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s 的頭像

曾經出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現為《信博》專欄作家。

從曾俊華現象看中間路線生機

擔任曾俊華特首選舉團隊軍師的羅永聰日前出席一個閉門分享會,事後有網媒引述他說,曾俊華的競選策略是爭取「淺藍」和「淺黃」的支持,因為「深黃」的支持是沒辦法拿到的。他認為中間路線在香港有很大的空間和市場,「但湯家驊做不到,因為唔夠中間。」
 
羅永聰就講話曝光道歉,表示「有些話可能講多咗」。無論如何,他把「黃絲」、「藍絲」兩個群組再細分成深、淺,並透過曾俊華參選的實驗,為香港未來政局提供一個可供發展的空間,讓我在下面進一步分析。
 
吸引淺黃淺藍支持
 
所謂「黃絲」、「藍絲」源自對佔領行動支持或反對的兩極。然而,不少支持或同情行動的「黃絲」其實無意與中央對抗;而不少反對行動的「藍絲」同樣珍惜有異於內地的香港價值。這批「淺黃」和「淺藍」的共通點是支持鄧小平當年宣示的「一國兩制」,而關鍵是保持香港原有生活方式不變。他們不同之處是「淺黃」對民主有訴求,而「淺藍」則是不理政治(像羅永聰形容為看TVB和娛樂版)。
 
在上次特首選舉中,他們一起被曾俊華的言詞舉止打動,成為其支持者。這個曾俊華現象便成為羅永聰對中間路線的想像。
 
不過,羅永聰認為湯家驊代表的中間路線未能成功突圍,是因為不夠中間的說法,卻是流於表面,並不準確。湯家驊離開公民黨創立民主思路,與狄志遠離開民主黨創立新思維,都是因為他們認為這兩個政黨向激進路線傾斜,繼而與中央抗爭,令雙方關係破裂,有違溫和民主的初心。
 
為了爭取中央的信任,這兩個中間派除了與泛民黨派劃清界線外,也在民主立場或姿態上作出適當的轉變。他們的代表在上次立法會選舉不能取得足夠票數當選的原因不是「不夠中間」,而是選民不清楚他們的中間路線,相對溫和泛民,例如民主黨,或開明建制,例如新民黨等立場有什麼優勝之處。
 
此外,「淺黃」選民對從泛民陣營出走向中央示好的政治人有疑慮,而「淺藍」選民也看不到投票予這批過氣的泛民舊人或未有歷練的政壇新人,會對香港的困局有什麼實際幫助。
 
與立法會選舉選出權力非常有限的議員不同,特首選舉的勝者是擁有很大權力,能夠直接影響港人福祉的特首。務實的港人明白中央不會容許一名泛民代表,無論是多麼溫和、愛國、或中間,做特首。經歷過梁振英5年治下的折騰,大多數港人只是渴望看到一個既能得到中央信任,又明白港人感受的新特首。
 
曾俊華不聽中央勸退,決定參選的傳聞,令他們相信這位薯片叔叔不會向「一國」傾斜而損害「兩制」。曾俊華不斷強調他看不到中央會不信任一名做了10年財政司司長的特首人選,實在是有很強的說服力。因此,直到投票日,絕大多數曾俊華的支持者依然抱有希望,中央最終會體恤港情,捨林撐曾。結果是中央貫徹始終,林鄭月娥高票當選。
 
民望高非「夠中間」
 
曾俊華現象的本質是大多數港人厭倦撕裂,祈求和解,把希望投向一直與梁振英保持距離的曾俊華,而不會是參選時曾說過會承繼梁振英路線的林鄭月娥。
 
曾俊華取得高民望的主要原因不是他的路線「夠中間」,而是大多數港人對他能夠持平處理中央與香港的矛盾有信心。換句話說,曾俊華個人較其路線更能取信他的支持者。正是如此,「淺黃」支持者不反對曾俊華提出就《基本法》23條立法,而「淺藍」支持者也不在意他模糊「8.31」決定。客觀地看,曾俊華參選沒有提出一條鮮明、清晰的中間路線。他的競選團隊主要是因應其個人形象及政治變化,設計及落實一個完美的競選工程。
 
曾俊華在特首選舉後發文,衷心祝賀林鄭月娥當選,並請大家給她一個機會,協助她履行行政長官的使命,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他呼籲港人不妨以包容的態度迎接未來5年,因為大家要一齊努力去彌補失去的5年。他說這場選舉讓自己和港人一齊發了個可以令所有人活得更好更快樂的夢,而只要繼續去發這一個夢,夢想終有一天成真。
 
像他的參選宣言,曾俊華的敗選言文同樣令人感動。我相信,假如曾俊華從此歸隱,不理政事,絕大多數「薯粉」會體諒,甚至支持;不過,假如他選擇與港人一齊努力,讓夢想成真,他便要找個適當的位置,繼續發揮在競選中累積的巨大個人能量。
 
自稱頭號薯粉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計劃與曾俊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組成聯盟,並由成功開創中間路線的曾俊華作「龍頭」,支持年輕有為的精英參加(因游蕙禎和梁仲恆被取消議員資格而導致的)立法會補選。(假如全部或部分被控違法宣誓的4名泛民議員最終罪名成立,須補選的議席會增加。)
 
問題是:對不少人而言,支持曾俊華做個有權力改變現狀的特首,與投票予曾俊華支持的人做個連提出法案的權力也沒有的立法會議員,是兩碼子的事。要發揮能夠影響政府施政的實力,曾俊華必須加盟或成立政黨,並定下目標,在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時取得例如7個議席。
 
相對幾個月的特首選舉工程,要在立法會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是項以年計的難巨工作,他如何在期間避免中央打壓,並持續獲得選民支持,會是曾俊華面對的嚴峻考驗。
 
假如曾俊華參政,這會是對溫和泛民黨派的最大威脅。早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拋出特赦佔中違法者的建議,並得到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的支持(後來兩人收回言論並致歉),反映泛民新世代面對中央軟(發還回鄉證)、硬(乘機DQ泛民議員)兼施束手無策的困局。他們其實最想走中間路線,只是不知如何定位才不會流失選票。這個問題,留待下回分解。

所有評論

侈哆 - 2017年04月26日 08:16

[[[...沒有提出一條鮮明、清晰的中間路線...]]]

 

此話(語文上)可待商榷.或許可以說「沒有提出一條鮮明、清晰的路線」.

 

若話「中間」,乃視乎两極而取其「中」,假若两極非自己所能控制,那「中間路線」便不能鑿石鑄鐵閉門造車,得因應两端的變化而變化,「沒有鮮明清晰的路線」或許偏就是「既定路線」吧.旁觀者若固步自封,或會覺得不夠「鮮明、清晰」了.

S

Sylvia Chan - 2017年04月26日 15:37

平叔out了!傳媒麻醉式吹捧,//中間派//包裝,近日已被自己友掲穿了!

若政改得而通過,我相信盲反攻民,已經可以透過一人一票成功造王了。
冷靜下來理性分析,市民不會忘記數碼港的利益安排,9年預算案的失誤,由退保丶扶貧丶房屋,以至回報僅高於通賬的外匯儲備,做了9年的問責官員,可以置身事外嗎?可是成也傳媒,是否敗在民主之「負」?誰嚇跑選委?
【明報文章】上星期,曾俊華的幕僚羅永聰與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的對話公開,引發一場風波。事件卻不失為讓渴望民主的香港人反思的契機。
羅的發言內容重點有三:
一、他們的選舉工程刻意走中間路線,盡量爭取普羅市民和泛民支持;二、他們以為,如獲更闊的政治光譜支持,就能得到中央青睞;
三、為了達至上述目標,他們一面爭取主流民主派選委的支持,同時也刻意孤立「長毛」(梁國雄)和朱凱廸等「激進民主派」。
這個挾民意與中央交涉的如意算盤到最後還是打不響。他們徹底失敗了。.......
但羅的發言,還是為不少人帶來衝擊。為什麼?
究竟是選舉過後,曾俊華的競選辦撕下了面具,露出了嚇人的真面目?抑或是,羅永聰說出的「真象」與部分人對「薯片叔叔」(曾俊華)的美好「想像」出現落差?
S

Sylvia Chan - 2017年04月26日 15:54

抱歉!忘記註明出處:

trybest - 2017年04月26日 16:00

沒有強大的政治,經濟實力,根本不存在所謂什麼路線.

97後,彈丸之地的香港經濟上走向成熟,卻又沒有順利開拓出新的發展點,成熟的利益者保守僵化,只著眼於做收租白佬,而地產又只能全力依靠中共大陸資金生存發展(如果沒有中共大陸資金,靠海外及本地資金,香港地產恐怕不會如此瘋狂),區別於中共大陸制度優勢都逐漸消亡

對既有利益者,香港恐怕沒有什麼路線區別,只有娼妓路線,對此類人而言,香港已淪為風月場所,就是:靠出賣身體部位為生,醉生夢死,得過且過,風花雪月.

 

周天逸 - 2017年04月26日 21:19

我從來不相信香港有所謂中間路線, 早就批死湯家驊同狄志遠若不及早止蝕, 後果將傾家蕩產;所謂不同路線祇老共一直以來鼓吹鬥爭思維之鬼伎倆。 

杜蘭卡 - 2017年04月26日 22:21

政治上永遠沒有中間路綫,此命題本身就不成立。王先生政治上有待提高。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