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劉曉波的「死罪」

  中共把劉曉波關押到他病危垂死才讓他「保外就醫」,而在所謂「保外就醫」的情況下,仍然以「他是犯人身份」為由,繼續剝奪他的人身自由,包括到外國求醫的自由以及死在外國的自由。他逝世後,又迅速予以火化,並且第一時間海葬。在此期間,禁絕他同外界接觸,不退還他獄中的手稿。很明顯,除了要保證他的肉身灰飛煙滅外,還要確保他的思想永遠被禁錮,而在做出此一切時,其妻劉霞自始至終都處於軟禁狀態。
 
中共此舉是要在知識分子中間製造一個「模式」,凡膽敢挑戰中共「一黨專政」地位的,都會被處以「瘐死」的極刑。文革後,中共雖然已經不敢像文革時期那麽明目張膽地隨便塞一個罪名就可以任意處死知識分子,至多是判以長期的徒刑以消滅其影響力,但是,對於劉曉波則非處死他不可,如何處死他呢?中國歷史上酷刑多的是,「瘐死」是其一。什麽是「瘐死」?就是關押犯人直至他或因饑寒而死,或因罹病而亡。這種處死的辦法,既不見主兇的蹤影,更不見施暴的痕跡。主謀者完全可以撇清任何罪責。所以即使在封建皇朝,稍有人性的皇帝,都會慨嘆其不人道,例如《漢書.卷八.宣帝紀》:」今繫者或以掠辜若飢寒瘐死獄中,何用心逆人道也!」
 
    為什麽中共非要以「瘐死」這個「逆人道」的方式處死劉曉波?劉曉波的因言賈禍,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刑法》也是「罪不至死」,所以只能判他11年的徒刑,但對於中共政權的安全性來說,劉曉波犯的卻是無可赦免的「死罪」。所以在11年徒刑之外,再增加一項「瘐死」,使劉曉波被判的實際是死刑。
 
    對中共來說,劉曉波犯了什麽「死罪」呢?英國專欄作家皮特法斯特(Peter Foster)在他的專欄中談到他與中共某高官的一次對話。這位高官聲稱劉曉波比殺人犯還危險。(英文原文:「Liu Xiaobo, the official said, is more dangerous to the fabric of the Chinese state than a murderer, a man hell bent on undoing all the good work of the last 30 years」)[1]。正因為劉曉波比殺人犯更危險,所以要長期關押他,直至「瘐死」為止。
 
    為什麽劉曉波比殺人犯更危險呢?筆者認為,對中共來說,他犯了五宗罪:
 
 
死罪之一:他太愛中國了
死罪之二:他太了解中共的獨裁本質
死罪之三:他敢於大膽宣稱「中共不等於中國」
死罪之四:他敢於身體力行捍衛中國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死罪之五:他敢於盡一個國民責任促進國家的進步
 
下面筆者根據法庭用來定他罪的六篇文章(文章題目見附錄)的內容以及他的自辯書來說明之。
 
死罪之一:他太愛中國了
 
劉曉波對中國的熱愛,可以見諸以下一段陳述: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裏,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裏,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在這裏,多數的意見和少數的意見都會得到平等的保障,特別是那些不同於當權者的政見將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護;在這裏,所有的政見都將攤在陽光下接受民眾的選擇,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見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2009)
 
         劉曉波出於對這個國家和人民的熱愛,立志要結束這個國家存在的極不人道的政治制度。他從1986年漸露頭角開始,30年來一直努力推動促進中國的進步,即使三次身陷囹圄而從不言悔。這30年間,他有多次機會離開這塊囚禁他的土地,發展自己的事業,但他都婉謝了。中共就最怕這種人,所謂「書生報國無長物,忠肝烈膽一禿筆」,他們有的是共產黨最缺乏的道德勇氣,有的是不畏強權的氣概,更兼有識見以洞悉共產黨之罪惡和謬誤。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沒有對國家這種深愛是不可能忍受這些暴政的。然而,這種來自人民的真正愛國熱情正正是中共所最懼怕的。
 
死罪之二:他太了解中共的獨裁本質
 
劉曉波在《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一文中說:
 
「國家由它的民衆構成,民衆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衆的授予,政府靠民衆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然而,一個獨裁政權的愛國恰恰相反,它高調提倡愛國主義卻從來不尊重不愛護國家的主體——人民。首先它的權力不是來自民授而是來自暴力並靠暴力維持,它把本應服務於社會公益的公權力變成政權及權貴的私權力,變成貫徹政權意志、牟取權貴利益的工具。其次,它維持社會秩序的主要方式是暴力恐怖和意識形態謊言,它剝奪民衆的基本人權,它封鎖公共訊息,壓制多元化的價值和不同意見的表達,它不允許自由的思想和信仰,不允許民衆議政、結社、罷工和遊行,不允許民衆用和平方式來表達自身的不滿和對政府的批評。它靠人民的血汗來養活卻從來敵視民意並以虐待人民為樂,它增進社會福利的主要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恩賜,它用暴力搶掠了全部社會財富,然後從本應屬於民衆的財産分出一小部分恩賜給民衆,非但不覺得羞恥,反而自以為是『皇恩浩蕩』,逼著民衆感恩戴德」。
 
    這番論述,在我們看來,本來只是常識,但在思想被中共禁錮了幾十年的內地人民來說,卻是字字刺中共產黨的要害。即使我們因為生活在香港而知道這道理,但敢不敢公開論述,也是一個問題。劉曉波危險之處就在於他既刺中要害,又敢於公開表達,共產黨能不視之如最危險的敵人嗎?
 
死罪之三:他大膽宣稱「中共不等於中國」
 
中共最能蠱惑人心的論述,就是有意無意之間把中共和中國等同起來,變成「反共」等同「反華」。這種歪論,不僅在內地大行其道,甚至在海外也頗有市場。劉曉波則大力戳穿這種謬論。他說:
 
「任何政黨都是特定利益集團的代表,而沒有資格成為『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即便是執政黨,也不能等於國家.....中共政權只有五十年,而中國歷史已經延綿了五千年.....即使現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但六千多萬黨員與十三億人口相比,也僅僅是小數,怎麽就能那麽大言不慚地宣布『代表人民和國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為國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絕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維護獨裁強權及其既得利益。凡是獨裁政權,都喜歡倡導愛國主義,而獨裁愛國主義不過是禍國殃民的藉口而已」(見劉曉波:《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
 
劉曉波說:
 
「自從中共掌權以來,中共歷代獨裁者最在乎的是手中的權力,而最不在乎的就是人的生命」;「中共獨裁政權提倡的官方愛國主義,是『以黨代國』體制的謬論,愛國的實質是要求人民愛獨裁政權、愛獨裁黨、愛獨裁者,是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中共的這一切手段,都是獨裁者維持最後統治的權宜之計,根本無法長久地支撐這座已經出現無數裂痕的獨裁大廈」。(見劉曉波:《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
 
為了批判中共經常祭出用來唬嚇人民的「亡黨亡國」論,劉曉波說:
 
「中共掌權後,為了維持黨權對人民和國家的絕對統治,一直在大談愛國主義,也始終強調一種似是而非的統治邏輯——『亡黨亡國論』.....事實上,『亡黨』與『亡國』之間,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中共政權,不等於中國,更不能代表中國文化;亡黨,只意味著某一執政黨政權的坍塌,而並不意味著中國的崩潰和中華民族的沈淪。中國歷史上的政權更替頻繁,但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並沒有『亡國』。(見劉曉波:《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
 
死罪之四:他敢於身體力行捍衛中國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
 
         從他30年來的言行可以看出,劉曉波是一個勇於身體力行去捍衛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他說:
 
「做人的箴言雲:人,生而自由、平等。導致普遍的奴役和不平等的,決不是因為統治者過於強大或過於英明,而是因為被統治者們的跪下。難道三叩九跪的皇權時代已經廢除了一百多年的今天,國人還自我作踐、找出種種理由為自己的跪姿辯護?僅僅是小康的恩惠和允許富人入黨的開恩,難道就使國人只會以下跪叩謝來顯示獨裁者的高大和恩典嗎?!」(見劉曉波:《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
 
他還以自己的行為努力喚醒那些不願意追求自身權利的人民。他說:
 
「獨裁官權的鎮壓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民衆的冷漠則是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愚昧、懦弱而盲目的民衆心中,被利用等於被解放,等於重獲新生;在懦弱而聰明的犬儒身上,被鎮壓就是被征服,就等如從此做幫兇,做幫閑,起碼做沈默的順民。國人何時嘗過當家做主的真正解放滋味?中國何曾走出過專制王朝的治亂廻圈的歷史怪圈?」(見劉曉波:《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
 
「當國人不爭取,甚至壓根不準備自我做主之時;當爭取自我權益的鬥爭,還未真正開始就已經放棄努力之時;人們就會普遍地虛構出一個意識的假設:離開了現行執政者,必然天下大亂。
 
這樣的假設,既來自中共長期的強制性的意識形態灌輸,也來自國人至今不改的奴性——即便被屠殺、被餓死、被監禁、被流放、被剝奪、被歧視——獨裁者依然『偉大光榮正確』,小民依然千恩萬謝。」
 
「天安門城樓上,獨裁者一揮手,全世界最大的廣場就變成了子民向救世主歡呼的海洋。清王朝覆滅以來的國人,特別是中共執政後的國人,雖然不再像古人那樣做肉體上的跪拜,但是在靈魂上的長跪不起更甚於古人。」「難道三跪九叩的皇權時代已經廢除了一百多年的今天,國人還自我作賤,找出種種理由為自己的跪姿辯護?僅僅是小康的恩惠和允許富人入黨的開恩,難道就使國人只會以下跪來顯示獨裁者的高大和恩典嗎?」(見劉曉波:《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
 
死罪之五:他敢於盡一個國民責任促進國家的進步
 
劉曉波最後一個死罪是在於「較真」。這個詞是大陸的常見詞,相當於時下香港潮語「真心膠」,即是說處事做人都非常認真,言起必行,而不是停留在嘴巴說說而已。他除了身體力行憲法的權利外,還要喚起大眾對國家前途命運的關注。他說:
 
「自由中國的出現,與其寄希望於統治者的『新政』,遠不如寄希望於民間『新力量』的不斷擴張,民間尊嚴在觀念上和法律上得以確立之日,就是國人的人權得到制度性保障之時。(見劉曉波:《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
 
正是他這種『言必信』的品德,導致他會不顧個人安危,毅然發起了聲勢滂湃的《零八憲章》運動,而這是導致中共決定給予他「瘐死」的終極原因。」
 
附錄:劉曉波六篇獲罪的文章
法庭判決書羅列的所謂「證據」,是以下六篇文章,即:
《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
《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
《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
《多面的中共獨裁》、
《獨裁崛起對世界民主化的負面效應》、
《對黑窯童奴案的繼續追問》

所有評論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0:27

【 劉曉波的「死罪」 】
劉事件,竟然令大個中宣部收口,迫劉霞答應草草海葬後,而家最難搞,又吾出得声,係:
一)劉霞可否自由出國
二)禁制娜威
劉一人,手無駁鷄之力,竟有咁大威力,異數呀!
劉死後,件事竟然越演越烈,越惡處理
一)諾獎委員會以後保留空椅,年年羞辱PRC中國, PRC繼續禁制娜威 (PRC大使两年前悄悄地回娜威 ),禁制又死,吾禁又死 (諾奬委員會己肯定,永遠保留空椅彼劉曉波)
二)我吾知劉霞可否代攞獎,佢出国亦會成問题
国務院竞然當哪威为小国,虾得就虾,而吾知其国人GDP人均為大陸十倍以上,今次虾碌咁多年囉,死顶。
哪威咁Q遠,如果近D都話可以出兵打Q佢呀,都話可以揾隻烏克蘭二手二十年艦齡航母, 巡航挪威海,威脅挪威,   强国反而年年彼諾獎委員會送張空椅, 慶習近平,真樣衰!!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0:30

仲有,娜威同諾獎委員會冇関係,國務院當年污下污下,禁制左娜威,呢單野,吾做都做左,點收科呢?取消又死,吾取消又死L0L
就算P R C派兵,征服挪威,諾獎委員會都吾會理呀!
低B國即係低B國!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0:44

對於專制政權,(e.g. Soviet Russia/ PRC) 持不同政見者被認為是「死罪」,  這是正常的!!!!!!!

【 A. Sakharov won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1975 for his steadfast opposition to "the abuse of state power and all forms of violation of human dignity," as well as his dedication to "the idea of government based on the rule of law," according to the Nobel Committee's citation. One year later, in a closed meeting of KGB officers, KGB head Yury Andropov called Sakharov "domestic enemy No. 1."

 

In 1980, after Sakharov spoke out against the Soviet invasion of Afghanistan, the government had enough. It rescinded all of his Soviet honors and exiled him to the closed city of Gorky, now Nizhny Novgorod. Watched by the KGB around the clock, he had almost no direct contact with anyone except Bonner. 】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1:27

沙哈羅夫,七五年和平獎得主,一樣吾彼出俄国領獎,俄国彼嘅理由,因為佢係俄原子彈之父,出國會流走好多機密!

而諾獎委員會亦無話永遠留個獎彼佢,唉,國人真慘!

可能今次諾獎委員會get tough!

巨浪 - 2017年07月20日 05:27

劉曉波是個騙子。

 

劉曉波《末日倖存者的獨白》輯錄

“我出現在電視上證明沒看見打死人,豈不是要觸怒全世界,對我的公眾形象極為不利。既然我已經下決心堅持,就乾脆 拒絕採訪。這種拒絕一可以表明我不與官方合作的姿態,二可以增加我自己的殉難光輝,但是,面對歷史事實的沉默也近於說謊。(六四檔案/1989)

基於我對政治影響和自身形象的考慮,我拒絕了兩次提審人員的勸說。但是,他們拿出了《人民日報》所登載侯德健關於清場過程的訪問錄,並勸說道:「事實永遠 是事實,既然你沒有看見打死人,沒有看到血流成河,為什麼不敢澄清事實,講真話呢?難道講真話也要顧慮重重,這可不是你劉曉波的性格。再說,我們一直認為 你們四人組織的和平撤離是立功表現。講出事實,對誰都沒有壞處」。(祖國萬歲/89)

提審人員的話打動了我。我一下子找到了接受採訪的充分理由。1.清場時我沒見到打死人是事實,講事實是對歷史負責、對自己負責。我最討厭中國人為樹立道德 美名而寧願歪曲事實的道德至上主義,吾爾開希正是在道德美名和尊重事實的抉擇中,選擇了道德美名而拋棄了尊重事實。在一定意義上,特別是在此次運動中,選 擇尊重事實的確需要勇氣。因而,儘管這次採訪可能會損害我的道德名譽,但我寧可如此也不歪曲事實,相信總有一天歷史會澄清的。2.德健已經講出【以上第 33頁】了清場事實,他正在受到巨大的社會輿論的壓力,人們的盲目和狂熱足以淹沒侯德健的真誠的聲音。既然講出事實要承擔全世界的指責,那麼作為事實目擊 者的我決不能讓侯德健一人承擔這種指責。如果我保持沉默,只能加強世人對謊言的盲目相信和對德健的指責。因為我和德健都是清場過程的目擊者。德健講出沒死 人的事實而我卻保持沉默,這等於在證明德健為保存自己而為政府作偽證,等於把德健一人推向萬夫所指的前台,獨自承擔所有指責。如果我出面作證,講出目擊事 實,一可以增加事實的可信度,二可以和德健共同承擔不公正的指責和消極的社會影響──由謊言所煽動起來的公眾義憤。3.官方證明了清場過程中天安門廣場沒 死人,並不能證明北京沒死人,開槍殺人是鐵案,決不會因為清場過程中沒死人而改變。而且,沒有導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主要原是因為學生們的和平撤離,其功 勞在學生們一邊,而不在政府方面。所以,講出事實沒有絲毫為官方開脫責任的意味。如果學生們不主動和平撤離,而像六部口、木墀地等處那樣進行反抗,天安門 廣場肯定要死人,血染廣場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HEn-ok9q-oV6h4QaXejVF1yNDfsc6b-wBYiN...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5:46

【JKwok9 - 2017年07月19日 16:24我估計北京九成九會讓劉霞出國。所以不用担心。】

JKwok...Now, she has not even had freedom of movement even in PRC China. German diplomat were offering chance of her visiting Germany the second day 劉曉波 passed away. They knew her exit would be in huge trouble indeed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6:45

巨浪 - 2017年07月20日 05:27

劉曉波是個騙子。】

好,我當你啱,冇需開庭審,佢愛人又應被定死罪?

 

黎自立 - 2017年07月20日 06:51

這是中華人民奴隸國!國民並無人權自由法治民主,做個真正的人而不是奴隸,就要看看美國獨立宣言;『(人天生就有)…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壞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

逼害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極權顯然違反了人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這個 “沒有敵人 也沒有仇恨” 的文人祇不過根據公義說話,就已經不被容忍,用盡國家機器去殘殺擁有良心的人民。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09:49

巨浪 - 2017年07月20日 05:27

劉曉波是個騙子。】

如果佢係騙子,黨咪仲係更大嘅騙子!

 

- 2017年07月20日 11:23

Daniel跟本不需要回應 "水花" 佢精神都唔正常

s

suiyuh - 2017年07月20日 12:37

相比秦始皇, 中共有过之以不及。需知无—朝代永在, 罪行将记在历史, 受后人指駡.

杜蘭卡 - 2017年07月20日 15:23

說來說去,劉曉波就是一個顛覆現政權和分裂國家的犯罪份子。全世界執政政府均不會容許此等行為,例子俯拾即是。即使吹噓什麼自由平等的美國,對斯諾登揭露美國偷聽醜聞,還不至於分裂美國,也要展開全球追殺,為什這個食碗面反碗底的李先生,不去評一評美國的不人道和不公義,卻拿一個中國分裂份子長篇大論?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17:11

杜蘭卡 - 2017年07月20日 15:23

說來說去,劉曉波就是一個顛覆現政權和分裂國家的犯罪份子】

中國P R C,係獨裁國,國民亦冇授權執政,劉提議改憲法,亦被無理頭監禁,家人亦一樣。

 

 

Daniel - 2017年07月20日 19:08

P R C國家咁嘅管理,零誠信,國民反對有理!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