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David's 的頭像

獨立財經觀察兼操刀人。

股市下跌不代表經濟玩完,亞洲地區仍會興旺

先update一下市場,再說回地緣影響。

道指週五跌660多點,而且是在職位增加比預期多,因而引起對聯儲局增快加息的預期下出現,不少以此為據,認為將有債券因捱不了貴息違約,或公司籌錢擴張成本大漲而收縮,或不管賺蝕將call margin不斷而踩跌市場,或各國因之發窮惡而大打出手,因而出現連鎖反應,令到不論股、高息債、房地產、商品,乃至真實生意,都會崩潰。是以現在要大沽特沽去把握最後賺錢的機會。

金融危機爆發因素未齊備

這個情景的邏輯並非不成立,而此現象亦並不會發生,但是要套用到現時的狀況,就有點牽強。

要連鎖反應,關鍵始終落在銀行身上。銀行要槓桿高,安全資產少,再加上資金成本一路上升,這樣任何資產出事,都可以令銀行就算少少撥備,都要想盡辦法籌錢去填氹,乃至必然有其他客戶被逼提早還錢和加保證金,並令到原本不受影響的資產也受拋售套現潮波及而也大幅下跌,進一步影響其他生意和個人的週轉,這才會最終造成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

現時就美國銀行系統而已,核心資本充足率都超過10%,槓桿比率一般在9-15倍範圍內,個別如Morgan Stanley會比較高(約30倍),然而核心資本充足率也超過10%。簡單說,就是就算整體的資產比資本高很多倍,但是資產本身仍以較風險較佳的資產居多。沒錯,或許有未知的資產正爆破中。但如果單以股價加上股指期貨及期權的價格就定論現在大爆煲,未免武斷。事關太多因素尚未配合:銀行未過度借貸、聯儲局未放鬆監管(光看耶倫姨臨別秋波還是送Wells Fargo「大禮」可知)、加息速率其實仍然是睇餸食飯、孳息曲線未倒轉、樓市未逆轉、世界亦未有進入熱戰跡象。

如此一來,現時下跌更多是股市太超買,找借口來一個深度的調整而已。Long Put Stock Index Option的確抵炒,但未可做「世界末日」put;不然,在資本和資金尚足的情況下,調整得十幾廿個巴仙就突然向上,夾死一堆遲來或者貪勝的資金就不好了。

亞洲勢力多頭鬆散反而是優勢

上期講完了美國以本土利益優先後,對歐洲那邊的影響。是時候也說說對亞洲這一邊的影響。

跟歐洲那邊最不一樣的是:亞洲這裡既沒有像NATO那樣的以美國做老大的集體安全組織,也沒有像歐盟那樣以德法為首而高度融合的經濟體(連分手都難)。

也就是說,亞洲儲國在國防、外交,和經濟層面上,並不像歐盟那麼高度整合,也不那麼仰賴美國的參與。乍眼一看,一個沒有高度整合的市場,就欠缺足夠的規模和吸引力、跨境的成本上升、資金和人流的分配效率也降低,更不用說一個個細小的市場和國家在跟遠比自己強大的對手談判時,因欠缺籌碼而被大資本大國魚肉。集體談判(合縱)對小國集團一般而言是比多個小國自行雙邊談判有利。

不過,高度整合,不是光靠共識和規則就成,沒有大佬做核心,有需要時援助及仲裁,保障組織運作順暢,就甚麼都做不了。這方面,歐洲在軍事上以美國做大佬,並且通過軍需採購、給美國融資和個別產品的進入歐洲來交保護費,而圍內負責經濟上「收數」、「分配」和「上繳」的自然是如法德等國。這個關係互相分工又互相贖買,是會比亞洲的情況有效率,也令歐洲小國和大國之間比較能夠共存:事關誰都沒有足夠武力逼對方全面屈服,最多也只能在政策框架上拉扯以達到妥協。

可是,美國一減弱角色,要麼就找其他大佬—但無論俄或中都不能得到所有歐洲國家信任;要麼就在圍內找大佬—可是這就把歐盟賴之以團結各國:大國和小國誰也不能勉強誰,也因此誰也不能奪取誰的餅,並都鼓勵自由貿易的原則打破。更大能力負更大責任,反之就是負更大責任的有權要求更大的利益。這就鼓勵各國重新以自己而非歐盟一員去追求利益,甚至是暗通大國的對手以自保。偏偏歐盟市場已經高度整合,這種做法帶來的動盪必然劇烈。又由於牽涉議題又廣又深,這樣令議判妥協更難。縱然精英達到共識,去到民間自會衍生大量矛盾,並通過各渠道壓逼精英放棄妥協而企硬,結果會令組織的行動追不上變化,也令投資者和企業家卻步。

相反,低度整合的亞洲就無此煩惱。

利用大國之間的矛盾圖存

亞洲有不少組織,但就算如東盟這般,既沒有集體安全責任,也沒有完全融合的市場,更多只是多了一個溝通合作的平台,具體政策還是一件還一件,一國還一國個別決定。如此一來,如果只有一個超強可以交易,鬆散組織固然就好容易被欺負;但是多過一個強者的話,而且不同範圍有不同強者的話,也就是多了很多搏奕點,東家唔玩玩西家,弱者反而可以利用強者之間的矛盾找著數。而又由於散碎,無法做到控制一兩個核心國家就控制全部,強者之間永遠都在爭靚爭著數中,於是弱者只要朝三暮四,乃至狡兔三窟,反而有利保持自己的自主和自立,不致被大國擺佈。

至於弱者之間,既然同時是競爭者又是共同利益者,較鬆散的聯盟,反而有利交換利益,援解矛盾。再說,正如強者也無法通過控制一二國家就影響整個同盟一樣,弱者再互相傾軌,也只能短暫地「話事」,而且代價不少:失去大量支持力量不說,光是要承擔做大佬的責任,就已經足以令開支大增,兼且頭暈身㷫 。既然如此,何苦爭做大佬?還不如把聯盟/跨國組織當成交易平台,交換消息和利益,然後看甚麼議題值得合作的就合作(尤其屈老大的時候),其餘各顧各,減少不必要的磨擦,並保持靈活性,繼續吸引外資來投。

另一方面,不論美俄中、歐英日韓台星之類較有銀的地區,不是本土人口老化活力欠奉,就是面對轉型而尚未成功。這段時間特別需要發展中的地區,既作廉價勞動力供應者,同時當這些市場步入中產化後,又可以成為新一波消費力的來源,成為有銀地區搵錢之地。更不用說,幫助中產化本身也帶來很多貿易和投資機會。在這種情況下,亞洲區本身就會興旺。而在整個亞洲區內,政治相對較穩定,沒有戰爭,基建和基本教育水平也算可以的,就是東南亞。尤其又與整個亞太區毗鄰,順帶把東亞、澳紐、加拿大和部份南美國家都捲入(東盟和TPP11),整個地區相信能夠利用美中搏奕而同時在政治和經濟有所得。加上一個油氣管道覆蓋全歐亞大陸和北非的俄國也插旗,資金源源進入東南亞,機會極多,而且不管美國孤不孤立都一樣受惠。情形會比同屬亞洲,卻經常有戰爭的中東地區好。南亞資金投入也會多,但因為其平均教育水平和基建較弱,除個別行業外,相信要進入全區中產化仍須時間,但是個別行業仍因外貿和投資而向好。

注意各小國的權力轉移

至於地緣風險,在亞洲區,與其把目光放在美中角力,還不如放在每個國家的權力轉承上。不論新泰王、昂山素姬、李顯龍(2nd term)、杜特爾特、金正恩、文在寅等等,還有今年要選舉的馬來西亞總統和俄羅斯總統,都要想方設法贖買民意和能組織影響民意的團體,也既吸引所謂的「豪強」投資,卻又防備打壓他們。這種種都會影響他們的政策,同時也會引起對應。對應若不恰當,就分分鐘內亂,如此想搵錢都幾難。大國們也會利用這些混亂去插樁入內,以圖建立親自己的政府,讓其政策和項目的利益都向自己傾斜。這也因而影響投資者的決定—不論直接投資當地生意還是投資與之相關的貨幣或証券。

2018展望之三

【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