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千里結緣

 

上星期經意大利到克羅地亞度假,順路到意大利西部,去年找到的 Natural Wine 酒莊買酒補充存貨 (前文相遇是緣份)。很喜歡那紅酒,味道色澤濃郁,最妙是在釀造時經長時間連葡萄皮密封缺氧浸泡,令這酒在開瓶後,放室溫中個多星期而完全不變質,已是零四年的老酒,十分方便我這類不一定天天喝酒,又只淺嚐一杯的人,可以安心慢慢享用,不會浪費。

 

在電郵中太太邀請我們中午到來,一起吃頓便飯,經驗中意大利人一般熱情好客,亦方便他們在日間照常工作,開懷接受。

 

來到時太太正開始做 risotto,炒香洋蔥後下米同炒,慢加上湯,緩緩攪拌,最後下盧荀蓉和羊芝士。問我曾否做意大利飯?我飛快地說曾看別人做,說的是實話,只是答非所問,因為知道這會令她開心,好為人師是人之常情,把本家食物發掦光大是意大利人天性。我能煮意大利飯,且解構後知道和中式生抄糯米飯的技術一樣。然而她開心重要,看她微笑地輕輕指出,重點是米得炒至微焦香才下上湯,味道質感較好。

 

 

她在花園小水塘旁的櫻花樹下安排了餐桌,大家合力把準備好的意大利飯丶麵包丶青菜沙律丶數欵紅白酒搬到枱上,在春日嫵媚陽光下,秀麗環境中慢吃喝漫談,話題隨心隨意,環繞生活經驗,大家分享討論。

 

談吃時同意那個性較強單寧味重的白酒,和這意大利飯最合拍。

 

吃完飯和沙律後,丈夫咕噥離座,我們一臉疑惑,太太笑說他是拿波里人,覺得招呼人客菜肴太少,去買餸了。真心喜歡這太太,心性平和,自信而不過份,容易相處。丈夫只是取來數欵芝士,為品嘗不同紅酒,最後吃復活節鴿子形果皮蛋糕作甜點。一看才知這頓飯逍遙地吃了近三小時,完全不覺時間過去,或坐得骨頭僵硬,很愉快的經驗。

 

來到克羅地亞 Rovinj  漁港,住在意大利東部的朋友周未亦來度假,相約吃飯談天。去年在他們家受到盛情招待,那太太明言用心做了美麗的野菜 ravioli,生鮮白盧筍龐馬芝士沙侓等等作晚餐 (前文 左右逢源吸收文化),今回見面,得回禮做頓晚飯宴客。

看到市場上有生猛螯蝦,買了些少半肥瘦豬肉,加上炒軟青蔥,做蝦肉水餃,餃子皮先以半份滾水拌麵粉,再下半份冷水揉搓為粉糰,把十克左右粉糰擀薄成圓片,放餡包為為餃子。做那廿來隻功夫不多,但欠缺良好工具,且已數年沒有練習,餃子樣子土頭土腦帶鄉土色彩,不能和精緻沾上邊,加碟炒紅蘿蔔椰菜,和快速燴鯛魚,自覺這晚餐得體兼且快靚正。

 

 

這餃子皮無論壓得盡量薄,煮後吸水腫脹近倍,是項粗食,在煮水餃時先預告這是土法做粉皮,傳統方法,吃鄉土菜也。幸好皮是厚些但不漲胃,餡料味道清鮮,意大利丈夫的英語能聽但不能說,一面吃一面朝我眨眼堅拇指,太太善談,一面吃一面不停說閒話,找話說,不留空間,雖然吃完後也稱讚美味,問及做餃子皮和饀料方法,但略覺得氣氛不妙。

 

往後吃魚,肉滑剛好離骨,他們看到快速燴煮方法,同說欣賞這煮得剛熟的滋味,在好餐廳也是如此逢客。嘆氣說夫妻倆都愛吃,旅行時亦欣東方食物,回到家中,卻依舊吃慣常食物,以老方法煮食,且定把魚焗煮過老。

 

這是他們的習慣和選擇,不好置評。

 

閒聊時知道他們已遞交辭職信,八月正式提早退休,兩名兒子已然找到工作,希望在最後健壯的歲月,經濟負擔較少的時候,輕鬆地過日子。然而尚有十年才能領取退休金,也在思考做簡單有些少零錢收益的小生意。

 

其中一個已泡湯的計劃,是在這個常來度假的 Rovinj 漁港,在市內買間有片土地的房屋,自住外,空地建設為租給露營車停迫地方,他們自己有露營車常四出旅遊,知道是盤工夫不多,只需要一次性投資的小生意。

 

 

已然找到合適地點,寫了計劃書向市政府申請這生意,慘遭拒絕。理由是露營車自備睡床兼廚房,這樣的旅客絕少光顧市內酒店和餐廳,消費低,不是理想吸納的遊客。

 

意大利夫妻對此十分憤怒,責罵市政府思想落後,歐洲大小城市都有這露營車停迫生意,表示歡迎任方式來旅遊的人群,自由平等沒有歧視。

 

這裡處事方式社會民情較西歐有點落後,因此經濟發展慢,地產不蓬勃,房屋老舊古樸,人口密度低,環境自然,放眼看四處青山綠水,安寧平靜。。。不就是有點落後的結果,吸引我們不停回來度假遊玩啊!

 

意大利太太聽了,似懂非懂,亦沒有可反駁的說話。是個聰明,有點好勝,有點自負的人,大家難得千里迢迢,有緣每年見面交流,吃喝談話家常,已然不容易。

 

 

所有評論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00:51

快速燴鯛魚

WFP - 2017年04月11日 08:52

樓主上面呢啲螯蝦算叫 langoustine 定 crayfish?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0:01

[[[...(意大利飯)和中式生抄糯米飯的技術一樣...]]]

 

不用分彼此,只要落足心機耐性,两皆美味.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3:48

WFP 兄,

在法國叫langoustine, 英國叫scampi。

據說以前deep fry battered scampi 是平常pub food, 現在已完全消失,華麗轉身為貴僓食物。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3:51

老范 兄,

沒有分彼此,以前一直不知如何可以生炒糯米飯為熟飯,學習了才明白方法,往後學意大利飯竟然又是同一方法,覺得好奇妙。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4:24

世界真細小,何止意大利飯生炒糯米飯方法大同小異,意大利人華人那種「五代同堂」情貌,也出奇神似.

 

(又:生炒糯米飯未熟之前,不要加糖,否則再也不能炒熟.)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4:28

那幅<蔭下宴>非常漂亮,令人驟然憶記印象派的光與影.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4:33

樹影婆疏... Theodore Robinson 作品 (網上圖片)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4:43

老范 兄,

炒香糯米後就開始慢加水慢炒至熟,為何要加糖?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4:50

釀酒的拿波里先生,也説因為傳統家庭觀念強,他能放膽發展這酒莊生活,(仍然有零四年的酒生意想不太好)是知道有問題時家人定幫助,而父母有需要的話,做兒女的也定協助。

然而來自較化北意大利的太太,覺得這傳統已開始改變,年輕都被培養為較自我的一代。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4:51

剛才貼錯網上蘋果花...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4:52

印象派的光與影,是我的至愛,那頓午飯,的確似人在畫中。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4:58

[[[...為何要加糖?...]]]

 

不用加糖.只怕有人要調味,更怕有人手多多.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5:06

...然而來自較現代化北意大利的太太,覺得這傳統已開始改變,現今的年輕一代都被培養為較自我自私的一代。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5:12

Theodore Robinson (1852–1896)擅風景,美國印象派先驅.遠渡重洋,赴Giverny與 Monet (1840–1926)論交,惺惺相惜,千里結緣.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15:25

[[[...現今的年輕一代都被培養為較自我自私的一代...]]]

 

地球時刻在轉,世界天天在變.僥倖出世及時,避過了連年戰禍,親嘗了舊日物人濃情,也慶幸未有錯過東方明珠最璀璨輝煌的黃金歲月.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5:47

看了Theodore Robinson 的資料,美麗的畫,又是位不能以作畫為生的藝術家。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5:51

 

「地球時刻在轉,........慶幸未有錯過東方明珠最璀璨輝煌的黃金歲月.」
 
完全贊同。不經歷過就不知道有什麼得與失,所以每一代人都自覺幸福!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7:00

鄭兄好 ,

見到圖片在田園小樹下用餐 , 實是人生寫意之至 , 木餐檯木椅凳加上那片花紋檯布 , 那份簡樸歐陸式之表面但散發着濃厚而和諧的風情 , 算是只有麵包或一兩啤酒 , 亦甚是享受 , 更何況有美酒佳餚與人和 , 夫復何求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7:28

Choys 兄,

對啊。

大家若可以花少少心思(如那太太想到在花樹下吃飯),又願意花一點時間(為外人煮飯),生活美好,又有難忘回憶。

我們常常太急了,求其出外吃頓飯就算,付出少回報亦較少。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7:52

年青時常到後山上閒坐 , 坐於松樹下 , 身邊周圍全是矮叢野花雜草 , 仰天一片藍天白雲 , 加上微風草動和鳥語 , 那種安祥寧靜和草木氣味 , 簡單且平凡 。

 

人性總有點貪念 , 昔日的平凡今天卻成為了响往 , 舊日那份在山上坐坐的祥和 , 今天成為了腦中的喜悅 , 但回到當年同一的地點 , 那份感覺總是再也找不到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18:33

".. 那份感覺總是再也找不到 !"

 

但新的現在的感覺如何?加上了幾十年人生經驗,看到感受到的層次不同過去,能欣賞眼前風光就好,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8:59

初出道時在大埔泮涌一機器廠學師 , 廠裡有宿舍 , 一眾師兄師弟平日大多留宿 , 只待假日才回家 , 間中假期時會約同三五到泮涌河上游走走 , 鉛墩下、打鐵刃是處於大帽下腳東北 , 亦是大埔之最高 , 昔日這些地方民居只得三幾戶 , 絕對荒蕪 , 這少數民居多是簡陋農戶 , 但當年生活簡單 , 可自給自足 !

 

日前心血來潮到最頂的打鐵刃走走 , 已N年沒有到此地 , 只因路段太斜 , 今回到打鐵刃一看 , 環境大大不同了 , 世估不到昔日的(山卡啦) , 今天住滿人 , 且不乏有汽車出入代步 , 我枉為地頭虫 , 實是大鄉里 !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9:06

村口有一小有機農莊 , 我很喜歡農莊內那小魚池 !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9:11

從打鐵刃望向大埔 !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9:16

圖片最遠高山峯是九龍坑山 , 而大埔那些高樓前的那條長天橋 , 是吐露港北行線 !

 

Choys - 2017年04月11日 19:34

改正 !

打鐵岃是處於大帽山腳東北 .

 

 

老范 - 2017年04月11日 21:27

[[[...我們常常太急了,求其出外吃頓飯就算...]]]

 

曾到半山近二千呎豪宅(不是劏房、不是「三百呎豪宅」),見到廚房實在太過丁香精緻得轉身也要度位.用來準備紅酒白酒芝士問題不大,但主人家在那僅容两膝的廚房炒番两味,其艱苦奮鬥,客人不難想像,起筷亦得由背脊骨落.所以如果事必要留客家中,就不如去翠華叫外賣了.唉!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1日 23:25

環境過得去的話,我真的喜歡在家/朋友家中吃飯談天,舒服自由,不怕自己或他人說話聲音太大,若不善煮,叫改賣是好方法。

有朋友習性買盆菜,回家煮滾後,每欵材料分碟上枱,加碟炒青菜,一下子一枱餸,大家容易挑喜歡的吃,不用站起往盆內左挑右撥。

周容 - 2017年04月12日 22:48

鄭Sir 各位好

鄭Sir 最近迷上快速燴魚,搞到我都想試下,嘻嘻!

北方開面,煎炸蒸得不沾水的,多用溫水開,若下水煮,通常用冷水開,但我吃不出差別,也不執著了。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3日 00:06

 周容 好,

復活節假期沒有出門?

快試燴魚,真的快靚正。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3日 00:08

 都說是做麵條用冷水開,筋性佳咬口好。

做餃子皮的先用滾水,減少筋性,便不怕餃子皮太韌。

Choys - 2017年04月13日 14:40

舊日農村在大時大節 , 例如中秋、端午、春節春茗(不知因可稱為茗)或遇有重要喜慶 , 村中習俗多愛擇日齊集選吃盤菜 , 昔日圍村的盤菜全是村中婦女或志願者的集體制作 , 之後全村齊集一起共同分享 , 極盡熱鬥高興 , 吃得歡暢開心 !

Choys - 2017年04月13日 14:54

昔日盤菜若是集體大制作 , 較複雜需時 , 得有長輩領導主理和買手買貨 , 制作一絲不茍 , 盤菜主要材料多有大蝦、發菜蠔鼓、 冬菇火腩、支竹、荀蝦、雞鴨豬皮、芋頭等等 , 有時更有原隻小鮑魚 ! 吃到近盤底時汁味集中 , 越吃越美味 !

Choys - 2017年04月13日 15:12

今時今日村中的盤菜宴 , 多數由村長作攪手主理 , 全是到燴早已制作已久的行貨 , 宴席是日點齊人頭席數後 , 主辨單位從貨車上搬來盤菜上檯 , 到村長(訓話)之後 , 三流娛樂小丑歌星齊齊唱歌起舞 , 好不熱鬥 , 其時可起筷搶蝦 ! 盤菜宴雖入席票價不貴(尾數多由村長支付包底) , 但時髦(程式)制作到燴的盤菜行貨 , 盤菜(內容)形同木乃伊 , 不吃也吧 , 近年已甚少參加這類宴會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3日 15:28

若是遇上了(大選小選)年 , 村民中有頭有面(有價值)者 , (吃宴聚會)時而應接不下 , 雖不用付費但食之無味 , 當然 , 雖全是到燴貨和九流賣肉歌星表演 , 但那會有免費的盤餐呢 ? 我從不浪費時間 !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3日 17:16

Choys 兄,

描述的昔日盆菜風光多美好, 合力苦幹一兩天, 然後大家吃得開心.

可憐現在是物質丶食物多了, 滋味和快樂分薄了, 再沒有以前那樣印象深刻地沈澱記憶中.

老范 - 2017年04月13日 20:41

當盤中美食混以雜物,那就食之無味了.

Barwon - 2017年04月13日 20:51

師兄年(?)前好介紹。

Barwon - 2017年04月13日 20:54

在 Mogo Painting & Pottery Gallery (old historic Catholic church) 廿元買了隻崩口碗,洋人老闆師傅說那碗可放進微波爐洗碟機。我說他的創意打破中華思維規條,我買那碗筷不用來開飯同樣不守規舉。

 

立勳兄,陶瓷師傅那 makeshift kiln 已用了卅五年。

Barwon - 2017年04月13日 21:37

未落鉤,先觀勢。見洋人垂竿放絲收絲,五秒得魚,見我驚嘆咋舌,問是甚麼魚.

" Rock fish, Are you going to steam it? "

" No, do you want it? "

" Yes, thank you. " (先謝冇彎轉)

 

冇豆腐用番茄。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3日 21:51

Barwon 兄,

那陶瓷師傅生意定好,makeshift 三十五年仍然䇄立不倒,長做長有,自然因為創意無限。

 

好奇問計劃如何玩弄那穿洞兼崩口碗?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3日 21:53

不動手光動口便得食,在澳洲生活真好,嘻嘻。

Barwon - 2017年04月14日 12:29

洋人愛把碟戙起擺在 cupboard 示眾,這個穿窿碗可吊起示眾,掃塵方便多了。

老范 - 2017年04月14日 13:15

穿洞兼崩口碗方便隔浮油.

Barwon - 2017年04月14日 13:16

在石磯綠色竿(有水泡掛着)位置釣夜魚,這幾條海狗(Australian/New Zealand fur seals)也在覓食,追魚幾及上沙灘,又在石磯旁三四米處唬唬作聲玩耍。還有兩條魔鬼魚,如八人圓枱面大小在石邊來回擦身。

Barwon - 2017年04月14日 13:42

翌日遇退潮,無甚大魚,水淺見石罅有鱔(對樣子應是 green moray eel)探頭出沒,釣了一條(比照片中大)離水,拖在石邊待友拿魚網,'卜'一聲被它咬斷魚絲從石罅逃脫。友用鋼絲再釣了這條,說其他魚友蒸過來吃,多油少肉,不甚合胃口。今午用我法炮製,已 whatsapp 他繼續釣給我。

老范 - 2017年04月14日 14:01

老虎魚驟眼看似石狗公,色較暗黑沉但老虎魚背鰭有幾條毒刺,被刺着,莫怠慢,馬上求醫.切記!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4日 20:13

那燒鱔色澤好,看到已知美味。少人喜歡吃更妙,也勿在朋友圈中宣傳,少人知道鱔魚家族安全些。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4日 20:16

想到了,穿洞崩口碗適合減肥的人用,只能盛半滿,妙也。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1:05

Barwon兄 , 住澳洲真好 , 隨手可抓到魚 , 不愁吊煲紥炮 !

 

不過那條鱔像似被拖鞋拍得死直 , 有點可憐 , 嘻嘻 !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1:22

下午經過沙田 , 平時路過冇乜留意「畫舫」近況 , 忽然想起老范當年扒艇漂泡到沙田畫舫 , 下車拍兩張送給老范兄 , 或可令師公睹物思人 !

 

不過今天畫舫風光已不再 , 更多了過名稱牌頭 , 從外觀已可見到其歲月風霜 , 曾經歷數次的人禍/災害 ? 不沉已算是奇蹟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1:33

多來一張(近照) , 「沙田畫舫」的正門正字 , 在圖片的左方 , 圖片看不到正門 , 我懶得繞過去入其停車場 , 分分鐘被支客拉進內屠宰 , 下回再去 !

 

畫舫其實早已固定了在河邊 , 如同一個碼頭 , 沉船只是笑話 !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1:37

多貼兩張沿城門河一帶 !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1:45

更正 !

更多了(過)名稱牌頭  >>>  更多了(一間明星)牌頭

Barwon - 2017年04月14日 21:47

那條應該是油錐(high-fin moray eel)近親,不像鱔魚般滿身潺。朋友喜釣魚多過吃魚,是我最佳拍檔,開口得魚好過浪費美食。即釣即蒸,友蒸魚技巧 -- 水汪汪也。

鄭立勳 - 2017年04月14日 22:10

"... 即釣即蒸,友蒸魚技巧 -- 水汪汪也。"

以前有外籍同事覺得那蒸魚豉油汁較魚肉美味,一定要碗白米飯淘汁吃。

老范 - 2017年04月14日 22:40

[[[...今天畫舫風光已不再...]]]

 

謝謝 Choys 先生餽贈.但怎麼送我深圳口岸聯檢大樓騙我是畫舫?(哈哈)

 

當年的沙田畫舫該似下面那樣子呢...(網上圖片)

Choys - 2017年04月14日 23:41

噢 ! 原來我攪錯了 !

這座叫石舫 , 我經過無數次 , 但從未走近光顧過 , (這船)我一直以為是以前「畫舫」的改建 , 因為在沙田城門河驟眼只看到(此一船) , 頓覺這船是「畫舫」, 原來畫舫早以千古了 !

 

溫故知新 , 謝老范兄一提 , 才知這石舫不是畫舫的親只弟 ! 昔日印像記憶中 , 初期沙田畫舫在何東樓左近 , 當年由沙田行車往何東樓只有海邊長長一條直路 , 右手邊亦是直直的火車路 , 左手邊全是海 , 今天海已不見了 , 成為了被拉長的城門河 , 即今天的沙田馬場 !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00:02

啤酒累事 , 又攪錯了 !

 

當年由沙田往何東樓是條長長直路(即是往大學方向) , 車路左手面是火車路 , 而右手面全是海 !

 

汔車路當年在何東樓處與火車路軌交會, 當年交會處設有「鉸剪口」, 即在現今的九肚山腳處 , 鉸剪口旁有一小白屋 , 小屋內鐵路員工負責火車將到時(落閘)封路 !

 

若是昔日小屋的鐵路職員如我般喝得糊塗 , 左右不分時 , 死得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00:22

改正 !

不是鉸剪口 , 正確當年該段路軌沒有鉸剪口 , 只有交會處閘口 , 交會處閘口設有升降鐵閘 , 跟今天的停車埸入口欄閘差不多 , 但當然大得多了 , 且有燈號閃動和噹噹聲响 ! 那時火車路軌直直一條 , 當年還是(單線)行車 , 火車到入站前才有鉸剪口轉線或(避車) !

 

越寫越糊塗 , 不寫了 , 寫多錯多 , 睡前喝完這半杯算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00:22

改正 !

不是鉸剪口 , 正確當年該段路軌沒有鉸剪口 , 只有交會處閘口 , 交會處閘口設有升降鐵閘 , 跟今天的停車埸入口欄閘差不多 , 但當然大得多了 , 且有燈號閃動和噹噹聲响 ! 那時火車路軌直直一條 , 當年還是(單線)行車 , 火車到入站前才有鉸剪口轉線或(避車) !

 

越寫越糊塗 , 不寫了 , 寫多錯多 , 睡前喝完這半杯算了 !!!

老范 - 2017年04月15日 13:49

看見沙田畫舫變身聯檢大樓,我也以為自己飮大了两杯.哈哈哈哈!

老范 - 2017年04月15日 14:02

「沙田畫舫」前生後世,網上點滴 :

 

艇家漁民喜慶嫁娶,自家漁舟狹小,「喜宴」遂席設附近(大)漁船,是為海鮮舫之濫觴.商人見獵, 1946始有「太白海鮮舫」, 1963有「沙田畫舫」.

 

 沙田畫舫初泊近沙田墟.泊在何東樓附近那段時間是黃金時代.

 

七十年代,沙田發展新市鎮,移山填海,水涸泥黃,沙田畫舫業務日走下坡.及後政府收地發展(如馬會游泳池) ,畫舫因而改泊西林寺口和禾輋邨對開海面等地,多次迫遷,流離失所.黃臺之瓜,內外交煎. 1984 年 11 月,沙田畫舫牌照期滿,停業告終.

 

1986年,敦煌集團在沙田城門河畔建「敦煌畫舫」,取代昔日沙田畫舫.是為「明星海鮮舫」前生.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20:55

下午又經過沙田那「畫舫」, 隨手拍兩張(正門)照 , 見(正門)停車場門可羅雀 , 我經過時已近黃昏六時 , 週未也烏蠅唔多隻 , 看來這(石舫)跟畫舫同一命運 , 快成為歷史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21:11

網上找到些沙田舊照 , 昔日沙田火車站周邊墟市全是平房 , 火車站候車路臺闊大 。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21:14

舊日馬料水扒艇時期火車站的模樣 !

 

綱上圖片

 

Choys - 2017年04月15日 21:22

找到了公路和火車路的(交會閘) , 看圖片背景該是粉嶺前的和合石 。另圖舊日剩搭火車時常見到的情景 此類情景今天難再 !

 

網上圖片

 

老范 - 2017年04月15日 21:45

[[[...週未也烏蠅唔多隻,看來這(石舫)跟畫舫同一命運,快成為歷史了 !...]]]

 

那石屎物惡俗醜陋,我估連烏蠅也不願來,誤闖來了亦不願久留.

老范 - 2017年04月15日 21:49

那些火車/火車路,看罷,恍如隔世

老范 - 2017年04月16日 15:55

15/21:14 左圖應是中大之前吧?...高(火車) 路基、那小渡頭...還有那些「大埔」籐書包... 那些書包主人公今天該是老翁了!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19:53

老范兄 , 那路基、小渡頭 , 正是馬料水今天的大學站一帶 , 但那老圖拍攝之時不知是否已建有中大 , 我估那圖該是四十年代所拍 , 你我當時還未來到地球呢 !

 

較後期的馬料車站水在綱上找到一兩張 !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0:34

早年的沙田 , 頭一張近中間處可隱約見一白屋 , 白屋該是車公廟 , 近右處山腳是曾大屋 。

 

綱上圖片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0:42

舊日的大埔 , 頭一張火車頭前是林村河 , 再前的空地是今天的太和 , 右邊那那路橋便是當年的廣福橋 , 再上近右邊一帶是水退之後的汀角路吐露港 , 當年這淺海水產多 , 貴妃蚌可手到拿來 !

 

綱上珍貴圖片 !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0:53

網上找到一張極珍貴圖片 , 這老圖於我來說有如隔世 , 且特別有意思 , 老圖是大埔錦山段林村河的火車橋 , 橋底這條車路 , 是我讀小學上學時步行必經之錦山路 , 這火車橋今天仍然存在 , 只是加大加粗了 !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1:37

第一張圖是早年大埔的舊墟 , (生記)之右便是富善街 , 舊墟是當年農戶的早墟農產品交易巿場 , 而富善街內小販多是艇戶人家 , 賣水產海產 , 富善街是當年大埔墟最旺盛而集中的大市集 , 內裏有金鋪、米鋪飼料鋪、電器鋪、雀仔鋪、什貨、打綿胎、和昔日代郵寄往大陸大小包裹的藥房 , 內裡橫巷更有理髮、魚蝦蟹睹攤等等 , 應有盡有 !

 

綱上圖片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1:51

這張是大埔舊墟的後期 , 右邊的舊墟變了寮檔市集 , 左面的空地用作農戶早墟交易的地方 , 早墟農戶與批發買手交易設有(公秤) , 免得買賣双方爭鬧 , 公秤之收費以重量計 !

圖中的石橋(不是那行人天橋)便是當年的廣福橋 , 當年我老爸老媽 , 每朝晨早五六點已在這橋邊擺賣農作物 , 我們一家大細 , 不知在這條橋度過了多少個春秋 !

 

網上圖片

 

 

Choys - 2017年04月16日 21:58

綱上遇到不少昔日珍貴圖片 , 多謝當年拍下留傳各圖片的主人家 , 後輩可在圖片中找到舊日社會的生活印證 !

 

 

 

老范 - 2017年04月16日 23:32

我搭九廣鐵路最頻繁是59-60前後,時已有馬料水火車站,還未有中大T型水塔.跟圖(15/21:14)倫廓依然.那山頭有一石屎路直指山咀那渡頭,每見十數下(火)車乘客沿路半行半跑趕搭街渡往烏溪沙.所以估計照片是遠在中大遷往馬料水之前所攝.

 

我前說「魯賓遜」一出山咀,便風高浪急,一艇走沙田,正正就是這兒.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