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s 的頭像

曾經出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現為《信博》專欄作家。

司法獨立權在中央 港人擔憂可做什麼

上訴庭就「廣場案」和「東北案」的覆核刑期裁決引起本地和國際廣泛評論。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看不到有任何跡象顯示判決是基於法理和法律以外的因素;聲明還引述兩個律師會過往就司法獨立的意見,強調對法庭判決作出沒有根據和不合理的抨擊,會損害香港的司法和整體利益。
 
事件沒有因為支持兩會聲明的多名資深法律界人士公開發言而平息下來;然後在社會享有崇高地位的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打破緘默,開腔表示,指控上訴庭向示威者判刑有政治動機是毫無根據的說法。他批評有關說法荒謬,稱這會影響公眾對司法獨立的信心,是不負責任和不應作出的。
 
我完全認同,懷疑上訴庭或主審法官於作出判決時有政治動機或法律以外的考慮因素是沒有根據的,而把無根據的懷疑變成指摘,損害了港人及海外人士對香港司法保持獨立的信心。
 
不過,換一個角度看,政府、司法機構和法律界應否想想,為什麼相當多教育水平和民智高的港人會產生這個沒有根據的疑慮?而數以萬計來自不同階層的市民更聽從涉事團體的號召,上街遊行示威?
 
此外,有不能歸類為反對派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認為,上訴庭判詞中有關「違法達義」那段話有點「情緒化」。再進一步思考,為何近年港人對香港的司法制度能夠保持獨立好像愈來愈沒有信心?
 
讓我在下面嘗試理順這些疑問,並提出一些有建設性的意見。
 
眾所周知,司法獨立是香港在「一國兩制」下最寶貴的資產。不過,司法獨立涉及我認為是同樣重要的兩面:一面是獨立的事實,即法院和法官獨立地按法律辦事、審案、裁決,不受行政、立法和任何政治勢力干預;另一面是香港市民和與香港有各種聯繫的內地、外國政府和人士真心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和法官的裁決是完全獨立於政治勢力或考慮以外。
 
假如相當部分的香港內外受眾和國際社會認為香港司法不再獨立,即使這是個沒有事實根據的感覺,這對「一國兩制」及香港會是個致命的打擊。這點香港特區政府、司法機構和法律界明白,這點中央政府也明白。所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上訴庭裁決引起國際批評後,表示希望各方尊重香港的司法獨立。
 
實事求是,香港司法的審判權比回歸前的情況獨立,因為終審法院設在香港,不再是倫敦。不過,由於香港是「一國」的部分,《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會可以解釋任何條文,而「人大釋法」對香港法庭有凌駕性的約束力。每次中央使用這個金剛箍,便會提醒港人和國際社會,香港司法獨立的程度是由中央決定的。
 
之前「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未審結前,人大便釋法;後來政府乘機利用這次釋法DQ 4名議員,這兩項決定予人有濃厚政治考慮的色彩。更早前,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基本法》2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表示,人大5次釋法促進香港法治的完善,並提出要制定和細分有關規定。這個說法肯定不會增加港人和國際社會對香港司法獨立的信心。
 
近年,中央官員對部分香港法庭的裁決未能充分考慮國家民族因素而表達不滿。這應該是2014年國務院發表的「基本法在港實踐」白皮書提出,作為管治者的法官必須愛國的原因。這是港人憂慮香港司法能否保持獨立的根源。在今次上訴庭裁決中,港人看到一些「情緒化」的審詞而產生的政治性聯想,純講法律,是沒有根據,但講感覺,卻不是杞人憂天式的幻想。
 
我曾說過,特區政府有最大責任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但責任與權力不一定相稱。現實是,中央透過有凌駕性法律效力的人大釋法和滲透社會各階層的巨大政治影響力,對香港司法獨立操生殺之權。關鍵問題不是中央想把香港的司法制度內地化,而是中央是否完全明白或接受,一個真正獨立、有國際公信力的香港司法制度,有可能產生令中央感到不高興的裁決;當中央運用其權力,例如人大釋法改變原來裁決,或像對「梁游案」般事前規範法院如何裁決時,香港司法獨立的事實和形象都會受到損害。
 
在香港司法獨立程度由中央決定的情況下,港人可以做些什麼有積極性的事?
 
特區政府方面,我認為政府應該汲取「DQ 4議員案」及覆核刑期的決定沒有充分考慮公眾利益的教訓。這兩宗事件導致部分市民對法官裁決的不滿,政府難辭其咎。我希望政府於未來的檢控和法律行為上,能夠做到林鄭特首口講,又符合港人所理解的「法治精神」,而是不少市民近年感受到的依法嚴懲反政府人士的政策。
 
司法機構方面,我希望在陸續有來的具爭議性的案件上,法官可以寫出有嚴謹法律文字而一般市民又能夠明白箇中理據的判詞。我希望終審法院受理覆核刑期的上訴。我不揣測終審庭作出什麼裁決,但我期望解釋最終裁決的判詞,能夠釋除港人和國際人士對之前上訴庭判詞的疑慮或不明之處。
 
法律界方面,維護香港司法獨立是超越不同政治立場的共識。有人稱「違法達義」是歪風,但另一股法律界歪風是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識和地位,說一些中央喜歡聽而其實是有違法治精神的話。我希望法律中人,特別是兩個律師會能夠向中央說多點逆耳的忠言。
 
最後,一般港人毋須因為不懂法律而選擇沉默,或未經思考便全盤接受專家之言。文明法治不應違反人權自由,我們不應無理批評,但必須對威權法治保持警惕。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我們不能視司法獨立為理所當然。

所有評論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00:22

【司法獨立權在中央 港人擔憂可做什麼】
司法並非港軍事外交事宜,PRC無權介入,SAR,卻無程程代表港人,只執行PRC指令,不理港人意願,港人港青港学者,可否吾声?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00:27

自治三十年前改名,為香港台弯叫做一国兩制,现在台湾GDP 人均己入第一世界国家行列,又有民主和平輪替,点受D第三世界国家(内地)骗,我地又话有“糕“度自治,现時老共己開始反口基本法及兩制,街頭抗争當然會發生,現時又叫台獨/港獨,现在只係吾知点赖点拉埋中情局而己!

PBrega - 2017年09月06日 02:21

三合一咖啡,無得要求。哈哈哈哈!

星斗市民 - 2017年09月06日 06:01

【司法獨立權在中央 港人擔憂可做什麼】
 
香港一日有「人大釋法」,一日都無司法獨立。「人大釋法」等同太上皇,要斬就斬,凌駕法律,凌駕「基本法」,所以香港邊有「司法獨立」呢回事。

黎自立 - 2017年09月06日 07:31

共產黨怎會考慮損害了港人及海外人士對香港司法保持獨立的信心,好像強姦犯不會考慮被拉的後果。

一國二制是承諾了的事,不應該像遛狗的繩子;愛給你多少你就有多少。

trybest - 2017年09月06日 09:07

關於此話題,已有很多評論.
對於此文,個人覺得平叔似乎有解釋(或掩飾)"臭雞蛋不臭",不過可惜不論多少人,不論目的為何,再如何解釋"臭雞蛋不臭",也難以欺瞞不少人的真實感覺,即使情感上,想像臭雞蛋如何不臭,仍瞞不過鼻子的生理功能,就是:臭雞蛋聞起來,真的很臭. 這有點類同中共不停洗腦叫人愛國,國家如何美好,中共政府及官員如何英明神武, 但不少中共大陸人只要有機會,仍是想方設法逃離中共大陸.

trybest - 2017年09月06日 12:42

實事求是,香港司法的審判權比回歸前的情況獨立,因為終審法院設在香港,不再是倫敦。不過,由於香港是「一國」的部分,《基本法》規定人大常委會可以解釋任何條文,而「人大釋法」對香港法庭有凌駕性的約束力。每次中央使用這個金剛箍,便會提醒港人和國際社會,香港司法獨立的程度是由中央決定的。
-------------------
既然"香港司法獨立的程度是由中央決定的",那麼再討論香港是否司法獨立,就猶如討論大石之下的小魚小蝦(法律界中所有人)是否會獨立不受大石影響,但市民所見不少法律中人的種種媚共出位言行,答案顯然是令人極度懷疑及悲觀的.
即使是同樣泛民光譜人士,對司法是否獨立的看法都存在分歧,或許在爭取民主的立場上有所不同造成,例如:認為已無法通過傾談可以達成目標,要違法才能達義,而傾向和理非非的,就反對違法達義,在此分歧下,對法庭同樣的判刑結果,前者很自然認為過重,後者卻可能心裡暗暗讚成,以便繼續和理非非, 在此之下,無論司法是否獨立,案件是否受政治影響,裁決是否恰當,不同立場的人就很大機會選擇性相信或忽略當中的嫌疑部分(這些嫌疑部分,很類似鬼魂,可以感覺到有,卻未必能找到實據, 或者即使有很多間接證據,但也能讓不相信的人找到足夠的理由反駁).
香港已人鬼難分,或者未必是鬼, 但抗爭立場不同,做出的行為也可能很建制.

L

Liberphile - 2017年09月06日 16:42

"我完全認同,懷疑上訴庭或主審法官於作出判決時有政治動機或法律以外的考慮因素是沒有根據的,而把無根據的懷疑變成指摘,損害了港人及海外人士對香港司法保持獨立的信心。"

 

從以上一段話,可知王生的『法治膠』膠氣甚重。

 

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若你還相信香港司法可以完全獨立的話,我懷疑你對formal authority和 informal authority的理解是極其膚淺的。司法制度是靠人來維持的,法官是人,人是主動的,程序(無論字面如何嚴謹)是被動的,人若要扭計,總有辦法化被動為主動,像終審庭拒絕梁游上訴的情形一樣。中共表面上信誓旦旦堅守一國兩制承諾,不干預特區高度自治的施政和普通法制度的運作,但誰都看得出informal authority式的干預無處不在,王生當了多年AO,連組織理論中所講的informal authority都似乎缺乏認識,未免有點那個。

 

香港自脫離英殖統治後,中國式『識做』的官場潛規則已逐漸滲入all three branches of government,結果是informal authority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韋伯式科層制度中的impersonal, technical理性作用已越來越微弱,沒有民主議會的制衡,此種理性即使未完全消失,informal authority的黑手亦會變得更活躍和更無所避忌。 

O

Old Cake - 2017年09月06日 17:59

所謂法治,司法獨立,養了很多人,直接或間接。
繼續FF,亦免卻很多道德責任,無須行動,免卻
麻煩。

trybest - 2017年09月06日 18:06

上訴庭就「廣場案」和「東北案」的覆核刑期裁決,引起香港司法是否獨立問題,倒是意外引發出泛民抗爭路線取向分野問題,作為一直宣揚又傾又砌的和理非非一派,如果今次裁決顯示香港司法不再獨立了,對他們是一個極大打擊,因為一旦中共已將法院變成打擊抗爭的工具,證明他們以前的路線取向一直是錯誤且無遠見. 於情於理, 作為此一派,必須努力向所有人證明法治獨立仍存,和理非非仍可行,否則以前的和理非非所為就變得很幼稚可笑.
甚至,或許和理非非一派希望此一派受到更大的打壓,令和理非非一派再佔主流.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19:04

法官都有近親在大陸有生意有職位,好易被打点。

杜蘭卡 - 2017年09月06日 20:34

貌似客觀,實懷鬼胎,殖民地舊電池如孤魂野鬼,飄浮香江夜空不散。

杜蘭卡 - 2017年09月06日 20:43

王先生咁憂心司法獨立,前香港檢控專員及英格蘭檢控官均為英人,王先生當有親切感,聽令猶恐不及,這兩天他們評論三子違法加刑入獄,均為合理合法,王先生睇過未?咁你又yes sir幾多呢?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20:53

朝庭審案,法官要姓党,香港法庭两單野,同時咁啱deviated from Common Law,一国制又前一步!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20:55

違法達義,曆史大把例子,美国南部,以前黑人坐巴士坐前排座位,沒有讓出坐位給白種美國人屬違法!
當年如果楊官在美判案,一定會嚴懲吾讓座嘅黑人,因為黑人真係犯「惡」法!

Daniel - 2017年09月06日 21:02

答杜蘭卡,
你点唱非京派,非建制都冇用,建制冇起色,主要係PRC國家,每一方面都吾省正自己招牌,七不講,假貨A貨大國,國際信用係零,國內極度污染,卻掩耳盜鈴,建制明應嬴都变輸喇!
習帝自己帶頭,推「七不講」,「法官要姓党」,監禁無罪劉霞,鑊晒!

L

Liberphile - 2017年09月06日 21:39

"前香港檢控專員及英格蘭檢控官均為英人,王先生當有親切感,聽令猶恐不及,這兩天他們評論三子違法加刑入獄,均為合理合法"

 

係英人又點?  呢兩條友除咗係英人,亦都係『法治膠』人,即係跳唔出『法治』個膠盒去睇問題嘅人。佢哋淨係識喺呢個膠盒裡面轉嚟轉去,俾啲死條文膠住,永遠擺脫唔到啲膠,所以注定一世做法律技工,對法治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換言之,佢哋對法治毫無big picture嘅認識,就好似喺藥房做嘢嘅配藥員,依方執藥好純熟,但係對藥理學嘅高深知識蒙過蒙正,基本上,香港大部份嘅法官同律師都係『法律藥房』嘅配藥員水平。

O

Old Cake - 2017年09月06日 22:04

江樂士係1997後上任,港共政府中人也。老共千里
搵個英國檢控官寫文,亦冇用,法律是以人民為本,
人民話佢唔掂,佢就唔掂。

O

Old Cake - 2017年09月06日 22:45

若果政府如英國,是人民選出來的,立法會是代表人民的,
則英檢控官的論點,或可成立。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