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s 的頭像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悼念一代國際關係大師:從布熱津斯基的「大棋局」談起

《信報》國際學海迷津:特朗普上台後,對共和黨的外交元老基辛格教授十分禮遇,而屬於民主黨陣營的同級別元老,當首推卡特總統任內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教授(Zbigniew Brzezinski)。他一個多星期前高齡逝世, 享年89歲,全球外交界和學界無不悼念。布熱津斯基是七十、八十年代美國外交戰略的核心建構者,國際關係科班出身,而成功把理論付諸實踐,單是這一點,已是一眾學人的偶像。

布熱津斯基家學淵源,父親是波蘭外交官,曾出使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兩大獨裁強權,令他從小到大就是堅定的現實主義者,深信應以「令本國更強大」為外交唯一目標,這方面和基辛格、特朗普都不謀而合。他的代表作《大棋局》The Grand Chessboard,是他對美國在冷戰後,如何作全球地緣戰略部署的思考,核心目標正如副題所言,正是為了維持美國首屈一指的全球戰略地位。這令他成為「地緣政治」學派的大家。

他的「大棋局」,與一個世紀前,英國地緣戰略學者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的「世界島」理論一脈相承(見小詞典),在「世界島」理論之上加入了美國視角,認為美國作為北美邊陲的海洋強權,要維持全球戰略地位,就必須阻止「世界島」被單一霸權控制。布熱津斯基把亞歐大陸這塊「大棋局」劃分為4部分:

(1)歐洲:「民主橋頭堡」(Democratic Bridgehead);

(2)俄羅斯:「黑洞」(Black Hole);

(3)中東及中亞:「歐亞巴爾幹」 (Eurasian Balkans);

(4)亞洲:「遠東之錨」(Far Eastern Anchor)。

(節錄)

所有評論

巨浪 - 2017年06月05日 05:00

文中 : ".....他的代表作《大棋局》The Grand Chessboard,是他對美國在冷戰後,如何作全球地緣戰略部署的思考,......"

 

沈教授搞錯了吧,布氏構思《大棋局》時正值汵戰巔峰期,蘇聯仍在。布氏拉攏中國制衡蘇俄,冷戰後抛棄中共,翻臉不認人。

 

 

 

ray1129 - 2017年06月05日 15:21

布熱津斯基的全球戰略思維主要仍是以近代民族國家觀念為界,若碰上如沈教授上週那篇《「伊斯蘭國」:日本學者眼中的「後現代戰爭」》中所提到的伊斯蘭國主張建立復古的「哈里發國」所發動的「後現代戰爭」,這個戰略思維可能會顯得無處著力。
 
感覺上美國民主黨陣營的左翼思維,無論如何強調現實主義,都總是帶著一點不切實際的願景去建立各種規範及秩序。就拿奧巴馬任內的「巴黎氣候協議」來說吧,本來這個會議就是新興國家堅持已發展國家必須承擔她們目前及未來在減碳環保方面的成本,故此一直纏繞於成本分擔之間的政治經濟意識形態的糾紛中,兼且毫無約束力,故此根本無法解決成員間不對稱義務的歧見。
 
然而奧巴馬卻想到成立一個「綠色氣候基金」,希望能誘之以利,以每年最少1000億美元的資助去吸引開發中國家,但卻沒有仔細定義收受方的責任,以及收受方的舞弊罰則。最終這個會議仍然是停留在毫無約束力,成員國更加可以隨時退出而毋須承擔任何責任的狀態。這自然令人擔心這種沒有好好定義責任與義務的無條件財富轉移,最終還是會一事無成。
 
 
左翼思維熱衷於建立各式各樣的規則秩序及機構去建立統一思想的社會,左膠甚至到了迷信的程度。所以往往都會向萬事都要管的大政府方向走。若真有左翼所嚮往的「世界政府」,也必然是個事無大小都要管一餐的「大政府」,而生活在這個「世界政府」下的「世界公民」,也必然是凡事都要思想正確,在一個「統一的思想及秩序」下生活。
 
看看現在歐洲恐怖襲擊的亂局,還是覺得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較為貼近現實。民族與民族之間都有各自的共同歷史記憶及文化價值。況且每個人生下來本就賢愚有別,志向不同。若強求建立統一思想及秩序的社會,根本自討苦吃。
 

View on YouTub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