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David's 的頭像

獨立財經觀察兼操刀人。

國內又冷又熱,財投沒有政策之地方

剛剛從中國公幹回來一星期。這次去了一個月,然後回來留意到因中美貿易衝突(衝突而已)開波,而對中國的各種不同說法和爭議:不是說中國將大勝,就是中國將崩盤,居然變成「冰與火之爭」。這種現象出現,因為中國的狀況,個人觀察,的確同時有冰有火。

冰與火之間

如果觀察國營銀行、証券金融機構,和大地產公司的話,那麼的而且確是冰河時期,甚至是the long night。每一區各銀行對企業可貸款的額度,只須一兩家有點規模的地企為維持正常週轉的借貸就可以將其搾乾,民企/外企連斗零都借唔到,加上嚴打地下錢莊,不少企業只能縮小規模甚至拖欠貨款乃至人工過關。前線跑數的銀行員工同樣叫苦連天:銀行不是沒錢,也不是沒客戶,政府卻對企業借貸立下諸多條件,連長期有往來,信用良好,有房產作抵押的企業,沒有特殊背景或政策,都不準借。又由於限購令,就算有能力付首期兼供第二層樓的,都無法上車,銀行連房貸生意都好難做。經歷過2015年、2018年初的下跌,及近期中興事件後,股民直接炒股意欲固然遠沒以前熾熱,連買銀行產品都有點意興闌珊。有能力的都是找渠道把部份錢轉到海外,再覓機會。

至於地產商,在習大講明:房是用來住,不是用來炒之後,加上大量企圖壓抑炒風的措施,對發展商品房當然興趣缺缺,甚至將地抵押給銀行套週轉資金也不容易,更別說是大舉買地起樓:何苦冒爛尾風險呢?所以,地產商而言,尤其越大的地產商,越多只供住宅用途的地皮,負債高手上現金卻少的話,就越大鑊。不過,中小地產商,又或者大卻靈活的地產商,卻把眼光轉向另一個板塊:出租市場。

地產棄售取租

上海(還有其他大城市)跟香港一樣,因為樓「貴到不能買」,種種限購又令到個市水盡鵝飛,買賣兩閒,價格反而無法調整,連帶一個完整的單位的租金都頂唔住,造就對劏房類的需求。於是,現時地產商轉向收購老廠房、老房,再重新裝修轉成decent劏房、青年旅舍,和民宿之類的住房,價格是收基層人工的青年能夠接受。部份更乾脆引入歐洲品牌合作經營,頗有市場。尤其如青年旅舍,除了能解決由外地來滬打工的青年的住宿問題外,更可助其拓展社交圈,不論找工作還是找男女朋友都有幫助。而民宿,除了對旅客外,原來對由鄉間來城市探親探病的親人也有市場。而且據他們自己算的數,由於第一筆的投資不高,之後的支出也不算貴,就算50%入住率,3年都可歸本。牌照未必易得,但上海市政府留下灰色地帶讓他們生存。

另一跟租相關的市場,自然是辦公地方。上海的辦公室跟住宅一樣貴到暈。偏偏現在湧現的網絡電商、專業散工、手藝人,和初創公司,根本就負擔不起昂貴租金。既然住宅能劏,辦公室更能劏,所謂共享office早已經不新鮮,Wework在上海已有12個點,還未算上剛收購了裸心社的17個,更未說其他競爭對手的營業點。地產商已經向著把共住和共office整合的方向進發。再加上已推出的共享單車和準備推出的共享小型電車和各物流儲存倉,在玩貴價中價住宅商鋪辦公室等同爛尾pk甚至被捉被消失之際,唯有向著另類方向發展。不過,前題是:別指望中央政策和資金,寧可發揮創意(包括走位的創意),再從民間乃至海外募集資金,這樣才可以減少政策不明朗的影響。

走出去No Money No talk

跟大型財金地產相似,都處於寒冬期的,還有那些走出去搞基建搞大project的企業。這些項目現在除了遭到現地政府和民間或明或暗的拖延乃至抵抗外,也因為投入高、負債高,和回報低,加上不想再增加他國政府的敵意,是以大大減少投入的錢、人力,和時間。當然,名義是不會撤的,只是這陣子政策的支持力度減弱,原先已大幅投入的企業立時碰到週轉不靈的問題。而這些不像貿易和內需,可以「揼揼咤」過日子的,是以只有想方設法籌期和賣產。早陣子大舉發美元基數的公司債,不是沒有理由的。

中產內需教育醫療尚存

但跟地產冰河中仍尋到海床火山口一樣,走出去也非全都鎩羽而歸的。有一些或是看到當地有而中國渴的產品(如歐洲的醫療技術、加拿大的nutrients supplements、澳紐的食品等等),另外有一些則是想到利用當地更廉價的生產成本去代替原設在中國的廠房(東南亞、東歐、非洲等),也有是利用目的地國家中產化把中國製品賣過去(東南亞)等等。而這些行為都是民間主導,一邊交學費一邊演變適應當地規則,還有一將功成的場景,才慢慢發展出來。而有趣的是,這些企業對國家通過政策直接扶助沒有多大的需求,倒是極需要在地精確又多元的情報和人際網絡,卻偏偏是找Google大神和親友可能比相關外事/商務部門更有效的情況(不少國家也是這樣啦)。在這些行業搵食,穩打穩扎的話,是能生存的。

既然冰火二重,說了冰的,也要說點火的:小孩消費、教育(其實也是小孩消費)、中產悠閒消費,和醫療保健。

今日中國有幾「錫」(或縱)細路,毋用多說。雖云已經開放到二孩,但是,在上一輩仍比下一代的人多之下,萬千寵愛在一二之身,依然不得了。就算BB仔BB女,無論服裝、食物、營養物、玩具、載具,還有陪月等已經是大行業,由淘寶店到IFC,線上線下的群組,多如過江之鯽。更不用說小孩入學後,還加上書本文具、補習、課外活動、遊學,旅行等等。這一條龍服務直至高考為止。入到大學當然還再加上大學生的優閒生活洗費。市場非常大。而當這些畢業生找到工作並且能捱到十年八載升職加薪(甚至創業)後(其實即係70-early 80後),這班有能力做/裝中產的人,除了中產飲、食、服裝、化妝、隨身物品、旅遊等等消費外,保健(尤其健身和瑜伽)、寵物、品味裝修和傢俱、外國劇、線上學習 + 線下交流、各種興趣班(尤其酒、咖啡、茶、烹飪等)等等也是頗為興盛。沿街酒館、咖啡館、茶館、食店、gym房、書店(順便說:蘇州誠品值得一去)、設計工作室等遍佈。這些行業更有不少外國人/港澳台人仕經營。

年紀一大,身體毛病多,對醫療保健的要求自然高。而中國社會一方面既向著中年化進行;另一方面,這些年隨著富起來,暴飲暴食加上愛吃濃味,不少人未到中年已經三高,甚至已經到了出現糖尿、痛風、腎衰竭、肝病、心臟病、各種腫瘤病的情形。由於對醫療保健的認識漸漸增高,也更願意付出,所以做體檢、DNA檢測、即場的醫藥治療,和休養復康等行業也同樣很旺,甚至發展成像泰國式的那種resort式的體檢 + 復康。器材上不少也從海外上購入(歐洲的比美國多),受過海外不同的訓練加上中國經驗的人員日多,所以也有不少人願意留在中國醫療。不過,貿易糾紛會否影響醫藥和醫療器材入口?初步看未必,但要是長期化就難說。

資金投向沒有政策的地方

綜合自己小小的觀察,民間消費尚在,而且向著多元口味進發。早年通過動遷房政策受惠的一般老百姓,還有在國營、外企、強的民企做的白領,其工資本身已經能支持中級的日常消費;而不論通過出差、外派、旅遊、親友見聞、群組討論,和上網(翻牆),也開了相當眼界,對產品和服務有要求:不止在價格和功能,還在個人口味上有要求。這樣按理可創造更多的行業和定位,也創造更多的公司和職位。問題是政府愛拍腦袋出政策,事前咨詢不足(或只資詢極少數人或根本沒有),出台時間太速(沒時間讓市場消化應變),稍遇意外變化就反應過激甚至乾脆割裂,結果令忠實地跟從政策的商人反而受損,兼求助無門,反而益了擇肥但弱的公司而噬的另有背景的企業,又或者乾脆悶聲發財自保的人。於是,現時反而形成了「因政策之名吸錢」和「真 . 錢向沒有政策的方向投」的共識。偏偏官家只看「文件業績」,以為政策成功,直至現實把他們敲醒,然後為保官位而立即反水,強力執行收緊措施,且為見效果,不惜一切強行突破,令民間大幅受損。如此卻只會形成惡性環:一邊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一邊是給政策害苦,不再信任政府的商家和市民。這樣會令交易成本增加,不利經濟進一步發展,甚至轉弱。

若然再配上中美貿易衝突加劇的背景,就比較麻煩了。關鍵不是貿易帶來的直接損害—畢竟石油危機、沒有WTO,利率22%的年代世界也捱過—而是為了對外國表示姿態,壓服國內不平聲音,而採取對外對內都又緊又硬的方向,既壓縮談判迴旋妥協的空間,又削弱商界民間的投資、生產和消費的意欲,令經濟減速甚至失速,倒過來更進一步削弱以拖待變的能力和意志。如此各種資產價格想好都難。

繼續佛系

作為只玩「揸沽平」的投機者,碰上這種市場,避之則吉。何況看著資金流向美國,而美國經濟基礎尚在,加上預期在國會改選後要推基建和太空計劃,至少可以多撐美國一陣,一個唔該力水夠又好彩的話分分鐘谷到更上一層樓。現時趁前景不明朗,技術上調整又未完成之際,在美國的太空科技、國防、能源、醫療、基建、金融等行業做些研究,然後分段在每隻腳出現時買入,加上一些東南亞和東歐的etf,斷估可以有多少執下。

【睇大睇細】- 陳大為

博客:http://forum.hkej.com/user/2971

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acandmic/?skip_nax_wizard=true

 

只有登入後或登記成為會員才能發表意見

版規:

  1. 網站編輯或網站作家開題,網友可回應。回應必須貼題,請勿重覆;勿發表誹謗,人身攻擊或不雅內容。
  2. 網站編輯有權發表或不發表網友張貼的內容。(請參閱議論守則)
  3. 開題之網友可編輯其在過去7天內發表之論題,或刪除相關回應。

查閱 FAQ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