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cheung1019842's 的頭像

一九八四友愛部101室两分鐘

鬥委會成立五十年

中國文化大革命發起的標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五.一六通知》發出的一周年,左派陣營在1967年5月16日於土瓜灣工聯會工人俱樂部舉行會議,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為「鬥委會」,而工聯會理事長楊光出任主任委員,通過對「港英政府法西斯迫害」的抗議書。同日,在大陸政府組織下,北京40萬群眾遊行至英國駐華代辦處,而大陸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遊行前曾指示外交部,表明遊行隊伍須格守「不衝、不進、不砸」。

「鬥委會」在成立翌日,楊光、費彝民等17名鬥委會代表到港督府,要求向港督戴麟趾爵士呈交「反對港英法西斯暴行抗議書」被抗諸門外,眾人在港督府門外揮動《毛主席語錄》及高叫口號。

也有說「鬥委會」是於新蒲崗暴亂之後,工聯會在5月12日召開全體理事會議,決定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以新華社香港分社運作的中國共產黨港澳工委方為實際領導,為於六七暴動時以武裝鬥爭及暴亂手段反對英國殖民地統治。

1967年5月16日,發表《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抗議書》向港英政府抗議。

1967年5月22日,「鬥委會」組織香港工人示威,在港督府門前貼大字報,並與香港警察衝突,迫使政府實施《緊急條例》,限制遊行集會。5月22日,示威群眾無視緊急條例,繼續集會。衝突中警察開槍打死一人,數十人被捕。由此引起了香港各界大罷工。

按照1967年5月24日《大公報》的名單,鬥委會委員共有348人,其中17人為常務委員。

楊光67年時為港九工會聯合會(簡稱為工聯會)理事長,暴動時為「鬥委會」主任委員,涉嫌組織及策劃一連串包括暗殺和放置炸彈的暴力事件。他率眾到總督府示威以後,就躲進中國銀行(舊址)大廈頂樓,作為『寓公』達數月之久。於2001年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

「鬥委會」副主任委員: 黃建立,漢華中學校長,1999年獲頒金紫荊星章;费彝民,香港《大公報》社長;王寬誠,中華總商會副會長;謝鴻惠,德信行經理、中華總商會會董。

常務委員: 胡九,洋務工會副主席;黃燕芳,港九紡織染工會主席;伍宜,煤氣公司華員工會主席;劉謙,摩托車工會九巴分會副主席;郭添海,摩托車業工會主席;鄧全,太古船塢華員職工會主席;潘德聲,新華社副總編輯;任意之,鳳凰電影公司導演;陳紘,中國銀行副經理;湯秉達,中華總商會司庫;廖一原,新聯電影公司董事長、中華總商會會董,於2000年獲頒銀紫荊星章;黃富榮,香島中學教師,現任基本法推介聯席會議名譽主席,2007年獲頒銅紫荊星章。

其他獲頒紫荊章「鬥委會」成員: 1997年大紫荊勳章-莊世平 南洋商業銀行董事長 ; 1998年大紫荊勳章-吳康民 培僑中學校長 ; 1999年大紫荊勳章-李澤添 鞋業職工理事長 ; 2002年銀紫荊星章-蘇務滋。

其他「鬥委會」成員:麥逢德 工聯會工人醫療所主任、勞教會主任;吳理廣 香港海員工會主席;黃祖芬 中華中學校長;蔡福就 中國旅行社副經理;巫晉舒 香港華人文員協會主席;蔡渭衡 華革會秘書;陳丕士 華革會主席;陳君葆 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及華人革新會成員;李子誦 文匯報社長;胡棣周 香港夜報社長;白潔之 華革會醫藥福利委員會主任;梁樹棟 港九牛奶公司華員職工會主席;陳妹 香港電車職工會副主席;陳錦謙 九龍電力公司華員職工總會主席;陳照康 香港電燈公司華員職工會主席;盧華安 九龍船塢勞工聯合會主席;張烈 工聯會秘書;馬桂英 煙草業職工總會主席;馮海 港九印務職業工會主席;李耀棠 港九油漆業總工會理事長;黃學 糖果餅業工會理事長;林珠享 港九惠潮手車職業工會主席;劉三 港九打石建造業職工會主席;孫城曾 中僑國貨董事長、民盟成員;吳麟華 華豐國貨公司經理;陳思齊 香港生豬行商會理事長;余鴻翔 文匯報總經理;周奕 文匯報記者,《香港左派鬥爭史》作者;傅奇 長城電影公司演員;吳叔同 中華書局香港分局董事 ;高卓雄;梁燦輝;郭徵甫;阮祿安;黃堅;邱文椿;黃佩球;林蕃元;葉若林;梅文鼎;黃福俊;丁乃答;王國桐;溫康蘭;李作基;黎草田;吳達表;廖恩德;麥佐衡;沈日昌;陳章;洪展;方群;吳炎;陸麟;張恩;何炎;劉華;李光;馬月華;賴礽昌;洪傳滔;張學明;鄧典初;郭宜興;方遠謀;張振聲;胡士澄;鄭桂芬;歐陽瀚;邱亦山;鄭怡情;陳遜予;楊鴻;黃燕清;倪少強;吳定舉;潘範庵;趙耀華;郭華;楊熹;歐陽新;劉明德;黃四;莊佐賢;李振武;黃光炎;徐輝星;孫良;李仰光;莊成宗;郭錫侯;譚星;周明;楊榮光;黎裘;余成德;王德海;鄺拾;陳陌軍;陳才偉;張子宏;方志勇;梁以忠;李崧;徐湛星;葉淵;賀仰光;黃振英和葉啟章。

不見在梁振英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任內,「鬥委會」成員獲頒任何紫荊章。

難怪,陶傑在其<五月的事件>文章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509/56665264 寫道:「梁振英拒絕,從心理深層次還可以解釋。因為五月暴動時有一句家傳戶曉的口號,針對港英的洋警司和華人警察,叫做「生劏白皮豬,紅燒黃皮狗」。如果我的老爸當年是港英總督府駐守的山東警察,當年這樣一定性,我雖然表面還很愛國,百行孝為先,心裏不惱火才怪,還怎會給你平反?」怎會給「鬥委會」成員頒什麼紫荊章。

不過,前特首曾蔭權其爸曾雲也是香港警務人員,所謂的「黃皮狗」,他在特首任內,2007年頒銅紫荊星章予黃富榮。

https://zh.wikipedia.org/zh-hk/%E5%85%AD%E4%B8%83%E4%BA%8B%E4%BB%B6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8%AF%E4%B9%9D%E5%90%84%E7%95%8C%E5%90...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0日 05:35

吳康民﹕為楊光辨誣 還「六七」真相https://news.mingpao.com/pns/%E5%90%B3%E5%BA%B7%E6%B0%91%EF%B9%95%E7%82%...
「反英抗暴」根本違反了中央自解放以後的對香港的政策。1949年全國解放以及抗美援朝以後,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禁運,使剛成立的新中國,在恢復經濟建設中遭遇某些戰略物資的缺乏及高精技術輸入的困難。但香港作為一個英國人統治的窗口,用處極大。即使禁運,利之所在,仍然是個「漏洞」。所以毛澤東、周恩來等領導人,深知此中利害,決定對香港的政策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並不急於收回。
而當年反英抗暴叫出的口號是「港英滾出去」,即是擺出要收回香港的態勢,這與中央的對港政策不符。但當年是「四人幫」的極左派當權,他們執行「愈亂愈好」的政策,對香港的極左的「反英抗暴」,便只有鼓勵而沒有制止的份兒。
加上當年內地到處是「鬥爭當權派」,領導幹部人人自危。香港新華社的負責官員,作為領導幹部,也不例外。他們為了自保,不惜犧牲群眾利益,於是一場小小的勞資糾紛,經過他們的指揮發展成大規模違反群眾利益的「反英抗暴」鬥爭,以迎合「四人幫」的胃口。
由香港新華社一手包辦成立的「鬥委會」,既然標榜為「香港各界同胞」,當然也要顯示出「工人階級領導」。於是楊光作為香港左派工聯會的理事長,理所當然地被推為主任。
其實,楊光「一切聽指揮」,自己並無決策權。事無大小,都得聽新華社的。而且事實上鬥委成立不久,楊光就已成港英當局監視以至追捕對象。他率眾到總督府示威以後,就只能躲進中國銀行(舊址)大廈頂樓,作為「寓公」達數月之久。
至於要放真假炸彈,以至炸死北角無辜小童,暗殺在電台上叫囂反共的廣播員林彬,都不是楊光作出的決定。也許執行者是某些工聯會的屬員,但指揮行動的都另有其人。楊光當時只是一面空頭旗幟,甚至可說是個傀儡,並未參與實際工作。
就我所知,楊光是一個平和但缺乏主見的人,因為他聽話,所以才能擔任這個「反英抗暴」的「旗手」。
楊光一生淡泊自持,絕對不是一個「工人貴族」,是真正的無產階級。他從電車售票員開始(我曾乘過他當售票員的電車),當過電車工會副主席。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0日 14:31

852郵報

【林行止:香港建制隨時重蹈法國大選覆轍】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15075

//極右的勒龐今屆得票超過1,100萬張,比她5年前參選還多出約400萬,進一步反映歐洲年輕人不滿當前建制只求私利,甚至已有調查反映更多年輕人不惜最後訴諸暴動;「事實上,香港年輕一代所以『愈來愈激』,根本原因亦是因為在北京以其有別於港人認知的理由解釋《基本法》導生的窒息感!」......//
#852郵報 #林行止 #法國 #勒龐 #馬克龍https://www.facebook.com/569337929781203/posts/128498925821606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0日 14:34

【#重磅:點進地圖,親歷50年前的 #六七暴動】http://bit.ly/2pqD4KT
https://theinitium.com/project/20170509-hongkong-67-memory-map/
今年是六七暴動 50 週年,這場運動被喻為「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不過,香港教科書及政府從沒提及這件大事,令當年的真相變得愈加模糊......

你可以點進「地圖」,回顧爆炸、槍戰、縱火發生的現場;

又或者點進「大事」欄,讓歷史圖片帶你「重組案情」;

你還可以跟着「導航」的路線,走進當日發生暴動的工廠…… http://bit.ly/2pqD4KT

【煽動、自願、愛國與盲目:三部影片,三個不同的「六七」故事】http://bit.ly/2qufem0
【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http://bit.ly/2qcyj8D
【戴麟趾的第二戰場──六七暴動的英方內部角力】http://bit.ly/2pcQOum

#端傳媒 #端香港https://www.facebook.com/theinitium/?fref=nf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0日 14:36

【三套 #六七暴動 紀錄片,誰最能還原真相?】http://bit.ly/2qufem0

「你為什麼不用我的訪問?」70歲的陸德成未經邀請,喝問導演,他當年是左派份子、六七暴動的參與者。

這並不是第一次—— 在《#消失的檔案》展開社區放映的兩個月裏,導演羅恩惠常常遭遇質疑甚至襲擊,有左派老人指紀錄片未反映他們認為的「真相」...... http://bit.ly/2qufem0

【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http://bit.ly/2qcyj8D
【戴麟趾的第二戰場──六七暴動的英方內部角力】http://bit.ly/2pcQOum

Vanished Archives 消失的檔案

#端傳媒 #端香港
https://www.facebook.com/theinitium/?fref=nf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04-hongkong-memory-battlefield/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0日 14:53

【#六七暴動 羅生門:五十年了,誰知道真相?】http://bit.ly/2puNha9

#周恩來 是否遙控暴動?
花園道的「血腥鎮壓」是否真有其事?
究竟是誰殺了電台主持 #林彬?

由於歷史資料匱乏,自1967年爆發以來,不少有關六七暴動的說法未能考證。在此,我們為你羅列了八大之謎…… http://bit.ly/2puNha9

【互動地圖帶你重回現場】http://bit.ly/2pqD4KT
【煽動、自願、愛國與盲目:三部影片,三個不同的「六七」故事】http://bit.ly/2qufem0
【六七暴動真的改變了香港嗎?】http://bit.ly/2qcyj8D

#端傳媒 #端香港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509-hongkong-67-myth/
https://www.facebook.com/theinitium/?fref=nf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2日 15:20

「各界委員會」的勾當/范克
提到「各界」和「委員會」,不少香港人都會聯想到六七暴動時,由工聯會組織的「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如何有組織地發動工運和放炸彈,導致大量香港人無辜傷亡。在六七暴動的那一年,香港受左派引起的暴動影響,確實是損失了裏子。然而,與香港比較起來,事件令中英關係陷入低谷,甚至有可能影響到中國取得外匯的主要途徑,是既損失面子,也損失裏子。
一群因恐懼北京文革風暴會波及自己、全然只顧自身利益的人,企圖把香港推向動亂的局面,不只為香港帶來損失,更直接為中國帶來損來。
如果六七暴動沒有發生,鬥委會沒有成立,中共收回香港主權的過程,想必容易得多。
事實上,香港人對於港英政府的信任和對香港的歸屬感,都因為暴動而慢慢建立起來。在中英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時,英方可以將香港的人心和民意作為談判籌碼,令中方吃盡苦頭。如今,有多少人是為着自身利益,而利用「各界委員會」的名義,去做損害國家和香港利益的勾當?倘若北京不希望損失面子的同時,又損失裏子,那就必須有足夠的決心,停止把中共的一套施行到香港的一制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12/2001911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3:57

【歷史回憶】今天香港共狗黨派前身在1967年策動殺人放炸彈的暴動!今天的魚蛋革命望塵莫及https://youtu.be/jxOcGjBpts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4日 08:51

5月16日,是中国文化大革命发令枪声响起的日子(《五.一六通知》)。1983年5月16日,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十七周年,那天,何学义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枪决,年仅34岁。在那些人们有权依法公开批评和反对执政者的国家里,还会有何学义的故事吗?
王东成:何学义的故事

在此生相遇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像刀刻的一样,铭记在我心里,怎么也不能磨灭,他叫何学义,生于1949年。

1983年5月16日上午,何学义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枪决,年仅34岁。他是个什么人?我说不清楚。有的人,不仅盖棺难以定论,而且仿佛永远也难以定论。何学义,似乎就是这样一个人。

1961年9月,我和何学义分别从建设小学和前进小学考入吉林省浑江市(现白山市)二中。一上初中,我俩就相识了,逐渐成了好朋友,并且一起结识了几个(岳德发,姜国有,宋德洗)平时谈得来的同学。后来,我们这5个人,就成了被某些老师和同学称为“磕头拜把子”的思想落后乃至思想反动的“小集团”。

何学义聪明,学习好,尤其是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简直可以称为天才。他也很喜欢阅读历史书籍和文学作品,我俩经常交流读书的体会和感想,互相推荐阅读书目。记得他将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巴金的《家》、《春》、《秋》作为节日礼物赠我。我也赠书给他,什么书,已经不记得了。虽然同在一个班级,几乎天天见面,连星期天也常常相约在一起,但是我们之间还是要经常通信,在信里表达面对面时难以传达的友情和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每逢节日我们都要互赠自制的贺卡,在贺卡上写一些自以为很深刻、很独到、很有才华的话语。

何学义耿直、敢说话、口无遮拦,也爱说些“大话”。他自视甚高,颇有些恃才傲物、居高临下、万物皆备于我的气象,总觉得天将降大任于其身,今生注定要干一番大事业。因此,不少同学对他是敬而远之。我却特别喜欢他的这些个性,觉得他特别有魅力。“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他对我,大概也如此吧。
其实我们在一起,很少谈作业、谈课本,大都是海阔天空地谈论些历史和现实的大问题,不知天高地厚地谈论各自的理想、胸怀和抱负。什么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杜甫、李白、苏轼、辛弃疾、关汉卿、汤显祖、曹雪芹、鲁迅、郭沫若、商鞅、王安石、秦始皇、朱元璋、洪秀全、孙中山、蒋介石、拿破仑、华盛顿、太平天国、辛亥革命等等,都是我们谈论的内容。

随着交往和友情的加深,日益无话不谈,我们开始谈论现实,斗胆批评时政(例如“阶级路线”),倾诉对现实的不满。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不管是哪个民族国家,不管是哪朝哪代,凡是投靠和谄媚当权者的人和作品,没有一个不是湮灭无闻、遗臭万年的;相反,凡是敢于批判和反抗权贵的人和作品,大都彪炳史册、流芳百世。而我们,则立志做一个为追求真理和正义而“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人。如此,我们越来越成为以俞伯牙和钟子期自许的知音与同道。

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随着谈论现实、表达政见和抱负的加深,我越来越害怕了,越来越胆战心惊了,越来越不想继续这样的交往和友谊了。到后来,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前程,我竟毅然决然地与之断交、绝交、不再交往了。这是为什么呢?

似乎可以说,何学义出身于一个反共世家。国共内战时,他的爷爷是国民党山东定陶守军的班长,解放军攻占定陶县城以后得以潜逃,1949年后定为历史反革命而被专政,他的父亲曾与人组建“中国兴民党”,任该党的“东北主席”,亦被判刑、劳改。

何学义是在父亲何安民的精心教育下成长的。有一次,何安民问何学义:“你长大了干什么?”他回答说:“当工程师”。何安民立即批评他:“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你应该当元帅,当拿破仑那样的大元帅”。何安民经常教导何学义:要像愚公移山那样,把反共大业一辈接一辈地进行下去,直到胜利,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何学义对我越来越亲近,越来越把我视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越来越敞开心扉向我倾诉他的政见和抱负。可是,这些亲近和倾诉,反而使我越来越害怕他,越来越想疏远他。譬如他经常说:马克思主义是精神鸦片;共产主义是天方夜谭,社会主义是专制暴政;蒋介石领导全面抗战,“外乱守四川,内乱守台湾”,是个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这些话,听起来让我心惊肉跳。因为一则我仅仅是对现实有所不满和批评,而他是以现政权为敌;二则他要从事的“事业”,是要坐牢和杀头的,我绝对没有那个勇气和胆量。

有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参观阶级教育展览馆,在看到一个反革命组织的党章、党徽、党旗、党歌(其中有一句“威震昆仑巅,为国扫狼烟”令我印象十分深刻)和其党魁被五花大绑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照片时,何学义伸出大拇指深情地说“英雄啊”,吓得我惊慌四顾,倒抽了一口冷气。

还有一次课间休息,同学在一起随便聊天,何学义突然口出狂言:“我真希望美国扔一颗导弹把北京中南海炸平!”这话把大家都吓得目瞪口呆,我更是感觉毛骨悚然,出了一身冷汗。当时何学义还说:“我说这话,谁要是去告发,我就说他与我一起说的”。因为同学都知道我俩是朋友,他这样说时,许多同学都把目光投向我,这使我更加害怕,感觉心都在发抖。

我猛然意识到,何学义早晚得出事。如果我继续与之交往,也早晚要跟着倒霉,必须尽快与他绝交,再也不能与他来往了。那些天我惶惶不可终日,夜里常常吓醒。怎么办呢?

我决定给何学义写一封“绝交信”,在这封信里,表示与他划清界限,表达对他的“反动思想”和“反动言论”的批判。但是,一定要做出“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说他改过自新,脱胎换骨,求得党和人民的宽大和谅解,回到党和人民的队伍。这样,可以不激怒他、吓着他,避免他迁怒与我,做出伤害我的事情。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我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劝说何学义更弦易辙,而是为了一旦他出事,我可以凭借这封信洗清自己:我早就跟他划清了界限,早就劝说他改过自新。把这封信发给何学义之后,我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那是1964年,我们读初中三年级。

自此一直到1966年6月,我与何学义虽然都考上了浑江市二中的高中,并且在同一个班,但是基本上没有交往。可以看得出来,他记恨我,不屑与我交往。在他的心目中,我是一个软骨头、胆小鬼,是一个甫志高一样的叛徒。

行为上他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绝不再发表“反动言论”,伪装积极,经常做好人好事,经常写思想汇报,强烈要求入团,成了入团积极分子。学习更加努力,成绩更加优秀,如果他能如愿混成一个团员,有可能会凭借“重在表现”政策而考取一个大学。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来了,事情起了更大的变化。6月18日,学校宣布停课。过去很长时间里,我被视为思想落后的“白专分子”而备受压抑,文化大革命使我产生了一种要挣脱压抑、求得解放的愿望和冲动。在这样的思想情感驱使下,6月21日,我约几个同学一起到我家写揭发、批判学校领导压制本校文化大革命的大字报。出乎我的意料,何学义竟然也要求参与,我没有、也无法拒绝他。于是,他和我们一起,成为写出全校第一张“反革命大字报”的6个“右派翻天”的反动学生。自此在时代的大潮中,我与他再一次发生了比较紧密的联系和交往。

擒贼先擒王,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我是写这张“反革命大字报”的组织者和撰写者。于是那些高喊着“誓死保卫党组织”、“誓死保卫校领导”的老师和同学,就集中火力揭发、批判我。在铺天盖地的揭发、批判我的大字报中,有一张大字报特别有杀伤力,几乎将我置于死地:我读初中时的班主任贴出了一张《请看王东成的反动面目》,并全文公布了我的一封“反动书信”。

那封“反动书信”,是我读初中三年级时写给同学朱济兴的。朱济兴与我,都喜欢文学,尤其是诗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朱济兴在诗坛以笔名朱雷闻名遐迩,他的许多诗歌颇受人们的喜爱和好评,尤其是《北方的图腾》,刻画了“苍狼”的形象,足以被写进当代文学史。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我在那封“反动书信”里,学着普希金、莱蒙托夫等诗人的样子,抒发了一点“小布尔乔亚”的忧伤、烦恼和痛苦,其中有“凄凄惨惨戚戚”,“诗人啊,什么时候,你的诗,不再是烂漫云霞的颂歌、悲凉世事的哀吟”一类的句子。毋庸讳言,当时写这封无病呻吟或有病呻吟的信,除了想以此表达我与朋友的友谊(那年月我们许多朋友常用这种方式交流思想感情),还有想在朋友面前炫耀和卖弄才华的意思。

这封信是怎么到老师手里的?这个问题,无论是它被公布的当时,还是以后的岁月,我从来都没有问过朱济兴,他也从来没有向我做过解释。其实我是想有一天写回忆录时问问他的,然而,前两年他去世了,他把这个谜底带走了,只有到天上相见时再问他了。

有一种传言:当年,朱济兴读过我的这封信后,不小心把它掉在了课桌底下而毫无知觉,放学后值日生打扫教室时捡到,读后感觉问题很严重,就把它交给了我们的班主任。我们的班主任一直把它保存在手里,两年多以后,在我作为牛鬼蛇神跳出来“向党进攻”时,将它公布,给了我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想起这个班主任,我的感情挺复杂。那年月他并不得志,也是因为出身不好,在大学毕业时被分配到我们这个边陲小市的。然而他革命警惕性特别高,阶级爱憎特别鲜明,特别厌恶“白专分子”;特别喜欢那些检举、告发同学的积极分子;特别关注学生读什么课外书、受什么思想影响;特别善于发现学生的落后思想与落后言论,从而进行严肃、严厉的思想政治工作。他不喜欢、乃至厌恶我这类学生,很可以理解,但是他把自己学生的“把柄”和“辫子”(反动书信)握在手里那么多年,关键时刻抛出来,使自己的学生陷入灭顶之灾,还是非常出乎我的意料的。我是他的学生啊,一声一声地叫他“老师”,他与我,能有多大仇恨?也许这只能用“亲不亲,阶级分”的阶级感情来解释了。

在我陷入灭顶之灾而一蹶不振时,是何学义的近乎不可思议的惊世骇俗之举解救了我。我的“反动书信”被公布之后,顶着沸腾的革命义愤,何学义竟然公布了我当年写给他的“绝交信”,并且写了一张关于我当年是怎样与他划清界限、批判他的“反动思想”的大字报。这封“绝交信”由何学义自己亲自公布,大大增强了可信度,它与何学义的大字报一起,极有力地证明:王东成不仅不反动,而且很革命。反动的,只是何学义。

何学义的这一义举,把我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了!然而,却把他自己置于了相当危险的境地!这样的结果,何学义是心知肚明的,也是他希望看到的。如今想来,我还是不知说什么好。什么叫义?这真是一个叫人咀嚼不尽的人生大命题。

《十六条》发表后,我们这些“右派翻天”的反动学生,一时间获得了解放。可是从这以后,何学义与我不仅彻底分道扬镳了,而且他还十分反感我、提防我、仇视我。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走得更远了,少年时代那些令人心惊肉跳的故事,被他演绎得更加惊心动魄了。

对于文化大革命,我入戏太深,后知后觉,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走过了它头两年的全过程。可是何学义不同,大串联之后,在各种活动中,就很少见到他的身影了,他不再参加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不再与党内走资派做斗争,而是宿命般地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那条道路,像《牛虻》中神父蒙泰里尼听到亚瑟投海之后说的那海水一样,“又深,又黑,又冷”。那个立志像愚公那样“挖山不止”的少年长大了,他要学着使用炸药了。

我们很少见面,说实话我也很不愿意见到他。有一次狭路相逢,他怒不择言地揶揄我:“听说你还想考理工科,你数理化行吗?敢和我比吗?我看,你考文科还差不多”,“你们参加文化大革命,是为了反对党内走资派,纯洁共产党。告诉你,我参加文化大革命,就是为了反对共产党、削弱共产党”。任他咄咄逼人地狂言乱语,我几乎什么都没有说,内心里充满说不出的悲哀。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我最后再看见他时,是在15以后的公判大会和刑场上了。

与同学都不怎么来往之后,何学义结交了一群“志士”,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精神导师颜庆贵。颜庆贵是师范学校的教师,我与他有过接触,他也曾是我们这派的一个群众组织的头头。在我看来,他很自负,很有城府,也很狡猾。何学义与他志同道合,相处得情同父子。他们经常在一起,谋划“伟大的事业”。事发后被送上法庭时,法官曾问何学义:“你与颜庆贵什么关系?”何学义应声回答:“康梁关系”。法官又问:“什么是康梁关系?”何学义讥讽着回答:“你连康有为、梁启超,连戊戌变法都不知道,你怎么还配当法官?”

1968年10月,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了。颜庆贵、何学义感到大势不妙,便泅水鸭绿江偷渡到朝鲜,被朝鲜的边防军抓到关在监狱里,后来引渡回中国。因为何学义还是个中学生,被“群众专政”之后下放农村当知识青年;颜庆贵则因为是教师,被判有期徒刑,几年之后才释放回家。

后来招工时,何学义得以回城在一个什么单位工作,不久便与曾同在一个集体户的女同学结了婚,生了一个男孩。听一个与我一起在恢复高考时考上大学的同学说:一次在火车站候车时偶遇何学义,何学义还那么“反动”,还在说“上什么大学啊,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推翻专制暴政”。

1982年末,浑江市发生了一件大案:傍晚时分,第一百货商店的出纳员到银行存款,在银行门口被打昏,好几万元现金被抢走!案件侦破得很快,没有多少天就水落石出了。抢劫者的作案凶器是个铁扳手,落在了案发现场,铁扳手上刻有编号,编号表明铁扳手的持有者是市电业局一个姓张的电工,这个电工人高马大,曾经是公交系统篮球队的队员。侦破人员抓到这个电工,没费什么周折电工便供认不讳。审讯问到作案动机时,他出人意料地如实招认,是为一个叫“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反革命组织筹集活动经费,而这个反革命组织的头目,便是颜庆贵、何学义等人。

这件事还使我的(也是何学义的)一个女同学长期受牵连,女同学的家住在郊外。作案的当天晚上,颜庆贵和何学义来到她家,谎称南方有朋友来浑江买黄金,带了一笔现金,觉得存在银行里使用起来不方便,就想把这些现金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女同学很单纯,觉得是熟悉的同学,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把这些现金放在了自己家屋内的地窖里(东北人常用这样的屋内地窖贮藏萝卜、白菜等)。大年三十的晚上,公安人员敲门来到她家,开口便问道:“前些日子有没有人来家里存放东西?”她如实回答,并配合公安人员揭开地窖的木板门把钱如数取出。

据说幸亏何学义的交代与我的这个女同学的说辞完全一致,所以她才没有背负“窝赃”的罪名列为同案犯抓走。尽管如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还是被当作“怀疑对象”严密监视。

在中国,组党,特别是组建反对执政者的政党,是十恶不赦的弥天大罪,况且还有抢劫等刑事犯罪。因此,颜庆贵、何学义、颜庆贵的外甥(姓陶)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他同案犯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和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

公判大会在市委、市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举行,人山人海,连四周和附近的房子上都站满了围观的民众,有一个房子竟然被压塌,所幸没有人伤亡。整个公判大会和押赴刑场期间,颜庆贵都是微笑着四处张望,而何学义则“一脸正气”地注视着人群。

宣布“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后,警车和刑车立即开动。滚滚人流,有人一直跟在警车和刑车后面跑,向颜庆贵、何学义挥手告别。这些人中,有我认识的人,更多的是我不认识的人。

刑场设在浑江北岸的一块空场。我和妻子站在浑江南岸的江堤上观看,恰巧遇见我与何学义读初中时共同的朋友宋德洗(当时已经是一个工厂的总工程师),我们并肩站在一起,心潮起伏地观看了执行枪决的全过程。我们几乎什么话也没说,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江堤上万头攒动,但是很静很静,仿佛空气凝固了,仿佛人们都屏住了呼吸。此生,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和情景!

何学义等3人被推下刑车,军警喝令他们跪下,他们不跪,军警便朝他们的后腿踢了一脚,他们便一下子跪了下来。军警撤远,站成一排端起枪,准备听到口令后立即开枪。

在枪声未响之前,不知用什么办法,何学义3人都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了堵塞物。只听颜庆贵的外甥大喊一声:“等什么?快他妈的开枪!”而何学义、颜庆贵则几乎同时喊出:“打倒*****!”“中国社会民主党万岁!”

听到这样的呼喊,我感觉手脚冰凉,心都炸了,血液都停止流动了。我一下子紧紧抓住了站在我两边的妻子和宋德洗的手!那呼喊,真的是太惊心动魄了!在我心中激荡、回响,到如今都没有消散。

行刑之后,在汹涌的人潮中,我们见到了何学义的父亲何安民。他眼中没有泪水,定定地看着我,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曾是同学,曾是朋友啊”。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何安民。又一个三十四年过去了,如今,如果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该是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了。不知他在哪里,不知他的景况如何,但是他那看着我的眼神却永远留在了我心里。

临刑的那天早晨,何学义的妻子被允许去监狱与他告别。何学义的妻子是我家二姐的同事,是红旗小学的教师。据说,那天早晨她看到何学义的两只胳膊、两条腿都被锁在一个大铁板上,何学义站在那里,警方只允许他向妻子交代家里的财务之类的事情,不准说别的话。但是就这样,何学义还嘱咐他的妻子,要把孩子带大,一定要他继承其“伟大事业”。何学义的儿子叫何涛,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与我女儿同校、同班。何学义被处决后不久,何涛因车祸而丧生。何学义“断子绝孙”了,他们的“伟大事业”没有继承人了。

何学义被处决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浑江的家家户户都在谈论他们的事情。英雄啊!我从不少人的嘴里听到了这样的评价和赞许。

何学义是个什么人?我说不清楚。反正他是我此生遇到的一个有恩于我的极其重要而特殊的人。我猜想,他大概没有读过洛克,没有读过亚当·斯密,没有读过《圣经》,不太了解英美革命,不太了解希腊哲学、基督信仰;但他肯定读过《三国》,读过《水浒》,读过《二十四史》,喜欢“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传奇,爱听那些改朝换代的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的故事。如果再多读点别样的书,特别“两希”(古希腊、古希伯来)文化的书,他的人生会怎么样呢?

5月16日,是中国文化大革命发令枪声响起的日子(《五.一六通知》)。1983年5月16日,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十七周年,那天,何学义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枪决,年仅34岁。在那些人们有权依法公开批评和反对执政者的国家里,还会有何学义的故事吗?

(听雨者写于北京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荷斋 2017年4月10日)

来源:《熊窝》网站
转自CND刊物和论坛(2017-05-0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8期,2017年4月28日—5月11日
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wang-don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5日 08:22

67暴動港府與左派以宣傳戰爭民心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847/即時新聞/67暴動港府與左派以宣傳戰爭民心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03

《六七記憶》第一集:躁動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055/即時新聞/《六七記憶》第一集:躁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04

《六七記憶》第二集:對峙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444/即時新聞/《六七記憶》第二集:對峙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04

《六七記憶》第三集︰心戰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892/即時新聞/《六七記憶》第三集︰心戰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05

香港警員與內地民兵憶67暴動經歷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398/即時新聞/香港警員與內地民兵憶67暴動經歷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11

左派參與者及黨員談67暴動經歷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029/即時新聞/左派參與者及黨員談67暴動經歷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2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27

香港文化黃金時代:新亞書院

2017/5/15https://www.thestandnews.com/culture/%E9%A6%99%E6%B8%AF%E6%96%87%E5%8C%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28

證監會指引規範上市公司交易估值

2017/05/15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907/即時新聞/證監會指引規範上市公司交易估值

證監會發出新指引,規範上市公司以不合理估值、收購或出售資產。

證監會說,關注到部分上市公司以不合理的高價收購資產,或以被大幅低估的價值出售資產,損害股東權益。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說,董事有責任盡責判斷,包括代價在內的交易條款是否公平合理,董事不可利用估值師或財務顧問作為擋箭牌逃避承擔責任,若發現董事失責,證監會會設法採取行動。

證監會又指財務顧問要進行合理性審查,不應純粹依賴董事聲明。至於估值師的估值報告若有虛假或誤導資料,可能須承擔法律責任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29

中國與68國及組織簽署合作協議

2017/05/15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899/即時新聞/中國與68國及組織簽署合作協議
一帶一路論壇結束後,習近平發表講話,指目前跟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國家及國際組織有六十八個,達成二百七十多項成果,對前景充滿信心。習近平指兩年後,會再舉行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30

勒索軟件癱瘓內地公營機構系統

2017/05/15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04901/即時新聞/勒索軟件癱瘓內地公營機構系統

電腦勒索軟件 WannaCry 入侵全球多個國家電腦系統,內地同樣受到影響。

影響全球百多個國家的電腦勒索軟件 WannaCry 癱瘓內地多個公營機構和企業的電腦系統,有油站不能用儲值卡付錢。多間大學的內聯網也遭殃,一些學生可能交不到功課了。連公安部門也是重災區,洛陽和南寧市的公安公布暫停交通、戶籍和出入境的服務。有網絡安全專家指,事件反映,內地維護電腦安全的措施做得不足。

程智力提醒,在微軟的 Windows 系統還存在一些安全漏洞,這些漏洞連微軟都未必知道在哪,如果內地的機構不做好病毒的防範的話,將來駭客會再用這些漏洞來發動攻擊。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30

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眾籌 盼全港社區巡迴放映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85%AD%E4%B8%83%E6%9A%B4%E5%8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46

很有趣的片段。60年代的大陸政治主題電影,是如何描述香港?

內地珠江製片廠1963年發行的「反特(反特務主題)」電影《跟蹤追擊》,其中一幕以一半佈景、一半實景,模擬當年港人經過羅湖回鄉的情景。其中,羅湖橋英界是搭景,片段好明顯有意醜化香港警察;而華界的羅湖海關則是實景,關員都好文明、好友善。

如此的描述,跟一些人兒時回鄉的實況,可能有一定出入。當年訊息封閉下,國內民眾會信以為真,但「牆外」人看,或許會莞爾一笑。

#舊時香港
https://www.facebook.com/620177918009590/videos/1693672497326788/
https://www.facebook.com/%E8%88%8A%E6%99%82%E9%A6%99%E6%B8%AF-620177918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48

新蒲崗塑膠花廠工潮升級,演變成暴動,大批參與者在新蒲崗街上與警方對峙,用石頭和玻璃樽襲擊警員。當局鑑於事態嚴重,宣布東九龍區實施宵禁,所有後備警務人員取消休假候命。當天的騷亂有百多人被捕,兩人受傷,其後多日騷亂持續。1967年5月11日https://www.facebook.com/620177918009590/videos/169268515409218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1:58

舊時香港 六七暴動前因後果是怎樣?港台1997年節目《鏗鏘集.流金歲月系列》的其中一集,有扼要的說明。
港英當局從這場風暴中汲取教訓,在隨後的港督麥理浩時代構建官民溝通渠道、建設廉潔政府、改善社會福利、增加社會公平正義,以消除再爆發社會騷亂的因素,維持對香港有效管治。這值得日後施政者參考。
https://www.facebook.com/620177918009590/videos/1683857251641646/
https://www.facebook.com/%E8%88%8A%E6%99%82%E9%A6%99%E6%B8%AF-620177918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09

六七暴動少年犯:暴動是一生烙印https://hk.video.yahoo.com/hklocalnewsvideo/六七暴動少年犯-暴動是-生烙印-012500587.html
香港左派成立「港九各界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鬥委會」,初期遊行抗議、貼大字報,到後來出現八千多個「真假菠蘿」,一發不可收拾 。

陳仕源說鬥委會當年 要求過海員工會製造真假炸彈,工會否決了,但他說如果當年警察殺自己工會的人,他可能都這樣做 。

他說時至今日,愛國心都沒有變,即使入過獄,都不後悔當日與港英政府對抗。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3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41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程翔https://blog.boxun.com/hero/201704/nanshanxia/1_1.shtml
發生在50年前的「六七暴動」,可說是開創了「城市恐怖主義」(urban terrorism)的先河。在西方,「城市恐怖主義」這個概念最早是由美國著名科幻小說家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在20世紀70年代末提出的。他在預言人類社會將會遭到的各類天災人禍時,就認為將會出現「城市恐怖主義」。他把分析和見解寫進了《災變的選擇》(A Choice of Catastrophes)一書裏,在1979年出版。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陳明銶教授是最早提出六七暴動是「城市恐怖主義」的人(註1)。2000年特區政府頒大紫荊勳章給香港工聯會前會長楊光,陳明銶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就指出這一點,他認為特區政府嘉獎楊光,給社會發出了一個非常錯誤的信息,等於為恐怖主義張目。

從現代社會對「恐怖主義」的定義來看,50年前的暴動就是恐怖主義活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44

不公平年代「有人挑事端易動員」現年72歲、退休17年的昌哥接受訪問時表示,六七暴動時他是小巡警,不是警官故沒有什麼秘辛可談,但作為前線警察,也見證了暴動,「社會當年是差、不公平的年代,只要有人挑起(事端),很容易動員到人(參加)」。讀完中二便考入警隊,1965年底學堂出班後,已要在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事件中standby(候勤),當年警隊有處理暴動的意識,在灣仔警署被編入「暴動隊」的他,每月都要參與一次暴動操,以確保各人懂得應戰。在暴動的歲月,昌哥說,作為前線,候勤時各人都是「食飯、食煙、釣下魚(玩撲克牌)過日子」,遇有事奉召出勤,如出現寫有「同胞勿近」字眼的「真假菠蘿」,因為「十個中有八個是假……大家(處理)都不是好認真」,印象較深刻的,是一次接報到場,「見有人掟嘢過來,那伙記不知就裏,一腳踢開,原來真係炸彈,在空中炸開」,那同袍亦因此被炸傷。自從沙頭角有警察槍戰中死亡後,昌哥說,當年不時傳出「便裝警會畀人暗殺」的信息,他說,「作為PC仔(警員),唯有每人都買把童軍刀,放入襪底,或夾係褲頭」,落更後出街也要三五成群,免出事故,攜刀藏身的日子長達3至4個月。搜新蒲崗 身邊天降牀板除了炸燀,昌哥當年亦參與六七暴動重點區域的行動,在新蒲崗巡邏時遇險。在1967年中已被調往機動部隊做藍帽子的他,與一隊同袍10多人一起到新蒲崗搜屋,一進入工廈範圍,「突然成塊牀板(從天)飛落來」,就跌在一個身位開外,如被壓中僥倖不死想必也頭破血流,他說,當年亂事很多,根本難以追查到是誰擲牀板,其小隊避過一劫,也只是繼續行動。當年暴動示威者會罵警察為黃皮狗,昌哥說,他本人不太在意,回想昔日的示威者,他認為當年暴動的人「始終都是怕差人,好多時罵完便走」,警察最怕是示威者「陰陰濕濕」的招數,如趁警力較少時派人過來叫囂或擲下疑似炸彈的物體。對於參與暴動的「左仔」,昌哥形容他們都是「入咗腦」,回想當年警察確實是會毆打被捕者,「一上豬籠車,打得好厲害,係咪都打幾拳」,警署聽到有人叫「有客到」,就有人湧過去「兜口兜面」毆打剛送到警署的被捕者。暴動後「一般人對差人態度好了」暴動過後,昌哥記憶深刻的包括獲發的一筆補水,金額達2000元,他還記得當年以500元大鈔發放,他拿着補水買入一輛二手車;他說,當年一般人都不支援暴動者,故暴動過後,行咇時也感到「社會一般人對差人態度好了、尊重了」,當年工廠妹也願意跟警察打招呼。除了補水,任職警員的他在暴動後待遇亦提升,月薪由本來600元,大增逾六成至1000元,昌哥認為這明顯是當年「政府知道你差人有用」的現實。 - See more at: 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5/s00002/1493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47

六七今昔 昔日槍戰地 今仍為禁區 2017/5/5
1967年7月8日,接壤大陸的沙頭角爆發武裝衝突,最初數百人在英方境內的沙頭角警崗集合,包圍警崗並向圍欄拋擲土製炸彈,當警員還擊時,警崗遭到槍擊。據英方指出,警崗下午再遭另一輪攻擊,來自中方境內的施襲者在衝突中使用土製炸彈及重型機關槍,槍戰在傍晚平息,中英雙方多人死傷,事件亦是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以來的首次中英武裝衝突。 - See more at: 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5/s00002/14939...
時至今日,香港回歸中國後,沙頭角中英街繼續是「禁區」,但改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深圳市共同管理,香港居民需要手持邊境禁區通行證,穿過警崗才可進入中英街。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49

親歷沙頭角槍戰警察左墀﹕殉職同袍血流乾,抱起很輕 。左墀(音辭)(Gilberto Jorge)1964年獲聘為警隊見習督察,兩年後調往警察訓練分遣隊(Police Training Contingent,簡稱PTC,1968年易名為警察機動部隊),六七暴動期間,時年21歲的左墀出任Staff Inspector(training),因緣際會捲入7月8日震驚中外的沙頭角事件,目擊從華界一方射出的子彈打中同袍,其後在清理現場時抱起血已流乾的下屬。 - See more at: 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5/s00002/1493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53

當年少年犯 父子談暴動論佔中

1967年夏天,一群年輕人打着「反殖」旗號,用示威以至投擲炸彈去表達意見,史稱六七暴動;2014年亦有一群年輕人佔領街頭79天,爭取「真普選」。當年的少年犯與兒子活在不同時代背景,兩代人看法迥異,有年輕一代認為父輩手法過激,亦同情佔中的年輕人;也有兒子與父輩一樣愛國,更晉身立法會會議廳,明言要汲取當年教訓,「有理、有利、有節」推動社運。

藏「菠蘿」陳炳基:佔中者被利用反共 子:兩代都為反建制

在六七暴動因藏有爆炸品而被判入獄4年的少年犯陳炳基一直堅持愛國立場,曾參與反佔中遊行;其於瑞士長大的兒子陳柏浩人生軌迹與父親截然不同,他雖然能夠明白左派當年的反應,但這不等於能辯解過激的手法。陳柏浩亦同情參與佔中的年輕人,形容他們有承擔和願景。

陳柏浩的母親是越南華僑,1970年代因逃避越戰觸發的內亂,舉家移居瑞士,1985年在港邂逅陳炳基,3年後在瑞士誕下兒子柏浩。時光荏苒,在瑞士成長的柏浩今年已經29歲,偶爾回港探望父親;他2月在港接受本報訪問時憶述,「小時候父親常帶我逛香港歷史博物館和科學館,1997年我不足10歲,他常問我對回歸的看法,引發我對香港歷史的興趣」。

父:沒選擇 炸彈還擊血腥鎮壓

不過,身兼「啟蒙老師」的父親一直未有提及自己的過去,直至7年前才向兒子講述在六七暴動的經歷。陳炳基承認當年有份製作及投擲炸彈,亦曾因藏有爆炸品被判監4年;50年來,他一直堅持愛國立場,認為當年的鬥爭是「長期反殖民地的情緒」。對於往事,他認為當時行動沒什麼選擇,「唯有以炸彈擾亂社會,還擊(港英)當局血腥鎮壓」,誰是誰非也好,彼此都是各為其主。

子:明白不等於可辯解

陳柏浩表示,雖明白左派當年對港英政府武力鎮壓的反應,但對於暴動期間左派過激的手法,「我雖然能夠明白,但不等於能加以辯解」,亦表明不贊同暴力。他說,與父親是兩代人,各有看法,亦曾與父親討論身分認同:「他們那代人強調民族主義,暴動期間盼望香港早點回歸,但1949年前後,許多人由內地湧到香港,是因為不喜歡共產黨。」

子:佔中證年輕人有承擔

除了討論過去,兩父子亦「展望將來」。陳柏浩正在撰寫博士論文,題目為六七和佔中的比較。他認為,不少六七暴動和佔中參與者,都是反抗建制的年輕人,「我這一代人和比我更年輕的人,經常被形容為只顧打機、逛街和購物,父輩不時批評我們不關心社會;但雨傘運動恰恰證明年輕人很有承擔,而且有自己的夢想和願景」。

但陳炳基不以為然,他曾於2014年8月參與反佔中遊行,「這群年輕人有自己理想,但有人利用他們,用作對抗中共政權」,他亦認為民主比較遙遠。兒子被他形容為「親佔中」,但他表明不會強迫兒子與自己想法一致,「我那代人要跟上形勢,不是說不同意見就要對立,(政治)只作為家常便飯閒談」。

回歸踏入20周年,陳柏浩亦有一番寄望﹕「香港回歸中國,父親那代人實現了他們的願景,而一國兩制未來30年怎樣發展是年輕一代要面對的事情,我希望父親那一代能明白這一點,有朝一日會支持我們。」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4/s00002/1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2:58

「六七動力」研究社副社長陸德成在六七暴動期間被捕,入獄兩年,其子陸頌雄同樣愛國,去年更以工聯會名義取得立法會勞工界別議席,成為首個踏進議事廳的六七少年犯後代。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504/s00002/14... 陸頌雄父陸德成:反殖反政府兩回事 子:社運須有理有利有節 有少年犯的父子兩代立場相異,亦有人政見相近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0

新聞刺針》 【六七暴動https://youtu.be/ATYfj376gFk
https://zh-tw.facebook.com/groups/668489529930649/ 三位牽涉六七暴動的過來人,當時的警務處見習督察林占士,左派《經濟導報》記者許雲程,左派中華中學學生高兆楨,四十七年後聚在一起,回顧當年的恩恩怨怨,暴力的來龍去脈,以及分享當中需要汲取的教訓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1

李安破腎案(*六七暴動三警案*1967年 - 六七暴動 ‧ 李安破腎暴斃案》
1967年6月24日,兩名卲氏工人(李安)及(王煜森)因派發六七暴動煽動性刊物,二人被警員拘捕。警員將他們從清水灣邵氏片場帶返黃大仙警署。

1967年6月26日,(李安)及(王煜森),被轉移往北九龍裁判處提堂聆訊。在聆訊期間,(李安)感到身體不適,法官下令將(李安)由法庭送往醫院。(李安)於送院期間不治。

經由法醫官檢驗屍體後,認為死者(李安)是因為右腎爆裂而導致死亡。警方事後將三名負責看守法庭的警員(張錦賢)、(陳文清)、(張英奇)拘捕。

1967年11月,該三名警務人員被法庭裁定誤殺罪成。警目(張錦賢)被判處入獄8年、警員(陳文清)及(張英奇)被判處入獄6年。

1968年1月,因為控方被辯方推翻(李安)死亡時間的理據,最終三人上訴得直,當庭釋放。https://youtu.be/unfwkSF5zPU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3

三老差骨細訴當年六七暴動點樣對付左仔???(Part1https://youtu.be/ZzQEf5Lr0L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5

六七記憶》第一集: 躁動 (上https://youtu.be/F-j-7bOXEXk

找來當年左派的參與者,以及一位資深中共黨員,分享他們的經歷。
https://zh-tw.facebook.com/groups/668489529930649/
五十年前的六七暴動,歷時超過半年,這場暴動造成51人死亡,八百多人受傷,超過2000人坐牢。一場人造膠花廠的勞資糾紛,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暴,除了因為社會存在不少矛盾,更大程度是受到當時國內文革的影響。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7

視點31》六七暴動五十年(上)──反思.教訓(RTHK31: 25/4/2017六七暴動的囚犯,昔日火紅的心,五十年後有何反思?
曾宇雄當年支援被搜查的同學,今天依然相信,放炸彈是反殖保衞,更去信特首,要求為自己愛國愛港的行為翻案。
劉文成當年跟隨左派工會罷工,今天控訴工聯會和鬥委會遺棄、出賣工人,寫自傳反思自己盲目跟風。
歷史的教訓,多少人汲取得到?https://youtu.be/V40vl4nH0XM
https://zh-tw.facebook.com/groups/66848952993064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09

視點31》六七暴動五十年(下)──記憶.遺忘(RTHK31: 2/5/2017「六七暴動」五十周年,紀綠片《消失的檔案》公開放映。導演羅恩惠花了四年,將暴動的歷史畫面重現觀眾眼前。不過在搜集資料的過程,卻發現歷史檔案館部分有關六七暴動的檔案「消失」了。
資深記者張家偉,廿一年前開始研究和報道六七暴動,他亦認為香港歷史檔案館的相關資料比較零碎,反而英國國家檔案館的解密檔案更有用。
究竟六七暴動的檔案為什麼「消失」?六七暴動的歷史,何時才能拼湊完整?https://youtu.be/eRc_nEPA4XM
https://zh-tw.facebook.com/groups/66848952993064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11

Q爺、傑斯出時間錦囊話一帶一路十年來必定難產,而且仲要係胎死腹中嗰隻??? !! ((北京飯店https://youtu.be/ELBnAI-_8U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12

狄娜 細說當年 (香港六七暴動https://youtu.be/TUx7ekJv8n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14

慧玲爆689幫鼎鼎改UGL研究範圍係邊個揭發,估唔到佢都幾公正!再逐字拆解修改地方,睇下689最驚查啲乜https://youtu.be/2lk6aFz6Lg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16

狼英搞出「浩鼎門」,證明唐唐之前講嘅嘢係堅㗎!https://youtu.be/NV6amB7HIdA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18

鏗鏘集 - 流金歲月系列(二) - 六七暴動https://youtu.be/YiE2vsZheB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22

香港赤禍——中共操控「六七暴動」內幕http://hk.epochtimes.com/news/2017-05-05/38701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2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6日 03:28

六七暴动:北京遗弃的历史孤儿

香港六七年暴动50周年了,尽管近年来不少参与者多么努力重塑这段历史,试图开脱当年闯下弥天大祸的责任,但不用说,结果肯定是徒劳无功。

这场延绵八个月,由起初的劳资纠纷不断升级,最终演变成以武力手段推翻政府的夺权运动。期间不时出现近乎恐怖主义的炸弹袭击,而港英政府亦根据紧急法例施行铁腕镇压,以恢复秩序。

根据英国档案资料,这场暴动导致51人死、848人伤,122幢建筑物和164架车辆遭到破坏。期间炸弹爆炸有253宗,并发现约1500个真炸弹和接近五千个假炸弹。可以说,由人命伤亡到财物破坏,都写下本港历史的纪录,整个社会当时亦已陷入崩溃边缘。

到今天,面对这个历史伤口,这群要求平反的暴动参与者、支持者根本毫无悔意,不但对受害者和香港人没有歉意,更把“反英抗暴”挂在口边,当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气概,依然挥之不去。难道中共在港组织自以为替天行道,就可以不择手段、滥杀无辜吗?难道我没有放炸弹、掟石头,只是从旁协助或者派发传单,就不用对六七暴动有个说法?

无疑,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千疮百孔,社会基本设施及服务均不足,政府与市民矛盾重重,但若非大陆“文革”之风蔓延香港,本地土共组织奉旨承风,加上北京或明或暗地支持,还有《人民日报》煽风点火,一场社会抗争又怎会以“文革”的激烈手段和暴力形式爆发,又怎会不惜牺牲他人的性命财产,去铺垫自己的革命?即使当年殖民统治错漏百出,甚至暴动期间以紧急法例授权政府,严刑峻法,偏离法治,但亲北京组织又何湏变本加厉,用暴力对付异见者,以至拿港人为人质,乱放炸弹,为求散播恐布而不怕伤及无辜?

历史事实不容抵赖。当年组织暴力斗争的本地左派领导人,实在责无旁贷,早应为六七暴动的错误公开致歉,跪求港人的谅解。不然的话,中共中央作为土共的领导人,亦应该义无反顾,担起历史错误的责任。

反观目前要求平反的,多是暴动期间的年青参与者。他们当年因各种原因被捕判刑入狱,由他们承担全部责任并不公道。不过,个别人士当年遇到不公平对待(如前民政事务局局长曾德成因在学校派传单而判入狱两年),应否平反,一来因人而异,须按个别情况具体衡量,难以一概而论,二来即使个别案件平反有理,六七暴动的历史责任依然不能回避。

很不幸,该担当的人怕得要死,不敢面对历史,个别被囚者即使不畏抛头露面,击鼓鸣冤,却把历史问题只看作个人问题。结果是,历史责任无人认领,个人问题不了了之。六七暴动依旧如群体记忆那样,代表粗暴、伤亡、破坏、瘫痪、倒退、危机,大众的认知无从突破,更不要说厘清责任,寻求和解。

五十年过去,该是时候总结历史,但“六七暴动”已如历史孤儿,自生自灭。众所周知,香港六七暴动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衍生产物,而文革是毛泽东借革命之名把当权派拉下台的一场暴力权斗。中共事后亦对文革定案,指文革是由毛泽东错误发动,再被林彪、江青等反动集团利用,导致“严重灾难的内乱”。换言之,中共一日不替文革翻案,作为文革延伸的香港六七暴动,也同样背负历史的疮疤,因此难望北京舍弃自己对文革的定论,把坏事说成好事。

不过,北京看来也不会坦白承认六七暴动错在文革、错在中央。虽然毛泽东是文革的罪魁祸首,但无论如何,整个中央政府都难逃集体责任,因此由文革而引致香港社会动荡和各种破坏,中央必须向港人赔偿、道歉。问题是,北京今天能否放下对香港的恩主心态,诚心忏悔?

当文革不能否定,北京亦不懂放下身段,香港的六七暴动便永远欠缺一个官方的说法,一宗影响深远的重大事件,注定是给遗弃的历史孤儿。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4776
来源:自由亚洲
作者:杜耀明
#六七暴动 #香港 #新颖视角
https://plus.google.com/communities/113533867457300638372/stream/d1da7e5...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7日 01:21

做過港大學生會會長的太古城區議員王振星:「區議員唔應該只係做某幾幢樓嘅事、唔應該只局限自己在地區事務,而係要擴闊居民眼光,讓他們多認識香港,搞六七暴動團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全文閱讀:http://bit.ly/2pAok0Z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7日 14:45

王永平:一名旁觀者對六七暴動回憶和感想https://newshongkong.wordpress.com/2017/05/17/%e7%8e%8b%e6%b0%b8%e5%b9%b...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18日 01:35

// 程翔在他的《「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中,追本溯源,找出恐怖主義的「祖師爺」。他找到了,原來就是中共的「祖師爺」大鬍子馬克思呢。
可惜他找錯了。而且錯的完全相反。公認的恐怖主義祖師,不是馬克思,而是俄國無政府主義者涅恰耶夫 ... 涅恰耶夫(Sergey Gennadiyevich Nechayev,1847-1882)是俄國虛無主義者,曾追隨無政府主義領袖巴枯寧,參加了第一國際。在組織學生的時候曾經計劃刺殺沙皇 ...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7%A8%8B%E7%BF%94%E9%8C%AF%E8%AA%8D%E...
https://www.facebook.com/standnewshk/?ref=py_c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3日 00:5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3日 08:14

星島晚報‧生活圈》人海百態(1967年2月16日)
現代父親(上)  /萬人傑

  上一代的人,對子女教育的處理,和今日的父母大不相同。過去,許多富有的人,不願供兒女念太多的書,在私塾念了幾年,普通信扎可以應付,就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店子裡,讓他從最低層做起。不少大舖頭的後生,却是太子爺身份。

  以前這一套,是自私的做法。做父親的未必爲了自節省一點教育費,却爲了自己的事業設想。讓兒子由低層做起,一來他對這門生意能澈底明瞭;二來店子裡多一個免支薪水的伙記,十分上算。

  兒子自小熟習這門生意,將來一定可以繼承他的事業,不會有二世祖氣習;他的業務,也可繼續維持於不隳,或者還可籍下一代發揚光大。

  現代的父親,要是家境稍稍爲富裕,一定讓兒女受到高深教育,有能力的,必送兒女出國深造。他們明白,有好的學歷,就有了基礎,到社會上做事,樣樣佔便宜,不愁沒有好職位。

  不特富有的人如此,一些受薪的白領階級,也往往節衣縮食,讓兒女出國。以我們敝行來說,用八元一千,十元一千捱來的血汗錢,供兒女留學的大有人在,而且他們的兒女不少在學業上有很大成就,拿了博士銜頭回來的,有數不清那麼多,這十分難得。[編按1]

  做父親的心理,感到自己因學歷不好,在社會上混,處處吃虧,不願兒女蹈自己的覆轍,所以傾其全力,投資在子女教育上,使兒女們有出人頭地的機會,不像他本人那樣捱一輩子的苦。

  有錢人送兒子出國,有些人是爲了輔助自己的事業,譬如一家大印刷廠的老板,送兒子去德國,專攻柯式印刷分色工作,因爲分色技術日新月異,他學好最新技術,成爲最佳的專門人才,可以成爲公司的忠誠工作人員,永遠不會有跳槽別家的危險。又有一個紡織廠老板,送兒子去英國專門研究這門學問,要使他的紡織廠追得上現代化。一個糖果餅乾廠的老板,讓兒子到英國學習最新技術,準備將工廠改革。他們養成自己兒女為專門人才,對已有基礎的業務,往往有很大帮助,他們的投資,非常値得。

  不過有時送兒女出國念書,也會造成有錢人的煩惱。往往,兒子的興趣和老子的希望背道而馳,他希望兒子學工商管理,兒子却對電子、電腦特別有所偏愛。他學成歸來,老子的商業機構也留不住他。一個百貨公司的老板,希望他的獨生兒子學點管理百貨公司的知識,異日可以將他的事業發揚光大,不料兒子却要學醫,老子感到繼後無人,心中焦急。兒子旣沒興趣,他也無可奈何,追悔不學上一代的父親,讓兒子在孩子時候就到公司裡見習,要能這樣的話,他一定順其自然,成爲他的後繼人。

[編按1]萬人傑先生女兒陳孝晶及兒子陳孝昌先後於1968年及1969年留美深造。此說或許是萬人傑的過來人經歷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photos/a.1172627549471829.107374184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3日 08:19

《星島晚報‧生活圈》人海百態(1967年5月16日)
小帳的故事(下)  /萬人傑

  這次的五角錢小帳不過是爆發點,其實,羅小姐對小徐給小帳的作風早已不滿,不論帳上有沒有加一,他付給小帳照例不會多過一塊錢,儘管吃到二三十元,小帳不過象徵式。他不曾考慮到少給一點點貼士雖然伙記吹你唔脹,但女友總有一份虛榮心,不願男伴給人小覬或加以白眼。

  在和他來往的幾個月來,每次飲茶吃飯,最後付帳時她都感到尷尬,結果,小徐因爲小帳付得太寒,失掉了一位她心愛的小姐,此後的約會,總是被羅小姐用許多理由推掉,他一直還不知道羅小姐的不滿是爲了什麼。

  給貼士沒有標準,有些人太孤寒;有些人則過份慷慨,往往貼士多過帳單上的數目,過猶不及,都是不適當的。大抵身家愈重的人給貼士愈少。

  有過一段時期,我因業務上的關係,經常陪一位千萬富翁的老頭子吃飯。他習慣到中環一間著名大酒家,這間酒家是他的物業,他到這兒,例可簽單,在租項中扣除。

  對於吃,這位老先生並不吝嗇,在菜單中,總是挑最好的,有時一頓晚飯吃到幾百元也不肉痛,當吃飽喝醉,侍者用銀盤端上帳單,他老先生在單上簽了名,就必問:「邊位有五蚊紙?」

  我們巴結濶佬,照例爭着奉獻,他要了一張,放在銀盤上,就是伙記們的小帳,不管這一頓吃了三五百,五元小帳是例牌。濶佬出街,口袋裡從沒現鈔,這五塊錢一直是我們輪流付出,等如他請吃飯,我們付小帳。

  後來我們幾個傍友覺得五元太不像樣,大家約好,老頭子要錢,就給他十元鈔,料不到這方法還是行不通,侍者並未得益。老頭子拿十元鈔,叫侍者「打散佢」,換兩張五元的,一張作小帳,一張還給我,我和侍者都啼笑皆非。

  我有一位少年時代的同學老楊,最愛喝啤酒,一個人可以喝五六瓶,面不改容。可是,喝啤酒例必頻頻到廁所,否則肚子再大,五六瓶也沒法喝得下。

  一次,我和他在一家夜總會聽音樂,他又猛飲啤酒。三瓶之後,他到洗手間,去過之後,回來就不再喝,我好奇的問:「怎麼了,老楊,今晚沒興趣?」

  老楊搖搖頭,沒說明理由。

  他雖放水一次,但三瓶啤酒不是一次可以放得了,忍到面皮漲紅,也不再去廁所,還嚷着要走。當時我莫名其妙,後來問明原委,不禁捧腹大笑。

  洗手間裡侍候的侍者,在桌上放了個盤子,專放小帳的。老楊小解完畢,他殷勤服侍洗手;老楊看看盤裡,起碼是五元鈔,不由失色,忍痛掏出一枚大銀,放在盤中;看到侍者表情不對,立刻遁出,不敢再進去,連他最喜歡的啤酒也不敢再喝。

  他事後說:「撒一把尿五塊錢,還成話麼!」(下)https://www.facebook.com/wanrenjie/photos/a.1172627549471829.107374184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5日 01:12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5日 01:14

六七暴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5日 01:1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5日 01:17

六七暴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7日 01:51

香港最「清醒」,絕大部份明確反文革和反六七行動。大概少於1%支持文革和參與六七遊行示威抗議或暴動,約一成人同情文革和六七行動;社會二分大撕裂對立。

灼見名家 Master Insight

閱讀全文:master-insight.com/?p=3003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8日 11:12

二、六七左派公會暴動
六六年十二月三日,澳門左派借氹仔坊眾學校擴建一事引發暴動。晏晝三點,左派搗毀警車、砸爛法院前歐維士石像之手、摧毀市政廳前美士基打銅像,進攻市政廳,警方出動防暴水車。四點半,左派再次襲擊市政廳。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開槍射擊,兩人死亡,總督頒令戒嚴。廣東省外事處奉命向葡國政府強烈抗議,除停止開槍及嚴懲護督等,要求「切實保證今後決不允許蔣匪特務在澳門進行任何活動,並把一九六三年六月葡萄當局侵入中國水域搶走的七名蔣匪特務立即交還中國政府處理。」葡國政府全部接受。國民黨支部、中央社駐澳門機構、澳門工團總會、澳門中華自由教師聯合會、流亡澳門難胞總會等全部掃地出門,澳門成為半個解放區。香港左派到澳門祝賀、取經,學習鬥爭經驗。(註一)[2]

六七年一月,一名香港共產黨高級官員從中國訪問歸來,發出指示,要求激化勞資爭端,以便向工人灌輸毛澤東思想,強調新計劃為進一步之「反英鬥爭」。初春,工潮激增,英國仍努力通過勞資協商解決問題。[6]總督戴麟趾曰:「紅衛兵想『澳門』我地。」(Red Guards’ aim was ‘to Macao us’)[3]

四月中旬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林彪、江青、陳伯達、康生、謝富治、張春橋等首次提出立即收回香港議案,會議決定由陳伯達、謝富治及張春橋負責起草。幾日後即提出草案:一九六七年九月十五日收回香港,九月二十五日前組成廣東省香港市革命委員會籌備小組,迎接十月一日國慶。草案提出三種方法:一、採取軍事行動,從海陸空進軍香港,收回香港;二、由中國政府照會英國當局,限英國當局於九月十五日前把香港政權交給中國;三、由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發表告全國人民書,公佈收回香港日期和將採取的軍事行動。擴大會議決定採用第一、第三種方式,成立工作領導小組,以陳伯達為首。會議亦通過決議,要求英國當局賠償發動鴉片戰爭侵略中國造成之損失,歸還文物。[3]

四月,人造花廠九龍新蒲崗分廠勞資糾紛,引發工潮。[4]五月四日,部分工人強行入廠要求資方談判,左派工會介入,煽動工人廠外張貼大字報及毛語錄。[16]六日,約百五工人廠外集會。[16]管工孔彪指揮廠內工人將盒裝塑膠製品搬出,準備搬上貨車運走。廠外工人趨前交涉,互相推撞,據稱孔彪在混亂中毆打示威工人蕭劍輝。下晝四點十,工人代表與九龍東區高級警司谷巴交涉,要求警方用手銬扣押涉案管工,不准廠方出貨。谷巴提出將管工帶返警署訊問,傷者須驗傷,認為廠方有權繼續一切合法經營活動,工友阻止出貨於例不合。工人堅持不驗傷。孔彪圍困在外,廿二名警員介入。工人投擲鐵摺櫈、玻璃樽等。五點八,防暴隊趕至,拘捕廿一人。[3,33]左派港九樹膠塑膠總工會主席馮金水與兩名代表到黃大仙警署交涉,遭當局扣押。[16]總工會及工聯會要求立即釋放被捕者,左報《大公報》、《文滙報》等皆呼籲上街鬥爭。[18]

七日晚,總工會舉行「控訴大會」,指責港英警察當局對工人進行「法西斯瘋狂鎮壓」,係「有計畫、有組織、有預謀的對我愛國工人和愛國同胞進行瘋狂的迫害」。[22]八日,總工會召開緊急會議,成立反迫害鬥爭委員會。九日,新華社舉行大會,聲討港府,支持人造花廠工人鬥爭。十日,十餘單位集會,聲討港府「血腥鎮壓」。港人同情,開始自發支援人造花廠工人捐款。左派影星傅奇、石慧等參與其中。[*,4,18]

十一日,工聯會、各行業工會派員前往人造花廠慰問罷工工人,工人與警員流血衝突。港府出動防暴隊六百二十餘人,發射催淚彈、七寸木彈。[16]港府宣佈東九龍當晚九點半起實施宵禁,所有警員取消休假待命。[21]工聯會召開緊急理事會議。工聯會理事長楊光指責港英當局將勞資糾紛擴大為反華事件,會議決定成立「港九各業工人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簡稱「鬥委會」,並通過四項要求:一、立即停止血腥鎮壓,保證今後不再發生同樣鎮壓事件;二、立刻釋放被捕的中國工人、學生和同胞;三、嚴懲兇手賠償一切損失;四、港英當局必須賠禮認罪。各左派工會、社團紛紛響應,各行各業之左派皆組織鬥委會、反迫害委員會,放火燒車,襲擊徒置事務處。[5]楊光聲言:「對於港英當局的法西斯暴行,一定要揭發,一定要聲討,一定要鬥爭。這場反迫害鬥爭就是一場民族鬥爭,不獲全勝,誓不收兵。」[5]示威迅速擴散至九龍、港島。

十五日清晨,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羅貴波召見英國駐華代辦霍普森爵士,遞交外交部抗議聲明:「香港英國當局製造這次大規模的血腥暴行,是經過長期準備的,是英國政府勾結美帝國主義反對中國的陰謀的一部分。」[23]同日,左派工人、小學生等遊行至港督府,警察手拉手築成人牆。逐派女學生上前,警察召女警作前線。[33]

十七日,左派遊行至港督府,要求戴麟趾會面不果。花園道上,左派每日白恤衫、藍斜褲配戴毛章,手持毛語錄,列隊操上花園道港督府示威抗議、貼大字報。[1,5]香港大學學生會表明:「已含有政治因素,絕非純粹之工人示威行動。」學生會刊物《學苑》刊登之學生訪問皆反對騷動,支持政府。[3]二十二日,左派舉行更大規模集會、示威遊行。港督府門前同警察發生衝突,超過一百人重傷,警方逮捕了一百六十七人。[1,5,9]港府頒佈《緊急條例》,凡派發「煽動性傳單」、張貼「煽動暴力,破壞警方忠誠性」之海報、擴散反政府言論,警方有權沒收、銷毀,並且拘控有關人士。 [5,9]

二十三日,警察開槍,打死一名工人,數十人被捕。[9]左派發動罷工、罷市。九龍巴士、中華巴士、電車、中電、九龍倉、天星小輪、油麻地小輪、太古船塢、黃埔船塢、郵政署、海事處、牛奶公司等宣佈罷工,部分工廠左派工會員工響應罷工、罷市,右派工會及未有參加工會之員工並不支持(如油麻地小輪,參加罷工者為百餘人,全數二千多[10])。香港政府表示,有關機構可以解僱罷工工人。國民黨亦發表聲明:香港親國府社團,應該與香港政府合作。[7,9]二十五日,英國航空母艦堡壘號到港,與駐港英軍演習。[4]

香港商業電台率先抨擊左派暴行。[27]電台監製林彬開設廣播劇「欲罷不能」,每日呼籲市民支持政府,不要受「左仔」煽動。[7]香港人口約三百萬,據說最少一百萬人每日準時聚在收音機前收聽。每日加插一段《時事評論》,林彬義正詞嚴,指斥暴徒破壞社會秩序。[15]林彬收到無數恐嚇信,文滙報將林彬改名「臨殯」,公開聲明要置於死地。友好都為林彬擔心,勸其謹慎,林彬毫不理會。[27]

六月三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題為《堅決反擊英帝國主的挑釁》:「港九愛國同胞們,進一動員起來,組織起來,勇猛地向着萬惡的英帝國主義展開鬥爭吧!隨時響應偉大祖國的號召,粉碎英帝國主義展開鬥爭吧!隨時響應偉大祖國的號召,粉碎英帝國主義的反動統治!」「港九愛國同胞們,英勇地戰鬥吧!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取得了偉大勝利的祖國千百萬紅衞兵支持着你們。億萬革命群眾支持着你們。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七億國人民,誓作香港愛國同胞的強大後盾。」[45]十七日八點四,新疆羅布泊成功試爆氫彈,香港左仔無不高呼「毛主席萬歲」。[32]二十日十二點半,皇仁中學左派學生於正門向維多利亞公園牆上掛起一幅六呎多長紅布白字標語:「粉碎奴化教育!」橫門牆上張開「粉碎反華課本、言論」,校內張貼各式反迫害標語。當晚皇仁鬥委會成立,庇理羅士、英皇、聖保羅、華仁等英文書院皆組織鬥委會。[3]六月下旬,已有二十個工會組織罷工,粵港水陸運輸幾乎中斷。[42]

七月八日朝早十點,數百大陸民兵持槍邊界聚集,向香港方向示威,朝警崗投石,警察發射木彈仍無法驅散。十一點,民兵突入英界,將警員圍困沙頭角警崗及聯鄉會。聯鄉會警員同民兵槍戰,寡不敵眾。加上部分民兵山上伏擊,兩名巴基斯坦籍、三名華籍警員死亡,十二名警員受傷。駐港英軍派出英軍及印籍兵團解困。事後,港府宵禁,民兵潛伏邊界。沙頭角居民紛紛執拾細軟到上水、粉嶺等投靠親友。十日,周恩來傳達毛澤東指示:「對香港不動武。」[24]

十二日下晝五時許,大埔墟戲院街大埔鄉事委員會被一枚計時炸彈襲擊,無人受傷。翌日,左派以罐頭製造土製炸彈、珠江汽水之汽水樽製造燃燒彈襲警黃大仙警署、油麻地警署,俗稱掟菠蘿。當晚,港府首次宣佈港九兩地同時實施宵禁。[3,4,25,]二十六日晚,旺角、觀塘、尖沙咀漆咸軍營等八處炸彈爆炸。[26]七月底、八月初,廣州召開「對香港出口問題碰頭會議」,決定:供應香港工廠原料、半成品仍暫予供應;堅決停止經港轉口、中轉業務。同時,港府限制中國進口、轉口商品,包括修改「凍肉進口條例」等。[42]

八月四日朝早六點,警方出動二千名軍警,封鎖北角渣華街、春秧街、書局街、糖水道一帶,英軍航空母艦派出六架直升機,運送大批軍警降落左派機構最集中之僑冠大廈及新都城大廈天台,逐戶搜查,拘捕幾十個左派工會、社團領袖。[7]翌日,左派以土炸彈襲擊添馬艦海軍機地。九日,港府封閉三間左派報館:香港夜報、新午報、田豐日報。[7,8]

左派以學校實驗室製造土製炸彈,週街放菠蘿,上貼「同胞勿近」、「紅燒白皮豬、生炒黃皮狗」等中文字句,不少港人誤觸炸彈,死傷不少。又佈真假菠蘿陣,警方一旦發現可疑物品,立即封鎖附近街道,召軍火專家。市面一片恐慌,港人無不對左仔破口大駡。[26]十月六日,港府頒佈《1967公安條例》,授予香港警察權力拘捕親共暴徒。[31]

出身《大公報》之明報創辦人查良鏞與《大公報》等筆戰,[13]左派譏為「豺狼鏞」。查良鏞從不影相、不接受訪問,無人知其住處,每日午後先返明報辦公。某日,收到包裹,上書「查社長親啟」。查良鏞於是報警,警方派來軍火專家,將包裹攞到明報大廈門外馬路,遙控引爆,包裹「砰」一聲爆開。[11,12]查良鏞遠赴星加坡暫避。[13]愛國商人霍英東、中華總商會會長高卓雄等左派亦離港暫避。

二十日朝早,兩名年僅八歳及兩歲小姊弟黃綺文、黃兆勳在北角清華街遭土製炸彈炸死,民憤極大。[26]林杉斥曰:「無恥無良,低能邋遢,下流賤格」。[27]二十四日朝早八點九,林彬與堂弟林光海如常駕車,由窩打老道居所駛向達之路商台返工。剛轉入文福道近文運道,三個左仔假扮裝修工人掟汽油彈。兩人送往伊利沙白醫院急救。救護車內,林彬一度甦醒,向妻子大嗌:「左仔害死我咯!」 [27,28,29]商業電台取消當日所有節目,改播哀樂。董事經理何佐之聲明:「暴徒顯然對商業電台努力揭發他們殘害市民及及破壞本港安寧的醜惡活動,害怕得要死,因而採取這種滅絕人性的手段,以圖恐嚇本台及工作人員。但左派暴徒今日的殘忍手段,決不能動搖本台及各同寅反對暴力的正義立場,我們一定會更加努力,在各方面協助當局敉平騷亂。」[32]

當日下晝,新晚報以套紅大標題刊登《鋤奸突擊隊司令部,懲林彬後發表公告》:「民族敗類林彬,一貫仇視和反對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充當美、英帝國主義的走狗。在這次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鬥爭中,林彬為英帝反華賣命,並在商業電台對英勇抗暴的愛國同胞極盡造謠誣蔑之能事。英、美、蔣反動派亦已供認林逆為反共反華的死心塌地分子,罪惡昭彰。雖經我愛國同胞多次警告,但林逆死不悔改,甘心認賊作父,自絕於我中華民族,為維護民族尊嚴,伸張正義,應港澳同胞的要求,由我司令部執行民族紀律,於八月二十四日晨將林逆正法。」[29,32]翌日,《大公報》以「地下突擊隊鋤奸 敗類林彬受重傷」為題報導。二十七日,以副刊「林彬死咗」報道:「呢條友都抵死有餘矣,牙刷過頭。本來牙都唔拘,佢做廣播員,牙擦幾句無所謂,佢最乞人憎是時時侮辱毛主席,抵拒死」。[3]林彬二十五日不治,林光海昏迷至三十日亦告不治。[27,28,29]

林彬遇害消息傳出,港人無不切齒悲憤,各界人士自動捐款慰問林氏遺孀,警方懸紅五萬緝兇,商台立即增加十萬,為香港有史以來最高花紅,有消息稱早已準備特別船逃往澳門。林彬、林光海靈柩停在殯儀館,一直不敢出殯。九月十七日,民國政府將林彬夫人及三位分別六歲、三歲及一歲女兒接到台北定居,後來一家四口移居加拿大。民國封林彬為烈士,靈位供奉台北忠烈祠。[28]

且說八月二十日,陳伯達工作領導小組完成各項佈置及計劃,決定動用兩師進攻,一師待命,同時組織三千幹部隨軍進港,隨時準備接管各部門。是時,周恩來迅速聯絡朱德、董必武、陳雲、李先念、陳毅、李富春、劉伯承、葉劍英等,聯名上書毛澤東,要求暫停收回香港。周恩來提出三項理由:一、香港現階段存在有其經濟價值;二、香港發展主要由中國人自己之智慧和創造;三、香港工商界對現階段收回有抗拒性,倘若抽資外逃,近四百萬香港人是一大負擔。毛澤東最後接受意見,罷兵香港。(註:長期利用、充分打算出處)[3]

二十二日晚,北京外事口造反派同紅衛兵突破衛戍區人員防線,進攻英國駐華代辦處圍牆,外語學院紅衛兵率先突入西牆。十點八,造反派衝撃代辦處正門。十分鐘後,一批紅衛兵又越過北牆,圍牆內已達數百人。造反派進入東、西院即開始點火。頃刻,烈焰升騰,東院門窗、地皮、汽車房、油庫及七輛汽車被大火吞噬;西院樓內燒毀三個臥室、檔案室及二輛汽車。代辦處多名外交人員從大火中撤出,少數到附近使館及公寓避難。衛戍區消防員奮力撲救,大火終於零時許熄滅。[14]

兩小時後,周恩來召見外事口各造反派領導,宣佈:「火燒英國代辦處一事說明現在已不能控制局面,這是典型的無政府主義,對外關係中的任何大步驟,如提抗議、發警告等,都應由政府決定的行動,不能由群眾說了算。火燒英代辦處,就使我們在外交上輸了理。」是時,造反派已經襲擊印度、緬甸、印尼三個駐華機構,紅衛兵又去襲擊蘇聯駐華大使館。周恩來勸說,紅衛兵撤退。[3]周恩來向英方賠禮道歉。[30]

臨近中共國慶,左仔收到命令:從九月二十一日到十月七日停止對抗活動。九月二十日,左仔大舉出擊。[3]二十三日,《大公報》刊登楊光「迎接偉大的國慶 迎接更大的勝利」。[32]十月八日,臨近雙十節,左仔又熱鬧起來。[3]十五日,港府授權警方,發現暴徒向人群投擲炸彈,而不受命令管束或抗拒者,執行任務的警務人員得必要時向暴徒施放實彈鎮壓。[32]

十月三十日,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香港週」,倡導港人用港貨。[34]戴麟趾主持揭幕禮,曰:「我們知道香港是一個愉快的、有活力的城市,富有進取心和魄力,並且像已有的表現一樣,具有能力去克服那些會使世界上別的城市感到手足無措的困難,而我們的市民能對困難處之泰然和加以克服,這是我們的福氣。」[35]呼籲資本家保持香港各種自由,並以推廣員工福利作為「附帶的重大責任」。各處多項展覽、表演活動、花車巡遊,英國專家認為香港時裝已在質與設計上達到國際水準,時裝對外推銷前途無量。[36,37]隨後,戴麟趾制定《僱傭條例》、草擬《勞資審裁處條例》,改善勞工待遇。[38]

年底,周恩來召回香港工委負責人,用兩個月時間進行香港鬥爭總結。周恩來三次接見與會者。最後一次,周恩來曰:「之所以把你們扣在這裏兩個月,就是要你們把頭腦冷靜下來。已經報告毛澤東主席和林彪副主席批准:在香港,不要搞真假炸彈,這對人民有害,對港英無用;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罷工。」十二月,炸彈潮止竭。[19]

暴動中,51人死亡,832人受傷,1936人被檢控。炸彈處理隊引爆8074懷疑爆炸品,其中1167枚真炸彈。[32]港九工會聯合會會員人數由二十八萬減至十八萬多。左報《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商報》、《晶報》由原來佔全港中文報紙發行總量分一,下降到十分一。原來在香港及東南亞享有聲譽之「長城」、「鳳凰」、「新聯」失去市場,從此一蹶不振。[9]罷工初期,工人存摺每個月都定時收到廣東省銀行存進去一筆現金,與原來工資相若。幾個月後,銀行不再過數,罷工者只得「轉、改、復」。[3,20]事後,大量港人移民,政府及公營機關解僱罷工者,大量左派學生因而停學。(註二)

六八年八月三日,中央轉發外貿部《關於對香港出口問題的通報》:「由於港英當局加強對我商品的歧視限制和我部分出口商品供應不足,以及運輸上有脫節等原因,今年上半年我出口商品在香港市場已退居第二位,日本貨已占第一位,美帝國主義來貨在六月份也已接近我貨」。外貿部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盡快恢復中國主要商品在香港市場絕對優勢地位。[43]八二年,中國商品重新居冠。[42](註:當時港澳地區出口佔中國出口總比重約四分之一,六六年佔香港市場份額為27.4%跌至七零年16.1%)[44]

六九年四月,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賜封「皇家」頭街予香港警察,表揚其忠誠、英勇。雅麗珊郡主出任警務處和香港輔助警察隊榮譽總監。

十二月六日,由政府發起,各區市民合辦,政府、商業機構共同贊助,籌備超過七個月、耗資達四百萬港元之第一屆香港節正式舉行。主要籌辦人香港節事務主任黎保德、中央節目委員會主席、市政局主席沙利士有云,舉辦香港節只是為市民提供「一星期的真正娛樂」,以「色、聲、動、參加、介入及影響」為口號,務求全民介入參與。以中國文化傳統為題,主要為文娛康樂活動。又有各式各樣郵票、古董、書畫、花卉等展覽,以及嘉年華會、舞會、時裝表演、歌唱比賽、「香港節小姐」選美比賽等。[40,41]

華僑日報社論「香港節創造香港精神」讚曰:「香港雖屬彈丸之地,但擁有四百萬人口,擁有現代化之城市建設,擁有輕工業與現代商業規模,凡此都足以顯示香港並非英國殖民地這般簡單,香港是可以成為具有獨立性之社會,比諸世界若干小國家,香港是凌駕其上的。要使香港成為獨立的社會,香港可以說已經具備足夠之條件了,所欠缺的,只是香港精神。如果四百萬市民能夠創造香港精神,則香港將是一個完整的,現代化之獨立社會,可以與世界現代化之國家、地區媲美。」[39]

註一:其中一名為十五歲漢華中學學生葉國謙,現為民建聯立法會議員。
註二:其中一名為聖保羅校友、現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之弟曾德成
[1]香港警務署 「警隊歷史: 現代新紀元1945-67」(修改前)
[2]江關生 「中共在香港 下巻 (1949-2012)」 頁199-205
[3]江關生 「中共在香港 下巻 (1949-2012)」 頁205-279
[4]維基百科(廣東話版) 六七暴動大事記
[5]香港電台 「網上神州五十年 一九六零-一九六九 六七年香港暴動」
[6]沈志華、楊奎松 《美國對華情報解密檔案(1948-1976)》巻五,第八編:《文化大革命》東方出版中心2009年4月,106-115頁
[7]香港電台 「網上神州五十年 一九六零-一九六九 土製炸彈」
[8]香港電台 「網上神州五十年 一九六零-一九六九 沙頭解事件」
[9]李後 《回歸的歷程》
[10]陳君葆 《陳君葆日記》1967年11月7日
[11]蕭若元 《香港的命運》(一) 一文元創作室 2001年11月 62-63頁
[12]香港電台電視部 《傑出華人系列》下,明報出版社 2010年
[13]蘋果日報 「67年暴動查良鏞曾成暗殺目標」 2005年11月8日
[14]童小鶻《風雨四十年》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416-419頁
[15]馮志豐主編,黃培烽主筆《十八樓C座 為民喉舌四十年》亮光文化2008年,35、38-39頁

[16]張家偉. 「六七暴動的導火線-新蒲崗人造花廠事件」. 《香港六七暴動內情》. 2000年: 頁26至38.
[17]大公報社論 1967年5月8日
[18]WitnessHK67 「67事件簿 1967-05」
[19]馬繼森《外交部文革紀實》68頁
[20] 陳君葆《陳君葆日記》1967年6月20日
[21] 張家偉. 「你升級,我也升級」. 《香港六七暴動內情》. 2000: 頁39至54.
[22] 張家偉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頁48
[23]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聲明 》1967年5月15日
[24]蘋果日報 「【蘋話當年】1967年5警沙頭角警署遭左派暴徒捕殺」2015年07月08日
[25]網上流傳土製菠蘿始於十二月十二日炸黃大仙警署與《中共在香港下巻》頁238不符。而港台「網上神洲五十年」:「第一個土製炸彈於 7 月 12 日 在新界大埔戲院街爆炸」大公報十三日並無提及炸彈一事,惟十四日之報紙有新聞「黃大仙油蔴地兩警署挨炸彈」。《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頁130提到「七月十二日響起了第一道土製炸彈聲,……位於新界大埔墟戲院街大埔鄉事委員會被一枚定時炸彈襲擊,……黃大仙警署翌日也受到炸彈爆炸」,故第一枚炸國民黨大埔鄉事委員會,第二枚黃大仙及油麻地警署
[26] 張家偉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頁130-132
[27] 林偉 「1967: 中共煽動香港暴動的罪行――紀念林彬遇害四十年 」黃花崗雜誌
[28]蘋果日報 「死亡真相 林彬送院喊:左仔害死我」2010年05月13日
[29] 張家偉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頁166
[30] 張家偉 《六七暴動: 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頁164
[31]香港立法會「《公安條例》(第245章)內有關規管公眾集會及公眾遊行的條文資料摘述」
[32]《文化大革命志》「補卷一: 赤禍香港」 
[33]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由1967開始》:1967 (2009.10.19)
[34]華僑日報社論「香港週的偉大成就」1967年11月6日
[35]工商日報社論 「我們都有愛護香港的義務--誰來破壞「香港週」,就該滾出香港去!」1967年10月31日
[36]華僑日報社論「香港週的偉大成就」1

967年11月6日

[37]蘋果日報「【蘋話當年】1967年港督戴麟趾推動「香港週」」2013年10月30日
[38]Jones, Catherine M., Promoting Prosperity: The Hong Kong Way of Social Policy. Hong Kong: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1990.
[39]華僑日報 「香港節創造香港精神」 1969-07-01 
[40]華僑日報 「香港節創造香港精神」 1969-07-01
[41]Steve Tsang, A Modern History of Hong Kong 頁203-204
[42] 江關生 「中共在香港 下巻 (1949-2012)」 頁269
[43] 歐陽湘 唐富滿「內地對港澳地區的出口供應看中國共產黨的港澳工作方針(1949—1978)(上)」《新華澳報》
[44]《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年鑒》第IV部份,頁1-2,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出版社,1984
[45]人民日報《堅決反擊英帝國主義的挑釁》一九六七年六月三日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RevolutionRecords/posts/65378702144486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5月29日 11:49

【六七詞典】鬥委會

鬥委會全名為「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是六七暴動期間,指揮左派份子「抗爭」的「大腦」。

港英政府1967年4、5月制止了新蒲崗人造花廠工人抗議行動後,工聯會5月12日召開全體理事會議,決定成立鬥委會,擬展開長期抗爭。這個組織名義上與工聯會相關、由當時的工聯會理事長楊光出任主任,但實際上卻是接受中共港澳工委領導。

當時正值內地文革,鬥委會在北京支持下屢次挑戰港英政府,包括於港九新界各地,發動大大小小的抗議行動;有暴徒更隨處放置炸彈,加深社會的恐懼。有傳當時公開批評左派暴徒的商台播音員林彬,慘被活活燒死,幕後策劃正是相關人士。

林彬之死引來當時港人對左派暴行強烈憤怒,同年12月中,當時總理周恩來見左派搞亂香港不利中共,下令停止左派暴動,鬥委會隨之解散。

以下短片,是當年鬥委會動員到港督府外抗議。

相關內容:

'五月風暴 http://bit.ly/2pes9ns  https://www.facebook.com/620177918009590/videos/168732077129529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10日 06:13

從「轉型正義」角度去看--比較「二二八」、光州與「六七」事件(譚志強)

有人認為,在東亞地區,和「六七事件」有些類似的是台灣於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中旬所發生的「二二八事件」,和韓國於一九八○年五月十八日至六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10日 06:14

我的「六七」記事 (潘耀明)

一九六七年香港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六七暴動」。「六七暴動」是港英政府官方語言,在左派圈子裏稱「反英抗暴」。從這兩個命名,足見雙方各走極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10日 06:15

歷史的真相就在眼前:回應西門丁文章 (梁慕嫻)

《明報月刊》一月號發表西門丁文章《電影〈五月〉工作雜感》,記述他為拍攝電影《五月》做資料搜集工作的感想。這部電影是由石中英成立的三俠影業公司籌拍,以「六七暴動」為背景的愛情故事。文章中,西門丁提出許多似是而非,沒有答案的問題:「事後中國政府不提,英國政府不提,導致新一代完全不知道香港曾經發生過此一社會運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10日 06:49

[五十歲的男人]

細路就好似一本連環圖,後生就係一首抒情詩,中佬就似一出折子戲,老餅就係一部歷史劇。

50歲嘅男人,就係年過半百嘅男人,唔係後生仔,又未算係老餅,亦唔係人到中年,而係走過中年嘅九月秋天,既有夏天嘅綠意,又好似擁有秋天嘅金果。激情都喺沉穩中爆發,佢嘅洪水奔湧喺有序嘅河床入面,唔會破堤成災,又唔會淹沒一切。
  
50歲嘅男人,放低咗幻想,睇清咗理想,要走嘅路有咗定向,但並唔係用奔跑嘅姿勢,而係扮晒從容、淡定咁丈量時光。
  
50歲嘅男人,開始積攢記憶,嗰啲愛過同恨過嘅人,再用感激同欣賞嘅態度重新理智咁掃描幾次。
  
50歲嘅男人,唔怕囉唆,甚至鍾意咗囉囉唆唆添。因為佢哋閱人無數,最後發現世界上最動人嘅情話都係[廢話]。
  
50歲嘅男人,知道冇咗囉唆,自己嘅生活都唔知道係點,喺[煩]咗二、三十年之後,驀然回首發現,自己係一條線,穿喺女人嘅針眼入面,先至可以好紮實咁成為一道生活嘅籬笆牆。呢種[廢話]唔係官腔,佢係一滴潤滑劑,滋潤著生活,亦只有50歲嘅男人至會津津有味咁咀嚼著一種叫囉唆嘅真情。
  
50歲嘅男人,戀愛唔鍾意表白,唔娌意保證,唔鍾意發誓,唔鍾意許諾,一切都要順其自然,水到渠成,都係發咗好耐夢。
  
50歲嘅男人,唔貪杯,有豪氣,但唔沖天;有苦惱,但唔狂號哮;有委屈,但唔抱怨。
  
50歲嘅男人,比後生仔更嚟得浪漫。喺西歐有一項調查發現,年過而最浪漫嘅年紀係53歲。呢個研究結果係話,浪漫需要豐富嘅人生體驗,理解同關愛係需要歲月嘅修養同積澱嘅。
  
50歲嘅男人,會識得點去欣賞女人,點去寬容他人,人生不惑,有[悠然見南山]嘅人生境界。
  
50歲嘅男人,正係人生嘅中線,人生嘅鼎盛時期。西方醫學有一項實踐研究報告話,50歲嘅男人精力反而高過三四十歲嘅人喎,信唔信就自己諗嘞。
  
50歲嘅男人,靈魂會重新歸位,權勢同錢財唔再羈絆喺佢嘅腳步,仁愛悄無聲息咁佔據著心靈。
  
50歲嘅男人,唔再同時間賽跑,佢知道佢既唔能跑喺時間嘅前面,又唔能夠跑喺時間嘅後面,就並排著同時間拉家常,洞悉咗過去,醒悟咗時下,睇穿咗未來,當然唔係去講睇相啦。
  
50歲嘅男人,可以將痛苦化為養分,可以將災難化為祝福,可以將複雜化為簡單,可以將磨難化為幸福。
  
50歲嘅男人,知道點為自己生活,點為其他人生活,生活喺智慧之中,生活喺慈善之中,生活喺開悟之中,生活喺境界之中。
柏拉圖話:[人只有喺五十歲嘅時候,先至開始哲學生涯]。
仲有嗰一位名人亦講咗:[人生從五十歲開始]!

原:李文塗鴉〔於50歲生日前夕〕

譯:蕭南仁[50歲的男人]https://www.facebook.com/979927595383615/photos/a.980088208700887.107374...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10日 06:52

一個男人的浪漫[男人五十去見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wcLI8EbUs

香港藍鰭吞拿魚見工記
一個 HKPIP 演員(泰臣)扮文青去大公司見工!

男人到咗50歲,真係冇乜工揀,好多時都係得個見字!以前嘅CV、學歷,通通變得冇用,因為肯請你嘅公司同工種,基本上都唔多再睇呢啲嘢。其他仲有... ... 做嘢,唔開心,份人工包咗架喇嘛... ...

製作:HKPIP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6月22日 08:38

[左報注意] 1967年6月9日 #大公報 社論

左派開始失去理智,連日黎先後煽動 #海事處#天星小輪 同太古船塢工人搞搞震,喺工作地點亂貼煽動性標語同罷工,而資方同政府部門亦向佢地採取行動,包括炒晒d左派工人。

喺6月8日,水務局、九龍中華煤氣廠同工務局九龍政府車廠就先後有左派工人鬧事,警方出動防暴隊拉晒班左派工人,其中喺衝入中華煤氣廠既過程中,有兩名工人(黎松、曾明)死亡,事後左報大肆「追封」呢兩名死者為「烈士」,但後來另有消息指黎松同曾明本身係唔想參與罷工,而俾左派工人打死既

(下省數百字讓人民族主義上腦既「毛酋語錄」廢話)https://1967riot.wordpress.com/2012/06/09/tkp-19670609/

#六七暴動
#工聯會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08日 02:39

向前看
『向前看』三個字看來有積極意思,可是又有一句『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要向前看,永不後看嗎?原來『向前看』並不表示『從不向後回顧、反省、檢討…』而是按照過去檢討的結果,作為向前看的指引。沒有過去成功或失敗的總結,只向前看,便是懵蔽蔽,傻兮兮,笨拙拙地,盲目的向前走。鄧主任名句:『摸住石頭過河』,石頭就是過去經驗,盲目向前,無論死衝爛衝,或步步為營,都是注定失敗的了!識穿向前看之荒謬。
一宗事情發生,必有因,有遠因,有近因。我在新亞書院的時侯,必修《中國通史》,為何訂《中國通史》必修?因為辦學的原則就是教導年輕人認識中國的歷史,知道我們袓先成敗的過程,再加上分析了解原因。歷史是重覆的,人性也沒有因科學進步而改變,仍然有醜陋一面(當然有光輝一面。)歷史為鏡。歷史科(不論中西史)皆不要視作學生『搵食工具』,搵不到錢,學生家長及某些學生便不選讀,中學生很多便不選此科考試,大學卒之因皮費問題『殺了科』,這是香港教育界的悲劇,慘劇,荒謬劇。漸漸,社會上流行忘記過去的歷史。患了『社會失憶症』,或者只記得『光輝的一面』失去了『陰暗的一面』。『光輝的一面』往往加工加色彩,就算出心良好,鼓舞士氣,報喜不報憂,到柢都是『好心做壞事』。『陰暗的一面』有令人忿怒,頹喪,失信心的作用,可是『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這是實話哩。
香港從開埠以來,都經過數劫。最嚴重一劫,乃係日本向英宣戰,揮軍南渡深圳河,佔領香港成為了日治的地方。這『三年零八個月』的大劫,令到殖民宗主國、國民政府以及後來成立的人民共和國政府對香港地方的觀感改變。
九龍暴動,天星小輪加价騷亂,六七暴動,九龍旺角騷亂等事,都是劫數。但亦如前特首董建華所言,『有危便有機』!七十年代香港適逢其會轉變,掌握了鄧小平所言之『大氣候』迅速轉型,便乘機『起飛』了。乃與港英願意接受六七暴勳的慘烈教訓而有力地改變香港的。
人民共和國在粉碎四人幫的文化大革命後,改革開放,對香港也有新的看法,長期利用這塊滿清簽下不平等條約的小島,做些有利建設的工作。
六七暴動,今年2017年正好五十周年,還有很多目擊者、參與者,未仙遊。這是一頁很重要的香港史,不應因種種利益關係原因而不提做事,側側膊讓它過去算數。四人幫的搗亂已得到『定性』了,受到懲罰,冤假錯案也大多得到平反,香港特區對六七暴動宜作出公正公義的定案,不宜以『向前看』為措辭耍太極。(一邊說官員不必耍太極,最高地位者自動獻上!)暴動,諜殺、破壞便是,何須不顧,何須美言。

劉天賜個人專頁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22日 14:14

周老闆!

 
 4 people, people smiling, text
辛浩仁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