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楊振權法官的政治中立備受關註

香港回歸20年來,首次出現大規模檢控因為各種不同原因而進行抗爭的人士。根據網絡上的統計,目前共有98名被告已經被判刑或即將被判刑,堪稱「蔚為大觀」!他們或因為反對新界東北規劃、重奪公民廣場、佔領中環、旺角清場、年初一旺角騷亂、立法會燒垃圾桶、衝擊香港大學校委會、反釋法遊行、立法會非法集結等事件。在差不多時間裏出現這麽多的檢控,回歸以來未之見也。這場大檢控,必然製造出回歸後的第一代政治犯或者政治異見分子,這是分析回歸20年成敗的一個重要指標。
 
在上述檢控中,最有指標性意義的可以說是律政司上訴對「雙學三子」加刑得直一案,這是特區政府有意識嚴懲異議人士的標記。而且,由於律政司聲明它在此案中尋求對日後類似案件的量刑標準要求法庭作出指引,所以這案的審理就更具有指標性意義,值得我們深入研究。
 
細心閱讀了楊官的判詞後,筆者有三個印象:
 
第一,楊官有違政治中立的原則
 
從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的判詞可以看出,他是一個「藍絲」人。他在判詞中說:
 
​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本案是一宗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
 
在判詞上寫上一段類似《文匯》或者《大公》社論的文字,則其政治傾向性十分明顯。對於這段話,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也承認:「比較情緒化咗少少」 。他認為這一論述,「非一般普通法的判詞」,會「令人覺得楊批評公民抗命,這是不幸的」(見石接受有線電視的訪問)。
 
楊官這種「藍絲」傾向,早就見諸他毫不避嫌地在2015年出席中小型律師行協會舉行的聖誕酒會。由於該會創辦人是民建聯時任中常委陳曼琪,與建制派關係密切,陳本人更參與了反佔中索償活動。在該酒會中,前特首梁振英與一眾建制派人士合影,就有楊官在內。
 
他的「藍絲」傾向,還見諸由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的新界東北發展案,案中13名被告的刑罰由原先的社會服務令,加刑至分別判囚8至13個月,與重奪公民廣場案相似。至於審理「七警案」時,則對襲擊曾健超的七警表示同情,反而形容被襲擊的曾健超的行為「挑釁、囂張、愚蠢、攻擊性」。
 
從這些例子足以看到楊官的政治立場已經影響了他的判決。本來,作為一個人,他是可以有自己的政治取態的,問題是自己的政治取態會不會影響對案件的判決。從楊官不避嫌參加某些社交活動看,楊官的政治中立就備受質疑了。
 
香港是法治社會,法治作為核心價值和優良傳統,其要素包括司法獨立。為確保這一原則,法官的政治中立就變得非常重要。為確保法官政治中立,香港有成文和不成文的指引。
 
成文的指引是2004年10月終審法院發布的《法官行為指引》第七十六條明確規定,「法官應避免加入任何政治組織,或與之有聯繫,或參與政治活動。」之要求「法官應避免加入任何政治組織,或與之有聯繫,或參與政治活動」,是因為法官承擔着解釋和運用法律的重要職責。法官在執行職務過程中,必須大公無私,摒棄個人好惡,只向法律負責,按照法律的原則和精神判案,不受外界的任何影響。如果法官不主動避嫌,參與了某種政治團體的活動,就很可能偏離司法獨立的精神。
 
不成文的指引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在200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演詞中,作出的權威性的詮釋。他指出:「極其重要的是,社會人士要了解,法官並不在政治舞台上扮演任何角色,因為在政治層面上,問題時常都是透過考慮多種因素和利害關係,以妥協的方式來解決的。法官的本份是依法裁斷,無懼無偏。法官不應偏離本份,考慮用政治手法和權宜辦法來解決問題。依法裁斷與力求便捷這兩種取向往往難以並存。」
 
從這些指引看,楊官顯然是偏離了政治中立這個大原則。
 
第二,楊官只看見「罪」的發生,而罔顧「罪」何以發生,則他的量刑必定有失偏頗。
 
在判詞中,楊官多次論述「立法會前地」(即俗稱「公民廣場」)是封閉地區,強行進入就形成「罪」。但是,他忽略了梁振英時期把該地段圍起來禁止進入本身就違背了城規會列明該地段是「公眾地段」(public space)的這一個事實。目前,不但有人司法覆核梁振英前政府這個決定的合法性,就連現屆政府也正在考慮重新開放「公民廣場」。這就說明,衝入公民廣場的「罪」是由政府行為失當而引起的(人民只是要重新奪回本來就屬於公眾的東西)。不考慮到這點,則量刑必然過重。
 
第三,楊官對「違法達義」這觀點深惡痛絕(見上引),但對「違法達義」作為一個對不公義局面實行「司法補救」的功能卻毫無認知。
 
楊官在判詞中,反覆論述「雙學三子」如何如何犯法。這並不是爭論之處。事實上,三子出來實行公民抗命,明知是犯法,也準備承擔相應的刑責,所以強調他們犯了法是毫無意義的,關鍵是你接受不接受公民抗命這個觀念。
 
作為法律界人士,相信很少人會公開同意「違法行為」。但是,大家其實都看到在某種特殊情況下,公民抗命是可以對政治不公義的現實提供某種形式的「司法補救」,只是大家不便明言而已。
 
2014年佔領中環前夕,香港大律師公會就公民抗命問題發表了一個立場書,表達了對公然違法的不認同,但即使這樣,立場書中卻也列舉了有利於公民抗命的一個觀點供社會各界人士的參考,這個觀點見諸2007年的 R v Jones (Margaret) 案件。在審理這一案件中,Lord Hoffmann (現為香港終審法院一個非常任法官)在其判詞中(第 89 段)中說:
 
「基於良知原因而進行的公民抗命在這個國家(指英國)有著可尊敬的歷史。一些不惜違法藉以顯示法律或政府行為不公義的人,往往被歷史證明是對的。女權運動就是一個立即湧現的例子。它(指公民抗命)是一個文明社會的標誌,證明這個社會能夠包容抗議和示威。但(在公民抗命的過程中)往往有違法者和執法者之間約定俗成的守則。抗議者必須有適切意識以免引起過度的損害或者不便,並且通過承擔罪責以證明他們的誠懇;而執法者和檢控者必須呈現一種克制,法官在判刑時應該考慮到抗議者基於良知的動機。」(以上是筆者的翻譯,英文原文見文末附錄)。
 
在這個判詞中可以看出,因公民抗命而犯法,並非十惡不赦而必須科以嚴峻的刑罰。所以,律政司加刑的要求並不一定正確。而楊官在判詞中,喋喋不休地反覆強調要課以阻嚇性的懲罰就絕非恰當了。 
 
 
附錄:大律師公會就公民抗命的立場書部分段落原文
 
"89. My Lords, civil disobedience on conscientious grounds has a long and honourable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People who break the law to affirm their belief in the injustice of a law or government action are sometimes vindicated by history. The suffragettes are an example which comes immediately to mind. It is the mark of a civilised community that it can accommodate protests and demonstrations of this kind. But there are conventions which are generally accepted by the law-breakers on one side and the law-enforcers on the other. The protesters behave with a sense of proportion and do not cause excessive damage or inconvenience. And they vouch the sincerity of their beliefs by accepting the penalties imposed by the law. The police and prosecutors, on the other hand, behave with restraint and the magistrates impose sentences which take the conscientious motives of the protesters into account."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7年08月24日 00:38

楊振權法官的父母對權力定相當響往,上行下效,耳濡目染,不奇怪。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2:15

收聲啦、程翔!  勿再質疑上訴庭的判決及干預司法系統!  汝在動搖港「本」及核心價值!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2:22

程翔間接無形地以歪理文章引領學子為其抗爭,三名學子變成「雙學三小害」是此類躲在家中坐在書桌前號召儍仔儍女去衝擊法治的人!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2:24

「港本」一動,政經凋零,大家沒有好日子過的!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2:32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2:15收聲啦、程翔!  勿再質疑上訴庭的判決及干預司法系統!  汝在動搖港「本」及核心價值! 】

 

程翔冇水,冇勢,冇警撐,做乜都吾得,嘈下就有份, 程翔老幾呢?

 

周容 - 2017年08月24日 02:40

「港本」未動之前,就有人連根拔起移民加拿大。嘻嘻!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2:40

【楊振權的判詞可以看出,他是一個「藍絲」人。他在判詞中說:​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

違法達義,曆史大把例子,美国南部,以前黑人坐巴士坐前排座位,沒有騰出坐位給白種美國人屬違法!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2:45

當年如果楊官判案,會嚴懲吾讓座嘅黑人!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2:57

PRC/SAR以法違義,而示威者違"惡"法達義,好清楚!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3:06

國有國本, 港有港本! 程翔你志在動摇港本? 收手呀!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3:22

定力賽 ,

程翔老幾呢?

 

星斗市民 - 2017年08月24日 03:31

收聲啦,定毛,成日講「雙學三小害」,佢哋三個係咪害到你全家走路去加國?收手啦,唔好成日來來去去都係寫重複嘢,個腦係咪實晒,諗啲新嘢係呢度發表吓啦,無就即刻收工,唔好發噏風。

周容 - 2017年08月24日 03:37

香港之本早在1997年7月1日移動,西方制度、價值移到人權法治浮沙,it is a matter of time。

 

唱佐加拿大國歌入藉,卻口口聲聲「愛國愛港」,本位不清,卻大言「國本港本」,唔係思覺失調,就係口水失禁。

 

 

周容 - 2017年08月24日 03:41

當初拋棄「港本」,連根拔起移民加國所為何事?講嚟聽下,嘻嘻!

星斗市民 - 2017年08月24日 03:43

莫講話法官,做得公務員都要政治中立。可惜係香港有幾多人做得到?奶媽係競選時,如果唔係建制派傾斜,中聯辦幫手,佢會勝出?而家坐正,講一套做一套,想「大和解」?幾難啦。

周容 - 2017年08月24日 03:44

忘本之人都無恥。

Daniel - 2017年08月24日 04:05

定力赛講到程翔好大把炮咁,寫稿佬一名啫,文章卻好全面,好難駁!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4:41

程翔太過熱衷於攻訐香港的司法制度及系統, 所以連《楊振權法官的政治中立備受關註》的《注》都寫錯咗! 都說仇恨會蒙蔽人的眼睛及理智, 程老必須留意!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5:47

程翔實在太忙於政治攻訐, 而沒時間閱讀及學習其米飯班主-《信報》日前之苦口婆心社評, 就是勿再質疑 judge 香港上訴庭對《雙學三小害》的判決, 以免予人口實例如《紐约時報》之流去政治抽水, 亦免卻動摇法治基石! 相信程翔知所悔改的!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5:54

未知《紐约時報》及末督彭定康敦促其政府, 立刻釋放其國之示威傷人及破壞他人財物的其眼中視為{政治}的在囚良心犯? 唔好做雙面人呀!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5:57

呢批 cheap 精興波作波呀嗱! 有批被我狂寸!

侈哆 - 2017年08月24日 07:13

[[[...程翔實在太忙於政治攻訐,而沒時間閱讀及學習其米飯班主(下畧.全文見24/05:47)...]]]

 

難怪定某縱有楓葉蔽體,還不敢不「閱讀及學習其米飯班主」.定某太忙於學舌攻訐港人「忘本」,更沒時間自問可有忘了「(楓葉)國本」了.

侈哆 - 2017年08月24日 07:26

老闆說一,程先生便不可說二、不應說二、不容說二?

c

chancameron6796155 - 2017年08月24日 07:42

西洋唐氏犬,信口吠人言。
日日無休止,天天叫鬼喧。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8:11

陳腔番幫鼠, 開河汹鬼話; 夜夜哭不停, 月月嘩魂囂!

定力賽 - 2017年08月24日 08:16

我見漢奸, 劍必出鞘!

香江逸士 - 2017年08月24日 08:18

楊官早年若移民了加拿大,就唔會有今日的藍絲判詞。當然,去了加國,就無得升官發財。頂籠做個合夥人,若果考到律師牌。

記者應該去問吓楊官為啥放棄移民?

c

chancameron6796155 - 2017年08月24日 08:42

哈哈!
西洋北京狗的犬尾羓定必早已自割了!

黎自立 - 2017年08月24日 08:51

判社會服務令是量刑,改判入獄是政治考慮。

c

chancameron6796155 - 2017年08月24日 09:02

補充:西洋唐犬的狗体詩真的很狗!

金弓 - 2017年08月24日 10:29

該{收聲}的,是洋人胯下的定力狗吧?

「港本」也好,「國本」也好,又關雙重洋走狗定力賽何事?

金弓 - 2017年08月24日 10:30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前途是香港人的前途,絕不容許定力洋狗來亂吠!

請定力賽先拋棄加拿大居住權,回歸中國,再來信壇發言吧!

金弓 - 2017年08月24日 10:31

歸來吧,定力賽!中共一黨專政在召喚著你全家回歸中國大陸,可別死懶在加拿大,世世代代做舐奴!

金弓 - 2017年08月24日 10:35

「漢奸」又關定力洋狗何事?

死賴在加拿大,卻罵民主制度,定力狗是典型的「加奸」。

金弓 - 2017年08月24日 10:38

先叛中國去加拿大,定力狗是「漢奸」,再為中共罵民主制度,定力狗又是「加奸」。

雙重奸賊,賤過全家當婊!

O

Old Cake - 2017年08月24日 13:11

定力狗支持老爺,唔知老爺點睇?

靜靜一天 - 2017年08月24日 14:18

這個所謂官老爺,斤兩不足,水平之低,慘不忍賭;

以他把「奪」字解釋成暴力,那麼"奪得美人歸"應解成 使用暴力得到個美女 ,很腦生草。

 

"同一個官,同一個法庭,為何會對七警明顯是傷人的暴力,及對沒有針對任何個人的衝擊行為,作出了兩個完全不對稱的觀點和裁決?張達明提的問題:為何「刑期覆核」可以變成了「重審」?甚至把已經作出的事實裁決作出個180度的全新演繹,作為判重刑的基礎?為何「奪」字可以等同暴力?那「爭」字如何?「鬥」字又如何?為何未曾真過發生,只是「可能發生的暴力」可以全算到被告人的頭上?小弟的背囊經常放著一把迷你小軍刀作工具自用,是不是又可以因而判我有可能造成嚴重令人受傷的暴力?"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對石永泰言論的回應與感想/

靜靜一天 - 2017年08月24日 14:39

庸官判案,命運堪虞。

石亦云 - 2017年08月24日 15:32

定語錄 :  “閱讀及學習其米飯班主”

---

石仔批曰:

定阿哥好鬼坦白,好鬼老實!

將心比心嘛,定阿哥要出糧,幾時都要睇佢”米飯班主”台戲啦.

---

石亦云 - 2017年08月24日 15:50

侈語錄 :  “定某縱有楓葉蔽體,還不敢不「閱讀及學習其米飯班主」.”

---

石仔批曰:

所以話啫,定阿哥成日寫埋啲霎戇嘢,

可能唔關佢事,係佢”米飯班主”噏乜定阿哥唔敢唔噏乜咋.

我石仔有時都懷疑,定阿哥寫喺信記啲霎戇嘢,大人大姐點會寫得出架?

似番個人樣嘅、識得個"醜"字嘅,邊會戇居到咁無譜噃.

定阿哥你自己話嘞,係冇?

你呢回爆料捅你老板一刀,雖然反骨,但亦係可以原諒嘅.

---

石亦云 - 2017年08月24日 16:14

定語錄 :  “我見漢奸,劍必出鞘!”

---

石仔批曰:

定阿哥踎喺外國,舞棍耍劍,以為山高皇帝遠.

漢奸?關你加拿大佬乜事!

假洋鬼子干涉"中华人民共和国"內政,製造人民矛盾,破壞維穩...條條死罪!

中国政府、全國人民最憎外國勢力挑撥離間,好腥隨時請你坐洗頭艇.

不過,你踎喺外國,算你好彩,有外國勢力護住照住,

唔使咁驚喎,唔使自刎喎.

---

bebumui - 2017年08月24日 17:05

程翔兄所言甚是!
據資料顯示彭偉昌,潘兆初法官係689於2015年9月委任
為高院上訴庭法官。
恐怕689已安排自己的人進入司法系統!

杜蘭卡 - 2017年08月24日 22:06

此反骨仔反中反共反港,一口咬定法官為藍絲,行文己經戴有色眼鏡,輸打蠃要,不尊重法庭判決。口口聲聲說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現在說得一文不值。此等文痞,真可恥。糾眾沖擊政府總部,傷人,擾亂社會秩序,毫不和平理性,只見暴力,不加判刑,天理何在。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