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養雞軼事

去年夏季,買來四只幼年珍珠雞,飼養數月成年後吃之,貪其肉質美味,自己能學習自給自足,亦為觀賞品性。今季決定養成年已然產蛋的母雞,每天照顧即時有回報,不用等待,標準現代人心態。

 

母雞約六個月大開始生蛋,在市場上買這個年紀的雞,得付十歐羅一隻,要買三只才有足夠雞蛋供二人吃用,計算下為那數個月的蛋,加上飼料費用,這投資不大化算,雖然飼養的樂趣和學習價值不能以歐羅計算,仍然覺得不太滿意。

 

遇到為我家園剪草取走作牛糧的農夫,討論這事,他說看到某有機雞蛋農場正在出售過了 best by date 的母雞,為求散貨,售價是二歐羅一隻。原來母雞可生存約五年,但產蛋量隨年齡下降,加上為了保持衞生,法例規定母雞只能在農場居住十八個月,免得老了容易累積細菌及感染病患,得離開農場,大清洗雞屋後重新飼養嫩雞產蛋。因此農場得為這批退役母雞找出路,以低價賣出,可作肉食丶上湯材料丶或帶回家飼養繼續產蛋。

 

真是好消息,每事問定有回報,高高興興找到農場,帶回四隻走運可持續享受藍天青草好日子的雞。農場主人說是這區的傳統產蛋雞種,產量穩定,個性平和容易照顧。的確如此,母雞並不怕陌生人,慢慢走近蹲下,便可輕易抱起放進雞屋,不會瘋狂奔跑逃避掙扎反抗,較以前的經驗好多了。

 

 

四只雞雖然品種一樣,外形相同,但啡色的羽毛仍有深淺分別,很快能分辨誰是 Expresso, Macchiato, Cappuccino 和 Cafe Latte。來到新居,不用介紹,她們即時知道在那裡找吃的丶喝的丶生蛋箱子和可安睡的房屋。日常活動是在草地上快跑捉吃飛蠅,咬吃青草野花嫰葉,揮動爪子掘地找蟲蟲,到飼料盆內吃有機五穀。。。給予美好生活,吃她們的蛋,十分安樂。

 

初來不久便遇到熱浪,母雞得不停喝水,鬆毛鬆翼張開嘴巴散熱,怪難受,意外的是在蛋箱中找到外殻有異常皺摺而內裡正常的蛋。雖然可說是大自然的藝術作品,但怕有什麼生理問題,問教於農場主人。回覆是天氣炎熱,她們有壓力,出現異象。

 

 

然而天氣正常後,仍舊偶然出現皺殻蛋,經數天觀察後,留意到母雞們習慣在早上產蛋,若蛋箱已被佔用,在外輪候的便會大呼小叫,頗淒厲似的,估計大意是好急啊丶快點出來啊丶忍得好辛苦啊丶怎麼這麼慢的啊。。。若箱內母雞,是善良怕事那只,估計受壓下急趕生蛋,未有足夠時間在過程中讓蛋殻轉動圓滑變硬,匆忙中蛋殻尚軟時產下,出現皺摺,接觸空氣後才變硬。

 

想到可嘗試増加蛋箱,令她們生得安樂,不受騷擾,好高興猜想正確,自始以後再沒有出現皺殻蛋。

 

 

每回前往雞屋,為清理丶為添加食物清水丶為取蛋丶為看看她們,老遠看到我出現,母雞們無論在忙什麼,一定即時放下一切俗務,舞動雙腿笨重地左顛右簸飛奔到我跟前,圍繞走動,張看我在做什麼,好奇心極大,是否有什麼期望不得而知。然而她們看似沒有失望的記憶,又或負面情緒會自動消失,每次都如此熱情待我,無以回報,實在有點內疚。

 

這樣單純持續的熱情本性,可能是人們喜歡飼養寵物的原因之一吧。

 

母雞年紀一樣品種相同,以為理應友愛無分彼此,共同進退。可惜很快便看到有 pecking order,其中 Expresso 最惡,在飼料盆內飽餐時,只會容許 Cappuccino 陪伴一起進食,其餘兩隻不識時務的走來分甘同味,定給啄咬頸項羽毛驅逐。那兩只被咬的只懂逃跑,又完全不會作反抗,令我摸不著頭腦。而這個經驗,亦不似會留下記憶,沒有學精,忍受不了心魔,惡雞在吃時定要到來同吃,被啄咬驅趕循環地發生。

 

自己看得頓足,又無可如何,幸好只是失去些羽毛,沒有傷口,也就算了,心中盤算若情况嚴重,得送走滋事份子,人世間和雞世間都沒有完美,拉拉扯址走完一生就是。和友人討論這事,原來有人覺得應該除去不懂保護自身那隻雞,(但她很平和啊),聽後心中打冷戰。

 

夏去秋來,又到四出走動的日子,不能留守家園照顧母雞。和養羊的女農夫買半只羊仔肉時提及雞事,一說即合,她家一向有一只公雞丶一群母雞及小雞,最近給狐狸咬死了不少母雞及雞仔,樂於接收新雞,且說明年夏天,若有足夠小雞長大,可送回母雞。了一心事,可鬆一口氣出門去了。

所有評論

Barwon - 2017年10月25日 10:01

立勳兄,

雞飼料中要有鈣份才可成蛋殼,是配方飼料還是自己配製?

 

羨慕那夾板/松木雞箱,在這裡造成本不菲,2.4mx1.2m 夾板要 A$122。用五塊免費貨板度住造的雙艙(composting/aging)堆肥箱,composting 那邊翻動時熱氣騰騰,aging 那邊變了worm / soldier fly maggot farm,雙得?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16:00

Barwon 兄,

是專為生蛋母雞用的配方飼料, 我發現蛋殼硬度亦和母雞挑吃什麼有關, 因為隻隻蛋的硬度都不同, 顏色有深淺.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16:04

red ceder 仍然買得起. 今夏常去的木廠已沒有橡木賣給散客, 原來"平價"法國橡木被發現, 以較高價大手買貨, 運往越南做傢俬, 以標榜法國實木出售.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17:11

"雙得?"

是 Barwon 兄 好得 !

老范 - 2017年10月25日 19:02

[[[...生蛋母雞用的配方飼料...]]]
 
以前,養雞只餵雞糠冷飯,雞隻通院走周山走,大雞小雞自己懂得搵食,不用人工添加甚麼.
 
 
今天籠裏雞,自搵自食談何容易,如果作反不成,一飲一啄又怎可不依賴別人施捨?

老范 - 2017年10月25日 19:15

過往,稱讚女孩子小娃娃肌膚絲似,鄉里街坊說「剝殼雞春」.剛才初見法式雞蛋,以後再也不敢讚人似「剝殼雞春」了.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19:56

鄭兄好 ,

提起養雞 , 便想起細路時常與雞隻為伍 , 那些年無不與雞隻朝見口晚見面 , 餵雞、清理(籠裏)雞屎工作日日如是 , 還得經常巡視有沒有籠中發瘟雞 , 一旦發現即要抽出來處理 , 若是用(眼視)而覺得醫番徙藥費 , (人道毀滅)後拿去後山棄掉 , 養大批雞是項苦事 !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20:10

兒時家裡養雞多年 , 每批四五佰隻 , 那時期雞苗由上水一些供應商定購 , (初生)雞苗細小像雞蛋一般大 , 一個一般雞籠可裝入二佰多隻 , 一担兩籠便有四佰多小雞 , 運送雞苗得選在下午氣溫較暖時段 , 皆因小雞(怕凍) , 得要全程保暖雞籠要蓋上毛布遮風 , 回家後定要出動保姆保溫 , 那保姆外形以飛碟UF0 , 中間有一燒火水暖燈 , 小雞團團圍在那UFO之下 !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20:14

補充 ,

UFO保姆暖爐用薄鐵皮打做 , 圓形十足似飛碟。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0:19

老范 兄,

"籠裏雞.....一飲一啄....依賴別人"....人吃靚蛋, 人雞互惠, 好平等.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0:23

Choys 兄,

今回為了容易清理(屋裏)雞屎, 忍手不隨便給雞吃雜食, 只吃殻糧和他們在地上找到的食物, 免得拉肚子難清理.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0:25

....養大批雞是項...成就!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20:25

雞苗(回家)十多天後要(滴鼻)預防感冒 , 滴鼻藥在當年西藥房可買到 , 全是泊來貨 , 加上滴鼻針筒工具雜架 , 自動針筒等工具價錢不菲 , 是雞農的必備架生 , 一批幾佰隻 , 就是用自動針(每針自動抽進藥水) , 也滴到手軟 , 過程上是由一人打針 , 另兩人捉雞 !

Barwon - 2017年10月25日 20:34

立勳兄,

我好(音「耗」)得,樣樣想試。

 

談養雞,惟有靜雞雞,只有養狗軼事。女兒買了專門梘液給(我為)狗仔沖涼,梘液香一香,狗仔揈過水毛未抹乾就跑回狗竇又碌又鑽,要得回「底氣」。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20:37

昔日雞農養雞會在一批雞中選四五拾隻作走地 , 作為(自用)或送禮 , 而那些不幸落選的便要終身在籠中飼養 , 至出售為止 ! 籠裏雞(好食好住)摧谷快大 , 但入籠後(由小到賣)其生涯得捱上幾針(打針雞) !

Barwon - 2017年10月25日 20:41

財叔可只養哨兵雞啊!不用打針,呵呵。

Barwon - 2017年10月25日 20:58

家庭醫生外遊,找人看狗,每天要一百澳元,實習養狗有財路。隔籬鄰居早前外遊,有年青人提簡單行李入住,看屋看狗,似是工作假期待轉工,賺得不多也賺了住宿。

Choys - 2017年10月25日 21:02

Barwon 兄 ,

以前養雞養到怕了 , 一旦發雞瘟便成為噩夢 , 傳染極快 , 日日死三五七隻時喊都無謂 , (清場)後還得要全面消毒才可作少量(試養) , 發雞瘟有許多途徑導至 ,  防不勝防 , 昔日如是 , 今時亦知是 !

 

若正苦徹例可再養家禽 , 我最想養番兩三頭鵝 , 鵝性格勤力不時愛四圍巡 , 有鵝出沒的地方絕無蛇蟲鼠 , 大鹅惡死會追趕生面白撞 , 可作看門口之用 , 好過養狗 !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2:28

Barwon 兄,

house sit 兼 dog sit 流行, 朋友說有網站提供人客資料, 有收入的旅遊.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2:32

我也想試養鵝, 為了Choys 兄所說的好處外, 據說把草地吃得平整, 絕不如雞鴨那樣會掘爛地, ... 且美味啊.

周容 - 2017年10月25日 22:54

鄭Sir 各位好,

鄭Sir 好休默!

居住空間讓雞蛋變型,對香港房屋政策有好大啟示,嘻嘻!

送走滋事份子,人類社會都好通行,哈哈哈!只不過弱者被滋事份子視作滋事份子而已。

產量夠兩個人吃嗎?一隻雞一年產多少隻蛋?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3:06

周容 好,

我只懂實話實說, 是我的雞好幽默, 嘻嘻!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5日 23:11

平均每天三隻蛋左右, 天天早餐吃煎蛋, 尚有蛋做蛋糕.

 

"..只不過是弱者被滋事份子視作滋事份子而已...." 

唔...好似好有意思, 好似.  但....首先滋事的才是滋事份子.

周容 - 2017年10月25日 23:16

嘻嘻...咁即係有雞先還是有蛋先嘅問題。

無求劍客 - 2017年10月26日 05:55

兒時家養幾隻雞乸。用來生蛋。也有騸雞。 母親常言道:
- 雞係自己養嘅, 蛋都係自己生嘅。

七月星 - 2017年10月26日 10:59

壇主, 各位好!

 

希望養雞的日子不遠矣!

 

雞蛋因擠迫變成這個模樣, 陰功咯! 香港很快沒有美人出產了!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6日 15:27

劍客 兄,

養雞吃蛋, 在外國有小花園的話是很值得推廣的家庭活動, 較小朋友養貓狗實際多了.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6日 15:30

七月星 好,

快來加入行列, 養雞不難, 只要不怕清理雞屎就成.

Choys - 2017年10月26日 21:10

鄭兄 , 養鹅好處多 , 早年我村不少鄉農家中養有大鵝 , 更見有些品種特別大隻 , 形如縮水鴕鳥 , 狗隻亦難對牠們加以欺負 , 大鵝是守護庭園的最佳最忠心(食Q) , 包冇偷懶揸攤 !

Choys - 2017年10月26日 21:30

不過 , 大鵝和小孩不能共處 , 原因有二 , 尚若小孩高度不及大鵝高 , 大鵝便視小孩為可欺負的對像 , 尤以(小男孩)得要特別留意看管 , 昔日農村三歲以下的小男孩大多是穿著開襠褲到處走 , 若不小心被大鵝發現小男孩開襠褲內的那小物體 , 即被大鵝以為是小蚯蚓或禾犬 , 誤認了是可吃的東西 , 大鹅見到會窮追不捨 !

Choys - 2017年10月26日 22:01

大鵝其實很(生性) , 老鵝尤是 , 只要牠們對你熟識便會(聽教聽話)行一步跟一步 , 早些年本地因禽流感一律不准養家禽 , 而有單新聞因正苦有關部門當年強行要奪走一位老婦家中的老鵝 , 那老鵝伴隨老婦多年 , 老婦視牠為子女 , 當日正苦部門強行上門捉鵝時 , 老婦人護鵝因而出動棍棒在門內守侯 , 鬥了大半天 , 當然老婦人最終難以敵眾 !

Choys - 2017年10月26日 22:22

兒時百厭 , 對走地雞場裡那些滋事份子用刑 , 走地雞中有些雄雞(生雞)甚是惡死 , 專欺負體形較小的同類或雞行(未生蛋的母雞或稱春雞) , 一些較小的生雞被大隻同類經常追打 , 以至雞頸和雞背的雞毛全被大隻同類拔去 , 幾近光雞的外形 , 甚是淒慘 ! 那時我一見到此類以強淩弱的追打惡行 , 會拿竹棒對付惡禽打鑊金 !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6日 22:28

哈哈, 有了對付頑皮小男孩的好方法.

 

近年本區亦因禽流感而得大開殺界. 事實是禽流感一直只在工廠式大農場發生, 但一殺便得把所有大小農場牲口殺光, 賠償勁慢且少. 今年二月某偏遠山區小型有機雞場, 不服命令, 聯合其他農民人客朋友, 攔截殺雞車入山, 第一次成功.  第二次竟然是晨早四時出現完成任務 ! 正苦人員為何有時候過份的盡責.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6日 22:32

"...一見到此類以強淩弱的追打惡行 , 會拿竹棒對付惡禽打鑊金 !..."

我亦曾試用對付惡雞, 追到我嗦氣, 惡雞常鑽到雞屋下避難 ! .

老范 - 2017年10月27日 08:10

[[[...對付惡雞,追到我嗦氣...]]]

 

哪用費力「竹棒對付」?

 

既然兩惡雞不肯與衆分甘同味,獨據飼料盆,那就最好不過了.待牠企定,一(無底)雞籠罩下,再把籠裏惡雞移離籠外飼料盆兩尺半碼,蜑家雞見水.被滋事份子視作滋事份子的弱者便可作從容吃個飽...頭圍酒過三巡,惡雞尾圍入席.

 

惡雞也如惡人,牠可以惡是因為是因為環境/有人容牠去惡.惡雞惡人,有時也會慢慢明白「惡」會壞事.

老范 - 2017年10月27日 08:13

不知可有留意,近日籠裡雞蛋蛋殼似紙薄,吹彈得破.

 

碗邊打蛋,以前也要微力;今天打蛋,得用忍功,否則殼碎蛋黃散.

Barwon - 2017年10月27日 10:12

常試做 poached eggs,成功率得半(已加醋水中),扁平如煎蛋或是蛋白變蛋花,試三四隻蛋得收手,蛋貴啊!

Barwon - 2017年10月27日 10:24

有「乜都曉」友示範,先放保鮮紙在碗底才打蛋,擸起盛蛋液保鮮紙邊放入滾水內,一笑!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17:26

"..待牠企定,一(無底)雞籠罩下,再把籠裏惡雞移離籠外飼料盆兩尺半碼..."

好主意....但那有空天天如此照顧?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17:28

"...惡雞惡人,有時也會慢慢明白「惡」會壞事...."

追打幾回放棄, 她們記性麻麻, 估計要教(訓)好久才可能或者見功.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17:33

蛋殼似紙薄, 最近買一盒六隻蛋, 路途顛簸, 回家盒底濕的, 打開見一隻裂了, 想把旁邊的一隻取出免沾蛋液, 不知用忍功, 一執即碎, 嗚嗚...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17:38

做 poached egg 得把熱水攪動做旋窩才放下雞蛋, 亦可能和新鮮度有關, 新鮮的較稠.

Barwon - 2017年10月27日 17:47

和尚跳海,一了百了,嘻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jDt23NRCw8

老范 - 2017年10月27日 19:33

[[[...估計要教(訓)好久才可能或者見功...]]]

 

皮粗肉韌,暴力追打不一定有效. 以前老人家話,韌皮仔百厭星不能日打夜打,否則「打到韌皮」,愈打愈曳.但一見牠作惡,馬上金剛罩對付,饑腸轆轆,印象殊深,見功更快,不用終其生如此天天照顧周到.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2:35

舊日養走地雞要適時(辣雞咀) , 辣雞咀那刑具雞農必備 , 刑具形如 L 形隔板 , 隔板有小孔 , 小孔剛好能讓雞咀最尖的部份通過 , 辣雞咀時得兩三人作捉雞(週時追到氣咳) , 而雞埸走地範圍大的話 , 會用鐵絲綱欄成一小範圍 , 將雞趕入(窮巷)後捉之 ! 捉到後將雞咀穿進刑具 , 另一人會用大型燒紅的鉻鐵辣之 , 那火紅鉻鐵一碰穿在刑具上凸出的小部份尖咀 , 不消一鈔那尖咀部位即時溶去 , 變成(掘咀雞) , 用意是免得牠們經常互相(殘殺) !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2:44

辣雞咀會選在雞隻的青春期 , 雞隻體重約半斤時牠們最為好鬥 , 辣咀全雞有份永不落空走雞 , 一次過集體(去勢)後 , 走地埸上可安靜樂上約個多兩個月 , 但到一斤左右重時得要辣多一次 !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2:51

補充 ,

用火红鉻鐵辣尖咀 , 高溫下可保(傷口)免感染且乾淨 , 不能用剪剪尖咀 !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22:55

老范 兄,

"..饑腸轆轆,印象殊深,.."

想起你那小女娃的事件.....一定好有效, 令你印象深刻, 嘻嘻.

鄭立勳 - 2017年10月27日 22:57

Choys 兄,

"辣雞咀" 看到形容已覺可怕, 打冷震. 做農夫不容易, 心狠手辣.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3:32

剛有空貼貼文吹水 , 鼻涕蟲頑皮小孫剛一家回來 , 小傢伙走進來我(架部)搞搞震 , 將我電腦又開又關 , 訴責無用 , 瞬時想起了若家中有一兩隻大鵝 ...多好 !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3:43

鄭兄 ,

辣雞咀聽落甚是殘忍 , 雖然不知道牠們被辣時的痛楚如何 , 但昔日辣了多年所見 , 以我看牠們被辣時無甚麼感覺 , 辣過後便放走 , 牠們即時如往常找吃。

Choys - 2017年10月27日 23:54

昨日應老妹到銅鑼環吃餐 , 餐後各散東西 , 難得到灣仔一遊 , 希慎道一帶是我當年的老地方 , 在那處獨自慢步總有說不出的感覺 , 可惜時移世易 , 無法找回昔日的街貌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0:00

昔日的利舞臺位處 , 已變了(朝人之地) !

 

老范兄該對這一帶甚有記憶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0:06

還有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0:08

灣仔碼頭成為了獨家村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0:16

若有仇家 , 可去鵝頸橋底揾神婆將之用臭鞋拍拍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0:19

坐船回尖咀 , 遇上了舊日海賊張保仔 !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06:26

23:54 右圖背景不正是蟾宮大廈?六十年前也曾一訪.

 

恭和堂招牌仍在,右轉却找不到松竹樓!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06:32

[[[...灣仔碼頭成為了獨家村 !...]]]

 

昔日家居九龍,在灣仔上學,天天走杜老誌道,經過大舞廳、殯儀館,搭油麻地往返土瓜灣.滄海桑田!

 

(途中曾見海豚傍着小輪游,今人聽之,定笑我天方夜譚.)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06:41

[[[...舊日養走地雞要適時(辣雞咀)...]]]

 

印象中,「辣雞咀」,雞農只施之打針雞.那個時候去街市劏雞,不揀掘咀雞,免得買了打針雞,男士吃了娘娘腔,女士吃了要平胸.

 

(是否打針雞荷爾蒙不正常而變得好勇鬥狠,則不得而知了.)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06:45

[[[.....饑腸轆轆,印象殊深,..想起你那小女娃...]]]

 

哈哈哈!所以不用擔心「哪有空天天如此照顧」?人話「好的開始成功了一半」.

 

不少人見鄰桌小娃在食肆餐堂嬉戲奔走,每倖倖然說:「害己累人.我若是他爸媽,必定砌他.」我每愛替小娃申冤,頂回一句:「若他爸媽一開始便不慫恿小娃落地遊逛睇魚魚,今日又哪用砌小娃?要砌,先砌他爸媽!」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8:35

「蟾宮大廈」? 希慎一帶的建築物名稱我幪查查 , 我只記得利舞臺在那一勿 , 今時利舞臺戲院成為潮人勝地 , 走到該處時有點迷路 , 得要出動羅盤 !

 

這座看來歷史悠久 , 應該是蟾宮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8:46

波斯富高樓林立 , 午晏雖陽光充足仍遮去大部份陽光 , 街中光線黑暗對比強烈 , 鏡頭寬容度不足 , 拍攝街內廣角時的光與暗真是考起 !

 

 

Choys - 2017年10月28日 08:50

老范兄當年在 [ 灣仔上學 ] ?

 

莫非是這間 ? 呵呵 !

 

Barwon - 2017年10月28日 09:24

財叔真的不知碇,灣仔、大佛、銅鑼灣攬兜。我就跟足師兄腳步(不知師兄有沒走克街),不過要先搭一程5號B,彩虹上車。放學在灣仔碼頭搭先解纜佐敦或紅磡船,總站上巴士實得。

Barwon - 2017年10月28日 09:48

唔知碇軼事。一直在灣仔上班,收工拍拖(開工)時行經駱克道,見有飯館食客不多,進內就價錢點了兩小菜,企堂推介鴨掌鮑魚,不是廿餘歲人口味沒有點。雖然未知價,那時尚未有「阿一」,點了都怕唔得掂。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14:37

聖保祿在銅鑼灣,不在灣仔吧?哈哈哈!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14:42

克街拐角出灣仔道似是「粵華」,櫥窗飾櫃陳列很多中西樂器.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14:44

60年初那時分,灣仔碼頭只往來九龍城碼頭,去佐敦/紅磡是後來事.(原來老范真真老,不認不認還需認...嗚呼哀哉!)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14:49

[[[...那時尚未有「阿一」...]]]

 

那時,雖無「阿一」之名唬人,但我等小民,亦只敢繞道馬路對面,幫襯鑽石(醉瓊樓??),或者行遠兩步去泉章居.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14:57

[[[...街中光線黑暗對比強烈...拍攝街內廣角時的光與暗真是考起 !...]]]

 

全情用之捕拾吉光片羽好了.技術事,(電子)黑房補其不足,舉手之勞,不用半分鐘.

老范 - 2017年10月28日 23:09

更正:60年初那時分,灣仔碼頭往來九龍城碼頭/佐敦道,去紅磡是後來事. (見網上圖)

Choys - 2017年10月29日 09:32

[ 聖保祿在銅鑼灣 , 不在灣仔... ]

 

兩地/區近在咫尺基本上可當作(一體) , 相隔三兩街口(鹅頭橋至Sogo) , 若不是近年多了四枝健全而動作援慢的正常廢柴阻路 , 灣仔去銅鑼灣兩步就到(由大佛口至維園極端則另計) 。

 

雖說三兩街口長短易走 , 但若是相機鏡頭焦距相差 2~30mm  , 攞景時走位 , 得要走到腳跛了 . .. 哈哈 !

Choys - 2017年10月29日 09:48

Barwon 老兄有所不知了 , 灣仔銅鑼灣區我閉上眼也路路通 , 皆因舊日在該區多是在夜間才有自由活動(做飲食行業時) , 惟街名於我來說是文盲難記 , 若不是老兄提起了克街正名 , 我一向以為是(黑街) , 哈哈 !

Choys - 2017年10月29日 10:11

當年由大不列顛隻身回港揾食 , 幸好能在銅鑼環區找到飲食行業 , 工作而得以落腳 , 那時回港與老家不和 , 而又因上班路途之關係 , 在摩星嶺海邊寮屋區獨自居住了兩年 , 曾幾何時 , 多次由西環步行去灣仔上班 , 在銅鑼灣區打滾了近三年 , 那些年在該區的片段到今天仍記憶猶新 , 有苦也有樂 , 所以該區有不少地方對我來說印像深刻 !

 

 

Barwon - 2017年10月29日 10:52

看那些街道老照海闊天空,相比今天滿街喪屍屎滾滾,心境都被壓縮了。

Barwon - 2017年10月29日 18:08

曾在摩星嶺海邊別墅屈蛇一晚,同學父親為中國銀行司理,可享用該處度假別墅。屈蛇不能見光,摸黑入屋,天矇光要走路,浪聲以外無甚印象。

老范 - 2017年10月29日 19:47

在灣仔上學日子,灣仔茂蘿街有仔記,臨街外牆有階磚壁畫(帆船?),碟頭飯$1.20. 有眼不識泰山,很多年後方知原來有仔記是灣仔名店古董.有仔記門前有大牌檔,碟頭飯$0.80-1.00,(無渣)例湯免費.我輩窮鬼學生仔阮囊羞澀,後者自然更受歡迎.但最常幫襯者,則是鄰街梁賢記(茶餐廳),更加抵食夾大件.

 

歲月無情,倒忘了那「鄰街」是克街還是巴路士街.近年數訪,人面桃花,兩街不復見昔年物舊時人矣.

老范 - 2017年10月29日 20:19

[[[...近年多了四肢健全而動作援慢的正常廢柴...]]]

 

那些紳士淑女,兩條尊腿只用作爬樓梯落灣仔地鐵站再爬樓梯出銅鑼灣地鐵站,或者周街緩步跑做運動.

 

我這老翁,不時打書釘從天地(修頓)行到商務(大丸),有次無意間說出來,人人以為我黐了線.自始,我亦不敢「胡言亂語」了.

老范 - 2017年10月29日 23:34

自始 >>> 自此 (錯到黐了線,胡言亂語!)

Choys - 2017年10月30日 07:06

[ ... 人人以為我黐了線 . ]

 

黐了線的今時多的是呢 , 比如有人喜由旺角鑽進地鐡站乘地鐵到油麻地站 , 或到太子站下車 , 兜兜轉轉上上落落出入關卡 , 在地洞裏迫一大輪之後 , 才得以爬回出路面 , 愛除褲放屁的另類 , 任何地方都有。

Choys - 2017年10月30日 07:22

有次踩車路過白石角碼頭 , 例牌停下渴點水看看海 , 見一小妹在釣魚 , 無意間看到小妹那小魚竿的魚絲沒有縛上魚鈎 , 絲尾只是結了一個小圈而什麼也沒有 , 百思不得其解 , 真不知小妹想釣些什麼東西 ?

 

踩了一轉馬鞍山後回程(約一小時後) , 仍見到那小妹用空絲在釣 ... !

 

 

Choys - 2017年10月30日 07:30

全圖是這樣的 , 最尾那張是我好拍檔 , 不用多介紹了 !

 

Barwon - 2017年10月30日 09:52

打工時同事約在灣仔佳寧娜中心(今國衛中心)午飯,公司設在新鴻基中心,不用上天橋,只需走過下梯級。時值下着雨粉,兩個箭步已達,有高級經理到公司地庫(梗位)驅車前往,擦鞋仔伴隨,還懼沾濕鞋?

Barwon - 2017年10月30日 10:29

那妹子不似在釣魚,最後通牒以身餵魚?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