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s 的頭像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回歸20年的中港關係

《信報》時事評論:香港回歸20年,發生的事數不勝數,我們若要總結這20年的歷史,需要沿着一些線索看透表象,並搞清誰是主要的博弈者。

最重要的博弈者自然是內地與香港,為求去除較次要的枝節,我們可把中央政府和特區中與中央對着幹的勢力視為博弈雙方。在香港和內地以外,美國很可能是另一較隱藏的博弈者。至於分析的線索,最重要的是認清經濟和政治實力的變化;軍事力量本來也可扮演重要角色,但美國沒有理由在港採取軍事行動,中國則根本不用這樣做,香港本身除了駐港解放軍外,並無軍事力量,我們大可把軍事因素略過不表。

美國對港絕對有興趣

表面看來,美國並無直接參與中港博弈,她的角色更似一個並非中立的觀棋者。美國有無幕後參與或甚至資助一方的活動,由來涉及外交問題,所以不會輕易留下把柄;我是外界中人,不會掌握到什麼實證,但我是相信她有積極參與香港事務的。美國在世界多處地方捲入別人的國事已不是什麼秘密,其圍堵中國的意圖也昭然若揭,而香港的高度自由更是令她有資格成為世界重要的情報中心,美國政府怎會不感興趣?

林行止先生多月前引用過台灣清華大學研究生王梅香所寫有關1950至1962年美國出錢介入港台文學的論文,我也找來翻閱過,讀後不能不使人驚覺美國政府干預香港事務無孔不入。回想我在芝大念書時,每周15個小時在圖書館打工負責整理寄入的刊物,每天都會收到一大疊駐港美國領事館收集的有關內地的各類資料情報,說美國對香港毫無興趣只可能是欺人之談。

(節錄)

所有評論

Daniel - 2017年06月23日 05:33

 【最重要的博弈者自然是內地與香港,為求去除較次要的枝節,我們可把中央政府和特區中與中央對着幹的勢力視為博弈雙方。】

呢個係合約問題,吾係甚麼「博弈」。

1984年, 中國PRC 承諾有兩制, 2014年八三一及白皮書出台,正式反口反枱兩制及联合声明,港大為纯港内事(非軍事及外交),朝庭照樣介入,港人反彈佔中,港人根本無選擇餘地,遇上国家政權暴力,港人嘅象徵暴力 (e.g. 佔中,抗議,宣誓口音,言論,思想,行為及橫額),只係小巫見大巫!

Daniel - 2017年06月23日 05:36

PRC大可吾執行兩制,當年吾簽咪得囉。

一)所謂八三一決定,只由人大常委員長張德江自把自為拍板,而吾係人大通過(第八章一五九條),根本無效!

二)所謂國務院白皮書,原來只出自國新辦,而吾係國務院,而國新辦係由中宣部直接掌控,再者,國務院亦無權出張貓紙改憲法,自行取消港行政自治! 

巨浪 - 2017年06月23日 05:38

文中 : ".......但今天情況已大為不同,若以購買力平價計算,香港的GDP連中國的2%也不夠,而且中國早已超越了美國,成為第一大經濟體。"

 

看到了嗎?香江人,中國已經是天下第一,我告訴你們香江人,你們微不足道。

 

 

香江人啊,崇洋媚外的狗東西,你們給我記住,没有祖國你們什麽都不是!

 

 

Daniel - 2017年06月23日 05:42

 【 巨浪 - 2017年06月23日 05:3看到了嗎?香江人,中國已經是天下第一,我告訴你們香江人,你們微不足道。】

(IMF2015數據) GDP 人均Nominal .

..................香港........US$42,097一年
...........ROC中國....... US$22,083 一年
...........PRC中國...........US$8,280一年
想問問,邊年大陸追上ROC中國,莫講香港呢?
PRC 經濟體大,主因係人口多,卻吾反映國民生活水準,只表示朝庭勢大,人均數字,卻百分百反映國人生活水準(低B即係低B)!

巨浪 - 2017年06月23日 05:51

文中 : "....中國...(每年GDP新增的部分,以購買力平價計算,已超過一個澳洲的GDP),...."

 

嘩!厲害,中國每年製造一個澳洲。鄙人一直强調,澳洲只是二三流魚腩國家,並不是什麽西方列強之類。况且,澳洲早已被咱們大陸同胞佔領,誒!聞說它們的首府悉尼已成為共產黨的後花園,號稱「小上海」,恨得當地香江人咬牙切齒!

 

巨浪 - 2017年06月23日 06:10

文中 : "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應用,肯定會把社會弄得翻天覆地,...."

 

沒錯,的確很厲害,但人工智能與大數據不能取代人類食飯屙屎。

 

Daniel - 2017年06月23日 06:28

【巨浪:  厲害,中國每年製造一個澳洲。鄙人一直强調,澳洲只是二三流魚腩國家,並不是什麽西方列強之類。】

就係因為咁,陸人排山倒海,移民澳州!

人望高處,難怪。

黎自立 - 2017年06月23日 07:57

回歸20年以來,中共逐漸顯露出惡形惡相,一副媾女上了床後的嘴臉;以前的承諾都不算數,香港高度自治變成遛狗的繩子“愛給你多少你就有多少”。

james bond - 2017年06月23日 08:50

哈哈,粮絲菇話仍有人未認清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其实是中港殖民政府不及前港殖民政府管治藝術。

james bond - 2017年06月23日 08:51

粮絲菇只緣身在糊塗中

catograsso - 2017年06月23日 10:46

聽歌看香港與主權國的關係:

1986年10月21日 - 女皇訪港青年精英大匯演
英女皇御前演出
歡歡喜過日  開開心渴望
 

catograsso - 2017年06月23日 10:47

1987年7月1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慶典大會
江主席御前演出
百年的歲月  抬頭揮手別  從明天起  前途無量

catograsso - 2017年06月23日 10:48

2007年6月30日  香港回歸祖國十周年文藝晚會
胡主席御前演出
人生不免崎嶇  難免絕無掛慮

catograsso - 2017年06月23日 10:51

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周年主题曲《香港.我家》
隨年月變化  更顯出功架

喜歡那個演出,反映了對那特定時空香港與宗主國關係的感覺

地球生物 - 2017年06月23日 11:17

美國對港絕對有興趣

 

美國並無直接參與中港博弈,她的角色更似一個並非中立的觀棋者。美國有無幕後參與或甚至資助一方的活動,由來涉及外交問題,所以不會輕易留下把柄;我是外界中人,不會掌握到什麼實證,但我是相信她有積極參與香港事務的。

 

從上可知,中央政府要面對的重大問題多如牛毛,根本沒空理會香港這個只懂哭叫的孩子。張德江一再表示,香港的角色只應是一個經濟城市。若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無人踩過涉及中央主權的底線,中央政府並無誘因自尋煩惱,金睛火眼的盯着香港。
 
 
無甚深或新意,只是重覆渠一以貫之的見解,
 
 
無乜好再評,
 
只是情報工作上,
 
家陣已不是美新署的時代了,
 
大陸的情報工作上远远落后於西方國家,.
 
這樣是我頗為担心.
 
不过渠地亦太先進了點,
 
如香港及中國情治工作上,
 
用了半外判或全外判的方式,
 
所以先有呢個恁忍激的頑港賣港友仔團的出現.
 
 
美國的

郭文贵

 

就係由渠地自動波自動到美國大老細都操控唔住!

 

就如頑港反梁賣港集團,

 

無理由相信

 

美國主子想香港亂成恁,

 

港獨英美渠地自己都極不讚成不容許,

 

但是也無法因為外判了,

 

想收住渠地,也是不合管理哲學,唯有由渠自生自滅!!!!!!

 

 

ray1129 - 2017年06月23日 13:20

香港自大清國末期開埠至今,都是國際間諜雲集的海港城市。早年就有日本學者整理考據後的資料,寫了一部《毛澤東  與日軍共謀的男人》,詳細列出中日戰爭時,中共如何利用香港去與日軍接觸,及收取日軍支付的情報費用。
 
 
國際地緣政治牽涉國際間彼此的利益,國與國之間的間諜行為早就是公開的秘密。美國要利用香港作為與中国交易的金融緩衝區,牽涉的利益龐大,當然對對香港絕對有興趣。只要香港失去了這個作用時,美國才不理會香港的死活。
 
中共還是多花心機去學習如何經營一個自由開放的國際城市,總比搬大陸那套「西方势力乱华」來港有用,因為香港能隨時往外找到不同的資訊,實在難以控制在這裡的人的只有單一共同的想法。
 

Daniel - 2017年06月24日 02:47

【林行止先生多月前引用過台灣清華大學研究生王梅香所寫有關1950至1962年美國出錢介入港台文學的論文,我也找來翻閱過,讀後不能不使人驚覺美國政府干預香港事務無孔不入。】

真替UST不值,有D咁嘅學者,竟然空指美國政府干預香港事務無孔不入,大佬呀,PRC當時封國,而香港就係最好嘅了解P R C窗口,咁嘅治學態度,一味老點!

Daniel - 2017年06月24日 03:23

【每天都會收到一大疊駐港美國領事館收集的有關內地的各類資料情報,說美國對香港毫無興趣只可能是欺人之談。】

駐港美國領事館收集有關內地各類資料「情報」,如是情報,又點會彼雷生見到呢?美國對PRC有興趣知,吾係HK。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