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s 的頭像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

特朗普時代再論「修昔底德陷阱

《信報》國際學海迷津:近年談及中美關係, 有一個歷史名詞常被媒體提及──「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特朗普上台後,哈佛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阿利森(Graham Allison)出版了《命中注定的戰爭:美中能逃過修昔底德陷阱嗎?》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把這題目再次炒熱。筆者多年前曾介紹過這名詞,現在乘新書出版,應該溫故知新。

核武國大型戰爭幾絕跡

「修昔底德陷阱」這名詞,出自公元前五世紀的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當時,愛琴海沿岸的希臘世界有兩大集團,分別是以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及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聯盟(Peloponnesian League)。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前夕,雅典飛速發展,處於黃金時代,古典民主政治發展成熟,也擁有強大的艦隊與海洋貿易網絡。斯巴達則在陸上軍事佔優,而依舊保留寡頭政治制度。公元前431年,伯羅奔尼撒聯盟對提洛同盟發動攻擊,引發兩大陣營全面戰爭。這場「古代世界大戰」在公元前404年塵埃落定,雙方都蒙受巨大損失,最終斯巴達獲勝,雅典的「黃金時代」隨之告終。

伯羅奔尼撒戰爭在古希臘史乃至整個人類戰爭史研究,都至關重要。這不僅由於大戰波及範圍甚廣,更因為它是首次被完整、專業地記錄下來,記錄者就是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他對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研究中, 最為後世關注及爭辯的,就是戰爭爆發的深層原因。修昔底德認為,正是雅典崛起、斯巴達對此恐懼,才讓二者的戰爭無可避免(“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自此,在近代國際關係研究中,凡是討論崛起國(rising power)與守成國(status-quo power)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上述觀察成為了必定被引述的金句。

(節錄)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