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如何浪費時間

四丶五月是蠶豆收成時段,種了頗多,天天吃仍然趕不上長大速度,上星期見大部分豆莢已足夠大,怕長得過大豆子變粉質,少了清甜味道,就把餘下的全數摘下,反正得騰出地方種夏天蔬菜。

 

摘下兩大籃豆子,要燙熟後逐粒去皮才好放冰箱收藏,於是找張舒服椅子,大盆豆子放右方小桌上,懷抱大鍋接納剝下的豆皮,左方另有大碗盛載去了皮的翠綠豆子,一切得舒服就手方便,知道要工作好一段時間。

 

靜心地剝豆皮,簡單重複的工序,不久腦袋便自動飄出不同念頭,一些想法,一些記憶,別人曾說的話,曾做的事,分析分類,思路意外的清明。

 

想的是浪費時間這觀點,這樣剝豆皮,可以看作浪費時間,但為了美食又心甘情願地做,且因是自己種植,又是每年兩個月才出現的季節性工作,覺得可以接受,若得天天如此,感覺自然不同。

 

想到去冬在香港,在頗冷的一月和朋友見面時,大家都說周末窩在家中,如何穿上厚衣也沒有暖和感覺。我笑說因為家人到來吃飯,得打掃地方,在那僅幾百平方呎地方,用點氣力洗抹一會,即時渾身溫暖,效果一流。

 

其中一位身在高位的愛爾蘭朋友,語氣略帶貶意地說,才不會浪費時間做那樣 低智( unintelligent)  的工夫。

 

自然她工作忙碌空閒時間不多,家中亦有傭人,不欲花時間做清潔工作十分正常。然而她的話中有兩點可以思考:浪費時間和低智工夫。

 

她仍在工作,得善用僅餘的少量下班時間,做覺得最重要的事情,不能明白退休後不用上班的話,天天有廿四小時任由自己使用,是何等豪華享受,可以做重要的丶喜歡的事情外,亦可兼顧其他很多不同類工作,視野會因此而廣闊些。

 

我並不樂於做清潔工作,可惜未能接受有位外人整天在家中走動,衡量下情願自己動手,將來體力差的話也許會請鐘點工人代勞。這是深思熟慮後所作的最佳選擇,就不用著眼工作是否浪費時間丶低智了。

 

自然時光寶貴,需要負責任做的工夫,亦得想想如何可以減少做,和做得快又好,這才是重點。

 

思潮回到多年前在意大利,探訪剛移居那裡的香港友人,朋友以前是事業女性,現在是家庭主婦和幫丈夫打理葡萄園,有三名小朋友。在香港時有傭人打理家務,有校車接送兒女,現在一切靠自己,說忙得分身不下。

 

她一面熨衣服時一面和我聊天,留意到熨好丈夫恤衫丶兒女校服後,繼續不停手飛怏地熨棉衣丶襪子丶內衣等,我終於忍不住問她,這些衣物真的要熨平嗎?她呆了一會兒,訕訕地說熨後穿上身舒服些。我估計是她以前的工人如此做,她想也沒想便照做。

 

我近年的選擇是不買得小心照顧如要熨的便服,最磨人是做時常重複的工夫,可以少做最妙。

 

在她家吃飯後,碗碟刀叉盤鍋一大堆,竟然沒有洗碗碟機。在香港,廚房細小又或有傭人代勞,沒有洗碗碟機很平常,現在她家廚房極大,又一家五口,怎能沒有裝置?

 

她想一想回答其實也只是每頓飯後洗一會兒,好快手做好。

 

我心算,每餐洗碗抹乾以十分鐘計,不多吧,一日三餐花了半小時,一個月洗走十五小時,一年消耗一百八十小時,等於七到八天的時光!誰人不想平白有多七丶八天可享用?小數怕長計也。

 

若她真的選擇穿熨得平直的衣物丶喜歡手洗碗碟的樂趣,那就不屬浪費時間。

 

有回朋友來探望,七歲兒子下樓梯時,小手摸著牆壁而下,朋友即時要他改為握著扶手,莫弄污牆壁。真的教導有方,要減少工作,絕對應以減少產生工作為首要,再看如何做得有效率。小心不弄污地方自然減少清潔次數。

 

我並不宅,但可以的話絕不出門,現在郵寄服務一流,反正郵差得天天在鄕內走一轉,網上買東西郵差送到門前,省下各人分別駕車購物的汽油錢丶污染和珍貴時間。

 

在默默剝蠶豆的時光中想到這許多,小時候學的句子亦浮現心頭,如鐵柱磨成針,現在盆內豆子漸空,有接近同樣感受;如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在擁有園地後才真正明白那情況;而校訓寸陰是惜,在那青春歲月也明白字面意思,是到了近年,以平常心計算,知道餘下的光陰遠較已流走的少,才有深刻感受,知道得好好珍惜。

 

 

 

所有評論

星斗市民 - 2018年05月31日 01:12

鄭兄,在下認為「時間是否浪費」實在於自己如何看法和運用。在現今廿一世紀,生活已經處於現代化、電器化、電子化,很多日常工作經已簡化和快捷了。可是有些人卻認為用古老方法、花多點時間、以手作來完成,才有滿足感和成就感,所以是見仁見智。在美國,因沒有年齡歧視,很多年過七八十歲仍然工作,賺錢已是次要,而最主要原因是他們感覺納悶、不安於呆在家中,所以就算沒有工作,都要參加義工行列,貼錢都要找點細藝,皆因美國慈善機構多的是,不愁找不到而浪費時間。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01:41

星斗市民 好,

對啊,若是自己的嗜好丶負責任做得做的工夫丶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等等,是自己深思後的選擇,無論做的是什麼都並不浪費時間。

星斗市民 - 2018年05月31日 03:08

鄭兄,同意觀點。其實在美國,因為在人道和人權方面很重視和保護,因此形成一些不思進取、懶惰成性的低端人,他們依賴政府各種補貼和救濟生活,不工作,這些人不止浪費時間、浪費青春,更浪費公帑;活在世上,毫無意義。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04:00

就像條拋物線, 兩頭總有極端的人, 而大部分都是在中央的平常人.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04:04

"..因此形成一些不思進取....他們依賴政府各種補貼和救濟生活,不工作.."

 

要那樣地生活, 也不容易, 不見得有什麼快樂可言, 不是大多數人的方向.

星斗市民 - 2018年05月31日 04:33

鄭兄,事實上「一樣米養百樣人」,相信此類人並不懂快樂為何物,只要活在其自我世界裡;生命亦沒有方向和目標,「做慣乞兒懶做官」,依賴成性,只求一餐半宿,生命得以延續便是。

e

escwan - 2018年05月31日 06:11

Time in a bottle by Jim Cro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uR96vc2Y3I

七月星 - 2018年05月31日 08:25

壇主,

這是一個很好的題目, 浪費時間. 從實用主義來説, 時間是用來生產對個人對社會有實用價值的產品或服務, 可以量度. 從而衍生出千百種利用時間的活動來建設社會和財富.

從哲學上去看, 是個人看時間的消磨所帶來的價值, 是一種過程, 一種感覺, 無法用經濟價值去量度. 即一種價值觀. 

 

as time goes by

https://youtu.be/4TK6oRC_HtE

黎自立 - 2018年05月31日 08:40

據我的經常出錯的知識;蠶豆好人都食壞,缺乏某些酵素的人更千萬別吃。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08:43

[[[...深思後的選擇,無論做的是什麼都並不浪費時間...]]]

 

可憐那些自以為「沒有浪費時間」的人,連靜下來深思也覺得是浪費時間.

 

甚麼是「浪費時間」甚麼是「低智」,只不過是人人衡量價值的角度各有不同.任要職者認為打掃地方是低智,那念頭方屬低智;要是語帶貶意,更見淺薄無文.

 

一豆一羹,欣而賞之,一行一止,修而養之.窗明几淨草翠天藍,從平凡處見不平凡,不是那些自命非凡者勝任優為的「平凡」事.

七月星 - 2018年05月31日 08:57

我們的前半生是實用時間, 不斷學習和生產市場價值最高產品和服務. 不重是否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活動, 因為很多興趣活動是沒有市場價值, 像家庭主婦的勞動價值到現在仍未能量化一樣. 

 

人一生下來, 便被時間綁架. 特別活在香港, 兩條腿是機械車輪, 連發夢也時會揮舞雙腿. 跟時間無法競爭, 完全被神服, 聽指揮. 

 

我常常覺得, 時間好像是我的影子. 與我形影不離. 帶著我衝鋒陷陣, 並肩作戰. 可是, 我有幾多次會顧影思考, 好好去看看她, 問問她, 你會不會感覺疲倦的?

 

哈哈哈, 她竟點頭説是倦了, 還把指揮棒交給我, 發達啦! 

石亦云 - 2018年05月31日 09:03

黎語錄 :  “蠶豆好人都食壞”

---

石仔批曰:

吓!

我估......

上帝手痕痕整蘋果,已經整出個大頭佛,變咗蘇州,

點會咁無厘瘩霎又整多單杰嘢食壞啲好人噃?

唔係吖嘛?

---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5月31日 09:19

黎兄說:相信是患有G6PD缺乏症(蠶豆症)者不可接觸、食用蠶豆.

蠶豆- 維基百科

:
  • 古希臘及羅馬認為蠶豆與冥界有關,認為不祥而不愛食用,並將蠶豆用於葬禮儀式。古希臘著名數學家、哲學家畢達哥拉斯還認為蠶豆裡有亡者的靈魂。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5月31日 09:22

據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植物圖像數據庫, http://libproject.hkbu.edu.hk/was40/detail?lang=ch&channelid=1288&search...

【藥理作用】血細胞中缺乏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的人在食入蠶豆或吸入其花粉後,會發生急性溶血性貧血。根含的5羥-尿嘧啶是一種代謝拮抗劑。【性味功能】甘、微辛,平。健脾利水,解毒消腫。【主治用法】用於膈食,水腫。內服: 煎湯或研末。外用: 搗敷。【應用舉例】1. 水腫: 蠶豆60克,冬瓜皮60克,水煎服。(湖南藥物志)
2. 膈食: 蠶豆磨粉,紅糖凋食。(指南方)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09:29

[[[...我們的前半生是實用時間,不斷學習和生產市場價值最高產品和服務...]]]

 

記得之前也抄錄老宣<瘋話>說:「人,前半生費盡心思,將自己練成一個混蛋;後半生又費盡心思,研究自己為甚麼是一個混蛋.」

 

懂得有機會便得「費費心思研究研究」,還不太壞;只可惜,那些「成功人士」只見黃金不見人,不知紫荊樹上開,只求襟頭有,至死也不知道,自己一生盡是混蛋一丁.

timcheung1019842 - 2018年05月31日 09:31

記得小學時, 種 蠶豆是學校家庭作業, 加八角 加少少鹽煮,已經好好味!!!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09:40

《才不會浪費時間做那樣低智(unintelligent)  的工夫》,港友話「不如說冇錢使人去做」,請教我如何換偈油,着他「畀錢使人去做」乾手淨腳好了。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09:45

常自問為何要落手落腳?首在試、再在善、三在優,四好做可不做。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0:05

蠶豆剛下種,吃了幾年還未上得天堂。去年種蠶豆,泥土有改善,今年改用 52L Nally bin(council recycle bin 遺物) 種 ,看看可否杜絕根結線蟲患。蠶豆去皮,立勳兄可有先把它們「過(熱)冷河」?易去皮,翻炒又快熟。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12:34

[[[...(蠶豆)吃了幾年還未上得天堂...]]]

 

如果天堂出入方便似吃蠶豆,滿天神佛在人間那些代言人早也執了豆.

 

因為患病或對某些食物敏感,得避免接近或進食那些相沖物品.這道理顯淺易明.但把那些物品說是「好人食壞」,則有些嘩眾蠻橫.

 

見另一例子:患 celiac disease 者不可吃 gluten, 但近年來不少「好人」也視 之為洪水猛獸穿腸毒藥,四出尋覓那些 gluten-free.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3:32

呵呵!今回成功得大蕃薯,原來要慳水。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39

七月星 好,

從實用和哲學角度分析浪費時間, 有意思.

最近看文章, 提及前人教育下一代, 求溫飽外, 是懂哲理丶文學丶修維等, 現代教育追求卓越, 成績為重, 在社會則身居要職丶賺大錢, 實在不容易另人反思生活的意義.

 

是的, 退下來了, 時間自控, 要好好享用.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41

黎 兄,

有蠶豆症的人確是反能吃蠶豆. 普通人如我自少吃到現在, 沒問題.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42

timcheung 兄, 多謝資料.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44

提起才記得, 蠔油蠶豆, 五香蠶豆, 細細粒的豆子, 是小時候的零食, 多年未嘗了.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49

Barwon 兄,

 

"「不如說冇錢使人去做」"

 

覺得是把錢看得很重要的人的看法.

 

是的, 今年收成多, 剝到手指痛, 才想到先用滾水把豆子燙一會, 皮軟些才容易剝, 不然沒有勇氣處理那大籃豆子.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53

是紫皮紫心番薯?紫皮白心?

 

番薯要覺得生存不容易才努力儲糧, 我勤摘葉, 看來缺水也是方法.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14:54

"..至死也不知道,自己一生盡是混蛋一丁..."

 

何其幸運, ignorance is bliss.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5:36

是紫皮白心,勤摘葉養根看似不行,紫皮蕃薯葉不好吃,都沒有摘過。黃皮蕃薯葉好吃,愈摘愈有,寧死不屈,薯根不長,制水較見功效。蒜頭亦剛下種,去年得獨子蒜,今年又制水試試。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15:57

[[[...蠔油蠶豆,五香蠶豆,細細粒的豆子,是小時候的零食...]]]

 

還有油炸,加淮鹽.士多有賣,斗零一小杯,比甘草鹹豆南乳肉貴.

 
不捨得一下子整粒放入口那末豪華奢侈.先剝「皮」,那蠶豆皮炸得香脆,比現今的薯片好吃多,再一豆掰兩半,逐一慢慢品嚐.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16:20

隆冬寒夜,街頭小販更有賣烚蠶豆,與炒栗子,各有捧場客.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6:28

很懷念油炸淮鹽蠶豆,試過用鮮品/乾品自製,不得法,蠶豆皮在滾油中爆破生險象。記憶中淮鹽蠶豆皮本破開如剝瓜子,下回把蠶豆先燙滾水使皮開,風乾後下油鑊再試。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7:20

現代化使日常工作簡易快捷,正正又使人養成依賴,不思本能,如壇友話開飯也得先找 Openrice。若問 2x3=?,何止狗狗不懂,只有手機計數功能才懂。

 

早前報導農業機車電腦化,只可回原廠修理,農民起義廢電腦武功,拿會自主。以為現代化可代勞的,漸成低端人而不自知。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17:28

油炸淮鹽蠶豆皮裂開,豆肉差不多跌出來.但不知是炸到爆開還是先鎅開後油炸.

南十字星 - 2018年05月31日 18:07

有時間可以整理花園草地, 可以戲魚. 

南十字星 - 2018年05月31日 18:07

有時間可以整理花園草地, 可以戲魚.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19:02

現代化「雞蛋仔」今時揚威美國,只不過是雞蛋仔模電熱板做的 waffle,waffle 加雪糕乃傳統食法。手藝「雞蛋仔」味道如何、如何製作,現代(化)人怎知?我有原始「雞蛋仔」模板在樓梯底某處,對製作法知一二。

 

Youtube 見有雞蛋仔「達人」擺檔,說用甚麼現代配方、工具啤雞蛋仔,向雞蛋仔伯伯討教,老人家點頭算了,根本兩樣東西。傳統做法先放蛋槳到已燒熱的那面模板,快手蓋上另面模板,如合十求神,拜拜四方,使蛋槳「薄薄」蓋滿模板,所以傳統雞蛋仔是空心的,麵粉蛋槳保持脆口。今天做雞蛋仔,拍掣搞掂,何會用力(unintelligently) 去搖,自發粉蛋槳只脆在起板時剎那。哪法可為師?人各有口。

Choys - 2018年05月31日 20:19

鄭兄好,

蠶豆好吃,昔日在街邊小巷或戲院範圍,總有木頭車子賣蒸蠶豆,蒸花生或熟蔗,那些年一個幾毫可賣得一大包蠶豆或花生,是入埸睇戲必備小食,但那年代沒有所謂的垃圾蟲法例,當戲劇完場全院開燈,謝幕離場人散後,當然是滿地蔗渣蠶豆壳等等垃圾了!

Choys - 2018年05月31日 20:25

淮盬蠶豆食法另有其滋味,但不宜多吃,吃多了像似吃了大蕃薯,整天放屁!

Choys - 2018年05月31日 20:40

[ 如何浪費時間 ]

 

這話題很好,是否在浪費時間其實取決於自己,正如鄭兄把自己所種來的蠶豆剝皮儲存待用,以我來說這只是份工作,要工作能完成,當然要用上時間了,反正這(工作)的成果受益,最終是落進自己的肚裏!

Choys - 2018年05月31日 20:50

熨襪子熨內衣褲,愚見認為是有點多餘。不過人人各有自己的性格與喜好,襪子也要分左右的並不出奇,這等行為大有人在!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0:54

[[[...以為現代化可代勞的,漸成低端人而不自知...]]]

 

過去,茶居掌櫃、酒家部長、雜貨山貨舖伙計、頭房包租公...人人拿起筆墨也可以寫個菜牌便條租單,縱非右軍重生,但也比不少今天的所謂書畫大師的墨寶更加有板有眼.假如說掌櫃部長伙計包租是里巷小人物,今天的大師亦僅僅追近昔年「低端」境地,遑論其他以假紗紙獻世的「飽學之士」了.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0:59

Barwon 兄,

種一瓣蒜頭得回一粒獨子蒜, 唔化算, 咁都制? 唔似兄台習慣.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1:04

"..現代化可代勞的,漸成低端人而不自知。.."

 

現代化應該是節省了重複的常做工作, 如洗衫丶洗碗等, 的確減少好多工作. 但如所有事情, 總有做得過火的情況.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1:05

南 兄,

"..整理花園草地, 可以戲魚.."

實行中? 還是將來的計畫?

Choys - 2018年05月31日 21:06

在我村中,常見到不少大嬸阿婆大叔阿伯,天天到公園裡準時打卡報到,若他/她們不見一日如隔三秋,皆因他/她們每天苦無去處,結派團聚可打發和浪費一些無聊時間,當然話題總是離不開說人家的是非!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1:07

Choys 兄,

"..襪子也要分左右的並不出奇.."

我也如此, 嘻嘻, 在穿五趾襪的時候.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1:14

"..人人拿起筆墨也可以寫個菜牌便條租單.."

這和現代化無關吧, 是教育失衡?

又有可能以前做 "茶居掌櫃、酒家部長、雜貨山貨舖伙計、頭房包租公" 的人物背景各異, 在香港落腳什麼工作都要做. 現在環境不同了.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1:18

"..說人家的是非.."

志同道合, 齊齊運動嘴巴肌肉, 好過無事做悶在家中找家人出氣.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1:25

昔日做粵式雞蛋仔,啷口盅裝蛋槳,用小鐵匙快手邊打邊一匙一匙凌空「畢」落模板每一個窿窿(約窿的八成滿),阿茂哥手勢了得,眨眼完事,蛋槳不會嘥料橫飛,雞蛋仔也不會一隻黐一隻.半途出家功夫欠奉或者懶人才會用長嘴壺瀨個不停.

 

起雞蛋仔時,是用孖齒小鐵叉一個一個挑起,用小雞皮紙袋裝好;所以買賣雞蛋仔是「一毫子幾多個」,不是「幾錢一底」.

 

(因為細時用羽毛球拍「做」雞蛋仔,是故抄自街頭巷尾的每一細節至今未忘.)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21:27

《種一瓣蒜頭得回一粒獨子蒜》,所以要一而再、再而三找出原因,radically。父親說見祖母種蒜頭不多灑水,可能正是原因。

 

今年種薑如常灑水,但薑葉日枯,翻開泥土查看,太濕了。想到舊沙土經過不斷摻入 compost,雖然分化後如無物,可能無形中已把土質改善,隔日供水看看如何。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1:28

粵式雞蛋仔,外皮香脆內裡綿軟彈牙似其他出爐蛋糕.

 

今日只求快速即食,不問精緻巧手.從小小雞蛋仔,可見飲食文化今昔粗細大有分別.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21:33

襪子也要分左右顏色也不出奇,怪相搏嘩眾罷了。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1:41

[[[...這和現代化無關吧,是教育失衡?...]]]

 

早前赴宴,大酒樓門前榜書「某某聯婚席設禮堂」,電腦植字,現代化!

 

不敢問那大寶號,有無毛筆墨盒...哈哈哈!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2:00

[[[...熨襪子熨內衣褲,愚見認為是有點多餘...]]]

 

真有其人.

 

我識某呆人,認為外傭得閒便會胡思亂想心外向人作反,所以無事也找事令家傭手不停.以本傷人,襪子內衣褲當然要熨,洗淨的抹布要熨,幾乎地布也要熨!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22:01

有緣從一老人接過跌打中藥方子,是他年青時跌傷救命方子,處方用毛筆書寫,字字清晰秀麗,筆勁雄渾。問醫者何人,書法家醫師?只咕哩頭也,得照料咕哩隊中跌打損傷。

老范 - 2018年05月31日 22:39

[[[...處方用毛筆書寫,字字清晰秀麗,筆勁雄渾...]]]

 

也許確實教育失衡.

 

今天不少人,甚至是「文化中人」,受「教育」半生,三四十年,總認為舊物老土失禮,樣樣不及現代「化」好.古書舊文紙筆墨...嗤之以鼻.所以昔日「咕哩頭」的文墨,今天酒樓經理部長份內事也做不好、做不到.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22:53

記起有文章描述香港農夫種蕃薯,地分兩幅,一種蕃薯葉,一種蕃薯,未有提及不同種植之處。當時已生疑惑,只想到是薯種差別。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2:59

"..《種一瓣蒜頭得回一粒獨子蒜》,.."

這是早產了, 蒜頭仍未長得時間足夠分裂為瓣, 是否太早拔出來? 和太陽水份無關吧.

e

eddybb - 2018年05月31日 23:00

禾細蚊仔嗰陣,唔鍾意食煨蕃薯同雞蛋仔,最愛食粉仔同阿嬤叫。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3:01

"..一種蕃薯葉,一種蕃薯.."

以前 Jackson 兄曾提到, 分不同品種, 有的葉多且嫩滑, 但薯細, 有的薯多葉少且細.

Barwon - 2018年05月31日 23:03

也可能是太早拔出來,因已長 garlic rust。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3:06

"阿嬤叫" ?

 

唔識.

小時候街頭食物多, 也有吃碗仔翅.

e

eddybb - 2018年05月31日 23:06

早餐最愛吃車仔麵同粉仔,放學回家時如果還五毛(仙)在袋裡,經過香氣四溢的魚蛋檔,大的黃魚蛋,小的白魚蛋,一定買來吃,再多斗零,就買阿嬤叫。

e

eddybb - 2018年05月31日 23:08

碗仔翅的高端嘢,頂唔到肚,很少吃。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3:12

"咕哩頭醫師,得照料咕哩隊中跌打損傷"

懂得點醫術, 是自家修維好努力學習, 這水平也少有, 怎好和現在的普羅酒樓經理部長比較.

e

eddybb - 2018年05月31日 23:13

細蚊嗰陣,未食過蕃薯葉同A菜,第一次食蕃薯葉在廣州,第一次食A菜在台灣。

鄭立勳 - 2018年05月31日 23:14

也愛吃好細粒的炸魚蛋, 較其他魚蛋鮮美, 想來一定有大量味精.

e

eddybb - 2018年05月31日 23:17

細蚊嗰陣跟哥哥上山採藥,純粹貪上山玩,都唔知啲草藥得唔得,又話狗仔毛可止血,木宰羊。

唉,禾上山志在捉老篤同紅孩兒。

南十字星 - 2018年06月01日 07:19

[實行中? 還是將來的計畫?]

 

花園草地已是幾十年的事, 戲魚也不過十年左右的事, 自來魚已經繁殖多代(十代吧?), 初夏時見剛孵出來的小魚有如縮水大頭針, 數量很多, 到見到它們成形, 卻只不過好幾條而已, 十年來數量也只是從幾條到現時的十多二十條, 身形細個紅蓮燈, 樣子無特別, 很粗生, 樂意讓它們在水植池中控制蚊蟲. 魚群並不怕我, 有時候清理池底時, 它們也不會刻意游開, 偶然見個別鄰居的貓隻在水植池旁曬陽光. 可能想捉魚吧.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08:21

[ 粤式雞蛋仔,外皮香脆內裡綿軟彈牙似其他出爐蛋糕 . ]

 

老范兄識食記憶又好。

 

那年代,好賣獨市彈牙綿軟雞蛋仔,其制作配方是(機密),做法秘而不外傳,配料制法和手藝傳子不傳女,生怕他朝會分薄了生意!

名聲好而美味的雞蛋仔或方格夾餅,除彈牙綿軟好吃外,其香氣更可飄至附近一帶街頭巷尾,以作招徠,顧客(里遠)路經,亦會被其香氣吸引而往尋。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08:35

我鄉先祖在耕作上有訓示,水潤宜種葱,旱地則宜種蒜,「濕葱旱蒜」是農家之種植規律,缺水旱天時種水葱,真正要望天打卦菩薩保祐了!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08:54

老篤紅孩兒金絲貓,在葉大厚滑的樹葉裡也不難找到其踪影,但制作豹虎籠的長劍形鋸齒葉得要上山覓尋,做成豹虎籠之後,還得放在濕布內作滋潤,可保濕免快速乾枯。

 

打豹虎是兒時之喜愛玩意,輸贏起着重要身份,面子尤關!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09:54

昨天晏後例牌走海邊一轉,剛好潮退後開始水漲,大潮退之下,在近月多見到有一古怪現象,海邊定見到不少的(屍骸)!

 

本地年前引入了共享單車,但品牌約有四五個之多,結構用料各有不同,有好有不好,為爭生意而各出(奇謀),如是者,在海邊水中暢泳的(屍骸),我估是(生意上仇家)的所為,但平時阻路亦招至路人不快,是另其被填海的最大原因!

 

Barwon - 2018年06月01日 10:02

《雞蛋仔...制作配方是(機密)》,在此地巧遇食堂清潔工(投資移民),如在這裡般閒談雞蛋仔制作奧秘,他認識香港有力人士,街邊搵食者無不畏之奉上銀兩,機密也得盡吐。索得一方子,只是雞蛋、麵粉和水的溶合,有心鑽研必可得份量比例。

Barwon - 2018年06月01日 13:58

《自家修維好努力學習,這水平也少有》,街坊說「冇讀過書」女婿,自學電腦程式,剛從美抵澳,拿着以往所寫軟件憑證搵工,得日薪職,每日A$500,比他幼女正規 IT 人收入更高。

老范 - 2018年06月01日 17:00

[[[...獨市彈牙綿軟雞蛋仔...]]]

 

吃過「古法」雞蛋仔,對新潮雞蛋仔了無興趣.

 

其一是口感.新潮雞蛋仔裡外鬆脆似(稍潮了的)雞蛋卷,哪是雞蛋糕?遑論更有死死實實如快巴板者.

 

其二是賣相.一底一底(一餅一餅?)的雞蛋仔,看似連裝雞蛋的紙皮盒也呑下肚.

 

要填肚,吃個巨無霸.吃小食點心雞蛋仔,是享受,講究骨子精緻.

 

(網上圖片:裝雞蛋的紙皮盒)

老范 - 2018年06月01日 17:04

不過,話說回來,哪敢提議新潮雞蛋仔大師(先好好學會)逐匙逐匙[f-arc](大力「畢」)落小蛋模,「合十求神拜四方」?他或會笑我這老柴食古不化,再反問:「小小雞蛋仔,拍掣搞掂,何必浪費時間?」...哈哈!

Barwon - 2018年06月01日 18:35

話說那現代化雞蛋仔啤機,有舊街坊在港賣一部回澳,洗塵派對大展做雞蛋仔工夫。廿多年前我在 K-mart 買了一部 waffle maker,不同的是那格仔模,已被解體,只是一條發熱線貼着模板生熱。

鄭立勳 - 2018年06月01日 20:38

南 兄,

觀察大自然生態,看到生命力旺盛,人也更有生氣。

水植池 = hydroponic 種植?

 

有自來魚,亦有自來青蛙?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20:40

[ 小小雞蛋仔,拍掣搞掂 .... ]

 

「古法」雞蛋仔,得要用傳統炭爐來泡制,拍掣吃電的不成!

 

記得小學時每日路經錦山,校前不遠處滿是手推車小食檔,吃的種類包籮萬有,有雞蛋仔、格仔夾餅、鹵味香腸牛肉豬肝大腸雞翼雞腳、豬皮魚蛋車仔麵、碗仔翅、大包糯米卷,柴魚花生粥、清熱五花茶、鉋冰凍飲,等等等美食天堂 .... 我發夢也夢想可以回到當年!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20:49

據聞在大澳,還有「古法」炭爐泡制雞蛋仔、和燴魷魚,多年沒到過大澳了!這方面得問問「周容」兄了!

Choys - 2018年06月01日 21:00

科技進步不一定能夠全取代傳統,不信?看看科學園裡的科學種瓜法,但傳統的插竹棚不能取代。

 

圖中不知種的是什麼瓜,沒有走近看,但從葉形看,我估是毛瓜(節瓜)。

 

 

鄭立勳 - 2018年06月01日 22:08

共享單車是好主意,隨處停車在土地珍貴的香港確有問題,但為生意或礙路而拋到海中,也太過分吧。

鄭立勳 - 2018年06月01日 22:10

「配料制法和手藝傳子不傳女,」

 

浪費古方了。現在想得傳也少人有興趣。

Barwon - 2018年06月01日 23:13

仔細查看 cherry laurel,葉的樣子極相似,只是排列不對向(opposite),再用古法(keyword)尋找,是土產 tuckerro (Cupaniopsis anacardioides),難怪法國 [email protected] 點錯相。樹高8~15m,常綠,結果子,園圃有售。

老范 - 2018年06月04日 22:50

Barwon 先生可已註冊「火槍杜蟲大法」? 已有大寶號 Ubiqutek 登記了一式「焫雞殺草」,並奪得IET (即前IEE) 2017年度<創意/開新檔>冠軍(Best Innovation/Start-up Award).

 

https://eandt.theiet.org/content/articles/2018/05/et-to-recognise-best-breakthrough-at-2018-iet-innovation-awards/

Barwon - 2018年06月05日 11:07

噢!可惜「雕(丟)蟲小技」早已被前人註立。澳人為偷閒(懶?)挖空心思造奇巧裝置代勞,除野草可精可簡。
 
 
 
敝法簡而精(選),兩柄一字批,功夫如何?在此註立「螺絲批磨成錐」。

Barwon - 2018年06月05日 12:02

火法治蟲外更有水法,附在桃樹上的 peach white scale,去年又擦又刮仍未能使滅絕。今年用高壓水法省時省力,收效明顯,水過幾巡當可杜絕後患,立勳兄可試試。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