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苦過弟弟

 

從克羅地亞帶回數瓶朋友的鮮榨橄欖油,和一袋青綠完好肥大橄欖試做醃漬橄欖。這當地獨有的橄欖品種 Buja,實在美麗且大粒易摘,掛在樹上有點像櫻桃,容易令人心動垂涎。

 

 

多年前在希臘旅遊時,首次看到掛滿成熟黑色閃亮果子的橄欖樹,自然反應是急急摘下試味,小時候常吃飛機欖,不知道新鮮橄欖的味道如何,想像中是水果理應不錯的。實情是鮮橄欖味道驚嚇,完全意料以外,苦得可怕,從未曾丶往後亦未有,吃過這麼苦的食物。即時吐出來仍然苦澀難受,首次偷吃而吃到苦果。驚魂甫定後,口腔中苦味餘韻仍在,但亦能感覺到淡淡油香,這才明白橄欖定得醃漬的原因,是要除去這苦味物質。

 

 

從油廠取回的冷榨橄欖油,碧綠晶瑩,十分吸引,並不能即時入瓶出售,得沉澱數月,待尚存的少量水份兼葉綠素沉下,把浮於上的淡黃色油取出,才能儲存而不變壞。而這碧綠的油,在我心中是寶,難得到外,且悦目,油質輕盈,帶微果香,以剛烤好的麵包蘸吃,好獨特好簡單的美好滋味,嚥下時有些少辛辣微苦味道 ,可以上癮似的不停地吃好多,這點頗可怕。沉澱後綠色素及苦味消失,尚餘辛辣味,仍有個性。

 

酸甜鹹苦辣五味,前四項屬水溶性物質,而辣,則和大多數香氣物料一樣,溶於油中,這小知識,在需要時十分有用。

 

以橄欖為例,整個吃下又苦又油,苦味在果子的水份中,榨油後把所有水份取出,純淨的油只有些許辛辣味而沒有苦澀味。

 

做醃漬橄欖有兩個主要方法,一是拍裂以清水浸泡,天天更新至苦味完全洗淨,起碼要兩星期,再以鹽水加上香料醃制,增味及保質。

 

 

自己試用的是發酵法,也是懶人方法,道理是把完整橄欖泡鹽水中,放密氣瓶在陰暗環境下慢慢發酵,讓酵素把苦味物質消化,得有耐性,資料說要等六個月以上才成。

 

在廚藝書看到處理咖啡味道的方子,有意思但未曾試用。在做糕點或醬汁時,加入咖啡可得那迷人香氣,但那連帶的苦澀味並不可取。解決方法是泡杯濃郁咖啡,然後加入往後會用的油脂,如做糕點可下牛油,煮餸的話可用橄欖油等,用力搖晃多回,然後等待油水分層後,取出充滿咖啡香氣,而沒有苦味的油脂使用便大功告成。

 

其餘常遇到的苦味材料,如有機檸檬榨汁後,留下的的果皮若不想浪費,有三個方法除去苦味,最快的是放滾水中煮三分鐘,換水重複三次。亦可如橄欖那樣用鹽漬發酵法,得有耐性,改良版是鹽漬冷藏法,下鹽後放冰箱雪硬後取出解凍,重複三次,很快可用。

 

提到物質的水溶丶油溶性,想起多年前早上戴隱形眼鏡時,眼睛吃痛流淚,以為是那鏡片有問題,換另一隻仍然如此,又以為眼珠出問題。終於想起早一天曾處理一大埋辣椒,洗洗切切,經歷一整天洗手無數次而辛辣物仍黏附手指上,可知一定非水溶性物質,即時下數滴煮食油在手上,好好揉搓,再以肥皂清洗,方可戴上鏡片。

 

同樣道理,若吃了過辣的餸菜,口腔如火燒受不了的話,喝冰水只治標不治本,得吃帶油脂的食物,才能把黏在口中的辣味物質溶化,送到肚中,冰涷雪糕是最佳選擇,可即時消辣。

 

 

 

所有評論

q

qetuoqerty30638 - 2017年11月06日 01:26

(網站編輯已删除此違反版規留言。)

WFP - 2017年11月06日 08:55

我係怪人,食麵包要牛油,煮餸要花生油、豬油,幾靚嘅陳醋、橄欖油都冇興趣。樓主莫怪。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14:33

WFP 兄,

各人口味不同也,食物味道亦受環境感染而成為習慣的喜好。

Barwon - 2017年11月06日 15:28

嘻嘻,過辣的餸菜,雪糕撲火,進口問題解決,出口熾熱如何解決?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8:36

鄭兄好 ,

橄欖很肥美 , 奈何好看的東西不一定可口 ! 我看這類橄欖和這邊的山欖、白欖並不盡相同 , 或可能它們的祖宗只屬是同一源 , 欖(移民)歐陸後 ?、或再經過長時間多番改良種植 , 而成為今天的渾圓樣子。

 

橄欖油家中不常用 , 日常主用油是花生油。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8:46

鄭兄圖中的橄欖肥美 , 但我這邊海邊單車徑亦有類似A貨 ... 嘻 !

 

不知這類果實是什麼東西 , 樣子得意 , 樹高約三四米 , 開花後結子 , 其外形似手榴彈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07

今日天氣不佳密雲 , 忽然想起了在落馬洲深圳河邊境禁區附近的荷花農莊(豬小姐) , 地圖位置在(東經)22.5149943 , (北緯)114.080202 附近 , 荷花農莊已成了獨家村 , 有荷花塘魚塘和大片(耕)土地 , 該處方圓約三份一哩了無人煙 , 是假日遊人唯一可聚腳的地方 , 內只有汽水小食等糧水售賣 , 內裡還有眾人喜歡的老雌豬(豬小姐)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12

已近半年沒有到該處探望豬小姐了 , 皆因九龍坑附近很多基建 , 經常改路難行 !

 

今天喜見豬小姐仍安然無羔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14

豬小姐甚是喜愛吃通菜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16

還有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19

還有 !

 

 

Choys - 2017年11月06日 19:20

多來兩張 !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19:21

Barwon 兄,

冰凍厠紙如何,嘻嘻。吃泰菜常有這情況,川菜則少有,有説辣椒和籽同煮,火燒情況較少。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19:35

Choys 兄,

估計有勁苦味的橄欖是原來面目,中原的被勤勞的人民接枝改良再改良脫苦海!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19:36

豬小姐清潔企理胃口好,難得也。

Barwon - 2017年11月06日 19:55

建屋時有想過裝多個 bidet,project home builder 說無人裝過,今天港人/大陸人東瀛遊,均執件 add-on bidet,出口熾熱可解。從浴室直落洗衣房加條 laundry chute 考起木匠,未造過,無現成要鬥木,兒女的朋友來度宿都好奇試試條 laundry chute。

Barwon - 2017年11月06日 20:09

今午在後院草地執到隻蛋,細過鵪鶉蛋,重6克,殼色淺 turqouise。不是首次執此蛋,追查何鳥出,如此細蛋不會是斑鳩,後院最常聚的小鳥兒有 noisy miner 和八哥,應該是八哥蛋。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20:34

脬出來可好好看清楚身分。

Barwon - 2017年11月06日 20:36

煮食都用橄欖油,本地貨不貴,$25/3ltr extra virgin。

Barwon - 2017年11月06日 20:38

做滾水蛋好一點。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12

黑橄欖(又名油橄欖, 烏欖)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15

黑橄欖(又名油橄欖, 烏欖)未熟時青色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21:19

Barwon 兄,

那本地貨欖橄油是否有機,工夫不同啊。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21:20

QK 兄,

有沒有沒入口試味?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21

 烏欖核碳 !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21:27

以前,和現在懶的,都會等欖橄成熟轉黑掉到地上,方便一次過拾起送去榨油,那油有點「益」了氣味很濃烈,和現在的extra virgin 相差好大。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30

立勳兄  我母親買生烏欖泡鹽水, 我偷吃過生烏欖, 和你所說一樣.....苦澀非常 !!!!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41

另烏欖核内的欖仁十分好吃!

立勳兄你們的青欖核内的欖仁能吃嗎?
 

烏橄欖
潮汕盛產橄欖,分白欖和烏欖兩種,前者當生果吃,後者則醃成鹹欖,是經典雜鹹之一。
烏欖樹大都要有百年的樹齡,每年收成一次,多產的一次可收成千來斤。採摘烏欖一般是立冬前後,生吃非常澀,摘下來只可存兩天,久放會變壞,要趕緊醃製保存。
昔日潮州人多以簡單的手法醃製成鹽水欖,又稱摸欖。先把烏欖用水溫熱,用手伸進水裏探溫度,摸一摸其硬軟,待水溫快到約攝氏 80度時,就可熄火。
喜吃硬的待水溫高一點才熄火,喜吃軟的水溫不要太高便得熄火。待水涼,瀝水,將欖倒進鹽水裏醃便成。

 

吃完烏欖剩下的核,以前的小孩子會拿到太陽底下曬乾,把核槌破,掏出欖仁吃,一個欖核裏有兩個核仁,味油潤清香。著名的五仁月餅中就有這個烏欖仁了。剩下的核殼還可賣給沖功夫茶的老茶客,他們用泥爐炭火,欖核炭火猛、無煙、少雜味,是泡功夫茶最好的炭,果然物盡其用。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etw/magazine/article/20140418/3_1724...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51

另潮州有青橄欖, 生吃的, 苦澀非常, 但吃後咀餘甘, 對喉嚨痛非常有效 !

另煲青紅蘿蔔湯時下數粒 ( 拍爛),湯十分好喝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52

有醫師把青橄欖比喻為「青龍」,白蘿蔔為「白虎」,在中醫上合二為一成就了這「青龍白虎湯」用於治療喉症,加上瘦肉為藥引,可消炎、消滯,治療急性咽喉炎、流行性 ...

QQKK - 2017年11月06日 21:55

青橄欖
 
果肉味澀,久嚼微甜
功能主治: 清熱,利咽,生津,解毒。用於咽喉腫痛、咳嗽、煩渴、魚蟹中毒。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6日 23:00

多謝QK兄資料。

今回吃完醃漬㰖橄後一定試拷打核子取仁試味,且留下核殻玩火用。

Barwon - 2017年11月07日 09:14

立勳兄,

油商有良心,油罐沒有 bussword ' organic ' 字樣。常買兩款油漬欖醒胃,Kalamata 和 stuffed spanish olive 。

 

八哥蛋吃了,烚爆蛋殼,蛋白如透明啫喱。

老范 - 2017年11月07日 15:43

[[[...著名的五仁月餅中就有這個烏欖仁了...]]]

 

昔日月餅以「欖仁」打正旗號者有不少...欖仁蓮蓉月是個中一例.

 

當時,大排檔的蛋糕,面上亦綴以三兩欖仁,比今天用半粒合桃碎骨子多多.

 

至於大良炒鮮奶,不但內有欖仁,臨上檯更要灑些炒香欖仁茸.

老范 - 2017年11月07日 19:28

似記得,1959/60年前後,市有流行性感冒,港九設多處注射站.農圃道政府合署也有街站,也曾往排隊.當時,坊間廣傳山欖白蘿蔔煎水飲用,有病醫病無病防病云云;山欖賣到斷市,白蘿蔔大為搶手.

老范 - 2017年11月07日 19:49

多個潮汕網站引說、「青龍白虎湯」,想來「青欖白蘿蔔」在潮汕非常通行.

周容 - 2017年11月08日 01:21

鄭Sir 各位好

小橄欖,大學問!

唔知橄欖枝係乜味,點解伸出橄欖枝係示好,伸出藤條就唔係,嘻嘻!

我食橄欖都係係pizza度,但從來食唔出乜味,但有佢裝飾pizza好靚。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8日 09:22

老范 兄,

去年到留家廚房特別點了碟有欖仁的菜,有十粒左右,才認識欖仁的獨特香氣,較我煮餸愛用的松子(亦不平)更香。歐洲橄欖多,卻從未吃過欖仁,真要好好花功夫開欖核看看味道是否一樣。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8日 09:29

 周容 好,

在歐洲醃漬橄欖是好平又體面的finger food, 請客飯前喝酒時的零食,吃的是醃料味道,起碼是果子健康零食,等待時有些事做。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8日 09:33

Barwon 兄,

橄欖吃綠色和略啡不黑的好,黑橄欖醃漬後褪色,全黑的加了料。

老范 - 2017年11月08日 14:45

[[[...欖仁的獨特香氣,較我煮餸愛用的松子更香...]]]

 

烏欖欖仁那香,素淡(daam6)而非寡淡(taam5),不是合桃那樣濃烈嗆喉,也不是崧子那樣有形無味;老范拙於文墨,搜索枯腸也找不到適當字眼去描述,不知可否譽之為「雋永」.

 

洋欖仁是甚麼味道,倒未一試究竟.

老范 - 2017年11月08日 14:57

[[[...黑橄欖醃漬後褪色,全黑的加了料...]]]

 

以前食用的烏欖「生前」烏黑,不用加料風光大葬,欖豉(欖角)也紫黑得發亮,欖角肉也深紫深紅近乎墨黑.

 

果真是華洋有別了.

Barwon - 2017年11月08日 16:20

維基百科注解,olive (油橄欖)入木犀科(Oleaceae)、木犀欖屬(Olea),欖角/烏欖入橄欖科(Burseraceae)、橄欖屬(Canarium),根本是不同東西,樹葉、果子型態都不一樣,不知欖角能否搾出油。

Barwon - 2017年11月08日 16:58

青橄欖(木犀欖屬)是未成熟果子,青辣椒、青燈籠椒如是,成熟果子另有風味,記憶中的飛機欖(橄欖屬)尖頭尖尾無乜肉。

老范 - 2017年11月08日 19:40

[[[...(olive/烏欖)根本是不同東西...]]]

 

Barwon 先生一箭定江山.謝過!

 

原來不是甚麼啡綠紫紅、不是甚麼華洋有別,只是老范對錯親家生錯仔,撈亂骨頭拜錯山.嗚呼!

 

老范 - 2017年11月08日 19:50

[[[...飛機欖尖頭尖尾無乜肉...]]]

 

飛機欖有多款,「有辣有唔辣」.鹹欖甘草欖較乾小奀瘦,和順欖辣椒欖則較飽滿肥大.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0:16

嘻嘻 ! 我對欖認識少 , 莫衷一是 , 總之似欖樣的一概以欖稱之 , 理它黑白青黃紫 , 惟於我最有印像易認的算是甘草欖 或陳皮欖 , 細路時村中小士多易買到 , 以透明糖果(膠)紙包裝 , 三粒成長條頭尾扭紋一包 , 價廉 , 爽口又甘喉。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0:30

記憶中黑欖角兒時久不久在家中也可吃到 , 多是用來烹魚或豆腐豆卜 , 欖角伴以魚味亦甚是對配 , 但近年在巿墟雜貨鋪可買到的欖角多帶有怪味 , 不似兒時所吃的甘香而帶點少甜 , 所以近年甚少吃了 !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0:46

日前落馬洲邊境遊 , 回程途中 , 看到在荒蕪之地的少有(溫室?)農耕 , 這(溫室)看似是新建做不久 , 奈何因距離較遠 , 看不到室內種些什麼 !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0:58

梧桐河拍到的不知是什麼鳥 , 嘴彎得奇怪 , 另一愛單腳企立 ! 中圖在荒蕪田野燈柱上有水鴨?、老鷹、塘鷺 , 濟濟(一堂) , 可一綱成擒 ! 尾圖是荷花農莊的荷花 。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1:09

邊境遊回程的尾聲亦甚是熱鬧 , 大水喉處年青人多 , 混在其中人也變得年青了 !

 

Choys - 2017年11月08日 21:18

還有(混血?)外拍女模 , 我沒錢 , 只能離遠靠黐 ! 另有牛街坊通處走 。

 

 

 

Barwon - 2017年11月08日 21:57

過了洋的「蔥」,洋名又撈亂骨頭,當然不是「洋蔥」。此地 green onion 唐人叫「鬼佬蔥」,樣子似蔥但鬼佬體型,奀瘦者粗如尾指,粗壯者如拇指,少白,宜做薑蔥蟹,不合做蔥花。唐蔥洋名就考起了,亦不是 spring onion,正在種的紅蔥頭剛給了點眉目,唐蔥該是稱 bunching onion。紅蔥頭本稱 shallot,連蔥尾賣叫 eschalot,未充大頭時樣子似唐蔥,一直搞錯。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9日 06:17

Barwon 兄最清醒,想到查證東西欖身分,多謝。

 

在春天市場上可買到連蔥的紅蔥頭,青蔥部分粗壯,我常買一大把,切段下八角丶薑丶豉油丶醋燜燒,好好味,是素菜而有肉感。

Barwon - 2017年11月09日 10:47

Bunching onion 學名為 Allium fistulosum,常聽俗/鄉名還有 long green onion、scallion、spring onion,亂蔥亂撞打亂種(planting)。

 

另證實 Allium(蔥屬)不用經常灑水,菜友外遊叮囑兒子蒜頭要間中灑水,回來時大蒜已乾枯躺下,失望之餘竟帶來驚喜,挖出特大蒜頭。

Barwon - 2017年11月09日 12:38

種過幾次從超市買的紅蔥頭都失敗,是次重皮在園藝店買,有所值。正值春天,青蔥部分真的長得粗壯,已不灑水望其壯頭留種。

鄭立勳 - 2017年11月09日 20:16

不知澳洲如何,英國超市的根莖類植物都被radiation 令其不能生長,方便存放不變色/形,所以不能種植。

Barwon - 2017年11月10日 17:48

立勳兄,

這裡照「伽瑪」或焗「硫磺」只用於進口農產quarantine,超市買的紅蔥頭較大,或許宜食用不宜栽種。今天把所有蠶豆拔掉,未熟已枯的甚多,收成不佳不是重點,拔出每株均檢查其根,有 root nodule 無 root knot,早前燒土總算沒嘥工夫。

Barwon - 2017年11月10日 17:58

已預算燒過的泥土其中微生物亦被消滅,培土需時,但總好過有根結線蟲之患。

鄭立勳 - 2017年11月10日 21:08

蠶豆為何枯死,澆水不足?嘻嘻。今回要紅蔥不要蠶豆乎。

鄭立勳 - 2017年11月10日 21:13

今春尚種了什麼菜?

Barwon - 2017年11月11日 11:02

南瓜、翠玉瓜已落地,秋葵已有幾塊真葉可落地了,早前下種子的豆角全無影蹤,要再下種子。蠶豆不壯相信也是根的問題,根很短,不出20cm,且有點霉,可能 blood & bone 不足。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19日 06:00

鮮榨橄欖油的顏色如此翠綠真是開眼界了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19日 06:21

[...買的紅蔥頭都失敗,是次重皮在園藝店買...]

 

Barwon 先生, 對生菓蔬菜種有興趣可以去 Diggers Club找 www.diggers.com.au

他們有多種純種(非改造)的種子提供.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19日 07:59

〔梧桐河拍到的不知是什麼鳥 , 嘴彎得奇怪。。。〕

Choys 先生, 嘴彎得奇怪的是鸕鶿(Phalacrocoracidae)的一種, 單腳企的是反嘴鴴(Recurvirostra avoseta)

Barwon - 2017年11月19日 11:29

南兄,我常瀏覽 Digger's club 網頁,種植只作園藝,不為求回報,有瓜有菜最好,無瓜,菜也可、無菜,葉也可。本著不試不知行事,每得驚喜,前文提到那「珠混魚目」蘿蔔籽,又有新見未識,紫蘿蔔?

Barwon - 2017年11月19日 11:40

那隻彎嘴鳥我知是 cormorant,常見在 Sydney Fish Market 碼頭邊張開翅膀乾身,不知中文叫鸕鶿。

Barwon - 2017年11月19日 11:51

蘿蔔籽都是自己留籽的,只有板葉(臺灣)白蘿蔔及裂葉(中國)白蘿蔔,又要留(變種)籽?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19日 15:13

紫蘿蔔 是那一種? 青蘿蔔類 ?好味否?

老范 - 2017年11月19日 20:40

我估 Choys 先生不是說那些 Fishmarket 惡鳥,是說那彎嘴雀(反嘴鷸 Recurvirostra avosetta)...

(網上圖)

Choys - 2017年11月20日 06:37

南兄 ,

多謝提供那彎嘴鳥的名稱, 我雖是新界仔在鄉間長大 , 但對不少鳥類的名稱仍抓晒頭 ! 月前無意間拍到一只很美麗小鳥 , 可惜因太遠和無意拍之下而拍得失敗 , 後來在綱上找尋始知是隻少有的(翠鳥) !

Choys - 2017年11月20日 06:47

老范兄說對了 , 但我不知彎嘴鳥性格是否兇惡或是善良 , 我估其嘴彎的角度作用是類似鴨扁嘴 , 方便易於吃水中水面浮游。

 

但鳥不可貌相 , 我見過小白鷺的打鬥以大欺小 , 極其兇狠 !

 

補上彎嘴鳥圖片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20日 08:38

[...一只很美麗小鳥...]

Choys 先生, 是否這一隻? 其警覺性高, 發覺我拍攝時就背向我, 跟着飛走了.

Barwon - 2017年11月20日 10:56

原來係咁!綠頭根見得多,紫頭根未見過,紫頭巾蘿蔔頭就睇過。

Barwon - 2017年11月20日 17:35

紫頭根蘿蔔太老了,個心(x2)都實埋,吃不得。B 計劃,番茄牛腳湯後加蘿蔔。

Choys - 2017年11月20日 18:53

南兄 ,

正是 ! 這類鳥身形細小但反應極快且飛行速度高 , 難拍至極 , 三數月前踩車時見不少龍友齊集在林村河上游的三渡坑等運到 , 不時見龍友們在那坑邊等上半天 , 原來該處有翠鳥出現 , 月前經過時無意中在河邊遠處見一紫藍彩色小鳥 , 甚是搶眼美麗 , 但無(架生)在身 , 只得閑常跟身踩車的相機 , 天陰加上手震而鏡頭又鞭長莫及 , 只拍得一張失敗照 , 想多拍一張時翠鳥飛走了 , 這小鳥美麗 , 可遇而不可求 !

 

老范 - 2017年11月20日 19:18

[[[...估其嘴彎的角度作用是類似鴨扁嘴,方便易於吃水中水面浮游...]]]

 

其喙長幼彎硬.十足似街邊補鞋佬打掌, 上(緔?)鞋扯皮鞋筋,穿引麻線時,手上那把光可鑑人的尖長錐子.

老范 - 2017年11月20日 19:23

[[[...紫頭根蘿蔔太老了...]]]

 

花心蘿蔔認太老,以退為進?哈哈!

Barwon - 2017年11月20日 20:16

小藍鳥是 kingfisher 吧。

Barwon - 2017年11月20日 20:20

嘻嘻,我愛(台灣)小肉鮮。

南十字星 - 2017年11月21日 06:09

[...不時見龍友們在那坑邊等上半天...]

Choys 先生, 一班人難免有交談, 最後就係得個"等"字, 這翠鳥警覺醒高, 要拍攝得到要靜心等待最好有Bird-hide來躲藏. 長火一定要.

 

Barwon 先生, 那小藍鳥我相信是Kingfisher的種類吧?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