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cheung1019842's 的頭像

一九八四友愛部101室两分鐘

一起重奪我們當應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共勉!

盜國賊們,你們怕什麼?  周永康,已被你們判處剝奪政治權利。

但正如郭文貴名言「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FREEDOM NOW!

 劉細良 :   周永康在入獄前接受訪問,談到自己面臨再判刑的心情,他說囚獄令人害怕,因為人會失去自由,他說反正人本身就被歷史、文化等掣肘,以至受束縛,所以最重要的,是如何掌握內心:「如果你內心是自由的,無論我們今日在這間餐廳、在公民廣場入面,在立法會九樓,還是監獄裏面,我都是自由的。」我枱面正放着台灣朋友寄來余杰的新書《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的生命與思想世界》。

當年今日八月廿四日

 

 

雙學三子2014年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公民廣場)案覆核判刑,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常委羅冠聰被上訴庭判監6至8個月。梁麗幗及岑敖暉等多名學聯前成員,在庭外輪流讀出周永康於判刑前發表的陳情書。

周永康在陳情書稱,「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他認為「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又稱「穩住內心,我們就可以穩住世界,要穩住世界,我們必須回到內心的探索,去了解自己」。他指出,「社會進步,就是由這裏開始,就是由我們內心開始下手,積累力量,推動巨變」。

周永康又反問,「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他指自己未有一個高度與深度可以去改變他們,但「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讓他們能打開心窗,見到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見到他們現在還感受到、卻真實存在的世界的另一面」。

黃之鋒判刑前fb留言 期盼獲釋時看到未放棄的香港人

 

Chow Alex's post.

  周永康陳情書全文:

各位朋友,大家聽到這段由諸位前學聯成員念出我的一些心裏想法時,我們三位年輕人已被宣判罪加一等,即時入獄。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如何?是否傷心?難過?憤怒?還是低落?又會否如部分人因年輕人入獄而拍手稱賀?

低落的人,如果我們傷心,就請儘管傷心。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感受,都會是我們前路重要的領航指引,引領我們從七上八落的情緒中,突破思考的迷障,因他人的痛苦,而重新尋覓到自己的位置。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因為只要我們細心觀察,我們可能就會感受到,其實我們都想要進步,都想更圓滿地幫助他人,令到香港或這個世界,一點一滴地變得更加美好。

當下,不少朋友可能都會覺得法治瀕危,司法獨立成疑,甚至對法官懷有恨意。這點我絕不稱奇,甚至我在心裏也有罵過他們的言論狗屁不通,對真正的不公義視而不見。但在情緒過後,我明白我心裏對他們是有更大的昐望,想像他們年輕時,是否也可能有過深重的責任感,認為他們要肩起法律的專業,擔起法治的領航者,為香港作出貢獻。那麼今天,他們是否可以看見種種示威抗議浪聲不絕的根源當在哪裏?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關頭承擔什麼的位置,令民主、自由、人權得以落實,法治得以保障?

我們很多人可能都對法官感到失望,但此際我更希望與各位朋友分享我內心的一個想法,我們不會因為痛罵法官而令他們打從心底裡改變,當其他人放棄了他們的角色,或根本不認同我們提出來的願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我們、擁有相近信念的人,變成一個更有愛、勇氣與憐憫之心的人。

當傷心、難過、憤怒、低落纏身時,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人心不致擊潰。相反,我們更可以從中得力,成就我們蛻化成一個個更有創意、更有遠見、更有胸襟和視野的香港人。當我們能從中獲得力量,我們便可以使民主運動重新上路,以寬容的心,去包容、說服及感動更多的人。或許會有人問:有用嗎?被時代吞沒,有用嗎?「我沒有敵人」,有用嗎?世界崩壞得哪麼快,有用嗎?我可以堅定的答你,絕對有用。

我們都渴求命運自主,成為一個自由的人。但是,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我們從來都不由自主,為時代束縛、為歷史制限、為文化所囚。我們既無法選定在哪個時代出生,也難以挑選我們要降生的地方或家庭。就這樣,我這樣一個嬰兒,如同千千萬萬個其他的同代人,在一九九零年,八九民運後的一年,降生在香港,受着父母的關愛,成長於港英治下的最後七年,學成於九七後中國成為宗主國的香港,受著和其他人同樣的教育;在二零一四年,在羽翼還未完全長成之際,便要和同代人、前輩、後輩共同承擔雨傘運動的走向。當風高浪急,我們被拋到浪尖之際,我們能夠選擇嗎?我們連如何降生、何處世長、吸納什麼資訊,都處處受限時,我們這群被世代選中的人,根本就處處受困。

但正正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我們的時代挑選了的一代人,成就了今天我們的模樣,如斯的一個香港人。我們都在千百萬種外力因素的左右下生活。我們都無法選定我們旅程中會遇到什麼樣的挑戰及難關。但當我們踫上他們時,我們最可以掌控的,就是我們內心的方向,去觀察揣摸它,從而在不自主的時代,活出命運自主的生命。穩住內心,我們就可以穩住世界。要穩住世界,我們必須回到內心的探索,去了解自己。

社會進步,就是由這裏開始,就是由我們內心開始下手,積累力量,推動巨變。了解內心投射的方向,我們就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如果我們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我們就會生出與之前對人、事、物截然不同的行動、想法、策略、信念、文化,以至最終一個不同的社會、一個不同的世界,而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內心的變革,就如我們的雨傘運動,我們的民主、平等、法治、自由的捍衛,都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切切實實的共同參與,才能在當下此刻走出迷惘,開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開出一個十分不同的璀璨未來。

命運自主的意思,是我們對內心的真正掌握,而對內心的真正掌握,就是重奪自由的開始,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只要我們守護得着這一點,我們就能真正開始幫助更多的人,從他人的內心出發,關照他人,守護他人,從非建制派的內部對話,推展到更遠的,所謂黃絲藍絲的重新交流、理解、聆聽與合作。這些都不是痴人說夢話,而是我心中也相信同樣是不少朋友心中所展望的理想社會的圖像。

我在想,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我未有一個高度與深度可以去改變他們,但我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讓他們能打開心窗,見到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見到他們現在還感受到、卻真實存在的世界的另一面。

各位朋友,如果你內心聽到的話,願我們並肩,繼續學習、繼續成長、繼續前行,壯大民主運動,壯大公民社會。如果你內心充滿掙扎,不緊要,我們就先繼續在我們各自的路上磨練修行,待機重聚。但是,請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我們即使不完美,但我們仍可以朝圓滿的方向推進。我們要深信,了解我們的傷心、難過、憤怒、憂愁、怨恨及義憤等千百種感受,我們就可以開始轉化我們的千百萬種感受,成為我城進步的推動力。讓我們開始成為一個更具勇氣、自省、包容、慈悲、耐性、智慧的人,這座城市就會自自然然地改變。請讓我們一起,共同以愛、勇氣、溫柔和關懷灑遍整片土地,響遍整個地球,一起重奪我們當應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共勉。

 #周永康   周永康父親說,對兒子所做的感到驕傲,呼籲大家繼續支持他。周父表示,對雙學三子所為感驕傲,無悔支持他們,並指法庭或望以重刑阻嚇他人,但長遠而言或會有「反效果」,激發更多年輕人政治醒覺。

【自由風自由[email protected]】周永康父親回應林鄭稱理解幾位母親心情

謝謝盜國賊們,你們打開了潘多拉PANDORA盒子。
 
【聲援良心犯】周永康女友fb貼合照:等我哋再見時 再好好抱一下
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被上訴庭改判入獄7個月,剪上一頭陸軍裝的周前日獲安排轉到西貢壁屋監獄服刑。周永康一向低調的女友昨在facebook發文紓發感受,並為正服刑的男友打氣。周永康女友讚戴上新眼鏡的男友很可愛,「我好喜歡呀!你喜歡嗎?戴得舒服嗎?還是看到你時,心比較安定。」
 
她又提到自己正一一跟進周代辦的事,自言不能如男友般很快完成各樣事情,亦有質疑自己時,感覺很失落,但自己會記着男友的說話,「記住你的用心。我地內外同心,一定無問題!等我地再見時,再好好抱一下」。
她亦向幫助她與男友的律師、老師及朋友致謝,說感到十分窩心及有愛。
Christin Lee 我看到兩個相由心生年輕有為的年輕人其中一個被送進監獄。

Wendy Masood 要互相扶持,康仔靠妳啦……我們一起繼續撐

Katy Tao 窩心,祝你們幸福
潘小濤 ——簡單而溫暖。

寫信須知:https://goo.gl/urwrkg

由計劃公民抗命的第一天,戰友們已有被囚的覺悟。無奈這一日終於到來,我們一群曾積極參與學生運動的同行者,對因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示威、重奪公民廣場而…
DOCS.GOOGLE.COM
 
 
反對割地 聯署做起! goo.gl/LTcDmP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0日 01:28

這樣的父親令人感動。Alex 要感恩。

被監禁七個月的周永康,他的爸爸聽完判決後見記者,表示會支持兒子及其他學生領袖的決定。...
CABLENEWS.I-CABLE.COM
 
 
 
Sindy Fok Alex 好幸福,有一個咁好的爸爸!周先生,我們非常尊敬你和周太,因為,Alex 今次是為我們香港人入獄的!如彭督說全世界的人會記著這三個年青人為香港民主的!感謝你們!
Lhamo Wong 深明大義的父母!令人敬佩!比起一些我認識既父軰好多了!佢地有D真係後悔來左香港發唔到達,仲話留係中國最少可以做貪官!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1日 02:15

❖ 給周永康的信 ❖ 
────────
康:

看着你和之鋒、阿聰進入法院的那一刻,實在很難過。

仍然記得,當初樹暉介紹你是學聯下一屆的秘書長,叫周永康,我心中馬上打咗個突:『吓,真係叫周永康呀?同大陸果個一樣呀?』,其後就交換了聯絡。時值政改前夕,政局風起雲湧,也格外憂慮你們今後一年站在民主運動的前鋒位置,道路將會很艱難。

記得當年七一遊行過後,在七月二號凌晨的中環街頭,學聯舉行的預演佔領行動,你在台上表現得老實淡定,與平時所見的政治人物或學運領袖的風格,分別很大。事實上,淡定是你很重要的特質,無論食飯吹水,抑或落手落腳有行動,當我們口沫橫飛,討論得興高采烈之時,你永遠是低頭沉思,細思慢想的一個。自問自己在每當投入這些討論,往往傾向實在的策略和目標,很多關係上大局上的看法,都是得到你細思慢想,花費功夫,用心地聆聽大家的觀點,整合出來大家都認同的結論。俗語講,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正是你坦然淡定的態度,令我反觀自己的不足。

實在抱有一份無盡的感謝。

政治時勢變化不定,新與舊,溫和與進取,各項觀點互有交鋒。這是一個爭鋒並起的年代。好記得當時雨傘運動步入中段,不同參與者和各政治勢力,面對未來都各有判斷。學聯的朋友,頻密地出入立法會大樓開會,也面對無盡傳媒的追訪,既承擔着市民的鼓勵和期盼,也受到其他人的指責與攻擊,壓力之大,難以想像。

結果有次食宵夜的時候,我冒昧地問可否單獨吃一個下午茶,傾傾當時的政局處境,然後你一口應允。其實佔領期間,食宵夜和睡覺已是你們當時僅餘享有的私人時光,事後我自己回想,實在不應還在你緊湊的行程中,硬擠出時間去討論這些主題。而食完那次下午茶,你的識見更加令我感動,當大家想着當下的策略,你經已討論香港未來的處境、政治運動如何有新的方向,更重要的,是你當時擔心市民的那一份着緊,你講到未來一段很長的時日,焦躁、不滿、茫無頭緒需要去疏理,要對話去了解不同人的處境、誤解和遇到的困難……

承蒙不棄,在這幾年的道路上,很感謝你會找我幫手,縱然我有時會擔心我的想法和分析,是否合用,是否能夠為各位解決問題。其實我只是希望回報你們的付出。記得有次到餐廳食豬手,我坦白地道出了我的歉疚,當日重奪公民廣場、催淚彈爆發的時刻,我不在現場。我當時因一睹蘇格蘭公投而流連在外,到你們身處抗爭前線,我還是人在他鄉,只有乾著急。如今有機會和大家一起略盡綿力,也只是希望一直以來所投入、所爭取的未來,能夠略有所成。

這個月的政治氣氛再次緊張起來,先是DQ案,接着是一地兩檢,然後是你、之鋒、阿聰、梁天琦、Billy等人接連面對官司。你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很多因政治參與被控告的一般市民。想起你因廣場案,Willis因東北案進了監獄,每念及此,不只是沉重,而是胃部劃下一刀又一刀。當然,你會叫我們不要悲傷,今天下午你臨入法庭,匆匆一眼見到我和鍾耀華,就向我們說『加油司律,加油Eason。』,還是一幅寄望於未來的樣子,就想起telegram傾計時你留下的一句話:『不爭朝夕,放眼千秋』

等你出嚟,成班一齊食餐好嘅。

司律

PS 八月十八號 祝你生日快樂

Below is a letter from Szelut to Alex:

Alex,

My heart sunk the moment I saw you, Joshua and Nathan stepped into the court.

I could still remember, when Tree initially introduced you as the next Secretary General of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HKFS), Alex Chow Yong-kang, I immediately wondered, “Is it really Chow Yong-kang, same as the one in mainland (Note: Alex’s chinese name is the same as a senior 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we exchanged contact. It was just before the political reform and the political climate could change in a blink, which made me extra anxious to wonder the difficulty of your path as the striker of democratic movement a year from then.

Recalling after the July 1st march that year, in the streets in Central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on July 2nd, HKFS rehearsed for the Occupy. On stage, you were sincere and calm, contrary to the style of common political figures or leaders of student movement. In fact, calmness is an important character of yours. Whenever we were discussing excitedly over eating or during actual actions, you were always the one thinking carefully on the details and rethink over again. When I threw myself into these discussions, I often focused on strategies and goals. Many critical views related to the overall situation were indeed products summarized from your effortful thinking and careful listening of everyone’s viewpoints, which was usually the conclusion that everyone would agree on. Idiom says, “People could act as a mirror to highlight your gain and loss.” It is exactly your honesty and calmness that reflected my shortcomings.

I indeed owe you endless gratitude.

Politics changes by the minute. New and old, conservative or radical, there are always debates between viewpoints. This is the era when debates raise across the spectrum. It is still vivid to me how different participants and political power had different judgement on the future during mid-Umbrella Movement. Friends from FS travelled back and forth LegCo building for meetings and endless media interviews. Not only did you embodied encouragement and hope of the general public, but also being blamed and attacked by others. I could not possibly imagine the immense pressure laid upon you all.

In light of that, once when we were having night snacks, I abruptly asked whether we could have an afternoon tea alone to discuss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at the moment. You agreed to it without any hesitation. Having night snacks and sleeping time were actually the only personal time left for you during the Occupy. Looking back, I really shouldn’t have requested you to squeeze time discussing such topics amid your busy schedule then. And after that afternoon tea, I was even more touched by your vision. When everyone was focusing on strategies at the moment, you were already discussing the situations Hong Kong is going to face, how to acquire new direction for political movements and more importantly, your worry for the general public. You mentioned that there would be a need to solve the worrying, discontent and lostness for a long time in the future and we shall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misunderstandings and difficulties of different people through dialogues......

Fortunately I was not left behind. I am very grateful that you would reach out for my help these few years, although I sometimes wonder whether my thoughts and analysis are useful or helpful in solving problems. In fact, I only wish to repay your effort. There was once we had pork knuckle at a restaurant when I confessed my guilt, that I was not there on the day reclaiming Civic Square nor when tear gas was fired. I was out of town spectating the Scottish referendum. When you stood at the frontline of the protests, I could only agonize in a foreign city. Now that I have the chance to pay some sort of effort, I only hope that we shall see a form of the future that we wished and fought for.

The political atmosphere became tense again this month. First wasthe case disqualifying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juxtaposed border control followed, followed by legal cases involving you, Joshua, Nathan, Edward Leung, Billy and others. You did not worried about yourself, but those unnamed citizens prosecuted due to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Whenever I thought of your imprisonment in the Civic Square case, Willis’ in the NENT case, it's not just my mind weighed down, but it felt as if my stomach is cut again and again. Surely, you would ask us not to be upset. Just before you entered the court this afternoon, you caught sight of Eason and I and said to us, “Keep fighting Sze Lut, keep fighting Eason.” Your face, which still held hope for the future, reminded me of the words you left in Telegram: “Worry not the present, aim high for the future”

Waiting for your return and we shall have a big meal together.

Sze Lut
Ps. Happy birthday on 18 August.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1日 13:50

周永康透露,未來需要有全港性民間投票 

 

学联周永康认为未来需有全民公投- 东网即时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09:08

上周六,公民聯合行動主辦了「全面打壓下民主運動對策初探」研討會。立場不盡相同的八位民主派濟濟一...
THESTANDNEWS.COM
練乙錚 shared a lin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2:42

《逆權司機》真人真事改編

光州民主化運動於1980年5月發生在韓國南部的光州及全羅南道,是一次由當地人民自發的要求民主運動,當時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下令武力鎮壓,造成平民和學生死傷;由於政府封鎖消息,外國記者要採訪並不容意,德國電視台記者Jurgen Hinzpeter獲一名的士司機接載,先後兩次把他送過光州的軍事警戒線,因而得以把光州事件的真實一面展示到世人面前。《逆權司機》正是根據這段事迹改編。Jurgen Hinzpeter去年逝世,感念他當年把光州事件及軍事獨裁者全斗煥的暴行報道出去,因而在光州設有他的紀念碑。有份演出《逆權司機》的柳俊烈上載照片到社交網站,感謝影迷支持。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3:20

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轉到西貢壁屋監獄服刑。

羅冠聰將轉到大嶼山塘福懲教所服刑。
黃之鋒因不足21歲,會在專門處理少年犯的壁屋懲教所服刑。而他將於10月滿21歲,屆時會再由懲教署安排轉往其他成人監獄服刑。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3:45

同律師D飲茶,提起近日「13+3」判決,D從事刑事檢控,問他高見,他冷笑一聲:「是但講兩點啦。一,上訴庭通常唔disturb原審factual finding,因為原審個官會比上訴庭更清楚當時發生咩事。依家原審裁判官話,無證據顯示黃之鋒三條友襲擊,或明知保安受傷都要爬過圍欄,呢個係事實裁決,但上訴庭就話佢哋咁做,實知道極有可能造成人命傷亡,咁即係當原審嘅事實裁決係廢,呢點已經有問題。二,上訴庭話原審法官考慮犯案動機,犯咗原則性錯誤,但我認為呢個考慮好合理,動機係咪noble唔重要,好明顯一定唔係私利,衝入公民廣場,唔通當古惑仔開拖咁判?」問他有否看過法律學者張達明的評論,因為張日前也提及第一點,D說沒有。法律界人士既能獨立想到同一疑問,則袁國強確有責任向公眾解釋:為什麼上訴庭這次可一反慣例,推翻原審的事實裁決?
D續說:「原審當然有可能搞錯factual finding,但公民廣場呢單我就睇唔到錯咩。以前幫個鄉紳打過單case,佢有塊地畀政府告非法侵佔,輸咗,但原審裁判官睇漏一個關鍵事實,我於是提出幾個理由上訴。結果冇得上訴,理由係原審雖然睇漏一點,但你其他幾點都係輸㗎啦。呢類官司我打唔少,原審睇漏嗰點好重要,正常係上訴九成九都贏,但嗰次唔得,知唔知點解呀?因為嗰塊係官地吖嘛!」很多人罵年輕人犯法,但政府犯法又如何呢?回一回帶,引發佔領運動的,本來是人大那個違反基本法的831框架。按照基本法和04年釋法,政改有五步,第一、二步是行政長官向人大常委提交報告,人大常委「確定是否需要修改」,但確定是否修改,不等於規定如何修改,因此831框架根本不符合基本法。同是違法,皇帝高床軟枕,草民則罪加一等!你大可認為「13+3」罪有應得,但以為這便是彰顯法治,則未免太天真了。

【即時文摘】天子犯法,屈庶民重罪(馮睎乾)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3:46

上週日大遊行有這樣一段小插曲:警察維持秩序時,向人群「警告」,要求在場的學聯常委鍾耀華、葉詠琳「保持冷靜不要煽動人群繼續行」,人群鼓噪,葉詠琳表示,遊行人士與警方一樣,只是想一起向前行,不理解為何被指煽動。就在葉詠琳不想生吞「煽動」這麼大隻的死貓之際,人群自發高聲呼叫「無煽動,一齊行,無煽動,一齊行」,警方於是改口,警示人群要「冷靜繼續向前行」。
這名警察叔叔或哥哥可能也受了某些人的言論煽動,覺得人是那麼容易被煽動。如果說,受廣告煽動,買了本來沒想過買唔需要買的球鞋,我信、受網友評分煽動不眠不休煲了一套爛劇,我信、受失眠過來人煽動上了安眠藥的癮,我都信,都是一時軟弱。但遊行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物質利誘變得軟弱,少點堅強都不會走上街頭的。週日的遊行老中青齊全,35度高溫下冒着隨時發生「暴力」風險,有自唔在行出來,難道都受了「毒果」煽動,或者行行吓受帶隊的煽動?那麼,人能受煽動就變堅強,也不是壞事。
以此類推,社會問題的責任很容易就推卸掉,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都是受人煽動,為方便起見,都是戴耀廷的錯就最省事了。陳健波稱讚羅冠聰當議員表現稱職,講道理有禮貌之類,即是有理有節啦,只可惜「被灌輸了錯誤觀念」才發生此一悲劇云云。羅冠聰既然如此懂事,難道同時也是個腦袋生鏽的傀儡?何君堯認為是「有生鏽腦袋教授荼毒年輕人」,劍指戴耀廷,要求港大把他辭掉。三年前發生過的事,只要腦筋沒生鏽,都記得是雙學三子首先進入「公民廣場」,以及催淚彈大爆發,戴耀廷才孤獨地宣布早已名不符實的「佔中運動」正式開始。把一切推到戴身上,恐怕他也受不起,傘運中人對「佔中三子」另有看法,在大台上被冷落,也不是甚麼大秘密,說都是戴煽動誤導,未免侮辱了社運人士的智商,以及他們所受過的教育。
如果真遂了何君堯所想,把戴耀廷趕出教育界,香港大學生就不會抗爭,香港就和諧寧靜零撕裂,這詭異現象,足夠申報世界第九大奇蹟了。只有自己腦袋生鏽或是灌水或是受特殊利益煽動誘惑的人,才會當年輕人如此聽話如此乖乖。我用我唔蠢嗰時都會有自己思考的腦袋推測,若戴耀廷沒正當理由,經何君堯們煽動下就被港大解雇,只會煽動出更大的抗爭。若我說,這許多亂象,都是政府管治失效煽動出來,我也犯了煽動罪嗎?

【即時文摘】究竟是誰腦袋生鏽(林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3:47

兩個律師公會聯合發聲明,撐上訴庭三個法官對雙學三子的加刑判決,收效嗎?看另一樁案件,五個被控今年一月在機場襲擊羅冠聰的凶嫌,在熟口熟面不知所謂的保港組織在庭外聲援下,在莊嚴神聖的裁判法院中,71歲被告向裁判官挑機「你有證據就判我,我唔會出聲,洗定籮柚入去坐監」。又語帶譏諷說「希望法庭重判,以彰顯司法公正。」接着還將裁判官詢問需否傳召證人時,刻意將證人說成「敵人」而騎呢宣示「我無敵人,港獨份子就係我敵人。」
裁判法院淪為表演脫口騷的場所,裁判法官不獲尊重,被告以戲謔兼惡俗的言詞回應,法院貶為今天隨時遭上級否定、指控犯上原則上錯誤的低級場所。律政司藐視裁判官的裁決,不顧檢控部門意見堅持覆核加刑的後果,是重創裁判法院的專業判斷,令刁民白眼,當裁判法院無到!不是嗎,大聲夾惡兇法官的代價,低得可憐啊,洗定屁股就得!反正盲嘅都睇到,襲擊泛民的幾起案件,都是輕判了事。向黃之鋒擲蛋,經覆核後囚2周。打港台記者麥嘉緯,被拍攝下來了,被告獲刑僅4周。上訴庭法官彭偉昌追加重奪公民廣場案刑期時說了:「不動手打人,便是非暴力的說法不成立」。喔,你講緊火星話嗎?下次民x聯社交飯聚,記得預埋法官大人!

【即時文摘】社交飯聚,預埋法官(陳也)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14:04

「我們可以軟弱,可以沉默,但我們絕對不可以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絕對不可以讓這些付出最多的人孤軍作戰和承受罵名。

是的,絕對不可以。」周保松

 
 1 person, smiling, sitting
周保松
13 hrs · 

誰會被歷史記住

大家也許沒有留意到,在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被判刑入獄後,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國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們將會在歷史留名。當沒有人記得我是誰,甚或沒有人記得習近平是誰時,他們仍然會被世人記著。」

彭定康讀歷史出身,今日貴為牛津大學校監,自然不會為了討好幾個「青年罪犯」而說出客氣之言和違心之論。

為什麼他會這樣說?我認為,他是站在更高遠的歷史視野來作出這番評價。

雨傘運動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歷時七十九天,有超過一百萬人參與,也是八九民運以後中國治下二十五年來最大規模的一場民主抗爭,更在現代公民抗命史上寫下極重要的一頁,得到全世界的同情和支持。

從2013年一月戴耀廷先生提出「佔領中環」的構思開始,在接著下來的一年多,香港社會經歷了三次商討日、6.22公投、預演佔中及511人被捕、9.22全港大罷課及其後一星期的罷課不罷學、9.26佔領公民廣場、9.28催淚彈事件及由此而導致的長達兩個多月的和平佔領。

在短短兩年間,香港社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整個運動的目的是什麼?

我要真普選。

真普選的理據何在?

要求中方兌現《基本法》承諾,取消既有極不公義的特權政治,還給香港公民平等的政治參與權。

我們爭取的,是今天全球民主國家公民正在享有的最基本的政治權利。政治權利絕非可有可無,而是關乎我們每個人的自由和尊嚴,關乎整個制度的正當和正義。

前期的佔中運動和後來的雨傘運動,都一直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在那麼浩蕩的一場運動中,雖然有大大小小的警民衝突,卻沒有一個人因此而死亡。

組織者由始至終也一直公開聲稱,會承擔公民抗命的責任,接受應得的法律後果。

正因為此,佔中三子及一批公民,在清場前已主動向警方自首;在2014年12月11日,以學生領袖為代表的二百多人,也和平地坐在金鐘等候被捕,坦然面對法律責任,裡面包括李柱銘、余若薇、梁家傑這些法律人。

今天,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慨然入獄。接著下來,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以及其他一大批朋友,也有很大機會入獄。我們要知道,入獄,不僅僅是失去自由,不僅僅是留有案底,更是整個個人生命軌跡從此改寫,裡面必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苦痛和代價。

他們沒一人逃避責任,沒一人表示後悔。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重申一次:為所有香港人,包括你和我,爭取應有的政治權利,爭取香港成為真正的民主社會。

黃之鋒在入獄前一晚,回到公民廣場,說:他以參加雨傘運動為榮。

為什麼不呢?雨傘運動當然值得我們所有參與過的人光榮。我們何等榮幸,能夠在歷史關鍵時刻,一起站出來,為香港,為下一代,也為自己的權利和尊嚴而戰。

我們雖敗猶榮,何況我們還遠遠未敗。

從這樣的歷史視野看,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以及所有因為雨傘運動而坐牢的人,都值得我們尊敬,值得我們感激。彭定康先生說得對,他們的名字一定會長留在香港民主運動史上,並為後世香港人敬仰和銘記。

至於那些發出什麼「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預咗要還」之類淺薄言論的涼薄者,只會被世人恥笑,然後被忘記。

這些人,忘記了自己也在被奴役,忘記了我們活在一個極不公正的制度當中,忘記了別人正在為自己爭取權利,然後在別人受難時踩上一腳:誰叫你做,做了就要受到懲罰,無論政府控告你什麼罪以及判得你多重,你都必須接受,因為這叫「法治」,這叫「求仁得仁」。

我們要知道,在蘇格拉底受審時,在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在甘地絕食時,在馬丁路德金被暗殺時,一樣有許多人在旁邊嘲笑在背後擲石,然後自以為務實自以為醒目自以為是有識之士。

去到今天,誰還會記得他們?!

我們可以軟弱,可以沉默,但我們絕對不可以幸災樂禍和落井下石,絕對不可以讓這些付出最多的人孤軍作戰和承受罵名。

是的,絕對不可以。

城寨 shared 周保松's post.

 
Jose Lam 約翰福音十五:13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
John 15:13
Greater love hath no man than this, that a man lay down his life for his friends.
Candy Yuen 一切源頭由一個「不守承諾的政權」而起 總之不能讓他們孤單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23:45

 Lewis Loud's post.

23 hrs · 

香港沒有孤臣,但有孽子。遲出生的,道路特別艱難。中國與上一代的泛民、學生領袖有大量親密歷史,對他們有一定信任;這一代的學生、年輕人,則是與中國的中老年掌權者、情治機關,完全屬於兩個星球的物種,所以天生就不容易形成上一代的共犯結構。再者當年拉攏學聯、愛國民主派,也只是因為要對英殖建制形成農村包圍城市,現在根本沒需要了。所以年輕人去投共是不是那麼容易呢?去幫林鄭助選,錢又唔多,得個吉,又被同輩屌。無論是反抗還是歸順,年輕人的路都特別難行。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2日 23:47

啱呀~啱呀~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13

【黨的飯,不可能不好吃】

/河北涉縣一名男子在網上批評一間醫院餐廳難吃,又貴,又吃不飽,被公安以涉嫌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行政拘留。好不好吃、飽不飽,這些都好主觀,可以如何虛構,又擾亂了甚麼秩序呢?所以網民反響好激烈,覺得連寫食評的權利都沒有。在輿論壓力下,警方重新調查。

這名姓張的男子在上星期三,被警方指影響醫院工作、擾亂公共秩序,要處以行政拘留。到底他做過甚麼?原來他六月初在這間搬遷後新開的涉縣醫院吃飯之後有感而發,在網上寫帖文指,醫院飯堂一碗麵要 14 元,價格令人膽顫心驚,於是他點了一個 10 元套餐。帖文指,瓜、蒜苔、蔥頭、土豆塊倒是不少,但是說好的肉呢?不是兩葷一素嗎?米飯也少得可憐,口大點三口能幹光,又高呼 5 毫的小米湯和 1 元大包沒有了,問飯堂良心何在,質問這樣「還是人民的醫院嗎?」

帖文在多個網絡平台廣傳,大家可能覺得餐廳劣評來說,這帖文算不了甚麼。但事實是涉縣派出所指接到舉報,說他的帖文對醫院工作造成惡劣影響而拘捕他。派出所更聲稱,他們經過精心組織、迅速行動,成功破獲兩宗虛構事實、網絡傳播、擾亂公共秩序的案件。

寫劣評寫到被刑事拘留,事件受到網民更強烈的關注,邯鄲市公安局成立工作組調查。工作組查的不止是涉案的張先生,還有縣公安局的處理手法。/

河北涉縣一名男子在網上批評一間醫院餐廳難吃,又貴,又吃不飽,被公安以涉嫌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行政拘留。好不好吃、飽不飽,這些都好主觀,可以如何虛構,又擾亂了...
CABLENEWS.I-CABLE.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15

李怡世道人生:命運共同體】

/多萬市民逼爆街頭,許多人都說要以實際行動,讓被判入獄的13+3感受到他們並不孤單。
不是13+3,而是3+3+1+1+13+3,一共有24名政治犯,23人在監獄中,一人在教導所。前面8人比較後16人的刑期更重,而他們也更孤單,因為被傳媒冷落,多數市民漠視,只因認為他們真是犯了暴動罪。

細看審案的報道,犯暴動罪的多人是在去年年初二的旺角事件中,向警員的防線擲玻璃樽或竹枝,有的只是被拍到手拿玻璃樽卻沒擲出,有的是沒有暴力證據只是離開現場時被抓到。行為縱有暴力傾向,但程度輕微。與1967年連續數十天包括放炸彈在內的極度暴力相比,絕非同一層次,但判刑卻比1967年重得多。

過去多年來,港共在中共指使下,連續不斷壓制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去年當局違反過去在大年初一對熟食小販網開一面的做法,突然嚴厲取締,引來年輕人對小販支援,而警察卻無故向天開槍……。支援小販的年輕人在這樣的背景下豈能壓得住怒火?類似情節在西方國家一般只會視為警民衝突。裁決也認為無證據顯示他們是有組織的暴動。檢控與判刑有沒有政治因素?他們是否政治犯?

仍然揹着旺角事件暴動罪的,是香港公眾已相當熟悉的梁天琦。他在前天遊行的集會講話中,提醒公眾除了13+1之外,還有6、7名像他那樣的人在監獄中。他說他今天來這個集會,是希望更多人關注一班被主流傳媒忽略的示威者、抗爭者。他相信他們的付出不是為了要「搞散運動,他們不是鬼,他們是香港命運共同體的一分子。只要這個共同體有人受到迫害,就是我受到迫害;只要有人受苦,就是我受苦。我就要走出來反抗這一切,為他們發聲」。

「命運共同體」的觀念,是所有爭取香港民主、自主、自決、本土、中國民主甚而爭取真正實現一國兩制的人士,都應該深深思考的觀念。受民主、自主意識激勵的年輕人,即使他們的一些主張、某些行動你不同意,你也要接受他們與你是命運共同體。你要與他們切割,漠視他們為爭取自主而作出的犧牲,冷待他們被判刑,結果就是你的命運也跟他們一樣。沒有人是孤島。在中共的字典裏,最終會連要求實現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主張也會被視為港獨。

梁天琦講話的另一個要點,是他談到紀錄片《消失的檔案》。他說由於這影片的導演努力還原六七暴動的真相,使他看到了50年前北角一對小姐弟被當日的真暴徒的炸彈炸到腸穿肚爛;而當年的真暴徒就是今日的當權者,他們正以當日治他們的暴動罪,來對付現在的青年。

他說,如果不是這導演,他不會知道當年的真相,不會想到今日的統治者過去做過甚麼,今天在做甚麼。他說,或許現在有好多人在自己的崗位不能夠走出來,不能參與群眾運動,但只要他在自己的崗位盡本份,做應做的事,社會將因此而改變。

是的,我們都可以盡本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不要讓年輕人太沉重。/

十多萬市民逼爆街頭,許多人都說要以實際行動,讓被判入獄的13+3感受到他們並不孤單。不是1...
HK.APPLE.NEXTMEDIA.COM
 
本土民主前線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21

取消香港關係法﹗一國一制好﹗

 
 text
香港民族黨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10 hrs · 

【制裁港共政治迫害 取消香港關係法】

敝黨將於後日(二十四日)下午於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遞交公開請願信,要求美國政府取消《香港關係法》,廢除對香港的特殊待遇。此舉乃針對早前香港司法機關對一眾義士的判刑及取消民選議員資格的判決,向美國政府揭示香港的法治及司法獨立已蕩然無存,是故英屬時期所設下的對港特殊待遇已不適用。

活動集合時間為下午兩時三十分,屆時歡迎各方人士到場聲援。

[A spear against the Communists' persecution: Abolish the Hong Kong Policy Act now!]

The HKNP will be submitting an open letter to the US Consulate on 24th August, requesting the abolish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and its conferred special status upon Hong Kong. This is an act in response to the earlier judgments handed down by the Hong Kong courts re-sentencing our activists and stripping our democratically elected law-makers of their posts. These judgments have demonstrated fully how the rule of law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of Hong Kong are effectively dead, and thus the prerequisite for the Hong Kong Policy Act, that the circumstances of Hong Kong being sufficiently different from that of China, no longer applies.

The HKNP plans to submit the letter at 2.30PM. All supporters are welcome to join us.

無待堂 shared 香港民族黨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s pos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24

【梁天琦台上發言】

我想同大家講一個故事 五十年前既今日

有一對小姊弟在北角看見汽車車頭蓋上有一個鐵罐,佢地覺得好靚,拎起黎玩,結果這對小姐弟被炸到腸穿肚爛。

六七年既果場暴動,當日既*真*暴*徒*今日成為左當權者。 當日治佢地既果條暴動罪,今日佢地成為當權者後,用黎治我地呢班靚仔。 我無任何價值觀既判斷,我只係平鋪直敘曾經發生的歷史。

點解我地會知道呢段歷史,同我地今日香港比較?點解我會知道呢一切,係因為有一個人係佢自己既崗位、盡佢自己既本份,就係<消失的檔案>既導演。 或者有好多人係佢自己既崗位能夠走出黎衝,唔能夠參與群眾運動,但只要佢係自己既本份,做好自己應做的份內事,社會係因為咁而改變。

如果唔係佢,我地唔會知道呢一班真暴徒,今日既當權者,佢地當初做過啲咩野,佢地今日做緊啲乜。

所以,最後,我講唔出啲乜野大道理,亦無辦法好好咁鼓勵大家,為大家充權。 因為好老實講,我連我自己都未鼓勵得到,我無辦法鼓勵更加多人。我連我自己既人生規劃都未規劃得到,我無法規劃香港社會運動既將來。 但係,做好自己,盡好本份;過得到自己,過得到人;對得住自己良心。知道將來我地既下一代回望返我地既時候,我地係可以堂堂正正抬起頭同佢地講:我當年有付出過。就係咁簡單。多謝你地。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25

Lee John * 我們向十四萬香港人 致敬!
* Politics is the Distribution of Power, Hong Kong's Sovereignty is not in Beijing o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but in the Hong Kong People. 
The Revolution is to Regain the Rights of the People from the Autocracy.
* I Hope Liu Xiaobo's Wife Liu Xia 劉霞 Will be Free, and She Can Go abroad.https://youtu.be/_xyl5UaB2SU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Choral') Op.…
YOUTUBE.COM

https://youtu.be/_xyl5UaB2SU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26

【不離不棄】

//我們絕不能再遺漏任何一位抗爭者,在我們言及堅持抗爭的同時,也請對抱相同目標的抗爭者不離不棄。//

 
 3 people
游蕙禎 Yau Wai Ching

被判入獄,是一種精神和意志上的折磨,藉著四壁,令抗爭者失去前行的動力,和當初的目標。

鎂光燈以外被囚的抗爭者付上自己的人生和前途,政府將他們妖魔化,孤立無援。在未來,政權對於街頭抗爭的打壓將變本加厲,不分光譜,只要稍有動搖政權的,皆予以迫害,以削弱和分化民主運動中的力量。我們絕不能再遺漏任何一位抗爭者,在我們言及堅持抗爭的同時,也請對抱相同目標的抗爭者不離不棄。

青年新政 - Youngspiration shared 游蕙禎 Yau Wai Ching's pos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28

一身囚衣的阿聰,仍是如此堅強。

我們怎能不加倍努力,以無負十六位英雄的付出。

===

...See More

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及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今早在荔枝角收押所,由囚車接載,分別轉至壁屋監獄和塘福懲教所繼續服刑。
 
HK01.COM|BY 香港0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35

彭定康-min

彭定康 以總督身份指斥香港政府政治檢控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39

傳真社-min

傳真社 係點樣玩死自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42

黃之鋒-min-3

黃之鋒 被判入獄喺德語區會引發大反彈

因 黃之鋒 等人被判入獄,不單引發司法信心大危機,更觸發超過十萬人大遊行,類似反《基本法》23條嘅勢隱然形成。如果你質疑遊行會唔會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可能因為你太著重睇英文傳媒。如果睇德語區傳媒,奧地利廣播公司(ORF),同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屬下嘅德國電台(Deutschelandfunk)同每日新聞網站(Tagesschau.de)都顯著報導。大家可以諗到,呢次被 黃之鋒 入獄,根本係喺德語區引發相當大嘅反應,而香港人嘅反應,亦令德語地區民眾知道香港人仍在抵抗。

德語區何以關注 黃之鋒 入獄

喺德語區,公共廣播機構要抽篇幅報導香港新聞,本身並唔容易,因為德語地區新聞,唔興狗屎垃圾乜新聞都報一餐,Tagesschau每日就係五條新聞,德國電台都係類似風格。仲要突厥埃爾多安總統(定哈里發)濫用國際刑警組織Red Notice,令西班牙拉咗一位已經入籍德國,並無土耳其國籍,喺亞美尼亞大屠殺問題上同唔肯找數嘅突厥政府對著幹嘅左翼人士。呢件事係絕對會辣著成個德語區,喺咁嘅情況下,都仍然有篇幅報導香港嘅大遊行,你諗到德國人嘅關注。

德語區傳媒關注香港狀況,係同德國歷史有關,因為依家香港嘅處境,同柏林圍牆被打爛前嘅西柏林係一樣,對好多德國人嚟講,香港係遠東版嘅西柏林,佢地喺香港睇番幾十年前嘅東西柏林,所以香港呢個課題,唔單只係德國政府同歐盟嘅亞洲政策有關,對德語國家嘅民眾,佢地睇到一場相信自由嘅人,對住鐵幕包圍下嘅抵抗,因此,香港得到德國全國傳媒嘅關注。

所以德國聯邦人權專員,對上訴庭嘅判決作出極大抨擊,亦係可以預料得到嘅事嚟,因為對德語國家嚟講,香港雖然唔係德語系國家,只不過多啲香港人定居德語國家,但香港嘅情況,喺佢地嚟講,有歷史嘅投影喺度。(另一個係南韓,因為南北韓同東西德嘅相似性)。

所以日後香港嘅遊行,最好搵人整條德語橫額,等德國人可以睇到香港人嘅聲音,當然德語唔易學,但眼界唔應該只限英語世界。(法文都要架,呢點應請教Sony Cha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0:49

林鄭政權自欺欺人,總是搬出不知所謂的說法,
今次就和大家一同拆解她昨日記者會的語言偽術。 

 
 1 person, closeup and text
林淳軒 Derek Lam
11 hrs · 

【逐點擊破林鄭的秦朝法治觀】

林鄭月娥在回應政治犯事件的記者會中,完全暴露個人以至整個政府的扭曲法治觀。講得再多都是三幅被:無政治原因、法治好好、不要攻擊法庭。 與其由她繼續廢話, 不如和大家一同拆解一下。

一)無政治原因?
三個重奪公民廣場案的被告,本身已承擔其公民抗命的法律責任,完成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不理內部反對一意孤行提出上訴。 覆核過程中代表政府的律政司,多次將行動與暴動類比。政府運用其無限資源及法律程序將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朋友送入監獄,又怎可能沒有政治考慮在背後?

刑期覆核並不是最大問題,但選擇性覆核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雨傘運動中有兩名男子向黃之鋒投擲雞蛋,是真正的使用暴力,最後法庭罰款了事,又不見律政司作出相應上訴?更不提濫用暴力的警察連被起訴都沒有。 如此粗暴的上訴,又怎能和政治脫離關係?

二)法治好好?
我不知道香港政府為何還有膽量說出法治很好,過去他們多次提出人大釋法破壞香港法治,政府用法庭作道具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將作為香港基石的三權分立精神破壞得體無完膚。

林的口中的香港法治從來只停留於有法必依的層次,但是能否以法限權甚至以法達意,又是另一回事。現在法律面前明顯不是人人平等,政府一方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去作岀打壓,資源有限的抗爭者根本難以對抗政府心中的所謂法治不過是政府透過嚴刑峻法去維持管治。

三)不要攻擊法庭?
首先,我必須嚴正指出政治檢控/政治覆核的指控並不是針對法庭,而是針對律政司和政府的行為。

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不可以否定判決,對於法庭的裁決,我們都有不同意的權利。這正是為何有上訴機制設立的原因,政府的刑期覆核又何嘗不是反對法庭的判決?那香港政府是否牽頭攻擊法庭?

有時,對於政府只懂得搬龍門, 真的覺得他們好可憐。連以理服人的本事都沒有。

最後,我們必須警惕政府口中所說的法治,諸子百家當中就一門名為法家,主張以法術勢管治。他們的法治,他們的法,就是透過嚴刑峻法,確保政權管治,法律就是為掌權者服務的工具, 總之有權柄的就是對的,聽起來是否很像香港現在的情況?但真正的法治,是期望透過法律為社會保持公平公義,而不是作為扼殺異見的工具。林鄭的法治觀,思想還停留在專權暴政年代,又試圖把我們帶進更封建的時代,有這樣的政府,除了反抗根本別無選擇。

林鄭說法治很好,對,法家的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02

not ccp.

 

 
Play
-0:22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45,637 Views
 
獅子山下同是中國人 We Are All Chinese

英國BBC發表了一篇題為《戰狼2:民族主義動作片席捲中國》的文章,批評《戰狼2》只是一部充斥民族主義的動作電影。吳京接受採訪時被問及此事,對此,吳京一臉不解,並怒斥:「我不管你是誰,我愛國無罪!我是中國人!」

講得好!愛國無罪!撐吳京、撐中國人請Like!

影片:http://v.wenweipo.com/detail.php?vid=17200

#獅子山下同是中國人 #weallarechinese #中國 #吳京 #戰狼2 #我是中國人

Chak Lam 老婆仔女什麼謢照?

 

Ivy SY Chan 老婆美國,個女係英國,佢本人應係香港身分證,分散投資係不同地方。

Mickey Ng 抝嚟哂氣,大陸人移民外國多?還是外國人移民大陸多?

 

有錢嘅移民、無錢嘅偷渡,愛乜嘢國家呀?

Sayang Li 一個人講緊大話時小動作特別多。

Mi Ling 唔通佢話唔愛咩!吳 驚 牙~

Heyton Tze 佢家人攞外國護照所以可以講愛國

黃美玲 愛國愛黨?錢又走了人亦走了!

Ginger Fish 拿外國護照去愛國,身體是最誠實。

Ella Ting 是愛國的---$

古力搬 唔愛國套戲邊個睇呀?點揾食呀?

Samuel Chiu Wing Hung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May Chan 愛國的人呀…你們為什麼千方百計移居海外?
Gary Yung 咁能愛國快d去中印邊境準備做炮灰
Rocky Lo 你愛飽佢啦
SanChing Chan 根據身體語言學,不經常摸鼻的人,在說一句肯定語時突然措鼻,表示他在說謊,或是不太相信他所說的話,因此下意識地摸鼻。
Archie Pang 中國中国是有分別的。共匪弄臭中華人民共和国,要中華民國陪葬。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09

撐你,加油!

 
 

在犯人欄的黃浩銘神情輕鬆,又向公眾席高舉姆指,被剃成平頭裝的黃之鋒身穿白色外套,不時向公眾席點頭。社民連梁國雄向犯人欄高叫「撐你,黃浩銘加油」,黃浩銘回應「大家撐住」。休庭期間,公眾向黃浩銘、黃之鋒高叫「加油」,黃浩銘以飛吻回應。

〈眾志街站反政治檢控 袁嘉蔚:探望羅冠聰後令我意志更堅定〉
https://www.in...

See More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清場藐視法庭案,今日進入結案陳詞階段。開庭前,上周入獄的黃浩銘和黃之鋒坐上犯人欄,旁聽席的公眾大叫「之鋒加油」,一片掌…
INMEDIAHK.NET
劉三春 港民應連署 , 去向 英,美,加,澳...台灣這些西方民主國家提告 要求 這些國家 凍結 林鄭,689梁震英 ,律政司長, 亂判加刑的那些港奸走狗》法官 ...馬上該人及直系親屬家人禁止進入該國 及 趨逐出境 凍結在該國財產 。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1

第1節: 抗爭新路線
第2節: 在囚戰友最新消息
(牛,Jovi)

CITIZENSRADIO.ORG
 
民間電台(CITIZENS' RADIO)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2

 佔領運動期間,有人反佔中,說「法治」受到破壞,要維護「法治」云云;黃之鋒等16名少年人被判重囚,又有人說犯法者受制裁,以儆效尤,維護了「法治」云云。

他們所說的,其實不是「法治」(rule of law),而只是「法紀」(law and order),或中國人所說的王法。//

〈誰會被歷史記住〉— 周保松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581a

佔領運動期間,有人反佔中,說「法治」受到破壞,要維護「法治」云云;黃之鋒等16名少年人被判重囚,又有人說犯法者受制裁,以儆效尤,維護了「法治…
INMEDIAHK.NE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3

「求仁得仁」跟「罪有應得」,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

【文:黃牛山人】 昨天(編按:8月20日)幾萬名市民冒著炎熱的天氣上街遊行,聲援被判囚的社運人...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3

我信任我的神,祂是公義的主,我每天禱告期盼審判中共政權的一天來到!//

【文:吳家俊(神學生)】 自十三位為「東北區」收地抗爭的年青人被律政司上訴刑罰判處的重審,判決...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6

石永泰近日的「求仁得仁」、「出得嚟行預咗要還」說法十分惹火,我第一個感覺亦是他何須對社運青年如此涼薄。今早我們在《視點31》直播對談一小時,他解釋他的言論並無惡意。我跟他相識多年,亦相信他無惡意,只是需要多一些同理心。

 

 
Play
-51:56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83,862 Views
 
香港電台視點31 was live.
14 hrs · 

【LIVE - 討論】兩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梁家傑正面交鋒!

梁家傑:「保護法治,不一定要保護每位法官。」
石永泰:「如果知道『求仁得仁』論會引起大家咁嘅諗法,會換個講法講;學生『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

雙學三子被判刑是「求仁得仁」?律政司提出「覆核刑期」,當中有沒有政治動機、是否選擇性覆核刑期?原審裁判官判各被告社會服務令、緩刑,但上訴庭改判各人即時入獄,差異何在?上訴庭是「覆核刑期」抑或「重審案件」?

**精華版將於今晚9時《視點31》節目內播出及上載至本專頁。Alan Leong Kah-Kit shared 香港電台視點31's live video.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7

梁家傑:劉曉波係咪良心犯?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質疑林鄭及律政司迴避核心問題,他舉例指「劉曉波係咪政治犯?係咪良心犯?我認為係,但可能湯家驊、袁國強、林鄭眼中,(劉曉波)就係刑事罪犯。」他說,所謂政治犯、良心犯並無法律定義,「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認為在「雙學三子」已服刑下,律政司仍不撤回刑期覆核,卻未有對行使暴力的「藍絲」採取同樣覆核,「如果唔係政治迫害(三子)係咩呢?冇理由大細超。」
梁續稱,社會服務令在法律上而言等同監禁,被告同樣失去自由,而在黃之鋒、羅冠聰完成社服令後,律政司理應「一日(上訴庭)未判都可以放棄覆核」,但直至最後一刻仍要求上訴庭判刑,「出嚟行,預咗要還,佢哋(三子)係還咗㗎啦,冇着到草。政治覆核刑期,都係政治迫害。」批評律政司一方針對學生,猶如鼓勵年輕人日後「見到不公就噤聲,見到不義就躲藏。」

 1 person,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19

油尖多士- 有文化的建築 -陶傑
中國建築師王灝以建造「鄉村民居」享譽:認為現代建築乾枯粗糙,缺乏溫柔和詩意,城市化的樓盤千篇一律,缺乏空間佈局,和綠色景觀的滋潤,但是中國傳統的木材及磚瓦,配以鄉間的泥土和流水,產生幽靜質樸的美感,「潤物細無聲」,才是符合人性的居住環境。
在今天中國城市遍地港式樓盤,或洋人建築師號稱前衞的奇特設計中,這位建築師心懷中國文化,令人起敬。
西方時尚偶爾興起「中國風」,無非是濫用甚麼紅燈籠、紅肚兜、青花瓷、佛像頭、兵馬俑、金釵銅鎖等雜七雜八之符號,眼光與十八世紀中國皇帝看西方的奇技淫巧一樣,極為膚淺狹隘。加上中國一貫以來對外輸出的文化產品,離不開古裝、宮鬥、皇權和農民,而令洋人對中國文化的認知從未有所提升;近年中國遊客暴買興起,為迎合中國客人的品味,洋人往往將這些七零八碎的素材包裝之後,再反過來輸回中國,令許多失了憶的中國人也信以為真,形成惡性循環。
http://gmdwith.us/?p=11643

陶傑文章 油尖多士- 有文化的建築 -陶傑 有文化的建築…
GMDWITH.U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20

[黃金冒險號]- 人工智能詩 -陶傑
人工智能(AI)由西方文明發明,傳到中國,當然超前人來瘋。杭州出現第一家由AI運作、無人工操作的超級市場,產品電子識別,收費用手機,湊熱鬧者人山人海,還吸引了數百中年大媽,湧進而蹲坐地板,免費嘆冷氣之外,像香港星期天菲傭印傭坐滿了公園和天橋,一面抓着小腿搔癢,一面快樂地聊天。
在口腔期之上,人據說還要追求「精神文明」,於是出現了AI的機械人賦詩。大陸一名女記者,向電腦輸入「春天來了」一組漢字,電腦即刻組作出一首詩來:「春草黃鸝似有情,天邊梅柳近聞鶯。來從月上行舟過,了卻花前認舊名。」
電腦不是人腦,作詩只當是文字的數學組合,將幾萬首前人的詩句詞彙,當做「大數據」,然後以精算方式「作」出一詩。這樣的「創作」,只是一套「科學程序」,其「詩」會押韻,但沒有人味。
http://gmdwith.us/?p=1163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20

[黃金冒險號]- 世紀演唱會 -陶傑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之際,紅館舉行Sam& Tam聯合演唱會,唱回來一個萬眾喧騰的時代,可謂The Show of the Year,香港的命數註定。
許冠傑將粵語歌曲革新,讀港大的番書仔,青春活潑,加上承傳了何淡如、陳夢吉的清末民初珠江嶺南魚米文化的詼諧的填詞人黎彼得,完全是香港一八四二年之後匯萃東西方的音樂縮影,所以令人驚嘆。
許冠傑的歌曲如由初唐的王勃和駱賓王起調,將香港粵語流行曲引入王維、孟浩然、李白、杜甫的盛唐,此時尚有譚詠麟,尚有羅文、葉麗儀、張國榮、林子祥、梅艷芳,還加上台灣的鄧麗君、齊豫,香港的黃霑顧嘉煇加上台灣的李宗盛,到了劉德華、張學友、蔡琴、張信哲,這不是一卷脈絡分明猗歟盛哉的唐宋,又是什麼。
http://gmdwith.us/?p=1163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25

 
Pang Chi Ming shared Wan Chin's post.
7 hrs · 

一班廢柴垃圾

 
 food
 3 people, people standing
Wan Chin added 2 new photos.
14 hrs · 
官的品性:
一、麵包:在自助長餐桌的兩邊,各有四籃,然而都是同樣的白色小麵包,有些是帶白芝麻的,有些沒有。那些白麵包是餐廳最尋常的、最不妨礙人的品種,那是香港在七十年代剛進入西洋飲食的品種。經過幾十年繁華及旅遊經驗,這群高官依然不會嘗試其他西洋麵包,故此八籃子麵包都是同一款色,沒有粗麥的,也沒有長條的,只有那種最plain and unobtrusive的品種,而且八個籃子都是同一款色,我見到照片,幾乎昏倒。西餐而言,麵包籃(bread basket)是靈魂,這群人,沒有靈魂。
二、乾燒伊麵:這是婚宴食到最後,人客紛紛散席而逃、沒人理睬的那一碟。
三、紫菜飯糰:那是學生沒時間食早餐或午餐,在外賣店買來邊行邊食的那種。
四、廣東燒鵝:那是低級中產出身的人才會食的,但卻是一次過滿足獸類的食慾。陳雲教精你:如果你請客食飯,知道裡面有一位三代富貴出身的人,一定不可以叫燒鵝上席,否則被人笑過世!廣東燒鵝味道濃郁但飽滯脾胃、敗壞味覺,食了燒鵝,其他菜式不必食啦。又燒鵝、又叉燒、又燒肉,濃郁而重複乏味。一看,就知道這群高官的階級出身,幾十年擺脫不了窮撚樣,而且身在高位也不懂得收斂自己。眾多食物之中,半邊燒鵝上碟是最危險的,這群是不識得收斂與殘酷不仁的官員,香港人,恭喜你們。這群人一上台,示威者即刻複核刑期,而且撿控示威者陸續有來,這不是意外的事。
五、燒腩仔:那是近年中產為了減肥而酒樓曲意逢迎而設的燒肉。燒肉必須大塊食,食燒腩仔是貪心又怕事,這與食燒鵝髀的痛快是相反的,不一致的。故此這群高官是行事殘酷而行為飄忽的人。
六、叉燒:這是碼頭苦力食的碟頭飯的必備之物。《食神》的周星馳淪落廟街就靠一碗叉燒飯重試自尊。
七、齋滷味(紅黃酸齋):即使是廣東素菜、即使是自助餐素菜,也有好多選擇,不是隨便去素菜館叫二十元酸齋這種充滿染色劑和充味劑的冷殘東西。這顯示了這群人的味覺模糊,阿媽買什麼回來都急急食,仍在七十年代的窮苦小孩階段。燒鵝、叉燒,加齋滷味,全部粗俗濃味,食完保證味覺死死實實。
這場宴會缺乏的,是蔬菜和魚。即使不要西洋的沙律(涼拌冷菜),也可用清炒芥菜膽、芥蘭苗之類。魚是江南與廣東菜的靈魂,沒有魚,不成宴。至於生果和果實(nuts類的鮮蓮子百合白果馬蹄之類的輕菜),竟然欠奉了。至於江南、廣東夏季清湯,顧及各人站立而食,可以不備。
如果你不看那些白桌布,只是看燒鵝、叉燒和燒腩,你會以為自己去了一個泥水佬聚集的地痞茶樓午餐。
至於白Tee灰褲,用白碟、白塑膠刀叉這些,不環保,無貴格,又大吉利市,陳雲就不忍心提啦。
清朝名臣曾國藩觀察下屬的《冰鑑》說,觀察士官,要在他們隨便和閒散的時候,看他們工整和嚴謹的時候,會如何表現。集思會是在衣裝放鬆的時候聚會,看看大家可以互相刺激到什麼新觀念,看這群高官在集思會的午飯時候食的盛宴,我陳雲只能說,香港人,恭喜你們了。陳雲怎樣從飲食看人的品味、看城市的品味?我露一手給大家看,拙著《難忘香港食與色》有得學。
(圖片來源:特首面書專頁)Samuel Chiu Wing Hung 成班食塞米Joyce Li 鬼門關大開 乞衣輪嘢食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1:58

5 名英國國會議員及多國政治領袖共21 人譴責香港民主學生領袖被囚及要求盡早釋放之聲明
21 EMINENT INTERNATIONAL FIGURES CONDEMN THE IMPRISONMENT OF HONG KONG PRO-DEMOCRACY STUDENT LEADERS

21 eminent international leaders, including the former 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 Sir Malcolm Rifkind, the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Maldives Mohamed Nasheed, Alissa Wahid, daughter of Indonesia’s former President Abdurrahman Wahid, and Myanmar’s Cardinal Charles Maung Bo, today issued a statement condemning the decision by the Court of Appeal in Hong Kong to jail three prominent pro-democracy student leaders, Joshua Wong, Nathan Law and Alex Chow.

The statement, signed by eighteen respected public figures including Parliamentarians, lawyers and civil society leaders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Australia, Malaysia, Indonesia, India and Myanmar, describes “the decision by the courts in Hong Kong to sentence three courageous, principled young men to jail yesterday” as “an outrageous miscarriage of justice, a death knell for Hong Kong’s rule of law and basic human rights, and a severe blow to the principles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 which Hong Kong was returned to China twenty years ago.”

In addition to Sir Malcolm Rifkind, who served as British Foreign Secretary for the final two years before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 from 1995-1997, and the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Maldives Mohamed Nasheed, himself a former political prisoner, the signatories include the former Leader of the Liberal Democrats in the United Kingdom, Lord Ashdown, the independent cross-bench Peer and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Lord Alton, the Chair of the UK 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Fiona Bruce MP and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man Chris Smith, Co-chair of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The statement was also signed by the Burmese comedian and former political prisoner Zarganar, Malaysian Member of Parliament Charles Santiago, the Co-Chair of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the Bar Council of Malaysia Andrew Khoo, the Indian writer and activist John Dayal, Canada’s former Secretary of State for Asia-Pacific David Kilgour, former Canadian Senator Consiglio di Nino, retired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Grover Joseph Rees, former Australian member of parliament Janelle Saffin, Charles Tannock, Member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Sir Geoffrey Nice QC, former chief prosecutor in the trial of Slobodan Milosevic.

The full statement can be found below.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or comment please contact:

Benedict Rogers – email: [email protected] or tel: +44-7823-329664

FULL STATEMENT AS FOLLOWS:
The decision by the courts in Hong Kong to sentence three courageous, principled young men to jail yesterday is an outrageous miscarriage of justice, a death knell for Hong Kong’s rule of law and basic human rights, and a severe blow to the principles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on which Hong Kong was returned to China twenty years ago.

Joshua Wong, Alex Chow and Nathan Law helped lead the Umbrella Movement in Hong Kong in 2014 – one of the most peaceful and restrained movements of public protest the world has ever seen. Joshua Wong and Nathan Law have already served the penalties imposed by a court a year ago. Joshua Wong served 80 hours of community service and Nathan Law 120 hours. Alex Chow received a three-week suspended prison sentence a year ago. Ye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decided to reopen the case and seek tougher punishments. Yesterday the Court of Appeal jailed Joshua Wong for six months, Alex Chow for seven months and Nathan Law for eight months.

Joshua Wong turns 21 in October, an age where he could be eligible to stand for election 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However, his eligibility is automatically now removed as a result of a six-month jail sentence. Nathan Law, aged 24, was elected as the youngest ever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 year ago, but was removed from his seat earlier this year on the grounds that he failed to take his oath properly. Alex Chow is 27 and has recently completed his studies at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Yesterday’s verdict is not only outrageously unjust because these three young men had already served their sentences and because it strikes a severe blow to Hong Kong’s freedoms, but also because it robs three bright, intelligent, principled and courageous young men of more than half a year of their lives and potentially denies them a future in politics or other employment in Hong Kong.

The three student leaders were charged for leading a peaceful sit-in that triggered the 79-day pro-democracy Umbrella Movement in 2014. At that tim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described the demonstrations as illegal, invoking the Public Order Ordinance, which has been criticiz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mmittee for possibly “facilitat[ing] excessive restrictions” to basic rights. The law, which requires that processions involving more than 30 people and assemblies with more than 50 must apply for and receive a “letter of no objection” from the government in advance, is incompatible with article 21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which applies to Hong Kong. Human rights organisations such as Human Rights Watch have long urged Hong Kong authorities to revise the ordinance to comply with the ICCPR. According to Human Rights Watch, imposing new punishments on Joshua Wong and Nathan Law, who had already completed their sentences of community service, may violate article 14(7) of the ICCPR, which enunciates the principle of “double jeopardy” that no one shall be “punished again” for the same offense.
In a series of tweets Joshua Wong exhibited his courage even upon learning of his sentence. He wrote: “You can lock up our bodies, but not our minds! We want democracy in Hong Kong. And we will not give up. They can silence protests, remove us from the legislature and lock us up. But they will not win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Hong Kongers. Imprisoning us will not extinguish Hongkongers’ desire for universal suffrage. We are stronger, more determined, and we will win.”

As former heads of government, Parliamentarians, lawyers and civil society leaders, we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these three brave young men, we condemn yesterday’s verdict by the Court of Appeal, we call for it to be reviewed and for these three political prisoners to be released, and we urg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put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to respect the principles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and the Basic Law in Hong Kong. Joshua Wong, Alex Chow and Nathan Law should be honoured, encouraged and supported, not jailed. Yesterday was a dark day for Hong Kong and it should be met with international condemnation.

Signed by:

Lord Alton of Liverpool – Independent Crossbench Peer, House of Lords, United Kingdom

Lord Ashdown of Norton-sub-Hamdon – former Leader of the Liberal Democrats, former UN High Representative in Bosnia, member of the House of Lords, United Kingdom

His Eminence Cardinal Charles Maung Bo – Archbishop of Yangon, Myanmar

Sonja Biserko – human rights campaigner, Serbia, and former member of the UN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North Korea

Fiona Bruce MP – Chair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United Kingdom

John Dayal – Writer and activist, India

Andrew Khoo - Co-Chairperso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Bar Council Malaysia

David Kilgour – former Canadian Secretary of State for Asia-Pacific, former Member of Parliament and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 2010, Canada

John McCarthy – former Australian Ambassador to the Holy See Mohamed Nasheed –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Maldives

Sir Geoffrey Nice QC – former chief prosecutor in the trial of Slobodan Milosevic, United Kingdom

Consiglio Di Nino – former Senator, Canada

Grover Joseph Rees –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retired), USA

Sir Malcolm Rifkind – former Foreign Secretary, United Kingdom

Janelle Saffin – former Member of Parliament, Australia

Charles Santiago – Member of Parliament, Malaysia

Christopher Smith – Member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 Co-Chair of 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USA

Charles Tannock MEP – Member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United Kingdom

Alissa Wahid – daughter of former President Abdurrahman Wahid and founder of the Gusdurian Network, Indonesia

Catherine West MP – former Shadow Foreign Minister, United Kingdom

Zarganar – comedian and former political prisoner, Myanmar (Burma)

英國國會議員及多國政治領袖發聲明,共同譴責政權監禁民主運動的抗爭者,並要求盡快釋放被眾人士。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5:23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Roger Wong Facebook 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新聞片段截圖/Roger Wong Facebook 截圖

「雙學三子」早前被改判監禁,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回應事件,稱自己理解三子母親的心情,但強調理想崇高都要守法。繼昨日周永康父親批評林鄭用母愛增加政治本錢後,香港眾志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今日在FB發帖,亦痛批林鄭言論是「風涼話」。

黃偉明今日在FB上載一將新聞畫面截圖,圖中林鄭稱理解青年人母親的心情。而截圖上方寫有一句「炎夏中的風涼話」。他上載的另一張新聞截圖,則顯示林鄭昨日稱若無理攻擊法官會影響司法獨立,圖片上文字反問林鄭「到底誰在影響司法獨立?」,再加上一句畫外音斥道:「騙徒手法層出不窮!」

作出判決之一的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日前被揭發曾出席由反佔中律師陳曼琪任創會會長的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的活動。黃偉明今日亦有撰文回應,質疑現在的「避嫌機制」明顯不足。

他認為一個曾公開出席這等聚會的法官最好不審理此案。在涉爭議性的案件中,若法官曾直接或間接表達立場,或出席了有鮮明立場的聚會,就應該避嫌。身為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召集人的黃偉明,又引用自己熟悉的同志議題作為例子,稱如果法官曾公開出席同志遊行,就不應審理「海外同婚福利司法覆核」案等。

他質疑現行法庭編排的機制有問題,「我有理由相信,可能他們有一些指引,但卻沒有一個確保避嫌的執行機制」。

「雙學三子」早前被改判監禁,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回應事件,稱自己理解三子母親的心情,但強調理想崇高都要守法。繼昨日周永康父親批評林鄭用母愛增加政治本錢後,香港眾志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今日在FB發帖,亦痛批林鄭言論是「風涼話」。

「雙學三子」早前被改判監禁,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回應事件,稱自己理解三子母親的心情,但強調理想崇高...
THESTANDNEWS.COM

現在的避嫌機制明顯不足

有一些人心中對香港的法治”有感情”, 不願相信「對法官進行政治干預」的可能性, 連別人提起這可能性也覺得不對。

OK! 我就假設「對法官進行政治干預」這情況不存在(暫時不討論, 雖然我仍然認為這是合理懷疑), 即使在這前設下, 相信你也不會反對, 一個曾公開出席這等聚會的法官, 最好是不審理這案的!

若你同意這點, 我認為現在法庭編排的機制, 是有問題的 (或正面一點, 是有空間可以改善的!) 我有理由相信, 可能他們有一些指引, 但卻沒有一個確保避嫌的執行機制。

其實, 不單是這些中港政治敏感的議題, 其他涉及有爭議性議題的案件(如同性婚姻, 甚至環保), 若有法官曾直接/間接表達某一方的立場, 或出席了有鮮明立場的聚會, 其實也是應避嫌的! 不單自己要主動避嫌, 在編排的機制上, 也要有特定的避嫌措施, 包括安排者要問被安排的法官一些「是否有利益衝突」, 包括是否有「涉及爭議性理念的理念衝突」的問題, 可能包括:
- 法官是否自己也是一些組織的會員/職員, 而該組織的一些理念/意識, 與案件有關? 這會員/職員的身份是否公開?
- 法官曾否出席一些聚會/會議, 而該聚會是表達一些鮮明的立場, 而這立場與案件有明顯的關係?
- 法官曾否就有關理念公開表達立場, 而該理念是與案件有直接的關係?

以我最熟悉的議題為例:

1.假設性的例子: 如有法官曾公開出席同志遊行, 他是不應審理如之前那些「海外同婚福利司法覆核」案的;

2.真實的例子: 最近在台灣, 有法官曾公開表達支持同性婚姻, 卻被委任有份去審理台灣沒有同婚是否違憲的其中一位法官! 我認為這是不對的! 這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 他們終於裁決了”沒有同婚是違憲的”。

3. 一個假設性的環保例子:
有極端環保組織的人, 向拿真皮手袋的貴婦噴油漆, 一位法官, 如果是這環保組織(或類似組織)的會員, 尤其這身份是公開的, 我認為這法官也應避嫌, 不可以審理這案件。

很明顯, 最近這些案中, 並沒有這些機制!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5:31

  • 聲援政治犯遊行(三) 圖集 | 朝雲 | 立場新聞 August 23, 2017
  • 一年邁的婆婆,說標語由她自製,拍照後著緊地拉著筆者,要求覆述這兩句話:「袁國強冚家剷!袁國強冚家剷!」

    一年邁的婆婆,說標語由她自製,拍照後著緊地拉著筆者,要求覆述這兩句話:「袁國強冚家剷!袁國強冚家剷!」

     

     

     

    20/8 聲援政治犯遊行(三)

    * * *

    梁女士特地穿回傘運時在佔領區拓印的衣服上街。

    * * *

    嶺大教授羅永生,默默在人海中聲援昔日學生。

    * * *

    何潔泓、朱偉聰、羅冠聰的戰友,與嶺大校友結伴同行。「難過,但我地要好好活下去。」

    * * *

    周諾恆:寫信要氹在囚者笑,千祈唔好寫傷感話整喊佢地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 * *

    支援抗爭者的義工,收集信件等種種心意。

    周諾恆說一眾在囚者情況尚好,但他千叮萬囑,別寫什麼傷心話更添煩惱,務須要氹他們開心。

    * * *

    林淳軒說,黃之鋒正在監獄讀許知遠的《抗爭者》、《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

    * * *

    昔日與學生一起抗爭的碼頭工人,今日為他們站台打氣。工人坦誠露面支持或惹麻煩,但做人要有義氣。

    他們比較香港、澳洲法庭如何對待工人。前者爽快地配合和黃頒布禁制令;後者則督促和黃與工人談判,反映民主左右法治高下。

    * * *

    梁天琦說:「不要分那麼細,大家都是被打壓的人。」

    回望昔日反高鐵、反國教,他只是站在遠處的普通人,所有遊行示威抗爭,皆失敗告終,但造就了他更加進取,亦影響了更多人。

    他呼籲公眾,關心領袖以外的本土派抗爭者,他們的刑期更長,長逾三至四年。「佢地唔係鬼,係命運共同體嘅一份子。只要共同體有人受到迫害,就係我受到迫害。」

    他提到羅恩惠作品《消失的檔案》。「當年嘅真暴徒,成為今日嘅當權者。當年治佢地嘅暴動罪,今日用嚟治我地。我冇任何價值判斷,只係平鋪直敘歷史。但因為佢(羅導)我地先能記住。做好自己崗位,係會帶來改變。」

    「我連自己都鼓勵唔到,鼓勵唔到其他人。但做好自己,做好本份,過得到自己,過得到人。」

    「將來下一代回顧我地嘅時候,我地可以堂堂正正,抬起頭同佢地講:我地有付出過,就係咁簡單。」

    * * *

    姚松炎回顧公安條例本已在 95 年取消,是 97 年臨立會在堔圳恢復公安條例。一眾遭此條例治罪的抗爭者,都是政治犯。民主運動的一大任務,就是要取消公安條例。

    作者 faceboo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5:41

 
 
 

說好的吹和風呢?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615

香港和臺灣近年的抗爭行動,例如臺灣的太陽花學運以及香港的重奪公民廣場、佔領行動等,都被外界認為是撕裂社會。兩地政府事後同樣強調要「修補撕裂」,但採取的行動卻截然不同。

臺灣發生太陽花學運後,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大敗,臺灣總統蔡英文帶領民進黨勝出選舉。現任行政院院長林全上任後提出的第二份公文,正是撤銷126名太陽花學運被告的控罪。當時林指,該事件為政治事件而非法律事件,因此應該以「多一點和諧、少一點衝突的原則下,盡量從寬處理」。他亦指,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已經成為社會的普遍共識,而立法院亦循學運時市民提出的訴求立法,可見太陽花學運有其正當性及社會貢獻。

不過香港方面,上任後聲稱要修補撕裂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卻未有循臺灣的步伐,嘗試令社會「多一點和諧、少一點衝突」。林鄭月娥上任後不久,社會尚在「吹和風」期間,法庭判決取消4名立法會議員資格。此案雖然由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出,但民主派在案件判決後深感不滿。

至於林鄭月娥上任後一個半月,法庭亦就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宣判。案中三人原本因非法集結以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被判社會服務令及緩刑,但覆核刑期後,上訴庭分別改判三人即時入獄6、7及8個月。法官的判詞更指,「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違法達義」鼓吹他人犯法,公然蔑視法律,肆意作出違法行為。

雖然上述兩宗案件的檢控工作均由上屆政府提出,但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上任後,仍然未有撤回刑期覆核的申請,或者給予免除訟費等援助。對比臺灣的林全,上任後不久即推翻前任政府的決定,香港政府雖然聲稱要修補撕裂,卻似乎未有實際行動,遠不及臺灣政府,難免令社會質疑只是空口說白話。

#852郵報 #袁國強 #林鄭月娥 #太陽花學運 #林全 #重奪公民廣場案

香港和臺灣近年的抗爭行動,例如臺灣的太陽花學運以及香港的重奪公民廣場、佔領行動等,都被外界認為是撕裂社會。兩地政府事後同...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5:42

 
 

Aris Choi
15 hrs · 
劉霞被政府禁錮多年,但沒受任何刑事法檢控,也沒經審判,按法她不屬刑事犯也非政治犯,請問律師,她是什麼犯?
釋放劉霞!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5:4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6:30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幹幹貓

大家真的不要懷疑 
同溫層之外真的還有不少人覺得跟中共統一 日子會比較好過 
而且那些人除了所謂的"統派" 
還有一些是對政治不關心的北七

聲援黃之鋒等政治犯 上千香港民眾上街遊行
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在2014年9月發起重奪「公民廣場」,
3人分別被判6到8個月刑期,為聲援這些學運領袖,約有近2千名香港民眾上街遊行聲援,
高喊「釋放所有政治犯」等口號。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168820
.黃之鋒:希望香港成為這代人不需要移民離開的地方

https://www.twreporter.org/a/transfer-of-sovereignty-over-h…

20年了香港,你好嗎? - 報導者The Reporter
https://www.twreporter.org/…/transfer-of-sovereignty-over-h…
.規定「五十年不變」的中英聯合聲明還算數嗎?

中國外交部:那是歷史文件,沒有現實意義
http://www.storm.mg/article/292028
.中英聲明變「歷史文件」? 英媒:中國承諾不值錢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118842
.中華統一促進黨 超ㄎ一ㄤ神曲 -統一十大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d7KDs_S7s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6:58

 
Yuetpo Ho
認同,當權者自以為聰明,可以以言入罪,誰不知正好給他們能量的契機!
 
Cleevont Wang · 
祝13+3, 以及被羅織暴動罪重判入獄3年或以上的年輕人, 遇難呈祥, 轉危為機.
Helena Tse · 
我不滿意法庭裁決不是政治意見不同而是:1。律政司是政改三人組一分子,這政改其後引致很多衝突,他的身份並不適合去決定覆刑,尤其是他本身不熟刑事法,而下屬又持有不同意見。普通法説,正義不單止要被伸張,正義需要被看見已得到伸張。二。法庭似乎用了證據以外的東西來審判,而且法官有被見到和政治立場鮮明人士social,頗有瓜田李下之嫌,似乎不適合主審。(後者有待查核。)
作者講得對,如果沒有此事,我就不會察覺不公。謝謝分享
牢獄奇緣

/區家麟2017/8/22

 

「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的新疆,從名字開始已令人尷尬,既是「故土」,又為何名為「新疆」,清朝左宗棠曾嘗試解說是「故土新歸」,信不信由你。王力雄當年有系統地寫西藏漢藏矛盾,《天葬》成書,大獲好評,準備再寫新疆民族矛盾,到新疆搜集當年進駐囤兵的「生產建設兵團」資料,然後就沒有然後,因為他被指刺探國家機密陷獄。

看守所中,他認識了同囚維吾爾人穆合塔爾;由於同病相憐,坐困愁城,日夕相見,遂成為知心友。出獄後,嚴謹著作寫不成了,卻筆風一轉,講監獄見聞,再循穆合塔爾個人故事及意見出發看新疆民族死結,寫成了《我的西域 你的東土》。原來漢人與維吾爾人雖然同處新疆,但隔閡甚深,萍水相逢的維族人,不會對漢人說真心話,只有監獄奇緣,才會碰上知心友。

坐牢歷鍊難得,換個心情,隨時因禍得福。

想起最近陷獄的香港年輕人,搞政治,正是要遠離安逸,走進陌生環境。

憑黃之鋒永不言敗的精神,相信他在少年犯監倉中,能招兵買馬,團結各界,教育新一代,積累政治能量,蛻變升級,變形金剛指日可待。

憑羅冠聰與黃浩銘的親和力,他們大可在獄中為囚犯爭取福祉,認識背景大異的江湖好漢,組織小桃園飯局,政治人脈資本大增,黑社會也有愛民主的,唔係講笑。

領袖有很多種,學佛的周永康,肉體不自由,但寸心自由,監禁正是一場修行。牢獄生涯,每天重覆一樣的規律,正是大好機會修習「正念」,正念呼吸、正念步行、正念吃飯、正念洗廁所,專注眼前每一微細動作,自然心境靈明,淨土就在此時此地,更唔係講笑。

被時代選中的孩子,也是被權貴選中要覆核加刑的孩子,他們本來被判社會服務令,默默無聞,漸遭遺忘,社會上甚少人關注;律政司誓要覆核加刑,在回歸二十年製造特區第一代良心犯,為他們套上光環。

他們不會後悔,後悔的將會是今日在狂喜的人。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刊於作者博客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7:04

Kp Chu

有識之士都覺得判詞有問題,係咪官老爺腦案已有存在問題而搞成咁!法律字眼很多人都懂得,當法官應該比常人更瞭解法治真正義意!目下的判詞明顯是因應要加刑而砌詞交代,本末倒置!上訴庭諸官在今時今日的政治氣候已受感染了,再也沒有法、理、情的真諦!只講法字,不須要高薪獨立體系去執行,很多市民都可勝任!!!
 
W.K. Tse
是中共式文化,照抄主子之意,以作交心乞施捨。
什至有可能是中共代為起草作交卷。
 
Lai Yu Yee
官老爺與官老嘢
 
 
Ma Ching Chau
Can any legal professional please explain why is there no court transcript published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Frankly some of the terms quoted in Chinese are not familiar even to the general public.
To be able to cross check is good for interpretation.
 
王慧麟:上訴庭判辭對「違法達義」法理討論粗疏 難怪不少人不服氣
 

「雙學三子」被上周被上訴庭改判入獄6至8個月,上訴法副庭長楊振權在判案書開首批評社會瀰漫「違法達義」歪風,包括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倫敦大學亞洲研究學院法律系哲學博士、港大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副教授王慧麟今日報章撰文指,「官老爺批評『違法達義』為『歪風』,卻無進一步闡釋。判辭之法理討論如此粗疏,難怪有不少人不服氣。」

王慧麟今日在《明報》提到,既然法官「違法達義」是一股「歪風」,就應該有責任就此「違法達義」詳細解說,例如所指的「義」是否普通法下之「公義」(justice),但判詞也未有談及,也未指出香港的環境下「公義」的正確理解應是什麼。

他質疑,判辭內看不到這些關於「守法」、「違法」、「公義」或「義」之法理討論,反而就跳到一個結論:即「違法達義」是「傲慢」、「自以為是」、「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

王慧麟對此相當不解,「官老爺學富五車、資歷深厚,有的是港大的高材生、有的是與何君堯議員同校的校友、有的是公共行政碩士,為何在不同意一個社會觀念之時,在沒有前設、討論及比較之後,就達至以上的結論呢?」

他認為,外界批評法官有政治偏向,不無道理,「官老爺並無有理有節地批評『違法達義』之不足,又怎能說服他人呢?」

王慧麟提到,假上訴法庭香港的限制市民示威權利的法律是必須的(necessary)的話,是否應多花一些篇幅解釋,「與這些英國法律界大老及原則商榷呢?」他在文末提出,「是不是現在特區政府的法庭太忙太多案件,官老爺已沒有時間及精力,連寫一份有理有節、讓任何政治立場的市民都折服的判辭也做不到呢?…如果此案有機會上訴的話,尤望終審法院的官老爺,點醒一下我們這班蟻民?」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07:07

周保松 老师的文章

 
TC Chow
17 hrs · 

 · 

 

「他們將會在歷史留名。當沒有人記得我是誰,甚或沒有人記得習近平是誰時,他們仍然會被世人記著。」——彭定康

大家也許沒有留意到,在黃之鋒、周永康和羅冠聰被判刑入獄後,前港督彭定康在英國接受媒體訪問時說:...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0:15

特府尋釁,傘運三子刑罰加重,鋃鐺下獄,大家都為這些年輕人嗟嘆、惋惜;香港的法治因這次案件那不堪至極的二度裁判而崩裂,更是令人扼腕。特府官員面對「政治犯」的指控,不是像張建宗那樣閃爍其詞,便是如林鄭般作鐵嘴雞式的乏理反駁,外強中乾,靠的只是赤裸裸的權力。高院上訴庭那份以香港司法史前所未見的北方政治語言書寫、以主觀臆測的心理推論取代無合理懷疑的判詞,導致法律界、輿論界排山倒海的質疑,統治階級竟無一人有言以對。

 
一直以來,筆者對「法治已死」、「香港出現政治犯」的一類指控都有所保留,但經過這次官司,也不得不修改看法。大家記得,在4月19日的本欄文章裏,筆者這樣說:
「特府三年來以政治檢控作為打壓手段,人所共知;然而,本地這些被打壓對象與典型的專制國家裏的政治犯不同。後者往往是行政系統和司法系統同流合污或者行政系統完全控制了司法系統之後的產物。但是,香港的司法制度還是非常獨立的,絕大多數司法人員都很努力頂住來自行政系統(和西環)的壓力,力求保存司法獨立。倘若『香港政治犯』一詞當下在國際上傳開,世界各國的人誤以為香港的司法系統已經投降了、跟政權同流合污了,那叫正在被政權鷹犬欺凌而堅持司法公正的大多數司法人員情何以堪?」
為此,筆者提出以「特殊政治犯」一詞描述一眾被「有法用盡」的行政系統以政治原因遭刻意檢控、司法系統被動而不得已地履行裁判責任的情況底下遭判刑的那些人士。如此小心翼翼,乃是因為不忍香港法律界幾十年來點滴建立起的馳譽國際的法治聲譽毀於一旦。然而,經此一役,筆者用的「特殊」二字,已然不必。一紙判詞,充份證明傘運三子都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犯:若然不是幾位主審法官自己的喪心定見見諸文字,便是由法院系統已經設置的隱形黨委書記捉刀或起碼是經其「潤飾」的產物,而絕對不會是如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說的「用了一些情緒性字眼」那麼簡單!
一葉知秋,政治犯出現了,即表示法治的根基已然鬆脫;此案若上訴無門或上訴不得直、判決結果施用到以後所有同類案件的判決上的話,香港司法從此被政權馴服而新加坡化,殆無疑問。然而,香港的法治崩壞,不會止於新加坡化。
新國政府行政系統固然能夠、而且不斷全面操控所有的政治檢控和判決,但在商業、物權和其他民、刑事案件上,法治的根基依然健全穩固,但香港因為紅色資本全面入侵,商業事務方面的法治已是危機四伏,政治環節的法治失守之後,商業及其他環節的淪陷便是必然,而且會來得很急促,因為背後的三權合作還要加上土豪金的第四權。也就是說,香港的法治,最後是上海化, 在北方政權的眼中「止於至善」。
一片撻伐聲中,特府及其說客與本地一眾《環時》派用上了「求仁得仁」的說法。這是非常不仁的說法,不僅不倫不類,而且引喻失義、涼血、殘忍,令人聯想到林鄭說她同情三子母親,不過是貓哭老鼠假慈悲。這又一次證明,甚麼美好的東西,一到了共產黨及其支持者手中口裏,即變成垃圾、毒物。
「求仁得仁」一語出自《論語.述而》。(子貢)曰:「伯夷、叔齊何人也?」 曰:「古之賢人也。」 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答話的是孔子。關於兩位「古之賢人」,故事是這樣的。
伯夷、叔齊是商朝末年諸侯國孤竹國(今河北省)國君的長子和三子。孤竹國國君生前立叔齊為太子。他死後,叔齊卻想把王位讓給長兄伯夷,伯夷說:「父王遺命,不改動。」說完便走了。叔齊覺得自己不應該繼承王位,也跟着走了。後來伯夷、叔齊聽說岐山的西伯昌是位有道德的人,便依附於他。西伯昌死後,他的兒子、後來的周武王即位,帶着西伯昌的棺木,進軍伐紂,伯夷、叔齊不贊成以暴易暴,拉着他的馬韁繩勸他說:「父親死了不埋葬,卻發動戰爭,這叫做孝嗎?身為商朝的臣子卻要討伐君主,這叫做仁嗎?」武王不聽,進軍滅紂,建立了周朝。伯夷、叔齊不願吃周朝的糧食,跑到首陽山(今山西永濟西)裏餓死。
伯夷、叔齊悲壯殉義,距離孔子生活的時代約六百年;孔子以「求仁得仁」的說法對伯夷、叔齊作蓋棺定論,是一種無上的褒揚。而且,孔子說這話,體現的是他的廣闊胸襟。大家知道,儒家的政治道德基礎就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的「湯武革命」, 即古史上記載的湯伐桀、武王伐紂這兩次犯上作亂、弒君的暴力革命。當時伯夷、叔齊反對武王伐紂,如果孔子不客氣一點,會說他們兩位的「仁」,不過是婦人之仁;但孔子沒有那樣說,而是認真地把這兩位歷史人物視為求仁而得仁的「古賢人」。
現實裏的情況卻是,一個對自己的人民動用武力絕不心慈手軟的政權,把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暴力的三子於抗命行動中與守衞員互相推撞而後者受輕傷的事件渲染為嚴重的暴力事件而把三子「繩之於法」,旁邊插科打諢的說客隨即以輕藐的口吻拋出「求仁得仁」這幾個字。對比典故中的歷史,馬上照出這一批人的醜惡嘴臉。(說話的袞袞諸公當中,又赫然包括大律師石永泰。上周六的一個研討會上,允石君要求,筆者為他作了紀念簽名,想來後悔,只得希望那四字是這位言笑晏晏的番書仔不熟書而作的胡言亂語。)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0:26

早在50年前的今日,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因譴責當時鼓吹暴力抗爭的左派,招致殺身之禍,在上班途中於車內被投摘汽油彈活活燒死,震撼全港。

 

雙學3子、反東北發展13名社運人士,因公民抗命,被法庭判即時入獄,一時間,如何定義暴力,引發爭議。50年前的今日,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卻因譴責當時鼓吹暴力抗爭的左派,招致殺身之禍,在上班途中於車內被投擲汽油彈活活燒死。林彬之死,一直與言論自由及暴力扣連。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指出,當年在瘋狂思潮下,就連「死都有階級分別」,滅絕了人性。有市民則發起拜祭悼念活動,呼籲珍惜言論及新聞自由,母忘血的歷史。 

 

記者 呂麗嬋

 

8月的跑馬地天主教墳場,艷陽似火,原名林少波的林彬,與堂弟林光海同樣埋葬於此。林彬妻女在慘劇後傷心離港,眼前的碑石封了塵,但碑頂的一株花樹卻成了蔭,黃白色的雞蛋花開得燦爛。據知,這裡還安葬了暴動殉職警員江承基及林寶華。本身是孤兒的林彬,1959年商台成立後不久,即由港台過檔任播音員。薄有名氣的他,自演繹傍晚處境劇《三人行》後走紅,大受歡迎,在電視機未普及的年代領導輿論,也因號召力,在瘋狂的年代成為眾矢之的。

 

1967年4月中旬,新蒲崗塑膠花廠發生工潮,當時「文化大革命」在內地如火如荼,香港親共左派介入工潮,將文革舞台搬到香港。5月16日,工聯會理事長楊光等成立鬥委會,呼籲左派用暴力與殖民政府抗爭,掀起六七暴動序幕。罷工、罷課、罷市的「反英抗暴」戲碼輪番上演,後來演變為街頭放置土製炸彈、燃燒彈。部分市民開始對左派反感,敢言的林彬,遂成為市民的代言人。

 

半世紀前的KOL,在主持的廣播劇節目《欲罷不能》中,大罵左仔「無恥無良、低能邋遢,下流賤格」,惹來痛恨,稱商台為「傷孽電台」。1967年8月20日,小姊弟被暴徒炸彈當場炸死,不斷收到恐嚇信的林彬,並無因死亡威脅收歛,在節目直斥左派喪盡天良。據指,出事前有傳曾有神秘女子來電揚言對他不利,其後雖已報案惟林婉拒警方保護。8月24日早上約8時,悲劇終於發生。

 

林彬駕車與堂弟林光海離開何文田寓所上班,途中被2名佯稱修路工人的暴徒攔下座駕,隨即潑電油縱火。根據《工商日報》報道,林彬先被擲汽油彈,滾出車後再被淋電油,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一度甦醒大喊:「左仔害死我」,事件震撼全港。早年移居美國的鄺文莊,是林商台的同事也是好友和鄰居,他在名為《憶亡友》的文章中就指,林彬在遇襲後翌日離世,當時為了林彬遺體保密,出殯前一日,有份扶靈的他,才獲通知在跑馬地馬會內舉殯。

 

「是日上午我們分別進入馬會,棺木早已秘密運去停放在裡頭,我們人數並不多,十時過後,馬會門前約一百碼,放下路障,禁止一切車輛來往」。陪葬品包括最受歡迎,但也讓他惹禍的《大丈夫日記》及「時事評論」的錄音帶。據鄺文莊及知情者指,墓碑原本刻上「大丈夫林彬之墓」七個大字,及至年前家人回港修葺,才用回真名,改為「先父林少波之墓」。擬趁824林彬逝世50週年,發起拜祭悼念活動的梁金成,2014年已與友人低調前來拜祭林彬。

 

「嗰年李慧玲被封咪、劉進圖被斬,香港言論及新聞自由不斷收窄,林彬事件,根本與今日香港息息相關」。身為70後,六七暴動時仍未出世,他直言對林彬和「遍地菠蘿」的認識,主要來自互聯網上的資料。「除了打仗,香港經歷咁長時間嘅動蕩,就只有六七」。關注本土歷史的他,趁林彬逝世50週年發起拜祭活動,他謂並非想與早前要求平反的「老左」對着幹,只願無忘血的歷史,珍視自由。

 

當年身為學友社主席的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在加拿大接受電話訪問時指,林彬當街被燒死,殘忍程度超出想像,當年已認定是「自己人所為」,但就承認在中共意識形態窠臼中成長,當年並無獨立思考認清對錯。「喺出席工人追悼會時,我總係喊到崩潰;但對警員,甚至林彬嘅死,卻有截然不同反應」,形容「死都有階級分別」,只要以革命之名、鬥爭之名,黨的利益之名,就算草管人命,也就成了「階級鬥爭的必要」。

 

回首前塵,年逾70、極少回港的梁慕嫻說,總為自己曾經把死亡階級化而歉疚自責,認為不單「要為林彬兄弟之死而哀悼,更要向他們的家人致歉,請求寬恕」。終年38歲的林彬是孤兒,自小由姑母撫養,在姑丈的雲吞麵店做幫工,以半工讀方式走進廣播界。由於聲線柔和、咬字清晰而迅速走紅,《大丈夫日記》更搬上大銀幕,而諷刺左派發動罷工罷市的《欲罷不能》,聽眾人數更達百萬。誰料巨大號召力,成為催命符。林彬逝世半世紀,事件對香港影響深遠,以形對當前局勢,也有特殊意義。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0:29

林彬被殺,當年有憤慨市民致電左派機構及新華社,質問良心何在,事件至今仍為懸案,無人被捕。當年鼓動民眾「以暴易暴」的鬥委會主任楊光,被指是策動燒死林彬的主腦,但未有證據支持;甚至早前要求平反翻案的當年少年犯,亦紛紛與林彬之死劃清界線。2001年,楊光獲頒大紫荊勳章,更引起極大爭議。
 
落手殺害林彬的兇徒,身份至今仍然是謎。但從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撰寫的《回憶林彬兄弟慘案》一文,以及最早研究六七暴動的傳媒人張家偉出版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均透露一點端倪。梁慕嫻指出,兇徒為「XX總商會鬥委會」屬下的「戰鬥隊」成員,其中一名成員於行兇後移居澳洲;而張家偉的著作則引述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其中一名兇徒姓許,來自福建,是該知情人士的同鄉,行兇時年約20歲,事後已逃到福建南安市官橋鎮老家。
至於張家偉另一本著作《香港六七暴動內情》,則引述接近左派陣營的人士表示,當年燒死林彬的兇手並非一般暴徒,極可能是左派中的「高幹子弟」。亦有老左派人士透露,兇手當時並非想置林彬於死地,只想給林彬一點「懲戒」,但出手過重,釀成悲劇。時任商台董事總經理的何佐芝,指摘左派暴徒以滅絕人性手段,恐嚇商台員工,強調此舉不能動搖商台反對暴力的正義立場。商台當天抽起節目,改播哀樂悼念林彬。
兇案發生後,親中報章大字標題,稱讚殺人兇手「做得對」,並形容林彬是「反華小丑」,認為將其「正法」是「伸張正義」,及至周恩來指鬥爭受極左思潮干擾,歷時5個多月的群眾運動才告終,但已造成51人死亡、逾800人受傷。林彬為言論自由犧牲,商台在97年前一直掛遺像紀念,而其生前主理的廣播劇《欲罷不能》,後來易名為《18樓C座》,成為香港史上最長壽的廣播節目。
至於林彬的妻子鄭潔梅,則在慘劇後帶同三個女兒離港,自此低調生活,遠離政治。鄭是當年的工展小姐,因受訪與林結緣。好友鄺文莊在《憶亡友》中透露,電台工作食無定時,鄭不時弄些粥或湯,親自送到電台,羨煞不少無飯王老五。可惜一場飛來橫禍,一段良緣,只7年便告終,林彬死時才37歲,遺下妻女,其後在商台及市民捐助下,同年9月赴台定居,後移居加拿大,鄭潔梅則再婚後近年定居法國。
記者 呂麗嬋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0:34

在劍拔弩張的1967,林彬之死震撼全港,對升斗市民來說,那個火紅8月,也是忘了忘不了,文化人吳思源,便是其中之一。「嗰時讀嘅學校好近南九龍裁判處,時常有左派人士示威,放催淚彈,學校一早教定逃走路線」。

 

在油麻地循道小學讀小六,他說回家的路,原本腳程只10分鐘,一遇騷動,便得兜過水塘山,避走彌敦道。升中的暑假風風火火,當年已是文藝少年的他,實體報章是每日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屋企睇《工商日報》同《天天日報》,每日剪存新聞」。身處大時代的小學雞,看到大人在撕殺,似明非明。「到今日,呢批厚厚嘅剪報仍安放家中,唔捨得丟」。他直言六七暴動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就算不會刻意提起,也不應忘記。「當時係殖民地政府,有好多唔公平嘅制度,但歷史總歸係歷史,不應遺忘,更加不應美化」。

 

在滿地菠蘿的動蕩歲月,親中和反中報章,角度南轅北轍。甚麼是真相?甚麼是正義?歷史在輪迴,今日何嘗不是?他說:「所以一直要自己理智判斷,看多一點」。

 

林彬被襲,商台幕後工作人員亦人心惶惶,筆名「程雪門」的楊普禧,是前民政局常任秘書長楊立門的父親,早於60年代,已是當時得令的著名編劇及小說作家,由他執筆的《大丈夫日記》大受歡迎,筆下的廣播劇諷刺時弊,被指是當年系列廣播劇及評論內容的大腦。在烽火年代,楊立門時年7歲,他在受訪時曾透露,父親一度不能踏足內地,祖父母患有重病亦未能回鄉探望,其後改革開放才解禁,得以重回故土方解開心結。

 

對於當年事,早離開政府的楊立門,透過秘書婉拒記者訪問,只謂當時年紀小亦非當事人,並非適當人選被訪。曾與林彬共事,六七暴動期間被警方保護的播音員金剛,對不堪回首的一段歷史亦不願再提。只是在迴音谷似的互聯網新時代,可以嗎?

 

記者 呂麗嬋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1:48

【編詩集紀念劉曉波】
【廣州詩人遭刑事拘留】

廣州詩人吳明良被警方刑事拘留,指他非法出版經營。

據知,警方上星期到吳明良家中搜查,發現大量「劉曉波紀念詩集」。

筆名「浪子」的吳明良,在劉曉波逝世之後,聯同其他文化人士,合作編選出版一本紀念劉曉波的詩集。

上個月警方亦以吳明良毀壞政府公物為理由,將他拘留十天。

#有線新聞 #吳明良 #劉曉波 #劉霞 #諾貝爾 有線中國組 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723886794470058/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1:54

【日食天文奇景】
【造就科學家驗證推論】

對科學界而言,日食不單是天文奇觀,亦是難得的實驗機會。

歷史上有不少著名實驗,都是趁日食期間來展開。就連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當年也是因為一次日食觀測,才獲得首個實驗證據,奠定「廣義相對論」的地位。

#有線新聞 #新聞通識 #日食 #科學家 #推論 #驗證 #愛因斯坦 #Einstein #eclipse  

有線新聞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723847241140680/ i-Cable New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1:55

【江天勇妻:他受酷刑被迫認罪】

對於江天勇在庭上承認顛覆政權,並否認受酷刑對待,他身在美國的太太金變玲就表示,感到非常氣憤。

她認為江天勇是遭受難以忍受的酷刑後,被迫選擇認罪。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1:56

【被指顛覆政權】
【江天勇認罪並稱未受酷刑】

「我充份認識到我煽動覆顛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觸犯了刑法,構成了犯罪,我從內心深處認罪伏法,我對自己所犯罪刑,極為後悔。」

去年 11 月在湖南失蹤的維權律師江天勇,在庭上讀出一份已經預備好的陳述,表示認罪。

江天勇當時是在湖南聲援另一維權律師謝陽。

對於妻子曾表示他在拘留期間受到酷刑對待,江天勇在庭上表示:「公檢法等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充份的保障了我的各項合法權利,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的同時,對我的生活、身體各方面,也有充份的人文關懷。」

#有線新聞 #江天勇 #謝陽 有線中國組 #維權 #律師 #顛覆 #政權 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72379937114546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1:58

【內地限企業海外投資】
【萬達退出倫敦40億人幣項目】

面對內地加強限制企業海外投資,萬達放棄收購一幅倫敦商住地皮,總額超過 40 億元人民幣,改由富力地產及中渝置地購入。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2:05

過半受訪者支持開發郊野公園用地作住宅】

港大民研計劃受委託做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過半數受訪者支持
開發部分郊野公園用地作住宅,但持反對意見有四成。

#有線新聞 #港大民研 #郊野公園 #住宅

https://www.facebook.com/icablenews/videos/723767437815327/

Vernon Ng 今日晏晝先接到一個民調電話

我懷疑得唔到佢想要既野 

中途被cut 線 

 

呢啲咁既仆街民調 禍港殃民

Bonnie Lai 又轉移視線,應該用高爾夫球場起公屋!

Anna Lai 身邊所有親朋戚有我冇聽過人話支持喎!乜那野調查嚟架?

Francis Sham 不如問埋有幾多人支持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起公屋

 

 

Leona Chan 港大,算把啦,自李沙皇被委為校懂會主席後,港大己不是香港人的港大,是港共的港大,它的民調報告還有公信力,還可信嗎?

Roy Lau 107動力 - 隱性親共組織 不過我都信多"香港人"無視效野公園.....

Chris Chan 點解我無接受訪問?嚴重反對囉!

元朗一大堆貨櫃場、廢車場、垃圾場唔收…

 

政府反而硬收效野公園…

Rose Coffeefansrose 其實大把樓無人住之麻,佢地有錢當錢箱咁儲蓄,都未必比人租,政府應該搞個空置物業稅,逼D人唔好空置物業,要租出或自住,咁樣庫房必會多收入,相對租金可能拉底,重好過印花稅啦!

 

樓…其實建築比人住架!!!!!!!!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2:19

BBC中国博客:传真社——“推翻”林子健案的那家香港通讯社- BBC 中文网

- 靠众筹创设的传真社因多篇独家调查报道赢得名声,但最近因为曝光民主党员林子健涉嫌造假而腹背受敌。

林子健(右)在警方押送下抵達香港九龍城裁判法院(17/8/2017)圖片版權REUTERSImage caption傳真社本周曝光香港民主黨黨員林子健(右)行蹤的報道要算是該社最轟動的獨家新聞之一。

傳真社(FactWire)這家香港媒體雛鳥上周派記者到旺角街頭,為的是尋找一起綁架與虐打案的證據。

沒幾個小時之前,林子健公開講述了他怎麼給懷疑是中國大陸的特務綁架和毆打。他是一位資深活動人士,無數的親民主派示威現場都能看見他的身影。

最震撼的是什麼?是那些駭人地刺在他腿上的訂書釘,全都成十字架形狀。

香港在半自治的狀態下運行自己的法律,中國大陸的執法人員不允許在香港活動。

要是有證據證明他們參與犯罪,那無疑會引起廣泛的國際關注,對於傳真社來說這更是一條大獨家。這家通訊社兩年前才靠眾籌成立,職員就10個人。

接下來的兩天,他們挖掘出來的信息影響著警方的調查,玷污了香港最大民主黨派的聲譽,更凸顯出那股籠罩著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上的多疑與互不信任的瘴氣。

「沒老闆、沒金主、沒廣告」

為了了解傳真社,我跟他們唯一一位願意接受採訪的人見面:47歲的創辦人吳曉東。

吳先生說,很多事情他是不沾手的。

他強調自己不是老闆,不發號司令,也不怎麼參與實際的調查。

他本人也不支薪,但他毫無疑問是這家小機構的幕後主腦。

他說,2014年的民主抗議讓各黨各派之間的嚴重分化浮出水面,這啟發了他要創辦這家通訊社。

他說:「意見和矛盾都太多,但全都不是基於事實。我很驚訝,那些人因為不喜歡記者報什麼,就追著記者來打。」

「佔領中環」示威旺角「佔領區」上一名女記者在拍攝被警察胡椒噴霧噴到後倒地的同僚(17/10/2014)圖片版權AFPImage caption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無數記者在莫大的壓力下報道這場示威。

還有什麼啟發他?BBC新聞部。

他說:「我們沒有老闆、沒有金主,也沒有廣告商。這就是BBC模式。他們不管廣告商。BBC是群眾資助的,群眾就是老闆,錢也應該從群眾裏來。」

2015年夏天,吳曉東這位資深記者透過眾籌成立了這家通訊社。他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籌集了475萬港元(60.7萬美元;405萬元人民幣)。

到2016年初,10人編採團隊僱齊了。

「我跟他們說,你們有六個月的時間去做點事。我想在建立信任與可靠度方面,(發展)遠快於我的想像。」

實地報道

他們首先報道了廣東省一座核電站的安全隱患,引起轟動。

其他的還有曝光中國製造地鐵列車的質量問題,還有新加坡軍方裝甲車參加台灣演練後回國途中被香港扣查一事。

新加坡陸軍裝甲車在香港葵涌貨櫃碼頭被扣查情況(11/2016)圖片版權FACTWIREImage caption傳真社記者拍下了香港海關圍封被扣查裝甲車的照片。

一些人質疑傳真社的記者是否用非法手段,把素材搞到手中。

吳曉東說,他們靠的全都是老派的實地採訪:經營線眼、尋找公開信息,還有花時間在大街小巷上。

他說,為了調查林子健案,8月11日林召開新聞發佈會後,傳真社的第一撥記者在一個小時之內就來到了他聲稱的綁架現場。

他們的目標是要找出拍下綁架過程的監控視頻。最初周邊店家都很幫忙,把幾小時長的錄像翻來覆去。

傳真社翻拍錄下林子健行蹤的監控視頻圖片版權FACTWIREImage caption傳真社總算找到了拍下林子健行蹤的監控視頻片段。

但這時候,林子健這位民主黨黨員已經報警,當局的人來了。

傳真社方面表示,警察警告店家不要再給記者提供任何錄像帶,記者只能空手而回。

隔天他們回到現場,再三懇求。到8月13日,他們有足夠信息作出這個出人意表的結論:在據稱的這條街上,在據稱的那個時間,林子健沒有被綁架。

吳曉東說:「他們試著找出拍下綁架一刻的片段,但事發經過跟林先生說的都對不上。記者們不可能因為這是『不利的』就把調查結果隱瞞起來。」

傳真社在8月14日發稿,沒多久警方以涉嫌「誤導警務人員」罪拘捕林子健。

水平線更多BBC中國博客

水平線「誰是老闆」問題

網上有好些人批評傳真社,指控它給香港特區或中國政府做打手。

吳曉東認為,這些對他們的調查報道的攻擊與無數的陰謀論,恰恰反映了香港社會的極端多疑與分化。

在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2017年新聞自由指數榜單上,香港目前排名73,而台灣則排在第45位。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認為,民眾對新聞自由的擔憂,讓傳真社這類眾籌新聞網站得以崛起。

傳真社網站截屏圖片版權FACTWIREImage caption傳真社完全靠眾籌來運作。

他說:「大多數香港的媒體擁有人跟中國都有直接或間接的商業或政治關係,因此自我審查很普遍。」

他相信這種眾籌的商業模式旨在降低自我審查。像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眾新聞和端傳媒(Initium)這些媒體初創公司,都或多或少的在使用眾籌模式。

但傅景華對於這樣的商業模式長遠能否持續抱有疑問。

傳真社方面則開始邀請讀者繳付年費訂閲,也向主流媒體收取轉發費用。

吳曉東計劃擴充團隊,他也預期在日後的調查報道中,記者們還是有機會「做錯事」。

「那是無可避免的。真相哪怕讓你受傷,你也不能隱瞞起來。」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2:43

[出事也步步高升,官員何需勤政?]

從多年前政府推「停車拍咭」起,我已經公開質疑,為什麼settle for second best?為什麼不全面推行自動繳費,由取消Autotoll月費開始?政府竟然否認Autotoll擁有任何「獨家」,只是對其月費安排闊佬懶理,更回應我說自動繳費將來在部分新收費道路包括中區電子道路收費事在必行,不過未有落實準備安排,未知幾時才是這將來!

所以,今天大塞車,非一日之寒,與其說是源於官員懶政,我反問,何須勤政?之前負責官員,多已步步高升!

不做不錯,博佢走咗先出錯,方是為官之道呀!

道路收費低科技 人手找贖普遍 汽車會:香港為何這麼落後?
https://www.hk01.com/article/113797

【01觀點】青嶼幹線大塞車鬧劇 荒謬源於官員懶政
https://www.hk01.com/article/113791

在周一的大塞車之後,當局馬上趕工加裝收費亭,結果到了周二,塞車情況已大大改善,這個現象正好反映官員的懶政。因為收費亭改建工程原定在去年8月竣工,但卻一……
 
HK01.COM|BY 香港01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2:49

【從金庸武俠世界看特區政府】

查良鏞先生的武俠小說陪伴數代香港人成長。筆者是忠實粉絲,得知香港文化博物館成立金庸館,特意前往朝聖。進館介紹查先生成長歷程及創作之路後的第一件展品,是査先生各著名小說中的經典金句。筆者一看之下,對號入座,這不正正是對今日香港現況最大的諷刺嗎?

《神鵰俠佀》「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這一句是郭靖對故人之子楊過的勸勉。借古喻今,作為香港人的父母官,實應「為港為民,官之大者」。很可惜,今時今日,為官者為民請命的志願不再,不為升斗市民謀福祉、爭權益,卻處處向中共獻媚。特區權貴慷香港納稅人之慨,花費數千億於各項效用成疑的大白象工程時連眼都不眨一下,但當市民期望政府増加醫療經費、設立全民退保、取消強積金對冲等要求時,政府卻左支右拙、推三阻四。相信很多香港人如筆者一樣,只看到官員「為黨為國」、「為權為慾」、「為名為利」;不斷出賣香港人的權利,不斷蠶食香港多年行之有效的各項核心價值。

《笑傲江湖》「人使劍法,不是劍法使人。」
這是風清揚教授令狐冲獨孤九劍的精粹。用於現代民主社會,政府由人民組成,政府應該聽取及順從大多數民意,為市民服務。可是今天香港的社會,主流民意(參考去年九月立法會超級區議會選舉數據,58%的香港人支持泛民主派)被歪曲的選舉制度及畸型的議會所扼殺。現時立法會不能有效反映民意、監管政府。在六名有十八萬票民意授權的議員被DQ後,主流民意連少數反對的能力都將不保,這怎不令政府和市民的距離越拉越遠呢?「政府順從民意,不是人民順從政權」,在香港這恐怕要變成遙遙無期的空理想。

《鹿鼎記》「大丈夫一言既出,什麼馬難追。」
不學無術的韋小寶,由於肚中墨水少,不懂正字駟馬難追,只會與康熙割吹什麼馬都難追。但縱使韋小寶這樣插科打諢的小流氓,也懂甚麼是講口齒、重承諾。但我們特區政府的官員呢?真心承諾是不見的了,「亂吹」、「大你」、「靠嚇」、到最後「米已成炊」的例子近年卻是屢見不鮮,高鐵可能是最佳的例子。最初政府説不興建高鐵恐怕香港將會被邊緣化;承諾高鐵將會大幅削減由香港前往廣州及其他目的地的時間,拉近與內地的距離;亦堅持總站必須建於市中心的西九地段。當鄭汝樺局長向立法會要求撥款時,仍無法交代如何落實一地兩檢,僅稱需進行研究,但認為無損高鐵效益,甚至不排除沿用傳統的兩地兩檢。香港會否被邊緣化至今仍是未知之數,但香港人卻要為全球最貴的每公里$32.4億天價建築費埋單,而最初説好了的賣點原來只比現時的直通車程快十多分鐘;往北京的快車只是每日兩班,往廣州更不是直達市中心,而是番禺。而政府的預測數字則被揭穿篤數,高鐡項目恐怕無法達至收支平衡,納稅人最終可能要年年補貼。但最悲哀莫過於割地一地兩檢,特區政府奉上司法管轄權、斷送「一國兩制」。

金庸的小說創意無限,行筆尤如天馬行空。可惜回歸二十年的特區政府一丁點都學不上,管治卻變成雜亂無章;近年更仿似東方不敗、岳不羣般「引刀自宮」,將多年行之有效的基石一一斷送,跡近走火入魔。相信現時很多香港人像筆者一樣,最想得到一套「辟邪劍譜」,辟一辟一眾真小人、僞君子、官商鄉黑、建制妖孽、賣港求榮之輩。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思言行 #查良鏞 #金庸 #我係粉絲 #對唔住查大俠 #躺着也中槍

 1 person, sitting and indoor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Civil Renaissance 思言行 added 2 new photo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2:50

好消息!

根據《公安條例》,50人以上的公眾集會才需要向警方遞交通知書。

根據《星島日報》,昨天的集會人數只有幾百(所謂無三不成幾。就假設「幾百」等於三百吧)。

換言之,日後集會人數如只有圖中其中一格(此圖的六份之一),均不需通知警方。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立即釋放政治犯 #抗議政治打壓

 one or more people and crowd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3:01

今次「D100通識系列:思言財雋一分鐘」,我們會淺談什麼是「內部回報率」(IRR)。IRR是財經界和政府經常運用的一個概念,目的是希望決定一個投資計劃是否可行。

如各位對我們在節目中談及或其他財經理念有疑問,歡迎隨時發Facebook訊息給我們,我們將會盡力解答。感謝支持!https://www.facebook.com/financierconscience/videos/1654491541262757/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3:04

毋忘初衷 vs 作賊心虛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東網

 1 person, standing and outdoor

蘇釘基 做壞事要遮掩,正義的人士抬頭挺胸

Nicol Chan 黑警係人渣,根本無得比。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3:15

//叫人不安的是,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的導演羅恩惠在拍攝期間,竟發現原本應該是政府檔案的文件及錄像記錄竟然大量「被消失」。於是,她趁著部分參與事件的當事人仍然在世的最後機會,趕緊拍攝他們就事件的回顧及反思。羅導演選擇撇開較易煽動觀眾的戲劇化手法,或以方便觀眾理解所謂事件始末的線性思維,直接剖析幾個重要人物的心路歷程,及一些重要事件的發生經過。從教育角度而言,該片未必是那種簡明扼要地用三言兩語講解便可指出重點主旨的老師常用教材,但卻為有志學習研究方法,尤其熱愛從事專題探究的同學,帶來一次具深度及有意義的學習體驗。至少,我們可以認識到導演如何從一頁文件(吳氏日記)或一段訪問交織出一個歷史事件脈絡的經歷,學會如何在紛亂的人事中整理出一個具參考價值的歷史個案分析。//

當上一代人以「暴力」、「暴動」形容年輕一代的社會行動,又或有些年輕人認真地思考是否要「以武制暴」,我們又多少認識六七暴動的歷史記憶和教訓。《消失的檔案》拯救了一些原本會煙沒的證據,實在值得一看。

基於政治、文化、民族性、生活習慣等種種原因,歷史書寫的過程不一定完全的客觀理性。為了隱惡揚善,或掩飾罪過,或抹黑別人,或美化自身,即使書寫…
LIBERALSTUDIES.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3:44

【沉默是最大的共犯】

臻辦自四月起跟進年輕囚友被虐打事件,過去一個月,我們透過社福機構轉介,接觸到50名前青少年犯人,他們勇敢揭露被虐打內幕。

國際監獄硏究中心:「監獄工作人員永遠不應忽略這一事實:監獄囚犯是人。他們必須始終抵禦這樣一個誘惑,即僅僅把囚犯作為一個號碼而非完整的人。」很想大眾市民明白其實囚友也是人,他們也有人權、也有尊嚴,受虐打並不是「懲教」一部分。

我們會繼續跟進事件(如:去信政務司轄下行政署約見保安局局長、懲教署署長及申訴專員檢討監察懲教機制;以第86章「調查委員會條例」去信特首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小組;連結法律、醫護、心理學及社工等專業,繼續跟進少年犯狀況;比較其他城巿的少年犯人權監察狀況;支援關注組以民間宣傳保障現有少年犯人權),也希望大家一起為囚友討回公道。

相關報道:
大型專訪50名少年犯:他想過跟阿sir同歸於盡
http://bit.ly/2fkibBY

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

https://www.facebook.com/bottleshiukachun/videos/722395477946439/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3:48

試下搵 689、鍾樹根、葛佩帆、謝偉俊等人求助啦,假活佛佢哋熟呀

#不要分那麼細
#大家都是

伸延閱讀:
曾搞IT界飯局疑為建制種票 白瑪奧色被揭是假活佛 今起辭所有職務

// 《壹週刊》早在今年4月揭發,白瑪奧色創辦了「世貿聯合基金總會」,多名建制派如鍾樹根、葛佩帆、謝偉俊等,都是該基金總會的名譽主席。組織又離奇投身科技界,在北角一間酒樓內筵開120席,宴請IT界人士出席。出席晚宴的人可加入「世貿聯合基金總會」,申請表又列明,基金總會將推薦會員申請加入「香港資訊科技聯會(ITJC)」。

而ITJC是建制陣營的組織,2011年加入資訊科技界別,會員有資格登記成為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選民。白瑪奧色作為宗教界別人士,卻在科技界有眾多舉動,被質疑是為建制陣營進行「種票」工作。

白瑪奧色亦在2002年創辦「香港佛教文化產業」,鍾樹根同樣是榮譽主席,其他榮譽主席包括蔡素玉、霍震宇等,全國政協委員盧文端則是永遠榮譽顧問。//

https://thestandnews.com/…/%E6%9B%BE%E6%90%9Eit%E7%95%8C%E…/

【Now新聞台】超過200人到灣仔警察總部請願及報案,他們報稱被一名自稱活佛的人詐騙,涉及總金額超過八千萬元。
NEWS.NOW.COM
Donald Yeung 「香港佛教文化產業」學會主席假活佛白瑪奧色被捕,建制派名人謝偉俊,蔡素玉,葛珮帆,鍾樹根等等都是名譽主席,以假博士葛珮帆繼承假活佛主席位置聲望最高!
Hui Henry 同建制派一樣!為求私利,不惜出賣人格及所有,換取共產黨的利用。無恥到極!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10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16

【即係咁】

可能有人係大陸冇google用啦,唯有等小編幫你回下帶。

#學人講司法獨立
#問過你老細先啦

畀埋黨報link: 
http://paper.wenweipo.com/2016/11/19/PL1611190001.htm

//2008年7月時為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來港視察,在會見香港政府高層時指出:「這個運行團隊、這個管治團隊要精誠合作,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共同珍惜我們來之不易的這樣的一個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好局面。」(文匯報, 2016)//

「雙學三子」日前被改判監禁,引來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指,不知道批評者有否有...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22

近日網上流傳影片,聲稱是解放軍進行射擊訓練的情況。片中可見,三名解放軍正進行高難度射擊訓練,用手槍射擊同僚頭盔上的蘋果。影片稱訓練能加強士兵之間的信任,但有網民質疑這種高危訓練是否有必要性。

該段影片來源未明,但是被「習派」親中媒體《多維新聞》等轉載報道。片中3名解放軍正用手槍射擊坐在約20米外的搭檔頭盔上的蘋果,一名教官指導稱因為子彈彈道高,即使手震都射不中頭。

近日網上流傳影片,聲稱是解放軍進行射擊訓練的情況。片中可見,三名解放軍正進行高難度射擊訓練,用...
THESTANDNEWS.COM
William Chan 射自己人增信任,用石頭打印度人應該增友誼!好L支那童真
古明 強姦叫增加感情
Edmund Chiu 中國人打中國人係最有信心, 反正日日做慣!
Simon Tang 成功就比你睇!唔成功變左條咸魚就收埋佢啦!仲比你睇咩!大陸,甚麼荒誕的事都會發生!
Hoiky Tsang 繼俄羅斯練膽大法後再來多隆式試槍,個指揮官一定係煲開周星馳
Wah Yeung 互相換女伴好啲!增信任!友誼!互相配種!…………笑
Fei Fei
 1 person, smiling, sunglasses and text
Ryan Lee 叫鄉港班膠官同人大政協試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24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25

 
國務院昨宣布,曾任香港中聯辦副主任長達十年的李剛,被免去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正部級官員)職...
THESTANDNEWS.COM
Wong Ying Kai
 1 person,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28

// ... 香港法治的死與不死,絕非取決於有沒有人喊「法治已死」,而是取決於執法、檢控、司法是否秉行公義 ...

石永泰的評論可能是出於維護法治的愛之深,但他太抽離香港的實際情況。種種迹象顯示,香港正逐步向着威權社會方向發展,而法院以至法治很難在威權體制獨善其身。由習近平公開要求香港三權合作,國務院白皮書把法官列為「治港者」,到人大釋法在議員DQ案上如何操弄的示範,我不認為對香港法治的擔憂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的疑心生暗鬼 ... //

自稱「高登仔」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連日來評論雙學三子案,日前說三子「求仁得仁」,昨日說袁...
THESTANDNEWS.COM
陸鹿鹿 “信則有不信則無”其實好玄, 亦很貼近香港的實況。 
 
有一邊陣營無論資料、證據、跡象有多充分都好,他們就會要求“絕對”的證據,當權者走出來說明無政治動機與否,都是必定認為無問題。相反, 外國勢力入侵的證據呢? 他們又提不出來, 就一直窮追猛打。 而另一邊陣營就無論當權者做甚麼講甚麼都不會再相信, 因為假話太多,次次都跟眼見的事實不符。
 
如果有絕對的事實證據擺在眼前, 你我都可以做法官。現實是絕大多數情況大家都只能掌握部分證據去判斷。 信與不信首先就是自己對自己掌握的資料、證據的懷疑程度有多大, 與及自己對這些資料、證據有多看重。即使在法律層面,有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一個高門檻都好,就算法官都只能靠自己判斷。在政治層面,這一門檻不適用,靠的就必須是自己的智慧。有些人就是要永遠將證據視而不見,選擇自欺欺人。我們亦不能讓情緒掩蓋自己的理性。
 
戴耀庭他們有錯都好, 我敬重他們起碼是會為大家想想辦法去嘗試破局, 更加將之付諸實行。 這份情操已經應該尊重。
 
Bunny Chow 西方個套法治的確係建立在其外在權威化的威嚴形象,其講求程序公義,及計而內在的社會信任。而法制內的法官也是人,只不過是受過法律專業訓練的法律人而已,凡係人都有可以出錯,但在這套西方法治制度內就無絕對的正確或絕對的錯誤,反而著重於無論對錯也有一套公平程序及補救機制,到這些程序機制都用盡才蓋棺定論,是一個盡量減少錯誤率的機制,如果有人不停醜化批評這機制或跟這機制內去執行職務的人,去到一個只講立埸不問是非的洗腦式程度,這法治機制是可以被謀殺,咁咪法治已死囉!似乎家陣令其他局外人覺得這是當局有心人利用違法達義所想達到的目的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29

近日有報道指懲教人員虐待少年犯,引起外界關注。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昨晚便在facebook 發佈宣傳片尋人,指有曾於壁屋拘留者目擊,十年前有懲教人員掌摑一名聽障拘留者,故希望以影片尋找當事人,尋回公道。社總並警告,懲教署人員不能任意虐打和侮辱青年囚犯,「十年前你已做錯,今天你更不能再做錯。」...

近日有報道指懲教人員虐待少年犯,引起外界關注。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昨晚便在facebo...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32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出活動時稱,在香港「違法達義」的青年爭取的是民主,而普選特首和立法...
THESTANDNEWS.COM
Vanessa Lo 看看今天江天勇律師的罪名,根本在民主社會平常不過的事,但就被法庭治罪。
 
在極權政府下,法庭只係用法律屠殺人民嘅屠房。
Benson Lai 普選雖然已清楚寫在基本法上,好可惜,在過去20 年,港府及中央從來沒有按照大部分港人的意願,公平及誠實地執行基本法的相關條文,只有不斷從中鑽空子,搬龍門,狡猾地執行,以達成個人的私利。
Gongsun Qiao 中英聯合聲明亦都存放在聯合國,中共講一聲"已成歷史文件"就完蛋了.普選是寫在中共的基本法之上,何嘗不會是同一命運?你唔去爭取,佢唔會從個天跌落嚟.梁愛詩講嘢之前,先睇清楚中共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言而無信,不守承諾之事多不勝數,因此,怪不得人.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35

// ... 香港有人出來抗爭,要爭取的是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是求整體制度的改革,是求制度之仁。當權者就以制度之不仁加倍力度地予以壓制,所以才有公民抗命。公民抗命不是追求坐監,公民抗命就是說就算坐監也在所不惜,但坐監不是抗爭的目標,也不算是他們心中所求的仁。頂多只能夠說,如果因此要坐監,也會面對,也願意付出這個代價而矣。說他們被判監就是求仁得仁,是不是有點言不及義?... //

近日,一再有一些有識之士以「求仁得仁」一語來評論被判刑加監的一批年輕人。甚至對佔中運動的倡議者...
THESTANDNEWS.COM
林天
 2 people,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35

// ... 沒有疑問,香港法院仍能獨立地進行裁決,但香港法院卻可能忽略了香港已步進了半威權的時代。與香港法院共治的,明顯地是一個威權政府。威權政府已剝去了温柔的外衣,在法院以外,用盡方法去清除異見。

在此時此刻,法官們若只是安穩地躲在法律及法院的堅固圍牆內,不為公民的基本權利提供更多保護,法院之外,很快公民將不能行使得到本應受法治保障的基本權利。到公民都噤了聲,那時法院才發現他們以為是很穩固的法律堡壘,其實已是無險可守,根本是不堪威權政府的一擊,要後悔就太遲了 ... //

我的書架上,放了一本書很久,但我一直都未有太大衝動要看。這是一本關於威權統治下的法院的權威學術...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38

//直到最後的最後,你都要相信,你並不孤單,一定有人在乎你與關心你的。//

呂律師妳好: 又是在往事爬滿身的深夜,多愁善感、情感氾濫。 其實我只想謝謝你的文字。很有溫度,...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39

//正如開篇昆德拉就一語驚人的寫道: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 這個論斷是如此準確又如此令人絕望,就目前來看,歷史車輪滾滾向前,我們忘記了很多人,很多事,在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人類徹底失敗了。//

我很晚才讀米蘭.昆德拉,佔中那年讀了第一部 —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非常震撼,之後一直忙碌...
THESTANDNEWS.COM
Vanessa Lo 香港人猶其善忘。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4:43

愈來愈多人轉投另類療法醫治各種病症,然而這或會令你病情惡化。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期刊》的報告更指,如果病人轉用另類療法醫治一些普遍且能被治癒的癌症,病人在診斷癌症後五年的死亡率是常規療法的 2.5 倍。

愈來愈多人轉投另類療法醫治各種病症,然而這或會令你病情惡化。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期刊》...
THESTANDNEWS.COM
Josephine Lui 很多人化療電療後成功殺死癌細胞, 但過程中把好與壞的細胞一併殺死, 最後死於併發証, 但又不會計算在癌症的死亡率上
Aubame Yeung 正規如化療係錯誤既方法又唔夠膽講.
Jeremy YH Lin 明顯損害藥廠利益,因為沒錢病情沒好轉先轉另類療法
Ellen Ho 有些試完正規治療無效至試另類或自然料法,有乜冬瓜豆腐梗係唔關正規治療事啦!
Darkv Ng 什麼統計,沒可能,人總會死,用正常療法還是另類療法點都會死,這類統計只是張想要的結果獨立出來
Sean Chan 識睇梗係睇留言!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15:11

 

文字版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on stage and people standing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
17 hrs · 

(編按:姚教授在集會的發言中提到了很重要的事,感謝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當日在集會拍了live video, 今天補回文字版)

被DQ議員姚松炎 姚松炎 Edward Yiu

我地16位朋友被判入獄,係香港民主運動的新里程。政府法院一直話佢地犯左法,佢地犯左咩法?非法集結,就係公安條例 Public Order Ordinance,而公安條例早在主權移交前已經被撤消,只是後來臨立會將其復辟。聯合國多年來亦指出這條例違反香港政府簽定的國際人權公約。

所以,今天他們犯的,是違法國際人權公約的惡法!他們是民主英雄,應有之義!哪一位能夠重返議會,記住要爭取取消公安條例! 2018 年 ICCPR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將會召開大會,香港是簽定的契約國,大家用這一年的時間,向國際社會、聯合國要求向香港政府施壓,必須馬上取消公安條例!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23:48

 
 
 
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被上訴庭改判入獄7個月,剪上一頭陸軍裝的周前日獲安排轉到西貢壁屋監獄服刑。周永康一向低調的女友昨在facebook發文紓發感受,並為正服刑的男友打氣。周永康女友讚戴上新眼鏡的男友很可愛,「我好喜歡呀!你喜歡嗎?戴得舒服嗎?還是看到你時,心比較安定。」
 
她又提到自己正一一跟進周代辦的事,自言不能如男友般很快完成各樣事情,亦有質疑自己時,感覺很失落,但自己會記着男友的說話,「記住你的用心。我地內外同心,一定無問題!等我地再見時,再好好抱一下」。
她亦向幫助她與男友的律師、老師及朋友致謝,說感到十分窩心及有愛。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3日 23:59

 

呢半年,我不斷諗返,點解會有今時今日的梁天琦。當我回望過去,我記得,我讀中學,8 年前喺呢度集會,反高鐵;7 年前喺呢度集會,反政改;呢兩次示威集會最後咩都冇用,最後咩都過哂,高鐵都係照樣起。但因為呢啲冇用的示威集會,我先至更有決心參與群眾運動,我今日先至有勇氣喺同樣地方同群眾講話,以前我會匿喺後面的花槽,唔敢衝,唔敢講嘢,咩都唔敢。到今日,我哋係揹住暴動罪。各位,我唔係希望更多人受到打壓,我只係希望,今日一個看似冇用的集會遊行,係可以繼續影響更加多人。當我哋用手指指向我哋嘅上一代,話佢哋無做啲乜,令香港今時今日變成咁;我哋嘅下一代都會指向我哋呢代人,問我哋做過啲乜,點解香港 2047 變成咁?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09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早前接受訪問時表示,「雙學三子」是「出得嚟行,預咗要還」。他今日出席另一個電台節目時又表示,三子應該坦然接受犧牲帶來的刑責。石永泰強調,當日是以較簡短方式傳達訊息,強調抗爭者既然決定犧牲自己以爭取感召,便該坦然接受刑責。出席同一節目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則批評,石永泰言論涼薄,令他反感,詢問石永泰會否收回言論。石永泰再重申「求仁得仁」的意思是得到感召,指他們現已成功。石永泰早前亦批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他今天再表示,戴耀廷懷著好心,概念很理想,但做出來的不一定是好事。他指戴耀廷用一年時間醞釀佔中,有如把戰術告訴對方,結果對方以其他方法「陰乾」佔領人士,讓民間團體申請禁制令,令他們無法因被警方拘捕而得到光環。他又批評,戴耀廷在佔領行動過後,又捱出「雷動計劃」,令人無所適從,令他非常不滿。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0

石永泰批評,戴提倡醞釀一年,與此同時向對手公開整個過程,「如果面對敵人,是一個暴政,一個強權,有一年時間,它有所有辦法令你不依劇本進行。」對於戴耀廷後來回應自己不想於冷氣房「冷眼旁觀」,而是身體力行,石永泰說,「有句說話,我真係唔係好想講,你好心但做出來不是好事,好的概念你可以好好地handle,你用不切實際方法,到後來到不可收拾,我們都知道佢講嘢無咩人聽。」石永泰指出,戴耀廷其後繼續發表意見,甚至發動雷動計劃,令人對他無所適從。石永泰認為,戴開了公民抗命「潘朵拉盒子」,卻無力控制,「但對(運動)期望安排、控制,因為不是政治人,沒有政治能量(控制運動),不是話他私利。」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1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早前聲稱被擄虐待,及後涉嫌誤導警務人員罪而被檢控,上周四(17日)到法庭應訊及獲准保釋後,今日(21日)傍晚約6時20分獨自到馬鞍山警署報到,逗留不足10分鐘離去。臨走時被問及現在前往甚麼地方,林子健突然轉用普通話回答:「當然是回家喇!」但又接着說:「聽到國語都驚!」林子健自言身體正在康復中,但律師建議不能透露其他詳情,他又說:「我真係好想講,但真係咩都唔講得。」被問及民主黨有否與他聯絡,他只說:「佢哋好好。」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2

 
遊行人士中,有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加,更自製橫額,高呼「還我孩子希望,聲援香港良心犯」。有家長更忍不住哽咽,要告訴良心
犯,「你哋冇錯,香港人為你哋驕傲,你哋從不孤單」。也有遊行人士穿起「囚衣」,舉起「舔共袁兇」橫額,直斥律政司司長袁國
強堅持上訴加刑,行為「舔共」。被改判入獄的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其母親昨也有參與遊行,並手持眾志橫額沿途高叫口號。學聯
前秘書長周永康父親昨就再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他離開時透露,兒子心情平靜,「佢好好,多謝大家關心」,又指兒子知道市民會
遊行聲援,更託他向支持者說一聲「內外同心」。他又稱,暫未知道兒子將會轉往哪個監獄服刑。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3

岑續稱近年香港民主運動踏入低潮,港人對民主運動失去信心,但政權透過司法程序打壓民主人士,港人有目共睹,「今日香港人行出嚟遊行係要摑林鄭月娥、摑袁國強一巴,話畀佢哋聽佢哋嘅嚴刑係唔會令香港人放棄」。他盼今次能重新凝聚各團體力量,找回公民運動焦點。香港眾志的周庭及林淳軒也呼籲出席者向被囚者說一聲加油,林透露,探望黃之鋒時對方剪了平頭裝,又引述黃指在監獄亦要戰鬥,以閱讀增強和充實自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5

 

「小美人魚」何詩蓓游出香港第一金!沒有如世錦賽巨型射燈、煙霧效果等排場,但有現場觀眾、香港代表團的「Let's go Hong Kong」打氣聲;19歲的何詩蓓,昨晚在桃園國立體育館新裝嵌的活動式泳池,於女子100米自由泳決賽,以54秒10奪得金牌,明日將出戰主項200米自由泳,有機會追平師姐韋漢娜2009年兩金的紀錄。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6

 
 
 

香港中文大學的深圳分校證書再引起爭議。雖然校方早前向香港校友展示「學位證書」樣本,但有校友發現內地院校會另外頒發「畢業證書」,該證書從未曝光,質疑若內文無列明「深圳」二字,或會魚目混珠令香港中大的學位貶值。中大回應《蘋果》時拒絕公開該證書樣本及透露證書內文。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17

 
 
 
主持:彭德章  黃清兒
 
【視‧點評】特首林鄭月娥以母親身分表示,理解雙學三子家長的感受,但周永康父親隨後批評她以母愛增加自己政治本錢;署理特首張建宗則呼籲大家「向前望」,但政府選擇不服相關人士的刑期、申請覆核,又是否「向前望」的做法?
 
【烏雲下的社運路】
律政司就雙學三子、及反東北案13人提出刑期覆核,全數16人均被判即時監禁,引起社會爭議,有人拍案叫好、讚揚裁決;亦有萬人上街,質疑覆核有政治動機。被判囚的幾乎皆是社會運動的活躍人物,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面對佔旺藐視法庭案,他是否擔心自己會成為同囚人?有東北案被判囚者的家人認為,不理解政府摧毀年輕人夢的原因。社運的將來有何路向?
(採訪︰蘇進燊、吳麗麗)
 
【討論】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早前指,三子因參與公民抗命被判刑屬「求仁得仁」,言論惹來不少批評,石永泰會否收回言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律政司的檢控決定不應受任何干預,但質疑律政司「有權用盡」、「秋後算帳」之聲四起,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又如何分析?對於在囚獄的十六位年輕人士,兩位「大人」又有甚麼寄語?
嘉賓: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33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38

香港居住人口密度,以每平方公里計為6,780人。但整體土地中只有約7%為住宅用地,實際上部份地區的人口密度甚為驚人,也解釋了為何近年落成的新樓盤,面積越來越細。

 

根據2016數據,以區議會分區來劃分,全港居住人口最稠密的五區分別為觀塘、油尖旺、黃大仙、深水埗和九龍城,每平方公里居住人在4.1萬至5.7萬。在過去十五年,除黃大仙外,其餘四區的人口增長都高於同期香港的整體居住人口密度。此外,過去十五年來,人口密度增長最高的五區分別為離島、西貢、元朗、油尖旺和觀塘。其中,離島和西貢的人口增長,最主要是因為東涌和將軍澳新市鎮。

 

另一邊廂,港島區的人口密度在過去十五年有輕微下跌。期間全港六個人口密度錄得下跌的區域分別是:中西區(-8.3%)、東區(-6.9%)、南區(-5.4%)、黃大仙(-4.4%)、大埔(-2.5%)和屯門(-0.5%)。

 

綜合以上數據,可以發現香港人居所的變遷,最主要是透過拓展新市鎮。不過,自從東涌和將軍澳之後,再沒有依賴這種傳統增長模式。與此同時,像油尖旺、觀塘、深水埗和荃灣等地區,混合開拓新的住宅用地以及舊區重建,亦是增加住宅供應的重要途徑。事實上,在這些市區更核心的地區進行發展,往往可以帶動社區的更新,但代價是高密度的發展,對各種基建和社區配套也會構成一定壓力。有理由相信,香港最主要核心地帶,尤其是九龍半島上的油尖旺和深水埗,已經到達一定的發展樽頸位置,在可見將來要大規模發展增加人口密度,亦不容易。

 

從數據分析,東區、葵青、沙田和南區這四個區,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7,080至30,000人,屬中等;在交通網絡上,這四個區都已經被鐵路線覆蓋,在地理位置上亦相對接近市區核心,原則上有條件再增加一點人口密度。

 

上月南區區議會以17票贊成、3票反對,通過華富邨重建計劃,預料最快2019年動工。華富(一)邨及(二)邨,分別於六十年代尾七十年代初落成,若重建,再配合附近五幅共7.2公頃的政府土地一同重新規劃,估計可提供近逾2萬個單位,供6萬人口入住,換言之重建後人口將會較現時增加一倍多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48

周永康在入獄前接受訪問,談到自己面臨再判刑的心情,他說囚獄令人害怕,因為人會失去自由,他說反正人本身就被歷史、文化等掣肘,以至受束縛,所以最重要的,是如何掌握內心:「如果你內心是自由的,無論我們今日在這間餐廳、在公民廣場入面,在立法會九樓,還是監獄裏面,我都是自由的。」我枱面正放着台灣朋友寄來余杰的新書《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的生命與思想世界》。
 
余杰是寫劉曉波最多的人,包括編輯他的文集,至今最完整的個人傳記《劉曉波傳》。我們在媒體中多少接觸過劉曉波的生平,如參與六四天安門廣場撤離談判,六四後多次進出監獄,《零八憲章》運動及和平獎得主,被中共囚禁直至死亡等。但我們對於劉曉波的思想,他對中共毛主義、中華傳統、民族主義的批判,卻所知甚少。支聯會、民主派視他為同道民運人士,本土派視他為中華膠,這是一種錯置。其實,理解劉的思想,就知道他應該是香港本土派的同路人。
《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一書,是認識劉思想的入門,余杰以梁啟超的一生作類比,認為梁的著作一直在「傳世」與「覺世」之間掙扎,究竟是要寫出曹雪芹的《紅樓夢》或錢鍾書的《管錐篇》的巨著,還是寫如魯迅形容的「匕首」和「投槍」的雜文和時政評論?前者是傳世之作,後者是覺世之作。「對於既有天才也有野心的作家來說,這是一個兩難的困境。梁啟超看到他所處的那個時代,王綱解紐,百廢待興,民智未開,歧路亡羊,他放棄了寫作那種可以「藏之於深山,傳之於後世」的巨著,而寫作那種開啟明智、啟蒙大眾、傳播常識、警戒危機的報刊文章。」劉曉波沒有成就巨作,完成自己一套關於中國現代化的思想體系,他留下的是針對現實,以時評方式啟迪人心的文章。
劉曉波思想資源
全書共分四卷,第一卷描述兩人交往的點點滴滴,呈現了劉曉波如何成為劉曉波的很多不為人知的面向;在第二卷最重要,是用書評形式點出劉曉波如何與眾不同,是中文思想界的另類,是「異議人士中的異議人士」,這部份包括了他對傳統文化、大一統、大中華民族主義及毛澤東帝王術的批判。第三卷主要是對《零八憲章》的分析,從近代以來的歷史縱深及亞洲和世界的橫向比較,解讀《零八憲章》存在的意義和價值;在第四卷,余杰指出這個時代的中文世界裏,劉曉波如何作為異端思想家而存在和發聲。
他最廣為人知的是「中國需被殖民三百年」說法,是一九八八年路經香港接受《開放雜誌》金鐘訪談時衝口而出之言,但背後是有其一套理據,在二○○六年,他撰文回憶當年情況,金鐘問他:「在甚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呢?」他說出了要三百年殖民化,結果被內地官方及憤青指摘他賣國主義,但劉說在今天中國民族主義佔據話語制高點,他更加不想收回這句話。三百年殖民化論述背後,是指出中國要走出「帝國」形態。就如歷史上的俄羅斯帝國、奧圖曼帝國由瓦解、分裂到兌變的過程。
那就是需要瓦解大中華民族主義,埋葬天下大一統思想及傳統文化裏的帝王、君主臣民觀念,如果不去除這些毒,中國人無論口頭爭取民主,但行為上一樣繼續壓迫、敵視西藏、新疆、香港、台灣等帝國邊陲的「異端」,這就無從實現劉曉波提倡「人權高於主權」、「住民自決」的原則,這也是他「統一就是奴役」的觀點來源。
隨着出現一批又一批的政治犯,這將啟動香港真正民主運動,我相信「劉曉波思想」會為這場運動帶來更深刻思考。
撰文:劉細良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55

杭州成立了「互聯網法院」,據說是專門處理網上糾紛官司。
網上糾紛多,或是賣假貨,或是毀謗名譽,或是錢銀不清,以往訴訟起來,都要跑到法院打官司,現在有了這家「互聯網法院」,不用舟車勞頓,審案科技化,原告、被告和法官都呆在自己的地方,開庭全憑視屏,大家對着鏡頭說話,通過屏幕看審判過程,最後由法官隔空判決,然後大家熄機,官司就打完了。
「互聯網法院」當然有司法權力,判決也有實際效果,但這種新事物,聽起來似乎很虛擬,不實在。法院審案不過像開個視像會議,隔着屏幕判誰輸誰贏,判誰要罰多少錢,審完熄機,人從屏幕劇情中回到現實世界,回想如看了一場電影,那對手和法官是真是假,簡直疑真疑幻。
這個「網絡法院」開始當然審民事案,但中國正在收緊互聯網管制,網上言論自由空間越來越窄──前兩天就有一個河北人在網上批評縣醫院食堂的飯菜又貴又難吃,結果被警察以「擾亂公眾罪」抓起來拘留了──保不準哪一天,「互聯網法院」就審起了刑事案。那時候,被告坐在家裏受審,「我坦白,我認罪,我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法官拍板定罪,然後大家熄機,被告拍拍屁股潛逃,那怎麼辦?

【即時文摘】網上法院(李純恩)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56

不少人話運房局長陳帆同署理運輸署長李萃珍,給剛剛上任特首林鄭送大禮;冇乜嚴重塞車記錄嘅青嶼幹線,因推雙向收費引致超級塞車,癱瘓了整個新界西,也阻礙了往返以交通順暢,快、靚、正馳名世界的香港機場。
官高做到呢個位,年薪幾多?相關津貼優惠又幾多?整個團隊多少個人,需要多少資源去獲取他們理應優質腦袋的思維並專業知識與決策?
不會平宜!
怎會平宜?
既不平宜也號稱專業到冇得頂嘅團隊怎可能做錯決定?
犯錯一次都嫌多,尤其香港處身節節下退境況,沒能力創新製造提升新局面便算了,何必將相安無事,運作無明顯錯漏的現存系統推翻?搞得神憎鬼厭,成為又一香港國際笑話!
講句對不起或唔好意思有什麼意思?有錯即改才是香港一貫靈活精神。
堅決不改有什麼意義?
有!
向祖國交心,步虎門大橋或同類大橋現況,與祖國同步……同樣塞至癱瘓!
除此之外,著實想不出其他什麼理由。革改為優良,為提升使用效率,怎可能預計不了嚴重塞車後果?
屯門公路車龍24公里。
青朗公路車龍12.9公里。
青衣車龍8公里。
延誤以萬計上班人士,影響了前往機場乘搭飛機的旅客,有人因此送機尾。
多年前虎門大橋出現,曾經叫不少循陸路前往澳門、珠海、中山、南、番、順一帶人士鬆一口氣,不用繞過廣州花多一兩個小時車程,尤其當年大陸路上交通事故特別多,小小碰撞隨時塞個多兩個小時,嚴重事故簡直時間耗費慘烈半天報銷;猶如今天乘飛機飛大陸城市不得爭議的呆等。
比青馬大橋年輕,虎門大橋外形跟青馬相像,幾年間使用量已飽和,當時雙向收費叫塞車情況嚴重。內地朋友曾經稱讚青馬大橋單向收費,香港人辦事能力強!
今天出現了什麼現象?
有眼見,青嶼幹線塞爆,純因人為,幾個人及一個團隊錯誤決定,將影響以萬人使用率的交通及香港聲譽一同埋葬!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58

被網民「暱稱」何君妖者,曾被譽為「乞人憎程度直追689」。但689已下台了,青出於藍的何君堯,看來有心超越之,不但認為早應槍殺旺角「暴徒」,高調撐暗角打人的七警,近還大力「邀功」,表示自己有份爭取上訴加刑,將雙學三子(政治檢控)即時監禁,與律政司遙相和應,前途(錢途)無限了。
自稱基督徒,被大學生質問「十誡」,他不懂。身為律師,又不懂釐清何謂「政治犯」,若判囚閒閒地十年廿年甚至終身監禁的才是政治犯,劉曉波算不算呢?他不懂得回應──怕得罪阿爺。他不懂在高等法院自拍是違法行為,不懂分清是非黑白,每回發言都犯眾憎犯眾怒,表現無恥,反而皮笑肉不笑的伸手與反對者相握。
港人對何君妖之歪理及上位過程也有兩字:「不懂」──但只要明白此人乃「西環契家幫」(契仔、契弟、契女、契媽……),就「懂」了。
既然「懂」,當然不屑──周庭當眾拒握手,打臉就打臉,毋須擇日。上回何君妖最敬佩的689,向習總伸手討握,也不獲理會啦,冇癮是意料中事。
(反而大律師石永泰的「求仁得仁」論,淪為何君妖鼠王芬之流,有點意外。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0:59

8月19日金融時報發表一篇讀者來函,標題係HK government has made a deplorable decision,好吸引眼球,左丁山冇法子唔讀一讀,來函作者嘅署名竟然係Lord Patten of Barnes, Governor of Hong Kong,1992-97,當然就係彭定康(肥彭啦)。
肥彭有乜嘢講?咪就係指責香港特區政府犯下嚴重錯誤,由律政司司長決定上訴要推翻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之輕判(社會服務令)囉。肥彭聲稱當逼害呢三名年輕人嘅人物被掃入歷史垃圾桶,被人遺忘之後,黃周羅三人名字還會永久流傳!
肥彭語氣甚重,似乎動了真氣,但人走了就茶涼了,佢當年之得力助手如曾蔭權、曾俊華、許仕仁、陳方安生等等等已走入歷史。當時未有資格與佢討論大事嘅林鄭月娥先至係今日香港揸弗人,故此肥彭即使多為黃周羅講說話,特區政府點會睬佢吖。
最近行英文書局,見到有本新書出售,就係彭定康寫嘅First Confession: A sort of Memoir,聽講在辰衝幾暢銷。呢本書算係肥彭嘅自傳,從佢自牛津大學畢業後,走咗去紐約闖蕩,誤打誤撞,成為競選紐約市長John Lindsay(1921-2000)(任市長年期1959-1965)嘅競選團成員,於是肥彭話:「politics find me」返回倫敦後就加入保守黨,展開一生政治生涯。
呢本書好唔好睇?得左丁山有時間讀完本書先至夠膽講。美國商會及香港總商會嘅會員朋友就有電話通知,話彭定康會來香港推廣本新書,已收到資訊,9月21日會有美國商會早餐會,請肥彭出席;9月20日下午四點半香港總商會舉行講座請肥彭主講。香港大學方面又有消息話9月21日黃昏在陸祐堂有通識講座,肥彭與港大師生討論本書,不過到時分分鐘變成時事論壇啦,港大學生會更加有興趣講吓周永康同學啩!至於仲有冇其他演講及活動,左丁山未知,相信出版商企鵝必然有指定動作,例如安排佢出席書局簽名活動,與買書人影相,簽名諸如此類嘅。呢個時候肥彭來港,特區政府與中聯辦必然冷面相待,睬佢都嫌嘥氣,但普通香港人對佢又幾有感情㖭,相信本新書在本地有一定銷路,如果肥彭出席公開活動時,有大把市民到場嘅話,有啲人可能覺得尷尬㖭!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00

有堪輿大師從玄學角度評論美國驅逐艦相撞,實在令我大開眼界。他說那兩艘軍艦,一叫「麥凱恩」,一叫「菲茨杰拉德」,名字像漁船,缺火氣,那「麥」字由「夕」字組成,帶有「夕陽西下」意思,大大削弱驅逐艦聲勢,甚至預示美國國運衰退──難怪香港樂壇日落西山,原來因為夕爺!大師評「菲茨杰拉德」更精采:「杰」內有火,剋「拉」內的金,「菲茨」均為細木,生不起火,亦預告了美國衰弱的國勢──我立即想起Bill Gates。這位美國土豪,中文名蓋茨,「茨」是茅蓋屋,公司叫「微軟」,從玄學角度看,無疑窮L一名,難怪他把身家都捐出去了。舉一反三,還有拿破崙,拿個破輪,當然滑鐵盧!
我對術數向來抱開放態度,但從不相信「名字算命」,最根本的問題是:一個字的五行屬性如何判斷?有人按筆劃,有人依字義,有人據發音,莫衷一是。說軍艦改壞名就更荒謬了,人家原名是英文:麥凱恩即McCain,本義「Ian之子」,「Ian」又來自希伯來文名字「Yohanan」,意思是「耶和華使之光榮」;菲茨杰拉德即Fitzgerald,本義「Gerald之子」,「Gerald」意思是「矛之君主」。看英文名原義,一個寓意吉祥,一個氣勢不弱,哪有什麼「夕陽」、「菲茨」?何況既是洋名,當然要用西洋算法,即「Onomantia」(名字占卜)。
Onomantia這門術數有幾種玩法,原理多出自猶太秘學的Gematria,舉個簡單例子:中世紀有醫生會把病人名字字母的數值,跟他初來看病的日子名稱字母數值相加,若總數為偶數,病人必死,奇數則可康復。這就是洋名算法,源於古希臘,其後融會了猶太和阿拉伯文化。行走江湖,該有點職業道德,不懂Onomantia,也勿用中譯名字濫竽充數。雖說「玄學並非精密科學」,都唔好搞到咁甩皮甩骨吖,睇風水不是教健身,沒必要令人笑出六嚿腹肌的。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01

在文匯報發現久違的退休長者,外號鮮魚行父親的梁紀昌校長,槍口跟石永泰大律師一樣,對「有識之士」戴耀廷教授開火,罵文比楊振權法官的判辭更為「情緒化」,挑機問「佢話無畏無懼,但結果掟磚的只有年輕人,你有見過學者掟磚嗎?學者會叫自己子女掟磚和衝擊政府嗎?」
梁校長看來跟屯門那位陳姓影子校長一樣,對賬目混淆不清,所以才會將旺角騷亂的磚,「掟」到戴耀廷頭上,「入晒佢數」是經不起查賬的啊校長!戴耀廷從未宣揚過掟磚,而且老實講,梁紀昌試問一下旺案的一眾已獲刑或等住上庭的年輕人,是不是戴耀廷唆使你掟磚?年輕人冷笑,慳啲啦校長,你們這批老坑吹水多過放尿,滾遠啲好冇!如果梁校長有子女,試吓叫他們聽戴耀廷話,又得唔得?即刻聽話殺去旺角嗎?匪夷所思過在大腿打釘呀!
梁校長要當國師,要高級過「有識之士」,不妨借鏡自稱基督徒詩人姓胡那位女士,教訓獲刑三子:別誇大你們烈士的身份!再借用台北市長金句直呼戴教授「王八蛋」就是了。柯P這樣痛罵反年金示威者,隨時遭反狀告侮辱。梁校長倒不用怕,戴教授不擅長回應罵街,而你教過的學生肯定已從蛋變成高牆,該全部都是擁磚者吧,就算掟磚,都是放盤,穩賺一筆,精叻到爆,是嗎?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02

我不明白,為甚麼林鄭上任至今,已經兩次「帶埋個老母返工」。
第一次是剛上任接受CNN訪問,評論銅鑼灣書店事件,她說,作為一個母親,她很同情桂民海女兒的情況,不過仍要尊重內地司法管轄區。
第二次,便是3+13的刑期覆核,她說自己作為母親,理解幾位母親的心情。而她在雨傘運動時,和學生見面,也提過自己是2名20多歲年輕人的母親的身份……母親母親,為何總是強調「母親」的身份?
你幾時見過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回應問題時,會說「自己作為一個父親」有何看法?為何一變成女特首上場,便無端端強調「母親」的身份?
在這些重大的公眾事件,銅鑼灣書店以及刑期覆核案,你的身份是「特首」,或者政務司,難道不是最重要也是最有用的身份嗎?
你的公職背後是有權力,而人民當時正正需要和權力對話,你卻有權不用,無端強調,自己是媽媽,so what?
成街都係媽媽,一地都係爸爸,如果要圍爐取暖,我們有自己的朋友圈,為何要你林鄭回應?因為你是特首,我們想知道,行政機關如何回應市民的憤怒?而不是和你開媽媽GROUP變親子討論區啊﹗
你去酒樓投訴食物質素,經理走過來說:作為一個媽媽,我都好明白,你想畀仔女食最好質素食物的心情;但SORRY,我真係無辦法換過碟牛河畀你,你都係過主啦。
林鄭如果要打媽媽牌,請你這樣說:作為媽媽,我明白自己至親被人擄走的憤怒及惶恐,作為媽媽,我譴責這種行為;但作為特首,受人二分四,我愛莫能助,你都係過主啦。同樣,作為媽媽,如果我的兒子為了香港前途而入獄,我感到無比光榮和自豪;但作為特首,受人二分四,我幫你唔到,最多請你參加集思大食會,斬舊叉燒畀你好無?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04

京自編自導自演的《戰狼二》被英國傳媒狠批宣揚民族主義,吳京在記者會上大聲宣告,「我愛國無罪!」「我是中國人!」
他喊得越大聲,網民越不相信。電影宣傳期間,有網民要求吳京出示愛國的證據,展示一家人的護照。吳京本人持香港護照、他妻子和孩子則分別持美國及英國護照,所以迫不得已下展示了外母一家的中國護照。
這是很奇怪、很可笑的現象,這種現象大約只會在中國出現。一個美國人如果大喊「我是美國人,我愛美國!」;一個日本人如果大喊「我是日本人,我愛日本!」,相信不會有任何人質疑真偽。口喊「我是美國人」、「我是日本人」的人,也肯定不會改持其他國家護照,並處心積慮把孩子生到別的國家。假設被人質疑,更不會搬出外母的護照來證明甚麼。(你又不能跟外母交換護照,真是九唔搭八。)
我在加拿大,常見鄰居在前後花園插上一支加拿大國旗,有孩子的家庭,花園通常放著彈牀及滑梯,他們的孩子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習慣在國旗下玩耍,長大了必以自己的國家及國民身份為榮。沒有人會質疑他們是精神分裂的假愛國。更不需要出示外母的護照作為證據去證明愛國情懷。
別的國家、別的國家的國民也愛國,卻愛得坦然磊落,愛得理直氣壯,只有中國人,愛得那麼奇怪、可笑,怪誰?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05

八月三日,珠江口兩艘貨船相撞,至少一千噸棕櫚硬脂落入大海。八月五日,硬脂碎塊,成千上萬,漂浮到港,見於新聞報道,然後鄭月娥政府才說已有留意,並已獲廣東當局通報。
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為大陸官家開脫,非常落力:「撞船地點距香港數十公里,廣東當局最初以為可以自行清理硬脂,後來發覺將影響香港,已即時通知我們,完全沒有延誤。」但是,據環保觸覺總幹事譚凱邦查考,撞船地點距香港水域不過四公里,距香港索罟群島也不過六公里。而兩天之後才通知,還可說是「即時」,甚至完全不提香港如及早防治,污染當可大減。難怪鄭月娥「唯才是用」,委謝展寰以重任。
謝展寰還說:「棕櫚硬脂無毒,即食麵也有棕櫚油。大眾不必驚慌。」他懶得多談的,是硬脂融化,將令海族大量死亡,令海濱處處油污。而海事處最初說的肇事「內地貨船」,在謝展寰口中,還變成「外國註冊的貨船」,但船公司名稱卻始終不見披露。這也許就是中共近年三令五申的「一國大於兩制」:新香港政府和大陸當局一樣,為了黨國體面,無惡不隱,無善不偽。
毒日頭下,香港義工紛紛到海濱撿硬脂,汗出如漿;冷氣辦公室裏,肚滿腸肥高官卻只管為共家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言笑自得。那些義工真是辛苦得冤枉。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10

無聊一問...話說林鄭上任,運輸署署長職位至今懸空
咁...點樣代行?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區諾軒 Au Nok-hi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12

 

銘:

自從你們幾位出事後,我們這邊很快便分好工,不同人會輪流探望所有在囚人士,也會不斷寫信,告訴你們外間最新狀況,所以,我最快只能在你和黃之鋒接受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時旁聽聆訊,才能和你們見面,希望不會太遲吧!

說起刑事藐視法庭案,我還記得那天你和潘熙討論這案件的一些片段,或許不是那天,因好幾次遇見你,你已經重覆了很多次將來面對甚麼審訊,控辯雙方主要理據為何,若果你自辯又會如何表述。你說過的話,控方一如所料地重覆,以你們不是跳傘到佔旺區為喻,強調法庭頒布禁制令民眾便不該在該處出現云云,其實這些理據是我被你「洗」入腦的,我英文差,控方那邊的英文很難聽得懂,但聽他說paratrooper甚麼,我大概記得那論據已經在你口中提過。

所以我想很多人眼中的 黃浩銘 Raphael Wong,是十分細心打點一切的人,早前和你去東京旅行,我們在一年多前便開始構想行程,你也在很早便預料,完成行程,便很有機會因審訊而監禁。我看到你這年間,經常擔心審訊連你的行程也無法成行,上到富士山,又遇上颱風—-就像寫信給你的今天一樣,擔心上不了去。然而,我是很在意別人覺得不成熟事情做得不夠好的人,所以坦白說,在旅程的後期我是越來越失落,因為我不是完人,行程規劃、指示達不到你的要求,我是應該要讓你和女友能夠最安然、最無憂無慮在入獄前留下最好的回憶的。

Melody對於你入獄,說道「黃浩銘係一個點嘅人,我哋將佢嘅嘢做雙倍」,那真是說易行難了。不過正如在山頂上,我猶豫還應否沿山頂頂著強風環繞一周時,你決定頂硬上,而我們面對著那麼多難關,旅程可以成行,山頂可以攻克,颱風可以熬過,可算是生命中來得不易的鼓勵。我只希望在你身陷囹圄的日子,大家把這份鼓勵作為盼望,以朝著做雙倍的決心前進,在你出來之時,看到努力過的達到你要求、足以令你放心。

「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我答應了D100頂替你的早上的職務、政治民生問題在這年大概都知道如何推動了,一切保重。

區諾軒 
23-8-2017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tanding

區諾軒 Au Nok-hin

6 hrs · 
Lo Lap 加油阿諾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14

其實真係應得好好

周永康父親致電電台說:「我好尊重佢(指林鄭)為香港做好多嘢,但母愛每個母親都有,唔好用母愛增加自己政治本錢。」
HKCNEWS.COM
 
區諾軒 Au Nok-hin
Chan Ballsir 突破盲腸。
隻鵝早已拋夫棄子,
依家安排夫與子留京為人質,
目的只係政治上爭權上位,
由佢口中講"母愛"真係難聽過粗口!!!!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15

隻天鴿真係勁揪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21

颱風天鴿逐漸離開香港,有市民發現大量垃圾被沖上岸,其中以香港西南部的情況較為嚴重。有網民形容「...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22

撐香港 Support HK shared a post.
8 hrs · 

杏花邨海邊除了受風浪吹襲外,不少海洋垃圾也被捲上岸 

 
 one or more people, tree, outdoor, water and nature
‎Mimi Law‎ to Hong Kong Marine Lap Sap IS Serious - so What to Do About It?
10 hrs · Hong Kong · 

Marine lap sap brought on shore by Typhoon Hato at Heng Fa Chue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23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24

#聯署要求:保留BBC 國際頻道24小時播放】Click See More for English

聯署由 ADM Capital Foundation 發起,政府宣布香港電台不會再24小時轉播BBC 國際頻道,聯署發起人表示促請政府重新考慮並保留24 小時轉播BBC 國際頻道。

BBC 國際頻道是享譽國際,提供高質素和持平的報導的電台。它的節目內容廣泛,除了新聞之外,還有資料豐富和有見地的節目,為我們在全球面對重大問題時提供解決方法。更重要的是,它對環保議題的報導之廣泛及深入,是本地傳媒無法取代。因此,它提供的環保議題報導,確保我們能夠及時了解全球在環保方面發生的情況以及與香港有關的情況。因為世界面臨的無數環境挑戰,最終影響到我們所有人。

Keep the BBC World Service on RTHK 24hrs/day
Sign petition: https://goo.gl/Z8sTH1

RTHK has just announced that as of 4th September, the BBC World Service radio coverage – currently 24 hours per day on 675 AM – will cease. Instead it will be replaced with the state-run China National Radio Hong Kong Edition, primarily in Mandarin, to enhance the cultural exchange between the Mainland and Hong Kong. The BBC World Service will be broadcast from 11pm to 7am only.

The BBC World Service is acknowledged worldwide to be one of the most comprehensive, high quality and balanced news reporting platforms available on air. Its coverage goes beyond simply reporting news, but includes informed, insightful and relevant programmes that address some of the biggest issues we face globally – importantly it covers environmental issues in a way that no other local media channel does. In particular, this coverage ensures that we can keep abreast of what is happening globally on the environment as well as how this relates to Hong Kong. We are particularly concerned on the myriad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facing the world – as ultimately this affects us all.

We support introducing channels to enhance cultural exchange, but request that this is not at the expense of such an important media channel.

港台宣佈於9月4日開始,將會終止BBC 國際頻道,現時於AM675 台24小時播放的服務。該頻道將會改為播放「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香港之聲」,該頻道的節目主要為普通話,作為加強大陸與香港之間的文化交流。BBC…
SUPPORTHK.OR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26

大家實在無必要分心去追究石先生或湯先生到底要説什麼話給誰聽,反正你也不會滿意,而且他亦不會在討論過程中改變他形容現況的用辭,模糊不清沒有焦點的口水戰,算吧啦!

應該注意的是,中共一直利用任何機會去破壞香港人和世界各地對司法制度的信任。一如以往的人大釋法、DQ案一樣,袁國強今次把司法制度拖進政治鬥爭的漩渦裏,針對公民抗命的行動,而且陸續有來。公民社會的選擇:一是口號式不停質疑整個司法機關,一是把握時間清晰論述文明社會對公民抗命應有的法律原則和什麼是公民抗命者應擔當和不應擔當的,確立以後公民社會的抗爭理念手法和行動邏輯。

【新增短片】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今早出席電台節目時,再被問到政府就雙學三子衝入公民廣場...
S.NEXTMEDIA.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38

We need a constructive discussion over changing boundaries how, when, what criteria.

港大民研計劃受委託做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過半數受訪者支持開發部分郊野公園用地作住宅,但持反對意見的有四成。…
CABLENEWS.I-CABLE.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41

十號風球後,尾造秧仲撐得住!
除左我地的尾造秧,大家都要為其他農夫的農作物打氣,撐住!

 
 outdoor, nature and text
 text, outdoor and nature
 text and outdoor
 cloud, mountain, sky, grass, outdoor and nature
禾‧花‧雀‧塱原生態農社 added 4 new photos.
7 hrs · 

今年尾造秧首遇十號風球,尚幸安然渡過。不知往後還要抵抗多少個颱風,讓我們為眾秧苗打氣,加油、加油.......長春社 shared 禾‧花‧雀‧塱原生態農社's pos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43

#學習新加坡
/文章亦點出,黃之鋒被判囚,變相被禁參選公職5年,連同羅冠聰等6名立法會議員被政府入稟,要求判其宣誓無效,特區政府透過自行入稟,再配合人大釋法,以法律手段打擊民主派人士和民選議員。雖上述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的被告從技術層面而言確實有罪,但文章指,外界普遍認為,上訢庭判刑過重之餘,更是配合政府要摧毀社運人士和激進政治人物的渴望。/

 
 

【新加坡化】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95

律政司覆核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上周獲判得直,16名被告由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中,改為即時監禁,其中路透社引述政府資深官員的消息稱,高層的檢控人員原本不建議就重奪公民廣場案上訴,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推翻有關決定,堅持重開案件。亞洲...

See More

律政司覆核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上周獲判得直,16名被告由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中,改為即時監禁,其中路透社引述政府...
 
POST852.COM|BY 852郵報
Derrick Lee 法官的說話,何等漂亮,何等自圓其說,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法官不是神聖,但只有他一言堂,確實是十分危險的!
Amy Ching 支持上訴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46

【重判公民抗命,並非 #求仁得仁

正如石先生所言,公民抗命是公民社會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歷史上也證明許多公民抗命最後是對的。如果有一天司法變成了惡法,公民抗命就是除了革命之外最後的糾正手段。

因此,一個合理的政府對於合乎正當要求的公民抗命運動,應該予以最大的寬容才對。但我們的政府卻是相反而為的,這難道不令人憤慨嗎?這是情緒化的結果,還是對未來公民社會發展的擔憂?

如果石先生對議員 DQ 案感觸良多,認為政府有權也不一定要用盡,那麼為何今次個案就不是有權用盡、趕盡殺絕的個例,而是「求仁得仁」的結果呢?

...

小麗民主教室

石永泰先生接受有線節目訪問,談雙學三子被判入獄一案,提到抗爭者「出得嚟行,預咗要還」,被判入獄...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47

正正係寫入《基本法》嘅民主承諾不獲兌現,香港人先至要展開抗命時代。普選寫咗等於有?信中共一成,雙目失明啦!

#袁木好誠實
#李鵬係我地最偉大嘅領袖

...See More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出活動時稱,在香港「違法達義」的青年爭取的是民主,而普選特首和立法...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49

現在將16個不為私利的年輕人判囚,一個社會這樣子去摧殘年輕人,若然政府勝利了,這個社會必然墮落;若然政府輸了,社會的報復力量勢必強大!

在法律程序的角度來說,其實當律政司不滿意原審法庭的裁決,是可以在21天之內要求原審庭覆檢,這事情曾經發生在長毛和民間電台身上,原審庭在檢視其裁決後認為有不妥當時是可以重新判決的。今次事件是律政司逾了期,再提覆核刑期,根本整個手段都是錯的。律政司在原審時用了較易入罪的非法集結去檢控各人,在入罪後卻提往上訴庭指各人為形同暴動,即是告非禮卻判人強姦,那有這種邏輯的呢?

...See More  

Leung Kwok Hung shared 社會民主連線's video.

今天十號烈風訊號,小編特意剪輯了長毛對今次政治判囚的種種看法及觀點,影片較長約18分鐘,內容包括對上訴法律程序的解說,對原審庭和上訴庭處理手法的差異說明,律政司在今次事件中的角色和其貿然更改中長期判囚的覆核要求過程。

影片剪輯至 D100 Radio 長Q直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將16個不為私利的年輕人判囚,一個社會這樣子去摧殘年輕人,若然政府勝利了,這個社會必然墮落;若然政府輸了,社會的報復力量勢必強大。原審法官說判有抱負的年輕人入獄是法庭不想見到的,因此原審法官沒有判他們進牢,原審法官遵從了自己的言論;可是上訴庭的楊振權又模仿原審庭的法官,再說一遍法庭不想判有抱負的年輕人入獄,卻反其道而行判處各人入獄,要知道重來就沒有判囚,就是楊振權將他們判囚後又說不想判囚,那這番說話意義何在呢?

長毛直斥湯家驊和其他維護上訴庭言論的人完全是自取其辱,原因由於過往國家領導人訪港皆不會召見法官,但習近平卻一反過往做法,在留港期間召見上級法官,又公然主張違反普通法精神的三權配合論,而香港的三權包括特首、立法會及司法界皆沒有公開指斥其言論有損司法獨立,在三權配合下司法獨立又如何生存呢?
公民去抗命是一個權利,亦是一個在文明社會優秀的傳統,作為法庭應該尊重這種權利,法庭作出裁決時除了考量事實外,亦必需考量社會當時的背景和抗命者的動機。世界現在進步了,發展出一種東西叫做第四權,新聞界在判決作出後,在不影響法官作出裁決情況下,是有權可以去評論司法界的,若然在裁決後評論也視為藐視法庭,那言論自由便撤底覆亡了。

在法律程序的角度來說,其實當律政司不滿意原審法庭的裁決,是可以在21天之內要求原審庭覆檢,這事情曾經發生在長毛和民間電台身上,原審庭在檢視其裁決後認為有不妥當時是可以重新判決的。今次事件是律政司逾了期,再提覆核刑期,根本整個手段都是錯的。律政司在原審時用了較易入罪的非法集結去檢控各人,在入罪後卻提往上訴庭指各人為形同暴動,即是告非禮卻判人強姦,那有這種邏輯的呢?

月捐支持社民連: www.lsd.org.hk/donate
成為社民連義工: www.lsd.org.hk/volunteer
社民連行動公開資訊: telegram.me/lsd_actio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50

 Betty Chiu 政府既打壓,比我地更清楚睇到羅冠聰係一個點樣既人。即使被囚禁,也不看一己榮辱,將焦點轉移向外,將關心化成力量,鼓勵大家在能有自由的空間實踐,不放棄羅冠聰 Nathan Law
7 hrs · 

【聰滿信心】昨晚(18/8)我聽到戰友在荔枝角的聲援,萬分感謝。請告訴他們:我很好!我很堅強!但請大家把聲援的精力放在大街小巷上,與共產黨打最徹底的宣傳戰!要定期到街頭演講,向市民喊話,而非政治犯們。我們心懷感激,但你們有更重要的任務。

聰 19/8/2017
———————

...See More

 1 person,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1:53

Jordan Kwan 鋒仔加油,你絕不會孤單,你為港人犧牲咗自由,港人有目共睹,你哋無懼強權,不向暴政低頭,為公義抗爭到底!人民嘅團結就係力量,永遠撐你哋呢班熱血抗爭者!

Miyako Fireling 加油 ,多謝你地!香港人等你地
Nelson Leung Siu Lun 之鋒可以在監倉宣傳自己信念,打倒政權!

【黃之鋒的口訊】

給親愛的香港人

昨日(星期一)晨早6點起身時,聽到收音機報導聲援遊行是傘後最多人,喺床到忍唔住笑左出來。真係好感動,多謝大家願意企返岀來。

...See More

 one or more people and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02

【黃之鋒的口訊】
給親愛的香港人
昨日(星期一)晨早6點起身時,聽到收音機報導聲援遊行是傘後最多人,喺床到忍唔住笑左出來。真係好感動,多謝大家願意企返岀來。
大家做嘅嘢,佢每日都係報紙睇到,無論係眾志成員定其他朋友嘅的文章都令我好感動,大家要記住企出來!香港人同眾志都要加油!
我知道香港眾志有好多義工朋友出手相助,真係萬分感激,希望香港人可以一齊撐住眾志。
我嘅倉友叫我做鋒仔,佢話兩個月前係呢到見到羅冠聰來探訪。我地做過嘅野係真係有用,而家因為青年監倉要上堂,有得揀木工同埋圖像設計,我揀咗圖像設計,希望岀返來果陣都可以幫手整到文宣。
見到星期日嘅人潮,我為香港人覺得驕傲,我相信民主嘅路依然可以行落去。希望大家都可以多啲關心其他因為抗爭被困住嘅人。
最後都要講句:香港人!唔好放棄!

黃之鋒 Joshua Wong

8 hrs · 

#月捐計劃 面對政府打壓,我們絕不懷憂喪志,如欲支持我們的社區運動、前途研究、議題倡議、公民抗命,請以網上月捐或支票郵遞:https://www.demosisto.hk/donation

#加入眾志 香港眾志會繼續為民主自決奮鬥,我們希望有你加入成為義工:https://www.demosisto.hk/joinus

 one or more people and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03

堅毅的抗爭者;勇敢的羅冠聰,我們以你為榮。一起撐住!
———

香港眾志 Demosistō shared 羅冠聰 Nathan Law's post.

4 hrs · 

#月捐計劃 面對政府打壓,我們絕不懷憂喪志,如欲支持我們的社區運動、前途研究、議題倡議、公民抗命,請以網上月捐或支票郵遞:https://www.demosisto.hk/donation

...See Mor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05

唔知大家有無留意,新界東北無原居民出來抗爭,因為原居民村不受影響,河上鄉個V zone仲要擴展咗,不過啲非原居民就要被逼遷。明晒啦!

 
 

「剛有十三位抗爭者因新界東北撥款衝擊立法會,被追加判刑至囚十三個月。為何他們要為保衛別人的家園而抗爭?因為在地的居民要被逼遷。為何被逼遷的只有非原居民而沒有原居民?」

- 林芷筠:非原居民的哀歌

為何被逼遷的只有非原居民而沒有原居民?政策對兩類人待遇不同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07

【刑期覆核】陳文敏認為法律制度應建基於公義價值:

全文:http://wp.me/p8iPwg-iO9

//案發的時候,所謂以激烈手法進行抗爭的歪風尚未出現,若將日後出現的情况歸咎於當日的年輕人又是否公平?//

【即上評台:http://www.pentoy.hk

#法律 #公義 #雙學三子 評台 Pentoy
======================
- 立即按Like及Share,即刻與各方好友分享貼文!
- 於「在動態消息上顯示此專頁貼文」選擇「搶先看/See First」!
- 於「通知」剔選「所有貼文」,獲取評台Pentoy更新通知!

最近有位法律學生給我發了一封電郵,對近日法院的判&#277…
PENTOY.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08

【似曾相識的歷史】1987年6月,有過百萬韓國人發動六月民主運動,要求全斗煥下台之餘,民主化的訴求此起彼落;若把時間點較至2014年,地點移至香港,那些在韓國發生過的社會運動,其實在香港亦發生過。

全文:http://wp.me/p8iPwg-iOr

#評台 #Pentoy...

See More

近年的香港,只見吏治腐敗、制度崩壞,一道高牆正把香港人逼至邊緣。社運份子被香港政府的三權合作淪為政治階下囚,在…
PENTOY.HK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18

無咗 #李氏力場 一個 #十號風球 令香港啲物業混帳管理浮晒上嚟

#MTR #港鐵
#昇御門 #杏花邨

...See More

天鴿(應該係天鳩先啱,日文真係叫鳩,我估Read More
MARTINOEI.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19

點解林鄭唔坐高鐵由杭州去深圳福田,竟要留多晚?身體最誠實

不如以後都唔好返來,一家在中國大陸家庭團聚咪幾好

特首林鄭月娥昨早出發,一連兩日訪問上海及杭州,出席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的晚宴及致辭,今早會與上海市委...
HK.APPLE.NEXTMEDIA.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20

傳真社在眾籌網頁如此寫:「現在是人人做記者的時代,發佈新聞太容易,太快,辦通訊社似乎是在走回頭路,其實非也」

「現在的主流新聞媒體和網媒花大量時間爭奪煽請故事和忙於更新你有我有的即時新聞,以滿足廣告客戶渴求的點擊率。大量的記者和編輯每天的任務就是維護點擊率。」

林忌:我想問林子健事件上,究竟傅真社的做法是否「太容易,太快」,然後搶住同網媒做「煽情故事」去爭點擊率呢?如果都係,係咪違反左佢最初叫公眾籌款支持佢成立的「初衷」呢?

最近城中一以眾籌起家的通訊社,因為質疑一名民主黨員被非法擄走的案件,一時風頭無兩。支持這位民主黨人的,不少懷疑曾是這通訊社的金主,有人繼續撐這通訊社,更多人表示這通訊社公信力「道行一朝喪」。不少有定期產看本網…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20

澳門八成電力靠珠海發電,結果一個風就令珠海停發電,而澳門全市大停電

仲有D人話要拆船灣淡水湖喎,再一次說明:香港人,我地要靠自己

受天鴿影響,澳門多區出現水浸,今早11時起更突然停電。其中在氹仔剛開業不久的羅斯福酒店,至中午約12...
HK.APPLE.NEXTMEDIA.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22

地要坐監而689竟仍在外逍遙?!!!!
太不公平了!!
https://m.facebook.com/kmchancuhk/posts/1653654221346371

 
 
香港電台視點31
14 hrs · 

【烏雲下的社運】他們擁抱、他們流淚、他們入獄。高牆一方,有人讚揚法官判決;亦有萬人上街,質疑覆核有政治動機。被判囚的幾乎全是社會運動的活躍人物,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正面對佔旺藐視法庭案,亦隨時成為階下囚。

有東北案被判囚者的家人表示,不解政府為何要摧毀年輕人的夢,寫下字字有淚的信予獄中的兒子。香港的社會運動,烏雲蓋頂,會否因高牆的所為而陷入低潮?

#律政司 #反東北 #岑敖暉 #社會運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24

新民黨叫香港人參軍喎,不如叫建制派自己啲仔女去中印邊界掟石先啦!一寸領土不能少!毛主席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宜家印度侵犯中國邊境喎,建制派愛國愛黨,係唔係好應該響應毛主席號召去保家衛國先?宜家就係報效祖國嘅時候!機會黎喇飛雲!!!
 
強烈要求建制派身先士卒!叫香港人參軍之前,搵自己d仔女做左榜樣先!
 
拿!係新民黨叫咋,唔係新民主同盟,唔好搞錯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25


 
這是我們真正失語的地方,我們囿於「示威者的暴力是不對的」然後就停在這個地方,更甚者是自己也在示威者之間劃了一條線,分類哪些暴力是我所接受的,哪些是我願意站到體制高牆一邊的。
 
每個人心中的尺都不一樣,而當受損的是我們自身,例如假如我們是那些保安,那些被砸到的人之類,對於這類行為的容忍度也大概不同。所以法庭的角度看,維護「安寧」本身是其要恪守的界線,示威者背後的理念本來就不在考慮之列。但我們自己心中的那把尺,真的可以,真的應該摒去他們的理念嗎?
 
我明白香港人不應該,不會,不能,不可以鼓吹任何形式的暴力,某程度上香港處於一種很微妙的文明狀態,打破了,會戳破不少謊言,但很痛苦很混亂,不戳破,大家還能享有好些物質上和社會上的好處,不要忘記香港仍然是人類文明發展指數最高的地區之一。
 
即使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在這個不公義社會中的既得利益者,但我理解年青人的焦躁,也不滿社會的不公和制度暴力。正因如此,我更無法對他們的「過激行為」落井下石,我會告誡他們,這樣的行為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很大的代價,但如果他們思量過後依然決定去做,那我仍然很理解。這也是我不忍看那幅照片的原因。我們都欠了他們。不單是羅冠聰,不單是雙學,而是欠了整整一代,甚至兩代人。
 

Astrophel Lim

Honestly, 羅冠聰獄中照,雖然見他面帶微笑,意志不似被消磨,但仍然是令人心傷的一幅照片。我明白分享此圖的人是想表達他意志堅強的一面,但我仍然覺得不忍視之,我自己也不想貼這種圖片。不過我不是左膠,我不會反對乃至批鬥貼圖的人指他們貼圖不道德甚至無恥,但看着年輕人被如此對待,入獄乃至被銬,終究是心傷的。
 
同日有人...

See More保衛香港自由聯盟 shared Astrophel Lim's pos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34

好書送比您 [廣傳通知朋友]

《上書局》多年來一直推動本土文化,出版香港歷史丶文化丶政治及社會研究。為了讓更多人讀到這些書,我們決定將過去多年出版作品一次過免費送比讀者。手快有手慢冇,送完即止。

送書詳情:
書店時間:
1)本星期五 2:00pm 一8:00pm 只限城寨會員 
2)本星期六至日 10:00am 一6:00pm開放予公眾

書店地址:
偉業街116號聯邦工業大廈2樓《上書局》,牛頭角地鐵站B6出口向海濱方向行4分鐘。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Ann Wu 上書局D書一向唔錯,我一直都搵緊新君皇論1同國際政經夢工場1、3,有冇貨淨?我願意原價入貨,可否留給我?
6 · 12 hrs
城寨 抱歉,已斷貨。
atrick Kwan 請問我是城寨會員嗎?
城寨 To Patrick Kwan 閣下不是會員,歡迎加入。
Patrick Kwan
Patrick Kwan 如何加入
城寨 Patrick Kwan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39

【理法思苦】十六子刑期覆核︰爭取終審上訴的機會

【全文: http://wknews.org/node/1535 】

……經驗老到的舊老闆再說下去︰七個裁判法院,連同區院、高院,一眾法官,肯定有「釘官」,亦有判得鬆手的法官;就算同一個官,兩個被控同一罪行的被告不同時間交付他面前,他審視過不同的案情、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加減刑因素,這次判重些下次判輕些,完全沒甚麼稀奇。她出入刑庭這些年來,當然不可能每一個client都無罪釋放,而每次定罪量刑後,無論輕重,她從沒見過有一個檢控官會得意洋洋地表示判刑如他們所願;相反,即使被告已經被判以年計監禁,檢控官仍是會半帶譏諷半帶禮貌地「恭維」她說︰「佢好彩啦,判咁輕。」

檢控部門的「天性」,幾乎就是每宗案件都覺得可以「再判重啲」,總不可能任由律政司每次覺得法官判刑不如意,就提到上訴庭要求改判加刑。所以,《刑事訴訟程序條例》(Cap. 221) 第八十一A條就嚴格限定,律政司司長只可基於判刑並非由法律所容許(例如超出可判處的最高刑罰)、原則上出錯,或者明顯不足(manifestly inadequate)(或者明顯過重),才可以申請覆核判刑;第八十一 B 條亦訂明,如果上述的理據不被接納,上訴庭就可維持原來的判刑。因此,就算舊老闆的對手總是對法官的量刑咬牙切齒,她從沒遇到過律政司申請覆核這些案子的刑期,因為檢控官(甚至其上司)覺得輕是一回事,但是否達到法律所指 manifestly inadequate 的程度,剛完全是另一回事。

正是由於法例對控方申請加刑有相當嚴格的限制,律政司本身的檢控政策下,也不會輕易動用「刑期覆核」的權力。《檢控守則》第22.8段訂明,基於法例提出刑期覆核申請,是在「特殊情況下」才展開的程序。當局在東北和公民廣場兩案覆核裁決後連番發表聲明指,律政司是依法和依照《檢控守則》行事,以回應「政治目的」的指控;但律政司的解釋,其實帶出更多疑點。

正如上文所說,《檢控守則》訂明刑期覆核是「特殊情況」,但東北案、公民廣場案,是律政司在短時間內接連就同一類別案件的判刑提出覆核(包括向原審裁判官和上訴庭提出),這當中的「特殊性」何在,或者是「特殊」在刑法問題還是政治問題,當然仍得由律政司解答。可作比較的是,從2013到2015年,律政司總共提出十宗刑期覆核申請,三年的分佈分別是五宗、四宗和一宗,當中沒有任何涉及示威或者公眾秩序的案件;及至2016年單一年度內,則已經提出並處理了兩宗覆核,是同樣關於公安法案件,甚至連案件編號也是緊接著的。

……

東北抗議、公民廣場兩案,十六名被告被上訴庭一口氣改判入獄,本身具豐富刑事訟辯和上訴經驗的港大學者張達明批評上訴庭變相重新審理事實爭…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42

東北案抗爭者之一劉國樑(Keal)的女友,昨日探望了Keal,並寫下有關兩人生活點滴的書信。

Below is a letter from the girlfriend of Keal Lau, one of the 13 involved in the case of protest against NENT Development.

───────

劉國樑係好多人心目中既形象都係麻甩,大叔,hea,不過佢係我心目中就好唔同,諗起第一次同佢約會,面帶傻笑,毫無打扮,照舊踢拖,我果一刻覺得佢好特別,當日記得睇完屍殺列車,再帶我去一間茶餐廳食d充滿男人浪漫既野食,成個過程都好唔似係溝緊女既feel,哈哈

老實講自己身邊搞社運既朋友寥寥可數,佢算係我第一個認識參與比較多社運嘅朋友,深入了解佢發現尼位大叔雖然好懶,但面對不公既事同冇回報下盡力去幫去抗爭,佢有既係良心,仲話好想第時開間bar係for更多社運朋友仔係到相聚開會等等等等,雖然好多野講......但我絕對支持佢咁做,因為政府仆街,人所共知,相信係今日香港既暴政下,集結力量必有能力反抗

正正因為我覺得佢為人夠真,心地善良,對朋友又好又有義氣,任何時候都做番自己,相處落黎好舒服。(唔想讚佢咁多,出番黎睇佢會暗爽。)

講番佢既近況,近排我去探監探左佢兩次,第一次情況冇我想像中咁惡劣,令我安心既係囚友都對佢唔錯,係野食難食,倉房熱焗(好彩同佢係非洲訓練左),有電視睇下hea下,皆因佢係個好鐘意攤既人,所以佢都同我講,一入監獄就即攤。還有,藉著果次已經同佢交待好出面發生緊既事同埋其他人對佢既關心,而佢都係表露番個招牌笑容。
今朝同kc,伯母再探,伯母見到佢面色幾好,都安心哂,劉仲笑笑口同我地講食緊飯有個大隻黑鬼讚佢靚仔,果陣我幾驚佢唔再直呀!仲有,佢話生活好正規,早睡早起有波打,佢知道自己即將會變男神(嘔)~另外,全程佢講得最多就係話真係好悶,果到冇鐘睇,時間感覺好漫長,仲要可以睇電視既時間係冇野睇,所以都係果句,快d多d寫信,入下書同相等比佢望下解下悶(如果邊位人兄想,我同佢d戰友都可以幫下手),等時間快d渡過呢咁多個月~

雖然一切事,包括當時既事件沒有陪同係你身邊,但你仍然有著一班非常關心你擔心你的戰友朋友和現在的我撐你到底!
想念你,我愛你劉國樑!!!你唔係政治犯,你係良心犯!!

───────

Keal Lau in a lot of people’s eyes is “Ma Luck” (In Cantonese, grassroots and manly), appeared like an uncle, and often very chill. But in my eyes, he is very different than that public appearance. Recalling my first date with him, he wore a silly smile, not particularly well-dressed, with his usual slippers. I find him very untypical among guys – that day we enjoyed the move “Train To Busan” (translator: a non-fiction thriller of South Korea) and then we had dinner at Cha Chaan Tang, ordering a typical dish, which is known on the Internet “the romance of man”. Interesting enough, that night was not like any night that a man brings a girl out.

To be honest, I do not have many friends who participate in social movements, he was one of them who is more into it. Knowing him better, I find him particularly enthusiastic in defending against injustice, even though he looks older than people at his age or that he is lazy. What he upholds is his conscience. He often tells me that he wants to run a bar for his social movement friends to gather or hold meetings. Even though I may comment a lot on his ‘dream’, I absolutely support his idea. Because the Government sucks, everyone knows that, I believe in the present day of Hong Kong under the authoritarian rule, unity in our power must translate to ability to resist.

Because of this, I find him very sincere and kind inside. He treats his friends very well and at all times. He would just be himself, not pretentious, so he is in fact a easy-going person. (I don't want to praise him too much, he might be too carried away when he reads this when he is released).

Talking about his current well-being, I have visited him twice in the prison. In the first time, it wasn't as bad as I thought. I am assured to hear that his cell-mates treats him well. The main complaints are the tasteless food and the stuffy environment (luckily we got some training in Africa). He has a TV to spend his time on. Because he really likes to lie down and enjoy himself, therefore he told me that the first thing he did inside was to lie down. Besides, with that chance, I also updated him with what was going on outside and regards from others; he responded with his typical smile.
This morning I visited him again with KC (his friend) and his mother. Auntie was reassured when she saw him looking well. Keal also in a laughing tone told me that there is a black well-built guy praising him handsome, how frightened I was that he might be no longer a straight guy! Besides, he said that he has a disciplined life now, sleeping early, waking up early, gets sports everyday, he told us he is going to be a “boy-god” celebrity figure ( gross - ). All along the repeated message is that he feels very bored inside, there is no clock inside and he feels time passes really slowly; and when he can watch TV there is no good shows for him to see. So as I am repeating myself, please write letters to him, give him books and photographs to get him out of boredom. (If anyone have good suggestions, his friends and I would help out.) Hopefully time would pass really quickly.

Even though I couldn't be by your side throughout, including the protest itself, you still have a group of good friends who cares a lot about you and I. We will support you always!

Miss you Keal! You are not a political prisoner, you are a prisoner of conscience!

Translation Credit to Translators for dialogue in HK

───────
寫信須知 Reminders on writing letters:
https://goo.gl/urwrkg

探訪物品須知(男生篇)Reminders on approved hand-in articles
https://goo.gl/pxjjfW

支持在囚政治犯聯署 Petition to support political prisoners:
https://goo.gl/oUg8GU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tanding, sky and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48

【越洋守望】來自台灣的支持

身處台灣的朋友,希望以具體行動支持香港在囚的抗爭者和家人;她們仿效國際社會做法,邀請台灣民眾和任何人撰寫明信片,慰問和支持在囚者。

雖然守望前線仍未確定寄明信片是否和寄信一樣能送到在囚朋友手上,但我們對台灣朋友的努力,實在感動之至,希望大家繼續努力,讓海外和國際社會持續關注和守望每一位因抗爭而在囚的人。

...See More

 
 text
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聲援香港政治犯明信片行動】

台灣人權促進會跟華人民主書院發起寄明信片的行動,呼籲台灣民眾寫信支持香港在囚者。請大家寫上支持同伴的話,上面一定要寫上抗爭者的名字,我們會有志工寫上相關的囚犯編號,台權會跟華人民主書院會收集寫好的明信片,並轉交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寫信行動-
如果你想要寫信給相關的抗爭者,也請注意以下事項:
(1) 信封請註明囚犯全名、「支持在囚社運人士」
(2) 寄往懲教所給在囚人士的信件,會被懲教署職員拆開檢查。在確定封信無違禁物後,職員會收起封信,不會給在囚者,只會交信紙部份給他。
(3) 並沒有一定要使用白色信封或信紙,但信封或信紙上絕對不能貼上任何貼紙或貼上閃粉、額外裝飾。
(4) 除信紙外,不可以附有任何物件,例如:錢、郵票、回郵信封、食物、書簽、名片、剪報等等。

交到以下地址:
華人民主書院:臺北市大安區師大路105巷9號
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台北市中山區天祥路61巷22號2樓
或寄到以下地址: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西灣河耀興道72號聖十字架中心六樓

在囚者名單:
黃根源(反新界東北,入獄8個月)
梁曉暘(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黃浩銘(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劉國樑(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梁穎禮(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林朗彥(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朱偉聰(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何潔泓(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周豁然(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嚴敏華(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招顯聰(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郭耀昌(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陳白山(反新界東北,入獄13個月)
黃之鋒(926公民廣場案,入獄6個月)
周永康(926公民廣場案,入獄7個月)
羅冠聰(926公民廣場案,入獄8個月)
陳柏洋(旺角初一衝突,監禁9個月)
楊家倫(旺角初一衝突,監禁4年9個月)
陳卓軒(旺角初一衝突,監禁21天)
陳宇基(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個月)
許嘉琪(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麥子晞(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薛達榮(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楊子軒(旺角初一衝突,被判入教導所)
羅浩彥(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連潤發(旺角初一衝突,監禁3年)

明信片設計/于顥、昆儒
-------------------
定期定額,一起守護人權!
居住權專案募款:https://goo.gl/iR2sxg
捐贈電子發票,愛心碼:1984

守望前線 Story Of the FronTiers shared 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s post.

11 hrs · 

身處台灣的朋友,希望以具體行動支持香港在囚的抗爭者和家人;她們仿效國際社會做法,邀請台灣民眾和任何人撰寫明信片,慰問和支持在囚者。

雖然守望前線仍未確定寄明信片是否和寄信一樣能送到在囚朋友手上,但我們對台灣朋友的努力,實在感動之至,希望大家繼續努力,讓海外和國際社會持續關注和守望每一位因抗爭而在囚的人。

Our friends from Taiwan wish to support imprisoned protestors and their family with actions. Following international practices, they are inviting Taiwanese and everyone to write postcards, so as to express their concerns and support to the inmates.

We are unsure whether postcards sent to different institutions could reach the hands of our inmates just like letters, we are certainly moved by the effort paid by our Taiwanese friends. We hope that everyone could continue their part in arousing sustained concerns overseas and in international communities and look out for each and every imprisoned protestors.
───────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52

連登消息:澳門在缺水缺電下,水賣$150兩支,飯盒$100個...
多謝英國留下的優良排水系統與基建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55

澳門嘅慘況係教訓大家,水電等基礎建設一定要自給自足,與其起花錢起大白象高鐵,倒不如起足夠嘅海水化淡及新能源發電設施,長遠令香港能夠自給自足。

#提議填平船灣淡水湖起樓班HIHI可以收皮未

【明報專訊】政府正就本港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公眾,兩電高層昨出席浸大舉辦的研討會時都質疑內地買電方案的可行性,其中港燈指出,向內地…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2:59

#風暴噏乜9】這麼可愛一定是

#無錢新聞事事旦旦

 
 1 person, smiling, text
 
 
新聞噏乜9 shared 名校 Secrets's post.
Chöw Steven 毛是surname,先生是given name,唔查清楚就話人地大台,呢個page可恥! #曲線真係要講明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1

#風暴噏乜9】香港陸沉啦?

#毒果早唞

(風暴噏乜9同天文台一樣,每小時更新,好似係)

 1 person, text and outdoor

新聞噏乜9

8 hrs ·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1

The since-deleted message from 黃之鋒 Joshua Wong said: "Looking at the crowd on Sunday, I feel proud of Hong Kong people, and believe that [we] can still continue down the road of democracy. I hope everyone can show more concern for others who have been jailed for taking part in the resistance... Hongkongers! Don't give up!"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2

"I am nothing compared to you and the other protesters currently behind bars," 譚得志 Takchi Tam(快必)of People Power told jailed activist Raphael Wong in an open letter.

"We sometimes yell that we will take down the communist party, but in fact, we are afraid of offending our own bosses. We resist, not only through words or talk, but also through our actions and our honesty; we resist, and we must pay the price – it is not a light cross to bea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2

Opinion: "We hope the law will protect the weak from the strong, the poor from the rich, the people from governments, which are all despotic in their dreams. Instead, we have a system in which people who have been convicted and had their punishment are wheeled into court and punished again, which is not the way the law is supposed to work, in most places," writes Tim Hamlett.

Reading the Court of Appeal’s on its latest jailings of juvenile dissidents, I was struck by a sudden sense of deja vu. Surely there was something familiar here. Then I…
HONGKONGFP.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5

//最諷刺是懸掛於松山上的十號風球,竟連同懸掛風球的信號架一同被吹走,松山燈塔旁突然變得空空如也。在電視、電台及網絡同時失靈時,連最原始查看風球訊號的途徑也失去,上天似在嘲笑澳門人在颱風前是如何蒼白與無力。

澳門表面看似風光,但一場天災加上部份人禍,已令小城原形畢露。猶幸在天災人禍下前線人員仍緊守崗位,盡可能把傷亡數字減至最低,值得我們致敬!//

費特 · 自由寫作人

自稱「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澳門,平日五光十色,多采多姿,但一場強颱風「天鴿」,馬上使小城原形畢...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06

//問:你地點解加入依個團隊?

Ann:點解《屯們誌》會寫作企人邊?因為我地覺得社區係人同人之間嘅連結。唔係一幢幢大廈,一間間屋,閂埋門唔埋身邊嘅事。我地好想重拾細個嘅鄰舍關係,所以特登取「們」字。

當初參與助選,都有一種想求變嘅心,想為社區做啲事。有時口講冇用,要親身去做示範,俾人睇到變唔係口講,而係要身體力行。//

筆者出於好奇走訪《屯們誌》,來到才知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們沒有因選舉結束而停步。 * * * ...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13

//有時會恨不得自己手上可以有一柄尚方寶劍,先斬昏君,再斬讒臣。起碼也想有我的同宗鍾馗手中那一柄七星龍淵劍,可以斬妖除魔。用上的這些字,依據那一位楊大法官的情緒化邏輯,跟被他視為明顯帶有暴力含義的「奪」字相比,可以算是極度兇殘了,甚至可以跟ISIS劃上等號了。//

有些事越想越氣憤,有些文章越看越氣頂,有些人的說法也越聽越討厭。 有時會恨不得自己手上可以有...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17

香港就是這麼可悲......

// 當樓價升到不理性的水平時,我們可以期待的是一些非致命的災難發生,觸發樓市大跌。而現時唯一可預見的機會就是美韓衝突但不正式開戰。特區政府高官多年來素位尸餐、官商勾結、地產霸權貪得無厭、開天殺價是樓價持續瘋狂的主因,想上車信林鄭不如金正恩吧。//

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升級,恆生指數3天內下跌近1000點。雖然股市下跌的主要原因是超買,美韓局勢升溫也是跌市的導火線。萬一戰爭真的發生,資產價格大跌無可避免,當政府無法處理樓市天價, 難道美韓開戰是樓價下跌的唯一機會?…
INMEDIAHK.NE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18

(此留言己被博主刪除。)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21

// 有警務人員濫用公權力、濫用私刑去歐打一個被制服了的疑犯,明顯是帶有暴力指向性及傷害人身意圖的暴力行為。一批年輕人跨過政府總部的圍欄,或者衝擊立法會,縱然有肢體動作,卻沒有針對任何人的暴力指向性。

這兩者熟輕熟重,基本上只是一個常識的問題。林鄭月娥為什麼對前者寬容得如此露骨,對後者則苛刻得如此涼薄?//

〈求的是制度的仁,得到的是某些人的麻木不仁〉— 鍾劍華...

See More

律政司長作為政治問責官員,負責檢控政策及向議會交代,也執行政府管治團隊的政策。因為要保證司法獨立,有關檢控政策的執行,如果涉及敏感的、具有政治性質…
INMEDIAHK.NET
Tak Shu Chan 袁國强/張建宗/林鄭你呃人!
非法傾倒萬噸有害垃圾達多年!
遺害百年的染污土地和地下水!
這是更嚴重罪行!!
政府並無追究及清除!
相比更無阻嚇性刑罰,這等人不是犯法嗎?
這些人大大僭越法律!危害香港人重大利益!
又再非法建高爾夫球場!政府又是視而不見!
這垃圾山對社會危性害遠比那十三人的所"犯法行為"! (量刑比較)
*垃圾山背後黑、鄉、官、商系統崩壞香港法冶和香港人核心價值!
Tiger  Chan
Tiger Chan 只要講聲“愛國”,帶刀出街可以判無罪,搓車撞入人群都只係罰2千!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23

這是一個有關香港的故事 —— 鄔勵德 (Michael Wright) 1912年在香港出生,1938年返港加入工務司署,1941年參與香港保衛戰,後來遭日軍囚禁在戰俘營;戰後曾任工務局局長。位於大坑的勵德邨,正是為了紀念鄔勵德而命名。

城市日記 Urban Diary 策展人黎穎詩早前便遠赴英國,訪問這位前高官,拍成紀錄片《勵德年記》進行社區放映。在本土思潮大行其道的年頭,要談本土便必須先要認識香港歷史。
_________________
請支持我們繼續 #獨媒報導...

See More

(獨媒特約報導)這是一個有關香港的故事——鄔勵德 (Michael Wright)…
INMEDIAHK.NE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24

社福界「一筆過撥款」,同大家有何關係?

〈當社會工作只餘下數字〉— 安東尼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536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30

▇ ▇ #圓桌話題: 慰安婦記錄片《二十二》在中國大陸熱映,過多的關注會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嗎?▇ ▇http://bit.ly/2vo1Dv2

講述22位中國倖存慰安婦目前生存狀況的紀錄片《二十二》在世界慰安婦紀念日於中國各地上映,一週後累計票房破億人民幣,成為中國大陸首部票房破億的記錄片。

《中國婦女報》呼籲將「慰安婦」更名為「性奴隸」以表達婦女是戰爭性暴力受害者的立場。有網友指出「性奴隸」一詞帶有侮辱性,可能會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你怎麼看?有人指出《二十二》中缺乏對戰後慰安婦社會境遇的描述,民間和政府在面對「慰安婦」這一複雜議題時,應當採取怎樣的態度或措施?

...See More

對「慰安婦」受害者的過多關注,是否會影響到她們原本的生活?
THEINITIUM.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37

//我們可以說三人知法犯法,可以把他們送進監牢,刑期長短可以商榷,最終由終審法院裁斷,但不應該冤枉這三位年輕人「口是心非」或「自欺欺人」,他們是正直而真誠的青年,擁有高尚的人格。

周永康在入獄前夕寫給支持者的陳情書......在這封陳情書裏,我們看到一顆善良高貴的靈魂。//

【全文閱讀:http://bit.ly/2xbTyvK

可說三人知法犯法,但不該冤枉他們「口是心非」,他們有高尚人格
HKC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38

//對生於韓國漫天戰火年代的父母來說,由於曾經走過死蔭幽谷,受盡百廢待舉下社會頹垣敗瓦的皮肉之苦,因而他們成長之時,尤其以擺脫貧窮,改善家庭生活條件為己任,希望可以終有一日為將來的子女,帶來既穩定又豐足的環境。

但他們的政治取態,往往與他們的子女,即是 80 年代韓國的大學生截然不同。就好像劇集《請回答 1988》裡,對政治運動尤其熱血的寶拉,當年決定站在打倒全斗煥獨裁政權的運動前線上,與朋輩出生入死之際,但在她一回家以後,面對著對她破口大罵的父親,那刻內心絕不好受。當然,對寶拉來說,說聲「對不起」向父母道歉,絕不困難,但本著良知,她又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不但不是什麼壞事,而且更是站在道德上正確的方向,根本難以因為家人關係,而決定妥協。那種內心掙扎、矛盾與難過,正是當年不少家庭的寫照……//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807

...See More

80 年代的韓國民主運動,雖然經歷了 80 年「518」光州屠城的悲慘挫折,但民眾卻未受強權全方位的打壓下,放棄追求民主...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39

學好英文,可以反斗創作,只要為人性格唔好太 Serious,例如:

Macao is getting really Macao Fan once fanned up by a typhoon.

Perhaps the name of the street can be changed to:

Avenida Del Alma Dailunwoga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1

香港特區高官邱騰華為特區司法辯護,聲稱「香港法庭獲世界尊重,香港的司法制度在世界上獲排名第三。」

邱官口中的「世界」,如果沒有領會錯,當是指以歐美為核心的文明世界。西方尊重你,你才有面子,北韓和阿富汗尊重你,你有什麼身價?

但最近的政治檢控判入獄事件,引起美國國會、CNN、紐約時報,甚至德國政府西方不分左右派別的抨擊,指為政治操作司法,顯示「世界」開始不太「尊重」香港的法治。

中國人的政治性格,是雖然平時個個崇洋,一有機會,仔女財產必塞往他們崇拜的西方,當受到西方世界吹捧時,笑瞇瞇心甜真心受用。

但每當受到西方世界質疑,或因民族自尊心脆弱,或因打份工,或因一份骨子裏的「黨性」,即刻指「西方世界」眼紅中國,對中國人有偏見。

不論邱局長藉西方「世界」評級來救火的動機如何,但香港法治若受到世界尊重,純粹是因為英治「殖民地」時代英式普通法的基礎牢固。因此,世界尊重的是英國留下的法治文明,不是中國「三千年燦爛文明」至今的「依法治國」。

言下之意,「世界」認為,英國人的法治文化,包括今日留下的一半外籍西方大法官,特區香港只須亦步亦趨,即使東施效顰的模仿,也不要自行「改革」,例如,要求法官要愛國,或將各級法官清一色轉為以出席各行業宗親或政治社團飲食活動做主禮嘉賓的「炎黃子孫」。

邱騰華藉西方「世界」的呼吸,為香港漸變中國式的司法進行嘴對嘴的急救,引發一連串很有趣的邏輯探討。

PS: 朋友由波士頓傳來美國日蝕奇景。即使在美國,太陽亦曾全國為黑暗遮蓋,不過只是短短二十四小時。

 1 person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2

【長洲淪陷?!】

由於長洲嘅光纖電纜受到天鴿吹襲受損,幾乎成個長洲都無辦法同外界聯絡…除咗長洲碼頭呢度一帶。所以大家都出晒嚟,同親友報平安。

長洲成為咗大半日孤島,與世隔絕,希望島上嘅人都安全啦!...

See More

 one or more people and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4

係呀,你無睇錯,就係咁多垃圾。呢兩張相片分別攝於柴灣杏花邨同埋西貢嘅銀線灣。

一隻乳鴿可能帶嚟飽肚,但一個天鴿帶嚟嘅一定唔止係一日假期咁簡單,仲有好多意外。而呢張相就意外咁話畀我哋知,我哋平時對環境造成幾多嘅傷害。

據知,有杏花邨居民自發清垃圾。佢哋話如果大家都出一分力,杏花邨就會好快復元,而心痛都無用,最緊要積極面對同埋克服。

...See More

 text and outdoor

黃慘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6

【成功維權】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824

在「有中國特色的」版權法下,外國知名品牌在中國反被山寨牌子告侵權,繼而被判敗訴的個案時有所聞,強如蘋果都要因此低頭,但《紐約時報》昨日報道,有品牌終嘗小勝。

報道指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波鞋品牌New Boom的三名鞋商,包括鄭朝忠、新平衡運動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以及博斯達克貿易有限公司,使用了代表New Balance的「N」字標記,竊取New Balance的市場盈利,而且嚴重損害對方的商業名聲,判三名鞋商要向New Balance支付150萬美元(約1,167萬港元),作侵權賠償及法律費用。判辭形容,三名被告「乘了New Balance順風車之便」,令廣大消費者感疑惑」;案件仍可提上訴。

報道引述在中港執業25年的知識產權律師稱,雖150萬美元的賠償對外國企業而言實在不值一晒,但已是外國品牌就侵權訴訟獲判最大筆賠償。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本月中簽署備忘錄,決定是否按照美國貿易法301條,對中國展開調查。如調查確定中國的確有系統性侵權的行為,美國可實施單方面制裁。

#山寨 #NewBalance #侵權 #版權法 #852郵報

在「有中國特色的」版權法下,外國知名品牌在中國反被山寨牌子告侵權,繼而被判敗訴的個案時有所聞,強如蘋果都要因此低頭,但《...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7

馬雲笑稱,如果杭州亦有一國兩制,不知道阿里巴巴會如何發展。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830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前往杭州訪問期間,到訪中國企業阿里巴巴集團總部並和集團主席馬雲會面。馬雲表示希望集團可以和香港多加合作,甚至將香港變成無現金城市。

馬雲表示,香港有「陽氣」、包容性強、教育程度高、年輕人亦有國際視野及良好語言能力,認為可以加強兩地合作,發揮人才和政策方面的優勢。對於早前阿里巴巴未能成功在香港上市,馬雲認為並非香港失去該公司,而是該公司失去在香港發展的機會。他希望可以在未來數年,增加和香港科技和年輕人方面的合作,甚至令香港變成無現金城市。他當時笑稱,如果杭州亦有一國兩制,不知道阿里巴巴會如何發展,希望集團可以在2036年前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而未來則會向國際發展。

阿里巴巴於2004年創立電子支付服務供應商支付寶,為旗下的網購平台淘寶網提供支付服務。支付寶於今年5月起進軍香港,並提出大量現金回贈計劃吸引市民。程式上架後兩周,已經有超過10萬名註冊用戶,更預料用戶於下半年會有大幅增長。

#852郵報 #林鄭月娥 #支付寶 #馬雲 #阿里巴巴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前往杭州訪問期間,到訪中國企業阿里巴巴集團總部並和集團主席馬雲會面。馬雲表示希望集團可以和香港多加合...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8

【新加坡化】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95

律政司覆核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上周獲判得直,16名被告由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中,改為即時監禁,其中路透社引述政府資深官員的消息稱,高層的檢控人員原本不建議就重奪公民廣場案上訴,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推翻有關決定,堅持重開案件。亞洲網上評論媒體《亞洲前哨報》(Asia Sentinel)撰文指,香港的司法已成「新加坡化」。

律政司覆核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上周獲判得直,16名被告由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中,改為即時監禁,其中路透社引述政府...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9

【未知事發原因】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90

天文台於下午2時10時改發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其後約3時許,一名男子於九龍城碼頭墮海,附近船員隨即落水希望拯救但不果,救護員接報到場,將男子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搶救,惟最終不治。

另有報道引述現場消息指,有途人目睹男子跨過圍欄墮海,亦有人見狀將救生圈拋到海上,但對方未有接住,警方仍正調查事發原因。

#852郵報 #九龍城 #墮海 #天鴿

天文台於下午2時10時改發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其後約3時許,一名男子於九龍城碼頭墮海,附近船員隨即落水希望拯救但不果,救...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49

【林卓廷促政府徹查】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86

紅磡老龍坑「昇御門」今早約9時有吊船懸於半空左搖右擺,多次撞向大廈低層一個單位的窗戶,玻璃窗、大廈外牆和吊船嚴重損毀,碎片墜落行人路。警方封鎖鶴園街附近路段,消防亦已將吊船固定,管理公司下午曾派人到屋苑外面視察。

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指,行內有守則規定吊船必須在每次工作完成後,整理安置好,絕不能懸掛於空中,假如涉事吊船為大廈原有的裝置,他認為管理公司須負很大責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則表示,吊船的負責人及管理公司嚴重失職,應對今日的惡劣天氣預早做好準備,威脅住戶和公眾安全,要求當局徹查事件,追究相關責任。

#852郵報 #昇御門 #吊船 #紅磡 #土龍坑 #林卓廷

紅磡老龍坑「昇御門」今早約9時有吊船懸於半空左搖右擺,多次撞向大廈低層一個單位的窗戶,玻璃窗、大廈外牆和吊船嚴重損毀,碎...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51

天文台一早有預報,但政府好似冇咩應對方案……

//…當時還是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更要求轄下的樹木管理辦事處,提醒有份管理樹木的部門加固樹木,以防塌樹。//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69

//颱風天鴿吹襲香港,天文台發出今年首個10號颶風信號。本港多區有棚架倒塌意外,灣仔告士打道、旺角勞工子弟學校對開、觀塘鴻圖道、荃灣半山街南行介乎柴灣角街及沙咀道全線、東區走廊往灣仔方向介乎嘉華國際中心與維園之間的全線等,一度全線封閉。灣仔、沙田、黃大仙等區亦有塌樹意外,需封路清理;受塌樹影響,出入聯合醫院急症室的車路更一度受阻,救護車需接載病人往其他醫院。由於正值天文大潮,本港低窪地區包括鯉魚門及大澳,海水倒灌情況亦較以往颱風吹襲時嚴重。然而,香港天文台以及外國氣象網站早已預測,天鴿將於今日最接近本港,相比於過往幾次颱風吹襲,政府今次顯然沒有做先事先準備,將市民的影響減至最低……//

#852郵報 #鮎魚 #天兔 #天鴿 #颱風 #塌樹 #水浸 #棚架倒塌 #封路 #曾蔭權 #黎棟國 #保安局 #梁振英 #林鄭月娥 #張建宗 #李家超

颱風天鴿吹襲香港,天文台發出今年首個10號颶風信號。本港多區有棚架倒塌意外,灣仔告士打道、旺角勞工子弟學校對開、觀塘鴻圖...
 
POST852.COM|BY 852郵報
Chiu Ling 大食會緊要啲
Yyou HongKong 人地食完想瞓… 等幾日消化完至諗到嘢嘛
John Un 掉挪星!只懂追殺學運人仕!防風準備?識條鐵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52

【斥不懂國情不等於針對法官(好似係)】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73

《大公報》和《文匯報》報道,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昨日出席由香港青賢智匯舉辦的「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座談會。席上她提到上周被覆核刑期的新界東北案和重奪公民廣場案,指「違法達義」之說不成立,雖歷史上有人公民抗命,但香港青年爭取的是民主,而普選特首和立法會已寫在《基本法》內,完全可按法律去達致,即使想較快爭取民主,都不應以違法手段爭取。

對於有人質疑,律政司提刑期覆核為政治檢控和迫害,梁愛詩引例反駁稱,以往律政司曾就扑頭劫案担提刑期覆核。被問到周日聲援在囚抗爭者的遊行,以終審法院作終點,梁愛詩指市民有表達自由,但若是針對法院或個別法官,則是不尊重法治和法庭;如發表言論的目的是要影響法官判決,更有可能妨礙司法公正。

不過翻查資料,梁愛詩2012年在「回歸以來的法律挑戰」演講中,多次狠批本地法官及法律界,對中央及特區關係缺乏認識,只懂以普通法去解釋《基本法》。她舉例指99年的居港權案中,直斥終院判決反映本港法官對中央和特區關係缺乏認識,「如果(法官)知道中央同特區關係企喺邊嘅時候,佢就唔會犯呢個錯誤」。

2年後,中國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提到法官及司法人員界同為「治港者」,愛國是「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否則一國兩制的實踐將偏離正確方向。梁愛詩當時被追問時,曾稱雖然白皮書沒要求外籍人士愛中國,但外籍法官愛國、效忠國家乃是義務,而如果外籍法官不愛國,大可不當法官:「如果佢唔愛國、唔願意愛國,佢可以唔當法官。畢竟要求愛國就係要效忠,你(法官)為嗰個地方工作,當然要接受呢個義務。」

#852郵報 #大公報 #文匯報 #梁愛詩 #公民抗命 #普通法 #國情 #一國兩制白皮書 #治港者 #政治檢控 #違法達義 #重奪公民廣場案 #新界東北案 #刑期覆核 #青賢智匯 #居港權案

《大公報》和《文匯報》報道,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昨日出席由香港青賢智匯舉辦的「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座談會。席上她提到上周被...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54

超過90%……】Billy E. Poon 澳門真係應左人家講嗰句說話,『沒有我們大陸給你們電、水、吃。你們早晚就完蛋』。澳門就係一個辦。Benjamin Liu 靠大陸,肯定乞米。

全文:http://www.post852.com/?p=226758

強颱風天鴿今早吹襲香港,造成多處水浸,澳門廣泛地區同樣受到影響。綜合報道,澳門內港附近早上因部分供電設備被水淹浸,而發生停電事故;直至中午,珠海供電出現故障,導致廣泛地區大停電,現時當地電力公司正搶修,並啟動後備電源及本土發電站為部分設備提供有限量供電。不過,有澳門居民表示,停電令當地氣象局無法更新數據,電台發射塔被吹斷,FM廣播受到影響。

另外,由於多處停電,澳門局部地區的水泵停止運作,電訊公司亦將於後備電源用盡後中斷服務,故同時面臨斷水斷網的危機。根據民防行動中心指,截至今年2時15分,暫時分別於澳門和離島錄得154宗事故,包括石屎剝落、天線及樹木倒塌等,並最少造成3人死亡、2人失蹤。

今次颱風令珠海供電出現故障,從而影響澳門大規模停電,皆因澳門自1984年起向廣東購電,原本於2004年只佔7.1%,但近年依賴程度大幅上升,2013年當地政府從南方電網購入約40億度電,已佔總電量逾90%,其餘電力則來自本地電廠(5%)和焚化爐(3%)。然而,廣東輸電至澳門的問題一直備受爭議,澳門電力公司發電部高級經理葉錦榮就曾經指出,內地電網大多以架空電纜輸電,容易受天氣及人為因素影響,例如於2007年,亦曾因天氣惡劣,使內地架空電纜運作出錯,導致澳門局部地區停電。在2015年4月,澳門亦曾發生大規模停電,4成地區、10萬戶沒有電力供應,在1.5小時後才恢復正常,但澳電公司則解釋事故是由北部的「鴨涌河高壓變電站」故障引致,與買電無關。

#852郵報 #澳門 #停電 #珠海 #廣東 #南方電網

強颱風天鴿今早吹襲香港,造成多處水浸,澳門廣泛地區同樣受到影響。綜合報道,澳門內港附近早上因部分供電設備被水淹浸,而發生...
 
POST852.COM|BY 852郵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3:56

仔細看完三位上訴庭法官就「雙學三子」的64頁判詞,只覺背上冒起一陣陣寒意。判詞字裏行間透出的不是公義, 而是大權在手的傲慢氣燄,還有要大力教訓抗爭者、年青人的心思。//

全文閱讀:http://bit.ly/2vSbj4x

仔細看完三位上訴庭法官就雙學三子的64頁判詞,背上冒起寒意
HKCNEWS.COM
 
D100+ shared 眾新聞's post.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4:11

紐約直擊 Samsung發佈會前論盡Note 8

P.S. 發佈會後(大概凌晨一點左右), 果籽 記者會再做live試機。:)

文字直擊:http://bit.ly/2xcDF8p
#Note8

蘋果日報 was liv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4:12

香港加油......
Add Oil, Hong Kong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Add Oil Team 打氣小隊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4:14

德國領事館教大家一個詞:未來!
各位切勿輕易放棄未來,牢中的戰友尚未放棄,享受自由的我們豈可輕言放棄。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4日 06:01

今天说香港的事,香港那位周永康也进去了,两位周永康都是政治犯。只不过这个“政治犯”的内涵不一样;香港这位周永康还是97年以来的首批政治犯。
主要想来谈这个话题:(某些人的观点)为啥英治香港这么多年,香港民主斗士们不向英国人争普选、争民主?
https://youtu.be/vl4qKjHAS08

香港那位周永康(学运领袖)也进去了,他和黄之锋、罗冠聪一起被监禁。这样一南一北、一老一…
YOUTUBE.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8月29日 04:53

Dorothy在雨傘時認識了周永康和羅冠聰,當日在金鐘學聯吹水台的時光,她依然歷歷在目。後來,更在不同運動和場合攜手合作。三年後的今日,Alex和聰兩人相繼被囚,她在想念兩位的同時,也在牢外繼續努力,等他們出來。

———————

這既是寫給Alex和聰的,亦是寫給這回憶中的每位和願意花時間讀的你,讓大家看看和你我一樣普通的這兩個大男孩最貪玩的一面。本想配張笑到肚痛的相片,但還是不要毀滅他們的男神形象好了,唯有配上當晚最正常的一張圖。

其實我們和他倆都一樣,潛在著同樣巨大的力量,都有著成為希望的能力。共勉 
-
Alex, 聰:

時間好像過得很慢。幾天下來,還習慣嗎?
聽說那裡很悶,讀了很多朋友寫的文字也很催淚,所以想說說舊趣事。就前幾晚,與你們暫別的傷感還是主調時,有人突然考古,時間一下子回到傘後的十二月。醉雞煲剃鬚膏之役,還記得嗎?

2014年12月中,大家都有點運動後的失重和疲憊,一下子未能習慣看不到七十多天來每天見面的大家。那時比較喜歡玩的我碰巧當個康樂組長,用自家製醉雞煲邊爐為明目,來次聚集大家。記得前一晚我在撕殺雞腿醃製雞肉時,Alex你好像在久違了的虛擬世界裡同步撕殺。

現在回想,到底我們是如何做到在工具如此有限的九樓,二十人聚在一起打一個十分豐富的邊爐呢?是創意,用洗澡的膠筒裝起蔬菜;亦是毅力,把長年佈滿雜物的桌面完全清空,放上豐盛的食物。開始嗅到醉雞味道的同時,熟悉身影們漸漸出現,好像是傘後首次一班在學聯周圍工作的朋友如此齊整地聚頭吧?大家邊烚下烚下,邊聊著生活瑣事,佔領時的笑話等最普通無聊之事,氣氛十分輕鬆。我也忘了到底醉雞是否美味,只記得時任秘書長突然向整碟肥牛大叫:「隊晒落去!」醉雞煲頓成了肥牛煲,女孩們不停努力去油,卻不怎麼成功。然後,大家飽了,也放棄了,任由剩下的東西凝結。

也許大家都要消化,大家隨便坐了下來。聰你好像應大家要求拿著咪唱了些歌。是無盡吧?還是某首陳奕迅?最記得到最後,大家在外號改篇歌神的肥仔領唱下唱那些笑到肚痛的改篇歌,「再用乒乓波...」你們倆好像也豪邁非常地加入下一句,令其他人哭笑不得。

期間,好像是有人接受不了洗腦歌聲,呼籲停止衝擊群眾耳朵,唯不湊效。軍紀大叔突然從洗手間拿出剃鬚膏,大叫:「係咪玩野呀?」不知道哪裡來的痴線佬(是你們吧?),合力抓過剃鬚膏,並捉住軍紀大叔,把他噴成聖誕老人(「好苦呀!X!」),揭開剃鬚膏之役的序幕。戰事十分激烈,導致多名朋友都沐浴在白色泡沫之中,有的更笑到體力透支躺在地上。不慾參與戰事而一直嘗試營造休戰區的朋友也不幸被攻擊,無一幸免。打著醫療兵的名義,為各人遞上紙巾,協助清潔,並在威脅出現時高舉紙巾高呼「人道工作者!」,我才免於厄運。最不幸要數一名剛好上來的文弱青年,甫開門探頭,便有位深陷戰線中的涼鞋大叔向他大叫「走呀!走呀!」,怎料此番話引來暴徒,最終文弱青年無頭無腦地在門外無辜受襲。翻出來的相片實在太好笑了,有幾張甚至令我在床上笑了幾分鐘,好想把照片也傳給你們一起大笑:頭髮沾滿泡沫而有了新髮型的Alex,乖乖地被網絡戰神抹上剃鬚膏以免再被襲的聰,被美少女強行塗上剃鬚膏而扭動掙扎的肥仔,以太極姿勢力抗攻擊的神雕兄,被群眾以重量壓搾導致面容極度扭曲的軍紀大叔,還有暴走的難民,和事後認真清理戰場的清潔小隊。

戰事到底是如何平息,我忘了,也許是放肆過後累了,更大機會是其實剃鬚膏用完了。後來大家都睡了?好像又再唱歌打牌?還是有去飲早茶?都模糊了,但應該是很放鬆地笑著入睡的一夜。唯一不模糊的只有隔天早上,時任秘書長因一句「隊晒落去」而戴上手套,被指派洗擦那油脂滿溢的肥油煲。

原來我們是如此走過來的。就這樣成了伙伴,成了彼此的養分。那夜,沒有媄光燈,沒有捉住你們表達訴求的巿民,沒有行動壓力,只有玩得像孩子的大家。那夜之後,和普通人一樣的我們都各自經歷了許多,Alex你卸任秘書長,聰你成了秘書長;聰進入又離開了立法會,Alex你到了英國進修完又回來了,我們都畢業了,進修了,工作了,戀愛了,分手了,迷失了,追夢了,少了機會如此無憂無慮地聚在一起。這些人生經歷都令我們和2014年12月的我們變得不一樣,有變得更強壯的部分,也有仍然軟弱的部分。唯一沒變的,大概是初衷和那赤子之心依舊。起碼看到大家在懷愐舊事時依舊的孩子氣,仍然用自己的方式守住不同戰線時,我深信我們仍然是那夜的那些普通人堅持著自己崗位可以做的事。

謝謝你們,與你們經歷的小故事成了那夜我們放鬆大笑的原因,給了我們在想念你們的同時多點走下去的力量。希望它也能提供點歡樂,讓你們的心暫且跑到圍牆外,回到那個純粹因爲在一起便快樂的晚上吧。

想念你們。等你們歸來,我們再戰醉雞、肥牛、剃鬚膏!

Dordor
21/8/2017

———————

Below is a letter from Dorothy, who has been working HKFS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to Nathan and Alex, whom she is personally acquainted with.

Alex and Nathan,

Time seems to be passing so slowly. Starting to get use to it yet after a few days?

I heard that it’s quite boring in there and I have read many tearing words from friends of protesters in jail. So I also recall and thus write to you some interesting stories happened some time ago. Just a few nights back, when sadness from goodbye with you guys was still the main tune, someone digged up old photos and time suddenly was rewinded back to the December after Umbrella Movement. The battle of drunken chicken pot and shaving cream, remember?

Mid-December 2014 was a time when we experienced post-movement emptiness and exhaustion. We yet accustomed to not seeing people whom we’ve been meeting every single day over the previous 70 plus days. As a fun-loving person, I took up the role as the welfare team leader to gather everyone again with the gimmick of drunken chicken pot. When I was tearing chicken drumsticks for marination the night before, Alex you seemed to be fighting in your long-missed virtual world.

Recalling the event, I indeed wondered how we managed to put together such a well prepared hot pot with such limited tools on 9/F (Note: An informal name of HKFS office, as the office is situated on the 9/F of the building). It was creativity, where we used the bucket for showering to hold the vegetables. It was also persistence, where we cleared the table forever occupied by bits and bobs and replaced with plentiful food. Familiar faces started to show up when the aroma of drunken chicken filled the office. I guess it was the first time after the Umbrella Movement that friends working for and by HKFS gathered together? We talked about the little things in life, jokes from the Occupy and other most random and not important things while hotpoting. The atmosphere was really relaxing. I already forgot whether the drunken chicken was tasty, but could only recall then Secretary General yelled at the plate of beef, “All in!”. Instantly, drunken chicken pot became beef pot. Girls tried hard to remove the oil without much success. And then we were all full and gave up. The remains in the pot clotted on its own.

Perhaps we all needed time to digest. Everyone found a spot to sit down. Nathan, it seems that you took over the microphone and sang a song with everyone’s request? It was “Endless”, right? Or a Eason Chan’s song? I just remembered at the end, everyone were singing adapted songs led by a fattie nicknamed King of Adapted/Remix Songs. “Use your ping pong ball...”, you both joined in the next line heroically while others laughed our socks off.

At one point, there were people that could not stand the brainwashing singing and urged the crowd to cease attacking people’s ears. But the wish was not fulfilled. Uncle Discipline suddenly took the bottle of shaving cream from the toilet and shouted, “Are you messing with me?” Some lunatics (Wasn’t it you two?) snatched the shaving cream, held down Uncle Discipline in and sprayed him into Father Santa ("xxxx! So bitter!" he yelled). That was how the battle of shaving cream started. The fight was fierce and many bathed in white foams. Some even laughed to exhaustion and laid around. Friends who did not wish to join the war and attempted to create peace zone were not spared. I escaped as a combat medic, handing out tissues for cleaning, holding up the toilet roll and squealed “Humanitarian worker!” when threats appeared. The most unfortunate among all should be a frail-looking young gentleman who came to the office for some reasons. The moment he opened the door, Uncle Slippers, who was caught in a battle, shouted at him, “Leave for your life! Leave!”. But the warning attracted fighters and the young gentleman ended up being attacked outside the door. The photos being digged out were hilarious, some even made me giggled for a few minutes on bed. I badly wish to send you guys as well for some good laughs: Alex in a new hairstyle with foam filled your hair, Tamed Nathan allowing God of Online Battle to wipe shaving cream on him to prevent further attacks, twisting Fattie who was trying to struggle from being put on shaving cream by Ms. Pretty, Magical Dill who was trying to resist in Tai Chi style, Uncle Discipline’s ever so twisted face due to the weight of the crowd, as well as running refugees and cleaners doing some serious cleaning afterwards.

How did the war end? I forgot. Perhaps we were exhausted after the fights. But it sounds more probable that we ran out of shaving cream. Did we just sleep afterwards? Or we did some more singing and mahjong? Or did we go for yum cha early in the morning? It was blurry, but it should be a night where we relaxingly fell asleep with a smile on our faces. The only thing that was not blurry was the next morning, then Secretary General was assigned to put on gloves and wash the glossy and oily pot because his “All in!” command.

This is how we became who we are, became companions, supporting and nurturing each other. That night, there were no flashlights, no members of the public kidnapping you to express themselves, no pressure of actions, but only everyone playing like a child. After that night, normal people as us underwent our own paths. Alex stepped down from Secretary General, Nathan became Secretary General. Nathan later entered and left Legislative Council, Alex pursued your studies in the UK and returned. We graduated, further studied, worked, fell in love, broke up, lost, chased dreams. There was less chance to regroup in such carefree manner. These life experiences made us into different people as of December 2014. Part of us are stronger, part of us are still weak. The only thing that did not change, perhaps is the same innocent heart of a child that is in each of us. At least when I saw the childishness when everyone talked about the old days, when I saw how we all are still defending different areas in the society in our own ways, I know that we are still the same ordinary us that night, persisting to work on things that we could do in our respective roles.

Thank you both. The little stories we had together became the reason to relax and giggle for a while; and refilled our energy while missing you guys that night. I hope the story would also give you some laughter, bring your heart outside the hard brick walls and back to the night where we were happy simply because we were together.

Missing you both a lot. We shall do drunken chicken, beef and shaving cream again when you both return.

Dordor 
21/8/2017

Translator: Dor

───────寫信須知 Reminders on writing letters:
https://goo.gl/urwrkg

探訪物品須知(男生篇)Reminders on approved hand-in articles
https://goo.gl/pxjjfW

支持在囚政治犯聯署 Petition to support political prisoners:
https://goo.gl/oUg8GU

 3 people, people eating, people sitting, food and indoor

 

守望前線 Story Of the FronTiers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1日 00:23

·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早前在刑期覆核中,被改判監6至8個月。其中周永康今日率先提交了上訴通知書 ...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早前在刑期覆核中,被改判監6至8個月。其中周永康今日率先提交了上...
THESTANDNEWS.COM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2日 23:46

HKAM:林彬先生逝世五十周年 HKAM 前往拜祭

#香港 國家英雄林彬先生,於五十年前(1967)的8月24日,遭中国駐港恐佈組織暗殺,翌日25日傷重不治,一直沉怨未雪。

#香港人 同 #中国人 實有血海深仇!

香港自治運動成員今日完成中環重光紀念後,前往跑馬地天主教墳場,在林先生墓前獻上鮮花,作片刻默哀,悼其英年早逝,念其執於自由,堅於公義,不屈於強權,無愧一生。

註:林彬,原名林少波
過去我地都有拜祭林先生

#HKAM
#香港自治運動
#龍獅旗

 1 person, plant and outdoor
 one or more people and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2日 23:50

有多少法律精英能及得上周永康把香港法治看得那麼透切?又有多少那些「高等香港人」能有他那份平和與謙卑?在他身上,我見到希望。

(此文由周永康在獄中撰寫,經友人編輯後刊出) 在監獄之中,倚鐵柱探頭從香港電台的廣播得知星期日...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2日 23:57

【周永康獄中書:我們改變,社會就會變得光明】

我們在牢獄絕不苦悶,因為政權可以囚禁我們的肉身,卻無法囚禁我們的靈魂。只要我們願意,繼續付出與奉獻,不讓犬儒、殘酷及冷漠當道,在看似失敗的每役中不斷奮起再實踐,我們的社會,一定會因為我們的改變和成長,而變得更加光明可敬。而失敗與挫折,就是我們成長與壯大的必經旅程。重燃的火把,我們要繼續好好運用,在各個陣地推進,在民間重建我們的聯合陣線,守住各方並重整反攻。

我們堅信:路,一直都在,並肩行,勢必成。未來的一段路,請讓我們繼續內外同心,共勉。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3日 07:15

2014年號召群眾重奪公民廣場的周永康,上月因律政司覆核刑期,最終被法院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7個月,正在壁屋監獄服刑的周永康目前已提出上訴。網媒獨立媒體刊登一封由周永康8月22日在獄中撰寫的「家書」,引用《動物農莊》作者佐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名言「在一個全民都在說謊的世界,把真話說出,就是一種革命的行動」,稱重奪公民廣場是因港府及人大政治專橫而觸發的政治抗議,但政府卻以「依法執法」、「絕無政治動機」等理由堅持上訴控告,「這些若非口是心非,恐怕是政權的黑色幽默。」

 

周又反駁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在判詞中狠批有「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歪風」,指由2014年起無數年輕人投身雨傘運動,若社會仍認為青年是受到煽動,「無疑是反映部份掌握公權力者在過去三年,從無嘗試了解何以香港民怨深似海。」周稱社會沒有民主,只能奢談法治,民主、政治與法律是唇亡齒寒,「法律絕非政權的專利,法治更不應只祭出公共秩序,而是對這是誰的秩序、保障誰的權益,帶有批判意識與警覺。」

 

他指港人必須繼續抗命,不要認命,途中的失敗與挫折只是成長與壯大的必經旅程,「在一個謊言四起的時代,我們更須要提起勇氣去道出社會實相,不要懼怕權貴而默不作聲。我們要知道,沉默、犬儒、冷漠、認命,就是一切罪惡及不平等最大的幫兇。」

 

【周永康獄中家書全文】
在監獄之中,倚鐵柱探頭從香港電台的廣播得知星期日(8月20日)遊行的人群,甚為感動。及後轉移至壁屋,得閱報紙,從中見到遊行人士如何以「無煽動,一齊行!」的姿態,抗擊警方甚至當今不少「有識之士」動輒指斥旁人煽動或被煽動的言論。

 

一如英國文豪George Orwell的名言:「在一個全民都在說謊的世界,把真話說出,就是一種革命的行動」(In a world of universal deceit, telling the truth is a revolutionary act)。香港雖然還未淪落至此,但謊言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重奪公民廣場的行動是由港府及人大政治專橫而觸發的政治抗議,但袁國強排除萬難,堅持上訴,行動如此決斷,說是「依法執法」;林鄭事後聲稱上訴「絕對沒有任何政治動機」,又指社會「無理指控」法庭判決,只會「動搖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精神的信心」。這些若非口是心非,恐怕是政權的黑色幽默。

 

三個被收監的年輕學生,一位是香港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另一個是全球最知名的香港年輕人,然後這群年輕學生被指被「有識之士」煽動去煽動學生。回想2014年共有一萬三千名學生參與中大的罷課集會,無數年輕人投身雨傘運動,現在社會再起如斯如言論,無疑是反映部份掌握公權力者在過去三年,從無嘗試了解何以香港民怨深似海。

 

律政司一直提出此案毫無政治考量,而不少人更欲遮掩公眾雙眼,將嚴峻的政治危機及爭議,以法律輕輕帶過,不加檢視。政權專橫無理,提出暴力違法的政改方案,反倒臉不紅氣亦不喘地直言香港居民的基本自由是全面的,毫不遜色於其他先進及自由社會居民所享的自由。

 

面對港人殘缺不全的政治自由,還言香港可媲美其他先進及自由社會,如此自欺欺人,實在是叫人大開眼界。

 

沒有政治權利,經濟及社會權利只會不斷倒退。沒有民主,更自然奢談法治。抗爭者一直逆流而上,就是要防止社會及文化倒退。香港的核心價值,向來都是在脆弱當中成長,絕非堅固完美,更非自有永有。所謂法治,都是英殖在80年代準備撤出時開始宣傳的「香港價值」,經濟成功的基石。有幸的是,隨著80年代官方「民主化」抬頭,法治才得以守護持續,甚至去到1995年,近三十年的殖民惡法《公安條例》得廢,《人權法》獲進一步確立,香港的法治才達至另一個高峰。但政權的轉移,換來的卻是臨立會將惡法重置。民主、政治與法律從來都是息息相關,甚至是唇亡齒寒。若盲目堅持法治可免於政治生態、文化與扭曲制度的影響,用法官大人的話,不是空口說白話,便是口惠而實不至。

 

法律絕非政權的專利,法治更不應只祭出公共秩序,而是對這是誰的秩序、保障誰的權益,帶有批判意識與警覺。否則,「法治」只是政權「以法治理」的工具,人權、自由、民主、平等、自省的價值全被抽空,香港進入極權社會可期。法治,當應是人民的約章,其精神的彰顯,更有賴於憲法保障人民政治參與的權利,守護人民參與公共事務的自由,此方為真正確立法治的基礎。否則,建立在英殖「無民主,有自由」的浮沙之上,不是腦海中依然充滿「殖民意識」,就是犬儒地自我欺騙,阻礙民主法治平等自由得到充分的彰顯及保障。

 

在香港,法律體系維繫的公共秩序,自然是傾斜於界別利益,有助公共機器繼續利益私人財團,孕育財閥開山佔地,掠取都市與鄉郊空間,釀成樓價租金為人操控,城市發展為人主宰。發展商又可透過法律賦予的空間以重建/更新為名驅逐小商戶和拆散社區網絡。結果,連鎖店及商場不斷進駐,小店與小本創業空間不斷收窄,更遑論予人參與公共生活、迸發創意的公共空間。這是現代版的「貧者無立錐之地,富者則連綿阡陌」,中低下階層悉被驅逐至極其狹小的居住空間,工作權利,如工時規管及集體談判權卻毫無保障。當我們知道未來十年、二十年,現行法律所守護的特權秩序只會繼續剝削大眾,城鄉生態平衡發展更為堪憂。

 

法律傾斜特權,而未能保護普羅大眾的政治、經濟及社會權利,才是政治運動、社會運動、城市運動、社區運動不斷爆發的原因之一。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政權與財閥之勾結,加以專政威權之力,挾法律以掠奪土地,壟斷及壓縮港人的生存空間,再限制法律不得保護市民的休息時間,皆可見得本地的司法系統從來都不是純潔無染。保障誰人的自由,何者的權利,從來都是十分政治的。法律無疑是政商界維繫壟斷及保護一己政商權力的工具,更不要提一直懸在頭上的「人大釋法」。

 

倘若我們不重新去檢閱刻下「司法獨立」及「法治」的進步之處及其保守、犬儒的地方,又不正視法律正在威權的進逼及挪用下,變成一種壓迫異見及維繫特權專政的管治工具,我們將無法真正地舉起法治的火炬,使其成為守護我城的心靈、價值和文化上的自由基石。當法律體系能捍衛公義,守護人權,彰顯自由,維繫平等,法治精神及司法獨立才算真正獲得落實。

 

香港作為前殖民地,就是一座不斷被逼遺忘,被逼與過去切割,從歷史中斷裂出來的後殖民城市。九七前港英從來未有讓港人真正自主自決,九七後斷言香港人為法律全面保障,不是自欺欺人,便是屈於殖民教育下的文化與歷史盲點,以為捍衛套完美無瑕的制度,卻未能推陳出新地孕育新的精神價值,補完本身制度、文化、教育的不足,更遑論認出法治是「殖民地體制過渡下的新的管理主義的機器(羅永生語)」。換言之,其文化盲點非常容易成為政權的幫兇,加以「管理」反抗者。

 

面對反抗與異議,部份法律精英嘗試力挽狂瀾,守護公理,但亦有相當部份人士不懂如何主動回應,亦傾向被動接受他人安置的政治角色,對自身捍衛和更新香港的政治,法治精神和文化毫不自覺,容易成為政權的一部份。法律專業曾經被以為一定是進步力量的一部份,但法律並非天生一塵不染,司法獨立更非鐵定保證,公正及守護民主、平等、自由和人權。在威權社會冒起之時日,我們更需要提升對法治及政治的關連意識,亦要認清北京不斷提倡「三權合作」的威權時代之下,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走向如何影響我城的憲政制度、城鄉發展、公共參與空間、居住權、創業空間、文化及心靈自由等互為倚角,唇齒相依的範疇。這些正被侵蝕及當應保護的價值,必須重新在公民教育中貫注,以令司法公正,法治平權,重新植根我城。

 

愛、關懷、自省、謙卑、寬恕是我們需要繼續推進和耕耘的方向。但這絕不代表我們就是要含含糊糊地容許甚至默許謊言的流竄而默不作聲。在一個謊言四起的時代,我們更須要提起勇氣去道出社會實相,不要懼怕權貴而默不作聲。我們要知道,沉默、犬儒、冷漠、認命,就是一切罪惡及不平等最大的幫兇。

 

在抗命的年代,我們必須有溫柔的心,與清澈鋒利的意識。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承擔起時代的使命,迎風破浪,驅逐烏雲,讓公理重光。

 

我們在牢獄絕不苦悶,因為政權可以囚禁我們的肉身,卻無法囚禁我們的靈魂。只要我們願意,繼續付出與奉獻,不讓犬儒、殘酷及冷漠當道,在看似失敗的每役中不斷奮起再實踐,我們的社會,一定會因為我們的改變和成長,而變得更加光明可敬。而失敗與挫折,就是我們成長與壯大的必經旅程。重燃的火把,我們要繼續好好運用,在各個陣地推進,在民間重建我們的聯合陣線,守住各方並重整反攻。

 

我們堅信:路,一直都在,並肩行,勢必成。未來的一段路,請讓我們繼續內外同心,共勉。

 

寫於壁屋監獄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晚
周永康
(全文完)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8日 12:25

【明覺專稿】 活出佛法 拉闊社運──專訪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 文:直心言

前學聯秘書長 #周永康 從 #雨傘運動 的風口浪尖退下來以後,一度經常感到焦慮,這卻成為了他接觸佛法的助緣。他怎樣借助佛法克服障礙?學佛以後,對於社運以至社會的發展方向,他可有甚麼不同的領會?

全文:http://bit.ly/2fij4Xp

焦慮的情緒,間接讓周永康與佛結緣。他如何借助佛法克服焦慮,並為社運開拓新的願景?
BUDDHISTDOOR.ORG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8日 12:30

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被判刑八個月。香港主要的年輕行動者被斷絕從政之路,他們仍抱持堅定的信念。我們能如何立身這樣的亂世?周永康自有解答的途徑:佛學。

全文:https://goo.gl/LXYajG

延伸閱讀:...

See More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是2015年初我的大學老師司徒薇送給我,直至去年五月我才讀畢。閱讀這本書的主要原因,是修讀司徒薇教授的理論科目,最後的部分是關於佛學(Buddhism)。她認為佛學與精神分析有許 ...
李定維 佛法不離世間法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08日 12:31

【 #周永康 有更多話要說】詳情:https://goo.gl/Rwc2SW

【雙學三子判囚】非建制黨派譴責政府濫用司法程序 「製造」最年青的政治犯 另有學生發聯署 https://goo.gl/TBm1N9

【雙學三子判囚】戴耀廷:文明社會正需要「歪風」 公義面前法官與公民抗命者平等 https://goo.gl/qPCqnp

...See More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1日 12:33

周永康批評警方預約拘捕是「公關騷」<br /><br />
<br /><br />
3名學聯常委昨日被警方「預約拘捕」,今日到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應警方要求到達灣仔警察總部,逾百支持者撐場。周永康進入警總前與支持者高叫「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及「政治檢控可恥」等口號,他形容警方預約檢控猶如做「公關騷」,認為警方如有證據,應作出正式拘捕。<br /><br />
<br /><br />
對於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2月初將落區出席論壇,周永康指學聯未有決定會否狙擊。他又批評陳弘毅及王于漸兩學者早前於在8.31框架下提出建議,而非呼籲學生堅持,他對此感憂慮。周認為政改方案應會被否決,如表決後何俊仁辭職公投,可能會與區議會選舉重疊,令區選政治化,時機上是否適當,要與不同團體再商討,但學聯仍希望期望有5區公投。<br /><br />
<br /><br />
對於行政長官梁振英日前高調批評《學苑》,認為港獨文章值得警惕,周永康認為梁表面上扮姿態裝成會與年青人對話,但實際上是繼續挑動分化分裂社會,以有利他連任。他表示自己近來在讀有關台灣百年抗爭史的書籍,書中指大家面對漆黑天空,有人拿著火把想照亮大地,卻以為拿住火把的人是要放火,如同今日香港情況,有人不明白為何要追求民主,或有高官將追求政制改革視為港獨,但如市民不再站出來,下一代只會繼續活在無知。<br /><br />
<br /><br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50118/53346422

 
周永康批評警方預約拘捕是「公關騷」

3名學聯常委昨日被警方「預約拘捕」,今日到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應警方要求到達灣仔警察總部,逾百支持者撐場。周永康進入警總前與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1日 13:03

周永康擬下周赴北京表達訴求<br /><br />
<br /><br />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晚上於金鐘表示,香港政府不代表香港人,故要自己代表自己,指政府仍不回應,港人可找到北京直接表達訴求,要求中央捍衛一國兩制撤回人大8.31決議。北京下周中將主辦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內多國領導人將會出席。<br /><br />
<br /><br />
周永康透露,政府不斷將責任推向中央,故計劃趁下周北京舉辦APEC期間,直接上京表達香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未來幾日會研究可行性和成員人數,亦不排除未能順利入境。<br /><br />
<br /><br />
對於自首問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指出每隔數日回家時都被人以粗口指罵,他強調願意承擔法律責任,尊重法治。對於政府以為他們佔領期間自首運動就會結束,他認為這樣只會令更多人參與佔領,又指如果泛民願意辭職公投,學生一定會落區助選。<br /><br />
<br /><br />
http://hk.apple.appledaily.com/realtime/news/20141030/53079456

 
周永康擬下周赴北京表達訴求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晚上於金鐘表示,香港政府不代表香港人,故要自己代表自己,指政府仍不回應,港人可找到北京直接表達訴求,要求中央捍衛一國兩制撤回人大8.31決議。北京下周中將主辦亞太經合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1日 13:37

周永康:武力手段不能解決爭議 <br /><br />
<br /><br />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政治問題應透過政治解決,直言政府現在用武力手段,如催淚彈等解決政治問題,並不會解決到爭議。<br /><br />
<br /><br />
周永康又說,如果香港民情現在認為廢立法會功能組別等問題是當務之急,質疑政府為何不想方法把它納入框架。<br /><br />
<br /><br />
http://news.mingpao.com/ins/%E5%91%A8%E6%B0%B8%E5%BA%B7%EF%BC%9A%E6%AD%A6%E5%8A%9B%E6%89%8B%E6%AE%B5%E4%B8%8D%E8%83%BD%E8%A7%A3%E6%B1%BA%E7%88%AD%E8%AD%B0/web_tc/article/20141021/s00001/1413890484183

 
周永康:武力手段不能解決爭議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政治問題應透過政治解決,直言政府現在用武力手段,如催淚彈等解決政治問題,並不會解決到爭議。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1日 13:42

學聯:若政府漠視訴求 議員應辭職公投<br /><br />
<br /><br />
人大8.31政改決定,激起不少市民不滿,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曾倡議除佔中外,泛民議員亦應辭職公投,向政府施壓,當時不少泛民議員均反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今晚在金鐘集會台上說,若經過集會區公投後,政府再漠視港人訴求,他呼籲議員辭職公投,「希望議員拿出勇氣,令社會有一場比電子投票更有意義的民間公投」。<br /><br />
<br /><br />
另外,對於有不少人認為今次集會區公投作用不大,周永康說希望今次公投讓港人表態,亦能鼓動更多人投入佔領行動,希望之後會有更多不合作運動誕生,令佔領行動延續下去,向政府施壓。<br /><br />
<br /><br />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1024/53057959

 
學聯:若政府漠視訴求 議員應辭職公投

人大8.31政改決定,激起不少市民不滿,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曾倡議除佔中外,泛民議員亦應辭職公投,向政府施壓,當時不少泛民議員均反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今晚在金鐘集會台上說,若經過集會區公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1日 14:00

學聯暫定星期六三至四人上京<br /><br />
 <br /><br />
<br /><br />
根據香港電台報道,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學聯暫定星期六有3至4人上北京,全部為學聯成員,秘書長周永康是其中之一,他自己會則留在香港。商業電台則指,常務秘書鍾耀華及常委羅冠聰亦會上京,此行並沒有中間人協助。<br /><br />
<br /><br />
岑敖暉表示,當中有人的回鄉證有問題未處理好,學聯稍後會講解上京的計劃。<br /><br />
<br /><br />
http://www.post852.com/%E5%AD%B8%E8%81%AF%E6%9A%AB%E5%AE%9A%E6%98%9F%E6%9C%9F%E5%85%AD%E4%B8%89%E8%87%B3%E5%9B%9B%E4%BA%BA%E4%B8%8A%E4%BA%AC/

 
學聯暫定星期六三至四人上京

根據香港電台報道,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學聯暫定星期六有3至4人上北京,全部為學聯成員,秘書長周永康是其中之一,他自己會則留在香港。商業電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3日 22:56

在囚人士情況

梁曉暘:「我收咗火,但未收皮。」

//先談周永康:

1)Alex負責燙衫,平時讀甘地,繼續學佛,仍是我們認識的「佛康」。
2)每事問每事求真每事溝通的Alex真是精力充沛,在監倉對著職員仍是如此。
3)有囚友向周永康表示,感激長毛及陳德章就所員的髮型限制及膳食安排提出司法覆核。勝訴後,情況真的有所改善。

跟住是朱偉聰:

1)負責洗衫接衫,剛讀完台灣50至70年代政治犯被威權政府殺害前寫的遺書,是民間真相及促進和平委員會出版的。
2)保持關注,關注監獄內囚友的工資問題(點解冇最低工資?);關注監獄外全民退保的爭取情況(還有甚麼策略可以爭取全民退保?)
3)習慣routine 的生活,只是不習慣資訊少的生活,不願自己頭腦變慢,提醒自己在資訊少的生活中,仍要有高度的批判力。

還有梁曉陽:

1)負責乾衣,正讀《社工何價》,反思社工價值
2)時常讀報,間中與囚友討論新聞報導的不同觀點,最想知多些一地兩檢的民間方案。
3)瘦左又健康咗,做運動多咗面包都好咗。
4)爆金句:「我收咗火,但未收皮。」關注一些難民囚友出監後的生活支援。

最後是劉國樑:

1)負責木工,正讀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及卡繆的《異鄉人》
2)剛巧被安排瞓在曾健超訓過的床位,與囚友關係良好。
3)同大家講「入面一定撐到,我(劉國樑)撐得住有餘,大家留多些時間在外面繼續抗爭,勿念。」//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5日 22:57

感謝大家為香港付出,周永康永遠安康,多謝你!

立場新聞 Stand News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周永康獲師生好評 關注因民運被囚 倫敦政經學院:將助他完成碩士課程,接觸港府確保安好
立場報道2017/9/15 — 9:52

周永康
因公民廣場案被囚的「雙學三子」之一周永康,他修讀碩士課程的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於當地時間週四(9月14日)發表聲明,指留意到周永康因參與2014年的民主示威被囚。聲明表達校方對事件的關心,並表示校方已經聯絡英國政府及香港相關部門了解情況,確保周永康安好,並承諾將提供一切協助讓他能盡快完成課程。

聲明指,周永康在校時對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有非常正面的貢獻,教授和同學都對他有很高的評價。

聲明全文如下:

Statement on imprisoned student Alex Chow

In August, LSE student Alex Chow was sentenced in Hong Kong to seven months’ imprisonment over his role in the 2014 democracy protests. A number of concerns have naturally been raised by staff and students.

The 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 has met to discuss and has issu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Alex has made a highly positive contribution as a student during his time at LSE and is very well regarded by professors and fellow students.

“We are naturally concerned for him and have contacted the UK Government and the Hong Kong authorities to understand his situation and seek reassurances over his wellbeing. We will provide all the support we can to ensure he can complete his studies at LSE as soon as he is able to.”

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早前因參與2014年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早前分別被判社會服務令及緩刑。律政司不滿刑期過輕上訴,三人8月被高等法院改判監6至8個月。三人已經就結果提出上訴至終審法院的申請。

https://thestandnews.com/…/%E6%8C%87%E5%91%A8%E6%B0%B8%E5%…/

 1 person,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16日 00:43

周永康在英國進修的那一所倫敦經政治經濟學院,不但沒有因為他被判刑而落井下石,還發出正式的聲明,願意協助他將來盡快完成課程。這才是一所大學應有的風範,這才是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態度。

香港有部份教育工作者理應感到汗顏。因為香港有部份教育工作者,實在是有愧於教育工作者應有的天職,失去了春風化雨的精神,甚至不惜淪為當權者的政治資源。這一類人根本有愧於被稱為教育工作者。//

因為修復公民廣場一事而被判刑的周永康,目前正是身陷囹圄。他在判刑之前已經赴英進修,坦然回港面對...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7年09月20日 07:03

按圖可觀看過去讀者評論
香港編年史(FB)當年今日 1967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