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介明's 的頭像

前港大副校長,《信報》「教育評論」作者

應試文化:有得救?

《信報》教育評論:朋友之間談起香港教育,往往開始的第一句:「為什麼香港的教育搞成這樣?」什麼叫「搞成這樣」?支持這些抱怨所舉的例子都差不多:

「學生總是感到受壓迫!」

「老師給的功課,純粹是操練,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一個晚上要記幾十個英文生字?」

「難道真的需要學得這麼難?」

「那些難題,連我們家長都不會做!」

「每晚做家課做到深夜。為什麼一定要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讓孩子過得愉快些?」

本欄月前(5月26日)曾經報道OECD的PISA 2015年報告的第三卷,發覺知識性的學術測試成績最高的新加坡、香港、中國、台灣、南韓、日本,在許多「軟」的方面卻得分最低:自信心、滿足感、興趣、愉快;同時憂慮的程度也最高。上述家長那些不滿情緒,與這些研究結果不謀而合。

競爭應試 環環緊扣

本欄也談過,如此的現象,很難不歸因於這些社會的文化特點:孩子入學,是為了將來出人頭地;教育過程充滿競爭,考試統治着學校的生活;大家關心的是成績分數;講究的是勤奮讀書……這裏面,可有空間去強調自信、滿足、興趣、愉快。

假如有中國人研究學生的生活,也許不會在這些維度上落功夫;因為在華人社會,教育的屬性不在學生的生活素質,甚至認為,讀書就是要艱苦一點。還是那句:「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滿足與愉快,那是以後成功了的獎賞,在學時候,就是要不怕艱苦。

然而,上面的這些——教育過程充滿競爭,人人爭着升入名校,考試統治着學校的生活;大家關心的是成績分數;講究的是勤奮讀書——幾個環節都在社會裏根深柢固,緊緊地扣在一起。跟着出現的是家課繁重、補習泛濫、父母緊張,於是有「虎媽」、憂鬱、甚至自殺。不可能靠改變某一個環節,就能夠解決其他環節;也就是說,要改變這種文化現狀,不是靠單一的維度就可以力挽狂瀾。

(節錄)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