反反對派左的路線,他被打倒,並以國民黨特務、走資派、國民黨「反革命別動隊」等罪名被批鬥,一家八口下放八個不同省巿。念小學的子女也下放農村及工廠勞動,二子不堪被批鬥自殺身亡,吳輝當年只有十三歲。其時62歲的吳荻舟被政治審查達13年,1992年在85歲之齡去世。

吳荻舟逝世後六年,女兒吳輝發現父親生前的六七筆記。她已移居外地,去年八月來港,在紀錄片中說出文革對她的影響,尤其是最後一句:「我很少講說話,人家講子女,我講甚麼呢?我不想講給人聽我這麼慘,我唯一方法是笑,保持笑容,見誰跟誰笑,但無話可說,我心裏盛載了很多事,不知怎發生,怎樣解決,何時可以解開的一個謎,我甚至不知道我爸爸是好人還是壞人。」

在香港一邊,六七以後,五十流年似水,由嚴浩說出來,特別觸動人。那一年,他在香島中學念中三,是校內文工團成員,常在街頭文藝表演唱「反英抗暴」歌曲。紀錄片裏回望十四歲,匆匆那年,崇高目標已經變成問號。羅恩惠說,嚴浩知道其他六七少年犯的遭遇,他12歲的弟弟嚴開,就是董建華母校中華中學的中二級寄宿生,當時因校內發生炸彈爆炸事件被捕,關在域多利拘留所九天,反覆問話後無罪釋放。「當年我是一個十四歲十五歲的細路哥,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告訴我,這個運動是錯的,我心裏想,我們四周死了這麼多人,又被拉去坐監,又被打,又被雞姦,為何不向我們交代一聲呢,我們做錯了甚麼?」

過來人:來得快 去得好快

7月份的炸彈浪潮,先是放炸彈的人仇恨社會,然後,社會仇恨放炸彈的人。羅恩惠以記者查證之心,成功邀得炸彈隊成員接受訪問。

「我們放『菠蘿』,我有參與製作,到藥材店買硫磺,還有其他十種八種中藥。我們在工會製造,要分成兩份,一旦混合便會爆炸。」片裏受訪的郭慶鎏,六七時任港九油漆業總工會副理事長。說起為甚麼要造炸彈、放炸彈?郭伯伯五十年前的憤怒,從他心裏震動到羅恩惠的心。

「伯伯很激動地搖張枱,述說為何會去造炸彈,因為他工友落街抗爭被警察用槍射殺死去。」她等了一年才能接觸到的老人家,聲很響,雙眼不太能看清楚了。訪問以後,羅恩惠去找報紙,報道說,中槍的工人其實身上有三角銼、有斧頭。《明報》及《華僑日報》形容他是首領,還擲斧頭。

「郭伯伯數十年沒看過《明報》及《華僑日報》,他思想還在當時處境裏面,因為白內障看不清楚,搖枱時,上氣不接下氣,想起這件事還是很激憤。我為他的激憤難過,跟着他說起工友死去的那種傷痛,跟着他說怎樣合作造炸彈,怎樣放在不同地方,放在工會水箱頂,外殼由其他工友在春園街後巷扯風箱燒製。」

炸彈隊的人,當中有坐了四年至六年監。當年的暴力者,已經付出法律的代價,今天帶着老者的慈祥,半世紀後人性的接觸,讓他們好好再說一遍因由,不管別人看他們曾經做過的是對是錯。事實上,相對半世紀的憤怒,受害人也有半世紀的無辜與傷痛。

受害者、犯罪者、旁觀者,香港五十年人心,都有公義與憐憫。暴動期間經常在商台節目上罵左派的主持林彬,8月一個早上8時駕私家車從窩打老道文福道被人用紅綠旗擋路截停,結果被暴徒潑電油活活燒死。那種兇狠,在香港絕少發生。事發時,有一位在外地讀醫回流的廣華醫院醫生趕來想救他。羅恩惠找到這醫生的外甥女,重述舅父救林彬的過程。「我舅父看到這件事,立即衝下來……,來到看他已燒成黑色,救不回的了,所以只好沮喪的折返。」

設身處地,林彬不會該死,天真幼小姊弟更不該死。1967年只有九歲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家住北角清華街,當年附近居住的小姊弟因為拾起「土製菠蘿」鐵罐,七歲女童被炸至肚爆腸流,五歲男童頸部炸穿一個洞,身邊的恐怖感覺,五十年難忘。而當年的執法者、九龍城寨指揮官陳欣健,也與暴徒有過你死我亡一幕。

「我們巡邏時候,忽然有人一手拿着土製手榴彈擲向我們的吉普車,我坐車頭,沒有擲中,跟着看到這人還想擲第二個的時候,他(同僚)開了一槍,那散彈槍差不多把他分成兩截(胸口穿了一個大血洞)。」但他也見過警察對被捕者濫用私刑,一邊拳打腳踢,一邊押進入停車場登記。後來8月周恩來指示要全面停止鬥爭,他感覺情況猶如昨天放炸彈、今天關水喉,不明所以。「六七暴動,來得快,去得好快,差不多第二朝瞓醒一覺,甚麼都沒有了。」

暴動有約51人喪生,當中十多名被炸死的,包括巿民與警察。最終五千多人被捕,二千多被檢控。說到底,英國人心裏不會愚蠢地以激烈手法回應極左分子的挑釁,更不會為極左派暴力動兵,據稱還考慮撤出香港,後來認為保密上不可行而打消此計劃的念頭。深思策劃的,是一場fierce battle for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population。羅恩惠說,英國除了在北京有英外辦,在新加坡也有類似特務的基地,信件照會給很多地方,甚至紐約。港英還有一個宣傳委員會(Publicity Committee)又稱「心戰室」,針對左派陣營公信力及爭取民心,成員包括麥理覺,還有後來官至布政司的霍德,以及曾任庫務司及運輸司的楊壠彥。

當鷹派戴麟趾承受不了壓力,在1967年6月離港休假,處理六七暴動的旗手是66年曾往英國帝國防衞學院進修的姬達(Jack Cater),他曾任防衞大臣,又曾往澳門了解12.3事件後局勢,也是「心戰室」的主席。他會用軟手段,派懂得廣東話的時任工商署副署長麥理覺(Jimmy McGregor)到普慶戲院去看左派樣板戲《紅燈記》。其實,暗地裏要求左派不要再放炸彈,對方同意後,《大公報》就刊登了這位洋官看《紅燈記》的消息。

而姬達助手黎敦義在他的書裏也寫過,當時港英既不針對文革,也不針對中共政權,只以維持香港法律與治安為目標。曾經在港力主推進民主的姬達後來在英國接受張家偉訪問時承認,警方用私刑對付被捕示威者,令致有人死亡,而涉事警察最終沒有被起訴,這確是港英留下的污點。

至於左派領袖的責任,羅恩惠認為應該有人出來面對。當年新聯電影公司董事長兼鬥委會常委廖一原,想不到「反英抗暴」竟變成極左鬥爭,後來被捕關進集中營,而鬥委會主任楊光及吳康民則四處匿藏。羅恩惠找過吳康民,他最終沒有接受訪問。已過世的楊光,作為工聯會領袖,對揭起暴動序幕的膠花廠工人蕭劍輝,先鼓動後棄而不顧,一一都有書記錄。廖一原太太與女兒,最終肯見導演。最打動羅恩惠的,是老太太今時今日仍然說:「我們是一生都愛國的」。她住了三十年的家很樸素,估值過千萬的書畫墨寶卻準備捐出來讓文化電影界研究。左派裏有些人特別會讓人尊重,這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六七把香港大多數人推向非左派及港英政府一邊,半年內,愛國報章由佔中文報紙發行總量三分一跌至十分一,自此,左派、親中與香港社會,總是有一道分隔的牆。

港府中央政策組前首席顧問顧汝德說,六七看到港人的紀律性及政治成熟程度。民心之戰,打到現在。11月彭定康訪港出席論壇,還有人不斷追問英國人可以為香港做甚麼,彭定康也請大家不必再把寄望放於他這位老去的政治人物身上,馬世民(Simon Murray)更坦白:「你想我們怎樣,向中國宣戰?」

今天英國人走了,換了中共主權,命運在自己手,香港人五十年清醒還看今天消失的檔案,在羅恩惠眼裏,重構六七歷史,才是個開始。(《消失的檔案》仍需處理後期製作,並計劃參加社區巡展及不同地區的電影節,讓更多人接觸香港1967年這段歷史。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75587 Saturday, December 24, 201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42

當年外交部造反派頭頭、曾任中國駐印度尼西亞大使的姚登山被當成「現行反革命」抓了起來,罪名之一就是在香港問題上煽動支持「六七暴動」、「火燒英國駐京代辦處」,「形左實右的干擾和破壞毛主席無產階級司令部的偉大戰略部署」,「破壞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線」。六七年「左派暴動」被中央理性處理平息、姚登山之流被打倒抓進秦城監獄後,中共在毛、周領導下部署了一段「反左批左」的工作。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6639 糾正左傾 保全香港

作者:柳扶風
原载: 香港《東方日報》
到了攤牌之時,毛皇帝、周相國還是理性決策。否則,六七年的左派暴動不會平息,解放軍會開過羅湖橋,英國人會「主動撤出」,北京早已「全面管治香港」矣。

毛皇帝、周相國為甚麼在六七年暴動、英國人主動提出再亂下去會撤離香港之際「理性」決策解決問題?因為毛、周清楚那時的做法偏離了朝廷對香港的一貫政策和長期利用的安排,是「極左」的做法在衝擊和破壞香港,必須急煞車。為此,毛、周還「借人頭祭旗」。
Sunday, July 20, 201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48

文革思維的一代人上場,香港在劫難逃,港人自求多福
發生在50年前的「六七暴動」,可說是開創了「城市恐怖主義」(urban terrorism)的先河。在西方,「城市恐怖主義」這個概念最早是由美國著名科幻小說家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在20世紀70年代末提出的。他在預言人類社會將會遭到的各類天災人禍時,就認為將會出現「城市恐怖主義」。他把分析和見解寫進了《災變的選擇》(A Choice of Catastrophes)一書裏,在1979年出版。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陳明銶教授是最早提出六七暴動是「城市恐怖主義」的人(註1)。2000年特區政府頒大紫荊勳章給香港工聯會前會長楊光,陳明銶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就指出這一點,他認為特區政府嘉獎楊光,給社會發出了一個非常錯誤的信息,等於為恐怖主義張目。
從現代社會對「恐怖主義」的定義來看,50年前的暴動就是恐怖主義活動。
根據中外專家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分析整個六七暴動的過程,可以看到這場運動具有所有「恐怖主義」的特點,例如:
第一,參與者在某種極端的意識形態影響下,自己覺得是為某種崇高目標而奮鬥,因此人人都本一種樸實純真的自我犧牲精神來參加暴動;
第二,參與者都是在「有領導、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情下行動;
第三,他們通過不實宣傳來煽動仇恨、歌頌暴力;
第四,他們透過對無辜平民造成傷亡來營造恐怖氣氛;
第五, 參與者企圖以此來迫使別人讓步,從而達到自己的目標(或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
以上這5個特點,同今天肆虐全世界的所有恐怖主義行為都十分相似。
一)意識形態目標

從國際經驗看,所有恐怖主義者都懷抱自以為崇高的意識形態目標,六七暴動的參與者亦然。從羅恩惠導演拍攝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以下簡稱《消》)可以看出,當年很多參與者都是自覺抱崇高目標而參加到這場暴動。例如,本身是高級知識分子的《新晚報》總編輯羅孚先生,雖然他對放炸彈不理解,但一聯繫到「世界革命」這個崇高目標,就義無反顧地帶兒子去放炸彈。又例如嚴浩導演自述當時每一天都抱隨時準備犧牲的精神去為一個崇高目標而奮鬥。學友社前負責人梁慕嫻雖然對殺害林彬不理解,但當聯擊到「階級鬥爭的需要」時,便馬上理解接受。當年的炸彈隊隊長至今仍然認為這是「愛國反帝」的正義行為。值得注意的是,從國際經驗看,參與恐怖主義活動的,不僅僅限於文化水平比較低的基層的人,很多都是富裕家庭或者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根據梁慕嫻的回憶,很多參與暴力活動的人都是來自富裕家庭(註4)。這說明,意識形態因素而不是經濟或社會因素,才是恐怖主義的驅動力;這是所有恐怖主義的共同特點。

二)有領導、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
所有恐怖主義活動都是「有領導、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地進行的。「獨狼式」的行為數量比較少,影響也不大,造成影響的都是集團性的。從《消》採訪新華社前副秘書長黃文放可以看出,整個六七暴動都是香港工委在策動的。在六七暴動前,中共香港工委已經派人到澳門學習「12‧3事件」的鬥爭經驗,準備在香港複製,迫使港英投降。根據《消》披露吳荻舟(當年中共駐港最高領導人之一)的《67日記》(以下簡稱《日記》)內容更可看出,當年中共總理周恩來全程領導整個暴動過程。暴動的參與者完全聽命於北京及其在港的代表指揮。正因為這是「有領導、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所以這場運動,既可以矍然而起,又可以戛然而止。

三)通過謊言來煽動仇恨和歌頌暴力
為了合理化採用暴力手段,左派不斷通過不實宣傳來煽動仇恨並歌頌暴力。例如《日記》透露了中共高層曾經譴責左派在向中央匯報情時故意誇大傷亡數字,濫用「血洗」這類煽情詞彙,有「逼中央上馬」之嫌。事實上,這類通過製造謊言來煽動仇恨並歌頌暴力的例子不勝枚舉。筆者姑且引述當年參與者的一些回憶(註5):
根據《文匯報》1967年11月9日的報道,庇理羅士校方召警拘捕14名學生,並「施行毒打」。這篇題為〈庇理羅士女將怒審法官〉的報道指出,在11月8日的審訊過程中,被捕女學生與法官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韓雪(筆者按:當年被捕14名學生之一)指《文匯報》的報道與事實不符,過分渲染,她們沒有被毒打,也沒有在法庭與法官「鬥爭」,「當時我們的政治水準也沒有那麼高」。
另一名暴動參與者劉文成先生最近接受《立場新聞》訪問,也指出以他身處摩星嶺集中營一年的見聞,根本就沒有發生虐待囚犯的事,但為了宣傳需要,變成囚犯都遭到不人道的對待(註6)。
可見得,為了合理化他們的手段,必須編造謊言才能達到煽動仇恨的目的。
筆者強調左派的謊言在恐怖主義活動中所產生的煽動作用,但不否認在暴動的日子裏,港英確有過度使用武力導致不必要傷亡的事件。根據張家偉先生(《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作者)的統計,在暴動中因警方過度使用武力致死的,大概也有五六個人(註7)。《消》裏訪問了警司林占士,他承認當警察處於恐懼時也會不必要地使用武力造成傷亡。另外新聞處前高官Peter Moss也目睹警察對被捕示威者施加不必要的暴力而質疑其合理性等。但總體而言,在暴動期間不斷煽動「階級恨、民族仇」是所有左派報紙的主旋律。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312/s00005/14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50

四)透過連串暴力製造恐懼,犖犖大者有:

1,在新蒲崗工潮發生後不久,即縱火焚燒公務員宿舍。

根據《消》,1967年5月6日新蒲崗膠花廠工潮後,沒幾天(5月12日)暴動參與者就將打擊目標指向公務員及其家眷,發生了縱火焚燒黃大仙公務員宿舍事件;這是第一宗涉及無辜市民的恐怖主義事件。而這個時候,專責領導暴動的「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下稱「鬥委會」)還未成立。可見得,在暴動初起階段,左派已採取傷害無辜的手段。

2,從1967年7月開始,左派肆無忌憚地到處放置真炸彈,包括:繁華的馬路、車站、遊樂場、戲院,乃至民居等。1967年7月13日《明報》以〈恐怖世界 人人自危〉為題發表社論(圖一)說:「近數日來,香港幾乎成為一個恐怖世界。燒巴士、燒電車、殺警察、打巴士電車司機、炸郵政局、焚燒報館車輛,而左派報紙發表「鬥委會」談話,公然讚揚這一類行動。」《明報》這篇社論記載了當時整個社會處於恐懼狀態的實情。1967年8月20日,8歲女童黃綺文及其兩歲弟黃兆勛在北角清華街住所附近因誤觸一枚炸彈,慘被炸至肚破腸流、手拆足斷,死狀慘不忍睹,雄辯地說明整個六七暴動的恐怖主義特徵。

3,為製造炸彈,左派號召非專業的人在無保護裝備下製造炸彈,罔顧他們安危,例如,中華中學的實驗室就被用來權充兵工廠,校方驅使學生製造炸彈,以致一名學生被炸斷手。又例如《消》採訪炸彈隊隊長,他就透露當年是怎樣在工會附近民居裏製造炸彈。在暴動期間,這些「山寨兵工產」共製造了約1200枚真炸彈(連假炸彈共8000枚),導致1名英軍、2名警察和12名無辜市民喪生。

炸彈製成後,還需要組織「投彈隊」,於是左派就組織熱血青年成為敢死隊,據梁慕嫻說(註8)﹕
「為要贏取鬥爭,戰勝港英,地下黨不惜犧牲那些有膽識有活力的熱血青年充當敢死隊開赴前線,滿街滿巷的真假炸彈……那些總商會的年輕戰鬥隊員們,那些好青年們,個個接受良好教育,甚至是富家子弟,不是黑社會分子,為什麼就能如此狠得下心去殺害林彬呢?主要原因是地下黨傳達鬥爭形勢和政策,傳達對敵人的仇恨,鬥爭你死我活的殘酷性,更宣揚為了取得勝利必須採用斷然手段,使用暴力在所不惜的指導思想。在這些不斷升級的極端暴力思想鼓吹下,足以對那些年輕戰鬥隊員們洗腦而走向極端。因此,光天化日之下,以『革命』之名,在階級鬥爭總綱之下,草菅人命,輕率殺人!」

這種驅使年輕人去冒險犯難的做法,同我們今天所見到的ISIS策動青年從事恐怖主義活動的做法如出一轍。

4,對那些反對暴動的社會知名人士,則公然定性為漢奸而打算對他們施加所謂「民族紀律」。

在左派投擲了第一枚炸彈之後不久,《新晚報》在1967年7月7日刊登一條消息,透露了左派擬策動的某些恐怖主義措施。該消息的主要內容如下:

為響應北京關於〈放手發動群眾,進一步壯大反英抗暴鬥爭隊伍〉的號召(註9),左派召開各條戰線參加秘密會議,由「權威人士」主持並部署工作。

會議目的在決定「直接打擊」的對象,辦法是制定一個「漢奸」名單,對他們實施「民族紀律」,而所謂「民族紀律」是指對「漢奸」科以最重的刑罰。

會議開始後,與會者就從資料室翻出很多「群眾檢舉」資料,大家就提出一批「漢奸」名單。

經過翻覆討論後確定第一批所謂「逆迹昭彰」的、「驗明正身」的漢奸名單共4人,上報北京批准。
文章說:「公布漢奸名單,決定漢奸身分這件事,現仍在全面計劃中。」

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19330905&extra=page%3D1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312/s00005/1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2:52

5,公然對異議者實行私刑,例如活活燒死商台播音員林彬。

1967年8月24日,暴動參與者以「鋤奸突擊隊司令部」為名,對反對暴動的著名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施以極刑,事後並悍然發表所謂「公告」:「民族敗類林彬,……為英帝反華賣命,並在商業電台對英勇抗暴的愛國同胞極盡造謠誣衊之能事。英、美、蔣反動派亦已供認林逆為反共反華的死心塌地分子,罪惡昭彰。雖經我愛國同胞多次警告,但林逆死不悔改,甘心認賊作父,自絕於我中華民族,為維護民族尊嚴,伸張正義,應港澳同胞的要求,由我司令部執行民族紀律,於八月二十四日晨將林逆正法。」

據梁慕嫻回憶,她曾問她的領導歐陽成潮為什麼要殺林彬,他回答:「這是階級鬥爭的需要!」無形中承認以階級鬥爭之名就可以殺人。

每一次發生這些暴力事件時,香港的左派報紙都予以正面的報道和鼓動。這些活動使1967年的暴動明顯帶有恐怖主義色彩。

6,企圖秘密從大陸輸入武器準備更大規模的濫殺。

根據《67日記》,吳荻舟發覺華潤同招商局這兩個中共企業,分別背中央準備從大陸輸入8400把甘蔗刀和一批槍支,以便「支援」香港的鬥爭。幸好吳荻舟及早發覺,命令即時停運,最終被及時制止才沒有鑄成大錯。

左派發動的這些恐怖主義行為,既令他們失去民心而使整個「反英抗暴」行動以失敗告終,也是今天他們念茲在茲要抹去的歷史污迹。例如,周奕先生的《左派鬥爭史》在提及中華中學被政府封校時,只用封校事件來說明政府對左派的迫害,卻隻字不提被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在校內製造炸彈導致學生被炸斷手臂。他又企圖為清華街姐弟被炸死的事件開脫,暗示有可能是港英嫁禍。又例如回歸後,左派已經成為立法會主要政治力量之後,左派議員黃定光、陳鑑林等公然偽造歷史,說沒有證據證明林彬是左派殺害的(註12),而他們都忘記了當年「處決」林彬時,所有左派報紙都當作一件大喜事來報道。

文革的暴力仇恨伸延

為什麼香港的左派會採取這些恐怖主義手段呢?筆者認為,鑑於香港的六七暴動是中共「文化大革命」向香港延伸的結果,則香港出現的這些恐怖主義行為,必然同中共在文革期間出現的恐怖主義行為有關。
文化大革命在1966年5月16日正式啟動後短短3個月,全國就掀起一個所謂「紅八月」的恐怖主義浪潮。「紅八月」是公認的文革第一個殺人高潮,根據當代史專家丁抒教授的推論,全國在所謂「紅八月」裏被殺的人就高達10萬人(註13)。以北京為例,1966年9月5日,中央文革小組發出了一期「簡報」,標題是〈紅衛兵半個月來戰果累累〉。簡報說,到8月底止北京市有上千人被打死。從簡報的標題就可以看出,打死上千人被當做紅衛兵的「戰果」受到讚揚(註14),說明這些「紅色恐怖」都是中共高層的鼓動和縱容。

正因為中共高層的鼓動和慫恿,使神州大地到處出現「煽動仇恨、歌頌暴力」的社會歪風。當時的紅衛兵大字報高呼「紅色恐怖萬歲」!為再現當時這種提倡恐怖主義的風氣,筆者全文照錄其中兩張比較典型的大字報如下:
其一:哈爾濱市紅五類子弟造反大會會刊〈紅後代〉社論,1966.09.22

「我們高呼:紅色恐怖萬歲!

今天,我們搞紅色恐怖,明天,我們還要搞紅色恐怖,只要有不符合毛澤東思想的東西存在,我們就要造反,就要搞紅色恐怖!

毛主席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有人一見到紅色恐怖……就膽戰心驚、大發雷霆……害怕紅色恐怖的傢伙們,實話告訴你們:對紅色恐怖持有什麼態度,是真假革命者的試金石……

我們造反是造定了,我們還要在紅色恐怖的烈火上加油,燒!燒!燒!!燒掉舊世界,建立無產階級的新世界,建立毛澤東思想的紅世界。

造反有理!造反到底!

紅色恐怖萬歲!」

毛主席﹕每個農村都須造成短時期恐怖現象

其二:一個紅衛兵組織張貼的大字報(紅旗戰鬥組)

「我們的最高統帥毛主席教導我們說:「每個農村都必須造成一個短時期的恐怖現象,非如此決不能鎮壓農村反革命派的活動」。這一最高指示告訴我們:對反對派決不能有半點溫情……為此我們要為紅色恐怖開路,要製造紅色恐怖,要為紅色恐怖歡呼!因為:

不製造紅色恐怖,就決不能鎮壓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破壞活動。

不製造紅色恐怖,就決不能摧毁反動的資產階級權威的氣焰。

不製造紅色恐怖,革命派就不能揚眉吐氣。

不製造紅色恐怖,就決不能最大限度的發動群眾。

不製造紅色恐怖,沒有革命的壓力,就決不能使牛鬼蛇神等混蛋王八蛋老老實實。

不製造紅色恐怖,就決不能完成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歷史任務。

我們的光榮職責就是製造紅色恐怖,徹底完成「一鬥、二批、三改造」的戰鬥任務。

讓牛鬼蛇神在紅色恐怖面前發抖吧!

讓一切抱有溫情主義的人在強大的紅色恐怖面前猛醒吧!

無產階級專政萬歲!紅色恐怖萬歲!」

即使50年後讀到這些文字,也感到毛骨悚然。正因為當時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提倡「紅色恐怖主義」,所以到處出現濫殺無辜的惡性事件,導致十年文革,死人無數。

六七暴動的恐怖主義手段以及造成的傷害,同大陸的「紅色恐怖」相比,確實是小巫見大巫,但論性質、內容乃至思想根源,則毫無二致。所以,嚴格來說,它是內地「紅色恐怖」向香港延伸的一部分。
http://www.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19330905&extra=page%3D1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312/s00005/14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9日 13:56

永遠的香港人大丈夫:林彬
林彬原名林少坡,生於一九三零年,終於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林彬原本是一名孤兒,與所有由零開始,每天埋首辛勤工作的香港人一樣,只不過是一個沒有政治背境的普通人。林彬生前為商台《大丈夫日記》及《欲罷不能》等節目的播音員,電影《大丈日記》也是林彬死前的遺作,林彬死後遺下妻子及三名孤兒,而現時商台廣播節目十八樓C座,就是當年林彬住所的門牌號碼,去年正好是該節目的45週年。

時間為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一班熱愛中共國、支持共匪人仕,在香港殺害當時商業電台的播音紅人林彬。當年一少撮左仔工會、左仔中共國駐港組織、左仔傳媒和左仔學校在共匪領導下,於香港大搞恐佈活動,在港九新界各地放置超過九千枚土製炸彈(土製菠蘿),當中有過千枚為真彈,暴動造成52人死亡及802人受傷。香港六七暴動,左仔到處恐佈襲擊,死者當中包括被謀殺致死的有「永遠的香港人」林彬。林彬於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上班時,在車內遭數名左仔恐佈份子汽油彈襲擊,與同車的堂弟燒至重傷,林彬於翌日八月二十五日死亡。

六七暴動當年,一少撮左仔以英人殖民統治香港惡劣為名,並以愛中共國為口號,發動左仔工會罷工罷市,在港九新界各地進行暴力示威破壞,期間暴力行動不斷升級,後來更以土製炸彈(土製菠蘿)在香港製造極度恐佈氣氛(當年還是無知小孩的筆者都感受到那種恐佈氣氛),令香港經濟陷於癱瘓,製造中共國奪取香港殖民統治權的藉口。商業電台林彬不恥這班左仔恐佈份子全無人性的行為,多次在其廣播節目中,對中共國以及香港的左仔作出譏諷以及嚴厲的評擊,並批評當年共匪在中共國大搞垃圾文革,令一個二次大戰戰勝的泱泱大國,變成了一個世界公認的九流恐龍國度,令鄰近的香港人蒙羞,更令世界各地的東亞人引以為恥。

林彬不畏外來的恐佈勢力,以香港人的利益為本,在大氣電波之中發出當年絕大部份真正香港人心底裏的心聲,這些真正的香港人當中,當然包括來筆者來解放前來自湖北和湖南的雙親,他們早已對那個令人性變得醜惡甚至惡毒的所謂祖國完全失去絲毫感覺,既然身在香港,就要當一個鐵鐵實實的香港人,對所有破壞香港的事情都絕對不能容忍,甚麼「祖國」只不過是一些侵略者、大話精用來威迫利誘的一堆謊言大話,真正的祖國絕對不會隨意殺害自己的同胞!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日,左仔恐佈份子再次在北角放置菠蘿,導致兩名幾歲大的香港小童炸致肚破腸流惨死。事件被林彬在其廣播節目中形容為野獸行為,更斥責左仔以及背後操控的中共國喪盡天良。林彬的一段良心廣播引起了當時絕大部份真正香港人的共鳴,相反,當時的中共國駐港喉舌,當中包括大公報、文匯報和香港商報等,不但不支持林彬的良心真話,更對林彬公開作出死亡威嚇,例如,當年類匪左仔報章《文滙報》就故意把林彬的名字以「臨殯」在報上刊出,甚至公開聲明非置林彬於死地不可。

林彬遇害後,各左仔報更在頭版撰寫多篇文章,臭罵死者林彬背叛中共國,是「港英走狗」,所以絕對該死,並公開讚揚左仔恐佈份子「除奸」有功。年前,有了解中共國及駐港左仔組織內幕的知情人仕,不怕生命威脅,憶述當年中共國透過「香港XX總商會」,在香港成立鬥委會,招攬一批年少無知,誤信虛假不實的中共國歷史(所謂中華歷史)的年青人,除了到處放置炸彈之外,更謀殺了看破中共國為匪類國度,不願與匪國為伍的林彬。

林彬被左仔愛中共國人仕稱為「民族敗類,港英走狗」,但其實當年絕大部份香港人都以身為香港人為榮,而以腐敗和醜惡的中共國為恥,香港人不要受到英國人殖民統治的無理壓制,但更不願意受到中共國人殖民統治的無理壓制,這一點相信都是當年和現在,與林彬類似的香港升斗小民市的心底心聲。甚麼民族大義、國族主等狗屁思想,就讓給那些無知、胡亂解讀歷史的國文佬、中史佬作為閒來無事用來自凟的光榮勳章吧。甚麼是「中華民族」,甚麼是「中華國族」,甚麼是「香港人」大家心中有數,但都逃不過日後考古及文化研究的批判!

請各位以身為香港人為榮的真正香港人為「永遠的香港人」大丈夫林彬默哀半分鐘。
http://www.freehongkong.net/%e6%b0%b8%e9%81%a0%e7%9a%84%e9%a6%99%e6%b8%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2:09

米報 Rice Post

May 3 at 7:34am ·
..

【消失的檔案放映及分享會】

昨晚 (5/2) 由 #莫乃光 立法會議員主辦的《消失的檔案》放映及分享會,在上星期(4/23)自稱大公報記者人士唬嚇事件的陰影下,順利完成。現場明顯加強保安,已入場人士就算去廁所再入場,工作人員都要求出示戲票掃描QR code。去到答問環節期間,導演羅恩惠回答觀眾問題時,表達她與《消失的檔案》團隊對唬嚇事件的擔憂。

「這個地方 ( 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1樓禮堂 ) 十日之前,是有致謝場 ( 放映 ) ......我們的被訪者帶住大公報調查組入來叫囂,並且打傷義工......打人那個是打梁天琦 ( 盧蘭曦 ) 那個,我們這個場那麼多老人家,我們驚不驚?我們義工很多都是學生,老師,大學生,我們放映更要向 PPRB ( 警察公共關係科 Police Public Relations Bureau ) 報備.....」---- #羅恩惠 導演

當莫乃光議員問羅恩惠導演拍攝時最困難的地方時甚麼,她認為最大的困難是檔案不見了,而且不見了的方式很奇怪。

「應該有的資料不見,而人方面,只有學校名單之外,澳門123事件,是事件起頭,主要的都成段不見....新蒲崗是起點,有64、65、66、68、69,但偏偏無67。我就開始疑惑為何這樣?有一個很明顯的狀況......去到Prisoner ( 罪犯 ) 那邊,有南亞裔犯案紀錄,有不小心過馬路(人士)犯案紀錄,卻無六七暴動犯案紀錄.....」----羅恩惠 導演

當莫乃光議員問檔案為何消失? 檔案處前處長 #朱福強 估計羅導演找不到相關檔案,相信部分檔案一開始,並未運送到檔案館,被保安局、保安科等所攔截;有部分最Juicy(富於刺激性的)的檔案真的運送到檔案館,但被抽起,亦無紀錄誰抽起那些檔案。
朱福強以檔案法的必須回應檔案消失,檔案法是針對政府而非你同我,其實檔案法很簡單
1. 法律政府公事要立檔存檔
2. 已立檔存檔的檔案要以國際標準作專業管理
3. 移送檔案去評定, 如果評定值得保留 要移送檔案館永久保存
4. 存封30年要開放

米報記者曾詢問如何防止政府官員從檔案館抽起檔案,莫乃光補充如果有檔案法,是會有專責檔案法政策的官員,正如現在有專責兒童政策的官員,如果行政長官及其他人作出干預,是要付法律責任。

朱福強提及檔案的力量有
1. 能夠監察政府,因為留低證據
2. 檔案是我們的集體回憶,無檔案香港歷史學系可以關門
3. 政府官員以電郵來交通,如果無檔案法就無相應的問責

由檔案的消失 至 到場的滋擾,為何有勢力防止讓人知道六七暴動/反英抗暴的真相? 難道他們畏懼朱福強口中所講檔案的力量?
#消失的檔案 #檔案法 #VanishedArchives
https://www.facebook.com/376552872550155/photos/a.376601725878603.10737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5日 03:53

《六七記憶》
第三集︰心戰

六七暴動在鬥爭初期, 不少市民同情工人及示威者,但隨着左派將行動升級,市民對他們開始改觀,甚至有假罷市的情況出現,連一直被視為愛國陣營的鄉議局,亦大力支持港英政府鎮暴。

暴動期間,宣傳戰亦打得厲害,港澳工委發動宣傳系統大肆批臭港英,而港英亦設立「心戰室」爭取民心,雙方採取甚麼策略?

到八月發生了兩件事,香港人對左派全面改觀,《六七記憶》第三集「心戰」找來當年學生、商家、傳媒人士分享心路歷程。

第三集播出安排︰
日期:15/5 (星期一)
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3日 07:51

【六七暴動.廣州直擊】粵檔案館1/3檔案被消失 職員:你來遲了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90675/-%E5%85%AD%E4%B8%83%E6%9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22日 09:26

 

#重磅:點進地圖,親歷50年前的 #六七暴動http://bit.ly/2pqD4KT

今年是六七暴動 50 週年,這場運動被喻為「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不過,香港教科書及政府從沒提及這件大事,令當年的真相變得愈加模糊......

你可以點進「地圖」,回顧爆炸、槍戰、縱火發生的現場;

又或者點進「大事」欄,讓歷史圖片帶你「重組案情」;

你還可以跟着「導航」的路線,走進當日發生暴動的工廠…… http://bit.ly/2pqD4KT

【煽動、自願、愛國與盲目:三部影片,三個不同的「六七」故事】http://bit.ly/2qufem0
【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http://bit.ly/2qcyj8D
【戴麟趾的第二戰場──六七暴動的英方內部角力】http://bit.ly/2pcQOum

#端傳媒 #端香港   

雜碎香港 Crumb Tracker shared Initium Media 端傳媒's post.

香港人物歷史專頁/Hong Kong Biographical History Pag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30日 13:40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六七暴動】

五十年前的六七暴動,就是一群人以「反英」和「愛國」為借口,把暴力和殺人罪行正當化。他們參與暴亂,焚燒公共巴士、到處放置土製炸彈,結果導致逾50人死亡;其中大部份死者不是他們天天罵的白皮豬,而是他們的「同胞」--香港人,包括一對無辜的小姊弟、曾批評暴力的播音人林彬。

六七暴動導致51人死亡,逾800人受傷,部份死者名單如下:

姓名/身份/死亡年齡/死因

馮燕平/華籍警目/40/於沙頭角槍戰中被中共民兵射死

江承基/華籍警員/19/於沙頭角槍戰中被中共民兵射死

黃來興/華籍警員/27/於沙頭角槍戰中被中共民兵射死

摸罕默馬力(Mohamed Nawaz Malik)/巴籍警員/28/於沙頭角槍戰中被中共民兵射死

加薛阿密(Khurshid Ahmed)/巴籍警員/27/於沙頭角槍戰中被中共民兵射死

林寶華/華籍警員/21/最初報道指被左派群眾以鐵器刺死,但驗屍時在身上發現彈孔,死因庭證實林為流彈所殺

杜雄光/華籍警員/19/於灣仔告士打道疏散市民期間,被土製炸彈炸死

麥基雲(Ronald John McEwen)/英籍高級督察/37/於銅鑼灣怡和街拆除土製炸彈期間被炸死

薛振鴻/華籍警員/26/於深水埗石硤尾徙置區被三名左派暴徒刺殺身亡,其配槍亦被搶走

李觀生/華籍警員/21/於錦田遭兩名左派暴徒搶走配槍射殺,事後多人被捕

華克曼(Charles Workman)/英軍中士/26/於獅子山頂拆除土製炸彈期間被炸死

簡文/西籍助理消防區長/22/試圖拆除土製炸彈期間被炸死

林彬/商台廣播員/37/駕車上班途中被左派暴徒放火燒至重傷,翌日不治

林光海/商台技工/隨林彬上班途中被左派暴徒放火燒至重傷,其後不治

黃綺文/市民/8/於北角清華街被包裝成禮物的土製炸彈炸死

黃兆勳/市民/4/於北角清華街被包裝成禮物的土製炸彈炸死

鄭漢佳/小販/39/在西營盤正街被投擲土製炸彈炸傷腹部,其後不治

唐德明/中學生/18/乘搭電車期間,於莊士敦道近克街被土製炸彈炸至重傷,翌日不治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20日 07:40

按圖可觀看過去讀者評論
香港編年史(FB)當年今日 2013年4月8日。

 
 1 person, standing
香港編年史 Hong Kong Chronicle
April 7, 2014 · 

 · 

香港編年史(FB),當年今日,2013年4月8日。
8/4/2013,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逝世。本文主要介紹:戴卓爾夫人與香港的相關事蹟。戴卓爾夫人為第49任英國首相(執政於1979-1990),她在任首相期間,成功扭轉英國經濟衰退情況,使英國的經濟恢復活力,執政後期因推行及處理經濟的手法引起國民不滿,又與黨內在歐洲共...

See Mor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10月04日 06:43

當時鬥委會無所不用其極咁煽動民眾同洗學生腦,帶起文革式批鬥,好多造炸彈同放炸陣嘅人都係學生同左派學校老師,計計條數,呢班人就係今時今日開口埋口話自己「食鹽多過你食米」嘅廢中廢老,民建聯議員葉國謙就係當時鬥委會其中一位成員,曾鈺成就係香島中學其中一班嘅班主任,當年嘅暴徒今日就係香港嘅當權者,又有幾多香港人會知道同關心呢?

上星期睇完《消失的檔案》,真心要多謝羅恩惠導演同所有出力支持過呢段片嘅人,還原咗當年一部份真相,令大家可以知道六七暴動嘅前因後果,以及中間鮮為人知…
VJMEDIA.COM.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10月11日 14:08

 

各位早晨,今日係四月八號星期六。今日早晚部份時間多雲,沿岸有霧

時有一兩陣驟雨,日間大致天晴,最高氣溫有成29度#周嘉儀 #venuschow

 1 person, smiling, sitting, living room and indoor
 1 person, smiling, standing, shoes and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10月16日 11:55

〈六七暴動相片集〉

看過《消失的檔案》甚至親歷其境的朋友,對這些畫面應該更為深刻吧。

P.S. 發現大雞巴士..

See More

 
 3 people, crowd and outdoor
 8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tanding, crowd and outdoor
 2 people
 4 people, crowd and text
歷史時空 added 30 new photos.

1967年彩色香港

六七左派暴動影像

綜合保存版

...See Mor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