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迪詩's 的頭像

《信報》「蘭開夏道」專欄作家

巴黎紀行

 
《信報》蘭開夏道:的士於紅燈處剛巧停在一間花店外。我在的士裏看見女店員伸長了手嘗試把一盆植物掛在門口高處,踮起了腳尖卻不夠高,一個男人路過,二話不說便取過盆栽掛好。兩人交換了一個微笑,男士繼續前行,女士回到花店。很久沒見過這種安靜的關懷了,這是巴黎最美的風景。

印象很差

我去過4次巴黎,由討厭巴黎到現在瘋狂地愛上這個地方!第一次是大學時用兼職賺來的錢與一位女同學back-pack去歐洲旅行,在一個滂沱大雨的晚上乘火車到達巴黎,怎麼也找不到youth hostel,朋友的錢包還被偷了。最後我們筋疲力盡,眼前剛巧有輛警車,我乾脆問警察可否送我們去旅舍,於是我第一次到巴黎就上了警車。隨後數天在城市內走走看看,建築和藝術方面當然是沒話說的,但人們似乎不大友善,車站、餐廳的服務員又惡又懶,印象很差。

進步驚人

第二次來巴黎是不情願的,我去摩洛哥看撒哈拉沙漠,迫不得已在巴黎轉機。回程時因為航班時間而必須在巴黎住一晚,我記得住那間五星級酒店的床褥有個人形。第二天因為罷工引發大塞車,改搭地鐵卻等到天荒地老也等不到列車,我們終於趕不上回香港的飛機,還被機場櫃枱的空姐嘲笑一番,從她們身上得不到協助,我們花了很大力氣也買不到其他回港機票,最後惟有搭火車到倫敦再飛回香港。

第三次到巴黎是去年夏天,短暫停留兩天為了工作,沒機會四處逛逛。第四次是上星期,我到巴黎一星期為一個法國時裝品牌拍微電影,有機會進入真實巴黎人的家裏拍攝,在平民地道的餐廳吃飯,還有時間到處看看,感受一下這個城市,我鄭重宣布我已成了巴黎的超級粉絲!但畢竟我只是旅客,未必看見真實的巴黎,回港後跟一位曾在巴黎居住5年的香港朋友聊天,他能操流利法語,在法國讀書時的碩士論文也是用法文寫的,他4年前由巴黎回到香港,但即使只是短短4年,他也發現巴黎已經改變了很多,進步驚人。

(節錄)
 

所有評論

PBrega - 2017年06月17日 13:32

Frankfurt 、Munick和Amsterdam 都有直飛香港,無須一定去倫敦。倫敦有兩個機場,花的時間更多。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