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日彥's 的頭像

《信報》專欄作家

由籠屋變劏房

《信報》堅‧離地城:回歸20年,我學懂了名詞的轉變,更高度認識及見證到香港人的能屈能伸。我還記得在回歸前1992年,香港有一套非常著名的電影名為《籠屋》, 寫出香港基層的生活。回歸後20年,那個由一個個如同鐵籠般間隔起來的籠屋已經不復見,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間間劏房及納米房(其實只是高級籠屋)。

營營役役只為生存

唯一不同之處是,昔日住進籠屋的人普遍是上了年紀的基層百姓,今天住進劏房內的人卻已由上了年紀的基層百姓,推及至年輕一代甚至是年輕夫婦,甚至連幾百萬元也只能買入一間不足200呎的納米房。

20年光景,香港的高樓大廈愈起愈多,愈來愈漂亮,香港人卻住得愈來愈狹小,每一幢住宅大廈都美得像酒店,那些閃得令人張不開眼睛的水晶燈掛滿住宅大廈的大堂,就像5星級大酒店的lobby一樣,每個家庭辛辛苦苦賺回來的錢,卻慘被奉獻在這些水晶燈之上,到頭來大家只能買來一間小得只能放張雙人床的屋,註明是屋不是房。每天辛勞工作只為供樓,每晚下班回家就只能睡在床上玩手機。這種只算是生存,不是生活。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回歸前1997年中,香港人口約650萬,回歸20年後,香港人口在2016年底錄得近740萬。在這個彈丸之地,內地及香港政府有一套輸入人口計劃,或者是很多香港人口中的「換血」計劃,港府卻沒有一套長遠配合人口增長的房屋規劃及長遠藍圖。今時今日,受苦的仍然是腳踏實地、辛勤工作只為一個家的香港人。

回歸20年,究竟香港人的生活是好轉了還是變差了?從物質硬件看,無可否認,通通都改善了,變得很美麗、很浮誇,回家就像住進酒店一樣,究竟有多少人能真正感受到一種「回家」的感覺?

每個人對家的定義都不同,最少在我眼中,家是一個有愛、有溫馨、有家人、有溝通的環境,而不是一個只為了蝸居,然後夫婦二人天天拚命工作,深夜回家已經累得要死,只能睡在床上各自玩手機的一幕。

(節錄)
 

所有評論

e

eddybb - 2017年06月28日 23:38

住籠屋打手槍都要就住就住,住劏房扑完嘢仲可以沖個靚涼。今日香港地除了言論好自由,扑嘢更自由。

邊個儍婆話香港硬件進步但軟件退步,講嗰唔係白痴就係弱智。

e

eddybb - 2017年06月28日 23:40

各自玩手機只是香港獨有?一啲世國際視野都無,唉!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