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cheung1019842's 的頭像

一九八四友愛部101室两分鐘

香港玩完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1949年,錢穆與唐君毅南下香港,主理亞洲文商學院,翌年於深水埗桂林街改名新亞書院。當年錢穆先生拒絕合併,就是害怕新亞精神蕩然無存。如今併入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當臨赤化。但培育出人才無數。

抱着「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玩多年。

有段話大家聽聽 :

2018,無懼封殺。有您支持,使命必達!

今天我先以上此前言來分享一下2018今年時事策展/香港玩完的 1 頁。

游清源 主理的《852郵報》好文如下 :

2018 01 01 【香港玩完】特首質素低處未算低? 林鄭「三無」履歷勢添管治難度 
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較上任特首梁振英的689得票高出近百票,是否就代表林鄭的管治與領導能力,得到「較多」香港人認同?若撇開歷任特首的功過不談,以客觀角度細閱林鄭的履歷,仍可見其行政管理經驗、國際視野,以及大陸人脈都完全比不上幾位前特首。雖說擁有上述3項條件不等於能夠帶領香港往好的方面發展,但若無這些條件則大有可能令管治與施政增加困難。
 
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周三(27日)通過「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當中以獨特方式詮釋《基本法》第18條,變相在該條的「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之中「僭建」加入「整個」二字,引來法律界人士批評,大律師公會更嚴正批評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完全漠視及閹割」有關條文,「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實施及法治精神」。然而這些批評仍然無阻政府為有關做法護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更稱「今日一定要喺《基本法》搵一條條文,教我哋點做高鐵嘅『一地兩檢』係強人所難」,部分法律界人士有「精英心態」或「雙重標準」,認為中國的法律制度必然是錯。林鄭月娥此舉明顯表現出自己更想為中央服務而非關心香港福祉,行徑有如香港市長而非特首,而她這種取態其實亦不限於此事。
 
去年特首選舉以777票「高票當選」的林鄭月娥,其管治團隊大多為公務員系統出身,且平均年齡創歷任新高,更被外界視為「二流團隊」。雖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去年6月底會見傳媒時,曾以「易(於交)流」非「二流」解嘲,但觀乎林鄭以外的歷任政務司司長和財政司司長,林鄭團隊的「二流」味可說「水洗都唔清」。
 
特首林鄭月娥自去年7月上任以來頻頻外訪,司局長作為下屬,外訪次數亦絕對不少。她上月中出發前往北京述職時,更向傳媒主動提及,本屆政府已有2位司長與9位局長先後訪京。值得留意的是,這些司局長訪京的日子皆為林鄭述職之前,令人思疑述職的安排是否已暗中擴展至司局長層次。除訪問北京外,其實早於梁振英政府時期,三位司長北上訪問的次數已較前往國外的為多;林鄭出任政務司司長時,前往大陸訪問的次數更勝其餘兩位司長。她如今貴為特首,施政會否也事事以大陸為先,而非由港人利益出發,亦惹人關注。
 
《基本法》第18及22條列明,除國防、外交及其他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事務外,中央政府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不可干預香港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不過中聯辦近年的職能已不限於聯繫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港部隊、聯繫並協助大陸有關部門管理在港的中資機構等,而是包括「協調」選舉等動作,似乎有違《基本法》上述規定。

 

852郵報》 香港玩完  系列好文好多,我需要將文章分日與大家分享。

以上只是首五篇文章重溫 ~ 時事策展【香港玩完】文章第一段,點擊網頁鏈接可見全文。

http://www.post852.com/category/%E6%99%82%E4%BA%8B%E7%AD%96%E5%B1%95/%E9...

大家唔好以為我只帶大家在看舊聞,其實你可以看到最新的相關文章/視頻 (剛剛登載)點擊網頁鏈接,見右手面。有即時報導 (若使用手機看,在下面)。

 

香港真.玩完?WSJ:香港一個時代的終結 多謝中央  https://youtu.be/wC7-HeAsxZA                蘋果動新聞 HK Apple Daily

 25 Sep 2016  再有外國媒體指「香港已死」,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一篇專題報道,題為「An Era in Hong Kong is Ending, Thanks to China's Tight Embrace」,直指香港在中國政府收緊管治下,屬於香港的時代正在消亡。文中提及中國在多方面插手控制香港,包括金融、地產、傳媒及基建等,當然在政治上控制更甚。美國《財富》曾在香港回歸時,以「香港已死」為題撰文,惟在2007年改口稱錯估形勢。

 

今天我也給大家重溫一篇壇友lo-enote    2014年09月[928]之前的文章  Hong Kong is dying 與留言 :

黎自立 - 2014年09月08日 10:19
 
不會『香港步入死亡』,只是東方之珠失色,變成一塊石頭。梗係啦,共產主義沾邊瓣衰邊瓣,呼籲幫共殘害香港的商人看清楚,共產主義絕對無你們發展的機會,官商勾結你叻得過海伍德。
 
Liberphile - 2014年09月08日 10:37
 
Hong Kong will not die if its people can learn to appreciate the importance of confrontational politics as a way of life and a healthy driving force for building a more just society.   
 
PBrega - 2014年09月08日 10:46
 
Hong Kong is not dying, Hong Kong is already dead. It is just a walking zombi.
 
Liberphile - 2014年09月08日 11:15
 
With due respect for the author and Brother PBrega, I must say that Hong Kong is not dying; it is just very sick.   I am confident that it will regain its health and be up and kicking again, although the process of making a full recovery could take a while to complete.  There is a ray of hope appearing in the horizon now with the young college/high school students getting ready to fight the big fight against those who want to put Hong Kong on the path to destruction.  Please think positive and keep the word "dying" off your mind!
 
雖然三年幾過去了環境更糟糕,我仍然認同Liberphile當日的看法。
否則我不會在這裡發文。

亦希望各壇友、同道發文,發聲。

  全力支持票投Paul Zimmerman 司馬文   區諾軒 Au Nok-hin 范國威 Gary Fan 姚松炎 Edward Yiu   讓民主派  #四席全取 

記住用你自己手上的一票,311送Paul Zimmerman 司馬文、 區諾軒 Au Nok-hin、范國威 Gary Fan、 姚松炎 Edward Yiu 入立法會。
如果你無票,你就要影響有票的人投Paul Zimmerman 司馬文、區諾軒 Au Nok-hin 、范國威 Gary Fan、 姚松炎 Edward Yiu 。
 
 
始終果句,是生,是死,取決於身處香港社會裏的人民表現 。
 
黃永有答案 : 唔想香港玩完就應該好好反省下
 

中梵關係爭議的兩大關鍵詞︰「一會一團」、「越南模式」

踏入二零一八年,有關中國與梵蒂岡將會就一直爭議的主教任命問題訂立協議、甚至正式建交的消息不斷傳來,連「協議」的內容也傳佈得相當細緻,引來天主教會內外的普遍關注。基層工人留意到,坊間不少討論未必能準確理解中梵關係當中的一些重要概念,因此希望從較重要的兩個關鍵詞開始,帶出在中梵關係爭議中天主教友(特別是香港教徒)比較關心的問題。

「一會一團」,指的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與「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合稱。名義上,中國的主教團由全國(大陸地區)的主教組成,而「愛國會」則是由全國天主教神職人員與平信徒組成的「非營利性愛國愛教的群眾團體」。「一會一團」的形成,是源於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取得大陸政權後,指示大陸的天主教友以「反帝愛國」的名義,在中國建立「自治、自養、自傳的新教會」,並在一九五七年正式成立「愛國會」,宣稱中國教會今後只和梵蒂岡教廷保持「純宗教的關係」。

實質上,「一會一團」的運作,一直受到中共中央統戰部及 / 或國務院國家宗教局的指令,亦即是說,「一會一團」(特別是「愛國會」)正是中共用來控制中國天主教各大小事務的渠道。香港教區內有不少一直與中國教會聯繫、支持中國傳教工作的神長與教友,他們中可能會對政權有不同程度的好惡,或者對中國現時宗教自由的鬆緊有不同的觀察,但相信沒有一個人會否定,國家宗教局對於中國天主教運作的影響力。

「愛國會」其中一大「功績」,就是推動中國主教「自選自聖」,亦即中國各教區的主教,不依照《天主教法典》的規定由教宗指派,而是由各教區的神長教友以「民主」方式「選舉」主教,繼而舉行「祝聖」(即基督教的「按立」)儀式。

對中國國情稍有認識的人,肯定會見識過中華大地「選舉」的「公信力」幾何︰黨官指示有之、等額「選舉」有之、鼓掌「選出」有之 …… 更可悲的是,在教會生活當中實行這種黨辦、官辦的「選舉」,亦照單全收各式各樣見諸中國各級選舉的腐朽、荒誕、劣幣驅逐良幣、只問候選者政治忠誠而不理信仰底蘊的現狀,以致「民主辦教」淪為司鐸間阿諛奉承、爭權逐利的鬧劇,甚至連私德有虧、金屋藏嬌有兒有女之輩,居然也當選為主教,讓正直的教友、神父看在眼裡,心痛不已。

梵蒂岡一直在與中共談判交往的過程中,爭取將任命中國主教的制度撥亂反正,除了出於維護天主教法統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回到《法典》內任命主教的初衷,即只有「信德堅固、品行良好、虔誠」;「明智及人品皆超群出眾者」;「具有良好名譽者」;或者「精通聖經、神學或教會法」(《法典》第 378 條)的神職人員,才可獲得主教的任命。

教廷亦曾經爭取到一定的讓步,亦即部分獲「愛國會」認可而「當選」的主教,會先尋求梵蒂岡的認可,確認他們按教會法適合成為主教,然後才舉行祝聖儀式。然而這種模式與合理的狀態仍相去甚遠,畢竟梵蒂岡無法採取主動,反過來先確認各教區內符合主教資格的人選讓「愛國會」(亦即政府)考慮,而且如果「愛國會」堅持提出不合格的人選,宗座就會陷入要麼接受壞人選,要麼任由空缺無人填補的兩難;但要是「愛國會」在宗教局的指示下撕破畫皮,又走回「自傳自聖」的老路,梵蒂岡除了抗議外根本毫無辦法阻止。

於是,教會內曾經有主張採納「越南模式」作為收窄中梵分歧的方法,亦即借鑒越南作為另一個亞洲共產國家的經驗,仿傚她解決與教廷有關主教任命分歧的方式。然而,在「越南模式」下,次序是剛好倒轉,首先由梵蒂岡物色合適的主教人選,然後向政府提名以獲同意;一旦河內通過,聖座將正式任命主教,而如果越南拒絕,梵蒂岡就要另外提出候選人,直到找到雙方共識的候選人為止。因此,要是日後公佈的中梵協議內容下,主教提名是「愛國會」「選」完再讓教廷「選」,如此方法實在不適宜稱之曰甚麼「越南模式」。

最重要的是,要是中梵的協議下,根本完全不觸及「愛國會」在主教任命乃至日常教會事務的位置,這所謂協議只不過是中共一方面完全毋須讓步(或者只需蜻蜓點水般給教廷些許面子),教廷在另一方面卻幾乎放棄大部分對華教會指導權限的不平等條約,教會的聖秩聖事更可能被迫要為日後比糟糕更糟糕的中國主教人選背書。教廷和忠於教宗的地下主教願意「忍辱負重」,但當大陸的統戰與宗教體制基本上無所變動下,中梵協議能為中國教會、神父和教友的處境帶來多大的改善,實在令人生疑。

兆佳教授香港人龜縮,可免事事被奸邪 D Q drawing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8946725185711&set=gm.5700367...
 
獨裁人治的中國共產黨治港,英式法治需要「另起爐灶」烹之!?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8944124640699&set=g.23542007...
 

【1999】上星期三,#劉江華 局長回應私人遊樂場地契時指 #粉嶺高爾夫球場 去年舉行約12萬場高爾夫球運動,其中非會員佔5萬場,即佔逾四成,又話有關數字由高球場提供,「是事實陳述」。喂,用辭咁含糊嘅?高球會覆我哋就話係12萬「局」,一局最多18洞。究竟係局長打得少Golf定專登含糊其辭呢?


回覆全文:
於2017年粉嶺高爾夫球場一共舉行12萬個高爾夫球球局,一個球局是以一位球手最多打18個洞為計算;有關數字是香港哥爾夫球會根據實質的使用情況統計出來的,並非運算或推斷出來。而12萬個球局中,非會員佔約5萬局,佔總使用量超過四成。粉嶺球場一共有3個球場供球手使用。一般來說,球手可以最多4人組成一隊,每隊在發球後便會前往下一個球洞,這時另一隊球手會可接着發球,換言之在滾動式作賽下,一個球場可同時讓很多球手使用。

尹兆堅 Andrew Wan Tanya CHAN 陳淑莊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text

 

 5 people楊岳橋認為判決並無令民主運動的前路更光明。他關注到終審法院認同上訴庭所訂立的新判刑指引,日後的公民抗命涉及暴力元素時,法庭就會參考上訴庭新訂立的判刑指引。他認為,此舉令市民將來發起公民抗命時,選擇會更少,每一個行動都需要更加步步為營,令抗爭成本增加,抗命更難以達到目的。對此,他感到極度憂慮。

終院判詞要點

#雙學上訴
【黃之鋒: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 得直也不值得慶祝】
http://bit.ly/2Bd8lL5
【羅母:以後嘅民主更加難行 對下一代唔公平】
http://bit.ly/2Bcsm4k
【終院裁定三人上訴得直 維持原審判刑】
http://bit.ly/2BdRojp
【提上訴庭法官楊振權「歪風論」終院表明不同意】
http://bit.ly/2nGacAn

公民黨 Civic Party

【民主前路未添光明】公民抗命成本勢增加
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將來民主抗爭的路恐怕更荊棘滿途。香港人,加油!

 

余若薇詳解公廣三子判詞,仲話羅冠聰對佔中三子判決有關鍵影響?!【左右大局】https://youtu.be/9CP0H7WTsAs

 1 person, smiling, selfie and closeup
嘉儀BB,會唔會好凍?
快啲著返件外套。快啲飲返杯熱飲,暖下身。 )
今日係2月8號星期四。今日部份時間有陽光,天色明朗,雖然高返幾度,但都仍然幾清涼,各位唔好掉以輕心呀

 1 person, smiling, selfie and closeup
黃紫盈 Connie Wong
這兩天的市區最低氣温,終於重回10度以上,不過新界郊區仍然好凍,加上近日流感肆虐,大家不要掉以輕心,要好好保暖,吃好睡飽,配合適當的運動,對抗惡菌! (如果你已經病倒,請好好休息,不要把病毒傳染給別人啊~)
 
 
【深宵新聞】2018.02.08 台灣花蓮6級地震 多幢建築物倒塌或傾斜損毀 最少7人死亡 / 流感疫情嚴重 稚園及小學明起停課提早放農曆年假 / 跨黨派議員要求暫停小三BCAhttps://youtu.be/TKdST-cXcKo
【十一點最前線】2018.02.08 政府正研究如何提高兒童接種率 / 立法會通過禁向未成年人賣酒條例 / 花蓮地震最少10死 逾260傷 / 2017年港鐵準時度達99.9% https://youtu.be/4FYbPXAJ3ok
普通話新聞報道 2018 02 08【反釋法示威案】社民連吳文遠等7人申終止聆訊失敗另兩被告擬明認罪/【流感停課】謝安琪錄音質疑疫苗效用專家反擊:完全錯誤/【餘震再襲台灣】花蓮地震9死逾260傷https://youtu.be/dfcGBKZgZ4o

News At Seven Thirty 2018 02 08 https://youtu.be/RbYD0sufYtg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text

當年今日,1968年2月8日。
8/2/1968,流浮山附近岸灘,發現八具浮屍。當日,有新界流浮山村民,在白泥鄉及沙岡廟附近岸灘發現八具浮屍。由於適逢逃難潮,有很多大陸居民遊水落港,但因體力不支中途溺斃,故流浮山經常發現浮屍,而村民早已見慣,故未即時報案。然而;有村民認為浮屍不像溺斃,似受過酷刑的,皆因其中三具浮屍慘被砍去頭顱或手掌,雙目及內臟被挖出,更可怕的是一名孕婦被人切去肚皮取出肚內嬰兒。村民恐有別情,故於發現後隔日(9日)報案,警方調查發現,死者為三男五女,當中三人為孕婦,並無任何身份證明文件,但從服飾和物品,推測為大陸居民,估計是從大陸蛇口漂來,由於當時香港和大陸實行互不干涉,故香港方面僅處理浮屍,並無展開調查。
 outdoor, water and nature
PS:圖為流浮山八浮屍事件數月後,再有浮屍漂到流浮山(1960-80年,經常有浮屍,由大陸方向漂到香港水域)。
* 圖片引用:中央通訊社圖片
* 資料來源:香港編年史 Hong Kong Chronicle-資料及檔案記錄

 

本土民主前線's video.

【旺角警民衝突「魚蛋革命」兩周年】

2016年2月8日,本土民主前線如往年一樣,到旺角協助小販擺賣,保護小販免受食環驅趕,捍衛本土夜市文化。當市民和平地享受一年一度的夜市,警方卻在接近子夜時份,突然帶同指揮台向巿民推進,動用胡椒噴霧及警棍襲擊巿民,以槍指向巿民,甚至不惜觸犯警例,在人群中向天開槍。在刺鼻的火藥味當中,在場的香港人就像被迫至崖邊的綿羊,在危機下最終選擇還擊自衛,終令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這場警民衝突旋即被港共及中共定性為「暴亂」。事隔兩年,追捕不斷,近百義人先後被捕。律政司亦配合政權窮追猛打,以嚴重罪行起訴當晚在場人士,尤以梁天琦等人的案件為甚,高院仍在審訊當中。

面對無止境的搜刮、纏人的法庭審訊,加上港共輿論機器的恣意攻擊,不少義人都心力交瘁。然而,當晚的巿民原意只為支持本土文化及對抗警察無理暴力,何以會落得如此境況?其中不少更是愛護香港的大好青年,何以要受此等折磨?

政權及媒體大肆渲染市民「暴行」,卻忽略挑起事件之主因,致令市民對當晚事件一知半解。本土民主前線嘗試「還原」我們眼中的旺角衝突,向港人展示兩年前當晚真實的情況。

當晚警方先是謊稱「沒有行動」,後又向人群推進,到底是誰在「搞事」?誰亂用武力,把港人打得頭破血流,是誰「暴力」?誰殺紅了眼,以槍指向巿民,到底是誰「 威脅他人生命安全」?誰無視巿民想撤退的意願,繼續狙擊,是誰「破壞社會秩序」、「對社會造成傷害」?

極權希望人民只著眼畫面上的和平,對制度與社會上的暴力視而不見。但真正破壞和平的,正正是政權與其政治機器。極權與其爪牙狼狽為奸,將香港人逼上梁山,香港人只能俯首稱臣或者奮起反抗。當義人不甘受辱反抗之時,我們理應患難相扶。

本土民主前線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正面對審訊嘅義士,我們會繼續努力還原當晚的真相。

 
 
三年零
 
 

不要再笑什麼大躍進畝產萬斤,看看今日的改革開放GDP年增長率,再看看房地產,跟大煉鋼鐵有何區別?人不是那波人,思想還是那波教育下的思想昨日的。種種才會有今日的問題社會,每一個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人人需要去反思自己。

網友:其實微博2013年的時候,是個挺好的傳播知識的平台,我認識的像許小年教授賀衛方教授都有幾百萬粉絲,影響力並不比娛樂明星小但是從不能講政治問題,後來不能講法治問題,再後來經濟問題也不能講了,言論一步步的收緊,所以微博就只能娛樂至死了,結果現在娛樂也不行了,那以後就只能唱紅歌了。

釋永信曾擔任人大代表長達20年,近日,全國各省市名單相繼出爐,釋永信落選河南省人大代表。《俠客島》發文:你眼見他,坐奔馳,打飛的,走遍歐洲,去過美國,去澳洲一擲千金置下產業,在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拿起蘋果手機,與各路官員一線二線三線明星談笑風生,帶著巨大的訪問團走遍世界永不停歇......

很有趣的觀點:
中國邦交國172個;
台灣邦交國20個。
中國免簽證的國家20幾個;
台灣免簽證國家164個。
邦交是官方,免簽是人民。
結論:中國領導那都能去,老百姓那都去不了。
台灣總統那都去不了,但是百姓那都能去。
中國人心碎!美將中國與流氓政權並列, 還在微博上公布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在中國社群平台「微博」撰文表示,將壯大美國勢力,且將中國與「流氓政權」、「恐怖組織」劃上等號,讓中國網友們玻璃心碎。
2.7兆美元債務快到期 中國債務違約風險恐爆發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Dealogic統計,中國民營企業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加上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發債規模高達4兆美元,未來5年有超過半數或2.7兆美元將會到期。隨著利率走高,發新債來還舊債的再融資成本將升高,部分發債單位可能爆發債務違約
中、印邊境大舉部署戰機, 美智庫:遲早爆衝突
中國和印度去年在洞朗邊境發生長達2個多月對峙,雖然雙方在去年8月宣稱事件已落幕,但美國衛星影像顯示,中、印的軍備競賽悄然升溫,兩國陸續在邊境機場部署大批戰機。專家指出,「出現新衝突點只是時間問題」。

轉網友的神侃:我絕不無條件去抵抗侵略者侵略者來了,我會問你們:你給我選票了嗎?我能罷免公務員嗎?國家稅收賬目公開了嗎?國企分紅我有份 如果沒有,對不起,我不會抵抗侵略者,要抗你嘛的自己抗,因為在我的眼中,你們才是最大的侵略者,因為你們侵占了我應有的權利。

現今被譽為國家主人的民眾,十年薪水買不起一套房子,十年薪水得不起一場大病,十年薪水勉強夠孩子教育支出,十年薪水甚至不夠扶錯一位老人,
一生積蓄卻難以養老...
這樣的社會只能讓你一直奔波在拜金求生的路上,其他的一切與生俱來的權利都顧不上爭取。
為什麼在大陸,再高檔的電視,也收看不到說真話的頻道;再高配的電腦,也不能擁有自由搜索國外網站的權利;再雄偉的衙門,裡面走不出一個乾淨的官員;再豪華的住宅,最終的產權也不屬於你;再有才華的人才,也沒有一個獨立的人格;再高速的撒錢,也不能贏得真正的尊重這就是一個政黨毒菜執政的結果。
我很勤勞,但在這個環境下,很難致富,我一毛一毛的掙,他們一億一億的貪,還幾萬億幾萬億地印。最後,只能含著淚水安慰自已,我手上的每一分錢,都是我辛苦掙的........古有天道酬勤,今有勤勞致富,都是他媽的騙子,只不過換人行騙了。
有些動物主要是皮值錢,譬如狐狸;
有些動物主要是肉值錢,譬如牛;
有些動物主要是骨頭值錢,譬如人。
- 豐子愷
 
天使與魔鬼
資中筠1930年生,
申紀蘭,1929年年生。
這兩個人,都是女性。
相由心生
一個是正義良善的代表,
一個是邪惡卑劣的象徵。
記者採訪申紀蘭:您1954年年第一次當人大代表時,有心理準備嗎?
申:哪有什麼準備,都是省裡定的突然接一個通知,就說我是全國人大代表了
問:這些年在表決我國重大問題上你有沒有投過反對票或棄權票?
申:沒有。我作為一個全國人大代表,得對黨負責
評:人民代表省裡定,人民代表不對人民負責對黨負責
一千多年前,宋太祖趙匡胤認為,是民養了官,是官吃了民的飯那個時候,每個衙門門口都要立一塊石碑,上書十六個大字:“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今天有人說:“他們養活了十幾億人,解決了十幾億人溫飽”

瑞典國籍香港人桂民海先生獲釋後,再被中國執法人員帶走拘留,瑞典及德國要求中方放人。《環球時報》: 外國護照不能成為在中國的護身符,要求中國釋放桂民海是粗暴挑釁中國司法主權。歐洲國家和美國應該教育新入籍的公民 : 新護照不能成為他們在中國的護身符。在此推文 : 中國是無耻無賴國家。

今日,紀念2016年2月8日《HK魚蛋革命》2週年!!!魚蛋革命帶給香港人的獨立建國種子生根發芽壯大,香港人血液里的獨立建國DNA永存。在此向參加魚蛋革命的香港市民致敬,向參加魚蛋革命的獨立派勇士致敬,向香港獨立派領袖 : 黃台仰、梁天琦同學致敬。在此推文 : 不論中國如何巨變,香港絶對獨立建國。

2016年2月8日農曆正月初一《旺角暴動》又稱《魚蛋革命》起因 : 警方及食環署拒絕在旺角容許無牌熟食小販擺檔。1997年之前,英國統治香港,農曆正月初一、初二、初三,是容許無牌小販擺檔,深受香港市民的喜愛,157年之久的約定被港共政權粗暴踐踏破壞,打壓香港市民,引發《魚蛋革命》。

Fishball Revolution 魚蛋革命。
 
吳文遠 Avery Ng雖然雙學三子上訴得直,但沒什麼值得高興,基本上終審庭只說技術上指引不適用於雙學三子。
終審庭其實是認同及接納上訴庭的判決,未來所有案件也會根據上訴庭的新指引,繼續無理打壓示威活動。
#為政權服務
#法治哈哈哈
#今日放三個
平行時空,同一件事,兩個解讀
果然係一國兩制,大家不妨同理心下藍絲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與抗爭者同行-給黃浩銘寫信〉

黃浩銘早前因佔旺清場時和平理性地質問原告律師及警察清場理據,被控以刑事藐視法庭罪名判監四個半月。這個新年,黃浩銘不能與家人團年,不能在維園年宵跟大家見面。鼓勵和關心的信件是給在囚抗爭者在獄中重要的支援。不讓抗爭者孤單,不要猶疑,拿起你的筆寫信吧!

公眾欲寫信支持黃浩銘:
請寄往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西灣河耀興道72號聖十字架中心六樓」

#反東北規劃 #政治檢控可恥 #釋放政治犯 #公民抗命 
——————————————————————
無懼政治檢控,拒與威權同行!
 

很想提醒,「政治犯」不止13+3。另,比較長期支援被捕者的組織還包括有:  、 

 寫信須知:https://goo.gl/urwrkg    

讓他們知道不孤單   【為良心寫信】一人一信聲援年輕良心犯  

寄給楊逸朗  ,  梁天琦 Edward Leung 及初一案的在囚,  旺角魚蛋革命的義士  inbox/PM  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  專頁或直接寄到他們尖沙咀郵箱 98529 號,所有信件將盡快轉寄給他們。您們的鼓勵和關心對於在黑獄中的義人是十分重要和有莫大鼓勵的。  

法夢 那頁香港一百一八位 #政治犯名單 >> Continue Reading

一地兩檢 割地喪權 千里之堤 潰於蟻穴  ~ 反對割地 聯署做起! goo.gl/LTcDmP

死囉~~
到時又要增加一般路線票價,要所有港鐵乘客齊齊補貼!!

//早在2010年立法會辯論並通過香港連接深圳的高鐵工程撥款案時,憤怒的群眾一度包圍立法會,炮轟保皇黨的議員為了奉承北京浪費港人資源建造一個大白象…
到了昨天(3日),陳帆在香港電台一個節目上被問到政府會否補貼高鐵,陳說,補貼應是指港鐵拉上補下,自負盈虧,不存在政府補貼高鐵香港段的營運。至於拉上補下是否意指利用港鐵日常盈利補貼高鐵營運,港鐵發言人回覆稱,仍與政府商討高鐵的經營安排,有細節時會對外公布。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預計今年第3季通車,運屋局局長陳帆昨指高鐵通車初期未必能收支平衡...
何止初期啊?
 

學術自由學者聯盟 - Scholars’ Alliance for Academic Freedom 發起:

“支持港人對港獨可自由發聲, 捍衛言論及學術自由” 簽名運動 https://goo.gl/TpAk3H

請簽名,並懇請將聲明廣傳   

支持被中國迫害的維族。

China: Release the Thousands of Uyghur Prisoners of Influence https://www.change.org/p/united-nations-china-release-the-thousands-of-u...

这个小男孩已经两年没有见过爸爸了。他爸爸是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拘禁期间不能与妻子 和儿子接触。不过乐观的泉泉说爸爸原来在外拯救世界!就让我们画一幅画,又或@一下你身边的绘画达人,一起支持泉泉吧!

 

、吴淦

(青山不墨   photo  & word credit 

 1 person, smiling, sitting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祈求一切平安!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September 28, 2017  三年前白色的眼淚,到今天你是否還記得?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往事不回頭,未來不將就。
 1 person

 Leung Kwok Hung's video.「DQ鄭若驊」遊行︰

日期:星期日2018年2月11日
時間:下午2:30集合,3:00起步
路線:灣仔盧押道 至 中環下亞厘畢道律政司司長辦公室

 4 people, people smiling, beard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同心協力 全取四席!!!

我們沒有中共資金,更要團結

記得用你自己手上的一票,311投票送 :
【司馬文】建測規園 2 號  Paul Zimmerman 司馬文
【區諾軒】港島區 1 號      區諾軒 Au Nok-hin  
【范國威】新界東 6 號      范國威 Gary Fan
【姚松炎】九龍西 1 號      姚松炎 Edward Yiu

入立法會。

如果你無票,你就要影響有票的人投Paul Zimmerman 司馬文、區諾軒 Au Nok-hin 、范國威 Gary Fan、 姚松炎 Edward Yiu 。
 
可以的話,請加入他們義工團隊。
大家也可以捐款支持。

大家可以參考我帖文[買起香港]上加入義工團隊,捐款支持和他們的社交媒體上資料,幫手宣傳。

$$ 未達標 $$

讓你看看昨晚姚松炎發佈籌款情況 1 person

明天帖文[香港在「找死」]

支持民主派候選人有福

小黃紙 Whampaper

 2 people, people smiling, people standing.

謝娜是大V,但她不會同情你的困境;何炅是大V,但他不會圍觀你的不公;楊瀾是大V,但她不會質疑官員的濫權;楊冪是大V,但她轉發過誰的吶喊?為什麼?因為戲子無情,婊子無義。所以,不要再去關注所謂娛樂圈,他們不會同情你的任何不公,只會賺取你的錢財。中國網民,人人呼喚正義,良知,天地可震撼!

所有評論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2日 07:19

【關於失戀、走堂和講粗口】數年前我曾在專欄刊出我應中大學生邀請,到新亞書院校慶演講的講稿。近日我把文章更新了,在此分享。
各位學弟學妹:

我在大學主修戀愛,副修哲學。那時哲學系有些很好的老師,但其中一位教授總是影印他多年前寫下的專欄文章,分派給我們每人一份,然後在課上朗誦自己寫的東西。這不是校際朗誦比賽,我們也不是文盲,為什麼不能回家才細讀文章?我期望老師善用上課時間,但我無法改變老師的做事方式,所以我走堂去做其他更有意義的事情,甚至連他那一科的考試都缺席,後來給他抓住罵得狗血淋頭。「考試也不來!你知不知道我會給你零分?你到底往哪裏去?」我老實告訴他我去了喜瑪拉雅山看彩虹。

那一科,我結結實實得了一個零蛋。但我用那個學期繞課省下的時間讀了左拉的《小酒店》和《娜娜》,把卡夫卡的作品從頭到尾讀了一遍;很認真地思考人既然會死,那為什麼仍要努力生活;在喜瑪拉雅山住了幾天,看了這輩子也不會忘記的風景。這些經歷,你用成績表上十個滿分我也不會跟你交換。

我不是鼓勵你們走堂,而是提醒你們走堂必須走得有價值。假如你走堂是為了睡覺、打機或在宿舍hea一個上午,那何必讀大學?第二,我選擇不去上課和考試,而我願意承擔後果。我呼籲大家不要學我,因為我雖然缺席一科考試而得零分,但我其他科目的成績足夠讓我畢業。如果因為某科零分而無法畢業,那可能會找不到工作,那就沒有錢,而且也得付額外的學費補讀一個學期,勞民傷財。第三,我雖然不認同那位教授的教學方法,但我從來沒有對教授無禮,我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去學習。我們有權不認同別人的處事方法,但不可以傷害或侮辱他人。有人問我怎樣看大學生講粗口,我覺得講粗口不分學歷,「地盤佬可以講粗口,大學生講粗口就是錯」――老實說這種想法膚淺又離地。我想指出問題的核心:粗口本身沒有問題,但用粗口去侮辱別人就是問題了。一班男人一齊睇波時粗口橫飛,是舒發他們對球賽的感受,既可促進友誼,也可減壓。如果對方不依從你的意願就用粗口去侮辱對方,顯示教育沒有使他學會控制自己,思想行為仍像幼童,得不到想要的便尖叫撒野。

現在談談大學課程另一個重要部份——拍拖。我第一次真正對男孩子心動,第一次學會愛一個人,第一次被男孩子認真地愛,都發生在大學時代。這些經歷深深地影響著我往後的人生,影響著我的寫作。既然渴望戀愛,那就一定有機會失戀。愛情從來都是一廂情願。

有次我回大學去探望一位我敬愛的哲學教授,他說每天都有失戀的學生找他傾訴,他讓學生去看一部關於貝多芬的電影。「那電影是關於貝多芬失戀嗎?」我問。「跟失戀完全無關啊,我只是找些九唔搭八的東西分散他們的注意,這是治療失戀的最佳方法。」

說得也是。一件事做得不順,那就做點別的事情轉換心情,漸漸一切就會好起來了。你可能以為我耍你,事情怎會無端端好起來?但只要專注於其他事情,心情的確就會放鬆下來,頭腦變清醒了,也能看見之前沒注意到的盲點。境隨心變,心情變了,際遇也會隨之而改變,這是我本人千真萬確的經歷。

有一點我想給你們心理準備,無論愛情、事業、朋友還是家人,你們將來一定都會遇到很多你們認為不公道的事情。拍拖會問:我對你這麼好,為你付出這麼多,為什麼你要撇我?但其實對方一樣覺得自己對你很好,付出比你更多。人與人相處,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吃虧的一方。愛情不是一場消費,不能計算你做了九十五分,她做了九十二分,所以你比她更愛對方。

如果你問我,Daisy,失戀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四個字講完——塞翁失馬。對於我的ex,我可以跟他們分手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我希望他們會說「大家咁話」,這樣我會替他們高興。愛情讓我學懂最大的教訓是不要站在今天去看你的一生。 #王迪詩

http://www.daisywong.com.hk/index.php…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2日 14:03

自上台以來,習近平在中國的倒行逆施,應該可以被稱為是共產原教旨主義復興運動;
同其他形形色色的原教旨主義運動,如塔利班、伊斯蘭國的曇花一現一樣;習進平的這場在中國復興共產原教旨的運動,注定了要以中共垮台、中國解體為歷史終點而終結!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4:54

 
 
 

// ... 教會內曾經有主張採納「越南模式」作為收窄中梵分歧的方法,亦即借鑒越南作為另一個亞洲共產國家的經驗,仿傚她解決與教廷有關主教任命分歧的方式。然而,在「越南模式」下,次序是剛好倒轉,首先由梵蒂岡物色合適的主教人選,然後向政府提名以獲同意;一旦河內通過,聖座將正式任命主教,而如果越南拒絕,梵蒂岡就要另外提出候選人,直到找到雙方共識的候選人為止。因此,要是日後公佈的中梵協議內容下,主教提名是「愛國會」「選」完再讓教廷「選」,如此方法實在不適宜稱之曰甚麼「越南模式」... //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踏入二零一八年,有關中國與梵蒂岡將會就一直爭議的主教任命問題訂立協議、甚至正式建交的消息不斷傳...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0

 

【聲援中國維權律師】
<In solidarity with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上月底,法政匯思的成員參與了由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起、於中聯辦外舉行的遊行,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迫害維權律師。除了聲援中國的維權律師,遊行亦呼籲各界關注余文生、王全璋、李昱函及隋牧青律師的現況。

余文生律師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拘留至今。他在被逮捕前的數小時發表了公開信,要求中國改革憲法。

On 30 Jan, members of the PLG joined a protest march convened by the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outside Beijing's Liaison Offic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s urged to stop immediately its persecution of human rights lawyers. Besides showing solidarity with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participants of the march also called attention to lawyers Yu Wensheng, Wang Quanzhang, Li Yuhan and Sui Muqing.

Yu Wensheng has been detained on a charge of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since mid-January. Hours before he was apprehended, he circulated an open letter calling for reforms to China’s constitution.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7 people, crowd and outdoor
 4 people, people smiling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1

//米已成炊,讀者或會認為,再深究事件對法治有否破壞、有什麼破壞,已經無用。筆者並不同意。從法律原則來看,近年政府處事經常強調「依法施政/決定/進行」,事無大小皆標榜「法治」,明顯是將法律當成是其施政根據;守法既是必然,依法施政,市民似乎便只好接受,無從質疑。因此,時刻警惕、認真看待爭議事件對法治的影響,是不被政府一面之辭過度影響判斷是非黑白的必須一步。//

 
本文標題直指事件對法治造成破壞,沒有採用律師慣常對用字加上修飾的做法,留下轉圜餘地,例如對法治「可能」的破壞,…
PENTOY.HK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2

在公司當法律顧問,除了待遇和在律師樓工作不同,更可能有意想不到的經歷!請看今期我們成員愛迪麗的分享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80203/57785170

 1 person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3

Our member, Richard Yip (barrister), joined Nathan Law for the discussion about Agnes Chow's disqualification and highlighted the Returning Officer's unusual step in reaching her decision.

Listen to the full discussion via the link below:

http://www.rthk.hk/…/programme/backchat/episode/484776/co…/1

 
 

31/01/2018 - 8:30-9:20 Future of Pan-democrats and Agnes Chow's Disqualification in Legco By-election

羅冠聰 Nathan Law, Chairman and Former Legislator , Demosisto

Richard Ip, Barrister; and Member,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法政匯思

Lawrence Ma, Barrister; Chairman, Hong Kong Legal Exchange Foundation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

Chung Kim-wah,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ciences,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4

 

//東區區議會前日召開會議前發生混亂,民主派區議員在會議室外出示議員證件,卻被保安人員阻止進入會議室。公民黨陳淑莊說,區議員屬公職人員,保安人員涉嫌違反《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3條、阻礙公職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的刑事罪行。
...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說,區議員開會是其公職的最重要權利,若保安員沒合理解釋而阻礙對方執行職務可被裁定違法。根據法例,任何人被裁定抗拒或阻礙公職人員執行公務,可被罰款1000元及監禁6個月。//

https://news.mingpao.com/…/ar…/20180201/s00002/1517422924169

【明報專訊】泛民東區區議員、香港眾志黃之鋒及周庭於前日(1月30日)被拒進入會議室事件繼續發酵。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保安人員阻礙區議員進入會議…
 
NEWS.MINGPAO.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4

//陳浩天案雖於去年五月審結,但至今法庭仍未公布裁決,梁天琦案更尚未開始排期審理,相信最終陳的選舉呈請判決,將對周庭有可能提出的呈請有關鍵影響。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大律師解釋,參選人如對選舉主任的決定或選舉過程有爭議,一般也是以選舉呈請的方式來處理,但是選舉呈請通常在選舉完結後才開始程序,故無助於補救是次周庭被剝奪被選舉權的情況。

他又指法庭審畢陳浩天案後至今仍未有裁決,「係非常之唔理想」,可能因為法庭認為案件已沒有急切性去處理,但現時事實證明此案對社會有重要影響,政府正正在此「真空時期」作出了極大可能違憲的DQ行為。//

廷伸閱讀﹕

'It must be reiterated and strongly emphasised that judges at all levels of court have a duty to deliver judgments within a reasonable time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the hearing." - HKSAR v Tin’s Label Factory Ltd (2008) 11 HKCFAR 637

"In this respect, the first matter which must be observed is the length of time which elapsed between the conclusion of the trial of the action on 12 March 2004 and the delivery of judgment, more than 16 months later, on 19 July 2005.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has in other cases made clear that such a lengthy period of delay is unacceptable. It has done so for very good reasons. Quite apart from the effect on the parties and the adverse effect on the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du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which such a delay has, a period of delay, even considerably shorter than 16 months, immediately raises the question as to how much of what transpired at trial could have been remembered by the Judge." - Esquire (Electronics) Ltd v Hong 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 Ltd (CACV 312/2005)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news/spot/20180131/570206

政府多番否認今次DQ事件是政治決定,政務司長張建宗早前回應,...
NEXTPLUS.NEXTMEDIA.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6

法政匯思新召集人吳宗鑾個人專訪﹕
自發派標語聲援六四學生

//吳宗鑾自稱「大中華膠」,八九六四,吳宗鑾為聲援北京的學生,自行拿着標語口號甚至尊子漫畫到文具舖影印,自發走到街上派發,「好記得當時老闆免費幫我影印,大家都同仇敵愾,好齊心」;若非六四,吳宗鑾未必會在大學選修政治與經濟,愛畫畫的他可能會以藝術科為首選,「六四對我嘅影響真係好大」。//

 3 people, people standing
 

法政匯思新召集人促業界多發聲
IT大狀吳宗鑾「向中央干預說不」

//吳宗鑾此前一直在IT界打滾,希望更多律師關注人權問題,2015年成為大律師,走出comfort zone闖進新地帶。跟過的師傅包括剛勝選大律師公會主席的戴啟思。徒弟與師傅一樣,希望更多港人關注人權問題。近期接任法政匯思召集人,首場硬仗包括政府即將提交立法會審議的一地兩檢法案。
...
小時候曾經在台灣居住的他,自稱為「大中華膠」,「喺文化歷史上會認同中國嘅概念,但當然唔認同共產黨」,警告中央不應干預之時,亦不抗拒了解中國。//

 1 person, standing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7

【法政匯思就選舉主任取消被提名人立法會補選資格之聲明】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Statement on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Nominees in the 2018 Legislative Council By-election>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1. 法政匯思對選舉主任在2018年立法會補選決定其中一位參選人(即周庭小姐)提名無效感到驚愕(「該決定」)。法政匯思亦對香港政府在面對傳媒提問時直接表示支持該決定(「該回應」)而感到極為失望。該決定不單不公正地剝奪了憲法上賦予該名被提名人的參選權,更不公平地限制了香港市民投票予心儀候選人的權利。

2. 法政匯思早在之前有關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聲明中,強調參選權是一種基本權利。今天,我們重申:

(a)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六條,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均享有基本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同樣地,《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第二十一條規定,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 無分任何區別(包括政見或其他主張 ),不受無理限制 ,均應享有投票及被選的權利及機會 。這些權利也受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

(b) 再者,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六條,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皆享有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

(c) 香港法院一向明確指出,任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都必須予以狹窄的解釋。因此,法政匯思認為「未能擁護《基本法》」及「未能向香港特別行政區效忠」的概念亦應該以狹窄的方式來詮釋。

3. 按字面解釋,《立法會條例》(第542章)第40(1)(b)(i)條內「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的規定為一項程序性的規定。該條例是否賦予選舉主任權利調查被提名人的思想狀態,以及可否對其簽署聲明時的真誠程度作出決定,我們對此存有極大疑問。但這個正正就是選舉主任於該決定中的作為。

4. 再者,選舉主任本應為政治中立的公務員,並獨立地作出被提名人是否符合提名程序的決定。政府在該回應中亦表示該決定是由選舉主任自行作出。然而,令人擔憂的是,該決定顯然是選舉主任根據律政司司長的法律意見作出的。律政司司長為政治任命官員,亦是政府行政機關的一部份。因此,我們對於選舉主任能夠獨立作出該決定,以及該決定沒有任何政治考慮的說法表示極大的懷疑。政府顯然有份參與該決定(及其他與提名有關的決定)的決策過程,卻把責任一乾二淨地推卸到選舉主任身上。

5. 更遺憾的是,該決定(及其他與提名有關的決定)的決策過程全不透明,官員作風獨斷,程序亦自相矛盾。選舉主任用以判定一個參選人是否真心「擁護基本法」及「誓言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準則及證據完全不清晰。有些參選人即使沒有簽署所謂的確認書,但其提名亦被視為有效(例如司馬文先生),而有些參選人(例如姚松炎博士及陳國強先生)則被選舉主任要求在非常短的期限內回答一些看來與其政見有關,含糊及範圍廣闊的問題(而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第二十一條,這些事項與一個人有沒有資格參選是毫無關係的),更有其他人(例如周庭小姐)連就取消其資格所依賴的證據作出回應的機會都沒有,便直接取消其參選資格。這明顯違反程序公義的要求,並且不公平地破壞被提名人參選的權利。

6. 因此,法政匯思對於政府任意妄為地利用選舉規例,並以某些參選人的政治聯繫及政治立場為由取消其資格感到非常擔憂。該決定踐踏了香港永久性居民參與選舉、投票和自由言論的基本權利。我們強烈呼籲政府確保任何有關參選人提名的決定,都能夠切實有效地保障這些基本權利。

法政匯思
2018年1月30日
純文字PDF版﹕https://goo.gl/MGWjRC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Statement on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Nominees in the 2018 Legislative Council By-election

1.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is highly dismayed by the decision of the Returning Officer to invalidate the nomination of a candidate (Ms Agnes Chow) for the 2018 Legislative Council By-election (“the Decision”). PLG is also enormously disappointed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response to media enquiries (“the Response”), in which the Government explicitly supports the Decision. The Decision has not only unjustly deprived a candidate of the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stand for election; it has also unfairly restricted the Hong Kong public’s right to vote for their preferred candidate.

2. In PLG’s previous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2016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 we emphasised that the right to stand for election is a fundamental right. In the present context, we wish to reiterate that:

(a) Under Article 26 of the Basic Law, all 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ts have the fundamental right to vote and the right to stand for election. Likewise, Article 21 of the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states that all 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ts have the right and the opportunity to be elected without any distinction of any kind (including political or other opinion) and without unreasonable restrictions. These rights are also enshrined in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b) Further, all 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ts have the fundamental right to free speech under Article 27 of the Basic Law and Article 16 of the Bill of Rights.

(c) The Hong Kong courts have made clear that any purported restriction on fundamental rights must be interpreted narrowly. It follows, in our view, that a narrow definition must be given to the concepts of ‘failing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and ‘failing to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3. The requirement under section 40(1)(b)(i)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rdinance (Cap. 542) for a “declaration to the effect that the person will uphold the Basic Law and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is, on its face, a procedural requirement. It is highly questionable whether that subsection empowers the Returning Officer to investigate the nominees’ state of mind and then make a determination on their level of sincerity when signing the declaration. Yet that is precisely what the Returning Officer has done in the Decision.

4. Further, the Returning Officer is supposed to be a politically neutral civil servant who makes an independent decision on whether the nomination procedures have been fulfilled. Indeed, in the Response, the Government has portrayed the Decision as having been made by the Returning Officer. That being the case, it is alarming that the Returning Officer has based her Decision on legal advice from the Secretary of Justice ‒ who is a political appointee and part of the executive branch of the Government. In the circumstances, it is seriously doubtful whether the Returning Officer has made the Decision independently and in a manner that is free from political considerations. It also appears that the Government is trying to shift responsibility for the Decision (and other decisions relating to nominations) onto the Returning Officers, when in fact the Government itself participated in the making of those very decisions.

5. Even more regrettably, the process by which the Decision (and other decisions relating to nominations) were made is opaque, arbitrary, and inconsistent. It is wholly unclear what criteria and evidence would be used by Returning Officers in determining whether a candidate truly has an intention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and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Some nominations have been held valid even though the candidate did not sign the so-called confirmation form (e.g. Mr Paul Zimmerman). Some nominees (i.e. Dr Edward Yiu and Mr James Chan) have been requested by the Returning Officer to answer, within a very short timeframe, vague and wide-ranging questions purportedly relating to their political stance (which under Article 21 of the Bill of Rights should be irrelevant to one’s eligibility to stand for election). Yet others (i.e. Ms Chow) have been disqualified without being given any opportunity to respond to the alleged evidence used to justify her disqualification. This clearly violates the requirements of due process, and unfairly undermines nominees’ right to stand for election.

6. Thus, PLG is gravely concerned by the capricious use of electoral regulations to disqualify certain candidates on the basis of their political affiliations and political stance. The Decision has trampled on the fundamental rights of 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ts to stand for election, to vote, and to engage in free speech. We strongly call upon the Government to ensure that any decision regarding the nomination of candidates gives real and effective protection to such fundamental rights.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30 January 2018
PDF Version: https://goo.gl/t67V14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08

【雙學上訴】終院裁定三人上訴得直 維持原審判刑
http://s.nextmedia.com/realtime/a.php…

 5 people, people standing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30

#311集中票源】民主派候選人確定
四位民主派候選人已經先後收到確認參選資格通知。在威權政府打壓下,立法會內戰役連連,急需支援;議會外,政府不惜多次用無恥手段,去阻撓民主派參與是次補選,令多名參選人取消參選資格,決定並不合理!

希望各位香港市民可以全力支持,3.11正式補選日集中票源,用選票送民主派共同推薦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Paul Zimmerman 司馬文、九龍西姚松炎 Edward Yiu、香港島區諾軒 Au Nok-hin及新界東范國威 Gary Fan進入立法會,重奪民主派議會否決權。公民黨將全力協助民主派參選人的選舉工程,展示香港人不屈的意志!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5:31

我內心有一種悲觀的預測,政府僭建出來的DQ機制,可能會成為香港選舉制度的新常態,法院未必願意推翻整個機制,以免蒙受「縱容參選人公然提倡自決,變相鼓吹港獨」的政治指責,就算有法官斗膽推翻選舉主任的裁斷,人大常委會只要釋法,整個司法機構便唯有跟從,選舉主任說月亮從西邊升起,法院也無法說不。選舉主任及其上司之所以有恃無恐,置基本程序公義於不顧,相信就是因為有人大釋法作為靠山。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二十二:悲憤交加。不公義事一再發生,無法入眠
HKC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6:16

【高球會發展公營房屋,改善土地分配】

在今早的選舉論壇當中,我問及陳家珮有關將現時粉嶺高球會發展公營房屋的立場。陳家珮一直迴避問題,不願意討論高爾夫球場的發展問題,正正就是因為葉劉淑儀在此事上的立場。葉劉淑儀曾經表示,所有提倡發展高爾夫球場的人,其實都在盲目仇富。這正正暴露了,新民黨一直以來,討論土地供應的問題時,一直擁有的一個偽善的立場。

粉嶺高爾夫球場是以象徵性的極低租金,租用極大面積的政府土地,並以收取高額會費的方式,只服務社會上少數的市民。我們固然要兼顧香港在體育方面的發展,但當這些私人遊樂場已經壟斷了香港僅有的土地資源,我們就更有必要思考這些土地應該如何發展,來應對現時社會的需要。...

See More

【本報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今日開會討論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的土地供應選項,包括最具爭議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用...
HK.NEWS.APPLEDAILY.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6:22

 
 

 
Play
 
 
 
-15:11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456 Views
 
人民力量
7 hrs · 

D100《人民主場》2018-02-06
https://youtu.be/GAxzEcbh7dg

【雙學上訴】終院在判辭中完全同意上訴庭的理由,公民抗命被重新定義何謂暴力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6:27

Admin:相比李旺陽先生被自殺、劉曉波先生被失救、劉霞女士被軟禁、吳淦先生被重囚八年、泰永敏先生被多次囚禁、左派學生被追捕、謝陽律師等維權律師被酷刑對待,709案律師的家屬被嚴密監控,我們其實真的算是幸福。希望三子的聲明能喚起大家對內地維權人士的關注,給中共施以更大的壓力。

#平反八九民運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 #釋放所有政治犯 #維權無罪 #維權律師無罪 #追究李旺陽先生被自殺 #追究劉曉波先生被失救

 

黃之鋒 Joshua Wong

【回應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 願榮譽歸於人民】

榮譽歸於人民,雨傘運動再展光芒。作為不過芸芸百萬名運動參與者中的其中三子,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我等與有榮焉。若有榮譽,當屬百多年來的中港民主運動參與者。

港人上承八九民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等人反官倒、爭民主的精神,下啟雨傘運動抗命不認命,命運自主爭普選...

See More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6:28

【畫家心麻:墟市是低下層自救的方法,生存的空間】

同行者、畫家心麻是桂林日市的核心檔主,也是教室年宵產品設計師之一、Backdrop 畫師,歡迎各位今個星期六起到維園 25 號檔捧場!

「我無呃你,桂林日市賺到嘅收入,多過我平時喺菜街擺檔收入一倍!」心麻語帶興奮道出他對桂林日市的觀察。憑著一技之長,墟市為檔主帶來自給自足的工作尊嚴,是低下層自救的方法、生存的空間。

...See More

「我無呃你,桂林日市賺到嘅收入,多過我平時喺菜街擺檔收入一倍!」心麻語帶興奮道出他對桂林日市的觀察。墟市為檔主帶來自給自足的工作尊嚴,是低…
SIULAI.HK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9:01

海南島開賭業,無疑想像力豐富,令鄧小平在天之靈也會拍案叫絕,但賭業若不可能由中國任何民企經營,只能變成「國企單位」,則由哪一個國務院部門來領導?由政治局常委哪一個小組來管?若是國企,派哪一個與中國最高當局現屆人士門道關係最密切的人去主持大局?而這個人有沒有妻子、情婦,又有幾個子女、外甥姪及其他家族親戚?一家賭場酒店是宗龐大的肥水生意,更何況,還要開網絡賭博、足球賭博,以及六合彩?則不如將海南島的一角領土管治權完全割讓給美國,會省卻日後許多麻煩。但這樣做,又令鴉片戰爭以來前仆後繼的反帝反殖烈士在天之靈如何交代?

 
 

中國賭客湧到澳門光顧美資賭場,與中國許多民企和富豪喜歡移民美國相同。如果在海南島開設賭場,由美國人營運,即使阿里巴巴等與美國合股,最多只能佔有小份,賭場的公正必須由美國人主持大局。美國人即使接受萬達、阿里巴巴、騰訊的參設(當然也不可能不接受),不論是 Trump 還是永利金沙,營運權必須操縱在美國手上,因為一個信任問題...

See More

美國彭博社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成立一個「改革小組」,準備在中國海南島開設賭場、網絡賭博和模仿香港英治時代的「六合彩」。
CUP.COM.HK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09:02

 

日本明治維新指出的宗旨是「殖產興業,文明開化,富國強兵」三大方針。
「殖產興業」和「文明開化」可以是一體的,辦文化教育不一定是辦多少場講座、出版多少本書,可以是讓文化成為產業,成為產業的第一步,是要保護他們的「產品」,這方面,日本 145 年前已經做到了。

 
 

為甚麼是 145 年前的版權?與 146 年前的有分別嗎?有,因為「版權」這個字是福澤諭吉在 1873 年發明的,到今年剛好是這個概念來到亞洲的第 145 個年頭。

中文翻譯時直接引用了日文漢字,就叫「版權」叫到今時今日,雖然日本早已改稱「著作權」。

詳細全文:...

See More

為甚麼是 145 年前的版權?與 146 年前的有分別嗎?有,因為「版權」這個字是福澤諭吉在 1873 年發明的,到今年剛好是這個概念來到亞洲的第 145 個年頭。中文翻譯時直接引用了日文漢字,就叫「版權」叫到今時今日,雖然日本...
CUP.COM.HK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2:10

反DQ,民間可以做啲咩?有心人可以支持下呢位有心嘅大學生,撳入去睇下佢有咩計劃。

 
 

【DQ風暴】地區反DQ聯署街站|讀者來稿

//港島的集會遊行所凝聚的民主粉絲值得珍惜。如果可以將這些公民參與活動放到地區中,就能接觸到另一批不會離開自己生活圈的市民了。這些活動過去一直存在,查鉛水、反政改、一地兩檢等街站,只是還看不到現時有一個恆常的機制,讓市民透過街站認識每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又或有限的資源致使泛民主派只能在部分人口密集的地區進行宣傳,而非普遍在18區各處擺站收集簽名。假如敢於訂下五十萬反DQ的聯署目標,相信遍及十八區的街站是不可少的。

補選忙碌無謂勉強另開站,區議員也要兼顧地區工作。既然如此,作為一個初期的構想,不如將本人的第三個行動翻炒,由一個(或多個,如有)有空的普通市民,例如本人,主導一個地區的反DQ簽名收集。於全港多找幾個像我一樣的人,在自已所住之區開站,或許能當馬前卒,發現這種行動的價值。若未見泛民有集體行動,本人便會像2017年一樣,於馬鞍山各處擺站收集簽名,方式可能為只宣傳反DQ一事,或連同其他社區議題共冶一站。收集到的簽名集合起來交給選舉管理委員會。

假如各位有現製多餘的反DQ宣傳品,歡迎給予本人於區內派發,如果有義工願意幫本人忙亦甚好。當然,最好還是另起爐灶,於馬鞍山以外的新一區擺站。若有甚麼成果,再向各位讀者進行匯報。//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2:13

AO常秘金童玉女,女嘅有份制訂樓市「加辣」措施,熟書所以知點走隙。拉埋鄭若驊單僭建一齊講的話,共通點在於兩者都熟書,差別在於一個知法走隙慳稅,一個知法犯法僭建。高下立見!

但可以斟酌嘅係制訂完樓市加辣措施後走隙有無利益衝突呢?會唔會係制訂時為自己留一線諗定點走隙呢?溫提:梁錦松偷步買車避稅要下台嫁喎!

呢單嘢涉及真誠問題,若果無犯法的話,除咗人肉測謊機選舉主任之外,正常人難砌得佢哋入,但知法犯法果個司長呢就唔好俾佢走甩

 
 

【即LIKE 01新聞】據悉,2016年物業轉讓,#周達明 的妻子 #謝曼怡 當時有份制訂樓市「加辣」措施

全文:http://bit.ly/2s80z2g

#高官 #巴打絲打Hkclub #公務員Secrets #買樓 #常秘 #食物及衞生局公務員事務局 Civil Service Bureau #AO界金童玉...

See More

《香港01》發現,公務員事務局常任秘書長周達明近日以5000萬元購入跑馬地「雲暉大廈」一單位連車位, 並享首次置業優惠,省下近540萬元稅款。
 
HK01.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2:26

Think out of the box諗諗佢!
香港南部屬珠海海域填海,交俾香港管理,咁係上面起高鐵香港站就唔駛再拗啦,民間智庫博匯仲話可以住多200萬人

 

 
Play
 
 
 
-3:35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122,122 Views
 
PressLogic - BusinessFocus

【名人堂】一勞永逸解決土荒?張量童:建「海上飛地」住200萬人

將來人均可以住成350呎以上 點睇?

------------------------------------------------------
如欲了解更多財經、商業及創科資訊,請於本專頁cover photo下方,按『Following』按鈕然後選擇『See First』
Follow Instagram @businessfocus.presslogic
https://www.instagram.com/businessfocus.presslogic/
訂閱BusinessFocus 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PressLogicBusinessFocus
如果你對初創、商業及科技界有所見解,敬請投稿至[email protected]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2:30

Wingsang Chan 白做
 

Remove

Billy Tsang
Billy Tsang 下次支那咪話要係香港拎飛地囉
君不見一地兩檢
不斷話”深圳灣都係咁”
 

Remove

Kacee Wong 黃琛喻 所以份合約要立得好小心,仲要有國際公證人。
 

Remove

Oscar Ng
Oscar Ng 有公證人都無咩用
因為簽署都係睇邊個拳頭大
 

Remove

Joe Heung
Joe Heung Kacee Wong 黃琛喻 英中聯合聲明加基本法本來好多野都寫得清清楚楚, 仲交埋上聯合國打印仔添.

你睇今日共匪點對份國際契約同香港?

所以唔討論件事成唔成先.
你一心以為同共匪"份合約要立得好小心,仲要有國際公證人" 就唔會有問題既前設, 根本就唔會work.

共匪永遠係党政治淩駕一切.

 

Remove

Kacee Wong 黃琛喻 站在中央立場想反口好正常,點解唔一早反?反向思維,若果唔係有中英聯合聲明,宜家香港會變成點?咁證明咗國際壓力和合約承諾仲係有啲牽制作用。Instead of咩都唔做,我會諗嘅係可以點做好啲。若果你認為一定唔work,咁又有何高見,可以做咩呢?
 

Remove

Oscar Ng
Oscar Ng 其實唔太有用,不過係有好過無咁解
因為20-30年前,中共會顧國際聲音。家陣根本以為自已有錢,當班友無到
 

Remove

Kacee Wong 黃琛喻 宜家中共最驚嘅係經濟,未係真係咁穩陣咁有錢,所以佢唔係毫無顧忌的。
 

Remove

Patpat Lau
Patpat Lau 外令丁島担扞山群島等等,如果好似橫琴咁比香港管,香港的土地問題可能有所下降,不過中國可能諗的是軍事戰略問題
 

Remove

Chung Mok
Chung Mok 條友玩太多模擬城市,一國兩際,係大陸跟香港,把深圳納入香港先係大方向
 

Remove

Titus HK Fok
Titus HK Fok 澳門橫琴已經係咁啦
依家唔係二十年前喇,如果真係咁,到時份合約肯定仲衰過一地兩檢

咁我寧願香港自己填東大嶼都會好過,起碼無憲制問題先

 

Remove

Zack Ko
Zack Ko 城邦論來架喎Jayden Keung 起幾多都無用啦,私樓比大陸人炒,公屋比大陸人搶
Ryan Ho
Ryan Ho 中國最開放國際化嘅城市?! 因為百幾年來都唔係俾啲中國人發展嘛,佢地淨係諗點可以私相授受,官商鄉黑!!
 

Remove

Alex ManChun Wong
Alex ManChun Wong 問題在於單程證審批權起強國度
 

Remove

Simon Chiu
Simon Chiu 佢肯定未食藥
 

Remove

Henry Ace
Henry Ace 將全國都借俾香港行普通法啦,唔駛煩。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3:06

其實希望大家睇嘅係認真寫的內文,講五四運動賽生德生、諾貝爾全名、諾貝爾獎、雙學三子獲提名、劉曉波與空櫈、各派及中央反應等,不過大家只聚焦陳生,我諗無乜人會有興趣睇比較有營養嘅內文嫁

 
 1 person
眾新聞

陳恒鑌先生,閣下貴姓?|黃琛喻

//陳恒鑌先生的「西洋名」係「賓」(BEN),咁係咪要叫佢賓生? 梗係唔係啦,陳生當然係姓陳,唔通姓陳恒鑌咩!//

【全文閱讀:http://bit.ly/2EzbmF3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5:05

【法廣RFI】陸專家:蔡英文是難以對付的“真對手” | 蘋果日報https://twitter.com/dunzan/status/960034595109445632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7日 15:07

提名習近平與挑戰中國主權

作者:李平

親共可以有幾荒謬、幾無恥?

看看親共人士為港府DQ周庭的辯解,看看親共人士對雙學三子獲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攻擊,就可以大致明白。

但以前港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現任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立法會前民主派議員、現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的學識、口才,能否回答,如果支持提名習近平角逐諾獎,是不是引入外國勢力干預中國事務,是不是挑戰中國主權,是不是應該被DQ進入政治架構的資格?

御用學者只有更無恥

劉兆佳從知名中港關係學者變身中共代言人已不是一朝一夕,但今次的言論足以證明,中共御用學者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其一,他說,周庭被DQ的決定能夠說得通,因為眾志「民主自決」的綱領有挑戰中國對港主權的味道。

其二,他警告所有有意進入中港政治架構者必須言行小心:「總之你唔好做任何嘢,唔好講任何嘢,俾人覺得你係唔接受,或者你係挑戰中國《憲法》或者《基本法》。」

其三,他認為,「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被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容易觸動到中國神經,亦有可能減少香港爭取民主的談判籌碼。

簡而言之,以劉兆佳的定義,思想有罪、言論有罪、獲提名諾獎有罪,港人要爭取民主,談判的籌碼就是放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放棄爭取國際聲援。

這何異於要港人自綑手腳、任人宰割?

按其邏輯,過往要求中共結束一黨專政、日後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也都是挑戰國家主權、國家安全的行為,他何不明言,所謂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就是中共的專政權、中共執政權的安全?

再來看看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又是如何演繹DQ周庭是捍衞中國主權、捍衞一國兩制的需要。

他的文章是這樣說的:

「在我們這個獨特的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制度下,憲法和法律要求候選人持有一種對國家制度和憲法有歸屬感的政治取向,是一種『政治審查』。

但這是一種憲法和法律所要求的,而非單純從政治角度上所設下的『審查』。至於說這是『政治凌駕法律』,更是一種本末倒置、因果不分的政治口號。」

民主必容許異見生長

湯家驊把政治審查分拆出非政治角度的審查,把政治審查包裝成憲法和法律的要求,就能證明政治審查的合理合法?

如果真的如此,他何須恐嚇:「假若制度容許一些反制度甚至鼓吹推翻制度的政治思想萌芽生長,最終只會危及一國兩制之繼續存在。

這對全香港人而言,不容否定將會是一種災難性的結果。」

容許異見思想的生長、異見言論的傳播,是民主社會的基本特徵。

美歐的民主選舉、政黨輪流執政,不正正是反現行制度的結果?

如果容許反制度甚至鼓吹推翻制度的政治思想萌芽生長,就出現災難性結果,那麼,要承受這種結果的不會是香港人,而是實行一黨專政的中共。

湯家驊何不明言,中共絕不容許異見思想和言論的萌芽生長,香港人只能逆來順受,像他那樣來個華麗轉身,何愁換不來榮華富貴?

劉兆佳和湯家驊所要論證的,所謂國家主權不容挑戰,只不過是中共一黨專政權不容挑戰,與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根本是背道而馳。

如果,雙學三子獲提名角逐諾獎是勾結外部勢力,那麼,曾聲稱鄧小平應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是否應被DQ?

如果有人為巴結中共而提名習近平角逐諾獎,香港政商恐怕不乏支持者,劉兆佳、湯家驊、李慧琼之流,是否也要支持DQ這些人?

且看他們如何以明日的我打倒今日的我! 1 person, eyeglasses and text吳偉文記錄中國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1515935333164&set=gm.569985486794411&type=3&theater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0:12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0:47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5:40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5:59

就快到2018年了,謝謝大家陪我走過這一年。
這一年原來我做了許多新嘗試,去片!
來年亦請繼續多多指教~


 
Play
 
 
 
-4:50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1.9K Views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02

 
一日漁民,終身漁民,她不減漁家的好客和健談。她的海味店,賣的是新鮮,別家是從大陸入貨,她堅持用本地魚自製海味,別無他故,「細佬有價值千萬的漁船,會去越南,台灣水域打魚,供貨給我。」家族依然靠海養生,所以海味品種特別。
她是海味活字典,手中拿着剪刀,剪去皮菜魚魚乾頭部和尾部,講解何謂好吃的魚乾。皮菜魚很細小,只有四厘米長,「皮菜魚皮和大地魚(即左口魚),樣子差不多,外面的舖會呃人。皮菜魚魚乾原條賣45 蚊,剪掉頭尾賣90蚊。魚乾全部都在捕捉後,放在船上生曬,無加防腐劑。」
2月28日她被迫結業,她離不開海水,未來想繼續做海味,但離不開出世的筲箕灣,「食環分派北角,鰂魚涌街市的檔口,但太遠,又不識人,怕給鶴佬和潮州人欺負,不想去,不知去邊。現在近年尾,唯有日日開店,希望可散貨。」她曾建議食環容許她繼續經營,其餘的空間可改建社區用途,但不得要領。
 
 food
全民保育行動

【筲箕灣街市被迫結業 傳統海味手藝或失傳】

筲箕灣街市門外近日掛起張飛誕的大花牌,人流旺盛,跟街市內的感覺截然不同。街市建於1973年,典形現代主義的設計,沒有華麗的雕飾,四周是通風的孔道,既有實用,也有點特色。二樓的檔口有水磨石舖面的檔口,井然有序,配上手製的招牌,仿如時代的見証,今天買少見少,可惜,隨着改建俱往矣。

走在街市,卻絲毫沒有喜悅。十室九空,82個檔位只剩下二個。最後二檔過不了今年的三月,一切俱往矣。

街市對於新加坡、台灣和意大利等地都珍而重之,用作推廣大排檔,改造旅館,甚至百貨市場,帶活街市商販之餘,也帶活社區。可惜,香港的街市在食物環境衞生署管理下,抱守殘缺,弄得空盪盪,沒有起色,只有靜待結業。

上年初,被食環一聲令下,街市將來用途未定,但已被迫關門。二位檔主之一的69歲鍾太望着一個個檔口關門,而食環署不再出租,只有無奈見証街市的末日。街市關門是食環署的決定,也是他們一手促成。

鍾太大半世紀在筲箕灣的海上生活,她是地道水上人,漁民出身,見証漁業盛衰和轉型。11年,即2007年,她才因為年紀漸大,放棄漁船的生活,上岸開舖,以前東大街開檔,但租金太貴,結果找到筲箕灣街市開店。街坊說東大街買餸比街市更平,但鍾太証街市的價值,平租的街市可讓特色貨種的小店生存。

一日漁民,終身漁民,她不減漁家的好客和健談。她的海味店,賣的是新鮮,別家是從大陸入貨,她堅持用本地魚自製海味,別無他故,「細佬有價值千萬的漁船,會去越南,台灣水域打魚,供貨給我。」家族依然靠海養生,所以海味品種特別。

她是海味活字典,手中拿着剪刀,剪去皮菜魚魚乾頭部和尾部,講解何謂好吃的魚乾。皮菜魚很細小,只有四厘米長,「皮菜魚皮和大地魚(即左口魚),樣子差不多,外面的舖會呃人。皮菜魚魚乾原條賣45 蚊,剪掉頭尾賣90蚊。魚乾全部都在捕捉後,放在船上生曬,無加防腐劑。」

不要小看其貌不揚的皮菜魚,拿起一聞,香甜撲鼻。但魚乾很小,肉不多,只有行家才懂得購買。「油船,躉船的職員以前做水上人,在船上無魚食,買皮菜魚,加節瓜,粉絲做湯,就有魚食。」她再告訴我們皮菜魚佐飯的食法,「加油和甜豉油,再蒸皮菜魚在飯上,用手撕出魚肉,飯變得很甜。」

她熟悉筲箕灣的海,相熟的蝦艇為她提供新鮮的海產,「譚公廟前有早市5-7點有漁民賣新鮮海產,夏天最多漁獲,冬天就少很多。」

說起漁民的生活, 她滿心歡喜。她有一位孫女,「她鐘意飲魚湯,魚湯要奶白色,先用火煎魚,再煲水,拿起魚渣,放蕃茄薯仔。」

吃魚也有不時不食,她推介「天凍才有咸鮮馬友,自製,曬三日,魚肉有如鮮魚,更鮮甜。」,每天自製咸魚,雖然年近70依然面容飽滿,紅光滿面,「日日食魚,好健康。」

2月28日她被迫結業,她離不開海水,未來想繼續做海味,但離不開出世的筲箕灣,「食環分派北角,鰂魚涌街市的檔口,但太遠,又不識人,怕給鶴佬和潮州人欺負,不想去,不知去邊。現在近年尾,唯有日日開店,希望可散貨。」她曾建議食環容許她繼續經營,其餘的空間可改建社區用途,但不得要領。

上年有區議員建議街市改為老人中心,社區多一個中心是好,但為何要趕走小店呢?如不兩者共存呢?食環謀殺街市,真是社區之福嗎?還是行政的方便?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03

【練字/練畫】
我畫到隻青蛙好似外星人~
我們做教育呢行,通常都要了解小朋友在玩什麼。時興玩意有好多,盡量了解多幾個~
原來,呢期興玩「青蛙旅行」。
大家有玩嗎?

 in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04

謝謝大家願意在寒風中,伸手接揮春呢!

 1 person, smiling, standing and outdoor
 1 person, smiling, outdoor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22

「我想陪住香港成長。」一位80後、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梁詠詩說道。

 

手執教鞭已十年的梁詠詩,現時於一所本地傳統著名中學任教中文及中史科,這亦是從小的志願:「因為以前的老師教得好,佢教識我教書唔淨係教你點攞好成績,係教你點樣去做正確嘅嘢,品德情意。」

 

當年受到啟蒙的梁老師認為「教育係人心」,用心教學便希望學生得到課本以外的知識,她說:「咁依家有學生就係對香港嘅前途有興趣想知多啲,o依家(教育局)就係撳住你,唔畀你講。」

 

回想當年作為學生的她,跟老師討論時事比較自由:「例如歷史老師話外國呢啲事件同香港依家都有關係,我哋就即刻醒神,老師會話借古鑑金。」而學生們十分重視老師的觀點:「我教中史時,有學生問『書本話毛澤東二萬五千里長征,令到士氣非常之高昂,但我覺得佢被國民黨打到落花流水,其實係咪二萬五千里大逃亡呀?』大家有討論,我都有個人立場,我都覺得係打到走,然後睇吓點反擊。」再舉例說:「學生如果問台灣係咪中國一部份,嘩!我諗我到時會啞咗,但以前我會反問同學,台灣可以自己選總統,我哋冇喎。寓教於學。學生問得多啲,老師諗得多啲,學生又進步,老師又進步。」

 

訪問當日,梁老師再三叮囑訪問內容純屬其個人意見,「一來驚,二來我對o依家呢個政府有啲氣餒。」梁老師認為禁止討論「港獨」會影響日常教學,有指討論「港獨」可能會取消教師註冊資格,她說:「論及歷史、中史或者通識科,自然會講到香港現時處境。我自己嘅班主任堂也會請學生做剪報功課,然後要評論一下,咁如果個學生指咗篇港獨,又或者問點解立法會選舉有篩選過程,咁我就真係呆咗,可能我要落閘話呢啲唔答得你。」

 

梁老師:「一個討論、一個交流,即唔係非黑即白㗎。單方向嗰啲唔係討論,師生關係要有火花。」她以個人身份批評教育局只急忙禁止「港獨」在校園散播:「吳克儉講嘅嘢係令校園政治化。教育局除咗識得落order(命令)話唔好講港獨之外,其實係咪應該要認真睇吓教育政策,係咪真係為學生、為老師呢?」

 

「我希望年青人喺社會上有更加多話語權。」梁老師說。

 

立法會選舉投票在即,網上最近流傳一封、由一位無票在手的中學生的信,信中寫道:「你手上一票代表我的未來。」(相關新聞連結:http://bit.ly/2bFD5nX) 學生對自己的未來擔心,梁老師同樣,當中也包括「一帶一路」政策,她說:「當我依家讀緊書,有一帶一路,我係唔會考慮到第二度讀書,好多地區都好危險,自身安危,仲有學歷嘅認受性,拎住張沙紙喺香港搵工,究竟啲老闆係咪睬我呢?」

 

「我以前覺得教好書就算,o依家係教完書後想將課堂搬喺社區,希望大家留意時事、關心社會。」梁續道:「我希望年青人喺社會上有更加多話語權。」https://hk.entertainment.appledaily.com/enews/realtime/article/20160903/...

【老師的吶喊】校園禁「獨」80後Miss倡人心教育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24

【網民hot talk】感動萬民!無票中學生親筆信吶喊籲勿投建制派

 
 
立法會選舉投票在即,手握一票的選民可憑投票權改變議會組成,但一班關心社會的中學生卻因未夠年齡投票而苦無對策。一名就讀觀塘官立中學的學生選擇寫親筆信,不單呼籲大家投票,更希望選票不要流入建制陣營,「今年若果連反對的關鍵一席也守不住,我會考慮『自殺』了,因我沒有能力移民,政黨也不代表我的利益,真的人生沒有希望。」
 
信中人自稱尚有3年才能登記做選民,呼籲收信者若覺得「政治好醜惡、連白票也不投」的話,想想他們這班想投票卻不能投的青少年,「你手上一票代表住我的未來,我在此希望你必需投票,也需要你投給『非』建制派的候選人。」
學生解釋,讀通識科了解到政治如何影響到自己的未來,「建制派不斷背棄香港市民,一個例子,高鐵是有一個400億的方案,為何建制派要支持一個超過1,000億的方案?為何他們支持『一帶一路』要我們到中東讀大學?中東也是戰亂的地區,我真的不明白,老師也解答不了我的問題,600億你知道可以起多少『公營』房屋嗎?我說的是『公』『營』房屋,不是福利主義的『公屋』。」
學生自言沒有能力移民,日後在建制派壟斷議會的香港生活,感到人生沒有希望,所以希望憑自制的傳單推動成年人代他們發聲,「我只有27元買一疊A4紙,要到下星期才有零用錢,我也擔心Printer(列印機)會沒有墨了,若果你識得其他街坊可以代我把單張交給他,這樣很環保。」學生又稱下周若有錢有時間,會將把民調結果貼在每一層,「我有很多暑期補習班要去,不知何時才有時間」,呼籲收信人將信件傳出去,「影響你身邊5個人,whatsapp也可以,5x5x5x5…是很多人」信件並無署名,只稚氣地寫下「喵喵」和畫有一個貓頭公仔。
收到這封信的網民將學生的吶喊打寫文字,連同信件的相片貼上facebook,一夜間就吸引逾1.5萬人畀Like,更有過萬人轉載,不少人留言欣賞學生是真誠為香港,甚至有人稱公司願意提供「紙筆墨硯,甚至電腦printer」。
【網民咁講】
Clive Fan:真誠為香港!
Steven So:一個學生都有骨氣過不小港人。
筱曦:令人太感動,香港嘅未來棟樑。
Joe Ching:有種,社會的未來是靠你...我公司在觀塘我願意提供你紙筆墨硯,甚至電腦printer。
April Leung:我都想過咁做,但驚人話犯選舉宣傳例。佩服。
Chiu Yuen Ngan:唔好死!千萬唔好死!!你連死都敢,點解唔留返有用之軀,在有需要時一起革命!
Sing Leung:一個有教養、良知嘅小朋友,我唔會令你失望。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27


 
圖1之1
 

【明報專訊】開學日有同學在學校派傳單被嚴令阻止,大家的臉書近日卻被一張手寫傳單成功「洗版」,製作山寨卻情真意切,來自一名15歲中學生。這位同學以有限的零用錢買A4紙複印公開信,挾在鄰居門邊,呼籲成年人投票,「我很想投,但我還沒有成人身分證,要三年後我才能夠登記做選民。」同學說,若守不住立法會非建制派的否決權,甚至會考慮自殺,「因我沒有能力移民,政黨也不代表我的利益,真的人生沒有希望」。

同學的真情打動了不少人,惜網上線索太少,難以追蹤這位「心急人」,於是我嘗試找來不同背景的年輕人,想要聽聽他們的聲音。

也許最近政府、學校防「港獨」之口甚於防川,有同學在派傳單時被帶走,甚至面對追訪落淚,多個學生組織大受壓力,學生動源的召集人張若飛回覆「關於選舉,不作評論」。港華本土關注組及李求恩關注組表示暫不接受訪問,嘉諾撒書院本土關注組收到信息,已讀不回。最後我找到四個年輕人,由16到21歲,由中五學生到大學二年級生都有,兩個有票,兩個沒有。

如果有票投,你會點投?

18歲_ 我們就是未來

Kelly是下屆DSE考生,不久前才過了18歲生日,剛好趕及在今天首次投票。她曾參與社會運動,關注教育議題,投票「會考慮政黨多一點」,香港前途問題是重中之重。

她是新界西選民,支持香港獨立,因此較認同香港民族黨,最初想投票給陳浩天,惟陳浩天與另外五個港獨候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我覺得好荒謬、好嬲。同好無助。完全是政府說了算,不理會巿民感受,打壓我們的投票權同被選舉權。」

於是,Kelly退而求其次,打算投票給新界西另一位本土派候選人,因認為他「比較有能力」,政綱也合心意,「我見他也有反對TSA,至於其他候選人,我沒有留意。」而「有能力」的判斷,來自其在電視選舉論壇及平日「落區」的表現。她說,這位候選人在有候選人宣布退選當晚,犧牲宣傳自己政綱的時間,質詢懷疑涉事的另一位候選人,「我覺得他很有義氣!」而且事件涉及打壓選舉權,「即時講出來,才可以幫到件事。」因此甚為欣賞。

Kelly家住天水圍,七月起,每逢周三都見到這位候選人來拉票,反而另外兩位建制派候選人就「見旗不見人」。她由老師口中及網上資訊了解到有旗無人是違規,甚至曾與朋友打電話到政府部門投訴。不過,她說關注選舉的同學都是少數,「很多同學都不是太關注,最大原因可能是覺得好複雜,不想理會,而且他們也未有票可投。」

同學「心急人」因沒票可投而着急,Kelly覺得,可做的事不限投票,更重要是影響身邊的人,因她們這代,就是香港的未來。「我們在中學時期,最需要做的是想辦法影響身邊的人,同學又好,朋友又好,特別是差不多年紀的,講給他們知發生什麼事。因為未來我們畢業,出來工作,社會就是靠我們去做,趁現在要做多些啟蒙工作啊!」

16歲_大家對議員都好像已沒什麼希望

同屬「未來」一代的阿藍今年16歲,讀中五。與Kelly不同,她頗為悲觀。「你看看,當選的那些議員,當時講會為巿民爭取什麼什麼,到頭來都沒有做到。我記得有個女議員,忘了名字,說要幫我們建一條單車徑,最後不了了之。」

言談間,我發現阿藍未能分辦立法會跟區議會選舉,她直言不太記得今天的選舉有哪些候選人,唯一有印象的,是碰巧開電視見到某位候選人在選舉論壇發言。她說,父母有好幾屆選舉都沒投票,因「我們區的議員投完票都做不到事。」阿藍認同父母看法,認為選了誰都差不多,「都是同一個黨派、同一群人。」今屆好像有新政黨?「新的黨派倒可以試試,給他們一個機會,之前的議員試完都『唔係好得』,可以給機會年輕的候選人試試看。」

若今年有票可投,會怎麼選?她稱會看政綱,而她不支持拉布,會選有同樣立場的候選人,「大家對議員都好像已沒什麼希望,如果我夠十八歲投票,一定會看政綱、黨派,支不支持拉布,平時落區怎樣。像我家附近有議員很熱心落區派揮春,好早就會在我家樓下派傳單,同你講早晨,我覺得蠻好的。還有就是要講得出做得到,不要次次講完,當選了卻什麼也不做。」

會否像寫信的同學一樣,好希望今天可以進票站?「如果我有票可投,我不會影響別人,因為大家有不同意見。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他這樣講都可以,但影響到其他人的看法,就不太好。他也未夠十八歲,因無票可投而寫這封信,但我覺得自己未夠十八歲,思想也未成熟,就想影響成年人投票的決定,像跟成年人一起投票似的,會令他們投錯票啊!」

17歲 _ 先做好自己

比阿藍大一歲的小高,今年升讀大學一年級,因還未夠18歲,也沒票可投。不過,他知道自己的選區是新界東,也有留意無綫、香港電台的選舉論壇,說得出七八個候選人的名字。他說,不少中學同學年滿十八,數個月前已踴躍登記做選民,「他們都好渴望投票,我估計是與社會氛圍有關。」

小高清楚記得,前年九月正是雨傘運動爆發的日子。當時他們正開始備戰中學文憑試。「當時同學之間有不少討論,聽到很多身邊的人說,自己香港自己救,不論是要踢走建制派,還是『拉布』的泛民。」雨傘運動也令一向政治冷感的媽媽都關心起政治來。「她以前相對地少看新聞,但這兩年,我放學回家,她會主動跟我討論電視播了什麼新聞,公民意識提升了。」

小高的媽媽從沒登記做選民,年初卻特意去登記,就為了今天投票。「以前她常說,多自己一票不多,投不投的決定性不大,但我跟她說,你的一票是否有決定性,要等開票才知道。」他說,自雨傘後,社會的氛圍讓大家覺得「有種迫切性, 要盡番一分力。」

他認同每票都重要,若今天有票可投,會怎麼選?小高說,會考慮政治光譜,「整體會偏向泛民。因為我覺得建制派好像沒什麼獨立的主張,多數跟政府意向投票,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如二十三條立法,建制派都不大理會社會看法。」

小高強調,今屆選舉的重要性,在於保住泛民的否決權。他的26歲哥哥也是特意登記成為選民的「首投族」,已跟母親「配票」,各自投票給兩名非建制候選人。

「我沒有特別支持某一位候選人,因自覺了解未夠深,但過去幾年發生許多重大事件,我會關心立法會議會的發展進程如何。一向泛民與建制是六四之比,泛民只能保持否決權。現在大家投票意向較高,在其他陣營的追擊下,應保住泛民的否決權。」

不少選民會考慮候選人對港獨的立場,小高卻有不同看法。「我覺得港獨就像『Anyone But CY』,只是一種主張或標籤。」他認為,港獨實行的可能性相對較低,社會亦未全面接受,談不上有行動可言,更多是在理念層面的主張,算不上實際政綱。「就算打着港獨旗號入立法會,也只是少數,而議員任期太短,港獨也不是短期內可完成。」

小高沒那位寫信的同學般渴望投票,但跟Kelly一樣,在投票以外,還有其他可做的事。「我反而覺得,即使無票投,都要做好自己本分。現在的青少年是將來香港的支柱,雖然我們未夠18歲,但都做好自己,將來在個人事業或公民運動才可以投身更多,不一定要即時(投票)的。」

21歲 _ 給年輕人機會

曉明與小高一樣,相信青年人就是未來,因此,他會優先考慮投票給較年輕的候選人。

曉明雖已21歲,但今天是第一次進票站,因上次區議會選舉他身在外地。他說,有朋友在外地讀書,也特地回港,就為了於今天投票。他說,最重要是考慮政治光譜,其次是候選人的年齡。「我一點都不會考慮建制,那就只剩泛民或獨立候選人,傳統泛民已有好多支持者,暫不會考慮。反而,我想發揮手上這一票的作用,投給年輕人,因我也是年輕人。」他留意到,身邊的人隨着年紀增加,選擇會愈趨保守,像他的媽媽,會投給中間路線的「開明建制派」或溫和泛民。

因此,曉明希望以選票支持年輕人入議會。他說,在傳統泛民以外,其實有知名度沒那麼高,但踏實的年輕候選人值得留意。曉明關注土地議題,其心儀候選人的政綱正是他希望的方向:「他打的路線不是好多人會打的,他講城鄉共生,就算泛民也不太想講,但反而在香港,這是愈來愈重要的議題。」至於級超區議會的一票,他也會選較年輕的候選人,「始終要有世代交替,大黨在議會多年未有成果,而年輕人或許會有些新意。據我的觀察,人愈大愈被制度框住,這很正常,但每代人有進步,都是因為有新想法。年輕人可善用網上發聲渠道,但現實中可以做的實在太少。今年最特別是有許多年輕候選人,不論建制、泛民都有,應該支持。」

十五歲的「心急人」說:「其實你手上一票代表着我的未來,我在此希望你必須投票。」若有票,你想給自己一個怎樣的未來?票站由上午七時半開到晚上十時半,時間正在倒數。

文﹕黃熙麗

編輯﹕蔡曉彤

日話題﹕幾位年輕人聲音 如果有票投,我會咁投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904/s00005/14...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37

 

【明報專訊】網上看到一張製圖,內容大概是「外國的候選人含淚叫選民投票,香港的選民含着淚投票給候選人。在香港,當選民賤過地底泥」。在香港當選民,不單止賤,還很累。政黨各自爬山,選民認命配票,打擂打鼓找來姨媽姑姐叔伯兄弟,合組票池,最後一日睇餸食飯。

以超區為例,根據多日民調,五席當中頭四席是涂謹申、李慧琼、梁耀忠、王國興名單各取一席應該無誤,泛民建制覬覦的最後一席,是鄺俊宇和周浩鼎之叮噹馬頭之爭,假使你是後面三張泛民名單的支持者,是否含淚放棄,保送鄺俊宇,為所謂大局穩住第三席便是心理掙扎的關口。剛過去的星期五,選民正值頭痕之際,破天荒有候選人棄選保大局。

「我們算是第一個行出來講這些的人啦,是不是?」電話筒另一端的胡穗珊苦笑。

周五傍晚時分,陸續有民主派的候選人宣布棄選,先有九東胡穗珊,接着港島區的司馬文、徐子見,超區的陳琬琛、何啟明相繼解甲馳弩,留一口氣,照亮大局。

沒有相約赴義,五人各自在團隊之間反覆沉思。「中間醞釀的過程也有數天,真的做決定,就是今天。」其實當日早上還看到有人在社交媒體積極為胡穗珊拉票,據了解她本人在當天早上仍在力谷宣傳,下午卻有了突如其來的轉折。關鍵是最新民調結果出爐,依然停留在2%位置,沒懸念了,再艱難也得決定,「當時考慮是,現在是應該做了,應該就應該啦」,晚上八時,胡穗珊在記者會正式宣布棄選,承認自己在民調的支持度低,希望選民能夠將選票轉投其他撐基層、撐弱勢的候選人,並兩度向支持者鞠躬致歉。

「街坊還願意相信我嗎?」

「誰願意去背負呢?因為會辜負好多人的嘛!我是真心想去繼續做地區工作的, 如果帶着這個record,將來面對街坊,他們還會願意相信我嗎?」胡穗珊說。

什麼是大局?

誰不想像某些網絡評論員那麼「簡單、純粹」?聽說超區的陳琬琛宣布退選後,在電話裏頭對支持者說:「你唔好喊啦,我哋泛民一定要守住三席」。那是大局為重。在成為一個參選人之前,胡穗珊是工黨主席,也是民主派的一員,她要考慮的有很多很多:「也要看黨,也要看成個民主派的陣營;對於我們來說,大局是有更多公義的聲音入到議會,連結更多民間的力量,如果我們這樣做,會令到一些支持民主、和我們有接近理念的人有更多機會的,那這個便是大局。」

有人批評: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廿張名單,既浪費資源,又搞到選民眼花撩亂,胡穗珊扯高聲線:「我關注那些議題,立法會有無人做吖? 你數唔數到吖? 那你怎可以怪人不想去參選去帶入這些議題?」關注老弱女性照顧者是她的政綱,也是參選的起點。參選不是玩泥沙,有信念有堅持,如何會甘心半途放棄,所以當開始有人在網上向其他候選人點名呼籲棄選時,她心裏明白:「所以在我們的討論過程中,從來無出現過話其他人應該點點點,等邊個先啦;大家各有參選的理由,你唔會去怪別人,無得咁講。」

棄選人是自由的

常說香港「民主」、「法治」已死,只剩下僅餘的「自由」;那末至少這五名棄選人是自由的,不用明明想選卻不敢退黨甘於排第二,不用因為怯懦於「我唔想講啊」的暴力而敗走他國;憑一己的自由意志,堅持到最後一口氣,做正確的決定,慷應有之義。

時而世易了,記得從前,勸退是政治死罪,配票是政黨操控,不尊重選民。今天,棄選全大局,台下掌聲雷動。選舉是一個學習過程,候選人在學習,選民也在學習,比例代表制不變,參與者便要學習如何游走於制度之中,尋找一條出路。

如果一味守舊,依仗昔日的傳統大台盲目協調,今屆不會彈出新而亮眼的素人之選;但又如果完全任性地「簡單純粹」到終點,少不免要重演上屆某些選區的嘥票攬炒。香港的政治生態是多元也多變的,未累積到足夠實力的,回去養晦韜光,深耕細作,四年後捲土再來;倘若是你的時代來臨了,民意的祝福會反映在民調上,巴基之星要從後趕上,誰也擋不住。

從前自由地談率性,談理想熱血,今天也可以自由去講大局。落場操演數月,大家心裏有數,是進是退,協調還是攬炒,急流勇退抑或捨我其誰,是你的自由也是選擇。到了投票日,選民自會以手上自由一票去回應。

電話筒另一端,已經棄選的胡穗珊繼續叨叨絮絮她的政綱議題:「你會發覺很多弱勢社群,很多長者的照顧者角色,都是落在女性身上,我們社會覺得你是女人,你就是『老馮』做這些事,我們不需要畀錢你,不需要畀支援你,你是女人你的天職就是要照顧老幼,其實我一路很擔心,將來這些事情還有沒有人講呢?」

不用擔心,有朝一日當這些零收視的議題會走進議會,功成之中必會有你。

周日話題﹕記第一個自願棄選保大局的人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904/s00005/14...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41

壹週刊「復活」!即爆林鄭大鑊!?

D100+ was live.
13 hrs · 

【左右大局LIVE--李慧玲、余若薇】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0

The price of vegetables will continue to rise by 30 to 50 per cent before the Lunar New Year, a spokesperson for the Hong Kong Imported Vegetable Wholesale Merchants Association said.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1

Opinion: Kong Tsung-gan breaks down why 黃之鋒 Joshua Wong羅冠聰 Nathan Law and Alex Chow would be classic, and deserving, Nobel Peace Prize nominees.

"They are young people taking the future of their society into their own hands and collaboratively leading ordinary citizens in the long, hard, nonviolent struggle for democracy and self-determination... [T]he dictators in Beijing are terrified of these brave, articulate, and passionate young people."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1

Ji Sizun was detained in October 2014 after openly supporting Hong Kong’s pro-democracy Umbrella Movement protests. He was jailed for 4.5 years.

Ji’s lawyer Ji Zhongjiu told HKFP that his client is recovering from a stroke and is suffering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s well as high blood pressure and diabetes.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2

"This Court of Final Appeal decision proves that it was completely wrong for the government to seek an appeal over the sentence. It also made several idealistic young people go to jail for no reason," 民主黨 The Democratic Party lawmaker Ted Hui said.

"Why are you taking young people to task, and those who are striving for democracy - is it your mission to put them in jail?" he asked 林鄭月娥 Carrie La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3

"Even though we deleted the related inform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 we know this has hurt the feelings of people of this country," Mercedes-Benzsaid.

The post "published extremely incorrect information, for this we are sincerely sorry."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7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has slammed Apple's "readiness to accommodate China's authoritarian regime."

The precedent set by Apple could encourage Beijing to seek concessions from companies such as Google and Facebook — posing more dangers to those who defend press freedom, it added.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8

Lawmaker 涂謹申 James To sai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should have pushed harder, instead of just sending one letter to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You waited for a year - did you even write a second letter? You didn't. You are not performing your duties," To told the government's security chief.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6:59

Businessman Kenny Wee is suing media giant Next Digital for allegedly failing to uphold its side of the bargain in the terminated sale of Next Magazine.

“No idea [where] he is going with this, but if he is in funds give us a call," Next Media's Mark Simon told HKFP.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0

公民黨 Civic Party leader Alvin Yeung 楊岳橋 said Lau Siu-kai's remarks were "ridiculous and dangerous."

民主黨 The Democratic Party Chair Wu Chi-wai said his comments suggested he wanted all politicians to self-censor: "The political red line [of Beijing] will never have a model answer... The goalpost is being moved as they wish."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1

The IFJ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report noted that at least 100 journalists were attacked during the 2014 Umbrella Movement and later during the Mong Kok unrest in 2016.

It mentioned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s election, the sudden axing of TVB political satire Headliner from its original schedule, the harassment of Sing Pao journalists, threats sent to HKFP staff, and the SCMP’s deletion of a column linking Xi’s right-hand man with a secretive investor.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1

China acknowledged Tuesday that Swedish book publisher Gui Minhai was in custody under criminal law, brushing aside Stockholm's protests after he was seized under the eyes of Swedish diplomats last month.

Sweden,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called for his release, but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given scant information about Gui's legal status.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2

HKFP_Live: http://bit.ly/2EiGBGV #HongKong democracy activists 黃之鋒 Joshua Wong羅冠聰 Nathan Law and Alex Chow are free to go after their jail sentence appeals were heard just now at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They were jailed last year over an Umbrella Movement protest. Skip to 1:45min for English.


 
Play
 
 
 
-8:29
 
 
 

Mute

 
 
 
 
 
 

Additional Visual Settings

Enter Fullscreen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3

“China’s actions were in contravention of basic international rules on consular support.”

Foreign Minister Margot Wallström said the “brutal intervention” against Swedish consular support for Gui Minhai last month took place “despite China’s repeated assurances” that the bookseller “was free at that time.”

Stockholm on Monday condemned Beijing over the “brutal” seizure of its citizen and bo publisher Gui Minhai in mainland China while being accompanied by Swedish…
 
HONGKONGFP.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7:04

"Looking at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past year it would seem that Gui Minhai has been released but does not enjoy true freedom," Lam Wing-kee said.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8:24

【#311|香港民主法治 vs 北京全面管治】

「全面管治權」之下,港人無權,人大話事,不談法治。

過去三年,北京施行的「全面管治權」不斷擴張。先有「人大釋法」DQ立法會議員;後有「人大決議」,繞過《基本法》,令大陸法律借高鐵「一地兩檢」在港實施,打開憲制缺口。如今《基本法》全盤萎縮,無力約束北京政府權力,無法保障港人的政治權利,法治逐漸崩塌,「一國兩制」敲起喪鐘。未來數年,港人勢要對抗「23條」立法,全民捍衛政治及公民權利,不容法治淪喪。

面對專制壓境,港人必須把握3.11補選機會,作出抉擇,打倒代表北京「全面管治權」的保皇黨,向北京及國際社會重申:民主與法治才是香港的未來,不容「全面管治權」僭越《基本法》。

故此,今次補選不單純是議席的競爭,而是香港高度自治與中共全面管治之間的選擇,更是香港人和北京利益之間一次重要的對決!

◤回帶:「全面管治權」時間線◢
 ̄ ̄ ̄ ̄ ̄ ̄ ̄ ̄ ̄ ̄ ̄ ̄ ̄ ̄ ̄
2014年6月,國務院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以「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定義「高度自治」;

2014年8月,「人大831」為普選「落閘」,即未來的特首「選舉」只能在小圈子提名委員會篩選下進行;

2016年10月,港府借「宣誓風波」提呈司法覆核,人大隨即為《基本法》104條釋法,最終六名議員被DQ;

2017年7月,主權移交20年之際,習近平訪港發表「全面管治權」,「一國」先於「兩制」,強權北京治港的全盤「話事權」;

2017年11月,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訪港演講,重申「全面管治權」,北京對港實行由上而下的憲制性管治,直接受北京的領導和監督,同時指明「23條」須盡快立法。同期,人大通過「國歌法」,並以「全國性法律」的地位寫入《基本法》附件三中,命令港府立法執行。

2017年12月,人大通過「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繞過《基本法》第18條的限制,連「釋法」也懶得做,直接以「人大決議」發落《基本法》,容許大陸法律在香港西九高鐵總站實施,打開「一國兩制」的憲制缺口。
_____________________

姚松炎 Edward Yiu

23 hrs 支持姚松炎:恆生銀行 236-444-139-001
 1 person,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8:25

【讓更多日本人認識香港】
東京電視台一個叫「未来世紀ジパング」的資訊節目,由四年前開始就一直有跟拍我的活動-傘運、第一次到日本演講、組黨、替聰助選、與黃之鋒到東京開記招、被捕、參選,他們都有紀錄下來。

今天,我收到來自節目導演的訊息,指其中一集入選第九屆「座・高円寺」紀錄片節。對於很多像導演一樣,一直努力把香港人爭取民主的事情傳遞給日本社會的人來說,這是很鼓舞的消息。不論這齣紀錄片最後能否獲獎,這也是個好機會,讓更多日本人知道香港人正面對的壓迫。

「座・高円寺」紀錄片節網站:http://zkdf.net/【加入成為義工】www.demosisto.hk/joinus

 one or more people, people standing and text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8:32

林鄭表示法官沒有認為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是錯誤,但判詞第106段明確指出,這些申請應該被拒絕。律政司當初無理提出覆核,導致今天市民的示威權利變相被收緊,政府應該承認責任,而不是強行辯稱自己沒有錯誤。

//106. In these circumstances, the applications for review of the particular sentences imposed on the appellants should have been refused.//

//林鄭稱,已預計非建制派議員就終院昨日判決發問,指許及部分非建制派議員對上訴得直的裁決「睇得過份簡單」,「裁決並沒有許議員咁講認為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是錯誤,裁決亦訂下一些準則,亦對上訴庭的在呢件事做的工作有些認同。」//【支票捐款】把抬頭寫上「AU NOK HIN」的支票郵寄至鴨脷洲利東商場二期403號舖(請註明選舉捐贈)

*捐款港幣999元以上必須透過 http://m.me/nokhinau 提供姓名、地址及電話以便申報,否則該筆款項不能作為選舉用途,需要轉捐慈善團體。

「雙學三子」2014年衝入公民廣場案的刑期覆核上訴,終審法院昨天推翻上訴庭的判決,裁定三人上訴...
THESTANDNEWS.COM
 
 
 
【轉賬捐款】015-521-88-11584-7東亞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8:47

 
「感覺就像 — 當我決定定居香港,就會覺得這是我家,我要把它修理好。我不想令自己後悔,所以會更關心這個家。」司馬文「關心」這個家的方法是:成立「創建香港」,致力改善城市規劃、設計並提升香港居住環境和生活質素;又參與海濱規劃,以至決定從政,參選區議會、立法會。//

//"After I decided to stay forever, I have been treating Hong Kong as my home. I want to fix it as I don't ever want to regret my decision." said Paul Zimmerman. The way Paul went about this was to establish Designing Hong Kong, focusing on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 and on improving our living quality; he engaged in harbourfront planning, and later joined politics by participating in elections for the District Council and LegCo.//

提起司馬文,大家或馬上憶起一個畫面 —— 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有個「鬼佬」在國慶酒會上舉起...
THESTANDNEWS.COM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9:12

雙學三子上訴得直 歐洲議會議員:香港民主一絲希望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早前就刑期提出上訴,終審法院昨日判三人全部上訴得直,但指出上訴庭加刑時的新量刑指引正確,只是不能追溯至之前案件。歐洲議會中國關係代表團主席兼歐洲議會議員Jo Lienen,昨日發表聲明,指三子上訴得直,是香港民主的一絲希望(a ray of hope)。

Jo Lienen指,雖然在北京的強大壓力下,判決仍顯示民主與法治仍然在某方面看運作良好,他希望判決能促進關於香港前途的民主對話。不過,Jo Lienen亦提醒,不要忽視北京對民主架構尤其是言論自由的不斷施壓。

「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早前就加刑提出上訴,終審法院昨判三人全部上訴得直,維持裁判法官的原審裁決。雖然終審法院推翻上訴庭改判三人6至8個月的刑期,但認為上訴庭的指引正確,只是上訴庭發出的指引,不應追溯至本案。雙學三子在庭外見記者時表示,雖然他們不需重返監獄,但此裁決並不值得慶祝,因終院完全接納上訴庭對公民抗命的判決,為公民抗命劃下了嚴苛指標。

圖:李卓人facebook專頁

圖:李卓人facebook專頁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9:14

梵蒂岡高層:中國捍衛人類尊嚴 國民是教義「最佳執行者」

/立場報道2018/2/7 —

 

 

有傳中梵已就內地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引起外界高度關注。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Bishop Marcelo Sanchez Sorondo)近日接受媒體訪問時,就對中國讚不絕口,甚至形容中國人是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

索龍多日前接受西班牙文媒體《梵蒂岡內部通訊》訪問,內容獲《天主教先驅報》、《天主教新聞通訊社》翻譯成英語。從該等英語報道可見,索龍多透露自己近期曾到訪中國,發現中國人都在努力工作,「我發現了一個非凡的中國,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國的核心原則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就如保羅所說:『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他批評自由主義思想破壞了「共同利益」的概念,讚揚中國人仍然願意致力尋求共同利益。

他形容中國沒有簡陋的貧民區,亦沒有青年吸毒問題:「你沒有貧民區,沒有毒品,年輕人沒有吸毒。而這裡卻有積極正面的民族意識,他們希望表明,他們已經作出了改變。」

索龍多大讚中國一直在「捍衛人類尊嚴」。在氣候變化的領域上,中國「承擔著別人已經放棄的道德領導」。他反斥美國以經濟主導政治,「怎麼可能讓石油跨國公司控制(美國總統)特朗普呢?」

索龍多被指與教宗關係密切

索龍多身為宗座科學院院長,被視為是與教宗關係密切的梵蒂岡高官。他在去年8月到訪中國,當時大陸官媒引述索龍多稱,「教宗方濟各愛中國、愛中國的人民與歷史,希望中國有美好未來」,言論被視為是教廷向中國釋出善意。

本月初路透社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指,有關教廷同中方任命內地主教的框架協議經已準備就緒,能夠在數月內簽署,為雙方關係帶來歷史性突破。不過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指中共正更嚴厲限制宗教自由,若梵蒂岡為此達成協議、祝福分裂者,就等於出賣了中國的天主教,以及有報道指教宗並未有參與與中方的談判。陳日君又確認教內傳言,指梵蒂岡要求兩名中國主教辭職,讓位予中共承認的人選。

相關報道:

天主教先驅報天主教新聞通訊社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9:16

【三子上訴得直】律政司稱裁決顯覆核決定不涉政治動機 張達明:取巧及偷換概念

/立場報道2018/2/7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早前就刑期提出上訴,終審法院昨日判三人全部上訴得直,但指出上訴庭加刑時的新量刑指引正確,只是不能追溯至之前案件。律政司隨即於昨晚發聲明歡迎裁決,指由判詞可見,法庭只從法律角度處理案件,因此任何指律政司覆核申請是基於政治動機的說法,「是毫無根據和出於誤解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今早在電台節目上批評,律政司的回應取巧及偷換概念。張達明表示,同意終院今次純粹基於法律原則去處理案件,但這並不代表律政司當初向上訴庭提出刑期覆核的決定並無政治考慮。

律政司昨晚大約9時許發表聲明,表示歡迎終審法院裁決。聲明指,終院的裁決確認上訴法庭所傳達的信息正確,非法集結中所涉及的暴力不會被容忍,在未來亦可招致即時監禁。聲明又指,從終審法院的判決以及判詞理據可見,法庭只從法律角度處理此案,「因此,任何有關指覆核申請是基於政治動機的說法,是毫無根據和出於誤解的」。

張達明今早出席商台節目時批評,律政司的回應取巧及偷換概念。張達明表示,同意終審法院這次是基於普通法原則,以純粹法律的角度去判案,但這不表示當初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沒有考慮到政治因素,「係兩回事嚟。」

張達明指出,有別於過往做法,律政司當初向上訴庭提出刑期覆核,其焦點並非要求法庭為日後同類案件定出量刑指引,而是開宗明義要求法庭推翻下級裁判官就「雙學三子」的判刑及要求加刑,而終審法院昨日的裁決也明顯認同此做法有誤,並指出上訴庭不應重審案件,上訴庭亦沒有權限取代原審法官考慮的量刑因素。

張達明又質疑,律政司一直未有就路透社指稱,高層檢控人員原本不建議就案件進行刑期覆核,惟時任律政司長袁國強堅持上訴的指控。他認為終院的判決並未能為律政司決定有政治動機之嫌辯解。

張達明:終院判決確立新量刑指引無追溯力

張達明於節目上解釋,終審法院的判決確立上訴庭的新量刑指引並無追溯力,因此並不適用於罪行行為發生在發出新指引前的案件。他指,終審法院昨日雖確立了上訴庭訂立的量刑考慮因素及指引,但原審法官在處理實質案件上仍有酌情權考慮不同因素以作出適當判刑,昨日的判決不代表日後所有同類案件都必然會被判處數月監禁。

不過張達明亦提醒,判詞確立了一個重要原則,即若日後大規模群眾示威活動涉及暴力,即使暴力程度輕微,在新指引下,法官在判刑時都必須首先考慮刑罰的阻嚇性,同類行為在日後被判處社會服務令的機會將會減少。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2月08日 09:19

 

北京操縱香港立法會補選

 
2018年1月28日,公民廣場外《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2018年1月28日,公民廣場外《香港人要Plan A》集會

【文:抵抗(中國勞工論壇)】

作者按:原文刊於中國勞工論壇;此文章在1月29日(星期一)修改

香港眾志的周庭被禁止參加三月的補選,並可能會有更多參選人被取消資格。去年,六名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資格,今年三月將補選其中四個議席。獨裁中共開始禁止泛民候選人參加立法會補選,令許多人的擔憂變成事實。這是中國政府以逐步的政變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最新一步。

21歲的周庭是香港眾志的發言人。在北京的命令下,香港政府取消了她參加補選的資格。港島的席位是去年眾志主席羅冠聰被取消議員資格之後出缺的。周庭如果參選,幾乎一定可以勝出。3月11日補選的另外三個席位分別來自九龍西和新界東這兩個直選選區,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香港立法會的70個席位有一半屬於不民主的功能界別,功能界別的35名議員大多只從大企業和專業團體中選舉產生。

羅冠聰等六名議員在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議員資格。該六人反對中國政府打壓香港民主權利,所以中國政府和港府便指使法院,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事後制定的一項規定,裁定六人宣誓不夠「真誠」,取消了他們的議員資格。事實上,宣誓就任時在誓詞中加入「民主」和「普選」等字眼以示抗議,早已成為部分反對派議員的傳統做法。

消滅「激進派」

去年,羅冠聰、黃之鋒以及另外14名民運人士因被控「非法集結罪」而入獄。當局是有計劃地從各個方向同時夾擊民主派,以圖令香港的激進派無法再參選。因為任何人只要被判入獄超過三個月,五年內就不得參加選舉。

其他激進民主派政黨,也是政治打壓的目標,,其中包括社民連。該組織成員被判入獄、被取消參選資格,整個計劃就是要阻止他們進入立法會。政府希望通過阻止激進民主派獲取議席而得到宣傳平台和財政收入,並希望通過將其主要成員判監,就可以剷除立法會中的激進派團體,只留下更容易操控的「溫和」力量代表民主運動。

香港政府在1月27日發布了一項聲明,以周庭「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為由取消了她的參選資格,而「證據」則是2016年香港眾志要求「民主自決」的創黨宣言。眾志和周庭否認呼籲民主自決等同於支持香港獨立,而且他們事實上也曾多次與港獨組織保持距離。但北京仍聲稱自決就是港獨,所以同樣「違反」《基本法》。事實上《基本法》並沒有禁止呼籲獨立,也聲稱保障言論自由。在傳出周庭可能會被取消資格的消息之後,眾志修改了自己網站上的中文版政黨簡介,刪除了「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的字眼。

許多人亦曾擔心另一名泛民參選人姚松炎也會被禁止參選。姚松炎是去年被取消資格的六名議員之一。今次他報名參加九龍西補選,直到提名期結束前最後一個小時才被選舉主任確認其提名有效。

在周庭被取消資格的當天,「政治中立」的選舉主任通過電郵向姚松炎提出四條問題,並告訴姚松炎他能否參選取決於他的回答。問題之一是,他是否接受人大常委會對於宣誓問題的釋法(也就是說他是否認同自己和另外五名議員被取消資格)。另一個問題是,他是否認同台灣獨派政黨時代力量所主張的「自主決定的權利」。之所以會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姚松炎在2016年曾受邀前往台灣,出席時代力量舉辦的論壇。香港的選舉法例並沒有允許當局對候選人做這樣的政治篩選。

1月29日,選舉事務處允許姚松炎參選。踢走周庭而接受姚松炎入閘只是當局的策略,以營造政府只是依法辦事的假象,從而避免更大規模的社會反抗。簡單來說,在當局看來,眾志比姚松炎更危險,因為姚松炎在DQ事件前的知名度是相對較低的。也有可能是因為(但並不一定),周庭/眾志被踢走之後激起反對聲浪,法律界內部和國際媒體亦有反對聲音,令當局不敢接連踢走兩個人。

但這並不代表政府不會禁止反對派參選,不論是「長毛」和劉小麗等被取消資格的議員,還是泛民頭面人物。相反,每一次新的打壓都代表政府在步步進逼:每次打壓一步,然後停下來等待抗議平息,接著準備下一次打壓。「長毛」和劉小麗失去的席位不會在三月進行補選,因為上訴庭尚未審理他們的案件。

選舉操控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的Pasha說:「周庭(可能還有姚松炎)被禁止參選是當局操縱立法會選舉的第二步。第一步是踢走六名議員,令2016年立法會選舉超過12%的選票淪為廢票。當局如此操縱補選,清楚地表明除非推翻現在這個腐敗、不民主的政府,否則香港決不會有自由公平的選舉。未來的狀況基本上已經確定了。」

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立即引發了激烈的抗議。眾志發出聲明稱,「褫奪候選人資格,剝奪市民基本政治權利,既不合法,更是完全缺乏理據……今次事件是中共對一代人的清算。」青年是當前政治打壓的主要目標。他們曾越過保守、猶豫的泛民政黨和領導人,直接開啟了雨傘運動。眾志的黃之鋒因為在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時違反法院禁止令,於上周再次被判監。他說政府已經在加強對反對派的箝制與打壓:

「兩年前主張港獨才會被取消參選資格,但現時主張前途自決亦會遭取消資格。沒有人知道北京是否會重新劃定界線,令所有反對廿三條立法的泛民人士都會被取消參選資格。」

我們需要認真對待黃之鋒的警告。除非能夠夠建設起一場能夠擊退政治打壓的抵抗運動,否則將來反對廿三條、或者反對人大831決議及其確立的假普選框架的人也會被禁止參選。

步步為營的打壓

當局在今次事件中的聲明充斥著謊言。2016年,羅冠聰並沒有因為眾志的創黨宣言而被禁止參加立法會選舉,還成為過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員。後來他只是因為所謂的「宣誓無效」才被逐出立法會。

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當局引入一項新規定,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承諾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有三名參選人因為拒絕簽署確認書而被取消資格。另有兩人雖然簽署了確認書,但因選舉主任「不信納他們實際上有意擁護《基本法》」,同樣被取消了資格(與今次周庭的遭遇如出一輒)。這五人全都來自支持港獨的本土派。當時當局正在試水溫,所以打擊目標只是一些邊緣人物,大部分本土派候選人還是得以參選。

如果當局在2016年時禁止眾志成員參加立法會選舉,或者更廣泛地清除「激進派」候選人(例如在當選之後被取消資格的那些人),就會引爆大規模的群眾抗議,進而導致建制派在選舉遭遇大潰敗。在那場選舉中,反對派得票率從56%增加到將近60%,成為建制派20年來最嚴重的選舉失利。建制派依靠功能組別才得以在立法會內維持40席對反對派的30席。我們當時就解釋說,這樣的選舉結果明顯是受到2014年雨傘運動的影響。

「群眾行動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當局竭力想為政治打壓披上「合法」的外衣,但是受騙的人越來越少。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的王松蓮說得很清楚:「即使香港政府提出扭曲的法律論點以支持其禠奪周庭參選資格的決定,仍無法掩蓋背後的政治意圖:這是北京再次削弱香港高度自治的例子。」

1月28日晚,2,000人在政府總部外抗議。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再次呼籲全港罷課罷工一天,只有這個武器才有足夠的力量挑戰日趨嚴厲的威權打壓。上週,浸會大學300名師生抗議,反對校方將兩名反對普通話考試制的學生強制停學。這批抗爭的學生是一個重要的群體。他們可以通過組織全港罷課,來引領整場捍衛民主權利的鬥爭。

周庭被踢走之後,民主黨前成員區諾軒可能會代替她參選。但區諾軒同眾志沒有聯繫,而且他的政治立場與眾志支持者也並不一致。可以說,眾志支持者已經被剝奪了公民權。當局拋出一個又一個新的不民主規定以操縱選舉,所踢走的不僅是激進反對派團體,還有支持這些團體的數十萬選民。為了阻止建制派當選,這些團體被迫將自己席位和選民讓給「溫和」泛民,因為後者還沒有被北京篩走,但是許多親民主的選民已經越來越不相信、不支持這些「溫和派」。

在2016年選舉中,「激進派」得到了25%選票(56.7萬票),當中包括許多不同的團體。它們雖然在意識形態上千差萬別(從溫和左翼到極右本土派),但在反抗獨裁中共的威權統治方面比「溫和派」更具戰鬥性。香港眾志等團體除了反對現在的威權統治之外,並沒有很多其他的主張。它們之所以能夠崛起,是因為軟弱、缺乏鬥志的傳統泛民政黨讓群眾越來越失望。雨傘運動之後,由於沒能迫使政府在民主上讓步,這種情緒更是進一步加重。

社會主義行動的Pasha說:「自雨傘運動之後,政府明顯制定了一個策略。他們利用政治篩選、取消資格、政治檢控和判監等一系列手法,企圖拿走抗爭路線的社運人士開刀,繼而扼殺整個民主運動。這也是為重新推動廿三條立法做準備,從而將香港政治制度徹底『大陸化』。只有堅決的群眾抗爭,例如罷工,才能阻止政府的陰謀。」

如何重建群眾鬥爭?

自從這場威權打壓攻勢開始之後,泛民領導人只是在口頭上抗議,而沒有任何實際的反擊行動。他們是在繼續雨傘運動時的做法──當時他們一面勉強地表示「支持」雨傘運動,另一面提防「激進主義」、想辦法遏制運動。

泛民也以類似的態度對待補選。儘管很明顯當局完全有能力利用更卑鄙的手段操縱選舉結果,泛民卻仍把補選當做一場普通的選舉。當局的打算是,就算建制派參選人沒能勝選(六個席位中有五個是建制派幾乎不可能勝利的),也不能讓這些席位落入「激進派」手裡。

因為選舉主任是以香港眾志的政綱為由踢走周庭,所以實際上等同於整個眾志都被禁止參加選舉。由於對局勢缺乏清晰的認識,許多社運人士對此感到震驚。泛民花了諸多時間閉門討論「Plan A」、「Plan B」和「Plan C」,列出一系列後備參選人,而不是去發動群眾抗爭,也沒有警告人們補選受到操縱,而且這將成為未來立法會選舉的「新常態」。

早在去年7月法庭取消四名議員資格之後僅僅一周,我們就警告說,補選會被政府操控,所以儘管補選很重要,但我們不能把它當作鬥爭的主要或者唯一焦點:

「接下來的補選可以預計會是十分不民主的,當局會禁止部分甚至全部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再次參選,又或者讓全部補選同時執行,令選情對建制派更為有利,使反對派更難在補選中扳回損失。」(中國勞工論壇,2017年7月21日)

我們在去年刊登的文章:《發動群眾運動,抵抗立會政變》➵

實際指揮政治打壓的獨裁中共,不想看到補選推翻去年清洗立法會的成果,因為這會是令中國當局難堪的政治失利,而且取得勝利的群眾有可能向威權統治發起進一步挑戰,例如反抗現在政府對大學校園民主權利的打壓以及廿三條立法。

要想成功抵抗政府對民主的打壓,唯一的辦法是建設大規模公民抗命運動,而且這場運動必須看清當前政制的真面目、並得出必要的結論。雨傘運動儘管具有巨大的潛力最終卻失敗,是因為它一面倒迷信佔領行動,好像單靠佔領就足以打敗中共獨裁政府。不管過去還是現在,運動都沒有就罷課罷工進行過認真討論,例如從學生罷課開始,進而建設全港罷課罷工,要求這個非民選而且操控選舉的政府下台。

這場運動也需要提出以下訴求:立即自由公正地選舉真正的人民議會,取代現時不民主而且沒有實權的立法會;組建為工人階級、也就是為大多數人服務的政府,施行徹底的社會改革,興建可負擔的公屋、實行租金管制和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大幅增加工資,並徹底打破少數資產階級富豪對香港經濟的掌控。這樣一場運動會像核爆一樣撼動中國,鼓舞久經壓迫的中國群眾加入反抗威權統治的鬥爭,然後局勢會徹底改變。

「全球聲援香港」運動

「全球聲援香港 反對政治打壓」是社會主義行動主力發起的一場運動,尋求國際上的工人和青年組織聲援香港。去年10月,我們發起了全球22個城市的抗議行動,包括德國柏林、斯里蘭卡科倫坡、加拿大溫哥華等,在國際層面上向中共施壓。德國及愛爾蘭的左翼國會議員,墨西哥、南非和英國的工會領袖,以及很多社會主義者都有網上聯署,反對中共對香港的政治打壓,捍衛中港的民主權利。

簽署聯署信

 

L

Liberphile - 2018年02月08日 09:32

timcheung兄,三年多前我的貼文,難得你還記得,謝謝! 儘管香港的現況不理想,很高興你仍然認同我的看法,並堅持每天為公義發言,兄台孜孜不倦的奮鬥精神,令人敬佩,多一個像你的香港人,香港的前途便多一點希望!我個人對『香港不會死』的信念至今沒有變,支持民主自由的港人,他們最大的敵人不是北方那個獨裁專制政權,而是心中認定香港已死那種絕望想法。NO!一定不可讓自己心死,絕對不能放棄任何香港可以變好的希望,因為心一死便萬事皆休,放棄希望無異自判極刑。保持正面信念是應付逆境不可缺少的第一步,正面信念催生正面態度,正面態度激發正面行動,正面行動有助達成正義目標,以上四點,凡有志於捍衛自由香港及獻身於民主運動者,切記之!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