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勳's 的頭像

工作半生,歸園田居。

冰島山水行

六月,是冰島天氣開始穩定,冰雪溶解山路暢通可駕駛的旅遊季節,看旅遊書知道各處風光無限好,而離開小鎮後旅館和餐廳都不多見,且昂貴,決定租用露營車,行山丶觀光和釣魚,遊玩兩星期。

 

又覺得若四處有風景,而天氣變幻莫測,影響路面情況,旅程隨時得改動,就莫花心思預先安排觀光點,只計劃在機場取車後往西北順時針地走,視乎天氣,看旅遊書和行山書的介紹,隨緣走走看看。不用急趕得走遍各角落,不用看遍所有聞名景點,時間到了便返回機場,餘下未能觀賞的地方,喜歡的話下回再來就是。

 

在這樣的安排下,兩星期走了半個冰島,書中的形容沒有虛言作大,各地有風光,秀麗大弧形山谷,起伏土地和大小山峰,清澈河道,雄壯瀑布,奇異火山景觀 .... 風景真多,且都屬世上頂級水平。

 

亦非只有去到景點才有風光,而是駕駛時一路上都目不暇給,恨路旁少有停車位置,可停下好好欣賞。往後習慣了,不再找泊車位,看飽就好,要拍照就直接在車內向前拍,更有路上風光的真實感。

 

 

這樣走走停停,在野外行山觀景,一般是景點前有平坦爛地可停車,有介紹資料的牌子,好基本。山路並不平整,亦無扶手,全是前人走出來的路,凹凸急斜大小亂石等等,清楚寫明 hiking at your own risk,行山者自己小心為上。的確人生也如此,要看清環境,作最佳決定,量力而為,後果自負,正常不過。

 

數天後來到一個較有名的大瀑布,遠遠已看到水霧和奔驣流水,來到跟前,竟然看到設計周全,石屎地有劃線種有花圃的大停車場,和旅遊巴士,更有工人在前往瀑布的山路上,沿途左右加建金屬扶手,突然覺得何其惡俗,美好瀑布慘被破相,破壞了天然美態,深感可惜。

 

又隔數天,參觀有相連數間農屋的三百多年老農莊,用傳統以厚乾草作牆壁的保溫方法,可以明白前人如何在這冰冷的土地生活。各房間均細小,排滿短小睡床作工人住宿起居,走廊亦窄。因為是重要觀光點,農屋內擠滿遊人,吱吱喳喳指指點點,煩擾討厭,不再是安寧自然的冰島,心中的反感,自己也吃一大驚。

 

晚上回想,多年前初遊克羅地亞,看到郷間房屋沒有把自己的土地加上圍欄,是因為沒有飼養牲畜,或省錢省力不得而知,即時覺得觀景較西歐農村自然些。數年前遊丹麥,可能因為冬天風雪,所有電缐都得埋在地下,看郊野風光,清爽順眼多了。

 

這回在冰島,人口才三十多萬,都集中在首都和各地小市鎮,在郊區遊走,絕少看到房屋亦無電線,亦少農田,多是放養吃野草的羊牛馬,飼養密度低。多天來沿途所見,全是自然風光,秀麗山水,狂野火山土地,天然自然,少見人為改動、加工。原來只要幾天沈浸在大自然中,視覺感官即時接納新環境,視作正常。不能不感歎人類的適應和反應能力,如此敏銳。

 

這是自己喜歡旅遊的原因,大小見聞,經親身體驗,最容易上心。旅途中看到心儀的廚師作家 Anthony Bourdain 死訊,他的名句之一:travel leaves mark on you,most of the time,those marks are beautiful。

 

又想到紐西蘭的宣傳廣告,標榜天然自然。數度旅遊後,知道風光真的美好,然而若看農產如羊肉,羊隻數量遠遠超過人口多倍,生產以出口為主,運輸和多一重中間人兼國內外競爭大,結果是農民收益低,要以飼養數量作補償,為生計,得以藥物令羊兒全速增重,盡抽河水下化肥令青草暴長作飼料。因此在這個自視天然的國家,所出口的羊肉絕少是有機水平。

 

 

而在冰島,沒有開發羊肉出口市場,養羊內銷,沒有增長需求,多養價格只有下降,一切以最少投資最少工作為重,隨處可見羊兒在廣闊大地中走動,密度低且吃的是天然野草,是另一個境界。

 

這優質本地羊肉,容易在各地超市找到。相反,冰島漁穫豐富,遠離本土能消化數量,出口外銷才是市場,這就慘了,在當地從未看到新鮮魚蝦出售,頂多是雪藏或已煮好的海產,只曾路經一間已收市的漁店。要吃新鮮魚,得自己動手在海邊垂釣,這倒是免費的,不像在河旁湖畔釣魚得買許可證,且容易有收穫,以 flounder 最易到手。

 

另一個得到鮮魚的方法,是每到漁港,看到有漁船泊岸的話,即時現身細看收成,向漁夫問好打開話厘子,獨自出海十多小時的人,都樂於有人談天關心。然後詢問能否買條鮮魚,解釋作為遊客,實在找不到買冰島上佳海產的地方,一般都能打動他們的同情心,主動送魚,堅決不收錢,祝我們欣賞冰島美食。估計是真心善意,而非有法例規定不能零售吧。

 

 

如此這般,在三個漁港得到在岸邊釣不到的大魚,分別是 cod, plaice 和 haddock,其中以 plaice 的質感最動人,白滑濕潤細緻如嫩豆腐,從未曾品嚐的品質。

 

在冰島兩星期,完成了西、西北和東北半個國家,心滿意足,腦袋美好風光滿溢,且也真的受夠了濕冷天氣。這個地方,在大太陽下,由雪山滑下的強風仍然冷得厲害,也莫說其餘大霧、密雲、微雨、飄雪的日子如何冷了,長期穿得密不透風雨下行山、觀光,感覺並不討好。

 

待數年後忘了風雨,懷念美好山水時,才再次出發遊玩其餘半部份。

所有評論

e

eddybb - 2018年06月20日 00:28

冬天到冰島,從機上拍下島的海邊,全是冰,心到震埋。

e

eddybb - 2018年06月20日 00:41

天氣不算特別冷,但真的很大風,本想趁冬天租車平,來一個自駕遊環島一號公路打一圈,但怕被風吹倒,還是打退堂鼓。

但在旺季,冰島租車真係好很貴,比在澳紐貴幾倍,下次到澳紐睇南極光,要搵霸王兄帶路了。

 

e

eddybb - 2018年06月20日 01:13

冰島人不易做,早年畀維京人搶略,近代畀英格人欺凌,這幾年又畀鹵味攪到破產。

e

eddybb - 2018年06月20日 01:18

史學家指出冰島人基因來自蘇格蘭和愛爾蘭,遠高於維京人。信壇老作家林小姐又一次發於假資料了,呵呵!

e

eddybb - 2018年06月20日 01:34

總的來說,冰島人給我的感覺,渠哋真的熱愛生長之地,人較純良,沒什麼基心。

純良的人就畀冰皮鹵味和狡滑鷹夾爛欺負欺凌囉!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02:12

旅遊中最低氣溫零下四度,加上風丶雪, 我覺得好凍。

 

在冰島自駕遊, 好快發現能接觸到的, 如各工作人員,均來自東歐各國,英語好亦友善, 但真的少見冰島人!

巨浪 - 2018年06月20日 05:39

eddybb : "..........下次到澳紐睇南極光,要搵霸王兄帶路了。"

 

千萬别到澳洲旅遊,澳洲沒有山,沒有水,沒有美食,更加沒有南極光,只有酷熱丶干枯和疏疏落落的樹木。自駕遊嘛,沿途沒有風光可言,一路死寂,路邊滿是袋鼠屍體丶烏鴉丶盲頭蒼蠅和惡臭,十分令人沮喪。

 

巨浪 - 2018年06月20日 07:52

文中 : ".......因此在這個自視天然的國家,所出口的羊肉絕少是有機水平。"

 

十分同意鄭兄的說法,澳紐牛羊不吃為妙,嚴重污染。

 

 

巨浪 - 2018年06月20日 08:03

澳洲情況尤為嚴峻,由於澳洲土地極端貧瘠,蟲害頻仍,農夫要使用大劑量殺蟲水和化肥,致使澳洲食品受污染嚴重,很不健康,澳洲常吹噓潔凈空氣和土壤,是謊言,澳洲沒有一片淨土。

 

老范 - 2018年06月20日 08:43

[[[...何其惡俗,美好瀑布慘被破相,破壞了天然美態,深感可惜...]]]

 

可惜,偏就是愚而好自用之人多的是,每每言行惡俗,反而驕矜自功.

 

何獨是冰島一隅,放眼你我前後左右,不亦如是?待美景如是,視美文如是,破而壞之,引為樂事.好一句「何其惡俗」,妙妙妙!

Daniel - 2018年06月20日 09:16

If I am correct, 鄭兄 should have gone for the trip in July or Aug. June,  particulary earlier in the month, at times may still be on the chilly side weather wise.

But sometimes there are exception. I would love to visit too  given that the island nation has been on the news so often in view of its glorious yet amateurish  football team in World Cup 2018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09:24

營屋營車度假村內見不少 grey nomads,營車旁掛「萬國旗」,看似是持久長征。熱天還可以,冷天頂不順了。

文見亂 - 2018年06月20日 09:50

哈哈!

旅遊世界各地真是一件想心樂事,增廣見聞,各地風土民情,令人興奮。

遺憾的是有好多支那人卻不斷被自己的生活方式去追求自己的歡樂而不斷干擾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慣,令本地人非常討厭支那的到訪。

文見亂 - 2018年06月20日 10:17

哈哈!

還有就是有許多人到過很多地方旅遊,見識過各地的民俗文化。

應該知道什麼社會是最適合人類的生活方式。

可是那些人對共產國家的管冶非常欣賞,他們的思維模式一點也沒有長進,到過那麼多地方也是白癈--巨屁BB就是這種人類。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10:29

eddy 兄,我仰望長空只見星星月亮太陽,南極光未見過,但見南十字星(先生)間中出現。對本土地理之大,認識亦覺有限,不及巨浪兄隔山知牛羊。

老范 - 2018年06月20日 11:03

愛那些窮山惡水大小瀑布沒有五彩牌樓人工脂粉大紅燈籠高高掛,愛那早餐奶脂現場即搾越座來!

老范 - 2018年06月20日 11:05

愛那些窮山惡水大小瀑布 >>> 愛那些「窮山惡水」大小瀑布

老范 - 2018年06月20日 11:14

[[[...本土地理之大,認識亦覺有限,不及巨浪兄隔山知牛羊...]]]

 

知得越多,越覺不足;知得越少,越以為鉅細靡遺.

c

chancameron6796155 - 2018年06月20日 14:55

「世上没有無原無故的恨」,陳仔有機心好推算,猜想巨某曾經親身造訪澳大利亞,遭到大袋之鼠撩陰廢鳥、從此不能人道,聽見有人提起澳洲即便豬嬲,如斯舊恨,可以理解,應語同情!
但是今壇樓主開講冰島景色,何以又添浪子新愁?的確令人抓破了頭!斷估唔係至親列祖列宗也被維京刼殺、最愛故鄉曾遭海盜蹂躪啩!莫非此子天生極品、金髮黄皮?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15:36

巨浪 好,

有污染的地方何其多, 何需如此點名澳洲?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15:38

Daniel 兄,

的確是七丶八月天氣最穩定良好, 但全世界遊人都集中在這兩月到來啊, 人一多感覺不同, 我情願搏一博捱冷.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15:41

老范 兄,

"..何獨是冰島一隅.."

因為旅遊業仍然在開發中, 破壞尚少, 仍可改善.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15:43

Barwon 兄,

在冰島走出露營車是冷, 車內有暖氣有溫暖棉被, 好舒服. 熱天乘露營車, 沒有冷氣, 車內一定好熱焗.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15:50

文 兄,

遊冰島前看了本當地人寫的書, 描述近年旅遊業突然蓬勃, 對當地民生的影響, 其中提到不少遊客駕駛技術平平 (寫清楚是那大國), 尤其是少有郊野駕駛經驗, 又貪看風景, 時快時慢時在路上停下等等, 交通意外大增.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16:19

咦!話口未完「不需到澳洲郊野,不善駕駛,闖郊區公路如在墳場找位」,已有人寫了書,更道明哪國人?太沒人情味了。香港新聞常報導投訴在外地租車被「碰瓷」,弄花轆鈴又要賠,撞爛更要賠,出租車不是已買了保險?連租車常識有不清楚,莫說郊野駕駛經驗了。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17:01

近日媒介信口開河指有grey nomads 與 king of the road 之爭,其實櫃車多晝伏夜出,露營車多白晝上路,相爭不大。早年香港來的醒目人士,愛選夜間交通稀疏開車來回雪梨、墨爾本,偷夜換日又慳晚客棧,不識死與夜魔爭路,未使到墳場已嚇餐死。

jack wong tai sin - 2018年06月20日 17:20

真羡慕。

Daniel - 2018年06月20日 18:35

鄭兄,

太太有咁講法,佢話如到一地有幾間酒楼,要選擇好易,人多排隊者,必定無衰,吾駛廢心睇網上review都得!

Daniel - 2018年06月20日 18:40

人多去者,必定有理!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0:44

陳兄 有很好想像力.

 

Jack 兄 多謝留言.

Choys - 2018年06月20日 20:47

鄭兄好,

「冰島山水行」令人羨慕,能走在近乎地球的(頂部),已是份無限比的滿足,置身在如此美麗的世外桃園仙境曠野中,夫復何求!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0:49

Daniel 兄,

的確天氣好些分別好大, 有陽光的時候冰島的色彩特別濃艷. 餐廳亦全部開工, 熱鬧多了.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0:57

Barwon 兄,

冰島物價人工超高, 時常倒抽一口氣. 今回駕露營車數天後, 發現車頭底部估計給飛來石頭碰凹了, 付的保險是保八成, 首二成自付, 不甘心賠償, 見那是塑膠物料, 以熱水軟化後迫回原位, 接近還回, 交車順利過關.

Choys - 2018年06月20日 20:58

香港這邊熱到甩肺,氣温近乎40℃!早前在最熱的幾天裡,腦中已想起了冰島,今天見鄭兄的樓說到冰島氣温在零度以下,多麼的凉快,真令香港這邊在熱窩裡生活的人羡慕不已,甚或生氣 ... 哈哈!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1:00

Choys 兄,

"..置身在如此美麗的世外桃園仙境曠野中,夫復何求.."

 

人心難測, 得這想那, 不易滿足, 嘻嘻. 亦給予動力努力向前多求經驗.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1:03

Choys 兄,

回到法國, 在菜園收拾打理, 盛夏已至陽光下熱出一身汗, 仍然沒有懷念冰島的冷 !

Choys - 2018年06月20日 21:08

忽發奇問,在冰島該不會看到雪櫃吧,漁夫更可省去保存魚獲的冰塊。餐廳食店不知有否凍飲或雪糕售賣?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0日 21:25

夏天出太陽仍有十多度, 雪櫃冰塊都要用. 雪糕亦有, 不多, 這是本地牛奶做的, 書中介紹全國最好, 多冷我也吃下, 什麼都要試, 這是個古老偏遠國家, 味道如冰鎮甜牛奶, 老實冇花巧.

Choys - 2018年06月20日 21:35

鄭兄遊冰島,從對上一次的貼文看,已有大半個月了,鄭兄在田園的那梳蕉,應該長得夠大了,我這邊的龍眼仍細小,還得要等多一個月才夠身採摘,希望在收成前這段時間裡,不要遇上颱風!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21:44

能以熱水軟化物料迫回原位,非阿茂阿壽也,露營車有沒附熱風筒?

 

上週向南出師不利,找錯了度假村的 lifestyle complex,被 boom gate 欄着,倒車時忘記留意右邊有 boom gate 開關感應裝置,那掛着的鐵合仔在 rear pilar、車尾門框及三角玻璃留下深痕,趁月底全保到期前促促打價標會。

Barwon - 2018年06月20日 21:50

>> 速速打價標會

Choys - 2018年06月20日 22:32

改正!

20:58  [ ... 冰島氣温零度以.下 .. ] 

 

這不是鄭兄文中所說的,(氣温零度以下)只是我多此一舉,想到了微雨、飄雪時的景像而已,特此更正!

 

下雪不一定冷,但加上有風就一定冷,就算在本地的秋冬交替季節中,氣温在廿多度仍覺得熱,但一旦遇上狂風暴雨而濕了身時,風寒效應即時應驗,曾試過有次踩車時一身大汗,突然遇上骤雨狂風濕了身,哪種風寒冷凍難頂。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1日 15:00

Barwon 兄,

露營車沒有風筒, 有也不夠長電線.

 

今春多雨, 人在冰島時, 家園區更下了廿四小時傾盆大雨, 各地水浸嚴重, 心想那些蒜頭一定泡爛玩蛋.  回家見那莖已軟身, 即挖, 好彩好彩, 只有數只浸爛, 四分一笑口開, 其餘完好, 且肥大, 開工做黑蒜.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1日 15:01

Choys 兄,

香蕉仍青綠小, 沒有長大, 可能不是可吃的品種吧.

Barwon - 2018年06月21日 15:53

立勳兄,

用泡沫箱種那三盆薑,經連場大雨後薑葉更覺枯萎,還是草草收割兩盆有幾多得幾多算了。喜出望外,原來薑在長根不長葉,比去年收穫更理想(薑雖未夠辣,但體型夠份量),算是磨得正確種植法,勿濫用雞屎。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0:10

鄭兄,

從圖片看,這梳蕉的外形生長很是得意趣怪,蕉形粗而短,甚似東莞臘腸,嘻嘻!

 

但從圖片中的蕉葉來看,與我這邊的蕉樹無異,只是蕉樹生長較慢,種了幾年才得這個高度,實是矮小了一點。不過,可能蕉樹也有十分繁多的品種,或許有些品種只是用作來觀賞也說不定,這得要香蕉專家蕉博士們才能明解了!

 

無論如何,這蕉樹和蕉苞的外形很美。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0:27

鄭兄,我不是蕉專家,但見到圖片中的蕉已長出三叠,該是時候(斬頭)了!

 

在我們這邊一般來說,見蕉苞売脱落了三四層之後而長出小蕉,這時便得要把尾部那未開売的蕉苞斬掉,只留下三至四叠的小蕉生長,若不把尾部的蕉苞除去,母樹負擔的營養便甚重,(子女)太多,(母親)便難以集中照顧,顧此失彼之下,小蕉便難以長熟!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0:33

如上文說到,整棵蕉樹+香蕉,也有可能單是用作來觀賞的,未弄清楚其品種之前,鄭兄切勿聽我胡說八道,把那美麗的蕉苞斬去!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1:14

北歐風情令人迷醉,一遊北歐是我多年來的心願,惟生活煩絮磨人,(未了)之事仍多,奈何心願至今還未能成事,而生命時鐘卻不斷的在倒數!

 

香港地少人多,雖有美景但(捕獲)艱難,日前路經馬鞍山一小灘,在陽光猛烈之下拍得一些剪影。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1:15

來多幾張

 

Choys - 2018年06月21日 21:21

在離小灘不遠之處見有人狗在暢泳,圖中那小畜牲極懂水性,且甚是聽話!

 

 

Barwon - 2018年06月21日 22:18

記起今年種薑也有別,往年以為可本少利大,用3~4cm小截有芽頭薑下種,視頻見用手掌大薑塊下種,心想不如吃了好過。後從另處得悉若下種的母薑不夠大,先天不足難養後天子薑,就加本用上三分一掌大,照片深色的是母薑,老而彌堅 ,you get what you pay for。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2日 04:22

Choys 兄,

那梳蕉今回只為觀賞用, 能否吃是其次已, 常吃蕉但首次如此接逅, 一定仔細看看如何發展, 精彩過吃䔡.多謝打理方法, 留作下回用.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2日 04:25

Barwon 兄,

你的薑今回在長葉後多久收成? 我的剛長出葉片, 可作參巧什麼時候挖出.

Barwon - 2018年06月22日 10:57

這造薑特早收成,好像是夏季下種,薑葉枯黃時是收成期。說過泥太濕,正合薑生長?原意是想在瓜棚下輪種薑、蠶豆,熱天有葉蔭,冷天有陽光,看來可期青黃交接。

Barwon - 2018年06月22日 14:44

剛才把 grape tomato 拔掉騰空位置種蒜頭,雖仍是掛着串串青「葡萄」,已不能再等小番茄成熟延誤下種,更重要是檢查可有根結線蟲患。不廢火攻,已解決。同地拔掉的四季豆根有小球,應該是 nitrogen nodules,不需再用火了。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2日 16:55

我的各種 citrus plant 仍有 scaly bugs, 得天天巡視除蟲, 不能用水槍, 現在有花有些少果, 不敢下重手.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2日 19:51

Choys 兄,

已然退休, 出門去旅行也頂多是數星期的時間, 怎麼仍未能安排? 心願愈早完愈開心, 又騰出空間有下一個心願, 嘻嘻.

Barwon - 2018年06月23日 10:53

我的青檸樹未到成熟期,不合 scaly bugs 依附,反而葉嫩飽受 citrus leafminer 蹂躪,春季長的新葉,到秋季已捲曲得大半。有博客文章提一 counter-intuitive 方法,在冬季施肥,使早生葉,秋季時葉已老身不合 leafminer 產卵其上,看來適用於雪梨較暖的 'sprinter',準備一試。

 

桃樹落葉時用水法對付 white scale,也是狠心把早開的桃花打掉(現已長了桃子),小量集結的 scale 可用銅絲刷擦掉,零星的用小刀刮掉。

 

Barwon - 2018年06月23日 15:53

磨劍十月,終需一試,上瓦。今午無風無雨正合,繩索齊備,繩結上手,考究瓦脊 pointing 為何剝離。那 polymer 不應如此短命,用剷子把它挑開,元凶立現,見那 shonky workmanship 不得不喊「媽媽」。Bedding mortar 沙多紅毛泥少,沙粒鬆散以致 pointing 分離,沒辦法了,只能見漏執漏,先要去買 'Bondcrete' 黏固水泥沙粒才做 pointing,重新做 bedding/pointing 工程大,能為也不得力。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18:29

[ 出門去旅行也頂多是數星期的時間 ... ]

 

鄭兄,雖說是如此,三幾星期很快過,但(未了)之事似像心裹的一根刺,未拔除下經常會被刺痛,在何時(剌痛)難料,哪又怎能玩多寫意安心呢!

 

有「高堂」之未了事(待辦),在這三兩年之間已來回(歐洲上空)幾次,鄰居一見我冲冲出行,便會譏笑說又遊歐?真是有苦自己知!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18:40

早些時曾說過,(未了)之事已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待事情化零為整辦好之後,南北(兩極)是我和老伴計劃一到之夢想,襯還有些脚力,可以走遠一些!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0:56

廢地那邊雜草叢生,拔除了不多久又再重生,加上近日雨水豐盛,可看到它們每小時的高度也不同!忍無可忍之下出動化武,前天買了一瓶「草水」,已很多年未買過草水了,以前一公升裝的除草劑記得只賣三四十元,現今的一公升要價一佰伍十元,嚇了我一跳!

 

草水紙標中說明要一比四十的份量作稀淡,因殺草之心喉急,我以一比二十之濃度用之,弄了半天,將整片廢地噴灑草水兩次,兩三小時之後,發覺野草無什反應,感覺上草水在噴過野草後,野草更見生猛,與以前的草水殺草能力分別很大,以前的草水在噴灑後,兩三小時草葉會很快變燶,野草即日死去,心想莫非這草水是A貨流嘢?氣結之下待明日到農具鋪找那老闆問罪!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1:11

到了第二天早上,到廢地一看,又給嚇了一跳,景像與昨天的完全不同,全片野草變了黃色,強壯如五爪金龍(牽牛花)也變了色,雖未死亦已垂頭喪氣,看來命不久遠矣,心中大喜,再看看草水瓶身的細字,原來這類除草劑是慢性吸收型,待野草吸收後進入其(體內)才開殺界,草水標紙的說明更掦言可滅絕多類野草後代云云,再看廢地裡的野草慢慢地枯謝,看來這牌子草水可信情度甚高,免却了我找那水草老闆誨氣!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1:26

記得早年用氯化鉀除草劑,份量少少而滅草快,價廉宜,今天的所謂有機又環保的(草水),想不到這般的貴價,一公升要一佰伍十元,農具店那老闆說有些更貴,半公升也賣二佰多元!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1:30

鄭兄那晒黑蒜的圖片裡,圖中見田裡很多草,鄭兄有何妙法將之滅絕?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1:34

改正!

可信情度 >>>  可信程度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1:54

[ 那 polymer不應如此短命 ... 沙多紅毛泥少 .. ]

 

Barwon 兄媽媽聲也難怪,不過,不少半途出家的泥水佬,其功夫都是這類料子。所謂剃頭佬剃頭,刮得就刮了,嘻!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3日 21:58

Choys 兄,

明白不好出門旅遊的原因了, 真盡責.

 

光用剪草機把草剪短, 附有籃子收起剪草, 是寶, 收放堆起做肥料.

有青綠的草地行走何需滅絕?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3日 22:00

"沙多紅毛泥少"

是功夫差還是慳錢慳氣力 ?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3日 22:04

明年法國將全面停止市民購買除草劑, 只限農民用, 亦不能在公共地方和學校附近使用, 是減少用化學武器的一少步.

Choys - 2018年06月23日 22:20

我自住那(祖屋)只有兩層,整屋外牆身和天臺不是砌磚,全石屎鋼筋呎厚如堡壘,早年住瓦磚爛屋時,一到打風季節便擔驚受怕,所以當年我老爸常說,若爛屋重建,一定要起一間堡壘!

 

祖屋建成至今已有四十多年,記得在76年興建,到今天未曾出現任何問題,外牆洗石米,每年年中將其刷刷便光潔如新,洗石米外牆耐用無比,無需打理。

 

法例上在一九八二年前所建成的(寮屋)或村屋,除高度外,基本上沒有多大限制,與現時村屋的七佰呎規限有大的不同。

老范 - 2018年06月24日 07:57

種些草莓(士多啤梨)可以令雜草不見天日.
 
針對少數寬葉雜草,可以在草芯撒點鹽.(鹽供鹹水泳池用,不似食用鹽那麼貴.)

Barwon - 2018年06月24日 10:08

沙多紅毛泥少是為慳功夫氣力,水泥漿用料如焗蛋糕,可鬆軟或硬實。用來做 bedding 的水泥漿要能壓縮才易把磚頭/瓦脊鋪得齊整,要用粗粒肥仔沙(fat/brick sand),沙多壓縮能力夠好。幼沙(beach/washed sand)水泥漿壓縮能力少,用於跣平地台。

 

是艱苦經驗所得,物盡其用把後院過多的 virgin beach sand 撈水泥,先用來跣平地台,無得頂。再把它用來砌磚舖地磚,為求得齊整水平,磚頭都揼爛不少。

Barwon - 2018年06月24日 10:19

咖啡佬真唔話得,賣了生意還留在那店做散工,擸了兩袋咖啡渣過來,蟲蟲至愛,堆肥又增火力。

Barwon - 2018年06月24日 17:48

廿元花得無知,'Bondcrete' 說成水泥百搭,A$20/L 只是白膠漿,不是說那 good old PVA glue 不好,無驚訝也。已有存倉白膠漿,早年水池鋪瓷磚,膠漿也要加入 PVA glue,不知還可用否。
 
傍晚咖啡佬又來丟下幾袋,剛好在整理前院,問安閒聊。咖啡佬是釣魚高手,做散工不困身,可以教我釣魚了。提及上週在 Narooma 所見鯊魚,他直說出是 port jackson(shark),現正是產卵季節。早前充斑也未及,還去充鯊(wobbegong),貽笑大方。說現時可以到 La Perouse 釣魷魚,要去買水褲(wader),Anaconda on sale 會員價A$50。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4日 19:02

好懷念在香港擢魷魚的經驗,魷魚仍閃吓閃吓,帶了煎鍋和小火爐,釣夠了便快炒吃。

Barwon - 2018年06月24日 19:11

立勳兄愛釣鱒魚,必備 wader,用料選尼龍還是橡膠好?

鄭立勳 - 2018年06月24日 21:36

伴侶說 neoprene 的質地較持久,尼龍不耐用,但熱天會熱。

朋友再什麼?

Barwon - 2018年06月24日 23:05

哈哈!平嘢,說花三幾十好了,他愛釣惡魚,salmon、tailor 等。釣鱒魚是藝術,魚餌講究得要自製,仲要輕輕點水,我等老粗只曉揈鉛球。

老范 - 2018年06月25日 04:08

[[[...到 La Perouse 釣魷魚...]]]

 

勿忘披上戰衣 lifejacket.

 

Ranwick 市**議會 2016 年末已通過法例,岸邊釣魚一定得穿上救生衣.十八個月寬限期滿,今年六月開始檢控,罰款洋銀一百.(** LGA 包括 La Perouse, Little Bay, Malabar, Maroubra, Coogee, Clovelly 等等.)

 

Barwon - 2018年06月25日 09:24

多謝師兄提醒,我想救生衣也未夠安全,反正已置了 roof harness + 22kN 繩索,帶埋去,嘻嘻!

Choys - 2018年06月25日 12:44

擢魷魚!在N年前曾玩過一次,那次算是跟團通宵包船(艇),船家(帶我們)由西貢出發,載我們不知去到那地方了,到目的地後四面環海黑媽媽,船家亮起多支大光燈(當年用的是手提汔燈),不一會,見閃亮魚群穿插,船家一聲號令說(開餐),眾人開始行動,手忙腳亂一番後,畧有收獲,小氣爐小鑊那時好不熱鬧,魷魚即劏即炒,味美無窮!

 

現時西貢碼頭很多包艇包船擢魷魚活動,散客亦有交易,每位佰多二佰港元落船,可玩上大半個晚上,但不保証一定有(魚)獲,吃魷魚或吃蕉,得聽天由命了!

Choys - 2018年06月25日 13:00

不時踩車在大尾督的大霸尾,看到吐露港的(水口)處有擢魷魚船艇,船艇上裝有數支大光燈,在夜間該甚是光亮,不.過我看在吐露港的水口魷魚不會多,魷魚游進吐露港之前,早被西貢海、企嶺下海、燈州等,截了胡食(甲棍),哪還有(漏綱之魷魚)!

 

Choys - 2018年06月25日 13:01

貼圖一時得一時唔得!再來(大光燈)。

 

 

Choys - 2018年06月25日 13:05

吐露港(大霸尾)這水口常見有釣友垂釣,可能偶有(大魚)!

 

Choys - 2018年06月25日 13:22

昨天在村中見有些外來旅行人士,撿拾掉了下來的野荔枝來吃,見他們的樣子還吃得很是好味開心,有旅行者問我,可不可爬樹採摘多一些,我說多多歡迎,最好把野荔枝全吃個清光或帶走,那些食環處清潔大嬸知道一定高興,更加一定多得你們唔少了!

 

食環大嬸一旦遇上野荔枝豐收噩夢,無不怨聲悽勵,又蟲又蟻又野蜂,邊掃邊罵不停!

 

老范 - 2018年06月25日 21:19

[[[...四面環海黑媽媽,船家亮起多支大光燈...]]]

 

白頭宮女憶舊事...昔日捱騾仔的地方,左蒲台,右博寮,憑窗遠眺擔竿山.(魷)魚汛時分,漁船千百湧現,夜裡海面滿燈影,似天上點點繁星,更似(當年)扯旗山夜景.

周容 - 2018年07月03日 00:27

鄭Sir 各位好!

 

美絕了! 

感覺看原始景色要趁早,地球人越來越多,中國人越來越有錢。

Choys - 2018年07月05日 21:14

我這一梳遲來先上岸,可能比起鄭兄那梳蕉熟得要快,嘻嘻!

 

Choys - 2018年07月06日 20:38

[ 白頭宮女憶舊事 .... ]

 

在銅鑼環希慎做bar靚那段期間,吧 king 是馬灣原居民,家裡有條小舢舨,幾次跟他回馬灣的家過夜釣夜魚,可能吧king由細在馬灣長大,見慣了大小海產,魚毛在他眼裡嗤之以鼻不屑一顧,要是(落場)出海夜釣定必要求高,辛苦也得要找來松売蟹作魚餌,說若要食大茶飯,小財唔出則大財唔入云云!但經過幾次的馬灣夜釣,全都白菓收場!

 

記得一次一行四人,坐小舢舨出海夜釣,當晚满月視野良好海面平靜,但半晚過去仍苦無呆魚來問津,正想收隊打道回岸,吧king低聲叫各人勿動,更勿着起電筒,原來不遠處有一大蒲魚在水面下慢慢游行,在月色之下魚身反起了暗光,蒲魚大約有一張六人檯面之巨,在夜媽媽的海中央倍覺恐怖,還好蒲魚無惡意,離我們小船十多呎處慢慢游走!

 

自那次之後,每在海邊游泳時,只要腳下踩不到實地(水底),便聯想到腳下深處不知有沒有什麽的(大東西),越想越是喪膽!

 

 

老范 - 2018年07月07日 07:08

[[[...憶舊事 ....]]]

 

昨日再探那 jacaranda. 掛在樹上那莢子跟一個月前絲毫不變.附圖是昨日留影,莢子面未紅耳未赤.

 

所以,之前提過,在科學園樹底等莢子落下,並不科學,可能要等到蚊瞓.

老范 - 2018年07月07日 07:10

倒是那路邊枇杷樹,枝頭已結果若干.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2:57

老范兄,Jacaranda 那片碩果僅存的頑固莢子,在前兩天路過時,見它仍高高掛樹上,但看似莢子較在月前長厚了一些,隱約看到其莢片內浮起的種子之形態,似像個有六七個月大身孕的孕婦,看來快將臨盤下凡來。

 

我每隔三幾天都路經該處一次,在其樹下作為運動時之休息回氣,會停留片刻,順作引頸以待,希望能接收那莢子及時!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2:59

在 6月底時,我替它拍下的寫真。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3:15

由我家出發到科學園那棵 jacaranda,單程約為 12 公里,但當然得要走(快線),若兜兜轉轉時便要多走大約兩公里。

 

圖片中是次在傍晚時份拍下,那晚因該處有跑步賽事舉行,運動項目,我例必會到場看看熱鬧倒瀉屎!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3:18

那晚在開跑前的準備。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4:05

在大埔海濱公園裡發現這支(太陽能),當天密雲少有陽光,但這支靠吃陽光的傢伙,其內裏那把小風扇仍轉動飛快,看來靠得住。這東西不知在哪有賣,弄一兩支回家發電多好!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4:17

日前一眾呆人在海邊(等)拍水鳥,但水鳥不知哪去了,稀少且遠,在無意間海面出現小魚群,魚群逃躍(出入)秒快難以對焦,而其離水瞬間機會只得一兩次,還幸在狼狽之下拍得兩張模糊照片!

 

Choys - 2018年07月07日 14:26

漏了這兩張,已是一眾呆人等上半天的收獲!

 

另一順手拈來的圖片,相信比水鳥好看得多!

 

 

Barwon - 2018年07月07日 18:57

用塊10W板加12v穩壓,已足夠推把 boxer fan。本想用來推3W小水泵循環供水種薑,但執了幾嚿 notebook 電池,想想餘電可作照明充電,組裝零件就緒,但得先讓路屋頂件大嘢。

 

最近多雨且濕氣重,太陽能逆流器測得 riso<1.5M 而罷工,猛陽光曬乾水氣(三、四時左右)才開工等住收工。希望是某個線插入水氣,大不了換過個MC3插,如是太陽能板入水氣就大鑊了,不知找不找到原物尺寸新貨。

 

瓦頂行動幾回,愈看清楚愈驚,見漏執漏手尾長,找了專科檢查報價。以為那位 Mr. Yuen 是港人有商有量,雖知是斐濟華人不懂廣東話,檢查過後說 bedding 尚好,只需重做 pointing。見我已做了少許,說功夫不錯可自行重做,心想他做五天,我卻要做上五月呢。

老范 - 2018年07月08日 06:50

我無耐性,人心急,如果懷疑局部(小範圍例似插頭插座「暫臣」接駁位)水濕,會試用吹(髮)風筒看看有無改善.(小心不宜太猛火,免得膠也溶線也黐,手尾更長.)

Barwon - 2018年07月08日 10:00

好提議,有創新,太陽能風筒有得諗。要先破白鴿巢、清潔光能板面塵及下面鴿屎,早前不上瓦做圍網不夠徹底,白鴿有虛可乘。有現成 solar panel bird barrier 賣,聽聞價錢昂貴,自製了些鋁扣,裁剪雀仔網併合應可如效。

老范 - 2018年07月08日 19:18

風筒只可作檢查工具,不宜長用.否則一子錯,手尾更加長長長...

Barwon - 2018年07月08日 22:35

今午到 Bankstown 想執幾隻士巴拿蟹,沒有了。見有澳洲魷魚(squid) 賣 $4.99/kg,手臂長度,顏色與常見的 calamari (賣 $4.99/kg) 較黃,賣了一隻,把它清理時發覺其氣味比 calamari 強,狗仔都絆著嗅嗅,明天試做「澳洲吊片」。

 

 

Barwon - 2018年07月08日 22:36

calamari (賣 $8.99/kg) 

Barwon - 2018年07月08日 22:54

師兄識釣 whiting,不知愛吃 whiting 否?前幾天首次買 garfish ,樣子與 whiting 差別不大只是多了把刺刀,價錢便宜一點。用同法烹調(上粉半煎炸),覺 garfish 較有魚(不是腥)味。

老范 - 2018年07月09日 06:41

小沙箭 (whiting) 多先微煎再滾湯.未曾嚐過 garfish.下回一試.酥炸油煎,大可手持那長咀,連竹籤也省了.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