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來

臨近中秋,是那一年,外婆已記不起了,反正,是她的母親或她的祖母講述的故事……

當天,秋雨綿綿,四個轎夫抬着王家的新娘,嫁給李村一户人家,走過懸崖傍邊的一條小石徑,天陰路滑,其中一個轎夫失足,拖着整台新轎、新娘,連同瀑布,滾落崖下的湖潭去了。引路的新郎,奮不顧身,跳落潭中。幾天畫夜搜索,除了新娘的一些服飾,和幾件砸得零碎的嫁妝,什麼也找不到。姻親兩家,挖了一個無人塚,將新娘的遺物就地安葬了。

此後,每年中秋,這個喪妻的新郎都到來潭邊哭墳拜祭,誓言終生不取。

秋墳鬼唱李家詩,
恨雨千年水中碧。(唐: 李賀)

如此悽艷感人的"新娘潭"故事,不知感動了周圍村落的多少代人,尤其恨嫁的村姑。或許,我猜,甚至有些村姑幻想自已出嫁時,遭遇像那個掉落潭底的新娘,每年有個忘不了自已的如意郎君,到來潭邊拜祭自己; 這可不是自虐狂而獲得痛快的鄉土版本嗎!

四面環山,一條平日孤寂的山路,從大埔丁角穿峽而上,沿途風光迤邐的船灣淡水湖,兩邊崇偉的八仙嶺,蒼鬱翠綠。梧桐挺拨,荷樹呼呼,楓葉轉黄,秋來了!

新娘潭,這個週末遊人喜好的景點; 午夜飃車狂徒喪命之地,電單車撞得粉身碎骨的山崖,既有靈山之氣,同時也瀰漫着死亡的陰魂。

新娘潭稍上就是烏蛟騰,一條以李姓為主的客家村落。二戰時,這一帶是主要以客家原居民所組成的東江游擊隊的抗日盤地。1942年8月16日,一隊日本兵摸上山來,將幾十個游擊隊員虐殺,沒緣認識的舅父,是其中之一。

十幾年前,父親臨終時,問他: "舅父同你,為什麽要加入游擊隊?受到共產主義的吸引?受到宣傳的引誘?愛國?"

"不是,通通都不是!只是為了保護家產、家人。有人入來搞你的東西,你可以不打他嗎!"
答得爽快、利落。典型客家佬的牛頸氣概; 你搞我,我打你!什麽什麽主義,什麼什麽愛國,他一竅不懂。在作出一個生死悠関的決擇時,他唯一懂的,就是他的心在那裡。"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必在哪裡。"…馬太6:21。他的田地,他所植的果木,他的家人,他的根,全都在這裡。於是,舅父放下教鞭,拿起步槍。財產、家眷全都放在外國的,你信他們願意抵抗外敵?

在反共反昏了頭腦的人士心目中,他們或許是盲從,甚至幫兇。在左派人士心目中,他們或許是愛國者。在外婆的心目中,舅父永遠是個把她的心肝剮了千刀的不孝子。在我的心目中,他們的勇猛永遠值得懷念。以其走避匿藏,或受俘做日本的苦力,他們膽敢拿起武器,把自己從猶豫、懾懦,畏懼的煎熬解救出來。這,可嘗不是將卡謬Camus、沙特Sartre的存在主義,發揮得淋漓盡致……全憑個人的良知,為做而做,不問因由,不問效果,行為後果,全部自負。歷史永遠是由掌握了話語權的勝利者所寫,盲從、農民、土匪、烈士,爭辯落去,毫無意義。放下一束鮮花,澆上一瓶米酒,算是來過憑吊了。

桐風驚心壯士苦。(唐: 李賀)

入鄉随俗,進村拜廟。本想行入李氏宗祠,燒一注香,以表敬意,可惜,堂門深鎖。門口躹了個躬,致敬過了。走經荒廢的田陌,看見村前村後都有護村的土地公、土地婆的神龕 。甚至一棵樟樹,一棵榕樹,一塊大石,中國人都可視之為神靈,將其供奉,拜祭。其實,有何不可?信仰,尤其是宗教信仰,無非是"心"可得安慰之物,"煩惱"可擱下之處。面向十字架,和面向一塊石頭禱告,所得到的心靈安慰,是同等效果的。何來迷信,迷信在那裡?我在希臘、印度、威爾斯都看過這類的民間信仰。如米爾敦John Milton 所言: "The mind is its own place and in itself, can make a Heaven of Hell, a Hell of Heaven. 心是一切所在,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你信唔信?!快啲信!反正我信了。哈哈! 多神論的異教徒Pagans,他們美麗之處,便是能夠包容異見。

"本土"並不是只求保護一個碼頭,延續一處霸佔得來的地方,或一處由難民聚居而成的徙置區從中撈取選票的地方,這只能是權慾薰心的手段和取巧而已。"本土"是要經過數百年,甚至千年的民風、習俗和信仰的沉澱,且還要植根屬於自己的土地上,方可茁壯。無立錐之"土"的難民城市 ,究竟怎樣本"土"?他們只能是過客。本土是在鄉村的宗祠,氏族,信仰和土地上。"本土"?有誰還能比這個英國人Frederick Lugard 更了解,和運用本土的意義; 他的雙重任命論The Dual Mandate In British Tropical Africa 利用本土原素,結合來自倫敦的受命,管治了幾十個殖民地達幾百年。國師陳雲的"城幫論" ,我認為不外是"市内貧民窟的暴民燥動The
Inner City Mobs Agitation"。"本土",還未到班!只能煽惑窮無立錐之"土"的暴民吧了,比起千百年來的中國農民起義,還要卑劣。至少,農民還有幾畝瘦田憑藉。

從烏蛟騰向北落山而行,不到半小時就可看見沙頭角的鹿頸海灣了。路傍有兩間食肆,鹽焗鷄、客家炆豬肉頗為流行。少時與幾個村童騎着單車到來,吃碗車仔麵,已是週末最奢侈的享受了。當年彼岸的中國大陸,只是漂流過來的偷度客,和一兩具浮屍的聯想,只可遥望和想像。倘若舅父未死,而他又是為了一個理想而戰,看見這個情況,他可會信仰崩潰?他可像杜格拉斯海德Douglas Hyde 或比娜多特Bella Dodd?這兩個共產主義者,因信仰崩潰,絕望,而皈依了天主教。

不過,我想,一個植根於深厚的鄉土,宗祠、氏族並且是多神論的人,是少有信仰危機的。中國人是個講實惠的族群; "不論白貓黑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蛇齋餅糭,依然有效!

所有評論

侈哆 - 2017年10月09日 05:54

[[[...美麗之處,便是能夠包容異見...]]]

 

不論「盲從」、「幫兇」、「農民」、「不孝子」、「土匪」、「愛國者」、「烈士」,或許甚麼也不是...咀嚼、三思.

侈哆 - 2017年10月09日 06:07

今天香港,一言不合便「人頭落地殺無赦」,試問人有頭顱幾顆?看信壇,不附和者馬上戴帽遊街,鬥跨駡臭.那是論壇抑或是論盡?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24

侈哆君,同意!
執着於一個信念或信仰就成為教條,很容易使我
們墮落為暴君。

[[今天香港,一言不合便「人頭落地殺無赦]],這
個情況不是什麽道德高地的信仰問题了。只是一
幫逐利的流囉,為討好主子而叫嚣而矣。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28

文見亂 - 2017年10月09日 07:29

哈哈!

不論美籍,英籍,加籍以及澳籍,只要是移居外國,就是愛國。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34

文見亂 - 2017年10月08日 21:18

哈哈!

共匪如果是好的話為何反共?

難道是因為想揪來揪去。

文見亂 - 2017年10月09日 07:34

哈哈!

在馬克思《德意志意識形態》中的名言:“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時代都是占統治地位的思想。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39

文見亂君,無論什麽政黨,都會有人反對或支持!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40

Liberphile - 2017年10月08日 17:25

"在反共反昏了頭腦的人士心目中....."

 

With the above self-incriminating evidence, the author blows his own cover.  It is no use trying to play smart and conceal your true intentions.  By now it should have become abundantly clear that you and Big Wave are on the same team despite his attempt to mislead others to believe otherwise.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42

wyap8993 - 2017年10月08日 17:53

Liberphil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s.
And thank you for not swearing at me.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07:53

文見亂君,同意一切上層建築; 法院、教育、
傳媒等等都是由统治者所操控、影響和把持。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0:11

不知有沒有理解錯誤, 壇主似乎認為所有行動都只不過是"全憑個人的......為做而做,不問因由,不問效果........", 難聽點, 就只是為個人或相關族群利益行動; 無論是共產主義也好,本土主義也好,都只是"這只能是權慾薰心的手段和取巧而已", 也就是類似扯虎皮作大旗而已.
 "不論白貓黑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另一句配搭是"摸著石頭過河", 這種觀點的優劣,相關討論已很多.
"中國人是個講實惠的族群",或許這種思維及教育方式,注定受中國傳統教育模式(尤其中共大陸式)培訓出來的人,永遠成不了一流頂尖人才,只能是二流, 即使偶爾出現一流頂尖人才, 也只如中彩,只屬偶然性,不是必然性.這如同應用物理學與理論物理學的區別, 理論與應用的思想區別在於: 前者永不滿足,永遠要沖破目前極限,去尋求更完美的結果,為了將來的完美,會看得比較遠, 而後者,則安心接受目前結果,然後去物質化,不著眼更長遠發展,只在目前局限下,創造更多物質,思想上比較短視.理論永遠走在應用之前,理論指導應用,也可見,至少中共大陸是充滿應用主義或現實主義, 最擅長就是老翻,舉世聞名.當然,應用方面做到出神入化,也是不錯,只是永遠不可能成為世界頂尖而已.
一個現實主義泛濫的民族,蛇齋餅糭,不只是依然有效,而是廣泛有效.
不過有時,也不能完全以己度人,或以個別身邊人度人,至於主張本土主義或愛國主義的, 有沒有人是真心去這樣想,這樣做,或許也是存在, 尤其是未受現實嚴厲打擊的赤子,所謂赤子之心的人(可惜這部分人會在現實的中國人族群壓制及薰染下,恐怕又多是成為現實的中國人中的一員), 出來行動的,未必都是完全物質庸俗之輩及懷有私心私利之輩,就如:"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 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侯."

Barwon - 2017年10月09日 11:10

《只是為了保護家產、家人》,修身齊家,死而無怨。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1:22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0:11

[不知有沒有理解錯誤, 壇主似乎認為所有行動都只不過是"全憑個人的......為做而做,不問因由,不問效果........", ]

在此所指的,是區區所理解的卡謬 Camus 和沙特Sartre 的"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的真諦…… 憑著個人的"良知Conscience "採取果斷的行為,認為要做的就做,不問效果,自己行為的後果,由自己負責,從"做"的過程中,把自己解放出來。

[難聽點, 就只是為個人或相關族群利益行動; 無論是共產主義也好,本土主義也好,都只是"這只能是權慾薰心的手段]

大致可以這樣說。動物,包括人,都是自私的。他/牠們的行動是受到欲望的支配; 饑渴、性欲、權欲等等。可參考Richard Dawkins
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當然,人類有別於禽獸,他有所謂"良知Conscience "(道德的約束)。當他為了滿足欲望而做出傷天害理的行為時,當必受到社會的譴責和懲罰。
 

["不論白貓黑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另一句配搭是"摸著石頭過河", 這種觀點的優劣,相關討論已很多.]

相關討論已很多!

["中國人是個講實惠的族群",或許這種思維及教育方式,注定受中國傳統教育模式(尤其中共大陸式)培訓出來的人,永遠成不了一流頂尖人才,只能是二流, 即使偶爾出現一流頂尖人才, 也只如中彩,只屬偶然性,不是必然性.]

一語道破!

[一個現實主義泛濫的民族,蛇齋餅糭,不只是依然有效,而是廣泛有效.]

同意。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1:30

卡謬 Albert Camus 發覺生命枯燥乏味。最後從
希臘的神話中找到了答案:--

https://youtu.be/YuYPjzeY_Fk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1:37

如西西發 Sisyphus 每天將大石推上山顶。然後,
又讓它磙下來。每天如是,不問因由,不問效果。
為做而做,從中得到自我解放和存在的意義。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1:44

Barwon - 2017年10月09日 11:10

《只是為了保護家產、家人》,修身齊家,死而無怨。

Baron 君,可以再說多幾次!
執着於教條,迷信於一個理想。
中國人還沒受夠嗎?

L

Liberphile - 2017年10月09日 12:08

Presenting the same self-incriminating evidence twice

will not exonerate you.  In the court of public opinion,

double jeopardy protection does not apply.  Once you

are caught with your pants down, you might as well

go streaking!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3:05

Liberphile, The double presentations of this post is due to the mismanagement of timing on the part of the Editor. And, no body seeks for an exoneration here either.

Given that you are entitled to your opinion, I am not, therefore, here to discount your comments. However, I must stress that I would be grateful if you could be kind enough to refrain from using those profanatory and belittling wordings to discredit people as you often do.

Thank you !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3:36

seeks to(for)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4:29

<憑著個人的"良知Conscience "採取果斷的行為,認為要做的就做,不問效果,自己行為的後果,由自己負責,從"做"的過程中,把自己解放出來。>如果有人真心(先不論是個人理智認為或被人洗腦,都不可否認為會存在這樣的人)認為要維護族群利益或所謂國家利益,而對反對者殺無赦,此人或許認為自己是很有良知,但是否可接受?希特拉殺猶太人,日本為令族群生活更好而侵華,站在當時的那一群人角度來說,可能也是理直氣壯.
從人類發展史看,是先有家,才有族,最後才有國;生存發展過程中,是先為己,再為家人,後為族群,最後才是國家.因此, 個人認為,如果硬是從本質上探討,專制是可以理解,無論個人,家庭,族群或一個國家, 只有取得更好更多的資源才會發展得更好,這是由人類的生物性決定,最好的風水寶地有限數, 但人口卻無限數; 高薪厚職有限數,競爭者無限數; 權力通天職位只有一個,貪婪者不勝數.專制是強者掠奪最好最多資源的最理想手段.因此,如果對某些強者而言,為個人,家庭,族群,國家對外實行專制,可能是很有良知的做法,就如同被詬病的國家對外擴張及掠奪行為,在國內是英雄,在國外是魔鬼.
因此從本質而言,就是利益相爭,<國師陳雲的"城幫論">及"本土",無所謂卑不卑劣了。
"在反共反昏了頭腦的人士心目中,他們或許是盲從,甚至幫兇。在左派人士心目中,他們或許是愛國者。"一方面從本質利益維護分析上,為有關人士開脫出疑似撐中共的政治面譜,另一方面卻又換了個"良知"角度去要求及鄙視"本土"人士為維護本身(或本土利益)的抗爭,個人認為是不太公平,應該從同一標準去要求及對比.如果從利益的維護上說,"本土"人士維護本土利益,也是正常,至於認為"市内貧民窟的暴民燥動",這只是個人的判斷.有一個可比較的例子,就是新界丁權問題,如果港共政府為全香港人的土地利益問題,要伸手進丁權,新界人又是否要奮起維護呢?非要探求,這就是利益相爭問題,"良知"就變成是一個感情色彩用詞了.
最後,或許不能怪中國人不少持無神論,自古以來,中國大陸發生太多太多殘酷戰爭,神祇的力量無法令一大批,又一大批可憐人得到憐憫及拯救,令一大批又一大批的求助者絕望,而在戰爭中可以生存及取勝的,都只有實實在在運用人類所謂詭道的人.而中國神明的力量,似乎就只顯示於針對三姑六婆,或個別人士之中.中國人似乎是陷於既無神,也畏神之中.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4:52

trybest 君所言,很有見地。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4:54

<"本土"並不是只求保護一個碼頭,延續一處霸佔得來的地方,或一處由難民聚居而成的徙置區從中撈取選票的地方,這只能是權慾薰心的手段和取巧而已。"本土"是要經過數百年,甚至千年的民風、習俗和信仰的沉澱,且還要植根屬於自己的土地上,方可茁壯。>這個以時間來進行的定義,恐怕中共政權是不會認同,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比香港的更短.
況且,從歷史而言,中國無一處地方不是幾經易手,所謂的原住民,都不知該算誰了,真要按時間角度去定義本土概念,那麼,或許潮州人可以理直氣壯趕客家人走.不要說千年的民風、習俗和信仰的沉澱,至今已大易其趣,只是這幾十年,中共大陸及新界的"千年的民風、習俗和信仰的沉澱"已出現急速巨大變化.約定俗成的,往往就是先來後到,先來的佔了位置,就會竭力維護自身利益,排斥後來者.如果是一個有規有矩的環境下,先來的,只要不主動離開,就可以保有自己利益,而不會管佔了位置多久,若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就進行搏鬥一番,也同樣不會管誰佔了位置多久.
所以,說此文,似感情散文多,如果是宣揚政治理念,當中似乎存在一些混亂.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4:55

多謝wyap8993君

- 2017年10月09日 15:36

中國人是個講實惠的民族?說白了就是一個亳無是非黑白只講利益的民族。

本土當然不是保護碼頭如此膚淺。本土是要保護我們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不變也

是對一個野蠻政府視人民如趨狗的拒絕。

侈哆 - 2017年10月09日 15:46

[[[...中國人似乎是陷於既無神,也畏神之中...]]]

 

人自知犯錯,即使人前大言不慚狡辯飾非,午夜獨處私底下是畏風畏雨畏神靈,因為(他們認為)神靈會失驚無神跳出來警惡懲奸.作惡多端的人亦無例外,分別只是「惡」的程度不同,「畏」的程度也就不同.

 

中國人畏神,不可一日無神.頂級惡人明白這道理,即使本來無神,也自封為神去嚇人唬人.無膽匪類做了壞事,即使無神,也會造神去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壯壯膽, 要是他們無力造神,也卑躬屈膝供奉一個皇帝去叩頭跪拜.

 

所以說,中國人畏神.何處無神?要多少有多少.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5:58

trybest 君,[先來的佔了位置,就會竭力維護自身利益,
排斥後來者.如果是一個有規有矩的環境下,
先來的,只要不主動離開,就可以保有自己利益,
而不會管佔了位置多久,若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就
進行搏鬥一番,也同樣不會管誰佔了位置多久.]

很有道理!不錯,必需强調在[有規有矩]的機會
平等的環境下,公平競爭。只可惜,人性醜陋,
既得利益,從來都不肯放過既已得到的利益。
馬克斯的答案就是要階级鬥爭,結果大家有目
共睹。怎辦?我不知道。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6:12

[說此文,似感情散文多,如果是宣揚政治理念,當中似
乎存在一些混亂]

非常同意。區區學淺,那有嚴緊的邏輯去條解分柝
錯綜繁亂的政治理念。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6:35

侈哆君,[[所以說,中國人畏神.何處無神?要多少有多少.]]

舉頭三尺有神靈!天有眼!是没有讀過書的家母,作為家
教的口頭襌,也是中國人常掛口邊的警告。

觀音、如來、佛祖、關公、天后、呂洞濱、茅山
、黄大仙、車公等等。中國人都可以拜,只要當
下認為對他們有益身心。否則,任何一個都可立即
變成"牛鬼蛇神"。中國人運用"神"的確奧妙!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6:48

荃 - 2017年10月09日 15:36

[中國人是個講實惠的民族?說白了就是一個
亳無是非黑白只講利益的民族]

不錯,很多時,都會出現這個現象。但有些時候
,中國人仍是受道德约束和受良心推動的。否則,
就沒有五四運動,辛亥革命。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6:53

四點九,好飲酒。
問翁何事最相宜?
宜眠,宜醉,宜睡。
多謝各位壇友高見。

L

Liberphile - 2017年10月09日 16:55

If you're looking for an example of a cunningly crafted piece of anti-HK Independence propaganda under the disguise of a narrative prose, this is it. 

Bingo!

trybest - 2017年10月09日 17:14

鬼神,似有還無,似無還有,常人角度,真是難以判斷.
同一神祇,有人求之得償所願,此令人覺得有神, 亦有不少求之毫無反應,否則也不會有人燒炭,也不會有人間慘劇,此令人覺得無神.
尤其是中國大陸,自古以來,發生多少次拆廟燒神,殺兄弒父的事件,如此所為,也不見得都有惡報,甚至揚名立萬者有之,又令人覺得無神,但"與天鬥,其樂無窮"者,又死無葬生之地,又似乎冥冥之中有主宰,只是這個主宰現象卻是由另一陰謀上位之人出手實現,究竟是因果關係(這裡指的因果,不是神論因果,指的是怨怨相報式邏輯關係),還是天意,天曉得?
至於中國鬼神多,恐怕就如同債仔,山窮水盡,就到處求人,此處無應,就轉求它處,求下求下,可能其中一個顯靈囉.當然也有求到最後,也無所得,那就只好自行了斷.中國人太多,發生的事件也太多,可能神明都疲於奔命而無法應對所求,幾經周折,有神無神,或就變得難以確定了.
無神者,未必活不好,有神者也未必事事如意,有神無神,恐怕仍是信者信,信多信少也是大把人在, 而不信者不信.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7:20

Liberphile, Oh, last word, before I drop to
sleep.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s once again.
It has been such pleasure to converse with you.

w

wyap8993 - 2017年10月09日 17:28

trybest 君,[無神者,未必活不好,有神者也未必事
事如意,有神無神,恐怕仍是信者信,信多信少也是大
把人在, 而不信者不信.]

所言甚是!宗教自由,是言論思想自由的盤石。

O

Old Cake - 2017年10月09日 20:52

樓主太急了,露了太多五毛尾巴,哈哈。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