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看書。藏書

 

 

愛爾蘭籍友人喜歡看書,數回提到看過的書,竟然自己也曾閲讀,例如昆蟲學博士 Dave Goulson 的 Sting in the tale 和 A buzz in the meadow,我們都異常欣賞,他深入淺出地把研究項目:熊蜂,的生存模式,以輕鬆筆觸記下,能令讀者手不釋卷,即時走到花園查看有沒有所描述的品種出沒,如何安排多種些熊蜂喜歡的花兒,以增加數量。

 

大家看的是同樣的書,分別是我記得故事大概,某些重點,而朋友能如數家珍地講述熊蜂的不同品種,各個拉丁文名稱,色澤體型和出沒地點的分別,各個研究項目的細節,就像她是作者似的。

 

也不是她特別喜歡昆蟲,所以記得清晰。有回提及另一本共同看過的書 The hare with the amber eyes,描述猶太人在1850-1950 那一百年間在歐洲的盛衰,我記得故事要表達的事實,明白了猶太人如何在歐洲致富,因何招來妒忌,引發自身災禍。而朋友記得所有細節,時丶地丶人,及在全盛時期,猶太人在巴黎和維也納擁有的豪宅名字和地段。。。大家都看完書本好一段時間了,那無懈可擊的記性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沒有細問她為何記性如此好,是天生,還是看得慢且仔細,是否一面看一面做筆記,無論那一個原因,都非我本性也。習慣是看書看得快,是天生,亦可能是自小母親看到兒女們看閒書,便責罵偷懶,不幫忙做家務或外發工作,且都是借來的書,也就努力飛快看完,耳根清靜少煩惱。

 

如此看書,只求得到知識及故事,不及記下細節內容,幾十年下來,現在嘗試看慢點,實在非常吃力,得常常醒覺調整速度。

 

最近朋友快活地訴說把丈夫的書籍搬到別處,她得到三米書架位置,又可以增加藏書量。

 

聽到為她高興,自己是心中打顫。近年愈來愈怕身外物,實用的無可避免,其餘的都成為積塵藏垢事物,所有家務中,以清潔房子最討厭,時間花得最浪費。解決方法之一是減少東西,及收放在密封入牆櫃內,且門要平滑沒有可聚塵的花紋,免了清理獨立櫃背面及地腳收藏的蜘蛛網及剩餘物資。

 

書籍,近年有選擇的話一定買電子書,不用實物,平些外,往後不用為如何處理那書而煩惱,旅行時帶 mini-ipad,有齊所有新舊書本,又可上網,處理文字照片,輕鬆好用。

 

的確是沒拿著書本,一頁頁翻動閱讀的樂趣,放棄了這享受,明白看書為求箇中道理,追求方便,也就釋然,自得其樂。

 

以前會理直氣壯地指出不買書本更環保,少用木材。後來看到一位環保木匠的書,要求大家多買書多用木材傢俱,但得註明木材來自合法管理的樹林。他解釋一片土地,不打理的話只會成為荒亂雜草叢生的地方,不可能自動成為綠樹林蔭可走動的樹林,得有人持續打理照顧,定期收採木材出售作回報,才能令樹林長用長有,且企理好行走能觀賞,這才是最環保的方法。

 

家中沒有書房,特別為看書而設計的房間或角落,自己是任何環境下都可看書的人,候機室丶地鐵上丶等人時都最好有書在手消磨時間,基本上一書在手,可完全忘記身在何方。

 

而最最享受的,是有閒暇時,有明媚清涼天氣,在園內躺在舒適繩網吊牀內,有一杯飲料在旁,心中沒有記掛要做的事情,可安心地如母親所言,明目張膽地偷懶看閒書。

 

 

所有評論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08:16

[[[...努力飛快看完,耳根清靜少煩惱.如此看書,只求得到知識及故事...]]]

 

如果吃東西旨在不餓,那叫「療饑」;如果吃東西旨在健康,那叫「食療」.两者不在「欣賞」(或者獨獨欣賞其療效),只是「求生」、「療護」.早有笑話說,要是有丸仔吞了便飽,慳了功夫省了時,那就生意滔滔,顧客盈門了.

 

反之,要欣賞美食,選料之餘,也會研究調味/火候/鋪陳,問「色香味」;不會佳肴上檯,三扒两撥囫圇吞棗呼嚕呼嚕拍拍肚煲說「飽了」.(若是潮人,更問眼前的山珍海錯是否上鏡,供奉在「費事搏」是否音容宛在...呵呵呵!)

e

escwan - 2017年07月18日 08:22

With the availability of new digital technolgy for publishing, traditional print copies of books have always mentioned to be extinct soon if not tomorrow.

I grew up with printed books and still prefer to read like that. The problem is the quantity keep rising over the years and most if not all never see the light again. Good books are meant to be shared with your friends and you may at the same time reduce the storage space. The other option is to borrow books from public libraries. The advantages are : I have to read the books without delay and do not have to worry about the storage after finishing reading. We may keep some notes on the books read for later reference or retrieval.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08:37

求學時,「讀書」是找資料(*)去應付考試,追求多快好省,可以剩下精神魄力時間去打理家務湊湊弟妹,或做些其他更有趣味的事--踢波行街打機煲電話粥.

 

今天,再不用考試,再不愁父執責罵偷懶,讀書只是因為自覺「讀書」比踢波行街打機煲電話粥更有趣味,那就不必用攪拌機急急把書刋打碎和水吞下去.

 

老實話,很久不用「讀書」两字,只說「看書」「翻書」,免得精神擔子太沉重.

 

(*) 林語堂先生說:「...抱著求知目標的讀書,其實即等於一個參議員在發表意見之前的閱讀舊案和報告書.這是在搜尋公事上的資料,而不得謂之讀書.」(見<生活的藝術>)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08:43

風前展書誦,清風也翻書.若用 ipad/laptop/desktop, 得寄望八號風波了.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08:51

新書到手,要是不打算收藏,盡量勿污其清白之軀.翻過之後,捐贈與圖書館/老人中心/慈善機構好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8日 15:55

老范 兄,

看文學,哲學作品,有文筆有深意的,真的要如欣賞美食那樣細嚐回味。看科學技術書籍,三扒兩撥足夠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8日 16:03

escwan 好,

借書看是好方法。

可惜不是住在大城市,住處附近沒有圖書館,亦不會有英文書。

再者,若真是好書,會想擁有,想一面看一面underline丶劃記號。

 

Barwon - 2017年07月18日 16:21

最怕不自知,買詩篇讀出屎片。

七月星 - 2017年07月18日 18:03

壇主好,

 

我看過電子書,好像水過鴨背般不留痕跡。沒有像看書本那樣可以沈澱。另外,好書可以隨時看,一看再看。平時望見她安靜地放在書架那一角,想起她動人的情節和內容。有種心心相印的滿足。

Barwon - 2017年07月18日 19:56

我在70年代已看「電子」書,嘻嘻!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20:01

[[[...看科學技術書籍,三扒兩撥足夠了...]]]

 

硬料書籍早已敬而遠之,扒也未有扒,撥也懶得撥.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20:21

[[[...若真是好書,會想擁有,想一面看一面underline丶劃記號...]]]

 

值得留的書,內容自有共鳴處,當然評注眉批箭咀星星交叉一大堆了.下筆似蠶聲,這就是「白紙黑字」的妙處.電子版是否可以一樣大筆一揮龍飛鳳舞?則不得而知了. (犬兒送我電子書逾十年,至今未嘗一用.)

老范 - 2017年07月18日 20:47

[[[...(好書)平時望見她安靜地放在書架那一角,想起...]]]

 

勾起一番前塵憶記、彷彿撲鼻一縷書香.

 

真奇怪(?),不少人家,一屋上下不見書脊!縱有書架,也是用來擺設两三盆仙人掌、四五粒水晶、六七八張人狗擁在一起拍下的「家庭照」!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02:06

七月星 好,

我覺得有點像電郵whatsapp 取代了手寫信件, 想想以前收到親友信件, 白紙黑字親手書寫, 多麼愉快, 現在因快捷方便接受了在螢幕上互傳消息.

 

電子書也如此, 慢慢也就習慣了, 一 ipad在旁, 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重溫喜歡書籍, 有其優點.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02:09

Barwon  兄,

詩篇仍非自己喜好.  若太忙沒有看書, 會有沒有"增長"的空洞感覺.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02:15

老范 兄,

電子書可以copy & paste 重點收在"筆記"部分內, 亦可同時記下自己心得, 以後可直接到這部分重溫 . 不能摺書頁角落, 但可以加 "書簽 bookmark" 在喜歡的那些書頁上, 往後查看,好方便.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02:16

亦可以 highlight 句子, 取代在真書的 underline .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02:20

"..書架,也是用來擺設两三盆仙人掌、四五粒水晶、六七八張人狗擁在一起拍下的「家庭照」.."

 

記得有訪問蕭若元文章, 記者奇怪怎麼家中沒有書, 他說看完要記得的記穩了, 何需藏書? 嘻嘻

Barwon - 2017年07月19日 09:14

嘻嘻!我無 ipad,只得 eye pad 旁身,看世界諸事隻眼開隻眼閉。

老范 - 2017年07月19日 17:20

[[[...電子書可以copy & paste 重點...(從畧)...往後查看,好方便...]]]

 

看來甚麼也有,只欠些人氣書卷氣而已...嘻嘻!

老范 - 2017年07月19日 17:25

[[[...只得 eye pad 旁身,看世界諸事隻眼開隻眼閉...]]]

 

年前「做白內障」,我也不缺eye pad,是時候摷摷櫃桶底,不宜浪費.呵呵!

Barwon - 2017年07月19日 18:57

隻眼開隻眼閉看世事已很充實,擘大雙眼看世事必定心都實,睇唔過眼惟有戴 blindfold 耍盲雞。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21:22

隻眼開隻眼閉看世事少些煩惱, 隻眼開隻眼閉看人事少些困惑. 耍盲雞得小心, 怕頭頭碰著黑.

鄭立勳 - 2017年07月19日 21:25

"..看來甚麼也有,只欠些人氣書卷氣而已.."

看者定然有人氣, 能吸納知識文藝, 書卷氣自然隨之而生 (但望如此).

老范 - 2017年07月19日 21:45

[[[...隻眼開隻眼閉看世事已很充實,擘大雙眼看世事必定心都實...]]]

 

擘大雙眼看世事,猶似用X光看美人,千嬌百媚不外骨殖骷髏,胃口倒盡,萬萬不宜.眼太明則無物,何其掃興,切切不可.

 

隻眼開隻眼閉亦不萬全.楊萬里說「近來別具一隻眼,要踏唐人最上關」、舊日單眼佬涼茶名噪中外、「單眼佬睇女婿」獨具隻眼、黃永玉<貓頭鷹>獨目闖下罹天禍...可見隻眼開隻眼閉不知福臨還是禍至.

 

所以掩眼莫靠 blindfold, 閒來養神閉目無眼睇便是,如果活得不耐煩偏要睜眼望,那就學學清風,廊前簷下,俯首亂翻書好了.

Barwon - 2017年07月19日 22:12

師兄不說都不知,原來有隻單眼貓頭鷹被「四人」生吞。

無求劍客 - 2017年07月20日 06:40

太可悲了!

曾幾何時,收到初戀情人的藍色航空郵簡,細看那深淺的一筆一畫;幻想她落筆寫上自己的名字, 那種喜悅,須要幾多MB,GB, TB 的電子信號才能傳遞到。

無求劍客 - 2017年07月20日 06:42

立勳樓主,Barwon Hing,老范兄, 七月星姐,有同感嗎?

老范 - 2017年07月20日 09:36

[[[...有隻單眼貓頭鷹被「四人」生吞...]]]

 

據<鳳凰網>稱,貓頭鷹未被煎皮拆骨、死貓不用監生吞,只因五人幫幫主一句頂一萬句擺平了.

 

前車可鑒,問你還敢不敢隻眼開隻眼閉?

老范 - 2017年07月20日 09:40

[[[...細看那深淺的一筆一畫;幻想她落筆寫上自己的名字,那種喜悅,須要幾多MB,GB,TB 的電子信號才能傳遞到...]]]

 

那深淺筆畫情懷無限,冷冷屏幕植上四平八穩硬邦邦的電腦字永不勝任. MB, GB, TB可以提供資料,却載不了款款人氣深情.

 

今天,私人往來電郵,先手寫再掃描送出,畫餅充饑亦聊勝於無.

老范 - 2017年07月20日 09:46

看書看到精彩處,用蠅頭小楷眉批,畫淺畫深,揮筆疾書,一大樂也!

老范 - 2017年07月20日 09:48

題外話:

 

偶爾看到網上一篇長文,娓娓道及香港農業今昔.有興者來(看)...

 

<陳坤記菜種行一個點 縱觀香港農業邊界>

http://www.plantinghk.com/article/

Barwon - 2017年07月20日 12:27

劍客兄,

藍色航空郵簡用過不少,是寄給行船父親的小學生家書,五毫一個,空郵信件要個三。那些郵簡落筆不可使勁,否則穿紙。

Barwon - 2017年07月20日 12:59

種菜不易,惹蟲外還常抽苔,不得不擘大雙眼看個究竟。觀察所得秋天蟲患最甚,宜早下防蟲網。青梗菜最易抽苔,可能與雪梨冬季日夜溫差大有關。

 

想在防蟲網架換上溫室膠膜,不查看不知,又有所充實。DIYer 喜用電工 PVC 喉通造支架,經濟又易做,原來 PVC 的 C for Chloride,會釋放出氯離子破壞 PE 膠膜,只是自己隻眼開隻眼閉,沒有留意人家 ' polytunnel ' 用 PE 粗膠喉(黑色藍直間條)造支架。

老范 - 2017年07月20日 13:56

早期藍色航空郵簡薄似蟬翼,書寫慣用墨水筆,每每力透紙背,不用開封已私隱欠奉.後來紙身較厚較好.90年郵簡已要1.40,及後要加貼郵票,95年郵費是2.10.

 

我愛那些舊字 aerogramme, programme, 不像現在,好學唔學,學懶人山姆叔鬼祟縮骨寫 aerogram, program, prog...

無求劍客 - 2017年07月20日 22:43

書上行間傳雅意,
曲中畫内寄真情。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00:50

好有意思的菜種文章. 完全不知道香港有這稻米變蔬菜的歷史.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00:54

劍客 兄, 老范 兄,

的確可悲, 年紀愈大, 可悲的事情好似愈多.

是現在的感覺.

我估年輕時喜歡又容易接受新事物, 貪快貪方便, 欣賞這些優點, email 出現即時樂於使用, 只知快啊, 那時那有可悲的感覺. 也是peer pressure, 不用朋友會笑的, 年輕就如此.

往後老了心態慢下來, 開始比較新舊事物, 想到失去了的優點, 悲從中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01:01

Barwon 兄,

"抽苔" 是什麼意思?

 

春末下火箭菜種子, 長大不久葉片滿是細洞, 蟲多, 全部拔走, 沒有收成.

最近又下種, 洞子少多了, 竟然有收成. 可能季初蟲活躍? 以後得不要那麼心急, 等到夏中才下綠葉菜的種子, 也許可望有收成.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01:02

來自菜種文章:

 

"陳老闆便教路昔日治病蟲的農人智慧:

「要治蟲,一個比較有機的方法,要不曬土,要不用水浸地,這些傳統方法很好。話說回頭,為什麼現在蟲害比較多呢?以前田地多,水從上田下田一直流下去;水好靚,水一流過田,什麼都沖走,現在不能做這個動作。你泵水浸水過格,電費也要交不少。這個環節做不來。這很好的,以前就是這樣水流田,就沖走了(蟲害)。」"

老范 - 2017年07月21日 08:16

[[[...香港有這稻米變蔬菜的歷史...]]]

 

曾幾何時,元朗絲苗遠近馳名,米中極品.

 

至五六十年代,從聯和墟走往龍躍頭一帶,水稻處處,以前提過的石盧,門前小路(今可行車) 另一邊便是水稻田.天天路過,春夏是翠綠秋是黃金,風過處似湖水潮汐.(不過也眼見農人插秧之苦、收割打穀之忙.)

 

種米地大,年僅两造三造,成本高風險大,不如種菜小本經營貨如輪轉.稻田遂變菜地.後來大陸蔬果南傾,新界菜萎靡不振,菜農變花農,花農變(金) 魚農.

 

再後,不少米/菜/魚「農」變了物流「膿」做貨箱塲、環保(!)「龍」做回收倉、「隆」出了工業邨、炒樓地盆.此乃後話.不表.

老范 - 2017年07月21日 08:30

今天香港「米農」「菜農」,多是太太少奶少爺小姐,閒來把弄三行两壢,劭農勸稼更似清帝「親耕」.  (附網上圖片)

Barwon - 2017年07月21日 10:29

立勳兄,

我最近才知 ' bolting ' 中譯為「抽苔」。曬土要望天打卦,燒土可隨我打骰,用在少少 veggie patch 快夾妥,只是運動量多了點。

老范 - 2017年07月21日 16:35

雍正親耕...大陣象!

網上圖片(法國巴黎博物館藏)

http://www.culture.gouv.fr/Wave/image/joconde/0037/m500604_0001240_p.jpg

雍正催牛部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20:22

嘩, 秋冬時青菜仍抽苔, 真難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1日 20:25

想來每個城市的前身, 都曾是高山平原海灣, 眼不曾見為淨.

Barwon - 2017年07月22日 09:58

日間廿度以上,晚間十度以下,賢內有朝七時許送弱女返工,車頭玻璃面結了薄冰?/霜?。今早見蘿蔔也抽苔,芥菜、箭葉菠菜、小棠菜似頂得吓,合掌瓜還在結瓜。今冬雨水卻少了,無用急著上瓦頂執漏。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2日 20:21

Barwon 兄 喜歡莧菜旱蕹嗎? 比較受得熱, 長摘長有少蟲患不易抽苔.

Barwon - 2017年07月22日 21:47

立勳兄,

莧菜無福消受,旱蕹有幾枝莖在室內水栽吊着命,希望過到冬。冬天野草最霸道,是認識它們的時機,已說得出路旁野草名稱。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1:08

鄭兄好 , 各位好 !

 

鄭兄圖片中那(吊床) , 看來夠(消搖) , 我曾有念頭在廢地上依樣做一張 , 但炎夏蚊蟲多 , 兼且怕一旦太過舒服熟睡了 , 而在轉身時被網個正着 , 成為網中人 ... 嘻嘻 !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1:25

家中莫說是藏書 , 就是舊報紙也不多見一張 , 舊廚房還遺留了一口陳年大灶 , 可燒的一早已被落灶燒掉 ! 皆因家中有人愛好在舊灶裏燒火煮物 , 舊日連子女們的舊書本字簿等也通通不放過 , 一紙不剩 !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1:40

年前子女們送來一大電子垃圾 , 當中有舊 ipad、i瘋等 , 件件可用 , 但全都與我無緣 , 主要是字體太細 , 放大來看感覺麻煩 , 兼且我不怎喜歡戴眼鏡 , 亦不愛拿着平板腦充作討厭低頭族 ! 可幸村裡間中會來一些收買佬 , 有人一見收買佬上門喊叫收手機電腦時 , 便異常高興 !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1:47

改正 !

一大(堆)電子垃圾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1:56

老范兄那〈 陳坤記菜種行 〉好看且詳盡 , 多謝老兄貼上連結 , 文中可細味舊日的童年<歷史> !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2:09

昔日(合興)的花生麩在農村中最有口碑 , 用(純正)花生麩種出來的菜芯 , 青綠油麗 , 菜芯極軟 , 可屈成U形而不折斷 , 味道更可吃出糖甜味 , 今天在市埸出售的菜芯 , 其食味和外觀 , 與昔日用麩粉作肥料的作比較 , 相差好比天共地 !

 

老范 - 2017年07月23日 22:18

[[[...家中莫說是藏書,就是舊報紙也不多見一張...]]]

 

正如鄭先生說,假若字書全存在腹裏,身作物藏在家裏,放置架上,徙惹塵埃.

 

舊日,人對經書文字敬若神靈,連普通有字紙張也十分尊重,多在爐灶(或聚寳盤)焚化,不會隨手扔入垃圾桶.

Choys - 2017年07月23日 22:19

陳坤記文中提及的(紅肥) , 我們鄉人稱之為(紅丸) , 紅丸每粒外形似未磨的裸粒胡椒 , 但深粉紅色 , 當年其包裝外觀像似40kg裝的英泥 。

老范 - 2017年07月23日 22:19

[[[... 陳坤記菜種行〉可細味舊日的童年<歷史>...]]]

 

過來人語!

老范 - 2017年07月23日 22:23

[[[...陳坤記文中提及的(紅肥),我們鄉人稱之為(紅丸)...]]]

 

對!里巷也稱之為「紅丸」,我還以為自己記錯了.

老范 - 2017年07月23日 22:49

[[[...今天在市埸出售的菜芯...]]]

 

鹹水草綁豆腐-提不得提不得!

 

新界菜芯,縱然今非昔比,也尚有些形似.這兒菜芯,長葉不長芯,葉梗長又長,那「芯」聊勝於無,菜味欠奉,短小却不精不悍.

 

現今只有「炒青菜」而沒有「炒菜芯」.往日炒菜芯,摘去葉梗(省點油鹽柴火),今天要是棄了葉梗,便再炒無可炒.所以改吃白菜芥菜蒜芯多時,免得越吃越激氣了.

Choys - 2017年07月24日 07:15

[ ... 那「芯」聊勝於無 ... ]

 

當今本地市墟可買到的聊勝於無菜芯 , 絕大多數是粗大精悍(進口貨) , (樹)大花多 , 其葉大兼似玻璃容易壓碎 , 放入盤中浸洗時得萬分小心呵護 , 勿大動作搖動 , 不然滿盤浮滿菜葉碎片 , 而菜芯只剩下(樹)和梗一枝 !

Choys - 2017年07月24日 07:25

以化肥種出來的菜芯 , 外皮厚硬多渣 , 內心肉色慘白 , 還會加上一個大空洞(空心) ! 若是遇上颱風水浸天害 , (空心老官)亦甚是搶心 , 無良菜販知道港人不能多天不吃蔬菜 , 空心老菜也叫價每斤廿多港元(不是公斤/kg) , 不愁賣不去 !

Choys - 2017年07月24日 07:28

改正 !

(空心老官)亦甚是搶心   =>>  搶手

Choys - 2017年07月24日 08:08

[ 清帝 , 雍正親耕 ... 大陣象 ! ]

 

倒令我想起當年老懵董落街親民楂大掃掃地 , 其大陣象勞師動眾卻換來了反效果 , 老懵董於街上放下了身貴 , 伸出其八萬五之臂慾與路人握手 , 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吃了個大檸檬 , 面懵矣 !

 

若此類面懵之事發生在清、雍帝年代 , 出檸檬的那傢伙定給斬頭了 !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10:10

[[[...(菜心)大樹花多,其葉大兼似玻璃容易壓碎...]]]

 

幾十年來只識「玻璃生菜」,今天始知有「玻璃菜心」.

 

可能那叫趙氏菜心,宋太祖老趙杯酒釋兵權,強榦弱枝遺於後世,今日有人發揚光大!...哈哈!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10:12

[[[...(菜芯)青綠油麗,菜芯極軟,可屈成U形而不折斷...]]]

 

我以為菜心該似下面两圖(網上圖片).芯粗壯油綠軟熟,葉梗(柄) 短,菜花半開.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10:38

[[[...空心老菜也叫價每斤廿多港元(不是公斤/kg)...]]]

 

這兒菜心,還政於民,強梗弱芯,哈哈哈!見葉不見「樹」沒有「芯」,特價三大蚊两小扎.附圖可見一斑(剛在超級市塲拍下).

 

蕭崗菜心荷塘芥蘭,俱往矣!

Barwon - 2017年07月24日 19:34

昨晚斷熱水,以為風吹熄了火種,打極火救唔番,更見熱水桶微漏又生鏽,十一年多貨仔應命不久矣。無自來熱水,惟有用古法沖涼,電茶煲加膠盆,技驚九十後,寧可做鹹魚。
 
同廠出不同型號,儲水量、四個接駁喉位置完全相同,工夫省了。大舖 Harvey Norman 賣A$17xx,水匠專門店 Thrifty 賣A$975。今早把小車坐位摺來接去都無法放進那170L熱水器,租 Thrifty 貨van日租八十多元不值多,心想何不多付百餘元乾手淨腳交水匠更換。電話詢價嚇一跳,要A$18xx,人工八百餘,著女兒若想得 hot shower 要趕回來租部 GoGet 共享貨van,三小時才卅餘元,弄了個下午,已可享 hot shower 了。
 
常說硬水侵食水桶,所以桶頂裝設 anode rod 讓硬水先行侵食,每四、五年更換 anode rod 可保水桶。與 Thrifty 老細傾多兩句又長知識,原來穿桶底的不是硬水,是自來水的沉積物,煲水時在底部打滾,Thrifty 是紐省數一數二水匠專門店都不買 anode rod,熱水桶穿了其它配件亦是時候報廢,正如去年才換了個氣壓筏八十多元,新熱水器已連一個。

Barwon - 2017年07月24日 19:38

Thrifty 是紐省數一數二水匠專門店都不[賣]anode rod

Barwon - 2017年07月24日 19:56

近家門又方便的 GoGet 共享貨van 駐點在 East Gardens,泊車後可往取van,但那熱門駐點今午二時許(即訂)無車,要到 Kensington NSW Uni.  駐點,不得不另備柴可夫。與香港玩樂的低B「GoBee」不同,UNSW駐點只有一個車位,標明郵政車及共享車專用。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20:21

[[[...(穿桶底的)是自來水的沉積物...]]]

 

年前換熱水桶,見桶底一厚層黃泥.真擔心天天飲水,肚裏幾時塞滿黃泥...哈哈!

 

熱水桶生鏽,配件亦老,遲早爆煲,整個換了是上算.否則左換一件(配件)、右換一件,勞民傷財,更隨時要醃鹹魚.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20:29

有友幾年前要換熱水桶,愛嘗新,換了個吸(熱)空氣環保慳電型.再三警告那「反向冷氣機」科技半生熟、監控電路一大抽,必然手尾長.不信老人言,往後省了的電費得去買驚風散.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20:32

未嘗試用 GoGet. 除非常用,否則加上年費豈不是得不償失?

Barwon - 2017年07月24日 20:59

女兒間中週末擺攤買自行設計「百寶袋」,開了個GoGet賬號,無需年費入會費。Hiace LWB 七蚊個鐘,短路程懶得 top up,油錢每公里四粒神,用兩三小時是化算的,用上整天,以至天昏地暗就 Thrifty、Hertz、Avis 好了。

Barwon - 2017年07月24日 21:07

週末擺攤[賣]自行設計「百寶袋」,又揀錯買賣。

老范 - 2017年07月24日 21:22

謝料子.

 

三两小時攞/送大件貨物最合用.時租+油錢合理.十年逢一閏那就費神考慮年費入會費.(按:宜家送「有家累會員」一年 GoGet 會費.)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5日 00:03

Choys 兄 不見數天, 外遊回來了?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5日 00:06

請問花生麩得放多少? 光撒在泥土表面還是混進泥中? 一季得重下嗎? 多久放一次?

Choys - 2017年07月25日 07:45

鄭兄 ,

不是外遊 , 是內遊 ! 與退休老同事回他的故鄉(湖北)辦些(祖家事) , 老同事80年代隻身來港 , 由於在職場上他職位較次 , 常給人欺負(人人取笑他為阿燦) , 但與我共事多年彼此感情要好 , 惟老同事愛孤家寡人生活 , 在港這麼多年還未有找到心儀伴侶  , 至今老大回鄉回歸源地 , 渡其晚年 。

在職時老同事曾與我有幾次回他的老鄉遊玩 , 今次與他同行 , 是作為送他一程而已 !

Choys - 2017年07月25日 08:02

(花生麩)若以種菜芯計 , 一平方米耕地 , 約用半飯碗麩粉疏落地分散撒於土面 , 但不可集中一堆得要分散 , 免菜疏根部被燒死 , 因麩粉一經撒在土上受濕後會發酵發熱 。若是大形瓜果每棵種植分隔較遠 , 麩粉可重手些少 , 當見到麩粉發酵後要作淺層翻土 , 因較大形瓜果植物根部長得較深 。

 

疏菜類每造下一次麩粉已相當足夠 , 但如種桃花或一年生之植物 , 每季下花生麩約一次 , 或一年三次 !

Choys - 2017年07月25日 08:20

補充 ,

蔬菜類下花生麩要選在適當時 , 菜芯要在較為早期下麩粉 , 例如是60日的菜種 , 菜苗分種於田中後 , 見到其生長可以(自立)不死 , 大約種後約廿多卅天下麩粉最好 。

如是80日的菜種則以上比例類推 , (80日菜種的菜心最好吃 , 但種植時間較長 , 市售的多是50日菜種 , 更有些極快高長大的 30日 !)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5日 14:21

收到, 多謝.

鄭立勳 - 2017年07月25日 14:47

已上了新文章.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