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柏林人

從Fishgard啟航,正好黄昏日落,走到舷邊看看晚霞,鬆弛一下腳跟。甲板上遇着兩個東方面孔的年青人,二十來歲吧,雙方打了個招呼;

"那裡來的?"我問。

"中國"兩個齊聲的說。

"你呢?"

"香港"我說。

"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一個說。

我說:"可以這樣說吧。"

"什麽"可以"這樣說!"一個將"可以"兩字拉長聲浪。

"香港"當然"是中國的地方!" 另一個將"當然"兩字加重了語氣。

"當然!當然!" 我忙亂地重復。

Aak Ahhh,來了,感覺到有點火藥味,意識到有人想撩交唉,撩交打的氣味。老弱容易心悸,恐懼使我不期然的移了兩步,靠近掛在船舷欗桿上的救生圈,並將右手拈在上面,恐防自已說錯了話,冒犯了對方; 兩個年青力壯,而我這個老坑,膝蓋彊硬,腳步摇擺,萬一稍有碰撞而我墮海,也可即時拿着這個水泡。

"到酒吧喝杯嗎?我請客。" 我說, 好找個籍口,離開船舷甲板,來到人多安全的酒吧。既然承諾請客,就為他們叫了兩杯啤酒,我自己一個 Double Irish Whiskey 加水。

"到愛爾蘭幹嘛?" 我問。

"趕上大學,剛從倫敦探訪朋友回來。" 一個說。

"那所大學?"我問。

"Trinity College, Dublin University." 很是嬌傲的齊聲說。

"啊,三神學院,那是很出名的學府呢!唸什麽?"

"我唸數學,他唸工商。" 一個指着另一個說。

我還沒有忘記初衷,是我買了他們的怕,才請他們到這個酒吧來,再不想交談下去了,找個藉口溜了,以免講多錯多。很多時,跟中國人閒聊,莫說討論,也可以闖出大禍來。萬一"可以"被誤解為"可能",甚至被刻意曲解為"可以不是",那就是沒頂之災了!"哦,你這個老坑"可能"是個港獨,居心叵測呀,你!",這種誅心論罪的中國思維,還殺得人少嗎?

 

"我一早學曉了,永遠不要跟猪玀糾纏,不但把自己弄髒,而且豬玀很是歡喜。I learned long ago, never wrestle with a pig, you get yourself dirty, besides, the pig likes it." 蕭伯納如是說。跟中國人辯論(不,中國人少有辯論,爭論的多),不但把自己弄髒,甚至很多時都把自己弄死,而又死得不明不白!中國人在公車、火車,甚至在飛機上打架的新聞還少嗎?如果稍一不慎,得罪了這兩個年青力壯的愛國青年而被追打,我這個老坑雙手護罩頭臚,一拐兩拐的逃跑,給船上的洋人看見,成何體統,成何國格呢!慶幸自己還有點民族自尊。

https://youtu.be/aOpfXfaD9ME

https://youtu.be/PnFvx8B4b0o

 

從威爾斯的Fishgard港口,横渡聖佐治海峡,來到愛爾蘭東南岸的Rosslare碼頭,只需三個小時多一點。兩個Double Irish Whiskey加水,一瓶堅力士Guinness,幾頁Bernard Shaw,幾章W.B.Yeast ,加上先前兩個中國青年的小插曲,渡輪已差不多靠岸了。

 

Rosslare,是愛爾蘭東南岸連接英國本島,和歐洲大陸的港口之一,故此,又稱Rosslare Europort。市鎮雖小,人口不多,但是,除了Dublin和Dunlaoghare,Rosslare 算是南愛爾蘭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了; 人流、物流、牲畜等等,二十四小時不停運轉。這個通向英國和歐陸的轉運港,是英國"大西方鐵路公司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在1906 年,為了方便統治愛爾蘭而建,是當年貧困饑荒的愛爾蘭輸出勞工的碼頭之一,流下多少淚水、離仇和記掛。想,這個鎮上的天主教堂作了見證。

 

Rosslare到首都Dublin交通非常方便; 火車,長途巴士,出租車,往來頻密。午夜落船,在鎮上BnB歇息一夜。吃過早餐,溜澾了幾條横街陋巷,看見早上彌撒完畢,從天主堂魚貫走出的信徒,算是我某某"到此一遊"了。

 

Rosslare 到 Dublin,一離開車站稍刻,鐵路兩傍,只見長滿荒草或農作物和滿地牛馬的郊野、疏落的農舍,少見森林樹木。聽聞愛爾蘭是戤產賽馬之邦,世界各地馬主,按時到來選購名種。

 

沿途兩邊少見森林樹木的原因,原來是有段非常殘酷的歷史,直至今天,仍然使到愛爾蘭人切齒痛恨英國人當年慘絕人寰之所為。 信奉基督教的英皇享利八世,吞併愛爾蘭之後,這個島上的天主教徒,沒有一天停止過反抗英國的侵畧,給英國朝庭帶來不少煩惱,甚至高壓的暴君如查理一世,也不能有效統治這個島民。直到英國内戰,乘勝的康維爾Oliver Cromwell,這個自命"清教徒的摩西",斬殺了獨夫查理一世,恢復了國會之後,他打着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口號,來到了愛爾蘭,而國會又放任他自行處理愛爾蘭問题 。一夜之間,他屠宰了島上的一半人口!將所有土地充公,然後分配給"清教徒Puritans",和那些從蘇格蘭安插過來的"長老會Presbyterians"。

 

這些新來的地主,實行商業化、工業化的"莊園政策Plantations",將所有森林樹木燒光,大肆開墾殖民,並將土地劏割成一小塊一小塊,便於出租給那些本來是地主的愛爾蘭佃農。猶如香港的劏房,業主無止境的貪婪,食盡了每一吋空間。更遭糕的還是,這些吸血食髓的地主,大部份屬於所謂"缺席地主Absentee Landlords",他們不居住在愛爾蘭,他們收到的租金或賣到農獲的利錢,全部運回英國而沒有再投資本地。農場因此缺乏保養和管理。土地分割成細小,只能種植非常賤生和高產量的馬玲薯,方能餵飽佃農户口。

 

同時康維爾更策動國會,立下臭名沼彰的"穀物條例Corn Law"; 限制和徵收昂貴關税的糧食入口,來保護及增加地主的財富和權力。於是,當馬玲薯瘟疫引起的大饑荒,只有馬玲薯作為主糧的愛爾蘭,餓死了四份之一的人口,走避饑荒而移民美國的,前前後後,近乎六百萬人。

 

暴君查理的所謂暴行,只不過是,他不願意聽命國會,拘捕了與他作對的五個議員,最後他乾翠廢除了監察皇權的議會而已。然而,一個舉着崇高理想和道德高地旗織的康維爾,卻成為了殺戮生靈的魔鬼!緬甸羅興亞人此刻遭到昂山素姬民主政府軍人的屠殺,又何奇相似!

 

追求理想和結合現實,怎樣才能取得平衡?在爭取公平合理的社會過程中,如何避免流血、殺戮?

 

建立在River Leffey 兩岸的首都,都柏林Dublin,市容美觀整齊。自從1536年,享利八世吞併了這個天主教國家之後,代表不同皇朝的雍容華貴的建築物,都可在市區看到。Dubliners都柏林人,今天已經不像James Joyce筆下的"Dubliners"那般貧困、無助、對宗教的迷信,也因宗教而愚昧了。自從加入歐盟,來自四方八面的商業活動及數以百萬計的愛爾蘭矞的美國僑民、商人,甚至政要(美國近代的總統,有那幾個不是愛爾蘭矞的!), 這個島國已經是世界上最高收入的國家之一。正如當地諺語:"最好的復仇,就是活得比你的敵人更好。" 愛爾籣人做到了。都柏林人一向友善,今天更覺自信,他們的微笑來自感到富足和希望;睡棺材房的人,沒有希望買樓、拿公屋的人,早上碰著你,會給你一個燦爛的微笑?社會的暴戾怨氣,是有其結構性的深層原因,大家已聽得不耐煩了。" 英國人能做到的,中國人也一樣做得到。而且做得更好!" 願望和能力,似乎有點落差。

 

城市繁忙,但不覺噪吵,自律禮讓。經過維京人Vikings和英國人的長期蹂躪逼迫,造就了這個民族渴求自由和追求自身權利的强大慾望,因而自然地產生了自由主義的文學家、思想家和政治家如; Edmund Burke, Johnathan Swift, Bernard Shaw等等。愛爾蘭人不但驅逐了外敵,更重要的,還是他們勇於批判而後擺脫了自身的"神權政治Theocracy"的精神枷鎖;那些什麼什麼神父、主教,再也不能干預人們的日常生活了。能夠做到這些,必先要有内在愛好自由的文化基因,和自省改良的能力,不是偶然的。下下講求面子,"我唔衰得!" 的文化,決定做不來。

 

只有智慧優雅的鳳凰,經過煉獄省悟,才會成為飛上高大梧桐木上的火鳳凰。麻雀永遠跳在地上,覓食小粒。

 

 

 

所有評論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6日 15:15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6日 15:20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6日 16:51

Rosslare Harbour
Ballygillane Big, Co. Wexford, Ireland

https://goo.gl/maps/T1C8RGpYmTS2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17

在馬鈴薯飢荒時,愛爾蘭還是大公國一份子,鷹夾爛不特沒有伸出援手,還阻止別國援助,拒絕了土耳其兩萬鎊捐贈,可能怕外國勢力入侵㗎。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22

當其時餓死了一百萬人,佔島上人口三到四份一,在比率上遠高於中國大饑荒。當然,慣於玩語言偽術嘅鷹夾爛,會説天災啫,無関管治威信問題。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28

在此其間,愛爾蘭人不得不冒險坐洗頭艇離鄉別井,有的去了歐州各地,遠的去了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美國顯赫一時甘乃迪就是愛爾蘭人後裔。連〇爸媽也有愛爾蘭人血統。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36

愛爾蘭人大都迷思天主教,跟鷹夾爛新教格格不入,長期被欺壓。

人離鄉別井總要有些寄托,所以如果你們有机會到北美和澳洲,不難看到起於十九世紀的天主教堂,禾最近也參觀了一座聖包思高的天主教堂。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43

只要年紀有番咁上下又沒有老餅痴呆,應該記得看新聞片,七、八十年代在貝爾法斯特和倫敦德利每天爆發鎗戰。為什麼當時沒有給北愛人公投呢,唉,很多標準啊。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52

獨立後愛爾蘭人憑著堅毅精神,到今天走上經濟高增長,他們比香港一班無腰骨政棍令人尊敬,他們不會到英美搞什麼聽證會和演說去乞求什麼,他們雖然也説英語,但會愛自己獨有文化,不像香港那班契弟要去中華文化。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0:56

雖然愛爾蘭今天經濟大好,但不像英美加澳把爬屎卜吊高嚟買,他們是歡迎移民的,有心移民者不妨考慮一下。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1:06

今天不少MNC歐洲總部設在刀柏林,隨著英國脫勾,愛爾蘭形勢大好,有買趁手呀。

Daniel - 2017年09月18日 03:04

【eddybb -,愛爾蘭人不得不冒險坐洗頭艇離鄉別井,有的去了歐州各地,遠的去了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美國顯赫一時甘乃迪就是愛爾蘭人後裔。連〇爸媽也有愛爾蘭人血統。】
大陸人知移民那處是好地方,一流!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05:30

eddybb 君 多謝閣下的資料補充及高見。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05:38

Daniel, 甘乃迪、卡特、布殊、克林顿、
甚至奧巴馬的母親祖先都是來自愛爾蘭。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6:17

不客氣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06:18

Daniel: " 大陸人知移民那處是好地方,一流!"
的確!無可抵賴,美國是當今最富且强
的超级大國,對世界也有不少貢獻,尤其
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幫助打敗了法西斯。
可以說,沒有老美向日本投下兩颗原子彈
,中國人還不知要受日本蹂躪多久!
多年前,我也曾經向留學英國的美國朋友說過
感恩。只可惜二戰後,一幫貪婪的軍火商、石油
商發動無數次戰爭,以致塗炭生靈。美國朋友很
同意我的說法; 恐防如此下去,美國將會步入當
年古羅馬的後塵,成為最大的暴政,不得不發
聲!

" All the tyranny needs to get a foothold is people
of good conscience to remain silent."
Thus said the Irish thinker Edmund Burke

Daniel - 2017年09月18日 06:26

【eddybb -,愛爾蘭人不得不冒險坐洗頭艇離鄉別井,有的去了歐州各地,遠的去了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美國顯赫一時甘乃迪就是愛爾蘭人後裔。連〇爸媽也有愛爾蘭人血統。】
陸人吾去美国(太惡了?),加澳都吾差喎!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6:28

當愛爾蘭和英格蘭對著幹時(不是冷戰),愛爾蘭共和軍(IRA) 起來反英抗暴,就被標籤成恐怖組織。

今天首相霉姨(有名你叫)勢孤力弱,就去拉攏充滿IRA色彩嘅新芬黨,唉,所以我幾時都話權力和金錢才是普世價值。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6:37

説開新芬黨,义開一點說說,人家新芬黨因為不會宣誓效忠英女皇,所以在下議院不支薪。上議員全是委任制,當然支薪啦。

再看回香港糧油二仙真無腰骨,先使未來錢,仲大聲夾惡話點解要還,他們的面皮比厚黑宗師李宗吾更黑更厚,成功人士也。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6:50

講返啲軟性些少。

1970年Eurovision愛爾蘭小妺Dana一嘢K.O.英格蘭已成名嘅 Mary Hopkin,不要忘記,當時 Mary 條仔係 保羅麥卡尼,面子何存。

另一愛爾蘭女歌手 Sinead O'Connor 翻唱 Dana 名作 All kinds of everything 也上榜了,但跟她合作條仔又係搞基建嘅。唔知點解,歐美歌手總跟毒品沾上関係,光頭女也逃不過這関。

仲有能唱出天籟之音嘅 Enya , 壇友朱泙漫仲係佢個小粉絲㖭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7:01

樓主能乘遊艇旅行確令人羨慕,但一百年前一首號稱不會沉沒嘅鈦遊艇從島南港口Cobh一去不復返。

日不落只是未遇上天狗,人怎能勝天?!

侈哆 - 2017年09月18日 07:01

Yap 樓酒美,何惧門前狗猛*.

 

*<韓非子‧外儲說右上‧狗惡酒酸>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08:24

侈哆君 多謝償面到來陪飲!

黎自立 - 2017年09月18日 08:31

好文章。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08:34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07:01

"樓主能乘遊艇旅行確令人羨慕"
那裡話,坐什麽遊艇,只是渡輪Ferry而已!
回港還要不得不依靠賺航呢。
多謝以上資訊。

Daniel - 2017年09月18日 09:19

【eddybb.....再看回香港糧油二仙真無腰骨,先使未來錢,仲大聲夾惡話點解要還,他們的面皮比厚黑宗師李宗吾更黑更厚,成功人士也。】
梁游所得票數,多過習帝全国所得,後者面皮尺幾厚!

Barwon - 2017年09月18日 11:02

也是愛爾蘭人把廚藝帶到美國。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11:34

Barwon 君,聽聞中國的飾花Lace是愛爾蘭傳教士
傳授的。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Irish_lace

Barwon - 2017年09月18日 20:00

唔怪之得洋人那麼喜愛抽紗。有錢佬舊同事說父在尖沙咀開抽紗店,韓戰時美軍到香港休假,盡掃抽紗寄回家,美金交易,價錢不是問題,因不知明天有沒命花錢。

Barwon - 2017年09月18日 20:20

去年訪塔省亞瑟港,在監獄遺址漫步,聽到十餘步前幾個年青男女説 "不如搵人幫我哋揸機",已行到他們身邊,就說 "我幫你哋揸機",問他們從那裡來,"阿德雷德",同是本地人也。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20:33

Baron 君,揸什麼機?haaa haa

Barwon - 2017年09月18日 20:40

嘻嘻!樓主咪話「揸機」都唔知點解,小心畀人當蝗蟲。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21:01

arwon - 2017年09月18日 20:40

嘻嘻!樓主咪話「揸機」都唔知點解,小心畀人當蝗蟲。

真係唔知喎!恕小弟無知,鄉下佬一名。

e

eddybb - 2017年09月18日 21:07

拍照,拔,用手機就可以自拍,在荒山野嶺不用等人經過。

w

wyap8993 - 2017年09月18日 21:13

哦!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