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David's 的頭像

獨立財經觀察兼操刀人。

市場動盪乃表面,內裡比拼是規矩

上文所關注的兩週固然嚇到大家鼻哥竇冇肉;但剛剛過去兩週都唔弱:係玩到大家謝。短炒者若冇把握日線圖的反彈(特別係藥業股)以7日內賺廿個巴仙固然會「揼春」;貪勝不知輸,磨爛席唔走者,剛剛星期尾到星期一(美股)和星期二(港股)又再一次受到懲罰。但其實若果一直看著週線圖,尤其成堆oscillators,都未行完調整勢,起碼還有1/4程(約2週)才走完。而且走完後,一般都要波幅橫行一輪才有機會再上。即係話現在連炒上一個中期走勢的時機遠未到,急乜?

咁短炒炒落得唔得?得,但又睇下你用乜工具。買價外options/warrants,除非你計到好盡,身手好快,否則唔夠頂時間值,事關percentage-wise,就算由頂點計都係跌得15%都冇,加上risk premium,爆發力唔夠去抵消。價內則慢似蝸牛,炒來唔知為乜。反正短炒,最簡單仍然係index futures,逐點計數,望住週線日線圖的一大堆支持和阻力位落注,「fundamen圖」可以唔使睇。最儍係short options,無論buy或call,俾人chok你兩野即死。偏偏現在這種情況:沒有明顯爆鑊,又沒有明顯利好,消息又滿天飛,水頭又足夠給人揸強沽弱,不「震盪」到你頭暈眼花才怪。

剛剛提及揸強沽弱,係另一路數。Afterall,當你見到各大指數開始窄幅波動,拆開指數成份股內一睇,榮辱又互見,全球指數和各資產間又係此起彼落,消息又係好壞參半的話,揸強沽弱又係一條路。好似在一眾內險甚至連宏利都唔掂之際,偏偏同為保險業的友邦(1299)卻有力爬上(或至少沒跌得那麼快)。又或者一眾濠賭股中,其餘都較弱,唯銀河(0027)也是能夠爬上(或至少沒跌得那麼快)。醫藥股亦試過在其他股下跌時短暫反彈。揸強沽弱,只要雙方差價拉闊,則就算賭的方向錯了,只要兩者的相對強弱如料,仍然有錢賺的。

至於貨幣,最簡單莫過於持有英鎊、歐元、澳幣之類,其經濟悶而銀行體系無法擴張,是以造成貨幣供應不足,推高其貨幣兌美元的價格。日圓和人民幣,撇除短期操作因素,前者的銀行體系擴張未如後者,是以貨幣供應亦稍遜,相比會較強。同理,中國的銀行體系擴張亦未如美國,因此,人民幣的供應量亦不如美國,貨幣價格也會比美元貴點。而考慮到中國尚須投放不少資金在雄安、大灣區,和一帶一路上,對人民幣仍有相當需求,但現時人民幣的供應又未夠寬鬆,估計短期還有上升的拉力。只是,同理,在修憲後,新政府必須做出成積來,估計當中美在東北亞及互相開放市場上有點眉目後,中央就要放鬆信貸,增加投資。於是,中期看人民幣兌美元價格可以回落。

各種商品又如何?石油格局沒變,價格仍在60-65USD/barrel間橫行。黃金(和白銀)在現時的加息週期資產又未爆煲下,好難有運行。銅是最有意思的。純技術看,似乎是要轉橫行一陣子,再端視第二季經濟擴張速度如何。不過,總體計已打破自2011年起的跌勢。如果配合發呆的金價,銅/金比會否因此上升,預示通脹週期未完?如此其他資產價格又會否在大幅調整後重新上升,甚至在熱錢推動下進一步發瘋?

最近在讀一本書,William Bernstein寫的A Splendid Exchange: How Trade Shaped the World(台譯《貿易大歷史 》)。剛剛完成中世紀伊斯蘭和地理大發現時的葡萄牙部份,有些情況頗有意思。在中世紀至地理大發現葡萄牙闖進之間(約中國的晚唐至明代),印度洋貿易圈(連帶南中國海)基本上都由各伊斯蘭城邦組成的伊斯蘭體系主導。就算在宋和明初時期,宋有強勁的生產力,也有良好的航海能力,更有寬鬆的經商環境;而明雖然遠為封閉,但是永樂朝時,其海軍實力足以投射影響力到整個印度洋區域;然而,兩朝在麻六甲以東,也只光花費軍力去保護商船,卻連近南中國海一帶都無法主導貿易法則,惶論控制和封鎖市場。陸路亦然:蒙古帝國來勢凶凶,幾乎全滅伊斯蘭各國各邦;可是,不用半個世紀,除元部因統治中國部份須用其他手段外,其餘各大汗國都歸宗伊斯蘭並採取其貿易規則。而在元的部份,掌握貿易的,仍然是伊斯蘭商人。

這就有趣了:掌握了生產、消費、軍事,乃至文化也不遜色的宋元明帝國,卻在長距離貿易規則上全無掌控力;而只憑買賣抽水,過了征服時代後還自己打自己,整體軍力逐漸衰落的泛伊斯蘭世界,反而完全主導貿易規則,甚至滲入中國的港口城市。何解?

個人觀之:因為當代伊斯蘭能夠提供一套完整,清晰,當時來說算公道的交易法則。而且這套法則不受國家/民族所限,有普世性。甚至不信伊斯蘭教的地方,像在印度的信印度教的卡利卡特城,在互相尊重生活習俗下,都以伊斯蘭的規則交易。而這些規則寫在哪裡?就在可蘭經內。

當然,既然有句名言:規則是用來打破的。按理通過官僚/武力/法律/宣傳/貪腐等等手段,不是可以扭曲規則麼?而且由當時的文獻看,官員貪腐是「常態」。用錢行賄繞圈子總成吧。

關鍵在於:1. 如果已歸宗伊斯蘭的,則都信仰同一個神,這個神還在眾人(包括王和貴族)之上,而可蘭經又是廣為印刷流傳,且關於商業和財政部份其實有不少是取自(或改良)已行之經年的規矩,本身不單是一個體系,也是一個集合大量經驗的「大數據」,通過此套規矩買賣,交易成本最低,風險又最可控,這才會在印度洋通用。2. 就算未歸宗的,整個系統都已經運作暢順,又何苦跟錢鬥氣夾硬用自己一套?

可是,這就衍生另外兩個問題:第一,為甚麼同期的中華帝國和西歐各帝國也不能掌握印度洋和絲路,而伊斯蘭能夠?第二,為甚麼後來的荷蘭和英國能夠,特別是英國,但又何以更早發現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又不成?

頭一個問題,答案係地理帶來的影響。中華帝國的中原地帶可以阡陌相連,大片大片精耕細作的田地,加上極通暢的陸路交通和大運河,容許大規模的生產養活大量人口,並且足以養活大量官僚去監督和收稅。這套系統固然需要高收入去維持運轉,也需要大力打擊民間自治能力,讓民間盡量散沙化才好管理。但是,偌大的一個帝國,各地情況不同,自然也不可能只用一套規矩作精密管理。於是,強調人身關係的德治禮教,和強調靈活變通的官治潛規則會盛行。當然也不會有甚麼規矩真的可以在權力關係之上。但係,環印度洋和絲路既沒有這樣足量的田地養大量官僚,也不能打破部落/城邦制,不然就無法在脆弱的生態環境下生存。而既然要通過頻繁交易和流動才能生存—特別是要跟在遠方陌生人作長距離交易—就不可能沒有通用規矩。

那麼為甚麼威尼斯、熱那亞,甚至拜占庭也無法輸出其規則呢?歐洲不像那些地區的生態環境那麼脆弱,社會始終無法向更複雜的形式進展以適應更幼細精緻的分工、更頻繁的交易及更大的風險;卻也不像中華帝國那樣方便政府全面管治,框死各種的嘗試、發展和交流。簡言之,歐洲既能養出更複雜的社會,卻又不易同質化。於是,即使在當時,以威尼斯的實力之強,有能力壟斷東地中海的貿易,甚至影響鄂圖曼和埃及的朝政,卻沒有能力強逼歐洲各國跟隨自己的貿易規則,更不用說輻射至其他地區了。

第二個問題:去到荷蘭和英國,一則在他們出動前一兩百年,印度洋世界先給黑死病,後給葡萄牙大幅動搖伊斯蘭諸國的影響力;二則英荷這些國家突破舊組織規限,讓私人公司的組織和適應力大幅提高,讓政府和法律去服務和適應跑前線的商人,並提供保護,讓信貸系統能夠普及和通行。而執行上英國比荷蘭更集大成,英國的商貿體系得以在全球通行(後來由美國繼承和發展)。這兩個因素中,後者尤為重要:葡萄牙和西班牙純以暴力企圖長期剝削印度洋諸邦,王權又諸多干預,做不到互惠互利,是以其貿易體系難以生根,惶論主宰。

說那麼多歷史,不過是鑑古知今而已。要看中國能否在一帶一路上有作為,並非看中國有多少海外項目,也不是有多少海外華人,亦不是坐擁多少當地資產,更不是軍事力量有多大,而是能否跟相關各政府各機構共同建立出一套有普世性又有適應力的商業規矩,並依規矩而行。具體點,不論在處理貿易矛盾、東北亞集體安全,和南海行為上,能否提供有吸引力又有適應力的規矩。能夠做到,則一帶一路對小商人也會是商機。當然,就算不能建立,做生意為搵錢,不拘泥於只跟中國人做生意的話,那麼,銀兩匯聚東南亞,仍然是很有機會的。

 

【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所有評論

正道 - 2018年04月06日 09:44

除非美帝大幅加息,收緊貨幣供應,人民增加儲蓄,否則增加関稅也不可能減少貿赤,中美最終會以人民幣匯率為焦點,所以長遠來說,人民幣緩慢升值是大概率事件!

Chan David - 2018年04月06日 09:59

未必。人仔匯率一直係偽命題。人民幣兌美元,本身就不止人民幣一個變量。

正道 - 2018年04月06日 10:04

短期來講,影響匯率有多個因素,長期來講,有貿盈的貨幣不可能太弱!

正道 - 2018年04月06日 10:09

或者說,國民有儲蓄習慣的貨幣,長期來講不可能太弱!

O

Old Cake - 2018年04月06日 22:25

大陸隨時改朝换代,天下大亂,生靈塗炭,
民不潦生,事前就要儲錢,
中國夢,就係儲夠錢移民美國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