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s 的頭像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從「HKFP」事件看「亞文革」的來臨

今年是香港1967暴動50周年,筆者在多場反思研討會上都提出一個問題:在內地目前出現「亞文革」的勢頭下,香港應該如何自處以捍衞我們這個家園的安全。最近發生的「香港自由新聞」(HKFP)遭到恐嚇事件,就說明這種擔心不是多餘的。

香港網媒 Hong Kong Free Press(HKFP)總編輯Tom Grundy向警方報案,表示過去2個月至少收到6封匿名恐嚇信,分別寄往他於英國的住址、HKFP評論員Tim Hamlett的香港住址及HKFP位於香港的辦公室。這幾封信的恐嚇內容如下:

一,罪名:「HKFP撰寫偏頗、負面的中國和香港新聞」;

二,要求:總編輯 Grundy 結束 HKFP,返回英國;

三,手段:把恐嚇信直接寄給Grundy本人,信中說:「我不是在威脅你,但你應該陪伴在英國的母親,她深深想念及需要你」;除了直接恐嚇Grundy外,更威脅他在英國的家人,信中指「在政治圈中,如不認清楚敵人,可能會受傷害(in politics, when one does not know ones enemies clearly, one could get hurt.)」。並要他「想清楚後果,如果未來數年他及他的家人發生什麼事,我們也會感到難過」;

四,偽造證據:HKFP 的評論員 Tim Hamlett 收到的恐嚇信中附有一張合成圖片,訛稱 Hamlett、Grundy及另一評論員Kent Ewing被加拿大及英國當局「通緝」;

五,對 HKFP的華人員工進行威脅:「都是中國人,流中國人的血,不應被外國勢力『洗腦』。」

六,對非 HKFP 的外國人也進行恐嚇,其中一封信說:「以下外國人已被視為觸犯了散播仇恨和分裂香港、中國社會的罪行(信中還包含一個表格列出50個非華人名字,包括HKFP撰稿人、民運人士等)。懲罰將會在2018年1月後執行,驅逐出中國邊境,名單將會傳送到入境處」。

筆者不厭其煩地縷述這批恐嚇信的內容特點,是因為他們同50年前「67暴動」時的手法有驚人的相似。請大家回顧一下當年左派報章《新晚報》在1967年7月7日刊登一條消息,透露了左派擬策動的某些恐怖主義措施。該消息的主要內容如下:

•  為響應北京《放手發動群眾,進一步壯大反英抗暴鬥爭隊伍》的號召(見《人民日報》社論1967年7月5日),左派召開各條戰線參加秘密會議,由「權威人士」主持並部署工作。

•  會議目的在決定「直接打擊」的對象,辦法是制定一個「漢奸」名單,對他們實施「民族紀律」,而所謂「民族紀律」是指對「漢奸」科以最重的刑罰。

•  「經過反覆討論」後確定第一批「逆跡昭彰」的、驗明正身的漢奸名單共四人,上報北京批准。這四人是:徐家祥(時任署理華民政務司)、 罪名是「港英機構華人走狗總代表」、李福樹(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東亞銀行董事)、 罪名是「買辦資產階級黃面老番領袖人物」、彭富華(新界鄉議局主席)、 罪名是「代表新界地主封建勢力」、查良鏞(明報社長)、 罪名是「反華報紙的急先鋒」。會議決定了對這四個人作為「四大民族敗類」,成為「直接打擊的對象」。

名單公布後,社會掀起一陣恐怖情緒,因為這樣一張名單很可能就成為要執行暗殺的清單,而且該報道說,這僅僅是第一批,換言之,還有可能第二、第三批,這就造成在香港政府工作的人處於一種人人自危的狀態。什麼叫「民族紀律」?這篇報道沒有詳細解釋,但從殺害林彬時的左派發表的公告看,所謂「執行民族紀律」就是謀殺,換言之,就是要殺害名單上的人。

 當然,同50年前「67暴動」時發生的這宗政治恐嚇事件相比,今天HKFP所遭遇到的恐嚇,顯然是小兒科得多,問題是,施加恐嚇的動機、目的、手段、所羅列的所謂「罪名」,乃至開出50人名單作為重點打擊對象等等,都是十分相似,可以說是一脈相承的,例如:

一,目的:都是為了消滅反對中共錯誤政策的聲音。

二,手段:對當事人進行人身安全威脅以製造恐懼,並且通過制定「打擊名單」來擴散這種恐懼。

三,辦法:訴諸民族主義、挑撥華洋矛盾,在民族主義的大纛下,任意妄為。

四,強加的罪名:都是莫須有的、政治性質的罪名。

隨着中共惡性崛起,中共的行為已經愈來愈沒有底線。在內地,消滅異見聲音,中共優而為之,從709律師大逮捕(短短數天內逮捕了全國二百多名維權律師),在香港,中共暫時仍然不敢這樣明目張膽地做,於是就出動恐嚇信的辦法,要消滅反對聲音。「亞文革」離開我們不遠矣!

所有評論

周容 - 2017年10月12日 00:29

「隨著中共惡性崛起...」嘩,唔驚上名單咩?嘻嘻!

人地係話中國崛起,盛世再現,你話人地回到「黑世紀」(中世紀),欽敬!

惡性起,愛國奴遇神殺神,見佛殺佛,勁過落葉劑。

PBrega - 2017年10月12日 01:29

這和「塔利班」、「伊斯蘭國」有何兩樣?

Daniel - 2017年10月12日 03:07

我記得,當然冇程兄咁詳细,而家P R C恐嚇手段,最似係六七年(同八三年)左報,不断話P L A在邊界集结,隨時過境,捉Q哂英国人及其走狗。
港人嚇大,我地最少有一至兩百萬人有先進国護照,big deal!

Daniel - 2017年10月12日 03:09

香港真係何需獨立喎!P R C只可介入港军事外交事务,而香港竞然有自己货幣,自己関税!
我地彼加拿大灰省獨立多多声!我地要獨立,不如致力迫P R C忠實執行兩制,而又不介入港內事务!
点迫就要有創新喎!
而家首要係保衛合约(兩制)及其執行,而吾係甚麼「獨」了!

Daniel - 2017年10月12日 03:12

成個PRC,祇有香港有自由兌換嘅貨幣,有法治(非黨治)嘅法制,有自己獨立関稅同移民個體,如在韓戰期間,香港將更吃重,而人弊問題,卻拉低P R C處理難題嘅能力。
一句,PRC無香港好吾掂,加速C C P吹長鷄,就係咁簡單!

p

pinkey199909091626 - 2017年10月12日 03:13

(網站編輯已删除此違反版規留言。)

星斗市民 - 2017年10月12日 05:31

【從「HKFP」事件看「亞文革」的來臨】
 
香港還有法治嗎?HKFP 是否已報案?想文革復辟返內地搞,呢壇嘢好難搞得掂香港。

巨浪 - 2017年10月12日 06:07

哈哈哈哈哈哈! 鄙人一眼便看出,__自编__自導__自演__。

 

香江人是什麽樣的人啊?他們會製造擊點率,例如 Angus 張,Tim張101, 洋奴「國際會計師(包括越南丶柬浦寨等)公會資深會員」之流。他們會製造内地人簡體字大字報貼在大學民主場上。之前有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製作内地「有關部門人員」過境辦案。又有民主黨人林子健苦肉計製造大陸公安擄人事件。他們最近又製作一齣拳賽鬧劇.......。

 

香江人造假事實數之不盡,一天不造,香江人便活不下去啊!

 

O

Old Cake - 2017年10月12日 07:51

共產黨黑過黑社會,恐嚇擄人,殺無赦,是中共本色。

黎自立 - 2017年10月12日 08:30

文化大革命清算不同見解的人民,是共產黨的劣根性,此壞品格雖然收藏埋,仍然隨時流露出來。

地球生物 - 2017年10月12日 09:55

不可救藥的老坑公.

思維永远受舊經驗左右.

習總還須搞乜文革喎,

 

學返老毛個套,

使唔使先,

 

渠直頭搞個人獨裁,

直搞監控全國人民,在渠掌中啊!

習總實在超越老毛.

 

香港政治友,

 

老的全退化,后生的又不長進,ON忍九九.

 

大陸重唔食硬你地班港豬政客.

L

Liberphile - 2017年10月12日 10:56

地球廢物嘅廢,直情超越地球,簡直可以稱得上係準銀河系廢物

 

地球廢物噏啲廢嘢,永遠唔會受舊經驗左右,因為佢冇所謂經驗,只有跟住終酸暴嘅劇本去執行五毛任務嘅經歷。

Daniel - 2017年10月12日 14:55

【地球生物: 不可救藥的老坑公.思維永远受舊經驗左右.習總還須搞乜文革喎,學返老毛個套,使唔使先,渠直頭搞個人獨裁,直搞監控全國人民,在渠掌中啊!習總實在超越老毛.香港政治友,老的全退化,后生的又不長進,ON忍九九.大陸重唔食硬你地班港豬政客.】
老毛在生搞吾掂香港,而家一Q樣,鬼叫人幣吾爭氣,咁多(外滙)錢投在港不動產L0L!
ON忍九,乃習帝也!

杜蘭卡 - 2017年10月12日 19:31

林先生書釘釘大脾之姊妹作,呢D反動反中反港網媒多得很,佢算老幾,最好由警方查個水落出。呢條洋鬼千里迢迢黎香港反中反港,難免神憎鬼厭。程某呢個反骨文人唔賣反共文章都怕會餓死。點解唔評論愛國議員收到刀片,政府官員收到白色粉末。程某唔去關心?洋奴之典型。

文見亂 - 2017年10月12日 21:08

哈哈!

簡單來說是政府連同一班利益共同體合謀下作出只為自身利益的政策,妄顧法治,公平,公正,道德,及香港整體前境發展的標準。唯一對抗管治的有效方法是市民要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對不公義事件都要挺身而出,指出錯誤之處,公諸於世,令團團夥夥的利益共同體無所遁形。社會上中下階層百姓畢竟佔大多數。如果全民齊心努力下便沒那麼容易被猖狂。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