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cheung1019842's 的頭像

一九八四友愛部101室两分鐘

親愛的父親母親,王全章律師被拘捕前致父母書

親愛的父親母親:

兒子在此給你們二位磕頭了,兒子不孝。

我不但無法讓你們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讓母親享受-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反而把你們帶到北京,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你們或許通過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的情況。

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述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從事捍衛人權的工作,走上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

這樣的道路注定荊棘密布,坎坷崎嶇。

想起我們曾經走過的艱難道路,這些又似乎稀鬆平常。

親愛的父親母親,請為我感到驕傲,並且無論周圍環境怎樣惡劣,一走要頑強的活下去,等待雲開日出的那-天。

您的兒子,再次叩首。

王全章律師被拘捕前致父母書

2015年07月15日

Dear Father and Mother:

I, your un-filial son, kowtow to you both.

Not only am I unable to let you live your later years in peace, or provide Mother the means to obtain comprehensive traditional medicine treatment, I have brought you to Beijing, and brought upon you a huge disaster.

Perhaps you know what happened to us—especially what happened to me—through official channels.

No matter how despicable and ridiculous we appear to be in the portrayal by the manipulated media, Mother, Father, please believe your son, and please believe your son’s friends.

I have never abandoned the qualities Father and Mother instilled in me: honesty, kindheartedness, integrity. In all these years, I have used these principles to guide my life. Even though I’ve often been steeped in despair, I have never given up thoughts for a better future.

My taking up the work—and walking down the path—of defending human rights wasn’t just a sudden impulse. Instead, it came from a hidden part of my nature, a calling that has intensified over the years—and has always been slowly reaching up like the ivy.

This kind of path is doomed to be thorny, tortuous, rocky.

But when I think of the difficult road we have gone through together, this path seems commonplace.

Dear Father and Mother, please feel proud of me. Also, no matter how horrible the environment is, you must hang on and live, and wait for the day when the clouds will disperse and the sun will come out.

Your son, I kowtow once more.

* * * * * * * * * * * * * * * * * In anticipation of his own arrest as the Crackdown began on 9 July 2015, lawyer Wang Quanzhang wrote this letter to his parents, explaining why he wanted to be a human rights lawyer, and what it meant for him to be one. Wang could not be traced soon after. In January 2016, the authorities confirmed his formal arrest, and in February 2017, the indictment. Wang has been held incommunicado for over 20 months, and to date, there is still no trial scheduled for his case. Credible source notes that Wang was badly tortured while in detention. * * * * * * * * * * * * * * * *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https://www.facebook.com/chrlcg/photos/a.1571958406350448.1073741828.157...

【《709人們》維權律師太太:「我們一起吃飯就是抗爭」】http://bit.ly/mingpao_709 發發聲明、探一下監有什麼用?起到什麼改變?導演引片中受訪者、因在內地舉牌支援香港佔領運動被拘押的李冬梅說:「抗爭是完全沒有效果,但不發聲就會被認為享受這個制度。」

在盧敬華眼中,這些709人們,是真正的以卵擊石。片是拍給香港人看的,但香港人為什麼要看?為什麼要知道內地的事?盧說這群人面對的是人身安全威脅,「有些人說香港現在是末日,呼天搶地,但像片中的人,他們面對強權壓迫,就是盡量去做,即使意見分歧,為了大局仍會團結,不會將矛盾表面化,反而香港社會現時撕裂嚴重,互相仇恨,仲大過對共產黨。」「他們是有血有肉的人。」他期望影片能夠完整交代709事件,香港的人們「放下政治顏色,以片中人是普普通通一個人去看」。

內地官方愛把一些維權律師稱作「死磕派」,批評他們就案件對政府死纏爛打、「煲大」輿論向當局施壓,一心搗亂;在西方傳媒眼中,他們就是人權英雄。但不少維權律師在片中談到自己的身分,並不覺得有什麼超然地位,甚至難以理解律師加上「維權」二字的稱呼,因為律師本來就是維權,他們只是為當事人爭取最大權益。

就算接案件都有猶豫。律師文東海在709後三次被帶到派出所聽訓示,要他不得聲援王宇等被捕者,他不願退讓,回敬警方說「我該怎麼做還是會怎麼做」,然後四處宣揚自己要為王宇辯護。但到有人真找上門,他驀然發現自己沒有心理準備,考慮了一個星期才答應。

謝陽的好友胡林政也踢爆,謝陽成為維權律師是源於跟別人打賭,不信陳光誠被拘禁在東師古村,「哪有這樣的事」,對方說他能闖入村和陳光誠合照就給他5萬元,結果謝陽隻身探險,未進村已被打了一身,眼腫腫回到家,被妻子教訓太好事。但自此他卻從專打商業官司賺大錢,變得更「好事」,加入維權行列。

我們都是709人們?

退縮再硬着頭皮上的普通人,不信世間荒謬的普通人,如果香港人想想,也許會察覺709人們,不過也是我們。曾經我們沒想到這個,又沒想到那個,現在已經習慣沒想到的都會成真,就如衝出馬路捱催淚彈,用自己的方式回內地。

導演會憤慨,說人們覺得大陸的事事不關己,「點會唔關事啫?」再借長毛(梁國雄)的話解釋,「今日大陸多離譜,明日香港就有多離譜」,認為一般人認定中共強大難以對抗,是以不太關心內地政治壓迫,尚情有可原,但不同意政論家或抗爭者主張與內地人權問題切割。他提及4年前李旺陽事件引起港人群情激憤與如今709事件相比,反應是天淵之別,說是受本土派和梁振英的影響。

這是個長久糾結的問題,關於李旺陽和709,和六四。在歸類「中港矛盾」前,片名「709」之後,該想的其實還是「人們」。王峭嶺教年幼女兒認識爸爸的事,是這樣引導的:「有小朋友跌倒,你要不要去扶?爸爸就是去扶跌倒小朋友的人。」我們呢?又是怎麼樣的人?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3:09

當年今日,1997年5月14日。秀茂坪童黨謀殺及燒屍事件。一名有輕度弱智的男清潔工人, 屢屢被一班童黨欺負。 童黨中一名16歲陸姓少年,不值友人行為,暗中到清潔工人家勸他報警。 童黨首腦得知後,有感被出賣故召集其他成員,誘陸到清潔工人家教訓他。陸先後遭到十四名男女 (13~16歲) 輪流虐打,其間陸數度被打致失去意識,但童黨仍持續的虐打他,陸終不支死亡。 童黨首腦見弄出人命,叫各人離開,僅留數名心腹處理陸屍,隔晚他們以手推車夾帶雜物作掩飾,把陸屍運去正值重建的32座地下樓梯位燒屍, 意圖毀屍滅跡。數天後,陸續有參與此事的少年,因驚恐而主動向家人和社工求助,經勸導下他們都主動自首投案,警方很快也掌握線索拘捕餘下少年。 經過超過一年的審訊,6人被判謀殺罪,6人被判傷人罪,2人被判謀誤殺罪。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Chronicl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7日 14:41

「我知道我坐擁全天下的女子,但我就是只愛我媽媽!」如果男友是媽寶可能會有點困擾,但如果偶像是媽寶,就會覺得「天啊,原來男神這麼孝順!!!」http://www.ebcbuzz.com/watch/2264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08日 09:56

「被孤立的中國公民社會」: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https://umchinasupporter.wordpress.com/2017/05/04/%e3%80%8c%e8%a2%ab%e5%...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1:35

被強灌藥物、24小時上鎖銬 46歲李和平獲釋髮白如老人 妻王峭嶺:心如刀割http://thestandnews.com/china/%E8%A2%AB%E5%BC%B7%E7%81%8C%E8%97%A5%E7%8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1:37

顛覆國家政權案開庭 謝陽否認受酷刑 稱在港遭兩機構「洗腦」 妻:只接受無罪裁決http://thestandnews.com/china/%E9%A1%9B%E8%A6%86%E5%9C%8B%E5%AE%B6%E6%9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1:41

洗冤律師伍雷:火山的平靜只為更好地爆發(下)

他是眾多大陸維權律師中的一員,他正經歷的困境也是眾多維權律師的典型,但他認為,「我們的抗爭還遠遠不夠,付出的代價也遠遠不夠。」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11-mainland-wulei/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1:43

洗冤律師伍雷:火山的平靜只為更好地爆發(上)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10-mainland-wulei/ 「你們把律師全埋了,法庭就太平了嗎?」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3:01

抗爭成功】清遠居民罷市罷課 政府跪低放棄建焚化廠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china/20170510/56677399
個焚化廠係咪會好似冒牌故宮咁搬落嚟香港㗎?因為無論發生乜嘢事,香港人都會堅毅不屈返工返學…
#向清遠學習 ##馬善被人騎 #一垃一圾 #超級聯繫人
https://www.facebook.com/FrontlineTechWorkersConcernGroup/?hc_ref=PAGES_...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3:41

郭卓堅司法覆核梁振英宣誓漏讀「香港」二字,要求法庭判令梁振英嘅宣誓無效。法官今日宣判郭敗訴,需要支付大約三百萬嘅訴訟費用。

郭卓堅步出法院,接受訪問期間講咗句:
「我次次出嚟都為大家,梗有一次要衰㗎喇。」

佢直言無錢畀堂費,亦無意眾籌,並有申請破產嘅準備。
https://www.facebook.com/100most/photos/a.292832474177740.66479.27381302...
https://www.facebook.com/siulai.hk/?ref=py_c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3:45

#小麗:係咪有一個女人自願嫁俾你,就可以規定全港女性強制嫁俾你?
教育局副局長 #楊潤雄:部份學校自願參加 BCA,認為效果幾好,因此可以推廣到全港學校強制參加 BCA。
#BCA公聽會

===

小三 BCA 今年復考,在日前教育事務委員會的 BCA 公聽會上,不少教師、家長、小朋友都現身說法,BCA 所造成的操練壓力。但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仍然一意孤行,更認為自願參與的學校效果好,因此可以強制全港學校參與 BCA。我未聽過更荒謬的說法。

自願參與的學校,當然有條件進行 BCA,亦會得到很好的效果。不願參與的學校,自然有各自的考慮。

0-10 歲小朋友記憶力強,如果對他們進行操練,成績會有很大提升。但這階段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建立同理心、培養愉快生活的態度。過了這階段,這些人生價值就難以培養。因此,操練可以日後做,知識可以日後學習,但同理心與愉快學習,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https://www.facebook.com/siulai.hk/videos/80507506966953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7:3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7:4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7:45

纪录片:《柔弱即強大》,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讲述关于709的故事
2017年3月15日,王全璋之妻李文足授权发布。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亦有称709事件,是指2015年7月上旬,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律师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的事件,部分人士则下落不明。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
https://youtu.be/hxJ4iaD4zrQ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7:49

家庭主妇 —— 709事件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采访
2015年7月9日左右至今,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领导,公安系统在全国范围对人权律师和维权公民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传唤、刑事拘留,涉及人员达200人以上。该侵犯人权事件后被称为“709事件”。

其中人权律师李春富在被天津市公安局关押了530天后,于2017年1月12日前后,背负着“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取保候审回到家中。随后其夫人毕丽萍、其嫂子、被抓律师李和平的夫人王峭岭,及被抓律师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称,发现李春富已精神失常、无法与人顺畅交流。

就此,我们采访了李和平律师的太太王峭岭女士,以及王全璋律师的太太李文足女士。https://youtu.be/m2TIT0F_9U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8:04

拍攝《709人們》的所思所感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6435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8:05

一起吃飯」的抗爭策略 — 《709人們》觀後記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4%B8%80%E8%B5%B7%E5%90%83%E9%A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3日 08:11

709家属获洛杉矶民主平台第四届奥斯卡人权奖http://www.wrchina.org/archives/5975

Daniel - 2017年05月14日 00:10

『 親愛的父親母親,王全章律師被拘捕前致父母書   』

國家話推行法冶,老點!港人見曬了!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5:12

709家屬王峭玲和李文足遊行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交待被羈押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狀況。
https://www.facebook.com/chrlcg/videos/1875798769299742/
【709快訊│江天勇爸爸及妹妹被帶到羅山公安局】
金變玲(強迫失蹤的律師江天勇的妻子):請大家繼續關注,江天勇爸爸和妹妹被截訪人員綁架直到今天早上6點坐他們的汽車到羅山公安局,江爸手腕疼痛,十分疲憊,現在被帶到楠桿派出所接受訊問!不讓回家!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Yesterday
https://www.facebook.com/chrlcg/photos/a.1571958406350448.1073741828.15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5:16

【人权律师获取保不代表当局打压的结束】尽管谢阳不再被关押的事实让人宽慰,但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拘捕。取保后谢阳很可能遭受持续的监控,行动自由也会受到严格限制,这些似乎都是当局用来对付人权捍卫者的手段,我们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表示:http://amn.st/618689zX6
https://www.facebook.com/amnestychinese/photos/a.581216578641736.107374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7:34

囚歌 向政治犯致敬https://youtu.be/VWEZuIWrr_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7:55

常伯阳《囚歌》(于浩宸演唱)
作者:常伯阳

我在里面,阳光在外面

亲爱的父母,不要悲伤

这不过是

黎明前的 黑暗

我在里面,月亮在外面

亲爱的妻子,不要哭泣

月缺总会 月圆

我在里面,小鸟在外面

亲爱的女儿,不要仇恨

我在里面 是为恶人赎罪

也希望 为你们撑起一片

自由的蓝天

我在里面,你们在外面

亲爱的朋友,不要为我惋惜

外面的世界,何尝不是

没有围墙的 牢监https://youtu.be/duCgRklGzb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8:20

中国大规模镇压维权律师和活跃人士 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da-gui-mo-zhen-ya-wei-quan-lu-shi-...
中国人权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8:28

最后的英雄
——呼唤王全璋律师

709战役的律师公民们
几乎都已经凯旋归来了
虽然一个个伤痕累累
却依然矢志不渝

只有你,王全璋律师
这位骁勇的猛将
至今还音讯了无
不知何时是归期

你一向冲锋在前
穷追猛打
可惜这次久去不回
让亲友们格外担忧挂念

全璋兄弟,你在哪里
多少人在盼望着你归来
难道你把这场战役变成了远征
不破楼兰誓不还?

伽利略说
需要英雄的国度是可悲的
可是如果没有你们
这个国家将更加可悲

但愿你就是那
最后的英雄
从此世间不再需要英雄
人们平等相爱幸福美好

我们将以最隆重的仪式
欢迎你这位最后归来的英雄
届时一定要唱起那首
正义律师之歌
徐琳:最后的英雄2017.5.10(诗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xu-lin-zu...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9期,2017年5月12日—5月25日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8:45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兼忆“七〇九事件”后的一些遭遇

2017年05月12日

自2015年初,国家政治急剧向坏的方面发展,尽管我没能预测到发生“七〇九事件”,但是通过观察与深度接触访民,知道以后上访就更访不出什么了,所以,我不再接受新的维权求助,集中精力扫尾。

在扫尾过程中,我决心中断对回族老人曹玉发的多项维权帮助。具体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政府方面态度十分蛮横,而老人家又回护前者;第二是在已经是额外负担的民事诉讼立案后,法院方面变相刁难我。此事中断了之后,我没有了曹玉发的信息。

一、被上访磨死的王希才

今年四月上旬,有一位年长的刘姓回族女访民带一位女访民(汉族,姓徐)到我家,让我帮着“看看材料,出出主意”。闲话中,刘姓访民谈到曹玉发的情况,说“曹老头儿死了”。说到底,还是曹老头儿把刘姓女访民领进我家的,事前也没跟我说。我没责怪她,毕竟“上访磨死个人”,这在访民眼中不算奇怪。

确实,我曾帮助过的年长访民王希才就是被上访磨死的。起初,律师撮合他与法院合作,去广东执行一个他胜诉的民事判决。事情办得有些眉目,王希才被打发回来。但是,后来法院的人变了说法,称“一分钱也没执行回来”。王希才不信,几次催要,但法院方面有时说给他一小部分,有时又回到“一分我也没执行回来”的说辞。无奈,王希才从2006年8月开始上访,到2013年,他已经“八年抗战”。也就是这一年,我帮他维权,替他写了十几份材料,复印也有上百份,陪他去的地方从市政府到街办处、从政法委到信访局,不一而足。

虽然执行款一分没要回来,但政府把他和老伴的农村户口转成了城市的,给了一套小面积的经济适用房,也给两人办了低保。政府人士说:这是出于政府的社会责任,“与法院的对错没关系”。因此,王希才接着上访,不但希望要执行回款的估计额四十万元,还要求补偿这些年的利息。最终,他的要求不仅无果,还因常年疲惫奔波,患病去世了。

二、对常务副市长简单三问

曹玉发是我知道的第二个“上访未果人已死”的访民。初接触时,他已经八十多了。他上访的事项有三:其一,回民曹家祖坟被开发商强行夯掉,国土局视而不见;其二,身份证年龄有误,差八岁,影响了其退休待遇,但街办处与公安局都不给处理;其三,法院对他的一宗民事诉讼立案推三阻四,没有说法。

此案,第二个事较小。经过我与他所在街办处书记、维稳办负责人谈判,及与发证机关交涉,最后办妥。这算是对老人的些许安慰了。

关于第一件事。我到北京见了国家民委的信访接待人员,其称我此前寄来的代访信件已转到河北省。而后,河北省民委说转到沧州,沧州方面则说问题到了泊头(我们这个县级市)。为此,我与曹玉发在2015年7月14日到了泊头市信访局,主要接待人是时任常务副市长时某(回族,现已调任沧州纪检机关)。谈话非常不愉快,时某阻止我说任何话。此前还有一个小细节:我们来到谈话室,时某的秘书从里面出来,劝曹玉发先回去,原因是老人家与时某是老表关系(都是回民),时市长一定会给予特别照顾。然而,曹玉发不信那一套,一定要按序进去。老人家文化程度低、年纪又大,说不清楚;我代老人家陈述,时某坚决不允许。于是,我请求问三个简单问题,时某准许。

我问:“今天是不是泊头市人民政府领导接访?”

时答:“是呀。”

我问:“你在市政府是什么职务?”

时答:“常务副市长。”

我问:“你贵姓?”

时答:“姓时,时间的时。”

三问后,我起身,收拾面前摊开的资料,出屋。我回家一个小时后,曹玉发追了回来,说:“你把时市长弄了个烧鸡大窝脖儿。你走了,他把信访局的、监察局的骂了一通。问谁把你放进来的。”

三、酒后的嫖局

我耐心听曹讲了大约一刻钟,最后他说:“彦臣呀,你得答应我一个请求:一年内,别把你窝时市长的这事儿给写网上去。”我答应了老人家。时某的蛮横态度,让我判断出了“七〇九事件”后接访政策大调整。此非主观臆断,因为数日前,也就是“七〇九事件”的次日,一位几乎没什么来往的发小找上门,要我去帮他选电脑及调试网络。之后,他召集另三位发小一起去喝酒。

酒喝到差不多,一位与公安方面有很好人际关系的发小对我说“再多管闲事儿,公安局就弄你!”我也不示弱,在酒桌上就给顶了回去。四个人很尴尬,就灌我酒。还有,那位上门叫我选电脑发小与公安方面也有关系,总之他们是协商好了,要训我。

酒后,他们建议去找个洗浴场所每人“打一炮儿”,费用不让我掏。我没明确拒绝,但思忖如何脱身。到了他们说好的地方,恰好楼顶储水罐临时崩坏。到第二家,老板可能看我是生面孔,比较警惕,说“暂时没人儿”。我借故接手机,把洗浴手牌扔柜台上,溜掉。

假如当天,我真醉到失控,嫖了,难免有“录像伺候”或手机拍照,

即不如此,他们也有了把柄。

中国有多少“上访未果人已死”

再说曹玉发的第三件事。此案由我代理进行民事诉讼。我们到了法院,立案手续很快办完——把关法官卖人情,说是看我去了才给立的,云云。但半月后,审理法官径自给我打电话,阴阳怪气夸了我一番后,要我提供被告方的下落。显然,这是变相刁难,我怎么可能知道被告的下落。我也不客气,给法院递交了《关于解除委托代理关系的告知函》。

这些年来,中国究竟有多少访民“上访未果人已死”?不得而知。但我所在的一个小小的县级市,我知道的就有王希才与曹玉发两例——这也算个样本数据吧!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qi-yan-ch...
(第209期,2017年5月12日—5月25日)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9:00

全球超過50個民間團體連署聲援被拘捕中國律師

就中國政府近期大規模拘捕內地維權律師及公民事件,香港8個團體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獨立中文筆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婦女參政網路、六四新生代、新婦女協進會、天安門母親運動) 在7月底發起連署,徵集香港及國際的團體表達對被拘捕中國律師的聲援。

大規模拘捕至今已超過一個月,連同發起團體,超過50個團體連署「敦促中國政府恪守依法治國承諾、尊重正當程式 並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中國律師及公民遭大規模打壓事件嚴正聲明」。

正如聲明所言,我們呼籲香港及國際社會繼續關注中國政府自7月9日進行大規模拘捕。至今仍然有17名律師、其助理及律所工作人員被違法拘禁超過四個星期,或是處於失蹤狀態。我們特別懇請國際社會積極關注中國執法機關對被囚者施行酷刑及不人道待遇的極大可能性。

我們注意到根據中國的《刑事訴訟法》第89條規定[1],公安機關可以把拘留延長至30日,人民檢察院應當自接到公安機關提請批准逮捕書後的7日以內,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決定。人民檢察院不批准逮捕的,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通知後立即釋放。17名律師、其助理及律所工作人員大部分已被關押超過30日,因此現在是關鍵時期,我們希望社會各界關注事態發展,繼續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令法律工作者可以被釋放回家。

請見以下聲明全文及連署團體名單:

敦促中國政府恪守依法治國承諾、尊重正當程式並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中國律師及公民遭大規模打壓事件 

嚴正聲明

(2015年7月20日.香港) 就「新華網」於7 月18日(星期六)晚上刊登關於「 北京鋒銳律所案追蹤」的報導,我們發出嚴正聲明,強烈譴責中國當局再次無視國際公認的法律正當程式原則,並公然違反中國國內多項刑事訴訟程式,縱容甚至鼓 勵執法機關濫權濫捕,更利用由官方控制的媒體,未審先判,企圖擾亂視聽的行徑。

我們要求中國當局立即督促執法機關嚴守法紀,停止違法傳喚及拘留,釋放所有被違法扣押的律師和公民。同時,嚴格遵守刑事訴訟法內一切規定及程式,確保一切拘留均有客觀事實和法律根據,落實無罪推定,保障所有涉事人員的人身安全及一切法定權利。

由7月9日抓捕行動開始至7月20日下午3時,至少 236名律師、律所人員或人權捍衛者受影響。其中被刑事拘留者14人,包括1名女律師和11名男律師;被強迫失蹤者6人,包括1名女律師;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或傳喚者216人,包括119名律師。

中國當局無視法紀的執法手段,已令國際社會清楚認識所謂中國特色法治的荒謬和可悲,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不同公開場合均侃侃而談的「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等承諾,不單是莫大的諷刺,而且是背道而馳。

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分別於7月11日及18日連續發表四篇文章,聲稱揭露鋒銳律所的犯罪黑幕,及發表針對律師的認罪言論。但這些律師被囚禁後待遇未 明,兼且無法依例獲得法律援助。公安部公然將公檢法三家權力角色集結一身,而最高人民法院竟甘心自我矮化予以轉發,國際早已譁然。(見附件)

根據過往資料[2],在過去十年涉及律師被嚴重酷刑及不人道待遇的個案,絕大部份都是在拘禁期間發生的,其中更不乏當事人被要求認罪悔過的情況。 就此次律師在拘留期間被指認罪,我們懇請國際社會積極關注中國執法機關對被囚者施行酷刑及不人道待遇的極大可能性。

我們注意到中國執法人員在實行上述各項刑事強制措施的過程中,違法違規的情況十分嚴重。

14名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及6名被強迫失蹤的律師及公民中,僅有3名人士的家屬已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3];僅有1名人士得以與律師會見,其他人士均處於幽禁狀態[4]。另外,大量被傳喚的律師和公民均在公安並未出示證明檔的情況下被帶走。有人不單被傳喚超過24小時,更被帶走多次,期間多人被警告或是恐嚇不得表達對被拘禁律師的支持,亦不容許擔任他們的辯護人[5]。王宇16歲的兒子包濛濛被警方非法拘禁兩天后,又被連續傳喚4次,並被禁止聘請律師。

我們強調,《世界人權宣言》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均對程式公義有清晰闡述及要求,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並《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簽署國,中國政府絕對有義務尊重相關準則。

被拘律師曾代理大量人權案件,當事人包括女性、兒童、殘障人士、宗教信仰人士、學者、記者、作家、藝術家、勞工、強拆受害者、訪民、維權人士等。律 師是法治的力量,是伸張公民正義的力量。律師權益無保障,公民權益便成空。我們有義務在這裡呼籲全社會都為律師安全的保障和律師自身的權利來呼籲。

我們並謹此 敦請
•國際社會繼續向中國表達關注,並支持中國維權律師爭取履行律師合法職務的權利
•中國政府履行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的法律義務,亦尊重自己對國民的依法執政、依法治國的承諾,嚴格遵守刑事訴訟法內一切規定及程式
•中國政府立即公佈所有被扣留人士的在囚地點,予以會見家屬及委任律師,落實無罪推定,保障所有涉事人員的人身安全及一切法定權利

發起團體:

1.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2. 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3. 獨立中文筆會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4.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5. 婦女參政網路Network for women in politics

6. 六四新生代Spirit8964 Association

7. 新婦女協進會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8. 天安門母親運動Tiananmen Mothers Campaign

連署:

1. 精算思政Act Voice

2. 藝界起動Artists Action

3. 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

4. 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

5. 國際無聲者之友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

6.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s' Union

7. 公民党(香港) Civic Party (Hong Kong)

8. 公民社會:世界公民參與聯盟CIVICUS: World Alliance for Citizen Participation

9. 民間人權陣線Civil Human Right Front

10. 民主黨(香港)Democratic Party (Hong Kong)

11. 民主中國陣線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

12.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13. 前線衛士Front Line Defenders

14. 全球化監察Globalization Monitor

15. 良心理政HK Psychologist Concern

16.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Student Union

17. 香港職工會聯盟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18.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19.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20.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Hong Kong Shue Yan University Student Union

21.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ents’ Union
22.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23. 保險起動Insurance ARISE

24. 中國勞動透視Labour Action China

25.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路Labour Education and Service Network

26. 工黨Labour Party

27. 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幹事會Law Association, HKUSU

28. 社會民主連線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29. 左翼21 Left 21

30. 嶺南大學學生會Lingnan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31. 民辯MINBYUN - Lawyer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32. 華人民書院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33. 法政匯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34. 進步教師同盟Progressive Teachers' Alliance

35. 放射良心Radiation Therapist and Radiographer Conscience

36. 社工復興運動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37. 學民思潮Scholarism

38.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Student Union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9. 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學生會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Hong Kong Community College Students' Union

40.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41. 香港大學學生會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42. 公共專業聯盟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43. 女權無強界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

44. 勞工力Worker Empowerment

45. 大專政關(大專政改關注組) (no English name)

傳媒如有查詢,請聯絡:

任小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電話:2388 1377

[1]中央政府門戶網站, http://www.gov.cn/flfg/2012-03/17/content_2094354.htm

[2]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中國律師酷刑個案概覽》,2015年6月26日。詳見: http://issuu.com/chrlawyers/docs/chrlcg_torture_day_report_2015_-_tr

[3]中國《刑事訴訟法》(《刑訴法》)規定,被監視居住及被刑事拘留人士的家屬均有權在其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二十四小時以內獲得通知(第73條及第83條)。

[4]中國《刑訴法》第規定嫌疑人自被採取強制措施之日起,有權委託律師作為辯護人(第33條),並確保律師可以同在押的嫌疑人會見和通信(第37條)。
[5]中國《刑訴法》規定傳喚時應當出示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的證明文件。傳喚、拘傳持續的時間最多不得超過24小時,亦不得以連續傳喚、拘傳的形式變相拘禁犯罪嫌疑人。應當保證犯罪嫌疑人的飲食和必要的休息時間(第117條)。

Press Release

Date: 13 August 2015 Number of Pages: 5

Over 50 World-wide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Signed Joint Statement in Support of the Arrested Lawyers in China

In ligh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recent large-scale arrest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and activists, 8 Hong Kong based organizations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Network for Women in Politics, Spirit8964 Association,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Tiananmen Mothers Campaign) have initiated a joint statement at the end of July, calling upon Hong Kong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for support against the arrest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in China.

The extensive arrests have been going on for over a month. Along with the initiating groups, more than 50 groups have already signed the “Joint Statement on Mistreatment of Lawyers and Citizens in China”.

As the statement states, we call on the Hong Kong and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continue to show concern for the large-scale arrests carried out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ince the 9th of July. As of today, there still remain 17 lawyers, lawyers’ assistants and legal staff who have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for over 4 weeks or who are currently missing. In particular, we urg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be actively concerned about the strong possibility of torture or inhuman treatment of the detainees by Chinese law enforcement authorities.

We note that according to Article 89 of China’s “Criminal Procedure Law”,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 may extend the detention for up to 30 days,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shall decide either to approve or disapprove the arrest within 7 days from the date of receiving the written request for approval of arrest submitted by a public security organ. If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disapproves the arrest, the public security organ shall, upon receiving notification,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detainee and inform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of the result without delay. The majority of the 17 lawyers, lawyers’ assistants and legal staff have been detained for over 30 days therefore now is a critical period. We hope that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ll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developments of the situation and continue to exert pressure 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the acquittal of the legal workers.

Please see the joint statement and organizations list below:

Joint Statement on Mistreatment of Lawyers and Citizens in China

(20 July 2015, Hong Kong) With regard to “Track on Beijing Fengrui Law Firm case” published on Xinhua on 18 July 2015 (Saturday), we strongly condem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hat ignore the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principles of due legal process, openly violate domestic criminal procedures, condone and even encourage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to abuse their power. In an attempt to confuse the public, the authorities have gone so far as to use the state-controlled media as a tool to judge without trial.

We call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ensure that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strictly abide by the law, immediately stop illegal summoning and detention, and to release all illegally detained lawyers and citizens. There should be strict compliance with all rules and procedures under the criminal procedural law to ensure that all detentions are based on objective facts and the law,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and the security of personal safety and legal rights of all persons implicated.

From the first arrest on 9th July to 3 pm of 20th July, at least 236 lawyers, law firm staff/human right activists have been targeted, with 14 of them being criminally detained, including a female lawyer and 11 male lawyers. 6 people have been subjected to enforced disappearance, including a female lawyer, and 216 people were temporarily detained, forcibly questioned or summoned, with 119 being lawyers.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disregarded the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their law enforcement actions, and thereby gone against the promises of “rule of constitution” or “rule of law” promulgated by the Chinese leader Xi Jinping on various occasions.

People's Daily and Xinhua News Agency consecutively published four articles on July 11th and 18th respectively, claiming to have “unveiled the criminal nature of the Fengrui Law Firm”, and published comments about the confession of the lawyers. But the treatment of the detained lawyers is unknown, and they could not obtain legal assistance guaranteed by law.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s completely shocked by the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s abuse of power by assuming the roles of Public Security, Procuratorate and the Court to judge without trial, and the self-degrading act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to repost all those articles (See attachment).

According to past records[1], lawyers’ suffering from torture and inhumane treatment in the past decade usually happened during detention, among them were many worrying cases of individuals being forced to plead guilty and repent. With regard to the current coverage on the so-called confessions by the lawyers who are in detention, we call o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take note of the grave potential of torture and inhumane treatments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We note the severe breaches of the law and regulations dur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mplementation of the aforementioned criminal enforcement measures.

Of the 14 that have criminal enforcement measures taken against them, and the 6 that are subject to enforced disappearance, only 3 lawyers or citizens’ family members have received criminal detention notices[2]; with only one being allowed to meet with his lawyer. All the others have been held incommunicado[3]. In addition, a large number of lawyers and citizens were summoned without the police being able to provide any identification document. Some of them were questioned for over 24 hours and taken away multiple times. Many others were warned or threatened not to express any support nor to represent the lawyers in detention[4]. Bao Mengmeng, the sixteen-year-old son of Wang Yu, was illegally detained for 2 days, summoned for four times consecutively as well as barred from employing any lawyer.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have clear stipulations on procedural justice. As a memb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and a signatory to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obliged to uphold the respective standards.

The arrested lawyers have represented numerous human right cases, their clients include: women, children, disabled persons, practitioners of religion and belief, academics, journalists, writers, artists, workers, victims of forced eviction, petitioners, human right activists, etc. Lawyers are the upholders of the rule of law and defenders of social justice. If the lawyers’ rights are not protected, the rights of citizens cannot be safeguarded. We hence are calling for the society to stand up for the lawyers’ safety and rights.

We hereby urg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ies to continue expressing their concerns on China, and support human right lawyers in China to perform their legitimate duti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perform its legal duty as a member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nd respect its pledge to the Chinese citizens - execute power according to the law, and uphold the rule of law, adhere rigorously to all regulations and procedures under criminal procedures la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disclose the whereabouts of the detained lawyers and citizens, allowing them to meet their families and lawyers, implement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and to ensure the safety and legal rights of all people targeted.

Jointly initiated by:

1.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3.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 獨立中文筆會

4. 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5. Network for Women in Politics 婦女參政網絡

6. Spirit8964 Association 六四新生代

7. The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Feminism 新婦女協進會

8. Tiananmen Mothers Campaign 天安門母親運動

Co-signed by:
1.Act Voice精算思政
2.Artists Action藝界起動
3.China Labour Bulletin 中國勞工通訊
4.ChinaAid對華援助協會
5.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 國際無聲者之友
6.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s' Union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7.Civic Party 公民黨(香港)
8.CIVICUS: World Alliance for Citizen Participation 公民社會:世界公民參與聯盟
9.Civil Human Right Front 民間人權陣線
10.Democratic Party (Hong Kong) 民主黨(香港)
11.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民主中國陣線
12.Freedom House 自由之家
13.Front Line Defenders 前線衛士
14.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
15.HK Psychologist Concern良心理政
16.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Student Union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17.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香港職工會聯盟
18.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19.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20.Hong Kong Shue Yan University Student Union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21.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ents’ Union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22.Hong Kong Women Workers' Association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23.Insurance ARISE保險起動
24.Labour Action China中國勞動透視
25.Labour Education and Service Network勞工教育及服務網路
26.Labour Party工黨
27.Law Association,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幹事會
28.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社會民主連線
29.Left 21左翼21
30.Lingnan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嶺南大學學生會
31.MINBYUN - Lawyer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民辯
32.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華人民書院
33.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法政匯思
34.Progressive Teachers' Alliance進步教師同盟
35.Radiation Therapist and Radiographer Conscience放射良心
36.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社工復興運動
37.Scholarism 學民思潮
38.Student Union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39.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Hong Kong Community College Students' Union 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學生會
40.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41.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香港大學學生會
42.The Professional Commons 公共專業聯盟
43.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 女權無強界
44.Worker Empowerment勞工力
45.大專政關(大專政改關注組) (no English name)
https://www.hrcchina.org/2015/08/50.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10:12

Ikyu Wong at 秀茂坪警署.

慈母手中線……
歐陽英傑(內有血腥圖片,慎入)為免有鼓勵自殺之嫌,醫生一般都不會向大眾詳細講解吊頸的病理學。我找到一個網上資源說得很清楚的,大家可以了解一下。吊頸致死的原因不一定要頸骨折斷,可以單單因為神經受壓,氣管、頸靜脈動脈受到阻塞。
http://www.forensicpathologyonline.com/e-book/asphyxia/hanging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39998326100621&id=1000027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519034901449720&set=a.597357610...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7%A7%80%E8%8C%82%E5%9D%AA%E8%AD%A6%E7%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42

好感人的一幕!「祥仔」用歌聲答謝他的母親。

與許冠傑合唱《父母恩》的王均祥(祥仔)是玻璃骨患者,天生嚴重缺鈣,身高不足2呎,一生要用嬰兒車或特製輪椅代步;但他熱愛生命,樂觀面對人生,積極參與義務工作,而其母親生前則一直細心照料兒子。港台劇集《獅子山下》其中一集單元《天生你才》,就是講述他的故事。

祥仔的母親據說1994年過世,而祥仔於2009年在家中淋浴時不慎跌倒,送院後證實不治,終年49歲。

p.s 周日就是母親節,別忘感恩。

#舊時香港
https://www.facebook.com/%E8%88%8A%E6%99%82%E9%A6%99%E6%B8%AF-6201779180...
https://www.facebook.com/620177918009590/videos/169490564720347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9日 15:31

首頁

信箱
新聞
股市
氣象
運動
名人娛樂
App下載
購物中心
商城
拍賣
更多

Yahoo奇摩

搜尋

搜尋

登入.

首頁.
政治.
財經.
娛樂.
運動.
社會.
地方.
國際.
生活.
健康.
科技.
旅遊.
氣象.
新奇.
專欄.
影音.

蔡政府周年.

豬哥亮病逝.

健康殺手.

年金改革.

一例一休.

李明哲妻公開信:中國再強大 粉碎不了尊嚴https://tw.news.yahoo.com/李明哲妻公開信-中國再強大-粉碎不了尊嚴-133454262.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7:59

天津律師將層層設政治委員 建立「政治可靠」隊伍https://thestandnews.com/china/%E5%A4%A9%E6%B4%A5%E5%BE%8B%E5%B8%AB%E5%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02

再有「709」被捕律師爆遭受酷刑:被迫服藥、罰站16小時https://thestandnews.com/china/%E5%86%8D%E6%9C%89-709-%E8%A2%AB%E6%8D%95...

李姝雲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16

【中共的政權感覺是用紙糊起來的】李姝雲,1991年生,河南科技大學畢業,鋒銳所實習律師。鋒銳所實習律師李姝雲(20歲出頭)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於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李姝雲不過就是個剛畢業的黃毛丫頭呀,怎麼就能顛覆國家呀?難道你國政權竟然是紙糊的么?天津政法系統就是很有病啊。http://hk.aboluowang.com/2016/0113/675942.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23

【中共的政權感覺是用紙糊起來的】李姝雲,1991年生,河南科技大學畢業,鋒銳所實習律師。鋒銳所實習律師李姝雲(20歲出頭)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於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李姝雲不過就是個剛畢業的黃毛丫頭呀,怎麼就能顛覆國家呀?難道你國政權竟然是紙糊的么?天津政法系統就是很有病啊。http://hk.aboluowang.com/2016/0113/675942.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29

“中國政治犯關注”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簡稱CPPC,是由一批中國大陸人權捍衛者和海外義工組成的人權機構。其服務宗旨是:爭取中國大陸每一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都獲得自由,關注所有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的艱難生存境遇。因此,本著尊重維權義工辛勤勞動的原則,務請所有引用本網站政治犯資料(含圖片),均須注明出處,即本網站名稱、政治犯編號。謝謝!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 郵箱 email: [email protected]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李姝雲(女)(CPPC編號:00295)
http://cppc1989.blogspot.ca/2015/10/cppc00295.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35

(@oubiaofeng):
李和平律師的助理考拉「趙威」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屆滿時被天津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於2016年1元8日18時被天津市公安局執行逮捕,現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https://twitter.com/duqin64/media
杜导斌‏ @duqin6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49

1991年出生,河南省濟源市人,網名“考拉”,原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法律工作者、法律協助維權者,中國曾押政治犯。

因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從事法律工作,擔當知名律師李和平的助理,曾多次參與公益訴訟,尤其是熱心服務於基層弱勢群體和維權公民的法律諮詢與救助等活動,遂遭遇當局的嚴曆打擊;2015年7月10日,在全國“7·09大逮捕”中被北京警方從住所強行帶走,並被天津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9月22日獲悉,其又被天津市河西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裁定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律師要求會見,一直遭拒;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2016年6月,被取保候審釋放。

此前被羈押於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天津市河西區浯水道與洞庭路交口,郵編300222)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趙威(女)(CPPC編號:00288)中國政治犯關注”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簡稱CPPC,是由一批中國大陸人權捍衛者和海外義工組成的人權機構。其服務宗旨是:爭取中國大陸每一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都獲得自由,關注所有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的艱難生存境遇。因此,本著尊重維權義工辛勤勞動的原則,務請所有引用本網站政治犯資料(含圖片),均須注明出處,即本網站名稱、政治犯編號。謝謝!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 郵箱 email: [email protected]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8:53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女助理赵威(图),怀疑在看守所内被性侵。709大抓捕事件被关押的律师女助理赵威,怀疑在天津市看守所遭到人身侮辱,赵威的家人指下周将会到看守所了解情况。而传媒人铁流失踪接近半个月后,他的前代理律师表示,铁流已经回家。(黄思霖 报道)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笔名考拉),在709大抓捕后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律师和家人不能和她见面。在周五(27日)有消息传出,她在看守所内遭到人身侮辱。

赵威家人所聘请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周六(28日)对本台表示,他是从天津的网友听到有关消息,赵威怀疑被看守所人员性侵。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rture-05282016095243.html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02

锋锐事务所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获释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4092016093641.html
24岁的李姝云是继黄力群和出纳王芳之后,第3名获释的锋锐律师事务所职员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05

任天堂:我所认识的几个良心犯(154位良心犯名单)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5/11/201511240109.shtml#.WR-Wtevytdg
赵威(考拉)考拉的头像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我去了一个教会,后来发现她也在这个教会了。我发微信问她:“你的真名就叫考拉?”她说:“不是。赵威。”她就像闺蜜所形容:嘴角总是带着浅浅的笑。

考拉给我印象是最没有政治色彩的政治犯。她会带女朋友到教会,参与我们的查经,轻轻地问个单纯而深刻的问题;她会给女朋友说:“我们别听了,他们会把你绕迷了。”

她们在住的地方被绑走了,我才知道她在作李和平的律师助理。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07

考拉是个动物名称,90后的美女赵威为什么用考拉为网名?已经无法向她面询了。因为自7月10日她被一群身份不明人员,在北京的居住之处被劫持以后,没有任何一个赵威的亲戚朋友律师见过她,也就是说她至今下落不明。有人或许以为我谈论的那群身份不明人员是中东的IS恐怖组织成员,其实不是,但是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是名称不同,行为雷同罢了。或许有人会说,你所说的90后美女赵威一定是得罪了哪个黑道老大了,否则怎么会遭遇到黑道恐怖分子的袭击呢?其实不是,你想想那些在中东被劫持的人质,哪一个人不是无冤无仇平白无故被袭击的呢? 7月09日后,一年到头,你们依然人间难寻,不知道在哪里?圣诞的钟声敲响后,雪花飘落。从7月流火的季节,到了冰天雪地的严冬,考拉赵威们从人间蒸发掉了。从此考拉就从能说会道的大活人变成了一个符号;从此世上缺少了一群活跃的法律维权人;从此许多人的案件没有了一群代理人;从此父母不见儿女、夫妻残缺、幼娃成为单亲;从此法律缺少了程序的环节;从此笼罩在雾霾阴郁的中国的暗箱再现。 特别难受的是,许多曾经热烈的人,冷漠了,不言了,遗忘了,无视了…。今天还在吃吃喝喝,今天就如同变幻的魔法一样木乃伊了,不知道还有明天,还有将来,还会见面,还有时日,还…。真的有些说不下去了,之所以要说,是因为我想知道我是活人,我的灵魂依然活着。心情沉重也罢,欢愉也好,都惦记哪些被黑监狱了渺无音信的考拉们。 那是一群人,不是只有考拉赵威一个人。在那群人中,考拉是年龄最小的,是少数的女性,是90后刚过24岁生日的小女子。她被抓捕的过程是暴力的,诡异的,同屋的90后女同伴说出后,都会令世人咋舌的。记得在七月十日,我在微信群中读到那神秘行动的消息后,心立马悬挂到天边,好像在读一篇不属于文明民主法治中国的野蛮时代的故事。抓捕考拉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打晕同屋者,拷住考拉,摔碎手机,搜查房间物品电脑等。这只是知道的关于考拉赵威的简单的情景。其他人呢?胡石根是怎么被消失的?李和平是如何不见的?隋牧青又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了,也没有人披露出来。他们都在哪里呢?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似乎是狠狠的掐拧了自己一下,把昏睡中的灵魂从死亡状态中打醒。否则,上帝就真的与我无关无份了。每周奉耶稣的名的聚会就真的成为了,耶稣所厌恶和咒诅人了。到那日主耶稣就会对我说,“你这作恶的人,我不认识你!”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自己却成为被福音所弃绝的人了。考拉只要在北京,就会到建国门的教会参加查考圣经的聚会,她还是个慕道友,还在学习中。其实呀,所有信耶稣基督的人,一生之久都在不断的学习中,那在后的将要在前。 记得有一次聚会查经进行时,有一个迟到者,进来后就打断了查经的秩序和安静,不断的给他所认识的人倒水,其中也包括考拉赵威。对于这种对一屋子人的藐视和不敬的态度,我作为主持人当时在劝阻无效后是拍了桌子的,可是对方更加凶猛的反对我也拍起了桌子,我闻到了他嘴里喷出的酒气,就忍耐下来,在贺弟兄带领的唱诗中安静下自己愤怒的心。在后来的轮流分享环节,考拉说,自己是想要站出来制止这种暴力倾向行为的,但当时心里确实有些惧怕。从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考拉不是一个胆量很的大的女子。事后她也许找那个领他来到教会聚会并相熟的人谈过此事,而我事后也反省自己的脾气。悔改是信主耶稣基督之人的基本人生态度,在神宝座前的忏悔是信主耶稣基督之人每日的功课。考拉赵威在这将近六个月失去自由的监禁中,在被提审时,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手段吧?!想必有人拍桌子对于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她那不大的胆量,也一定经受了各种各样锻炼和磨砺了吧?!甚愿弱女子考拉能够靠着三位一体神的帮助,得以胜过自己的软弱,不要遇到难以承受的试探,脱离一切的凶恶。 大约是六月的时候,在去教会的电梯口,我遇到考拉,也是好久没见了。她去南昌,参加所在律师事务所,为蒙冤之人争取律师查阅案卷权益的事情刚回来,说是想参加2015年的律师司法考试。再之前,她参加过蒙冤车队从北京到南昌的汽车之旅。律师行业是一个长期跟中国的公检法司打交道的职业,凡是深知中国江湖之险恶的人,都知道律师是一个需要胆量、智慧和专业知识技能的职业。尤其是在中国当律师,口才和对社会人心的把握都要强,才能行。而人心是比万物都诡诈的,是坏到了极处的,如果对人心和人性有一丝一毫幻想的话,是干不好律师职业的。法律事实是需要证据和见证支撑起来的,拥有一双清澈透明眼睛的考拉赵威,能胜任律师职业的斗争性吗?凡事相信、善解人意的考拉赵威,失去任何消息已经将近半年了,认识不认识的许多人都在寻找考拉们,你们在哪里?境况怎样?半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呢?(于2015年12月28日) 《年思/钟道》 一叶知秋,飞雪看冬; 年终岁尾,春要再来。 考拉难觅,燕子归来; 樊笼知否,一墙难隔。 冬夜漫长,阳气升腾; 以色列国,遍布寰宇。 谁说黑暗,难敌真光; 不朽言说,传遍天下。 不再恐惧,日期满足; 看2016,是谁掌管。 就此回望,恩爱不绝; 以往将来,恩典是王。 是时候了,监门大开; 牢狱中人,见主使者。 锁链脱落,得着释放; 真理仆人,得见真光。 自由儿女,律界传奇; 种子生长,顽石开裂。 一年到头,牵手前行; 牵手走过,不再惧怕。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3518 | 新公民运动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10

赵威(考拉)妈妈:一位母亲的寻女之旅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2461 | 新公民运动
10月20日是女儿的24岁生日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20

李姝雲(女)(CPPC編號:00295)1991年12月30日出生,籍貫不詳,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實習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周世鋒律師的助理,中國曾押政治犯。

自2014年加入北京銳鋒律師事務所工作團隊以來,因成為該事務所負責人周世峰律師的助理,經常參與處理相關法律工作及協助律師代理多起維權案件
“中國政治犯關注”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簡稱CPPC,是由一批中國大陸人權捍衛者和海外義工組成的人權機構。其服務宗旨是:爭取中國大陸每一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都獲得自由,關注所有中國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的艱難生存境遇。因此,本著尊重維權義工辛勤勞動的原則,務請所有引用本網站政治犯資料(含圖片),均須注明出處,即本網站名稱、政治犯編號。謝謝! “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 郵箱 email: [email protected]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09:51

為人權奮鬥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7%82%BA%E4%BA%BA%E6%AC%8A%E5%A5...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1982年正式成立。我們除了積極推動全球性的倡議運動,也關注本地的人權事務,同時亦專注人權教育,讓大眾認識及了解人權這普世價值,共同建立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網站:https://www.amnesty.org.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0日 10:25

美國國會一個人權委員會召開聽證會,多名大陸被捕維權律師的妻子,以及台灣 NGO 工作者李明哲妻子李淨瑜出席,向美國國會陳述丈夫被中國大陸政府拘留的情況及要求幫助。李淨瑜表示,自己是別無選擇才會到美國國會尋求協助,呼籲美國循台灣關係法行事,幫助她的丈夫 https://thestandnews.com/%E5%8F%B0%E7%81%A3/%E8%88%87%E5%A4%A7%E9%99%B8%...
https://www.facebook.com/standnews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1日 10:03

Jane Jiang

 
 
 
 
 
 

 · May 29, 2016

法律的天平
今天我又去了法院,因为我起诉城投集团(代表政府)在大型居民区违建高架桥侵权的案件,由调解阶段转入正式立案程序已经一个多月了,法院还没有确定具体开庭的日期,每次致电询问主审法官,他都是支支吾吾闪烁其辞。因此我只能当面质问法官,没想到法官无可奈何的告诉我,由于被告城投集团表示没有时间到法院应诉,所以他们也感到无能为力。这真是让我无言以对,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可以如此藐视法庭藐视庄严的法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之前看到一篇文章里的一个案件发生在两百前的美国,1793年两个来自南卡罗来纳洲的公民,因为财产问题起诉佐治亚州,州政府的官员拒绝出庭应诉 并坚决否认最高法院对此案的管辖权,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不利于佐治亚州的判决,这就是美国宪法史上著名的“希谢尔姆诉佐治亚州案”,当时的大法官之一詹姆斯.威尔逊在判词中指出,当“美国”而不是“美国人民”成为最首要的东西时,这是政治上的不正确。
不知道我们这里有没有这样伟大的法官,我想就算是有也无力和极权集团抗衡,当法律的天平出现严重的倾斜时,事实上已经成为权力的遮羞布。但是明知道是这样,我还是想通过法律来维护我们的权利。众所周知,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从践踏法律和一切社会规则开始的,在那个群魔乱舞的年代,每一个人都变成了失去人性的魔鬼,同时又是自食恶果的受害者。地狱里没有刑拘,人们只要相互折磨,相互伤害就够了。历史证明只有法律才能最终让我们走向文明和自由的世界。如果面对强大的阻力大家都选择逃避,那么邪恶势力就会畅通无阻横行天下,最后成为整个人类的灾难。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不想成为一个自己鄙视的人,但愿无愧于生养我的这片土地,无愧于心!

喜妈 5.11https://www.facebook.com/people/Jane-Jiang/10000453841917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2日 10:59

關注小夥伴考拉「趙威」
May 13 at 1:03am ·
這是考拉今天的自拍照片,最近正在忙於司法備考,未能一一回應朋友們的問候,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https://www.facebook.com/freekaola/photos/a.851521888301359.1073741829.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2日 15:13

李和平、李明哲、林榮基這三個分別居於中國、台灣和香港的人本應各不相干,在三地過著自己的生活。曾幾何時,我慶幸自己是香港人,不用害怕因得罪政權而受到酷刑的折磨。李明哲和林榮基的經歷猶如晨鐘暮鼓,提醒我們所以為的保障,其實是如此不堪一擊。

李和平,中國人,是中國有名的維權律師,亦是709事件中其中一位被拘捕的律師。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3日 08:32

【為何酷刑對待維權律師?】為他們向全世界大聲疾呼

吳靄儀:中國是《禁止酷刑公約》的簽署國,公約在1988 年已在中國生效。簽署國有義務採取一切行動消除及懲處一切酷刑對待。其他的簽署國,就只看到一帶一路炫人的光輝,不過問中國為何酷刑對待她的維權律師麼?
───────
【全文】為何酷刑對待維權律師

台前,一帶一路,萬國來朝,習近平微笑揮手;幕後,維權律師被失蹤、被囚密室、酷刑對待;中國的強大,值得我們高興,還是令我們心寒?

香港特區,鬧劇連場,當權者扭曲法治,侵犯議會獨立,以「藐視立法會」檢控議員;相形之下,何其事小!畢竟我們尚有制度能對付,畢竟被針對的人尚有人身安全。何以我們全心全意關心這些事情,對一水之隔的慘烈迫害置若罔聞?

香港受《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約束;香港人權法案第3 條保障「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這項基本人權是絕對的權利。香港法庭經常處理因面對酷刑對待而聲請不遣返保護的案件,我們因所涉的案情,熟悉在伊拉克、在巴基斯坦、在土耳其等等國家,因宗教、政治組織、政見等因由受酷刑對待的人的遭遇,受聘的律師、大律師有責任為這些酷刑聲請者爭取他們的權利和應得的保障。我自己也經手過不少這樣的案件,有些聲請人遭受過嚴刑拷打、電擊、精神虐待、殘害肢體筋骨,多年後身心仍留着烙印,他們的遭遇無可懷疑、真有其事。

那麼,當看到活生生在我們面前的內地維權律師、受酷刑的證據和具體細節描述,我們又情何以堪?被工字鎖——即手扣、腳鐐加一條連接兩者的鐵枝日夜鎖住,坐卧站立也不能站直身子,是何等殘酷的身心折磨!從多位受害人的透露,被迫服食精神藥物,似乎已是經常施用的新折磨方法,一些受此對待的人士,釋放之後也已精神崩潰,毁掉一生;此外,密室囚禁、長期罰站、毒打,不在話下。我們還能袖手旁觀麼?我們還能安於只顧一個特區之事,能不利用我們僅餘的資訊自由、言論自由,為他們向全世界大聲疾呼麼?當內地支持着這些被失蹤、被酷刑、被威嚇的維權律師和他們日夕生活在憂煎之中的親友的組織向我們呼籲之時,我們能不施以援手麼?

中國是《禁止酷刑公約》的簽署國,公約在1988 年已在中國生效。簽署國有義務採取一切行動消除及懲處一切酷刑對待。其他的簽署國,就只看到一帶一路炫人的光輝,不過問中國為何酷刑對待她的維權律師麼?https://www.facebook.com/civicpartyhk/photos/a.450720993456.230412.1073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5日 04:22

//梁國雄引用了兩首唐詩詩句,首句來自劉禹鍚《浪淘沙》-「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意指貴族女性的首飾和王侯將相的金印,全由基層勞動者由沙堆中淘洗出來。

次句來自秦韜玉的《貧女》-「苦恨年年壓金綫,為他人作嫁衣棠」,意指不斷以金線刺繡,卻只是為人家製作嫁衣棠,以上唐詩集句,道盡了梁母的辛酸。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90882?utm_content=buffer35e50&utm_mediu...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8日 00:25

傑斯、桑普:靚女高學歷透露做高官小三,709大抓捕陳桂秋得特朗普營救HencePo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受賄690萬元案幵庭,劉志華為情婦攬得國家網球中心、曲棍球場及射箭賽場等奧運工程,在市郊建豪華行宮會多名情婦。在落馬28個月之後,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最終站到了被告席上。10月18日河北省衡水市中級法院接受一審宣判,劉志華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法院宣判後,劉志華未明確是否上訴。劉志華1999年起擔任北京市副市長。劉案發時在北京市九名副市長中排名第四,主管城市建設規劃,負責建設、國土房管、體育、軌道交通建設方面的工作。2006年12月中旬,劉志華被「雙幵」(幵除黨籍、幵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查處。據媒體透露,直接扳倒劉志華的竟是一盤長達60分鐘的性愛錄像帶,錄像的男女主角正是劉志華和他的一名情婦。劉志華擁有多個情婦,為了讓這些情婦為自己服務,他竟然以修建度假村的名義,在北京市郊懷柔寬溝建立了一座豪華的「行宮」。該「行宮」擁有150個房間,內部裝修按照五星級的標準執行。據曾經「掌管」這座「行宮」的劉的一名情婦稱,一名叫張怡可的女孩因為獻身劉志華而未得到要求的回報,於是設下陷阱,在一家高級酒店裡,張怡可將自己和劉志華做愛的過程及談話都悄悄地錄了下來。之後,張怡可把這盤長達60分鐘的性愛錄像寄給了北京相關部門。雖然此事未公幵在案情中得到證實,但劉落馬之前,「有關他生活腐化的群眾舉報材料出現在有關會議上」卻是事實。既為大學教授,又是二女之母,陳桂秋肩上的責任在丈夫謝陽被捕後更見沉重。陳桂秋為人隨和儒雅,又樂觀健談,生活簡單樸素。博士畢業後於湖南大學任教,成就斐然;婚後只把注意力放在兩名年幼的女兒身上。對於丈夫謝陽在外的工作,陳桂秋從不理解,亦不願多花時間關心,只想到丈夫有機會因擔任這些社會弱勢群體的辯護人而株連到家中老少,經常好言相勸不要再參與這些案件。但謝陽那份俠義個性那會理得這些,經常風裏來雨裏去,建三江、慶安、王宇維權、支援陳光誠等案件,他事事親力親為。兩口子儘管為此偶有爭吵,但一家生活終究是其樂融融。然而,於2015年7月10日,謝陽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簡直就讓身為妻子的她完全崩潰,終日面容枯槁泣不成聲,教研工作幾乎為此停頓。陳桂秋及後安慰自己,總算是大學裏教書,也是體制裏的人,所以即使謝陽的辦公室被抄、不能找人權律師代理、不能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甚至自己的電腦、電話、電郵全部被監控,陳桂秋也絲毫不在乎,因為她滿心以為跟政府「有關部門」合作的話,應該不會怎麼為難他們一家。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9日 05:47

为 “ 人 ” 之 父 魏志军 在农贸市场上,几个十来岁的孩子替 父亲守菜摊,稚嫩的叫卖声,听来让人心 中一阵酸楚。 中国大陆已解放快四十年了,然而在 当了父亲的人们中仍有一支数量不小的文 盲大军,如果这些“父亲”自己到此为止 也就罢了,岂料他们又在悄悄制造下一代 的文盲队伍,想想国家四化发展的前景, 再看看 这些做 父亲 的做 法,能不 令人担 心? 鲁迅先生曾把当父亲的分成两类,一 类叫孩子之父,一类叫“人”之父,他说 第一种“只会生,不会教,……第二种是 生了孩子还要想怎样教育,才能使生下来 的孩子,将来成一个完全的 人。”旧中国由 于国家落后,人们生活贫困,自然是只管 生孩子不管教育的“孩子之父” 多,因此虽落了个“人口众多” 的 虚 名 ,但 人 口素 质 委 实 不 高。如今祖国政治上强盛,经济 上也比过 去繁荣得多,但“孩子之父”又大 量出现,显然是和时代不合拍的。这种现 象的产生倒不完全是经济原因,腰缠万贯 的个体户不也有让孩子去“摆摊”的么? 主要 还是 因为没文 化而限制 了 他们的视 野,只看眼前那点儿利益,而对孩子的成 才、国家的发展一点儿也意识不到。这些 “养不教”的父亲对人口素质的影响可能 会波及几代人,鲁迅先生把 这种父亲称为“制造孩子的 家伙”,我以为一点儿也不 过分。 国家需要人才,成才需 要教育。社会向每一位做父 母的发出声声呼唤:请你为 “人”之父! 1989年6月4日

 
 

昔日舊聞 - 1989年6月4日人民日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20日 07:26

按圖可觀看過去讀者評論
香港編年史(FB)當年今日 1997年5月14日。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香港編年史 Hong Kong Chronicle

香港編年史(FB),當年今日,1997年5月14日。秀茂坪童黨謀殺及燒屍事件。一名有輕度弱智的男清潔工人, 屢屢被一班童黨欺負。 童黨中一名16歲陸姓少年,不值友人行為,暗中到清潔工人家勸他報警。 童黨首腦得知後,有感被出賣故召集其他成員,誘陸到清潔工人家教訓他。陸先後遭到十四名男女 (13~16歲) 輪流虐打,其間陸...

See Mor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23日 15:08

艾思@法政巴絲: 「原來,最強大的武器不是槍和坦克;不是監控和維穩網絡;也不是牢獄和酷刑。政權可以禁錮一個人的身體,限制他的行動,但無法消滅他的希望與信念。而這種希望與信念,就像燃點一朵小小的燈火,溫柔但光亮,甚至照亮一整片黑暗。」

向709律師的太太和家人們,遙遙送上我們的祝福!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news/20170923/57245336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10月11日 13:07

 1 person

各位早晨,今日係5月14號星期日。今日有幾陣驟雨,短暫時間有陽光,都幾熱下最高30度

#周嘉儀 #venuschow

 1 person, smiling, standin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10月21日 00:31

英國《衛報》指獲得一份來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非公開報告,報告稱該理事會工作小組經調查研究,否認中國政府的說法,指胡石根、周世鋒及謝陽三名人權律師並非自願認罪,對此三人的拘捕是違反公平審訊權利的國際常規,更指中國法律與國際常規不符。

報告又要求中國當局在半年內釋放三名被捕律師並賠償。

英國《衛報》指獲得一份來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非公開報告,報告稱該理事會工作小組經調查研究,否認...
THESTANDNEWS.COM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