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丶民族丶民主和自由

今天拉拉雜雜談一談國家丶民族丶民主和自由。老實講,這般話題太偉大了,卻是信壇小人每天最愛談論的話題,只為了一個目的。某些貌似高級知識分子和自命最有輿論領導能力的游手好閒人仕不時宣傳他們自己的一套講法,指手畫腳一番民主丶國家和自由,胡謅「有效丶無權」之類。他們有他們講得似是而非,我來説我的一套,看誰的道理更硬。

 

首先,何謂「中國人」?愚見以為,在中國土地出生合法生活安居樂業的人就是中國人。因中國歷史久遠,版圖擴張,人口愈趨繁多,種族愈趨複雜,「中國人」的定義因而擴寬了許多。不同種類的「中國人」和帶有混合血液的「中國人」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對於種族的異同,感覺不怎麽強烈。上古有羌夷戎狄,「戎」據說是匈奴,漢朝匈奴首先自稱「胡」,意為天之驕子。而至鮮卑丶柔然丶回紇丶突厥丶契丹丶女真以至蒙古等。鄙人家鄉就有條源氏村,源氏就是鮮卑人,回紇即維吾爾,女真即滿族,中國長白山有朝鮮族,契丹即香港國泰航空的「CATHAY」。再看,唐朝的長孫無忌丶宇文氏丶元稹是鮮卑族︔哥舒翰是西突厥人︔安祿山丶安思順丶史思明是中亞昭武九姓雜胡︔劉禹錫是匈奴族後裔︔白居易懷疑是羯族︔尉遲敬德是西域胡︔李光弼是契丹人︔高仙芝是高麗人︔史憲成是奚族︔李多祚丶李懷光是靺鞨人等等……。他們全部都是中國人。

 

我說,「北方胡虜」是中國人,有人不認同,還指着我鼻子罵。孫中山打著「驅逐韃虜,恢復中華」旗號,毛主席批評此人沒有常識。

 

禽弓説:“果真如此,為何民族英雄文天祥不肯投降「北方胡虜」?崖山海戰敗後,十萬軍民寧願跳海殉國,也不肯投降「北方胡虜」?”

 

禽又説:“巨浪實該睜開狗眼看看那「國」字。假如{「北方胡虜」是中國人}?何來「十萬軍民跳海殉國」?”

 

很可笑,所謂「十萬軍民」有無十萬姑且不說,「跳海殉國」亦跟敵人是否「北方胡虜」沒有必然關系。人們為了組織,也會「殉國」,所謂「國」就是組織。歷史上為組織「殉國」的例子多不勝數,最為人熟識的莫過於荊軻刺秦王。荊軻為「燕」這個組織刺殺並不是「北方胡虜」的秦王而最終「殉國」。岳飛丶文天祥是民族英雄,因為他們肯為組織(南宋)作出重大犧牲,受萬人敬仰。耶律楚材,契丹人,是中華民族英雄!他是「北方胡虜」。

 

那麽吳三桂又是什麽貨色?他是漢奸嗎?

 

公元1644年的甲申年,崇禎十七年的三月二十九日,拂曉時分,天下着小雨,繼而下雪,大明皇朝在一片凄涼哀號和哭泣聲中瓦解冰消。按照前人的道德標準,吴總兵本該寧死不屈,反抗到底,況且明太子還沒有死,明皇朝的恢復理論上還有一絲希望,但吳鎮選擇投降大順。就算沒有後來的「引清兵入關」,吳三桂恐怕洗脱不了背叛組織的污名,降清只不過是一次污兩次穢而已。吳不算是漢奸,因為滿洲人這個「北方胡虜」也是中國人。

 

民主和自由

 

阿群姐説:“華人世界,對民主理念,誤解甚深。民主<>投票。將民主與投票劃上等號,是簡易的政治操作。….在未正確認識民主前,不應也不配擁有民主。”【註1】

沒錯,華人世界(尤其是禽弓之流),對民主理念,誤解甚深。香江人未正確認識民主前,不應也不配擁有民主。而禽弓之流更不應也不配談民主。民主≠投票,投票只是選舉遊戲。西方社會每隔幾年搞次投票,換換政府,換湯不換薬,人民的意願也沒有給反映出來,哪是民主嗎?請聽一聽以下一位美國人的内心獨白(虚構):

“我一直想不通,我由始至終沒有選特朗普,為何特朗普政府代表我呢?特朗普 [Not My President] ,我選的是民主黨的笨婦人,我不是喜歡笨婦人,我家祖孫三代都是民主黨人,老實講,每次看見笨婦人就要倒胃,我討厭那個女人,油頭粉臉,笨頭笨腦,因循守舊,戴着假面具示人。特朗普又瘋瘋癲癲,你叫我如何選擇?初選的一大堆賊頭後選人居然沒有一個看得上眼,有得揀?根本無得揀。最後出了兩個人,得票少的反而贏了。我有投票的不能代表我,我沒有投票的反而代表我,你說荒謬不荒謬?民主根本無得揀,如今連少數服從多數的理念也欠奉。我的心很痛,我呼吸困難,國家亂作一團,我對民主已經失去了信心。”

 

雖然是虛構,但説明了根本事實。

 

禽弓引毛澤東的話:「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家和共產黨這個政府是1949年由人民「選」出來的,沒有人民的支持,共產黨能奪得政權嗎?人民支持 = 民主,不是嗎?阿群姐説,民主≠投票,對嗎?民主選舉不一定是一人一票。阿群姐又説,將民主與投票劃上等號,是簡易的政治操作。儘管沒有選票操作,中國的民主是真民主,西方的投票換政府是政治操作,明白嗎?毛澤東的「人民選舉出來的」相當於「人民選擇支持的」,不是嗎?毛澤東沒有說要多次選舉不同政府出來管治中國,不是嗎?1949年的選擇是歷史的選擇,是人民的選擇,選一次就夠了,何必每幾年選一次?

 

最後以劉曉波的一句話作結:“在這種對比中,我寧可選擇沒有民主的自由,也決不選擇沒有自由的民主。”【註2】禽弓之流為之汗顏。

 

註1 : 《早餐攤:不配》

http://forum.hkej.com/node/143537-%E6%97%A9%E9%A4%90%E6%94%A4-%E4%B8%8D%E9%85%8D

註2 : 《盧安迪:劉曉波的政治哲學》

http://forum.hkej.com/node/143532-%E5%8A%89%E6%9B%89%E6%B3%A2%E7%9A%84%E6%94%BF%E6%B2%BB%E5%93%B2%E5%AD%B8

 

所有評論

巨浪 - 2017年07月23日 10:49

劉宗敏,擄奪陳圓圓的大順軍首領,引至吳三桂叛變的關鍵人物。一次替李自成問卜於盲道士,説大王夜夢,見宮門上懸一大「趙」字,何解?道士答曰:“趙字從走從小月,小月二十九天,小,盡也。”

 

李自成山海關一役被清兵打得落花流水,逃回北京,四月二十九日草草舉行登極大典,三十日黎明,緊急撤離北京。

 

巨浪 - 2017年07月23日 20:04

更正 :     燕京 ===> 北京。

Daniel - 2017年07月24日 01:36

【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家和共產黨這個政府是1949年由人民「選」出來的,沒有人民的支持,共產黨能奪得政權嗎?  】

承諾而又執行嘅記錄,係重要嘅曆史,中國P R C,好可惜係「零」!

鄧小平人亡政息,中國PRC國粹,乃低B第三世界國管治理念,而家叫一帶一國,國家從未有執行諾言紀綠(e g四九年嘅民主,憲法中嘅社會主義,一國兩制......)!
 
國務院出白皮書(單方面P R C行政部門,私下取消港行政自治),最無厘頭,國務院亦無權改小憲法(基本法),兩制可以咁講,全面被朝庭推番了!兩制,糕度自治,同疆藏自冶,都係枱面吹水嘅虛話!

 

巨浪 - 2017年07月24日 05:34

文中 : ".....鄙人家鄉就有條源氏村,源氏就是鮮卑人,....."

 

日本有《源氏物語》,日本國也有鮮卑人。談論今天的鮮卑人有多純種和談論今天的「中國人」的漢人有多纯種一樣,沒有多大意義。

 

巨浪 - 2017年07月24日 05:41

安祿山的原名是 Anthony Alexander?一笑,說笑而已。

巨浪 - 2017年07月24日 05:54

禽弓引毛澤東的話:「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哈哈!禽弓的詭計被阿群姐一語打破,民主≠投票。而禽弓之流不應也不配談民主。

 

e

eddybb - 2017年07月24日 06:31

香港人有著西方文化基因,但大部分港人身上卻存有支那基因。據阿群邏輯,香港人只配有假民主和偽普選。

e

eddybb - 2017年07月24日 06:36

禽弓天天駡香港有個土共政府,但不明他為何身體很誠實留在香港,卻不願意到出生地推翻政府。

巨浪 - 2017年07月24日 06:55

别有用心的人問 : "假如日本當年解放了中國,又會如何?相信也肯定屬「人民的選擇」。如今的五毛紅粉,應該也會大叫「天皇萬歲」,......"

 

沒有「假如」之事,不必回答。禽弓剛來港時,在日本商事香港分店找到份打雜的工作,十分崇敬日本上司,看見日本人,必定作90度鞠躬,奴顏婢膝之貌盡顯,我看他心中早已大叫「天皇萬歲」。

 

巨浪 - 2017年07月24日 07:02

eddybb兄,早晨。説得好,禽弓最憎香港土共政府,卻賴死香港不走。

 

Daniel - 2017年07月24日 10:13

其實eddybb  同壇主講D人,我都吾知乜水!

有D似習帝,發緊夢!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